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第 148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148、第 148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盛世谋妆一路凡尘[日娱韩娱]顶端     唐菀没说什么。

    为了自己的妻子动怒, 她并不觉得太子是狠毒的人。

    如果太子不为太子妃出头,她反倒觉得那样不对。

    只是她还是扶着大公主说道,“那你也小心自己吧。”她扶着大公主才进了太后的宫中, 就见凤弈正身穿铠甲站在宫殿的正中央。

    外面的天光映照进来, 他俊美得不可思议,叫唐菀的目光凝固在凤弈的身上不能转移。

    这样痴痴的小模样儿, 大公主虽然气氛紧迫都忍不住笑了,与唐菀一同走到凤弈的面前问道, “已经料理干净了么?”昨天半夜京都外喊打喊杀, 又是火光冲天,十分喧嚣,大公主自然也没有休息好的,听到了很多的尖叫哭闹,还有女眷的求饶声。

    对于这样女眷被牵连,大公主同情一下就揭过去了。

    她也知道或许在这些皇位与权势的争夺之中女眷有些无辜。

    可是既然已经享受过自家的男子在外面打拼出来的荣华富贵, 那如今跟着他们一同遭受惩罚, 又有什么不对。

    难道还只能共富贵,不能共生死不成?

    且大公主是不相信这些女眷全然无辜的。

    太子妃这件事,短短时间就在京都传得到处都是,难道没有这些女眷的功劳么?

    如果她们真的对太子妃这件事说过什么,做过什么, 那也不算是无辜了。

    唐菀也忙看着凤弈。

    离得凤弈近了,她才发现,凤弈的铠甲上还有已经干涸了的鲜血, 都迸溅在他的铠甲上。

    “这是怎么了?你受伤了?”她慌忙府摸冰冷的铠甲。

    凤弈见她慌张,便抬手握了握她的指尖儿宽慰说道,“不是我的血。是斩了两个负隅顽抗的贼子。”就有人不愿束手待毙,知道自己已经被皇家给翻出来了,就想要做最后的一搏。

    对于这样的事,凤弈自然杀一儆百,一刀一个,震慑出了那些蠢蠢欲动的人。

    他一向都是干脆果断的,只担心唐菀会害怕。然而唐菀只在乎凤弈有没有受伤,才不在意那些坏人的死活,闻言松了一口气,便过去给太后请安。今日太后也在,面容肃穆,难得不那么和蔼可亲。她的身边坐着脸色难看的皇帝,却不见皇后。

    太子也不在。

    “阿菀也来了,快过来坐吧。我就知道你担心阿奕,得叫你进宫先看看他安好。”太后对唐菀挤出了一个笑容,叫唐菀与大公主坐在自己的下首。

    “母后呢?”大公主便问道。

    “她与太子正在东宫照顾太子妃,且她身体弱,听了一些话心里过不去,难免伤身。”太后便看向自己面前。

    她的面前正跪着一个浑身发抖的凤樟。

    唐菀乍一看见凤樟吓了一跳。

    刚刚她的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凤弈的身上,竟没有看到凤樟已经跪在宫里了。

    不过她没有察觉凤樟的存在是因为在意凤弈,可大公主呢?

    她不由把目光投向大公主,见大公主面无表情地垂头整理自己的衣襟,似乎并没有什么话想说似的,显然早就看见凤樟了,却没有愿意搭理他。看见凤樟此刻浑身只穿着一件寝衣,寝衣凌乱,面容惊慌,显然是大半夜的被直接从床上拖下来,唐菀嘴角抽搐了一下。

    “您是想审问他么?”

    大公主见凤樟浑身发抖地跪在地上,便对太后问道,“东宫的事,他也是传播流言的人?”

    “这件事,不能宫中关起门决断。”太后干脆地说道,“既然京都之中被这些龌龊的人传得到处都是流言蜚语,那今日我就好好地,明明白白地审一场,总是要还太子妃一个清白。”她的目光沉稳,叫身边的宫女开始召见许多朝中重臣与女眷,还有众多在京都最有名望的皇族还有内眷。

    等唐菀反应过来的时候,太后的宫殿之中已经设立了无数的座位,与皇帝一侧都端坐着的都是前朝的重臣与皇子,与太后手边的就是皇族的女眷还有京都显贵的女眷。这样许多人都不安地坐在太后的宫殿里,好在太后的宫殿很大,倒是也坐下了。

    可是看着太后与皇帝的脸色,大家又都觉得这件事只怕是十分麻烦的。

    看样子,这一次太后要追究京都的流言了。

    关于所谓太子妃怕是红杏出墙,太子长子不是太子的血脉这件事,京都的人大部分都有耳闻,聪明些的都半点不参合的。

    若太子长子不是太子的血脉,皇家怎么可能容忍这个孩子出生呢?

