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棋局

【书名: 诡秘系统进行时 第506章 棋局 作者:南国贵公子

强烈推荐:捡只猛鬼当老婆茅山鬼捕都市阴阳师豪门之种个庄园好悠闲[足坛]第一门神诡案异象录青叶灵异事务所韩娱之要不要爱你(gd)     “没人觊觎你身上的东西,”魏雨亭压低声音。

    刘启晨的双眸渐渐恢复正常,那种诡异的气氛破裂,刚才的一幕仿佛是产生的幻觉。

    蚀骨女忽然觉得连呼吸都顺畅了许多。

    等她反应过来,刘启晨已经走远了,身影渐渐融入远处的黑暗。

    她扭过头,发觉魏雨亭始终看向刘启晨离开的方向,她忽然有种错觉,他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果然,冰冷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不要妄图摆布他,那个男人不是你们可以左右的,铸剑师也不行。”

    已经站起身的魏雨亭忽然笑道:“每颗棋子都觉得自己是特别的,独一无二的,可它们不明白,即便再特别,它们也仅仅是一颗棋子,而棋子存在的意义就是帮助下棋的人获胜,”他像是一位布道师,嗓音不大,却极富感染力,昏暗的场景下,仿佛正在进行一场弥撒。

    “在进入到棋局中的那一刻起,棋子们的命运就已经被雕刻在了石碑上,这是它们的宿命,避无可避的宿命。”

    “这么说......”黑暗中的声音嗤笑一声,“我们还应该为棋子们骄傲了?感恩它们为我们做出的牺牲?”

    “我们会铭记每一个人的牺牲,”魏雨亭正色道。

    “正义的牺牲品吗?”虽然看不见刘启晨的那张脸,但能想象到此刻那张脸上浮现出的鄙夷,“真是冠冕堂皇的借口。”

    “正义必定面临着牺牲!这是不可避免的代价,也是他们所存在的意义!”

    “那是你们的正义!对于你所谓的棋子们来说,他们要的只是好好活着!”

    魏雨亭也不再争辩,只是冷冷说了句,“时间会证明我说的是对的。”

    黑暗中也沉默下来,蚀骨女知道刘启晨还在那里,还没有离开。

    “刚才有个很有意思的人说过一句话,”刘启晨突然说道。

    魏雨亭面无表情开口,“什么话?”

    “你相信命运吗?”

    “信。”

    “可他不信,他们都不信,”刘启晨说道:“如果有一天你所谓的命运真的找上门,告知说他们仅仅是棋子,现在到了要牺牲他们的时候了,那么会被他们把头都打爆。”

    魏雨亭愣了愣,他不太能理解刘启晨话中的意思,他刚说了什么?打爆......命运的头?

    “你不要用这副表情看着我,”黑暗中的人像是想起了什么,居然笑了出来,他学着楚曦的口吻说道:“把骨灰都给它扬了!”

    一侧的蚀骨女瞪大双眼,怀疑自己是不是耳朵出了问题,要不就是刘启晨疯了?

    魏雨亭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好,那我拭目以待。”

    直到烈酒的味道沉底消失,她才确定刘启晨是真的离开了,要是再呆下去,说不好真的会发生什么事。

    她偷偷瞥了眼魏雨亭,一身修身西装的他看模样温润随和,可她心里明白,如果真将他当作那样的人,恐怕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他就像是铸剑师的影子。

    二人都在遵循心中所谓的正义,即便他们所谓的正义会建立在棋子们的尸骨之上。

    在被卷入到这个诡异的系统后,蚀骨女很快便发现要想在这里活下去,那么就要抛弃掉很多东西。

    她一点点丧失掉了道义,情意,甚至是做人的底线......

    深渊就像是一面放大镜,它会无限放大你心中所想,无论善恶。

    她之所以选择加入到铸剑师这里,也是觉得大树之下好乘凉,以及期盼着能从中捞到一些好处。

    拯救世界什么的,她根本就不在意。

    而对于在系统中获得的能力,她甚至与为数不少的人抱有同样的想法,这是一种慷慨的馈赠。

    如果深渊真的如铸剑师所想的那样,最后被摧毁,那么厉鬼也就丧失了闯入现实世界的通道。

    可虽然厉鬼消失了,但他们这些玩家却不会。

    他们拥有足以比肩厉鬼的力量,换句话说,他们就是新的厉鬼,世人对于厉鬼的恐惧就会转变成对他们的畏惧。

    只要他们联合起来,他们就会成为最顶尖的那么一小拨人,他们不仅要改变规则,他们还要制定规则!

    她曾经看过一本书,上面说只要是人类杀不死的东西最后都会被称之为神。

    因为只有人类所无法匹敌的东西才会被世人所敬畏,而那些弱小的,都成了宠物与食物。

    她要成为新的厉鬼,现实世界中的神。

    当然,在这之前,她与铸剑师等人的目的一致,那就是要先摧毁深渊,只要深渊存在一天,那么对所有玩家来说就都是一个隐患。

    现在的深渊已经开启了杀戮模式,大肆追杀玩家,蚀骨女也是一个社团的负责人,她的社团在一次袭击中全军覆没,只有她一人逃了出来。

    “蚀骨!”

    魏雨亭的声音响起,反应过来的蚀骨女肩部抖了抖,她从中听出了不满。

    魏雨亭盯着她,眼神确实有些不满,他接连叫了她三次,可她却像没听见一样。

    “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蚀骨女摇头。

    没在这个话题上纠结,魏雨亭瞥了眼黑暗,继续问道:“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房间里的灯光微微亮了起来,蚀骨女忽然发觉空间好像小了不少,周围场景也发生了变化。

    他们正站在一间类似会议室的房间内,面前摆着一张长方形的桌子,桌子四周摆着高背椅。

    没有看见窗户,大概的位置上挂着暗红色的绒布窗帘,看着厚重又压抑。

    魏雨亭站在首位,红酒杯也被一杯泛着浓郁香气的咖啡取代。

    他端起咖啡杯轻轻抿了一口,蚀骨女甚至能看清咖啡杯中微微漾起的金属色光泽。

    “清楚该怎么做,对吗?”放下咖啡杯,魏雨亭开口说。

    蚀骨女想了想,接着点点头。

    扭头看向窗帘的位置,视线仿佛能穿透厚重的绒布窗帘,看到窗外,魏雨亭轻声道:“乐园便是棋子最后的归宿,他死在那里就可以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诡秘系统进行时相邻的书:重生之帝尸请叫我九叔这个杀手有点直这个酒店不住人盗墓悬谈妖怪启示薄我是大创世神我成了六界至尊深夜医馆赎罪事务所青衣道人火烧镇妖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