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迷路第三站*5

【书名: 走丢的乱步大人 57、迷路第三站*5 作者:幼儿源氏

强烈推荐:一路凡尘攻略极品动力之王超能右手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要查明圣杯战争异常状况, 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毫无头绪, 但交给ruler就不存在任何问题了,毕竟他是以世界第一名侦探为目标的江户川乱步啊!

    嗯,勉勉强强还有夏洛克·福尔摩斯一份功劳。

    乱步不需要福尔摩斯的推理能力,他本身就极其聪慧, 把两者大脑叠加也不会让这项技能变得更熟练。福尔摩斯灵基赋予他的是有关于各方各面的知识,升华为英灵后自带的学识自然不可小觑,填补了乱步在一些方面的空白。

    虽说, 他还是不会坐车。

    就像福尔摩斯不懂日心说, 乱步不会坐车这一点好像也不显得很奇怪。对他们来说,剔除于自己无用的知识已经是习惯了。

    乱步原本对圣杯战争还存有一些疑惑, 但当他抵达艾因滋贝伦城堡, 和小圣杯有过交流之后,一切的谜题对他而言都不再是谜题。现在翻阅艾因滋贝伦家的书籍, 也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推论而已。

    “第三次圣杯战争——”

    乱步合上书页, 撑着下巴想了一会儿。

    “有什么不对吗?”爱丽丝菲尔问道。

    “第三次圣杯战争没有胜利者啊,不, 应该说迄今为止的圣杯战争都没有结果……这种中途就失败的游戏,亏你们还能坚持这么久。”乱步说着便把书摆到一旁,虽然他很喜欢阅读,但一下午都在做这件事就觉得有些厌烦了,尤其是这些资料并不确切、还有造假部分的时候。

    艾因滋贝伦家的人造人、这一代的小圣杯爱丽丝菲尔回答:“追求根源是魔术师的夙愿,我正是为此而诞生的。”

    “那么,艾因滋贝伦家召唤了什么英灵?”

    “……”

    爱丽丝菲尔犹豫着, 似乎不知道该不该阐明。

    对于这段历史,她的确是知道的。

    六十年前,第三次圣杯战争时期,由于爱德菲尔特姐妹之间的内讧,导致最后没有出现胜者。

    要真说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那大概是不善战斗、却又想夺取圣杯的艾因滋贝伦家不惜使用了作弊的手段,破规格召唤出了avenger职阶的英灵。

    不过,被召唤出来的avenger出乎意料的弱小,就像普通人类青年那样无法在高强度的英灵斗争中生存,很快在第四天就被剿灭了。

    因为是违规召唤的,而且还以如此快的速度败北,拥有传统贵族恶习的艾因滋贝伦家觉得面上无光,自然不会将这件事详细记录。

    难道……

    这和本次的圣杯战争有关?

    一直陪伴着爱丽丝菲尔的saber见她这副模样,也不由得担忧地蹙起眉:“难不成第三次圣杯战争有什么隐情?ruler的降临也是因为这个吗?”

    “第三次圣杯战争……”爱丽丝菲尔还是下定决心说出来,“艾因滋贝伦家召唤的是恶神安哥拉曼纽。”

    “噢!”乱步露出了了然的神色,“是作为avenger吗?”

    “是的……”爱丽丝菲尔面带忧色。

    乱步不再继续询问,也不做任何解释,反而问起了相当无关紧要的问题,例如晚餐会吃什么、饭后甜点是什么、城堡外面种的是什么树等等一系列英灵都不会去关注的东西。

    爱丽丝菲尔一一回答之后,还是抵不住内心的好奇,多问了一句:“安哥拉曼纽有什么问题吗?”

    “有啊,问题很大。”乱步回答。

    这次关于需要ruler来裁定圣杯战争的情况,乱步已经明白了异常的源头,但却没有直接告知艾因滋贝伦家。他并非故意隐瞒,也从来不会故弄玄虚,一般只是认为没必要解释,所以才把推理过程掐头去尾。如果别人直接询问,他还是会好好回答的。

    既然爱丽丝菲尔主动询问了,乱步爽快地点明了事件发展最有可能的结果:“这次圣杯战争会中途停止,而且如果不找到合适的办法解决问题,以后都没法举办圣杯战争了。”

    “为什么?!”首先提出异议的是saber。

    获得圣杯,许下未了的心愿,这不仅仅是魔术师的意愿,还有那些被召唤出来的英灵。

    saber的理想就是复国。

    她想改变过去,拯救自己的子民和战友们,哪怕是寻找一个比自己更合适统领不列颠的亚瑟王……

    圣杯是万能的许愿机。

    她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可以挽回自己错误的机会,可如今ruler竟然告诉她,圣杯战争会终止,并且圣杯后续也没办法使用了。这样含糊不清的说辞,对圣杯机能满怀期待的她该如何接受?

    完全没办法理解!

    saber愤怒地质问道:“为什么圣杯战争必须终止?”

    “因为最终奖品没办法使用了啊。”乱步照实回答。

    “什么意思?”

    “为什么要问三遍啊?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乱步鼓起脸颊,“就是说圣杯已经坏掉了,除非更换圣杯的核心,不然以后都没办法举办圣杯战争了!”

