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第 139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139、第 139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攻略极品动力之王超能右手一路凡尘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大火过后, 二皇子府在京都就像是笑话一样了。

    再没有谁家的府邸比二皇子府还要热闹。

    亲娘把儿子的皇子府给烧了。

    这叫什么事呢?

    更叫凤樟感到憋闷的是,皇帝恼恨他连罗氏都看不住,觉得他更不合适在朝中立足, 叫人又传话出来, 叫他在家里闭门思过,短时间里就别想出来了。

    这对于凤樟来说简直跟晴天霹雳一般。

    从前在家闭门思过也就罢了。

    可是如今二皇子府都成了这样, 叫他怎么在家里闭门?

    头上的屋檐都被烧没了。

    他想进宫去求情,皇帝却不肯见他。

    不过叫凤樟稍稍感到安慰的是, 皇帝也没有再多理会罗氏。仿佛罗氏的这一把火, 不仅烧掉了的是与凤樟的母子之情,就连皇帝对罗氏最后的那点感情也都烧没了。

    皇帝也不问罗氏的安好,没有叫凤樟日后好好侍奉罗氏不要再叫罗氏生气,不闻不问,冷漠无比,仿佛就算是凤樟日后对罗氏怠慢, 皇帝也不在乎。

    反正如今皇帝在乎的只有东宫, 太子妃的肚子慢慢地就大了起来,太子整日里笑容满面,无论对谁都越发地柔和厚道,心情显然是极好的。

    皇后也慢慢地精神了起来。

    虽然依旧多病,可是却多了几分精神气儿, 叫唐菀看在眼里都觉得高兴。

    她觉得皇后脸上的笑容更多了。

    因为宫里最近因为太子妃有孕格外喜乐,唐菀也喜欢带着孩子们进宫。

    宫里的人口简单,并没有什么皇帝的妃妾还有太子的妃妾这样的争宠的事, 叫人心里都觉得舒坦。这一晃眼的时候,二皇子府依旧是被烧得黑乎乎的样子,毕竟要修缮皇子府需要大笔的银子,皇帝是坚决不肯做冤大头,帮凤樟出这份银钱的。

    凤樟如今被关在家里,也没有人帮衬,手上就艰难了起来。

    想要恢复皇子府从前的奢华,他是办不到的,只能勉强地只限修缮了皇子府的一些要紧的地方,比如他的正院上房,还有与朝臣谋划前程的书房之类的,其他的地方,也就凑着着过吧。

    这样凑合着,那皇子府得宠的女人的住处也就罢了,可唐萱与唐芊住的地方就格外地难熬了起来。

    黑乎乎的断壁残垣,慢慢地已经快到了冬天,可是墙壁是黑的,门都是烧掉了一半儿的,唐萱与唐芊瞧着天上慢慢下着雪珠子,便觉得担心了起来。

    如果是在长平侯府的时候,就连她们的丫鬟都不会住在这种简陋肮脏的地方。

    她们曾经那么金枝玉叶,可是到了二皇子的心里,她们却跟瓦砾一样,只怕二皇子都不记得她们了。

    二皇子已经厌弃了她们俩,这皇子府里的下人也跟着成了势利眼,从前多奉承她们呀,又是皇子妃,又是侧妃娘娘的,可是如今,下人们眼睛都长在天上,拿鼻孔对着她们说话,张口闭口都是叫她们懂事,既然失了宠,就得懂事,免得叫人赶出去,成了弃妇。

    这样的羞辱之下,唐萱与唐芊不仅自己的日子不好过,连丫鬟们都生出了异心来。

    巧的是当初唐萱身边的大丫鬟做了凤樟的小妾,虽然不及明月与小罗氏得宠,可好歹还能得凤樟一二眷顾,日子过得还算不错。如今见从前的主子失势,这丫鬟顿时就得意起来,先来踩了唐萱一脚,准备把唐萱身边的几个侍奉的丫鬟给要走。

    唐萱不肯。

    她身边的丫鬟都是她从长平侯府带过来的,是她的心腹,怎么可能给从前的丫鬟抢走?

    被自己的奴婢抢走服侍的人,她的面子往哪儿放?

