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迷路第三站*13

【书名: 走丢的乱步大人 65、迷路第三站*13 作者:幼儿源氏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动力之王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攻略极品穿越星际妻荣夫贵一路凡尘末世之人生赢家     冬木市柳洞寺所在的圆藏山底下有一个大空洞, 它被称之为“龙洞”, 是冬木市最大一条灵脉的所在地,也是大圣杯存放点。如果想要探明大圣杯的状况,只能去这个地方看看。

    爱丽丝菲尔提议要开车过去,但被乱步拒绝了。

    乱步在盯着她看了两秒后, 撇着嘴指出了他所观测到的事实:“夫人,你没有驾照吧?”

    她是艾因滋贝伦的人造人、圣杯战争中用来引导大圣杯降临的小圣杯,不管怎么看都是养在城堡里的金丝雀, 别说是驾照了, 恐怕对其他常识也不太了解。

    “哎呀?”爱丽丝菲尔笑得毫无羞愧感,忽略了自己没有考过驾照的事实, 她举起手臂做出了把控方向盘的姿势, “可是我会开车呀!在德国的时候,切嗣特地给我买了车, 让我在城堡里开着玩呢!”

    “哦?果然魔术师世家都不喜欢现代科技啊, 卫宫入赘进艾因滋贝伦应该很辛苦吧?对付那群古板的、宛如生活在中世纪的魔术师,说不定连架设电话线都要商讨半天。”乱步说。

    也不知道他从何地方判断出这个结论的, 突然就从车子的话题聊到了卫宫切嗣的婚后生活。

    但其他人知道,乱步说的没错。

    魔术师们的确不怎么会关心现代科技,能用魔术做到的事,他们就不会选择使用机器——电话线只是其中之一。至于爱丽丝菲尔所说的汽车什么的,大概只是当成大型玩具在家里开着玩吧。

    话说回来,没想到那个卫宫先生居然……

    中岛敦下意识看了一眼被提及了姓名的卫宫切嗣,这个男人依旧一脸苦大仇深, 冷硬的面容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

    “所以让我来开吧?我超喜欢开车的!”

    “不必了,开车这种小事,还是让我们来代劳吧!”中岛敦赶忙说道,生怕这位拿轿车当玩具车开的夫人会载着乱步先生连人带车翻进山沟沟里。

    中岛敦还未成年,忙于黑手党工作的他也没有时间去考取驾照,开车的工作自然落到了芥川身上。

    芥川开车倒是稳健,但前方带路的、由爱丽丝菲尔坐驾驶座的车开得实在是太过于张狂,导致跟在后面的芥川一踩油门,也跟着四轮漂移了起来。

    他本来就是个不服输又容易情绪上头的人,如果乱步没有福尔摩斯的灵基加持,怕是能被他的车技晃得在车上吐出来,下车就要把司机骂得狗血淋头。

    不过嘛,现在倒是无所谓。

    “芥川,你该庆幸晚间的盘山公路上没有警官职守,不然又要收到违章罚单啦。”下车之后,乱步对他进行了批评教育。

    芥川一点也不在乎,他收到交警罚单不是一次两次了,明面上还算遵纪守法的港口黑手党也会帮他处理后续麻烦。然而在这个世界可没有给他交罚款的组织,凭芥川自己一天上街发传单赚的零钱,想要交清罚款,还不如直接炸了警局来的直接。

    乱步给予的教导,芥川还是会听的,至于之后他是否会反省又是另一回事了——正是因为如此,太宰才对这个总是钻牛角尖的弟子不太满意。

    英灵们到的比他们三人要更快一些。

    saber跟着爱丽丝菲尔下了车,眉头紧皱,似乎还在为圣杯被污染的事情耿耿于怀。

    archer的御主远坂时臣也出现了,魔术师穿着一身笔挺的酒红色西装,手持宝石手杖,神情矜贵地站在一旁。他身边跟随的从者不是那位金光闪闪的archer吉尔伽美什,而是黑漆漆带着面具的assassin哈桑。

