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第 142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142、第 142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一路凡尘攻略极品动力之王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超能右手穿越星际妻荣夫贵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     咣当一声, 唐菀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唐大老爷已经没有声息了。

    看着满地的鲜血,不省人事的唐大老爷, 还有愣住了, 也摔在一旁发呆的唐大太太,唐菀觉得这一幕怎么这么眼熟呢?

    “别看。”见唐菀看过去, 凤弈抬手遮住了她的眼睛低声说道。

    他怕吓到她。

    可是唐菀却急忙摇头说道,“我没事。只是大伯父……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唐大老爷本就是被酒色掏空了的人, 又是这样一下子摔在地上, 瞧着鲜血这么多,而且瞧着也没气儿了似的。这跟上一次他不省人事地倒在地上一模一样。

    唐菀觉得眼前的这一幕有点荒谬,又忍不住看着已经呆滞了的唐大太太。

    她还没有说话,唐逸已经起身说道,“快请太医!大哥,你还不来看看大伯父怎么了。”他是一动不动, 完全没有靠近唐大老爷的意思, 免得唐大老爷当真有个好歹,日后叫人把黑锅扣在自己的头上。

    唐逍本来躲在一旁,看着唐大老爷那倒在地上的样子许久,才浑身发冷地走过来,蹲到了唐大老爷的身边低声叫道, “……父亲?”

    唐大老爷没有回答。

    唐菀觉得唐逍是不是有点蠢?

    这时候还叫什么?

    但凡唐大老爷还有点意识能回应,也能喊一声疼什么的。

    如今没有声息,唐逍叫这一声又有什么用呢?

    “大哥还是叫人送大伯父去屋子里躺着。”冷冰冰的地面躺着也不舒服呀。

    而且唐逸冷眼看着, 唐大老爷似乎快没气了的样子。

    他无声地在心里笑了笑,见唐逍仓皇地回头看着自己,仿佛是在求助,不知该如何是好,便温和地说道,“大哥是大伯父的长子,自然眼下是该大哥出面。”他这话也不知击中了唐逍什么,唐逍刚刚还一副天塌了的样子,可是此刻眼底却慢慢生出了刺眼的光,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急忙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多谢二弟提醒。”

    是了。若是唐大老爷有个三长两短,那他这唐大老爷的长子日后就是长房的当家人。

    哪怕做不成长平侯,可是唐家长房却必然在他手中,其他几个庶出的弟弟都无法与他抗衡。

    想到唐大老爷休了唐大太太的原因未尝不是心心念念想要一个嫡子,还有唐大老爷恼恨他之前和唐大太太勾结因此冷落他许多,这一刻唐逍突然觉得,仿佛唐大老爷就这么死了对他来说倒是一件极好的事。

    若是唐大老爷活着,要么生个嫡子,那长房就没他什么事儿了。

    要么提拔一个庶出的跟他相争,他也未必能争得过有唐大老爷支持的弟弟。

    还不如如今……

    只是众目睽睽,唐逸与唐菀还在一旁看着,他是绝对不敢做小动作的,可担心唐大老爷安危性命的心却已经荡然无存,只转头对两旁瑟瑟发抖的下人严厉地说道,“还不把父亲抬到床上去!”他一边说,一边转头看向嫡母。

    唐大太太浑身发抖地看着唐大老爷无声无息地被抬走。

    曾经那么有力的丈夫,怎么会成为被她撞一下就倒在地上这么虚弱的人?

