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迷路第一站*14

【书名: 走丢的乱步大人 14、迷路第一站*14 作者:幼儿源氏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动力之王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攻略极品末世之人生赢家一路凡尘     “这公寓不便宜吧?”安室透问道。

    “是的,这是我哥哥的房子……”坚冢小姐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中翻出钥匙串,翻找了一下才将钥匙插入了门锁中,“父母给他买了房子,希望他能在这里好好打拼。”

    钥匙一扭,门锁解开时发出了“咔嗒”一声轻响。

    “你真的有哥哥吗?”乱步突然说。

    “什么?”

    听到乱步的问题,坚冢小姐原本打算拧开门把手的动作一滞,神态似是有些尴尬。

    她之前就已经和警方解释过,哥哥上周因为事故去世了,所以才会委托毛利先生对储物柜进行调查。这件事在场的人应该都知道才对,懂得人情世故的人自然会避免在亲属面前提到死者,可面前这位青年偏偏不像个正常人,哪有人上来就戳人家伤口的?

    “今天麻烦你们了,我已经到家,各位请回去吧。”坚冢小姐态度稍微强硬了一点,像是被冒犯到了,连声音都抬高不少。

    乱步像是没有察觉对方不欢迎自己似的,自顾自地说道:“为什么不请我们进去坐坐呢?”

    “你这人……”坚冢小姐从没见过这样我行我素的人,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形容他比较好,想斥责又说不出话。

    气氛有些凝滞。

    柯南显然不想就这么被赶回去,他跟着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更多的证据来验证自己的推理,更何况就连乱步也来了,这几乎已经能证明坚冢小姐的确有问题。如果就这样离开,肯定会错过很多东西。

    他的脑筋一转,立刻摆出一副焦急的模样,大声嚷嚷起来:“我、我想上厕所!”

    “诶?”

    “我快不行了啦!坚冢小姐,我想上厕所!厕所可以借用一下吗?真的很急!”小学生捂着□□原地小跳着。

    “其实我也……”安室透有些不好意思地指了指自己,“下午在咖啡厅喝咖啡有些喝多了,不好意思,能借用一下厕所吗?”

    坚冢小姐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他们留在这里的请求,她拉开门说道:“可以倒是可以……请进吧,厕所在进门右转的地方哦。”

    在门打开的一瞬间,一股奇怪的味道扑面而来。

    站在门口往里望,玄关的走廊是直道,可以看到客厅的矮桌上凌乱地摆着啤酒瓶和外卖的塑料袋,不知道是不是残羹冷炙散发出的怪味。

    安室透和柯南均是皱眉,而乱步更为直接。他捂着鼻子退到了走廊的墙边,眼神隐约透露出了嫌弃的意味:“乱步大人就不进去了,你们快点解决!”

    “不好意思,房子一直没收拾过,之前大概是有哥哥的朋友在这里聚会吧……”坚冢小姐解释道。

    柯南率先冲进门,一边喊着“憋不住了!”,快速脱了鞋子就往里面跑。安室透紧随其后,不动声色地四下看了看,打量着这套公寓的摆设。

    等着两人都进了房子,坚冢小姐正打算跟进去,乱步突然开口:“你的目标还有一个吧?”

    “什、什么目标?”她下意识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显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你根本没对尸体做什么防腐处理,随随便便扔在里面,一开门尸臭的味道能让我连隔夜饭都吐出来!”

    “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

    “小声点啦,你难道想让里面的两个人都冲出来吗?”

    “你……”

    “这种心知肚明的事,非要让我都指明!”乱步显然已经对犯人小姐拙劣的伪装感到厌烦了,但想到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作为名侦探接手的第一起案件,就不得不耐着性子和她沟通,“好吧好吧,你们大人总是这样——”

    坚冢小姐觉得这位从刚才开始就自说自话的青年很奇怪,明明年纪看着也不小了,偏偏要把自己从“成人”的范围中排斥出去。

    只见乱步瞥了一眼门的里面玄关的摆设,笃定地说道:“这根本不是你哥哥的公寓,而是死在这里的那个男人的,对吧?”

    “我……”坚冢小姐似乎想否认,但嘴巴刚张开就被乱步制止了。

    “嘘——”

    黑发青年将食指压在唇上,绿眸在走廊灯的白光下显示出最冷的色泽,像是流水打在翡翠上,激荡成星星点点的碎珠。

    “好不容易才打算认真工作,观众就不要说话了,好好听完乱步大人的推理!”他有些不满地说道。

    唯一的听众心中不禁沁出一丝寒意,脸色也逐渐变得苍白起来。

    乱步无视了对方难堪的表情,继续说了下去:“你在这里杀掉了一个矮小的男人,而且怕那个男人的同伙会来这里,所以你把尸体藏了起来,并且放了窃听器在这里。市面上能买到的那种窃听器是插座式的,这个季节又用不到电蚊香,太显眼了——啊,为自己辩解的话就不用多说了,反正你也没考虑过杀掉最后一个人之后未来要怎么办吧。”

    坚冢小姐没说话。

    她此时的态度就已经等同于是默认,哪怕对方说话没头没尾,可说出来的部分完全符合事实。

    她的确昨晚在这里和一个体态矮小的男人争执,杀掉了他之后将尸体塞进行李箱藏在了床底下,因为怕他的同伙找上门来,就在房子的各处安上了窃听器。也正是靠这些窃听器得到的情报,她今天才能够在毛利事务所顺利杀掉那个男人。

    可是……他是怎么知道的?

