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第 143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143、第 143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穿越星际妻荣夫贵超能右手动力之王攻略极品一路凡尘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     “阿萱呢?阿萱在哪儿呢??”她见此刻不见爱女, 便尖叫了起来。

    没有人去叫唐萱来长平侯府。

    唐逸“忘了”,如今自然侯府之中要依靠他生活的也都“忘了”。

    直到此刻,长平侯夫人在感受到了唐逸的可怕。

    他如今霸占了长平侯府, 一手遮天, 一个庶子却将长房正室与嫡女都赶出了侯府,反倒成了侯府的主人。

    “唐逸, 你不得好死。”

    “拖出去。”凤弈见了此刻的闹剧,便冷冷地对身边的侍卫吩咐说道, “看管好了, 一会送到衙门去。”这唐大太太谋害亲夫,唐大老爷竟然就这么死了,怎么可能不见官呢?

    倒是唐逸在一旁看了唐大太太片刻,便继续说道,“还得跟太太的娘家说一声,好歹是姻亲, 总不能太太做了这样的事, 却不叫姻亲知道。”他笑里藏刀,此刻带着几分温和,可是唐大太太却仿佛知道唐逸在说什么了。

    她拿自己的娘家威胁唐家不要把自己交出去,可是唐逸转头就叫她的娘家自己做出决断。

    是保着她这个谋害亲夫进了衙门的姑太太连累自家女孩儿的名声与姻缘,还是舍了她, 保全自己的家族。

    清平郡王不吃她的威胁,一定要把她送去见官。

    她的娘家也一定会在自家家族与她之间做出选择。

    她的哥哥已经放弃过她一次。

    如今,只怕是要放弃第二次。

    所以, 这是叫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娘家彻底抛弃么?叫她身边再无一人么?

    “你不能这么做。”唐大太太还想说什么,凤弈却已经十分厌倦地冷冷地说道,“拖出去。吵得慌。”他撑着桌子看着这一屋子的人,觉得十分厌倦,唐菀见唐艾给唐大老爷磕了头坐在自己的身边,便关心地问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这就是问她生母的事了,唐艾便抿了抿嘴角对唐菀轻声说道,“来时候的路上,我就已经跟夫君商量过了。夫君说,既然父亲已经没了,姨娘只有我一个女儿,本就应该叫我来照顾。哪怕不能直接奉养,也在家附近给姨娘买个宅子,时常能见到我,我也能时常上门看她。”

    见唐菀惊讶地看着自己,唐艾脸颊红红的,眼底泛起了明亮的光,对唐菀说道,“二姐姐,我也没有想到夫君会愿意照顾我姨娘。”她忍不住把目光落在正站在唐逸的身边与唐逸低声说话的斯文的青年的身上,眼里的光慢慢充盈起来,轻声说道,“我从没有想过还有这样的一天。”

    她本来对自己母女的未来最大的期待,只不过是嫁一个不会伤害自己的夫君,能叫自己的姨娘在侯府里过得下去就好了。

    可是当听夫君说愿意把她的姨娘接出来,权当是分家另过,照顾她姨娘晚年的时候,唐艾觉得这辈子满足了。

    她无法把目光从自己的夫君的身上转移。

    她怎么会这样幸运,遇到这样的夫君,得到这样的幸福呢?

    “那你婆婆那里……”唐菀便急忙问道。

    “婆婆说日后住得近,还有个照顾,做亲家的以后更亲近。”唐艾便说道。

    听说唐艾的夫家也不觉得唐艾照顾生母是不应该的,唐菀便松了一口气。

    “大伯父都已经过世了,按说既然姨娘有人奉养,她可以跟着晚辈一起出去过。”

    “我知道。这一回,无论谁拦着我,我也不会把姨娘留在这侯府里了。”这侯府固然是花团锦簇,格外富贵,可是除了富贵之外,又还有什么呢?

    唐艾的目光落在唐大老爷的方向。

    她的父亲显贵了一辈子,做着侯爷,可是最后,又有谁是真心为他哭一场呢?