    她看了已经没有人影的大门许久,转头,浑身哆嗦地看着那些正用奇异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唐家的人。

    “我,我不是有意的。”唐大太太急忙说道。

    唐逸便轻叹了一声。

    “刚刚太太不是嚷嚷着与大伯父同归于尽么?可见恨毒了大伯父。太太,虽然大伯父想要休妻,可到底不过是嘴上嚷嚷。你怎么还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分,痛下杀手,谋害亲夫呢?”他生母的死,到底是被人谋害,还是没有福气自己病故,唐逸如今想想,还是都算在唐大老爷夫妻的头上算了。

    他慢慢地走到了瘫坐在地上的唐大太太的面前,垂头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眯着眼睛轻声说道,“太太做这样的事也不是头一次了。既然这么心狠手辣……也瞧瞧大伯父会如何吧。”

    还能如何。

    太医很快就来了。

    给躺在床上血流了满床止都止不住的唐大老爷看过,太医也表示束手无策,叫直接预备棺材。

    听到这话,唐逸便弹了弹自己的衣襟。

    他垂头,掩饰着嘴角浅淡的笑意,没有半分悲痛。

    当唐大老爷用为了打击唐大太太而说他生母的死是存疑的,暴露了他对他生母或许见死不救,并未放在心上,唐逸就对唐大老爷没什么惋惜的了。

    这么喜欢女人,也享受够了,死在女人的手里,这不就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么?想必唐大老爷心里是愿意的。

    他只是关心地看向唐菀。

    “吓坏了吧?要不妹妹还是回去。”唐逸担心唐菀胆小,看了这样的事会害怕,便温煦地说道。

    唐菀看着嚎啕大哭的唐大太太,轻轻摇了摇头。

    “我不回去。”她想要留在这里,为自己的前世今生做一个见证。

    上辈子的时候,唐大老爷虽然也很落魄,可到底还活着,跟唐大太太成了怨偶,彼此都互相怨恨。她本来以为那是唐家长房最凄惨的下场,可是没想到唐大老爷竟然就这么死了。

    想到也是死去了的前任东山郡王,唐菀突然觉得心里轻松了好些。

    她心里其实还有些腹诽,只觉得……唐家或许这辈子真的有点毒,不然唐大老爷和前任东山郡王怎么就这么死掉了呢?正想着自己的心事的时候,脸色发青的唐三老爷夫妻与唐四老爷夫妻一同进来,见太医这么说,唐三太太捂着嘴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唐大太太。

    不管是失手还是怎样,谋害亲夫,这可是要命的罪名呀。

    一个女人,得多恨自己的夫君,才会谋害亲夫啊?

    就算是唐四老爷做了许多糊涂事,养戏子闹得被人嘲笑,唐四太太恨极了,却也没有把丈夫给杀了呀。

    “你,你这个狠毒的女人。还好我们三丫头回来了,不然,如果还在二皇子府,只怕会叫你养出来的小毒妇还害死!”唐三太太大声说道。

    唐大太太这么心狠手辣,那唐萱只怕也不是心慈手软的。

    如果唐芊还留在二皇子府,那下场就跟现在的唐大老爷一样。

    “二……王妃,你要给唐家做主,不能纵容这等毒妇呀!”唐三太太忙对唐菀说道。

    因还想求唐菀帮忙给唐芊相看一个好人家,她对唐菀越发小心讨好起来。

    只是唐菀没有心思跟她说话。

    能养出唐芊与唐芝那样的女孩儿的,她其实也怪恶心的。

    因见唐菀没有理睬自己,唐三太太脸上有些不好看。然而见到凤弈一双冷冽的凤眼冷冷看来,她顿时瑟缩了一下,哪里还敢跟唐菀啰嗦,只眼睛慢慢地放出了光来。

    唐大太太与她也是仇人,为了争夺侯府后宅的权势,妯娌之间这些年早就反目了。如果能把唐大太太给踩下去,那她也算是出了心头的恶气。

    且唐大老爷虽然不是长平侯了,可长房的私产却也有不少,决不能叫长房的家产被唐大太太霸占,落到她和唐萱的手里。

    哪怕三房四房分不到,她也宁愿叫唐大老爷的庶长子唐逍继承,好好给唐大太太这嫡母难看。

    唐逍可不是孝顺嫡母的人。

    她一时激动,倒是忘了唐大太太出手要了唐大老爷的命,未必还能平安。一心只想叫唐大太太彻底在侯府倒台,因此拉着自从唐四老爷养戏子之后就慢慢地不怎么爱吭声了的唐四太太,便趾高气昂地走到了捂着脸嚎啕的唐大太太的面前说道,“既然你做了这样的事,还有什么脸做大哥的正室?你是想叫大哥到了九泉之下都死不瞑目么?你是想叫世人都知道唐家有你这么一个毒妇么?”

