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第 140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140、第 140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攻略极品动力之王腾飞我的航空时代一路凡尘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等被妻子儿女挨个儿亲了亲, 凤弈才把他们都揽在手臂间。

    凤念笑嘻嘻地窝在他王叔的怀里,继续绘声绘色地跟唐菀说着他王叔的英雄事迹。

    唐菀靠着自己的大英雄,眼睛亮晶晶地听着。

    “王叔在封地上人人敬畏, 就算是我跟王叔回来, 封地上也不会再有人敢心怀叵测了。”凤念却掩住了一件事没对唐菀说,唯恐唐安听了生气。

    他的外祖家里还想把自家的女孩儿献给他王叔当小妾, 顿时就叫本不大爱搭理他家家眷,本想收拾了凤念几个舅舅就告一段落的凤弈恼恨起来。再加上凤念也厌恶有人图谋凤弈, 想挖唐菀的墙角, 因此叔侄俩珠联璧合,一点都没心疼地叫他外祖家就这么滚出了他的封地。

    想想自己也是守护着唐菀的小英雄,凤念忍不住挺了挺自己稚嫩的小肩膀,趴在唐菀的手臂边儿上对唐菀说道,“以后我也是郡王了。王婶,以后念哥儿保护你。”

    凤弈叫这狼崽赶紧滚蛋。

    唐菀却好不容易才见了丈夫儿子, 哪里肯呢?

    到底一个屋儿睡了。

    凤弈本以为小别胜新婚, 怎么也能夫妻恩爱,谁知道俩人身边睡着三个呼呼大睡的小家伙儿。

    他看着睡得十分安心滚到自己怀里的凤念,再看看龙凤胎已经被唐菀抱着睡得喷香,十分想把凤念丢到井里去。

    好在到了第二天,龙凤胎又把凤念给霸占了, 凤弈一边看三个小东西在身边玩闹,一边对笑嘻嘻地披散着头发,悠然地拱在自己怀里的唐菀问道, “除了太子妃有喜,京都还有没有别的事?”

    他总觉得仿佛京都里有点事发生,唐菀想了想,便把凤樟跟罗氏的事对凤弈说了,对凤弈说道,“那天晚上听说好大的火呢。二皇子府全都给烧了。只是这么久了,二皇子府也没说重新修缮一番。”

    凤樟难道连那种被烧得黑乎乎的地方都能住了?

    反正日子是他自己的,爱怎么过怎么过吧。

    倒是凤弈对东宫有喜这件事哼了一声说道,“太子一定没有想到。”

    以太子想要霸占太子妃的那劲儿,太子妃有孕了,太子只怕心里郁闷死了。

    凤弈自己就是过来人,十分懂得心里郁闷脸上还得强颜欢笑,叫人知道自己对妻子有孕十分欢喜的那种感觉。想来太子也觉得自己与凤弈同是天涯沦落人,知道凤弈回了京都,顿时就盛情邀请凤弈进宫,陪自己说说话,顺便把心里的苦闷对堂弟都说一说,再问一问堂弟,当初是不是也这么委屈可怜,十分苦闷地过来的。

    凤弈带着唐菀进宫的时候就已经在心里暗暗有了打算。

    如果太子敢揭他的伤疤,想跟他做难兄难弟,他就打他。

    “念哥儿瞧着健壮了些。”凤念进了宫,先给太后请安,太后便笑着摸了摸他的脸说道,“你不在京都,咱们都想你得很。好孩子,可算是回来了。”太后自然是十分喜欢乖巧懂事的凤念的,连太子妃都格外喜欢。

    如今月份有些大了,太子妃正襟危坐有些吃力,便歪在椅子里,叫凤念到自己的面前好好地摩挲了一番,见凤念没有消瘦,气色也好,便笑眯眯地说道,“既然回来了,就多来东宫来玩儿。你这个弟弟或者妹妹也十分想与你亲近。”她说的是肚子里的孩子。

    “好。”凤念点头爽快地说道。

    见他笑得一脸乖巧亲密,太子妃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瓜儿,且见凤念乖巧地坐在自己的身边跟自己说路上的事,便笑着点头说道,“郡王处置得极好。”