    可见荣华富贵也未必会叫人幸福,未必能得到真心。

    “老太太那里应该不会拦着吧。”唐菀便对唐艾安慰地说道,“若是她要拦着,我一定帮你。”

    唐艾看着十分热心的唐菀忍不住弯起眼睛笑了起来。

    “多谢二姐姐。可夫君说,这不必咱们女眷出面呢。他会和老太太好好说的。”她缱绻地扫过自己的夫君,突然想到了什么,恍惚了片刻,在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之后,忍不住捂着心口对唐菀说道,“二姐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如今我过得这样欢喜幸福,心里满足得很。可是却又总是觉得,这样的快活的日子,或许是我这辈子多得到的。”

    她总是会觉得,或许她命里本不该得到这样的幸福,那样的恍惚的感觉,叫她总是时不时地会多去看自己的夫君一眼,看到他当真在自己的面前对她露出关切的目光,她才会觉得踏实起来。

    唐菀听到她这么说,也愣了愣。

    看着此刻容貌娇艳,气色红润,浑身都充满了幸福的唐艾,她才发现自己都要把上辈子的那个流着眼泪花期凋零的可怜的堂妹给忘记了。

    “既然你现在这么幸福,那说明这都是你命里应该得到的。你命里应该得到的是幸福,而不是伤害还有痛苦。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你也太多心了。”

    其实……她也时常在想,她如今这么幸福叫她有的时候想要多看着凤弈。

    看到凤弈,她才会知道如今的幸福不仅仅是自己在做一个美梦。

    “二姐姐说的是。是我多心了。”唐艾本来有些心慌,听到唐菀这么说,眼底便露出了欢喜。

    她见她的夫君走到凤弈与唐菀的面前请安之后跟她坐在一块儿,急忙问道,“二哥哥怎么说?”

    “阿逸说老太太不会拦着。他有法子。”斯文的青年给唐艾倒了一杯茶,见她捧着看着自己,便对她说道,”岳父这样没了,只怕姨娘心里也伤心。咱们过去看看姨娘。”他可不想在这里听唐大太太疯子一样的叫声,免得吓坏了唐艾,

    与凤弈和唐菀告罪了一声,唐艾夫妻俩便往后院去了。

    其实如今后院已经哭声一片了,都是唐大老爷的小妾在哭闹。

    唐大太太已经被拖出去了,唐三老爷知道既然凤弈发了话,唐大太太只怕这回一定得进衙门,难免有些意气风发地走过去对唐逸说道,“阿逸,这毒妇千万不能放过。不然,咱们唐家女孩儿的名声只怕全都没了。”

    他还有脸说唐家女孩儿的名声。

    唐逸深深地看了唐三老爷两眼。

    不是他纵容唐芊与唐芝在京都闹出这么多的风流艳事,他也不会管长平侯府的破事。

    见唐三老爷期待地看着自己,仿佛是想要给自己出个主意似的,唐逸只问道,“四叔怎么样了?”

    “他到底是面皮薄的人,听到那毒妇那么说他,怎么受得住呢。”

    面皮薄的能干出那等下流的事么?

    唐逸却不反驳唐三老爷,只平和地说道,“三叔多关心关心四叔就罢了。还有老太太……”他正虚伪地跟唐三老爷客套的时候,却突听外头传来了喧哗的声音,片刻之后,竟有许多如狼似虎的衙门里的人闯了进来,长平侯府的下人在阻拦,都拦不住。

    这些人一闯进来,顿时上房大乱,清平王府的侍卫立时便将唐菀与凤弈护卫在了身后,凤弈握了握唐菀的指尖儿,见唐菀并未害怕,便轻声问道,“如果觉得不喜欢人声嘈杂,咱们就去别处走一走。”

    “不要。我又没有做亏心事。”见衙门来人了,唐菀只当这是来羁押唐大太太的,便不害怕。

    那些衙门里的人虽然看起来气势汹汹的,可也知道敬畏,见了清平王府的侍卫便忙退后了,远远地请过安不敢随意往唐菀与凤弈这头看。

    唐菀当这是来羁押唐大太太的,巧的是唐三老爷也是这么觉得的,便抢在似笑非笑的唐逸之前走过去招呼说道,“诸位难道已经知道侯府的事,羁押那毒妇回去?不如我给诸位带路。只是我家大哥刚刚过世,还请诸位不要惊扰。”