    她大声质问唐大太太,一旁的太医脸色有些扭曲。

    虽然说唐大老爷回天乏术了,可好歹还剩下最后一口气呢。

    怎么现在就仿佛唐大老爷已经死透了,就要清算起来?

    唐家这么多人在这儿,没有一个上前哭唐大老爷,舍不得唐大老爷,至少关心一番的,反而都是在争权夺利,在想自己的小心思。

    唐大老爷这唐家的长房当家也太失败了一些。

    还是唐逸见太医站在一旁都被人遗忘了,上前道谢,又亲自把脸色十分复杂的太医给送出了门去。

    唐菀也不急着走了,和凤弈坐在一旁托着下颚看着唐家的女人们在吵架,反倒想到了一件事,叮嘱今日跟着自己过来的素月轻声说道,“大伯父这是真的不好了,叫三妹妹与三妹夫赶紧过来吧。不然,怕是要被人说不孝。且……还有她姨娘的事。”

    唐大老爷死了,他身边的女人自然是要留在唐家被养着。不知唐艾对她的生母是不是有安排,她也想叫唐艾先来想一想。

    素月心里正高兴当初欺负自家姑娘,霸占二房家产的唐大老爷夫妻都倒了霉,忍着正不敢露出来为唐菀招惹祸端,听到唐菀叫她可以出去,忙答应了一声,免得在这里时间久了忍不住笑出声儿来。

    在她看来,唐大老爷就这么死了,还是被唐大太太给坑害而死,都是狗咬狗一嘴毛,再没有什么悲痛的。她忙着通知唐艾去了,却没有人想到还要通知唐萱。

    唐逸也没想给唐大老爷再抢救一下。

    唐大老爷的长子都迫不及待地希望唐大老爷就这么死了算了,他一个隔房的侄儿又有什么话能说呢?

    只是也不知唐大老爷如今已经没有了意识到底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

    至少,不必看到眼前的乱象,还有自己曾经宠爱过的儿子那迫不及待希望他死掉的眼神吧。

    便宜他了。

    若是有可能,唐逸倒是真的还想看看唐大老爷清醒地知道儿子们都希望他早日归西的样子。

    他看了唐大老爷一会儿,唐菀的目光却落在唐大太太的身上。

    唐大太太虽然跟唐大老爷争执,可却并不是要弄死丈夫的意思,如今瞧见唐大老爷已经连太医都不肯救他,顿时就知道这件事坏了。

    不仅是她死了男人这么简单。

    就算是错手,可唐大老爷死在她的手里,她也是要承担罪过的呀。

    她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看着,然而唐三太太却还在得意地叫骂,倒是唐三老爷想着,错手害人仿佛也未必是死罪,全看衙门怎么判决,不由觉得格外为难。若是唐大太太这件事闹大了,罪过不过是个流刑,可唐家女眷的名声却要更坏。

    他的长女唐芊才回了娘家,他本还想给唐芊挑一个能帮衬自己的权贵,谁知道却闹出这样的事。眯着眼睛思前想后了许久,他才看着唐大太太突然说道,“大哥生前就想要休妻,可见已经看清了这毒妇的真面目。”

    唐菀欲言又止。

    唐大老爷最后一口气似乎还没断呢,怎么就成了“生前”?