    她听凤念说了他外祖家的坏事,便微微皱眉说道,“这样的人家在你的封地上,若是不行雷霆手段,只怕日后你要辖制不住。赶走也好。什么世家联姻……”她便冷哼了一声,凤念笑嘻嘻地听着,目光落在太子妃的肚子上,心里却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与太子妃可以更亲近几分了。

    早之前,太子妃没有怀孕,都说太子只能过继皇家子弟做嗣子的时候,虽然知道太子妃格外喜欢自己,可凤念却对太子妃多了几分小心翼翼。

    他怕太子妃太过喜欢自己,要把他给过继到东宫去。

    他不想做东宫的嗣子。

    他只想留在清平王府,好好地跟他的王叔王婶还有弟弟妹妹过日子。

    只想继承东山王府,以后有了权势,能护着自己的弟弟妹妹。

    至于什么皇位,什么太子嗣子,他并不想要。

    他只想留在家里。

    清平王府就是他的家。

    如今东宫有了喜事,凤念心里便放心了下来,与太子妃更亲近了几分。

    “宣平怎么还没进宫?”太后一边和唐菀念叨着,一边疑惑地问道。

    唐菀也觉得奇怪。

    “不知道,想必是有什么事吧。”她昨天见大公主还悠闲得很呢,若说宫里有事,大公主肯定就过来了,怎么现在还没有进宫呢?正好奇的时候,外面一个大公主身边的宫人匆匆进来,一脸惊喜地给太后贺喜说道,“公主叫奴婢进来报喜。太后娘娘,咱们公主又有身孕了。”

    她家公主昨儿从清平王府回来,犯困得不行,到了晚上叫都叫不醒,南安侯急了,以为大公主是出了什么事,忙请太医过来,谁知道竟然是大公主又有身孕了。

    这样的喜事怎么能不告诉宫里的人呢?大公主就叫了宫女进来禀告,自己留在家里安胎。

    这话叫太后与唐菀都惊喜极了,然而太子和凤弈的心里却同时觉得南安侯可怜。

    这世上再没有比妻子又有身孕叫男人痛苦的了。

    倒不是不能夫妻恩爱,憋不住。

    实在是家里多一个孩子,妻子的心里就要被分走一些,要命的是狼崽们还都十分喜欢撒娇,无师自通,因此叫妻子的目光更多地落在这些狼崽的身上。

    南安侯如今又遭受了这样的打击,也不知心情如何。

    “这是喜事啊!”太后喜欢家里的孩子多多益善,惊喜了一下忙问道,“太医怎么说?宣平的身体受得住么?”她像是一个慈爱的老祖母一样关心自己的孙女的身体,那宫女便忙点头说道,“太医说咱们公主的身体可好了,健康得很,因此无碍。”

    冷宫里出来的一家子里,也只有大公主的身体是极康健的,生了孩子也依旧红光满面。太后这才放心,又叫人去给皇帝皇后传话,又叫人赶紧从宫里送出去许多的补品,还叫太医时常看着大公主的起居饮食。

    唐菀听说大公主又有身孕了,心里也觉得高兴。

    她也想着回头叫人多预备点大公主喜欢的小玩意儿给大公主送去。

    不过阖宫都惊喜一片的时候,李穆却木然地看着被大公主与南安侯心安理得地送到自己侯府的一个狼崽。

    胖嘟嘟的小家伙儿,撅着嘴巴对自己咿咿呀呀地叫,挥舞着小手叫他抱。

    看着白白嫩嫩的狼崽,李穆的脸色阴郁得如同乌云。

    大公主府的丫鬟见到了广陵侯这般阴郁,只唯恐性命不保,硬着头皮在李穆阴恻恻的目光里颤抖着说道,“公,公主说了,她刚刚有了身孕,这前些天要静养,好好安胎,咱们世子就请侯爷帮忙照看。好歹,好歹侯爷也是咱们世子的舅舅呢。”