    乱步没有生气,只是有些不耐烦。

    乱步知道其他人都是笨蛋,这和是不是英灵无关。这些英灵生前也都是人类,而头脑是天生的。在他眼里,亚瑟王和普通人没什么不同,只不过拥有强大的武技罢了,还需要他来进行引导。

    “不要让我重复太多遍啊。”大概是被福尔摩斯对推理的倾诉欲影响到了,乱步在两人不解的目光中又解释得更为详细了一些,“为什么波斯神话中恶神之首的安哥拉曼纽会这么弱小?好歹也是个能和上帝阿胡拉·玛兹达对抗的高等神明,却在圣杯战争第四天就毫无反抗地被杀掉了,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爱丽丝菲尔陷入深思。

    的确,波斯神话中代表着黑暗、能顶半边天的恶神竟然像个普通人类青年一般弱小,这本身就很奇怪了。当初这件事在艾因滋贝伦家也引发了争议,更多人倾向于是因为召唤失败才导致英灵数值产生了偏差。

    但实际上——

    “魔神安哥拉曼纽是无法被圣杯召唤的。”乱步说。

    “难道有冒名顶替安哥拉曼纽的英灵吗?”

    “不,他的确是安哥拉曼纽。”

    “那……”

    “你们知道安哥拉曼纽作为avenger的由来吗?”乱步突兀地问道,还没等到回答,便立刻自我陈述了下去,“他原本只是个普通青年而已,结果被村民当作是恶神的象征,砍断了腿、挖去眼睛,扔到山上让他自生自灭。”

    “所以……”saber灵光一闪,语气沉重地问道,“被召唤出来的安哥拉曼纽只是背负了恶神名号的普通人?”

    “谁都可以当安哥拉曼纽。”乱步似笑非笑,“英灵的形象容易被人类意识影响,只要世人认定你是,你就是。”

    乱步所叙述的内容令两人都沉默了。

    安哥拉曼纽是由周遭的愿望所创造出来的英雄,本来就是个既没有力量、只是由周遭人类的想法所构成、不可能存在之物。恶神的形象具现化到那名青年身上,他的一生未免也太惨烈了,无法反抗,只能被迫背负上此世之恶。

    没人插嘴,乱步加快了叙述进程:“英灵战败后都会化为魔力回归圣杯,填满之时即为大圣杯降临之日,原本是没什么问题的,七个英灵全部死回去那就可以开始许愿了——”

    “等等,七个英灵?”

    “没错啊,圣杯召唤了你们七个,当然要七个英灵都用来做许愿的燃料才行——啊,不对,如果通往根源才需要七个。”乱步抓了抓头发,“具体得看许的愿望是什么,不能超过圣杯的魔力可以满足的限度,毕竟现在的大圣杯也只是人造的东西嘛……”

    听见这番解释,saber的脸已经黑如锅底。

    被召唤出来的英灵能与魔术师达成共识,因为他们都对圣杯有所渴望。没想到魔术师最开始是想着把英灵当作实现愿望的基石,所以才创设了圣杯战争这一模式,心高气傲的英灵怎么可能会接受?

    卫宫切嗣至今还没和saber有过正面交流,完全避开了和自己的servant谈人生、聊三观的步骤。saber不得不怀疑这个男人可以为了自己的愿望不择手段地牺牲其他人,不管最后有没有夺取圣杯,她复国的愿望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实现。

    要不是乱步还没说完圣杯为何异常,saber早就冲出去找卫宫切嗣理论了。

    “你们参与比赛前都不看规则吗?”乱步还在火上浇油,“好啦,知道你们都是笨蛋了,被骗了都不知道。卫宫切嗣还算好的,远坂家才不行呢!archer还被耍得团团转,如果他知道真相,肯定会生气地炸平整个冬木吧!”

    乱步早就凭借ruler的特权探查过远坂家了,暴脾气的archer、表里不一的master,他比对了一下,发现还是选择艾因滋贝伦家作为据点比较好,这才特地绕远路跑过来。

    “不管圣杯战争最后许愿环节如何,现在圣杯出现异常,都走不到最后了。”爱丽丝菲尔为了安抚saber的情绪,不得不引开话题,“ruler,关于安哥拉曼纽,请继续说吧。”

    “嗯?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乱步说,“安哥拉曼纽被击败后,回归到了圣杯内部。”

    “然后?”

    “然后圣杯就被污染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头铁双黑出没(虽然还没写

    乱步打光我想放到打caster

    圣杯污染了,大家冷静下来合作砍圣杯吧。

    感谢在2020-01-25 21:27:25~2020-01-27 03:04: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11只小怪兽 2个;迦栎、顾墨墨、苹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凛夜 52瓶;aoesuola 50瓶;顾墨墨 15瓶;故里 11瓶;咸味瓜子、亡下人 10瓶;我要偷渡到欧洲! 4瓶;金木 3瓶;睦月的瞌睡虫、花良、半夏琉璃、刺客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走丢的乱步大人相邻的书:大唐双龙之碧秀心夏季八写4C度冰主角都想踩着我上位穿去史前搞基建求你别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