    远坂时臣的弟子、也就是assassin真正的御主言峰绮礼此时却不见踪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联手的计策已经彻底暴露,言峰绮礼仿佛已经将圣杯战争一切事宜全部移交给了自己老师,只派出了assassin作为代表跟着远坂时臣过来。

    其他人倒是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大家之前都是敌人,就算现在停战了也不至于相亲相爱,都各自分组站了一个角落。

    乱步一眼扫过去,也没多说什么。

    “嗨嗨,都在外面等着乱步大人吗?”他笑嘻嘻地越过众人,“那就都跟我进来吧,别客气。”

    远坂时臣刚刚准备抬起的手微微一顿。

    身为正统魔术师中以优雅作为行为准的的贵族,远坂时臣显然没想到这位ruler连正常礼节性的寒暄都没有一句,自说自话地就把自己当作是领头者,一脸理所当然地往里走。

    明明自己才是冬木市地脉管理者,研发圣杯的御三家之一的家主,对圣杯的事情有绝对的话语权,但ruler的表现就像是archer,明明只是使魔而已,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肯尼斯察觉到了远坂时臣的尴尬,大概是之前被乱步压制得久了,现在看见远坂时臣不太愉快的模样,他突然觉得一阵扬眉吐气。

    众人穿过溶洞,抵达内部。

    大空洞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中间凸起着蒜臼形状的岩石,其表面刻画了巨大而又繁复的魔法阵,这就是作为圣杯战争核心的大圣杯。因为本次圣杯战争还未出现结果,大圣杯无法以可以许愿的“圣杯”形态降临,目前它还只是魔术熔炉的状态。

    “这就是圣杯吗?”第一次见识到这么大的魔术熔炉,韦伯不禁发出了惊叹,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感知到了空气中近乎粘稠的魔力散发出的恶意。

    其他人自然也所有感觉,表情各异。

    卫宫切嗣见到圣杯是这副姿态,二话不说,掏出了自己的枪械,拿出几枚珍贵的起源弹。他细细打量起面前巨大的魔术法阵,心里估量着要多少发起源弹才能将整个圣杯解体。

    “切嗣。”saber却是挡在了他的面前,表情似是有些狰狞,“你不能这么做!”

    “让开,saber。”卫宫切嗣面无表情地举起枪,他手臂上的令咒隐约散发出猩红色的光泽。

    “不、不……”

    乱步对周遭情况仿佛毫无所觉,他站在大圣杯的底下,仰着头看那圣杯投射出的雾蒙蒙的紫黑色光芒,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乱步先生、乱步先生!”中岛敦小声喊着他。

    乱步这才回过神。

    白虎少年有些为难地提醒道:“他们好像吵起来了,为了圣杯最后的处理方式……”

    “这不是早就能预料到的事吗?”乱步理所当然地说道,“有人为了愿望而选择破坏圣杯,有人为了愿望而选择使用圣杯,现在不正是他们决裂的关键时候吗?”

    要不然英雄王也不会干脆地说要旁观好戏了,抱有不同想法的主从,恐怕不止saber组两个。

    在大圣杯的诱惑下,局面马上就会乱起来了吧?

    乱步心想。

    “可那是被污染的圣杯啊?”中岛敦疑惑地问道。

    “你还是太天真了啊,敦君。”

    “……”

    “我说你,有经历过绝望吗?”乱步不等他回答便自顾自地说道,“到了那种时候,唯一一个机会是受到污染的圣杯,你会选择破坏它吗?那可是溺水者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稻草哦。”

    中岛敦一僵。

    他不明白乱步先生的话吗?

    不,他再了解不过了,因此也没办法用理所当然的想法去劝阻saber。

    对于中岛敦来说,最绝望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呢?

