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第 137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137、第 137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动力之王攻略极品超能右手一路凡尘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唐菀跟大公主只不过是闲话了一下河东王府罢了。

    可是没多久, 河东王世子突然抱病,之后就往宫中传了话儿去,听说给皇帝上了奏折, 说自己的病情十分沉重, 已经不能从床上爬起来了,不能履行身为世子的责任, 因此请求将自己的世子之位让给嫡子,也就是河东郡王嫡长孙。

    这件事叫皇帝有些惊讶, 因为之前还看河东王世子的身体不错, 怎么就突然病得沉重到无法起身了呢?只是这是河东王府的家事,既然河东郡王没有意见,也并未动摇嫡长,皇帝便答应了河东王世子的奏折,封了他的长子为世孙。

    河东王府上上下下似乎对这样的结果并无不满。

    只是河东王世子果然就不怎么出来了。

    仿佛是真的病得有些沉重。

    大公主却背后偷偷跟唐菀说道,“是被叔祖给打的。”

    “打的?”龙凤胎现在喜欢粘着人, 趴在唐菀的膝上挨挨蹭蹭的, 唐菀一边得好好地照拂孩子,一边诧异地问道,“为什么要打他呢?”

    “还不是东宫纳妾的事。”见唐菀微微皱眉,露出几分不喜,大公主哼笑了一声对她轻声说道, “听说河东王府的那四丫头为了能在夫家立足,就跟夫家建议说,如今东宫里头太子妃有孕, 只怕太子是要纳妃妾的,太子妃应该也想要迎一个与自己一条心的姑娘进东宫来,才能安心养胎。”

    她顿了顿,脸上露出几分奇异的神色,对唐菀继续说道,“她就建议夫家出一个姑娘去东宫。因都是自家亲戚,太子妃也是会信任的,不比外头的那些不知真心的姑娘强百倍?”

    说起来,凤四姑娘这么想也没什么不对,因为皇族男子大多纳妾,如今朝中的确有许多要太子纳妾的呼声,她就想着与其便宜了别人造成太子妃的困扰,还不如便宜了自家小姑子呢。

    更何况,她的夫家是河东王世孙与阿香的母族,河东王世孙才娶了太子妃的堂妹,这样的姻亲,用起来也信任,太子妃也会愿意的吧。

    她提这个建议倒是未必存了坏心。

    更多的,大概是想讨好夫家与东宫,真心想为太子妃分忧,进而能在夫家得到境遇上的改观。

    “然后呢?”

    “还能怎么样?也不是谁家都愿意往东宫去当妾的。”大公主叹了一口气对唐菀说道,“四丫头是想讨好夫家,想在夫家立足。只是她这样的主意只会叫人看不起。她婆婆当天就去了河东王府把这件事跟叔祖去说了。”

    人家家里根本就不想把捧在掌中如珠如宝十几年的姑娘送到东宫去当小妾,风四姑娘是伶俐的姑娘,只是这一回没有摸到夫家的脉络,夫家就往娘家告状去了,另一则,是想跟河东郡王透个话儿,免得以后生出什么龃龉。

    因这件事,老郡王顿时大怒,就要把凤四姑娘给叫回来送去家庙里当姑子去,河东王世子心疼庶女求了两句,老郡王就把嫡长子给打得爬不起来了。他是金戈铁马出身的人物,几下子下去,河东王世子能不卧病在床么。

    正是因为看出河东王世子不靠谱,老郡王也迁怒世子妃身为嫡母,竟养出这样的庶女,只怕也不是靠谱的,才逼着嫡子往宫里送了奏折,直接叫他把爵位传给嫡孙。如今那王府里,河东王世子夫妻都没有落好,权柄都被夺了,如今管着王府的是太子妃的堂妹。

    大公主说起来的时候对唐菀说道,“叔祖倒是个明白人。”