    唐逍正在床边紧张地盯着,就等唐大老爷咽下最后一口气,就要哭声大起,做孝子贤孙。

    他还没哭,可见唐大老爷还活着。

    “老爷的意思是?”唐大太太疑惑地问道。

    唐大老爷眯着眼睛看着紧张起来,十分畏惧自己的唐大太太,半晌才说道,“这妇人不仅恶毒,而且贪婪,胡作非为,为祸夫家,令唐家的名声坏透了。”

    “唐家名声坏透了,也有三叔四叔的功劳。”唐菀便插嘴说道。

    唐三老爷此刻的嘴脸叫她同样恶心。

    难道以为斥责唐大太太几句,他自己就清清白白了不成。

    她十分耿直,唐三老爷被噎住了半晌,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也不敢和唐菀争执,只装作没听见,继续说道,“挑唆大丫头夺人夫君,霸占二哥二嫂的家产,欺负二哥二嫂留下的遗孤……如今,还令大哥英年早逝。这样的妇人,怎么配做唐家长房的正室夫人。”他的声音慢慢地冷了,唐大太太是聪明人,听到这里哪里还不明白他想要做什么,顿时要爬起来尖叫说道,“你不能休了我!我操持侯府多年,我是侯夫人!你们怎么敢,怎么敢!”

    “没有什么不敢的。这是大哥临终前最后的遗愿。总不能叫大哥死不瞑目。”唐三老爷不以为然地说道。

    唐三太太心里顿时也清醒起来,帮腔说道,“我们老爷说的没错。大哥若是泉下有知,必然不肯百年之后与你这毒妇也捆在一块儿!”她想到唐大太太被休,顿时觉得这些年心头的一口恶气都出来了。

    看着平常志得意满,总是高人一等的唐大太太,她只觉得这一刻自己像是战胜了她一般,越发地扬起了脸来说道,“更何况,咱们唐家的女眷,可不能与你这样的女人做妯娌,坏了我们的名声。”

    “你以为你们还有什么名声?!”唐大太太眼睛赤红,顾不得为唐大老爷哭两滴鳄鱼的眼泪,对这唐三太太尖锐地说道,“你还有名声?你还要脸?你不是早就不要脸了么?说什么大丫头夺人夫君,你养的那两个小贱人不也是给人做了妾,恨不能脱光了衣裳爬到男人的床上去?!霸占二房的家产,你们也一声没吭,何必为老二两口子抱不平?不过是一群伪君子罢了!”

    “你说什么?”唐三太太尖叫起来。

    唐大太太便冷笑着叫道,“大丫头就算名声再坏,也没有被陛下亲自下旨砍了脑袋!养出两个不要脸的小贱人,你自己是个什么名声,你还以为自己是白莲花不成?还有你!”她气势汹汹地看着脸色泛白的唐四太太说道,“你的男人养了那么多戏子,和好几个同僚大被一卷地胡混,还有脸跟我讲究名声!”

    唐家的名声是很坏,可也不是只有长房坏。

    既然三房四房要逼死她,她索性就撕破脸叫这唐家全都烂上天!

    她这样气势汹汹,已经红了眼睛,唐四老爷本就有这样的心病,听到这话捂着胸口噗嗤呕出一口血来,被唐四太太哭着抱住缓缓倒了下去。唐三太太却顾不得这些,扑上去跟唐大太太厮打,首饰散落,发髻散开,两个人厮打成了一团。

    唐菀看着这一团乱象目瞪口呆。

    她觉得自己像是开了眼界一样。

    不过……打得还挺热闹的。

    唐菀十分遗憾,自己今天过来竟然没带点儿点心瓜子的,好歹也能看个乐呵。

    她正十分遗憾的时候,凤弈仿佛没有被这乱七八糟的厮打吵闹惊扰,只从自己的怀里摸出一个荷包,打开,放在唐菀的手边。

    里头是已经被剥了皮的胡桃仁儿、

    唐菀看着这一荷包的胡桃仁儿,呆了呆,看着凤弈。

    凤弈咳嗽了两声。

    “闲来无事,剥了一些放着。”他板着脸把荷包往唐菀的面前塞了塞。

    那一刻,唐菀只觉得这世上所有的纷扰都不能传到她的耳朵里。

    她的心与耳朵都是清净的,叫她看着凤弈,觉得世界都安静欢喜起来。

    “一块儿吃。”她先捏了一块喂给凤弈。

    凤弈垂头连着她的手指一起抿进薄唇,舔了舔她雪白的指尖儿,才脸色冷淡地放开,仿佛刚刚做的那一切都是错觉似的。

    唐菀雪白的耳朵红了,美滋滋地捏了胡桃仁儿吃起来。

    唐逸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唐三太太与唐大太太扭打,看着唐三老爷焦头烂额地扶着弟弟叫人再把太医请过来,看着这眼前的乱象,再看看身处风暴中却仿佛纹丝不动的凤弈跟唐菀,他忍不住勾起了笑容。