    “你这个贱人。”她如今也不再春光明媚了,反而学会了叱骂,站在自己黑乎乎的院子里,穿着去年做的旧衣瞪着得意洋洋的丫鬟。

    她曾经把这样机灵聪明的丫鬟当做自己的心腹,十分自得自己能调理出这么好的丫鬟。

    可是如今看着丫鬟反噬自己这个主子,她眼睛都红了。

    “我是贱人,姑娘你也不遑多让啊。”这丫鬟便挑眉对咬牙切齿的唐萱娇笑着说道,“当初姑娘勾引殿下的时候,我就在姑娘的身边,什么都学会了,自然也知道殿下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她啧啧做声地看着唐萱身上的去岁的衣裳说道,“姑娘从前在侯府的时候,哪儿穿过旧衣裳,哪怕没有上身,可只要过了时候,就撇在一旁再不要了的。如今姑娘穿了去年的衣裳,怎么……今年的衣裳是没有人给姑娘做了么?”

    唐萱失宠以后,二皇子府就没有人张罗给她做衣裳打首饰了,她身上穿的自然是去年做的,哪怕崭新的,却也十分丢人。唐萱被她这样羞辱,眼眶都红了,哽咽地说道,“你这个不知感恩的,我对你这么好,你竟然背叛我!”

    “姑娘想说我忘恩负义么?这也是在姑娘的身边学的。”这丫鬟不在意地说道。

    她在唐萱的身边耳濡目染,唐萱是什么样子,她自然也就是什么样子。

    所以,她其实并不知道廉耻二字。

    唐萱拿这样的话来质问她,她不疼不痒。

    只不过是见到从前使唤自己的主子成了自己的手下败将,她就来踩一脚,出了这些年自己在唐萱跟前被随意使唤的恶气也就罢了。

    都是二皇子的妾,身份平起平坐,唐萱也不比她高贵多少了。

    更何况,她想不明白为何唐萱只骂她这个丫鬟,却没有责怪二皇子的意思。

    虽然她不要脸,勾引了二皇子做了二皇子的小妾,可如果二皇子真心喜欢唐萱,那也做不出不顾唐萱的感受宠爱她的丫鬟的事。

    就如同侯府二姑娘嫁的清平王府,素月与素禾都是二姑娘身边最得宠的丫鬟,那也没有被清平郡王收房呀。

    她们姑娘只骂她狼心狗肺不要脸,这是一件叫丫鬟都觉得很愤慨的事。

    她就算是爬上二皇子的床,那也是二皇子管不住自己的裤子呀。

    不过见唐萱狼狈成了这样,还不如自己这个做丫鬟的,这丫鬟就得意起来,对气得要流泪的唐萱笑嘻嘻地说道,“我不过是想要跟姑娘要两个姐妹回去而已,姑娘有什么舍不得的。我们跟着姑娘,就是为了荣华富贵。如今荣华富贵没有了,难道还不许咱们姐妹们拣高枝儿飞。”她们跟着唐萱享受过荣华富贵,可只能共富贵,完全没有想过共艰难。

    素月素禾那样跟着唐菀艰难地生活,那是她们这样的丫鬟决然不会去做的事。

    “你做梦!她们都是忠心于我的,与你这背主的贱婢完全不同。”唐萱恶狠狠地说道。

    然而下一刻,她身后几个沉默不语的丫鬟却已经走到了那已经做了二皇子小妾的丫鬟身边,默默地看着她。

    “姑娘,既然你已经在殿下跟前失宠,为何不叫咱们能得更好的去处呢?总不能叫咱们跟着姑娘吃一辈子的苦。良禽择木而栖呢。”

    听到这样的话,唐萱摇晃了一膝下。

    她看着背弃了自己的几个丫鬟,转头看去,身后却再也没有跟着她的人了。

    她曾经赫赫扬扬,十里红妆嫁进了二皇子府,那么多的丫鬟陪房,显赫一时,可是如今,身边的人却仿佛全都散了。

    她们跟着她享受荣华,却在她落难的时候把她一个人丢进了泥潭里,转身走了。

    “你们别走,贱婢!”她想追上去把这几个没良心的死丫头都给拦住,却被用力地推了个踉跄,一个丫鬟还尖声道,“还以为你是侯府贵女呢?如今侯府都换了主子了!殿下都懒得见你,咱们凭什么还跟着你!”