    当机立断直接把河东王世子给收拾了,不叫东宫见怪,也不会叫太子妃生出嫌隙。

    “怪不得叔祖看不上……”唐菀说到一半儿,觉得这话有点僭越了,便不吭声了。

    怪不得河东郡王看不上河东王世子。

    如果不是老郡王还能当家,如果河东王世子被庶女说动了心举荐一个什么姻亲的姑娘,那可就坏了。

    “只怕太子也知道这件事吧?”唐菀便对大公主问道。

    “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知道的?宫里全都知道了。因是因为这样的事,皇祖母都不给婶娘求情。”大公主便对唐菀说道,“那四丫头都是小聪明,可惜了她的。”

    如果凤四姑娘是嫁到长平侯府,那肯定能跟夫家珠联璧合,一见如故。

    只是她嫁的人家不吃送妾固宠这一套,因此才会失败了。

    “那她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啊。”唐菀低声说道。

    大公主左看右看,垂头看下去,两只小家伙儿正仰头,竖着耳朵听。

    见大公主嘴角抽搐地看着自己,两个话都说不利索的小八卦露出一副无事发生的样子,慢吞吞地爬开了。

    “我听说她嫁的那个阿香的表哥因为她日子过得不好,因此已经谋了外任,准备往外地去做官,带她远走高飞了。”

    唐菀的脸色有些复杂。

    “挺好的。既然互相喜欢,那就好好地过日子吧。”她便说道。

    “是啊。只希望他们俩的感情一直都这么好。以后阿香的表哥也别后悔。”年纪轻轻就离开京都往外任上去,除非格外出色,不然前程是肯定比不上在京都做事的。大公主犹豫了半晌才对唐菀说道,“他们自己的前程,自己选择的路,愿意这样也就罢了。”

    如果一直能夫妻恩爱,其实也说不上对错。

    都是自己的选择而已,无论是什么结果,坦然承受就好。

    凤四姑娘……大公主不知道该怎么说她。

    若说大奸大恶,心肠狠毒阴险,那是没有的。可是这些小聪明,有的时候却的确叫人不悦。只是她都已经成亲,只求她日后不要再聪明伶俐,只踏踏实实过日子,相夫教子,夫妻和睦生活,别叫自己的夫君后悔为了她放弃了那么多就是了。

    唐菀却想到凤弈说过的话。

    他说河东郡王只想把爵位直接传给孙子,必定有办法。

    大概河东王世子撞到了刀口上,正合了河东郡王的意愿。

    她心里想着这许多的心事,却并没有再在意这些了。

    河东王府才刚刚回到京都,说起来这段时间与他们王府关系不错,不过也不会叫她十分关注。

    倒是慢慢的,唐菀便发现河东王世子妃的确不怎么出门了,出门的大多都是太子妃的那位堂妹还有阿香。对于母亲不大出门,唐菀也不会讨人厌地去问阿香的感想,只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地跟阿香说笑罢了。

    宫里这段时间便格外和乐,很快地,东宫纳妾的传闻就自己消失了,这一次,还是没有叫太子有露脸的机会。这样悄无声息地就没有了给东宫纳妾的呼声,唐菀觉得格外奇怪,太后便笑着说道,“不是他们没了这个心,是偃旗息鼓,等着日后呢。”

    太子夫妻感情这么好的时候。旁人说什么都没用,大家看得出来东宫没有纳妾的意思,太子最后还放话出去,说东宫之内,他只见太子妃一人,只心仪太子妃一人,只睡在太子妃一个女人身边。

    这是太子最后的倔强,好歹也算是表白了一番对太子妃的珍惜与爱重。

    朝臣们不再逼迫太子,反正等着就是了。

    色衰爱弛,太子妃还能红火几年呢?

    等老夫老妻的时候,太子正当盛年,却已经腻歪了太子妃的时候,自然就愿意纳妾了。

    那时候,还不必得罪了东宫与郑国公府,那多好啊。

    只是最近也有人说太子妃善妒,太子说不纳妾,她就真的不给太子纳妾,不怎么贤德。

    这也算是东宫最近的烦恼。

    “那太子怎么说啊?”唐菀多少心疼太子妃,便问道。

    那压力不都在太子妃的身上了么?