    他十分喜欢出风头的样子,俨然自己还是唐家运筹帷幄那个。

    那最前头的一个五品的武将却看着唐三老爷问道,“你就是唐家三老爷?”他十分不客气的样子,唐三老爷一愣,下意识点了点头的功夫,那武将已经板着脸说道,“陛下下令,叫我们来羁押你去衙门。”

    “你说什么?”唐三老爷觉得自己仿佛是听错了。

    衙门里来人了,可羁押的是他,而不是唐大太太?

    而且还是皇帝下令?

    他十分茫然,想着最近自己安分守己,也并不大出门,不由格外疑惑地问道,“诸位是不是有些误会?我……我并未作恶。”

    “为子不孝,教女不严,难道不是你么?”这武将便露出几分讥讽地对唐三老爷说道,“当初御史弹劾长平侯不孝的时候,陛下就说纳闷儿,说长平侯不是一个不孝之人,那既然侯府之中传出有人不孝的传闻,必定是有旁人作恶,却没有想到竟然是你。”

    御史们接二连三地弹劾唐逸的时候,皇帝就奇了怪了,想想唐逸那斯文温和的孩子并不是一个会做出忤逆长辈的事的。

    更何况唐逸还是太康大长公主看中的孩子,怎么可能有品德上的瑕疵。

    唐逸如果不好,太康大长公主也看不上他。

    且唐家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丑事已经叫皇帝倒尽了胃口,早就知道唐家那一窝都不是什么好货色。一旦京都有唐菀与唐逸的传闻,皇帝本能地就觉得这是唐家其他人在陷害诽谤。

    为了给唐逸一个公道,皇帝不就叫人彻查了么。

    一彻查皇帝大怒。

    长平侯府的确有对太夫人不孝不敬的。

    可不是不与太夫人同住的唐逸,而是太夫人的几个儿子。

    这些时候唐三老爷关起门来与太夫人争执吵闹,满口怨言,郁郁不得志的心中悲愤全都算在了太夫人的头上,态度难免是极为差劲的。太夫人也不是省油的灯,既然儿子敢忤逆自己,她就揭了儿子的老底,与儿子天天吵架,大声嚷嚷,再加上唐三太太与唐芊一同加入战团,这长平侯府的热闹哪里是能瞒住别人的?

    皇帝一查就知道了,没想到唐三老爷不仅养出两个不要脸的女儿,竟然还敢不孝,连累了唐逸的清誉之后还装死,没有为唐逸辩解,自己躲得好好儿的。

    皇帝不得不承认,这世上的无耻之徒还是见得少了,竟然没有见过唐三老爷这样的奇才。

    他早就厌恶了唐三老爷,唐芊离开凤樟那件事闹得满城风雨,不仅二皇子府灰头土脸,皇帝其实也格外丢脸,如今加上不孝这件事,皇帝便叫人去羁押唐三老爷。这些衙门里的人也不管唐三老爷如何辩解,拖着唐三老爷就走了。

    唐三太太都傻眼了。

    “老爷,老爷!”她披头散发,还挂着跟唐大太太厮打的伤口追着出了门,可是那些衙门里的人根本就懒得理她,推开她就走。

    看着挣扎着的唐三老爷就这么被拖出了大门,唐三太太只觉得天地都崩溃了。

    想到刚刚那些衙门里的人说的唐三老爷的罪过,她大哭冲回了屋子里,看着唐菀央求说道,“二丫头,救救你三叔吧!”不孝……这可是极大的罪过呀。

    “三叔是不孝的罪名,我怎么救他呢?如果我要救一个不孝之人,那岂不是也说明我认同他这不孝的行为,也很不孝了么?我不救。”唐菀这才明白唐逸说不必担心唐三老爷一家。

    如今,三房只怕是要倒了霉,不能留在长平侯府了吧。

    有了皇帝与衙门在做事,唐三老爷一个不孝的罪过,怎么还有脸留在长平侯府呢?