    哪怕太子妃肚子大了瞒不住人,可小小的婴孩儿出生就夭折也不是难事,如果不想要这个孩子,他降生就已经夭折了。

    既然皇家留下这个孩子,皇帝还大喜,默认这孩子就是日后的皇太孙,正说明这个孩子就是太子的。

    至于太子子嗣艰难这个传闻,虽然皇家从未否认,可是……也没有承认过呀。

    那些流言之下,难道要太子跳出来高呼一声“我能生!”不成?

    再说,子嗣艰难,却不是确定生不出来,没准运气来了,儿子也来了呢。

    因此,那些流言蜚语,还有对皇家的嘲笑,虽然有一些长舌妇津津乐道,可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这么没脑子的。倒是这件事叫他们看出几分这京都之中的确有人对东宫心存恶意,应该是觊觎东宫与皇位,如今二皇子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大家又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因太后这样郑重,动了真格的,昨天半夜京都闹得厉害,越是闹大,越是叫人明白太子妃的那些传闻不过是有人作恶罢了。

    眼下,太康大长公主便沉着脸说道,“今日在宫中的,都应该听说了京都的一些传闻。那些龌龊无耻的人,用这样的事来诋毁一个清白的女子,辱及的不仅是皇家,更是郑国公府这样清清白白的门第。意图污蔑清白无辜的人,动摇东宫的威望,图谋不轨,太子说的没错,都是大逆不道,理应诛九族。”

    “这……不过是一些玩笑话罢了,若是大张旗鼓,还祸及这么多的人命,是不是也有伤天和?太子妃得了清白,妾身分明也就罢了,难道当真要血雨腥风么?”

    便有一人犹豫着说道。

    “扒了他身上的官服。”皇帝突然说道。

    那朝臣震惊地看着皇帝。

    今日能在太后面前有个座位的,好歹都是勋贵重臣,皇帝一向温和,突然说这样的话,怎么不叫人感到惶恐。

    “你说这不过是玩笑话,可是难道你不知这是能逼死一个无辜女子的恶毒流言?”皇帝探身看着这慌张地给自己下跪的臣子,盯着他的眼睛缓缓地说道,“太子妃就算得了清白,可是难道没有对她造成伤害?你说得这么轻松,慷他人之慨,不过是这种传言没有落在你自己的身上。太子是朕的儿子,太孙是朕的孙子,朕也是受到这流言戕害的苦主。血雨腥风又能怎样?朕对你们一向和气宽容,可是你们还以为朕当真只有好脾气不成?”

    他失望地看着连连请罪的臣子,却不再说什么,摆手叫人把他拖下去了。

    太后无动于衷地看着。

    大公主倒是冷笑了一声说道,“说得这么轻松,大概是因为自己的老婆也红杏出墙,儿子不是自己的,因为宽容过自己的夫人,才会这么心宽吧。”

    另一侧,顿时有一个刚刚还点头认同那朝臣的话的女眷也跟着跪下了。

    大公主便笑着对脸色惨白的女眷笑着说道,”夫人也别在意,不过是一句玩笑话罢了。这样兴师动众给我下跪,我怎么好意思呢?你放心,玩笑话是玩笑话,你是清清白白的。你家大人也一直都信你,是不是?“

    她见这女眷,也就是刚刚被拖下去的勋贵的夫人一下子晕过去了,便拍了拍自己的手,叫宫女也把这位夫人送去跟她那慷慨的夫君一同做伴。这样行事狠辣,哪里还有人敢惹她,自然一时也没有人开口求情了。

    皇帝的目光慢慢地扫过这些惶恐不安的朝臣与皇族。

    他片刻之后,便将目光落在了已经瑟瑟发抖的凤樟的身上。

    看着凤樟身上还有脸上都残留着被凤弈殴打过的伤疤,皇帝的脸色复杂,很久之后,才看着凤樟缓缓地问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儿臣惶恐。”凤樟大晚上的还在做梦就被拖出来,一直被关在黑屋子里,今天早上被直接拖到了太后的面前,本来惊慌失措,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待听到刚刚的话,他哪里不知道皇帝是为了什么把他给抓出来。

    因为知道是为了东宫子嗣存疑这件事,凤樟的脸更加苍白,却还是伏在地上哽咽地说道,“儿臣一时在自己家中呈口舌之快,令宫中蒙羞,都是儿臣的罪过。”他这样避重就轻,皇帝越爱失望。

    他看着凤樟,突然之间都想问一问凤樟。

    他在京都这样肆无忌惮,祸害许多人,是不是一直都笃定了他会原谅他。

    因为知道无论他犯了什么错,他骂得再厉害,他也会原谅,因此,他才会什么都敢干。

    是因为觉得他是他的儿子,所以做父亲的就得对儿子宽容么?

    那皇帝甚至都想建议凤樟想想他那些死鬼叔叔们。

    先帝膝下当年那么多的儿子,死得七零八落,难道他们就不是先帝的儿子?