    她劝谏太子纳妾,那是往心里下刀子,太子如果否定不肯,还会有人说太子妃无能,劝不动太子,太子不把她的话当回事儿。可如果太子妃不劝太子,那传言怕是要更坏了。

    “应该不会说什么吧。不过是些流言,咱们不在意也就罢了。”太后猜测说道。

    她觉得既然已经外头没有传闻了,那太子应该也就不再说什么,由着那些人去了也就罢了。

    只是太后也没猜对。

    没过几天,听说太子在东宫吐了。

    太子病了,唐菀便格外担心,更何况清平王府与东宫十分亲近,凤弈不在家,她自然就得去东宫看望。因带着孩子是添乱,唐菀便把龙凤胎留在家里。自己往东宫去了。

    进了东宫,唐菀便见了几个身着华服的勋贵夫人,身边还跟着几个吓得花容失色的美貌的姑娘战战兢兢地都站在一旁。太后与皇后都面沉似水地坐在上首,她们的面前也就有孕的太子妃有个座,大公主额头冒汗,正在东宫的宫殿里徘徊,李穆竟然也在,脸色阴沉沉的。

    难道太子病情这样沉重?

    唐菀都觉得茫然了。

    上辈子太子病着病着……也一直虽然病着却好好的呀。

    “怎么了?”她便对大公主急忙问道。

    “你来的倒是快。也不知怎么了……”大公主锐利的目光看向一旁一个缩成一团浑身发抖的美貌姑娘,片刻之后才收回目光沉着脸说道,“太子叫那姑娘碰了手,顿时就吐了,还晕倒了。”她指了指那姑娘,那姑娘身边的华服夫人也露出了紧张的表情。

    唐菀更茫然了,她还没听说过被美貌的姑娘碰到了就要呕吐晕倒的呢。

    因心里疑惑,她咬着嘴角百思不得其解地也在一旁惴惴不安地等着,不大一会儿,太医们都陆续地出来,对太后与皇后低声说道,“太子殿下这只怕是……排斥女子之故。”

    “什么意思?”大公主不由诧异地问道。

    太后与皇后听了,却似笑非笑,脸色缓和了许多。

    “回公主的话,就是……太子殿下说如今见了身边的女人多,就会呕吐晕倒,浑身冷汗,这只怕是身心上……与当年在冷宫时被幽禁有关。”

    太医含含糊糊的。

    唐菀却隐约有点听明白了。

    这话的意思大概就是太子在冷宫那些年被关出心理疾病来了,平时看不出来,可是这心理疾病一直都存在的。他对女子心里存着疾病,见到女人太多就会头晕晕厥,有许多的症状。从前不身边只有太子妃也就罢了,如今东宫里来看望太子妃的女眷越来越多,还有的姑娘对自己暗送秋波,太子的心理疾病就发作了,就受不了了,因此就病了。

    太医含含糊糊地这么说,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太子怕是有恐女之症。唯一赶上好时候还叫太子喜爱压过了这病症的,也就太子妃一个罢了。

    “太后娘娘,臣女,臣女不是有意的!”今天来东宫做客的几个女孩儿全都跪在太后面前。

    如果太子当真因为恐女之症被她们引发有个三长两短的,那不仅她们完了,连家族都完了。

    不过是想往东宫瞧瞧会不会得到太子的青睐,怎么还把太子给引得发病了呢?