    “行了,既然大伯父已经过世了,就赶紧张罗着为大伯父安葬的事吧。”唐菀看见唐三老爷被这么痛快地拖走了,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她本还担心唐芊做了这么多恶心无耻的事,会连累唐家日后小辈的清誉,还会吃用唐家公中的,谁知道唐三老爷这么快就坏了事了。

    今天该见的已经见到了,唐大老爷人都过世了,唐三老爷进了衙门,唐四老爷还吐了血倒在床上,她心里是觉得恶有恶报的,反倒不怎么想去看望太夫人了。

    儿子们都倒下去了,太夫人已经是没牙的老虎,她又何必去见呢?

    “咱们回去吧。”唐菀对凤弈伸出手说道。

    凤弈抬手,攥紧了她小小软软的手,与唐逸告辞一同回王府去。

    “等大伯父的丧事预备好了,你再过来露一面就好。”唐逸送唐菀与凤弈出门的时候便说道,“别的时候不必过来了。你是隔房的侄女儿,又不是亲闺女。”

    “哥哥不叫唐萱过来么?”唐菀急忙问道。

    唐逸就笑着说道,“怎么会。父女人伦,大伯父人都没了,我还能不叫她见大伯父最后一面不成?只是她如今跟疯子一样,见了你难免吵闹,闹得头疼。”

    他现在把唐萱当成个跟唐大太太一般无二的疯子,唐菀觉得唐萱也的确心狠手辣,不然,凤樟脸上的那些伤疤是怎么来的呢?她如今也懒得见唐萱了,点头说道,“既然这样,那还有三妹妹姨娘的事,也得哥哥费心了。”

    她念叨着这些,唐逸笑着听着,并没有不耐烦。

    “之前御史们弹劾哥哥不孝,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么?”唐菀好奇地问道。

    说是在弹劾唐逸,其实是想坑死唐三老爷吧?

    唐逸对唐菀眨了眨眼睛说道,“舅舅自然是心里向着我。”日后,就算再有人说他不孝,皇帝也都不会相信了。

    哪怕他是真不是一个孝顺的孝子贤孙。

    唐菀就懂了。

    知道唐逸这件事不会影响到他的前程,唐菀也就不在意了,等与凤弈一同回了王府,看到了精精神神,快快乐乐向着自己扑过来的小家伙儿们,唐菀心里在唐家感觉到的压抑就全都散去了。

    她笑眯眯地把凤念与龙凤胎都搂着窝在榻上,凤弈坐在一旁见她没有为唐大老爷感到伤心,这才放心。凤念见唐菀的气色进门的时候有些郁气,便乖巧地说道,“王婶没有必要还是别回侯府了。”

    “没事儿。就是过两天,你还得在家帮忙照看弟弟妹妹一回。”

    “怎么了?”凤念好奇地问道。

    龙凤胎在他的一左一右十分八卦地竖起小耳朵,别管能不能听得懂,总之是要八卦的。

    “那府里大老爷过世了,等下葬的时候我好歹得去一趟。”

    凤念听说那个总是嘴脸十分丑陋的唐大老爷竟然过世了,一愣,觉得这仿佛不像是安详地过世,倒更像是暴毙,不由问道,“侯府里的人没有伤到王婶吧?”对凤念来说,那侯府里的一个两个都不是好东西,时刻都要伤害唐菀。

    因担心唐菀,凤念本想下一回跟着唐菀一同去长平侯府保护他王婶算了。

    只是再想想家里还有弟弟妹妹,照顾好了龙凤胎才会叫唐菀更放心,凤念便懂事地没有闹着要跟过去。他倒是见唐菀十分疲惫,知道唐菀累了,便领着龙凤胎一块儿出去玩儿了,不要闹了唐菀。

    看着他如今越发笔直起来的小背影,还有龙凤胎摇摇摆摆地跟着他,簇拥着他,兄妹三个小手牵小手,唐菀不由感慨地说道,“念哥儿越发有做哥哥的样子了。”