    这样大声之后,唐萱委顿在地上呜咽了起来,可是却没有人怜惜地把她扶起来,如同从前在侯府那样小心翼翼,哪怕她掉一根头发都紧张得不得了了。

    她如今众叛亲离,身边也没有了服侍的人,可是二皇子府却仿佛对这样的争端完全不放在眼里,并没有出面斥责那对她不敬的小妾。

    二皇子府里的事传不到清平王府,唐菀也不知道唐萱连身边的丫鬟见她失势离开她了,她正数着日子等着凤弈与凤念回来。

    听说能赶在过年之前回来。

    这几日外头都下着雪,路上也寒冷,唐菀每天都在家里念叨着路上得多冷,生怕凤弈与凤念冻着。

    “两个郡王回京都,这样尊贵的身份,你还担心他们冻着?”大公主窝在暖暖的榻上嗑瓜子,见唐菀时不时地眼巴巴往外头看,便戏谑地说道,“路上服侍的人那么多,你担心什么。”她最近懒懒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觉得喜欢窝在暖暖的地方,也没什么精神,爱犯困,因此也不大往宫里与东宫走动,只来跟唐菀一起消磨时间。

    南安侯虽然深有苦衷,觉得她跟清平王妃这么好,有一种清平王府把自家妻子儿子都给拐走了的感觉,可是身为男子汉,怎么能小气呢?南安侯不说。

    他只是每天更珍惜大公主在家里陪着自己的时光。

    到底是熬了一把年纪才成了亲的,自然更缠人一些,好在大公主喜欢南安侯对自己的这份亲昵,夫妻俩感情更好了。

    她一边说,一边打了一个哈欠,往榻上滚了滚。

    几个小家伙儿都跟着她在暖暖的榻上滚来滚去。

    “我都多久没见他了,当然想他。”唐菀念念有词的时候,却听见外头传来了喧哗的声音,素月突然欢欢喜喜地冲进来禀告说道,“王妃,郡王回来了!”这声音里都带着喜悦,唐菀正愣神儿,有些不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的时候,却见外头还飘着雪花的院子里大步走进来了一个俊美的青年。

    他面容冷峻,薄唇微微抿紧,看起来神色冷淡,可是大步流星,仿佛昭显了他的急切。

    他的影子突兀地撞进了唐菀的眼睛里,唐菀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看了由远及近的凤弈好一会儿,欢呼了一声,披风都没有顾得上披上,穿着单薄的裙子就出了屋子,往凤弈的方向扑了过去。

    她一下子撞进了那个熟悉得叫自己想念的怀里。

    头上被一下子盖上了带着他的气息还有温度的大氅,她被严严实实地盖在他的怀里,听到凤弈不悦的声音说道,“你出来做什么!”

    “我想你了。”反正她被他遮盖在大氅底下,也不会有人看见她不那么端庄的样子,唐菀不愿松开他,用力地抱紧他,小小声地说道。

    凤弈顿了顿,哼了一声,眼底露出柔和的笑意。

    “笨蛋。”他低声说道,“冻病了你岂不是得不偿失。”

    “我觉得值得。我想最快地抱着你。”唐菀哼哼唧唧地窝在他的怀里撒娇。

    见她软软地对自己撒娇,凤弈实在没有办法,一边俯身把大氅都披在她的身上,把她包裹起来,一边牵着她就要进暖和的屋子。

    这么久离开唐菀,他心里想念她,有许多的话想跟她说……

    “嗯?”唐菀被他牵着手,却一动不动站在院子里,凤弈垂头看了看唐菀。

    唐菀无辜地看着他,又看了看空荡荡的大门口,这才问道,“念哥儿和吕哥儿呢?”她的儿子还有儿子的好兄弟呢?虽然她最想念她的郡王,可是孩子在她的心里也很重要。

    大门口没见孩子的影子,唐菀十分关心地往外看了看。

    凤弈险些被这花心的骗子气死。

    夫妻分离这么久,她竟然还念着狼崽子?