    她把南安侯世子往李穆的怀里一塞,头也不敢回地跑了。

    看着她带着人仓皇离开的背影,李穆僵硬地看着怀里正噘嘴凑过来亲了亲他的下颚的傻狼崽,沉默许久。

    广陵侯太夫人匆匆而来,看着南安侯世子,眼里露出了笑容。

    “极好。既然公主信任你这个做舅舅的,咱们养着也未尝不可。就当是你做哥哥对妹妹的照顾吧。”李穆有恐女之症,广陵侯太夫人听说以后心疼儿子心疼得不得了,因此还反省了自己,是不是素日里过于自以为是,逼迫儿子过多。

    不管这突然冒出的恐女之症是真是假,如今想想,就算李穆好好儿的,没什么毛病,可儿子的婚事她也不该这样急着逼迫,把儿子逼得都不愿意回家了。

    因为想通了,广陵侯太夫人也想着随缘吧,李穆愿意成亲就成亲,若是不能……反正他还有许多的外甥。

    正因为想到了这,广陵侯太夫人慷慨起来,且见大公主这么不见外地把儿子送了来,她觉得不能厚此薄彼,便叫人也去清平王府去问问去,要不要把清平王府的外甥们也给叫来,要养一块儿养,小兄弟们在一块儿长大,感情也会更好的是不是?

    且他们这舅舅还是个秀才,足够给孩子们启蒙,一举两得。

    李穆抱着外甥,不敢置信地看着嫡母出卖自己,自家下人头也不回往清平王府去了。

    广陵侯府难得这么大方,凤弈再没有什么不愿意的。

    把狼崽们都送走了,他才能好好地跟唐菀亲近恩爱。

    他毫不客气地把凤念与龙凤胎一起送去了广陵侯府,次日,还有个安王长孙不告而来,背着圆滚滚的小包袱欢欢喜喜地直接去了广陵侯府。

    见了李穆就叫舅舅。

    李舅舅默默算着自己的家底,忍着心里的气把他接近了家里。

    整个清平王府顿时又重新只剩下唐菀与凤弈了。

    因夫妻分别这么久,彼此想念得不得了,唐菀也变得痴缠起来,整日里抱着凤弈不放。

    凤弈本就想念极了妻子,哪里忍得住呢?这王府里本就是他们夫妻做主,也没有人会训斥他们夫妻胡闹,与凤弈在一起了几日,唐菀顿时又觉得吃不消了。凤弈本就是体魄强壮的武将,经久不衰,她不过是个弱弱的小女子罢了,哪里能扛得住凤弈呢?

    因为实在是有些吃不消,凤弈又总是缠着她,唐菀又厚着脸皮来广陵侯府要把孩子们接回去。

    她去了广陵侯府,李穆沉着脸没说什么。

    唐菀还怪不好意思的。

    她知道李穆的性情,那肯定是不喜欢孩子吵闹的,却把孩子们一放就是好多天。

    “都叨扰哥哥与干娘这么久了,我还是带他们回去吧。”她就要把几个小家伙人带走。

    李穆冷笑了一声。

    唐菀垂着头不敢说话。

    “我这侯府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么?”李穆看了看唐菀,又看了看凤弈,哪里不知道他们夫妻做了什么好事,便沉着脸说道。

    “那哥哥的意思是……”

    “这里是广陵侯府,他们什么时候回家,我说了算。”李穆阴沉着脸看着唐菀说道,“我是侯府的主人,在这侯府之中,只有我能做他们的主。”

    虽然狼崽们十分吵闹叫人烦心,可是广陵侯府不是菜市场,既然进来了,哪里还有随随便便领回去的道理?那他在这侯府之中还有威严么?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威严,也不能就叫他们夫妻简简单单地带走这几个小东西。

    唐菀目瞪口呆地看着李穆。

    这是扣押了她的儿子和闺女的意思么?