    太子的身份高贵,可不是她们能谋害得起的。

    不仅几个美貌的姑娘跪下了,那几个带着自家女孩儿进宫的华服妇人也都惶恐请罪。

    “无妨。太子这毛病从前就有,只是许多年没有发作,我都以为好了。”如果否决太子妃的劝谏,难免日后还会叫人逼着太子妃这样那样,倒是说自己碰见女人就受不了,这是太子自己的毛病,却独独对太子妃特殊……这也是叫人明白太子对太子妃的爱重了,没见遇见了太子妃,连病都没了么。

    日后谁敢以太子妃不贤良逼太子妃去劝谏呢?那就是要谋害太子。

    既然太子心里只容得下太子妃,那还是只叫只太子妃陪着太子过不发病的安生日子吧。

    太后便淡淡地对这几家女眷说道,“只是太子还要静养,今日宫里就不留你们,你们回去吧。”她的脸色平静,看不出喜怒,那些女眷见太后没有追究的意思,忙谢恩,惶恐地走了。

    唐菀见她们慌慌张张地退出宫中,便露出几分疑惑。

    她不记得太子有恐女之症呀。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太子一直都没有子嗣,有了子嗣的时候年纪已经不小了,身体也羸弱得多,朝中恐纳妾累死他,因此才没有频繁地提及给东宫纳妾的事。

    所以,太子才瞒住了自己的心里有这样的症状?

    她胡思乱想,可是到底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宁愿太子是真的见到了被女人包围就会晕倒,会呕吐,也不愿意看见这京都里总是逼着太子妃给太子纳妾。

    更何况又不是叫太子做和尚。

    太子不是只对太子妃特殊么。

    唐菀这么想,又觉得美滋滋的。

    为了太子妃连疾病都能克服,这恐怕是真爱吧。

    因为觉得这样也不坏,明明太子还躺在床上要静养许久,可是唐菀还是忍不住抿嘴笑了。

    太子妃捂着嘴角许久,这才对太后与皇后歉意地说道,“殿下他……”

    “他既然有这样的毛病,早发现也是好的,可不能讳疾忌医是不是?”皇后便温和地对太子妃说道,“你尚且有孕,这些事都不必你操心,就叫他病着吧。”皇帝不也是打着身体不好的旗号因此后宫没人么。

    这样也好,省心得很。

    皇后不觉得太子这样有什么不对,只对太子妃和声说道,“如今京都只怕不会再有人提东宫进人这样的事。我也就放心了。”她不喜欢那些豪族官宦嘴上不说却依旧觊觎东宫的位置,这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如今太子破釜沉舟了,摆明了自己有病,纳不了妾,且也不会伤了太子妃贤德的名声与威仪,如今就很好了。

    她便笑着拍着太子妃的手背说道,“这都是他该做的。”

    为了妻子,做什么都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

    皇后来了东宫一场,本以为太子是真的病了,却没想到冒出一个心理有问题。她十分无奈,又问了太子妃一些话,这才与太后一同走了。

    等太后与皇后都走了,偌大的东宫里只剩下了太子妃还有唐菀和大公主,唐菀这才觉得腿脚都酸疼了,坐了下来在一旁对太子妃说道,“真的把我吓了一跳。如今虚惊一场,我也算是放心了。”

    她心有余悸的样子,不过能把太子有些毛病说成虚惊一场,大公主都忍不住笑了。

    李穆坐在一旁,若有所思。

    太子这有恐女症的风声一传出去,大概京都都不会再有人敢冒着被人视作谋害东宫的罪名把女儿送到东宫。

    要不……他也试试?

    都是从冷宫里出来的兄弟,太子有心理问题,他其实也可以有。

    有了恐女症,是不是就不会再有那么多的姑娘想要嫁给他了?

    他似乎比太子病得更重。

    想到这里,李穆便对正收拾收拾准备回去给太子熬安神药的太医说道,“给我也看看。”他直接把手伸出来,在最前方一个老太医茫然的目光里,脸色阴郁地说道,“我也如太子一般,遇见了女子,闻不得女子身上的气味,见到女子,会心情暴戾,头疼欲裂,也……严重时也会晕厥。从前以为不过是小毛病,如今,还是不要讳疾忌医才是。”

    他看着这老太医对他说道,“我觉得我不大好。”

    他的脸色阴沉沉的,比性情温和宽容的太子就面相上来说,的确是更不好一点。

    老太医看着李穆许久,这才叹了一口气对李穆说道,“老臣几个在冷宫的时候就是看着殿下……侯爷长大的。侯爷既然有病,那就有病吧。”他与身后几个老太医都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也是恐女之症么?”李穆阴沉沉地问道。

    “是。”老太医垂着头,带着几个已经上了年纪的同僚慢吞吞地走了。

    唐菀呆呆地看着李穆。

    李穆脸上已经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哥哥你……”这才是李穆上辈子没有成亲的缘故么?