    “喂狼了。”他面无表情地说道。

    “胡说。”凤弈一向都刀子嘴豆腐心,唐菀哼哼了一声,裹着大氅踮脚去亲了亲凤弈的嘴角,见他抿唇看着自己,她的眼睛就弯了起来,小小声地说道,“你是最好的父亲。”

    对孩子们,凤弈其实是最耐心爱护的,只是嘴上硬得很。

    她甜蜜的呼吸都在嘴边,凤弈垂了垂头,正想亲亲她,便听见外头哒哒哒地传来了声音,之后,一个气喘吁吁,累得吐舌头的小家伙儿趴在院子门口,可怜巴巴地爬了进来。

    看见凤念被累惨了,唐菀哪里还顾得上脸色发青的凤弈,忙走过去问道,“这是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想见王婶,走得太急了些。”凤念急忙爬起来,抱着唐菀的衣摆甜言蜜语。

    就算是打死他,他也不会承认自己人小腿短,跟不上自家王叔,小短腿倒腾得太频繁,差点给累死。

    凤念一边抱着唐菀的衣摆,一边哀怨自己的小短腿实在是输给王叔许多。

    也不知他再长大一些,会不会好一些。

    “王婶也想你了。”见凤吕没有跟着,想必是被送回安王府跟家里人团聚去了,唐菀便摸了摸凤念的脸笑眯眯地说道,“咱们念哥儿出去了一趟,长大了好些。”不仅是瞧着更长大了,而且瞧着似乎放下了什么沉重的负担。

    就仿佛东山郡王的下葬以后,凤念记忆里的那些阴暗还有沉重的东西也跟着埋葬起来。小家伙儿的笑容都变得更加清澈快活了起来。唐菀是喜欢看见凤念这样笑的,如释重负的笑容,凤念更像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了。

    她忙牵着凤念的手走到凤弈的跟前。

    凤弈看着他们母子仰头都笑嘻嘻地看着自己,心里哼了一声,手却伸过去,把柔软的两只小手都握紧了。

    “回家吧。”他脸色淡淡地说道。

    凤念欢呼了一声,跟着他王叔王婶回家,一边雀跃地问道,“弟弟妹妹还好么?”他快活极了,回到了清平王府,才会有了安稳的感觉,有了回了家的感觉。

    这样一家三口从外头进来,大公主都愣了愣,觉得瞧着这三个就当真像是嫡亲的一家三口似的。

    不过虽然想跟唐菀说说话,可大公主在凤弈警告的目光里还是十分不满地回了南安侯府。

    看见大公主走了,唐菀便催着凤弈与凤念去换了衣裳。龙凤胎已经趴在榻上关注,见凤弈与凤念重新清清爽爽地出来,伸出小手叫抱。

    “还记得我呢?”凤念凑过去,见凤慈与和静的小手往他的脸上摸,片刻之后,软乎乎的亲吻就落在他的脸颊上,顿时惊喜地说道。

    他觉得很欢喜。

    本以为弟弟妹妹年纪小,他出去这么久,他们会不认识他了。

    毕竟,他的异母弟凤含才回了封地多久啊,这一回回去,他竟然都不认识他了。

    “可不是。天天晚上还闹着要哥哥陪他们睡呢。”唐菀见龙凤胎亲完了凤念又去亲凤弈的脸,甜甜蜜蜜地拿刚学会的话来对凤弈说道,“父王,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呀。”

    也不知这是在宫里跟谁学的,唐菀就想,龙凤胎在宫里也见不着别人,不过是跟着太后皇后娘娘,或者送到东宫陪太子妃养胎,怎么就学会了这么一句话呢?只是这句话叫凤弈的嘴角勾了勾,把这些小骗子都圈再自己的手臂间,见唐菀歪进自己的怀里,他便问道,“你在家里可还好?”