    “那个矮个子男人失去音讯之后,他的同伙以为他是害怕追捕逃跑了,于是便想得到他的那份钱财。因为找不到对应的储物柜,所以才会拿着钥匙找上毛利侦探事务所,'坚冢圭'不是你的名字,应该是今天死在厕所里那个男人的名字。”

    乱步还在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自己的发现,大多是掐头去尾、跳跃性的叙述,省略了自己觉得理所当然的调查过程,只讲了发现的结果。如果有警官在这里,八成是要说他在胡说八道,可真的了解这件事前因后果的人却无法否认这些推论的正确性。

    坚冢小姐、不,或许应该称呼她为蒲川芹奈小姐,她下意识攥紧了拳头,质问道:“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当然是全部。”乱步理所当然地开口,拿食指一指,“我知道你是凶手,也知道你的目标是银行抢劫案的三名劫匪,动机是复仇,在抢劫案中被杀掉的男性银行出纳员是你的男友吧?”

    提到死去的男朋友,蒲川芹奈陷入了沉默,眼底不可抑制的流露出一丝哀戚。

    可惜的是,乱步不会给他任何安慰。

    “真的要问为什么……你向警官先生展示手机屏幕上双人合照的时候,自称那是去世的'哥哥',从肢体动作和表情上分析应该是男友才对。而且那个人的脸这几天一直作为受害者被投放在电视的新闻上,应该是叫庄野贤也,想让我没有印象也太强人所难了。”

    说到这里,乱步又提了一句:“银行抢劫案发生时,你也在现场吧,不然也不可能这么准确地知道坚冢圭是庄野贤也的朋友了。坚冢从庄野那里知道了会有笔钱到帐,便计划了抢劫行动。没想到被认出来了,所以才临时决定杀人灭口。”

    “收到枪击死掉的那个银行出纳员、也就是你的男友庄野贤也,他那个时候举起手说的不是'ok,钱给你',应该是'圭,钱给你'——”

    乱步微微一顿,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炫耀似的反问道:“我说的没错吧?”

    没错,完全没错。

    蒲川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她的确没有隐瞒过自己杀人的罪行,为了深爱着的男友,飞蛾扑火般投身于复仇的火焰。她没想过复仇后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自杀、或者自首,对她来说都无所谓,现在她只是复仇的恶鬼。

    蒲川已经不想问对方如何得知事情的经过,因为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平静地发问:“你都知道了,为什么刚才不在警官面前揭发我?”

    “因为我想要出名啊。”乱步轻描淡写地回答。

    “什么意思?”

    “来做个交易吧。”他说。

    “我可以帮你找到最后那个人,你要继续杀人,还是自杀、自首之类的,怎么样都好,反正都不关我的事!但在事情最后,你要向警方证明是我一个人解决的这起案件。”

    “——就为了这个?”蒲川不可置信地反问。

    “嗯?我已经说过了,我的目的就是为了出名啊。名侦探当然需要一起事件来证明自己的实力,两亿日元的抢劫案勉强够格吧!反正这几天没什么事可以做,就当是同僚来接我回去之前的消遣活动啦。”乱步眯着眼笑着背过身去,抬手正了正脑袋上的帽子,“事不宜迟,现在就出发吧,正好没有碍事的人……”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吗?”黑发青年指了指自己,“我是江户川乱步,在这个世界大概会是个侦探,要好好记住哦!”

    “……”

    与此同时——

    身披黑色大衣、身上缠着绷带的黑发男人脸上挂着笑容,微妙地有些讨人厌。他垂眸看着手中一本红白相间的厚皮书,上面写《完全**》这样意义不明的标题。

    如果有人能够看到书本中内容的话,可能会大吃一惊——

    因为里面没有一个字。

    这是一本完全空白的书,封面似乎只是个伪装罢了,也没人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能够拿着空白的书看这么久。

    不过,也没人敢特地上去询问,毕竟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的太宰治是最让人捉摸不透的存在。

    “喂,太宰,看够没有?”说话的是他身旁那名身材娇小的同伴,语气十分不客气。

    一头颜色鲜亮的橘发被压在黑色的礼帽下面,五官精致漂亮,却透着一股锋锐的气息。如果不是一身黑色正装和脸上过于恐怖的表情,说他是中学生都有路人会相信。

    太宰治恍然抬起头,抬手指向军械库的红砖墙壁,确信地说道:“就是这里啦。中也,一口气冲进墙壁里就行了。”

    中原中也盯着红色的砖墙沉默片刻,忍住了冲上去拽对方领带的冲动,握拳咬牙切齿地问道:“你该不会是在耍我吧?”

    “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吗?”

    “你这青鲭耍我的次数还不够多吗!要不是为了乱步先生,我一定宰了你。”

    太宰治又露出了那种微妙到讨人厌的笑容,语气凉薄地嘲讽道:“为了乱步先生连撞墙都不敢,还说什么要保护乱步先生,笑死人了。”

    “……切!”

    中原中也跨上了自己的机车,踩下启动踏板,拧了拧油门,重机车发出一声咆哮。他在气浪轰鸣声中,恶狠狠地瞥了一眼太宰治。

    “如果你是在骗我,就等死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走丢的乱步大人相邻的书:大唐双龙之碧秀心夏季八写4C度冰主角都想踩着我上位穿去史前搞基建求你别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