    在孤儿院里被院长长期虐待,饿着肚子蹲在笼子里的时候,那都不算是最绝望的时候。

    他逃了出来,饿着肚子徘徊在野外,被太宰先生捡了回去,加入了黑手党。

    事情好像往好的方面发展了。

    虽然他总是会因为胆怯而逃避战斗,但太宰先生都没有过多苛责他。对比起太宰先生对待芥川严厉的态度,中岛敦觉得太宰先生对他已经很不错了,甚至称得上是长辈式的宽容。这也导致了芥川对懦弱的他很看不上眼,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太宰先生会选择他。

    即便生活无忧,他还是无法平息心中的躁动。

    那个孩子在哭。

    站在黑暗中抽抽嗒嗒哭泣着的、幼小的自己,无论怎么请求也没人会来帮忙。

    只有毁灭那个孤儿院,才能够平息心中的躁动。

    他确信这一点,所以违背了太宰先生的命令,带领游击队摧毁了整个孤儿院,亲手杀死了带给自己阴影的孤儿院院长。

    从愤怒和恐惧中脱离,平静下来后,仿佛获得了解脱的他搜查了院长室。

    然后才发现——

    院长锁在箱子里、发出滴答声的东西并不是要和他同归于尽的炸/弹,而是在他生日这一天,打算作为毕业礼物赠予他的,证明孩子已经独立、能够守护住其他人的手表。

    看到手表的一瞬间,中岛敦意识到了事情好像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院长一直在帮助自己,他看来的“虐待”,实际上只是别人在强制控制自己暴走的异能力罢了。而且院长还帮他掩盖了异能力造成周边破坏、甚至于杀了一名异能力调查员的事实。

    而太宰先生对他说“不要去孤儿院”的命令也是十分正确的,他因为一时冲动而犯下了能令自己愧疚一生的罪责,就在他生日的这天。

    如果有一个许愿的机会放在他面前,哪怕是被污染的圣杯,恐怕他自己也会付出一切,选择改变自己曾犯下的错误吧?

    仔细想想,saber想要回到过去,改变过去,自己和她也没有不同,如果圣杯可以许愿的话……不,这种突如其来的欲念是怎么回事?

    中岛敦沉默下来。

    乱步才不管他心里在想什么。

    他很少会去关心别人的看法,旁人的意见啊、态度之类的,对自我主义的人来说都是无所谓的。

    “圣杯啊,其实想想也是。”黑发干部嘴角噙着一抹捉摸不透的笑容,似是有些残酷地说道,“就算被污染了也是很有用的道具。只要想办法让道具达成自己的目的即可,如果达不到预期的目标,只能说是使用者无能罢了……”

    他突然命令道:“芥川,带我上去看看。”

    “是。”芥川应了一声。

    罗生门收敛了锋锐,化作柔韧的布条环上了乱步的腰,随后往上一提,芥川很快就把乱步送了上去。

    站在岩石边缘,乱步更为直观地看到了圣杯盛放着的魔力,被污染的部分是凝聚成实体的、黑红色的淤泥状流质物。

    乱步就这么从上往下地凝视着圣杯,不详的紫红色光泽给他笼上了一层光晕。

    接着——

    他往前踏了一步。

    整个人就这么跌了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卡文结束了…

    实际上,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乱步就一直在受到圣杯诱惑。

    一开始觉得没怎么样。

    后来想想看,解析了之后,被污染的圣杯也是可以用的嘛!

    毕竟乱步是外来者。

    所以他和圣杯商量好开开心心往下跳了

    太宰知道之后:????气死老子了!!!谁准许你把乱步送到主世界去的??感谢在2020-02-07 16:03:03~2020-02-09 18:57: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mr.灰神楽 2个;今天不在线、伴月、灸、11只小怪兽、多么穷真可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兔崽子、翿 12瓶;羲和 7瓶;30218628 5瓶;卡尔 4瓶;汤圆 2瓶;只鸟入山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走丢的乱步大人相邻的书:大唐双龙之碧秀心夏季八写4C度冰主角都想踩着我上位穿去史前搞基建求你别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