    “我在家里好吃好睡,有什么不好的。倒是你和念哥儿,长路迢迢地奔波,十分辛苦。”唐菀心疼地摸了摸凤弈与凤念的脸。

    凤念笑嘻嘻地把脸蹭在唐菀的掌心。

    凤弈抬手把唐菀的手抢走,放在自己的嘴边。

    凤念看着这小气的王叔,瘪了瘪嘴,去跟龙凤胎挨挨蹭蹭去了。

    “只是我听说你还得有几天才能回来。怎么突然不打招呼提前回来了?”唐菀好奇地问道。

    “王叔想念王婶了,就快马加鞭,把侍奉的人全都甩在后头,带着我先回来一步。”凤念乖巧地说道。

    凤弈看着这枪自己话,跟自己争宠的狼崽,眼底杀气凛然半晌,这才哼了一声对唐菀说道,“又带回来不少的东西,都是阿念带回来孝敬长辈的。他倒是懂事。”他难得夸了凤念一句,凤念就得意起来,唐菀忙问道,“封地上没有人为难念哥儿吧?”

    那被休回了家的东山王妃母子还在封地上,凤弈来信说得简单,她不知详情自然十分担心。凤弈便冷笑了一声说道,“谁敢。”

    谁敢为难他的儿子。

    不过是一群连那死了的东山郡王都畏惧的寻常家族罢了。

    一开始,倒是的确凤念的外家跳了出来,满嘴的血脉相连,满嘴的亲情仁义,还跳出来了几个凤念的舅舅,都说以后要辅佐凤念管理封地。

    还有几个女眷给那东山王妃求情,叫凤念对继母宽容,对弟弟疼爱,叫凤念接纳继母与弟弟。

    “他们怎么能这样。”唐菀听到这里,就觉得凤念在封地上一定会被逼得不轻。

    又是母族,又是继母与弟弟,他们不就是欺负凤念年纪小,好欺负么。

    “这样的人,就该都给捆起来往死里打。”唐菀气势汹汹地说道。

    凤念生母亡故的时候,她的娘家没有跳出来为她主持公道。凤念小小年纪在东山王府吃苦的时候,他的舅舅们不知死到哪里,没有为他说一句话。

    如今倒是跳出来口口声声是他舅舅了。

    还有东山王妃母子……他们与凤念怎么可能还算是亲人。

    凤弈垂头看着窝在自己身前跟猫崽儿一样挥舞着嫩嫩的小爪子伪装虎啸山林的笨蛋。

    凤念也觉得自家王婶气势汹汹的样子十分可爱。

    “你们笑什么。”唐菀自觉与凤弈夫妻这么久了,已经是十分凶恶的人了。

    “就是觉得王婶说得对,开心才会笑呀。”凤念忙安慰唐菀说道,“王婶放心,他们逼迫我,是因为不知王叔也去了。王叔带着人把刀往他们的面前一拍,他们自己就跑了。不过王叔没叫他们就这么跑了……”

    “什么意思啊?”唐菀疑惑地问道。

    凤念献宝说道,“王叔叫人彻查这些年他们仗着东山王府都干了什么,坏事可多了,我的舅舅们都被王叔下了大狱,家底都被王叔清了,补偿给那些年因那几个家族受过逼迫或者伤害的人家儿。如今光溜溜地叫他们滚出封地了。”

    他年纪小,说不出凤弈那时候是如何威风凛凛,叫封地焕然一新,令东山王府在封地百姓的眼中不再是从前的那个令人痛恨的王府。

    可是唐菀却能想象到那时候凤弈是怎样的风采。

    她的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自己的郡王,心里满是爱慕。

    这爱慕不知如何表达,她只知道捧住凤弈的脸,使劲儿地亲了亲他凉薄的薄唇。

    薄唇微冷,可是他的心是热的。

    她用力地亲了亲他。

    “阿奕是这世上最好的阿奕了!”

    “父王是这世上最好的父王了!”小八卦地凑过来的龙凤胎也胖胖的小爪子举起来欢呼。

    凤弈左拥右抱,被甜甜蜜蜜的小骗子们簇拥,眼底泛起了努力掩饰却不能成功的笑意。

    还是家里好。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么么哒(づ ̄ 3 ̄)づ~

    可可的小糖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25 06:41:46

    孑小雨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25 06:53:08

    落桦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25 16:19:48

    卓卓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25 16:52:52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洪荒拆迁队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没出息的庄先生我被大佬诱婚了[七零]天地白驹深情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