    凤弈也看着凤念的背影。

    “说起来,大伯父就这么过世了,我真是没想到。不过大太太会是个什么罪名啊?”唐菀窝在凤弈的身边问道。

    虽然是谋杀亲夫,可是这也不是有意的,不过算是夫妻吵闹闹出人命。

    她担心处置得轻了,再叫唐大太太蹦跶。

    因为没有上一世的经验,唐菀倒是不知道唐大太太日后会怎么样了。

    上辈子唐大太太可没有干出谋害亲夫这样的事。

    “至少是个流刑充军。如果她的娘家狠心些,断绝与她的关系,将她逐出家族,那唐家也不会再顾虑她娘家,会休妻,撇清与她的关系。她失去维护,那时候怕是会斩监候。”凤弈见唐菀若有所思,揽着她单薄的肩膀轻声问道,“你在担心什么?”

    他声音低沉,唐菀安心地往他的怀里窝了窝才小声说道,“我倒不是担心她。只是觉得大伯父突然没了,如今……我已经不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了。”

    这辈子的事与上辈子对比早就面目全非,唐菀不再是一个会知道日后的人。她有些不安,凤弈的手在她的手臂轻轻滑落,与她十指相扣,侧头亲吻她的发鬓说道,“怕什么。你还有我。”只要有他在,就算她已经对未来一无所知,那又怎样?

    只要牵着他的手走下去,什么都不必害怕。

    温热的呼吸弥散在她的耳边,唐菀的耳尖儿红了,又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就踏实了。

    没错。

    就算不知道日后会发生什么,她又有什么还畏惧的呢?

    她有了她的郡王呀。

    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会牵着她的手,护着她和他们的孩子,这不就是最安心的事了么?

    “阿奕,幸好我能遇见你。”唐菀转头,轻轻地亲了亲凤弈的薄唇。

    骗子。

    又在甜蜜蜜地哄他了。

    凤弈心里哼了一声,顺势把她压在了榻上,又是一片春风。

    倒是没过几天,唐大老爷的丧事已经筹备得差不多了,唐逸作为长平侯府的当家,自然是格外忙碌的。只是长房里唐大老爷的儿子们才最是应该忙着的。

    唐逍带着几个庶出的弟弟哭灵,哭得头都大了,却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干,格外辛苦地熬着,却也不敢闹什么叫唐逸不快的事。只是如今唐大老爷没了,唐大太太又被凤弈送去了衙门,唐逍母子趁着这个机会便将长房的家产全都霸占到了自己的手中,除了给了几个庶出的弟弟一些银子打发了他们,剩下的算一算,竟然也有钱财无数。

    唐大太太本就是一个擅长贪墨算计的,这些年在公众上下其手,她的手里自然是有许多的钱财的。

    如今她被关在衙门,身边的丫鬟婆子已经做鸟兽散,唐逍毫不费力地就拿到了她藏起来的产业与银钱。

    这些银钱,他毫不客气地都归到自己的名下,准备日后长房不得不离开侯府的时候,继续能叫他享受荣华富贵。

    只是他知道这份家产,唐萱作为唐大太太的女儿又怎么会不知道?

    长平侯府晚了些时候才告诉她唐大老爷夫妻的事,二皇子府里小罗氏又刻意为难了她两天,等唐萱回了唐家直扑唐大太太藏家产的地方去看了,却已经空空如也。

    她看着眼前空茫茫的一片库房,许久之后,惊怒交加地颤抖起来。

    长房的家产被她庶出的哥哥都霸占了去。

    就仿佛二房的家产当初被唐大太太霸占了去一模一样。

    可她却没有一个如清平郡王的人为她做主,给她依靠。

    谁能给她依靠?

    废物无能的二皇子么?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么么哒(づ ̄ 3 ̄)づ~

    nono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29 03:20:18

    古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29 09:06:54

    古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29 09:06:55

    可可的小糖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29 16:33:55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洪荒拆迁队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没出息的庄先生我被大佬诱婚了[七零]天地白驹深情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