    他是没有参合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的意思的,看着唐四太太也尖叫了一声扑进了战团也没有劝架的意思。还是太医匆匆而回,唐三老爷知道弟弟不过是气急攻心,并无大碍之后,才气急败坏地把几个女人给拉开。

    唐大太太脸上已经全都是抓挠过的血痕,不过唐三太太也不遑多让,此刻披头散发如同杂草,脸上都是鲜血淋漓的痕迹,唐三太太更加大声地叫道,“一定得休了她!不然,大哥死了,只怕她还想要咱们的命!”

    “谁敢休我!”唐大太太也叫道。

    虽然娘家背后捅了她一刀,她哥哥因畏惧清平郡王,已经不怎么搭理她了,可是娘家一定不会答应叫长平侯府休妻。

    若是把她休回家,她娘家的女孩儿就都别想嫁人了。

    她有恃无恐,唐三老爷一时为难起来。

    正在这时候,唐逍的哭声突然响了起来。

    “父亲!”他哭着抱住了床上已经断了气的唐大老爷,仿佛死了亲爹……痛哭流涕。

    这哭声里唐大太太的气势顿时一弱,脚下发软,跌坐在了地上。

    不管她与唐大老爷多少负气争执,可是这一刻,她觉得天塌下来了。

    “去禀告老太太吧。”唐逸看了唐逍一会儿,方才转头对人吩咐说道。

    也不知太夫人知道长子就这么死了,会不会难受。

    大概是不会的吧。

    他听说当年他二叔,也就是他如今的父亲唐二老爷病故的时候,太夫人也无动于衷。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不告诉太夫人,她又死了一个儿子呢?

    唐逸叫人去通知太夫人,没多大一会儿,丫鬟就匆匆地回来说太夫人格外伤心,嚷嚷着叫唐大太太偿命。

    这都不是唐逸在乎的,倒是唐艾夫妻很快地就来了,见到了已经断了气,此刻失血过多格外苍白僵硬的唐大老爷,唐艾怔忡了片刻。她虽然对唐大老爷从没有过期待,她们母女在长房的日子并不好过,可她还是跪在地上给唐大老爷磕了头,这才起身。

    看着唐艾回来,正委顿在地上的唐大太太竟然愣住了。

    此刻眼前娇艳妩媚的小媳妇,气色红润,当真是曾经在她的手底下不敢大声的软弱庶女么?

    还有她的身边,正一双手从背后轻轻压住她的肩膀,仿佛安慰,又仿佛依靠的力量的那斯文温和的青年官宦……那样体贴,看着唐艾的眼神充满了怜惜与喜爱。

    唐大太太一时竟然忘记自己该说什么。

    此刻被夫君宠爱着,紧张着,在她的背后支撑她的模样,是她本希望她的女儿唐萱能够拥有的。

    当唐萱欢欢喜喜地嫁给二皇子,当二皇子看向唐艾的眼里放着光,她以为唐萱得到了。

    可是如今,想到唐萱在二皇子府里艰难地熬日子,被二皇子厌弃,再看看此刻被夫君护着紧张着的唐艾,再看看一旁正与清平郡王夫妻十分恩爱的唐菀,她们脸上的笑容刺痛了唐大太太的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可可的小糖糖和岩海苔的地雷啦么么哒o(n_n)o~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洪荒拆迁队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没出息的庄先生我被大佬诱婚了[七零]天地白驹深情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