11、第 11 章

【书名: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 11、第 11 章 作者:伶人歌

强烈推荐:末世之人生赢家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腾飞我的航空时代超能右手明星爸爸宝贝妞动力之王     面对工藤新一非常传神让她想起73老贼笔下半月眼柯南的表情,小八撑着正直无辜的表情,努力将自己的真诚传递给高中生侦探先生。

    ——并非没想过用超能力来解释,在意识到这里是全员超能力的世界之后,小八本以为变猫就是自己的超能力,但这几天在书房里翻看的时候,她无意间看到了自己四岁时的生理报告,上面清晰地写着“无特殊能力”的判定。

    虽然前有学园都市培养超能力者,后有魔界气息引动人类潜力,层出不穷的怪人和灾难也在时时刻刻毁灭这个世界的边缘促进人类的整体进化,但从人类整体来看,在拥有超能力是主流的世界里,依然有着将近五分之一的成员没有进化出任何特殊能力来。

    显而易见,在她觉醒前世记忆(同时又丢失了此世记忆)之前,夏姬小朋友也是那个概率20%的群体成员之一。

    不过这并不是关键——后天觉醒超能力的也不是没有——真正让小八选择暂且用这种模糊说法的原因是,她还不清楚,自己会变成猫乃至于可以看见鬼魂,到底是自己的能力,还是猫又血统。

    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前者意味着她还是人类,仅仅是有了和一些身体变异类超能力者一样的身体素质变化,但若是后者……

    既然这个世界上有妖怪这个概念的话……

    小八想想幽游白书,想想犬夜叉,想想元气少女缘结神,想想夏目友人帐,想想滑头鬼之孙,想想少年阴阳师……

    妖怪知道自己是妖怪,人类却以为他们是因为自身超能力而出现变异的人类……总觉得事情有些大条了。

    如果再深入点想,如果人类政府机关也知道有妖怪的存在呢?

    他们有手段分辨出妖怪和人类吗?

    他们对待妖怪的态度是怎么样的,友善,中立,敌对?

    在弄清楚状况之前,小八不准备暴露自身的特殊。

    至于将这种异常透露给和警方有相当密切关系的工藤新一,则是为了可以让她更好地侧面了解一下现在世界的官方组织对于鬼怪魂魄类的看法……

    ……算了,编不下去了,说实话吧,她就是想逗名侦探先生玩。

    能够不撒谎逗他玩,不觉得很好玩吗?

    可惜没带手机,不然可以拍一下经典表情包。

    不对,现在似乎还没出智能机……小八想起被自己扔在书房里的那个形似小灵通、在当前社会可以说是非常先进但在她看来就跟小灵通差不多的手机,忍不住就开始怀念她的p30。

    “你能看到死者魂魄为什么不直接问他凶手是谁?”名侦探先生的表情还没恢复过来,看得黑发微蜷的异瞳女孩噗嗤一声笑了。

    “做不到呀,我问过了,他被袭击的时候没看到凶手。”小八无奈地摊了摊手,“更何况,就算告诉了我谁是凶手,没有证据的话,警方也不能随便抓人呀——总而言之,就算有我这种可以直接抄答案的外挂在,工藤学长也不用担心自己会失业的!”

    感觉槽点太多吐不过来的工藤新一:“……那我可真是谢谢你了。”

    异瞳的女孩单阖上宛若祖母绿翡翠一样浓艳的绿色眼睛,只留那只在光下色泽更透明接近浅茶色的眸子望过来,目光清透,眸中含笑:“不用谢,应该的!”

    “……”

    目暮警部清了清嗓子,小八见好就收,笑闹到此结束,工藤新一虽然心里还疑惑为什么这孩子会出现在这里,不过事有轻重缓急,现在显然不是深究这个的时候。

    三人进了民宿,由目暮警部出面找到了民宿的老板娘,询问情况。

    趁着目暮警部出示警员证和照片让老板娘辨认的时候,小八好奇问一边的工藤新一:“你们在监控里找到嫌疑人了吗?”

    这不是特别需要保密的部分,工藤新一点点头:“那条河附近的摄像头不多,有不少死角,监控里没有拍到行凶画面,不过结合可能的死亡时间和其他一些条件,还是筛选出了四个怀疑对象。”他停顿了一下,突发奇想道,“如果你能猜中我们的筛选条件的话,我就让你旁听接下来的询问,怎么样?日暮警部还是会卖我这个面子的!”

    初具名声的高中生侦探直觉这个孩子头脑应该也不错——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在没有警方协助的前提下,她能独立找到这间民宿,可见她很有一番手段。

    如果确认她有这方面的素养的话……嗯,作为一名侦探,有个助手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他可是要成为令和时代的福尔摩斯的,当然要有自己的华生了!

    还未遭受现(hei)实(yi)生(zu)活(zhi)的毒打,依然带着天真稚气和自恋想法的高中生侦探如此想道。

    “……这样吗?虽然我不是很需要旁听之后的询问,不过能放我进去也好……”小八思索着打量了一番少年,寻思着如果在询问中能找到那个凶手的突破口、获得不容置喙的证据的话,这个案子可以了结得更快——那个跟在她身后十米处的鬼魂先生也可以更早升天去——便点头应下,“好,一言为定!”