    “所以,什么时候我能过来接他们呢?”她看着远远地在打滚儿的儿子闺女,觉得仿佛更胖了,便急忙问道。

    “再说吧。累了,不送。”李穆本就不是喜欢热络的性子,见自己的意思唐菀与凤弈已经明白了,就把他们夫妻扫地出门。

    看着咣当一声紧闭的大门,唐菀呆了呆,觉得自己的闺女儿子仿佛成了别人家的。

    倒是凤弈并不在意,说道,“正好叫他给孩子们启蒙。”

    他觉得李穆还算是不错,好歹还知道帮着看孩子,十分满意地回了王府,又缠着唐菀了许久,这才心满意足地放过了哀哀地央求他饶了自己的妻子。

    直到唐菀都觉得自家的儿子闺女是肉包子打……广陵侯,再也要不回来了,广陵侯府才把胖嘟嘟,摇头晃脑的小东西们给送了回来,并且叮嘱唐菀,虽然送回来了,不过以后还要来接他们去侯府,不然广陵侯大人的威严何在呢?

    唐菀便觉得自己想占便宜,却亏本了的感觉。

    看着胖嘟嘟的儿女们往自己怀里扑,唐菀叹了一口气,亲了亲孩子们的大脑门儿。

    “在舅舅家高兴呀?”显然孩子们被养得很好。

    “高兴。我们每天都亲亲舅舅,舅舅就会对我们很好。”凤念眼睛亮晶晶地说道,还对唐菀说道“吕哥儿胖了许多,只怕回了家,他娘要吓坏了。”

    “你们也挺胖的。”唐菀抽着嘴角说道。

    “这有什么。舅舅说了,现在胖点无妨,反正我就要跟着王叔继续习武了,到时候自然能消瘦下来。”凤念便对唐菀说了好一会儿在广陵侯府他们舅舅是怎么照顾龙凤胎和大公主的儿子的。

    别看李穆阴沉沉的,可是照顾孩子却格外细心,孩子们也都很喜欢他。

    唐菀听着听着,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微笑,可就是觉得听着凤念脆生生地跟自己说这些生活上简单的事,叫她的心里暖暖的,生出无边的欢喜与安稳。她静静地听了一会儿,揽着凤念的小身子,只觉得自己的心里都是快乐的,且见凤弈大步进来,她便笑眯眯地跟凤弈说李穆十分嘴硬心软。

    “他如果不心软,凤樟早就死得连骨头都找不着。”凤弈便冷哼了一声说道。

    “是呀、”唐菀也想到曾经站在自己的面前,认认真真地说要娶她的李穆。

    那个时候她对他不过是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

    可是他却依旧愿意履行本不应该承担的约定娶她进门。

    其实他并不是一个愿意成亲的人吧。

    可是他却依旧愿意把那时候无比可怜的自己娶回来,愿意保护她。

    想到这些,唐菀的目光柔和了很多,点头说道,“哥哥是个好人。”

    她觉得李穆一向是个好人,可是李穆自己却并不这样觉得。

    弹了弹手里的一张药方,这是不久之前从明月时常去的大夫的那里不着人痕迹地偷看回来的。

    李穆便冷冷地勾了勾嘴角。

    这上头的药方是能叫凤樟就算是宠爱一百个女人也别想再生下子嗣的,不过跟他有什么关系呢?如今东宫都有喜了,凤樟再也没什么用处,生那么多的孩子,他养得起么。

    还是别生了。

    李穆把药方丢进了火盆里。

    他没有跟任何人提到这件事。

    反正都吃了一段是时间的药了,继续吃着,好歹也是明月对凤樟的一片苦心。

    凤樟如今不是最觉得明月是对自己真心真意的么。

    李穆完全没有把这件事公开,赶紧叫太医去给凤樟看看,试试能不能挽救的意思,直接当做不知道也就罢了。

    除了他之外,也不会再有人暗中跟踪明月去看二皇子府都在吃什么药方,因此这件事波澜不惊,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倒是如今京都之中有一件事惊动了唐菀。

    唐芊从二皇子府里跑了出来,直接回了长平侯府,放话说自己再也不回二皇子府了,要跟二皇子合离。

    这样的话传出来,京都震动,凤樟焦头烂额,只觉得丢脸丢得都没脸了,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身体不怎么好,飞也似的往长平侯府上来了。