    可见皇家也没什么刻骨的父子之情,不会有任何一个皇帝会一直容忍自己的皇子。

    只是看着凤樟那哽咽之中还惶恐地偷看自己的样子,皇帝意兴阑珊。

    他每一次宽容凤樟,就是伤害着皇后。哪怕厌弃了凤樟,将他赶出朝堂,可是他没有做最后的斩断,就令凤樟今日得寸进尺,伤害了东宫。

    “既然你知罪,朕就没什么话说了。”皇帝平淡地说道。

    “父皇!”凤樟听这话有些不祥,忙连连给皇帝磕头说道,“是儿臣一时嫉妒,因此才会做错事。求父皇再原谅儿臣一次。”关于太子长子很有可能不是太子的儿子这件事,凤樟的确是说过。

    当初他在皇子府中养伤的时候,自然总是想不明白为何太子会突然有了儿子,叫自己彻底没了前程。

    那样的打击还有挫折之下,心生嫉妒怨愤,凤樟觉得这不是情有可原么?

    因此,当几个来看望他的曾经依附他的朝臣提到太子子嗣不利的时候,鬼使神差,他和几个朝臣就一时都想到了太子妃有孕这件事的突兀。他心里也的的确确蹭着几分不好的心思,不过是想着若是能将这件事宣扬出去,或许自己日后再生一个出身好的儿子,太子就能过继了。

    他也承认,这些流言之中,也有一部分是为了要转移小罗氏对自己的逼迫。

    小罗氏自从东宫后继有人,整个人绝望了,日日在他的身边啼哭。

    罗家为了皇位付出了太多了。

    若是小罗氏的儿子不能过继到东宫去,她一个好人家的姑娘做了妾不说,罗家都因为这件事阖族被赶出京都,那代价太大了。

    小罗氏不能接受,闹得凤樟头疼。

    为了叫小罗氏不要在自己的面前哭闹,凤樟就把这件事说给她听,小罗氏最近时常往来京都各处人家,自然会拼命地说起这些关于太子妃的清白的问题。

    凤樟一则是不想看见小罗氏吵闹,另一则由着小罗氏在外散布东宫的流言却置身事外,他迎着皇帝冰冷的眼睛,急忙垂头。

    “你从前做了那么多荒唐事,朕一次次地原谅,如今也已经累了。”皇帝冷淡地说道。

    “这件事儿臣不过是在自己的府中抱怨,却并未在外胡说。”凤樟听着这冰冷的话,慌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曾经真心喜欢的女人,忙对皇帝说道,“传播这些恶毒流言的另有其人,是小罗氏,并不是儿臣。”

    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可凤樟遇到这种事就把旁人给招供出去,皇帝瞪着他,只觉得此刻下头正在静静地听着的怕是都在心里嘲笑他吧。他觉得自己的心口疼得厉害,转头喝了一碗汤药,这才指着凤樟骂道,“你个无耻的畜生!”

    “真的是小罗氏。明月也可以作证。”凤樟被皇帝骂得厉害,惊慌失色地说道。

    他这样的话说出来,就算是下方的朝臣们都忍不住鄙夷他了。

    “无耻之徒。”皇帝看着死不悔改的凤樟,冷笑了一声说道,“把他府里那几个小妾都给朕提上来!朕倒是要看看,他供出自己的小妾,那他的小妾会供出他的什么。”能把一向仁厚的皇帝给气得都是嘲讽,凤樟大概也是独一份儿了。

    唐菀见皇帝额头被气得都是冷汗,心里难免担心,便对一旁的凤弈轻声问道,“再请两位太医过来照看陛下吧。”

    虽然这辈子她没有如上辈子那么喜欢皇帝了,可是……瑕不掩瑜,她得承认皇帝的人还是真的很好的,并不想皇帝因为凤樟就气出个好歹。这样贴心,凤弈便拍了拍她的手,转头叫侍卫多叫了几个太医。

    下头寂静一片,没有人敢在这时候说什么。

    大公主垂眸沉思,片刻之后抬头,见唐菀脸色有些怪,便问道,“怎么了?”

    “我只是觉得把坏事都推给女人的不像个男人。”唐菀认真地说道。

    “他如果是个男人,就干不出背信弃义的事。”大公主不以为然地说道。

    “是啊。所以我才觉得庆幸。”

    唐菀庆幸自己没有嫁给凤樟。

    顶天立地的男人,是无论对错,生死,都站在自己的妻子的前头,抵挡所有的风雨。

    而不是遭遇了风雨,就把自己的女人给推出去,只求自己脱身。

    那也是和他同床共枕,枕边恩爱过的人呀,凤樟却这样舍弃,推她们出来,难免叫人觉得他格外龌龊不堪。

    看着凤樟颤抖着趴在地上的样子,唐菀觉得鄙夷。

    跟凤樟真心相爱,真是遭了大罪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

    肖战家的小可爱呀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20-04-02 22:47:13

    饕餮大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4-03 04:07:33

    暖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4-03 04:23:59

    北夜逸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4-03 04:26:33

    可可的小糖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4-03 06:09:28

    小平头的小不点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20-04-03 08:19:27

    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4-03 11:23:3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洪荒拆迁队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没出息的庄先生我被大佬诱婚了[七零]天地白驹深情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