    略作思考后,小八伸出一根手指,说道:

    “首先,圈定的监控时间应该是最近两天的晚上八点以后到早上七点之前,这段时间的人流量是最少的,白天人太多,被发现的概率奇高——如果凶手想要避开他人耳目行凶的话,只会选在这个时间段里。

    “接着是体型和衣着,凶手是将死者溺毙在河水里的,死者是身高一米八以上,体重超过一百六十斤的成年男子,想要控制住这样一个人的挣扎,尤其是死前挣扎,要么凶手本身身材也一样高大,要么就是拥有力量方面的‘能力’,以及,凶手的衣着极有可能会在溺毙死者的过程中被死者挣扎带起的河水打湿。

    “在这两个前提下,寻找身上衣物被打湿、身材高大或者本身具有力量战斗方面能力的人员,考虑到那条河附近的夜间人流量极少,基本上可以筛选出各位数的嫌疑人了。”

    身高体重方面的条件只要看监控就可以基本判断出来,至于“能力”则需要调动一下警视厅里的公民能力登记信息库情报——不过不管是哪种,对于警视厅来说,都是很容易做到的。

    工藤新一愣了下:“……这不是挺厉害的嘛!”

    他们在筛选条件时设置了比这孩子想到的更多条件——但那是基于尸检结果而得出的条件,她不知道尸检情况,自然无法提出那些来——事实上,只就衣物有被打湿迹象、身材高大或者有相关能力的这几个条件,已经筛选出了个位数的嫌疑人,其他更细化的条件只是明确了目标,最后得到的嫌疑人数依然是三人。

    加上死者本人,这四人竟然恰巧是投宿同一间民宿的旅人。

    侦探的直觉和警员的经验让工藤新一和日暮警部同时认定,那名凶手必定是投宿这间民宿的三人中的一人。

    说话间,老板娘已经打电话将目暮警部想要了解情况的四名嫌疑人带到了一间空房间里,正好也方便了警方询问。

    最先到达的是名为安达响的青年,身材中等,高中时代是棒球手,不过因为手臂受伤没能成为职业选手,目前是一名四处旅行寻找灵感的摄影师。

    第二位到达的是叫藤崎一信的中年男人,老板娘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酒吧买醉——根据老板娘回忆,他这次是因为和前妻离婚了所以想转个环境换换心情,所以旅行来了东京投宿民宿,目前看来他的目的似乎并没有达成。

    因为藤崎一信醉得实在是有点厉害,日暮警部也没办法,只能先让他去醒酒,等酒醒了再问话。

    至于最后一个人……

    “为什么要叫织田来呀?”

    门外传来孩童的声音。

    “对啊对啊,我们正玩得开心呢!海盗船才排队到一半……”

    不掩失望的稚气声音。

    “这个……最后来的那位……”目暮警部询问地看向老板娘。

    “啊,织田先生是带着他的五个孩子来东京玩的,刚才我联系他的时候,他们好像正在游乐园……”老板娘解释道。

    恰在这个时候,有人敲了敲门,然后纸门被拉开,模样略微有些邋遢的红发男人说了句失礼了,就走了进来,然后愣住了。

    “你就是织田作之助,是吧?”目暮警部看了看手上的资料,问道。

    “啊,是的。”织田作之助将目光挪到这位警部身上,保持目光对视的礼貌点头道,然后又看向了另一侧。

    织田作之助,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小八思索着想,感觉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唔,也有可能是听谁提起过。

    “他是我们怀疑的人中嫌疑最大的那一位。”

    正思索着,旁边传来工藤新一的声音,很轻,大约是怕被那几个还没离开房间的孩子听到——警方也不想在孩子面前询问他们的父亲,所以正努力将那五个孩子带出房间,这方面,那位名为织田的父亲很配合。

    “为什么?”小八疑惑地问。

    在许下了“明天再去游乐场玩”、“吃三顿大餐”、“买喜欢的高达模型”等等一系列条件之后,织田先生终于把他的五个孩子都劝出了屋子,目暮警部也跟着松了口气:“那么,我开始询问了。”

    “好的。”红发男人点了点头,只是目光依然忍不住时不时往旁边看去。

    ——很隐蔽的动作,几乎没有人发现。

    “能说一下,前天晚上你去了哪里吗?”目暮警部看着笔记本问。

    一番询问下来,织田先生前天晚上的行踪基本清楚了:在将几个孩子哄睡之后,织田先生接到了正巧来东京出差的友人a和友人b的联系电话,想到三人已经很久没聚过了,便出门去约好的酒吧一起喝酒。在半夜喝完酒之后,友人a因为还有工作要忙,先行离开,友人b和织田先生投宿的民宿会经过相同的路段,就一起同行了。

    那段相同的路段,正好是经过事发河岸附近。

    小八还是没看出来哪里能让这位织田先生的嫌疑大幅上升,直到她听到目暮警部的询问:“监控显示,你独自一人离开河岸的时候,身上衣服都湿了,身边也没有你说的那位友人,这是怎么回事?”

    ——按照刚才织田先生的说法,他们两个应当在下一个路口才会分开。

    “啊,我的朋友他在经过河岸的时候觉得月光下的河水很漂亮,入水会很愉快,就跳下去了。”织田先生平静地说,“但他下去之后就呛水,很痛苦,让我捞他上来,所以我去把他救了上来。正好这个时候他一起来东京工作的搭档找到了他,直接把他拎去工作了,然后我一个人回到了民宿。”

    正在记证词的目暮警部:“……”

    思索这人嫌疑多大的工藤新一:“……”

    槽点太多实在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啊!

    小八打量了一番这位织田先生的身高,他手上显然是常年摸枪产生的茧子,再配合他刚才的证词……

    警方把这位看着很老实的织田先生列为第一犯罪嫌疑人,实在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相邻的书:我在星际直播荒野求生最A团宠[娱乐圈]走丢的乱步大人大唐双龙之碧秀心夏季八写4C度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