    他到了长平侯府,就被唐家的无耻的嘴脸惊呆了。

    打从重新回归皇家成为皇子,他每一次回到唐家,哪一次不是被诚惶诚恐,被唐大老爷这几房人簇拥,十分恭敬温顺地叫他“殿下”,把他郑重看待,把他当做主子一样敬畏。

    他以为唐家是把他当做皇子,当做是尊贵的人来敬重礼遇,以为唐家是自己的附庸,可是谁知道这一次来了长平侯府,唐家的态度大变,不说唐大老爷夫妻,只说唐芊的生父唐三老爷与唐三太太,对他就仿佛眼睛长在天上,对他十分不敬。

    那样没有半分恭敬的样子,凤樟都惊呆了。

    “你们……你们竟敢这样丢我的脸!”唐芊不过是个失宠的妾,这样的一个皇子的妾室,失宠了也被丢在一旁自生自灭也就罢了。可是唐芊却跑回了娘家,还嚷嚷着跟他合离……她有什么资格和一个皇子合离?

    一个小妾,只有他抛弃唐芊的份儿,再没有唐芊要抛弃他的。被一个小妾给抛弃,闹得满城风雨,他以后还怎么在京都立足?他岂不是成了天下人嘴里的笑料?看着美貌傲慢的唐芊,凤樟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唐芊说不出别的话来。

    “什么丢脸,丢了谁的脸。”唐芊本就是个骄傲自负,眼睛长在天上的性子,如果凤樟不是皇子,她当初懒得多看他一眼。

    如今回了娘家,有了唐三老爷撑腰,她自然也不怕已经失势的二皇子,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傲慢,微微抬着下颚看着凤樟不屑一顾地说道,“当初我被你拐骗成了你的妾侍,那才是丢了我的脸。我可是勋贵之女,却被你引诱成了一个没名没分的小妾,辜负了我的韶华,如今想想,都是你的错。如今,我要离开你,再嫁门当户对的人家,这是保全唐家的脸面罢了。”

    “你还要再嫁?!”凤樟眼前发黑。

    他看着唐芊,甚至觉得她是这么陌生。

    不……唐芊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娇纵傲慢,眼睛长在天上,他曾经喜欢她身上这样骄傲傲慢看不起人的样子,只觉得能折服她,叫她心甘情愿给自己做妾是一件很自得的事。

    可是如今,看着她骄傲地用眼角看着自己的不屑的样子,凤樟觉得自己的心口疼。

    “我为何不能再嫁。”唐芊生得也是绝色,她不想花朵一样的美貌凋零在那脏兮兮的二皇子府,不想跟自己的妹妹唐芝一样最后陨落在最好的年纪,自然想要离开凤樟再嫁的。

    就算再嫁也只不过是做妾,可是好歹也比跟着如今没有了前程,被皇帝厌弃的二皇子强。

    她便讥笑地看着摇摇欲坠的凤樟说道,“太子妃都怀孕了,日后太子后继有人,你已经不是陛下心里最要紧的了。而且自己还坏了前程,我为什么要跟着你往末路上走?难道是为了跟你吃糠咽菜的么?”

    她哼了两声,这才挑着一双细细的娥眉对闭着眼睛许久,脸色发青的凤樟说道,“如今,你已经不配拥有我了。”

    “当初是你说过对我痴心一片。”凤樟的声音突然有些哽咽。

    就算早知道唐芊是为了荣华富贵才跟着他,可是此刻当看见唐芊这样直白地告诉他这个事实,他还是无法接受。

    唐芊便不屑起来,片刻之后,又傲慢地抬了抬下颚。

    “唐萱还说对你情根深种呢……这你都相信,莫不是个傻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么么哒mua! (*╯3╰)~

    萌萌萌萌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26 09:57:41

    可可的小糖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26 17:11:58

    39603769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26 19:40:02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洪荒拆迁队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没出息的庄先生我被大佬诱婚了[七零]天地白驹深情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