    唐菀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

    如果李穆真的是因为被关在冷宫多年不愿与女子亲近,那先帝贵妃还有罗氏就缺了大德了。

    先帝贵妃关了皇帝一家,罗氏跟那死了的李大人偷龙转凤,把李穆给害成这样。

    想想李穆打小就在冷宫,如今还不敢成亲,唐菀觉得眼眶发酸。

    从前她也总是希望李穆成亲,李穆却一直都没有说这些缘故,其实对李穆的伤害多大呀。

    李穆却已经摆手说道,“无妨。”他见唐菀看着自己的眼睛雾蒙蒙的,似乎格外愧疚,犹豫了一下便对唐菀说道,“这也并不影响生活起居。只不过是……我想一个人清净些。”

    他这话叫唐菀忙连连点头说道,“哥哥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以后我都不逼着哥哥了。”她一副乖巧的样子,李穆点了点头。大公主揉着眼角许久,这才对唐菀说道,“这几位老大人对父皇忠心耿耿。从前在冷宫的时候,就是这几位老大人给我们看诊。”

    “那岂不是陛下最信任的人?”

    “是啊。”大公主看着唐菀暗示说道,“也帮了我们许多。”

    唐菀觉得这话有些奇怪,茫然地歪了歪头。

    李穆抿紧了嘴角,看着给自己拆台的大公主。

    “当初,太子不能生育这件事,就是他们诊断,禀告了先帝。”大公主见唐菀慢慢露出恍然的表情,便压低了声音对唐菀说道,“当初先帝贵妃容不得咱们一家,却犹豫着不愿痛下杀手,免得引起朝野与皇族众怒。是太医院……说太子大病后身体不能生育,那时候阿兄又……”太子不能生育,庶出的李穆又断了腿,已经是半个废人,先帝贵妃见冷宫里头的这一家子没有了威胁,这才放心,转而先收拾了先帝的其他的儿子。

    不过太子不能生育这件事,当初看起来,不仅先帝贵妃信了,仿佛天下都信了。

    其实不过是太医院忠心,以这样的禀告保全了皇帝一家而已。

    唐菀听到这里,慢吞吞地看向李穆。

    “既然是这样的几位老大人,那太子殿下与哥哥你的这恐女之症,是不是也……”她看向太子妃,便对李穆说道,“我信太子有这样的疾病。”

    她没说信不信李穆的。

    不过显然,她不会给李穆拆台。

    李穆已经觉得这样足够了,点了点头。

    唐菀如今什么心事都放下了,心里轻松了,便与大公主和太子妃告辞,说说笑笑地一起出了宫。

    只是回了家里,看着龙凤胎甜甜蜜蜜地爬回自己的怀里,揽着这两个越发胖嘟嘟的小家伙儿,唐菀又忍不住想到了一件事。

    几位老太医以太子子嗣艰难这样的诊断保全了皇帝与太子,这真是骗子里的大骗子,这天下全都上了当。

    旁人也就罢了,上当也就上当了,也不影响什么。

    可是全心全意相信着这个谎言的罗氏还有二皇子凤樟,如今看见子嗣艰难的太子后继有人,那他们……

    可还好么?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么么哒(づ ̄ 3 ̄)づ~

    小院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23 01:01:30

    暖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23 04:30:09

    暖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23 04:30:53

    暖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23 04:30:55

    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23 09:01:39

    可可的小糖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23 09:10:04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洪荒拆迁队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没出息的庄先生我被大佬诱婚了[七零]天地白驹深情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