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第 132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132、第 132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动力之王超能右手一路凡尘攻略极品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穿越星际妻荣夫贵     正一团和乐的时候, 宫女进来说二皇子求见。

    太后今日心情不错,虽然提到二皇子脸色不愉,到底叫凤樟进来了。

    见凤樟进门毕恭毕敬地给自己请安, 太后便对他单刀直入问道, “你进宫来见我是有何事?”

    凤樟见太后目光如炬,不知怎么都觉得自己的那点小心思无所遁形, 硬着头皮低声说道,“孙儿是来给太后娘娘请安。且还有一事。”他沉默了片刻, 这才在太后疑惑的目光里轻声说道, “当初儿臣年少轻狂,娶错了妻子,如今,唐氏行事狠毒嫉妒,没有半分贤良淑德,不配做二皇子正妃。孙儿想……”

    在宫殿一下子安静下来, 难耐的气氛里, 凤樟咬着牙继续说道,“儿臣想要休妻。”

    “你说什么?”太后只觉得自己听到了这世上最荒谬的事,不敢置信地问道。

    虽然凤樟与唐萱之间已经夫妻反目,可是太后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听到这样的话。

    一个皇子要休了自己吹吹打打迎娶进门的妻子?

    难道凤樟是把婚姻当做笑话么?

    曾经敲锣打鼓地昭告天下,倾心相恋。一转眼, 不喜欢了就要休了?

    若是休了唐萱,那以后再娶一个不喜欢了,会不会再去休了下一个?

    太后只觉得自己听到的都叫人觉得可笑。

    “唐氏不仅行事狠毒, 而且还下作卑劣,妄图谋害孙儿的长子。”见太后沉着脸看着自己,凤樟也知道太后不喜欢唐萱,忙上前几步对太后说道,“当初她引诱孙儿,孙儿落了她的圈套,中了她的引诱,因此才娶了她进门。可是打从嫁给孙儿,她从未有本分贤惠,从未做一个合适的妻子,如今还想要谋害皇家子嗣,孙儿已经不能容忍了。”

    在太后冰冷的目光里,凤樟盯着太后小心翼翼地说道,“孙儿已经看破了她的真面目,她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做孙儿的妻子,做皇家的媳妇。只能休了她,保住皇家的颜面。”他的样子格外恳切,仿佛真是为了皇家才要休妻。

    这也是他与罗家族长商议了很久的决定。

    唐萱被宫中厌弃,并不能履行一个皇子妃能在宫中行走邀宠,为二皇子拉拢助力的责任。

    而且,凤樟有一个被太后厌弃的妻子,也会被太后迁怒。

    就算是唐萱有了身孕,太后也只怕会看在这是唐萱生的,看不上。

    为今之计,只有休了唐萱,再一次得到宫中的谅解,然后娶一个体体面面的姑娘,能够代替已经出宫的罗氏在宫中行走。

    人选凤樟都已经挑好了。

    就是他的罗家表妹,生得美貌可人,而且十分忠贞,听说当初罗家族长命她去引诱广陵侯李穆,她因为心爱自己,因此跑到广陵侯的跟前义正言辞地告诉他,自己决不能嫁给他,因为已经爱慕了二皇子。

    这样对自己痴心一片的姑娘,凤樟听到罗家族长唉声叹气地提起来,都觉得死心眼的姑娘格外可爱。

    且又是他的母族表妹,日后罗氏看在这姑娘出身罗家,想必也不会如如今这样闹腾了吧。

    想到休了唐萱,能安稳二皇子府,能迎娶新人生下宫中喜爱的嫡子,还能叫罗家出身的姑娘进出宫廷,凤樟的心里就火热一片。他期待地看向沉默不语的太后,太后看着他,许久之后问他,“唐氏你是真的不想要了?”

    “她无德……”

    “无德不也是你当初喜欢极了的人?什么勾引引诱你……难道不是你自己把持不住的缘故?如今把一切都推脱到女人的身上,仿佛卑劣下贱的不是你,一切作恶都跟你没有关系。若说唐氏令人厌恶十分,你就是她双倍的令人厌恶。”

    大公主是个记仇的人,当初唐萱在她的面前振振有词,口口声声什么包容善良大度的,这个仇恨叫大公主一辈子都不能忘记,还曾经想送给凤樟两个小妾好看看唐萱是不是也会那么大度。不过对唐萱幸灾乐祸,却不代表可以看着凤樟这样无耻。

    仿佛一切都是女人的罪过。

    可是苍蝇不叮无缝蛋。

    做了这许多的男人同样无耻。

    凤樟何必把自己说得这样清白无辜。

    “没错没错。”唐萱也认真地点头说道,“都很无耻,又何必五十步笑百步呢?”

    不过凤樟这几句话把唐菀给吓住了。

    这才多久啊,就已经到了凤樟要休妻的时候了。

    唐萱嫁到二皇子府一共也没有三年吧。

    “我只是被迷惑……”凤樟便对大公主辩解说道。

    “呸。”面对这种无耻的言论,大公主唾了一口,半分都不想回应。

    她身边襁褓里的胖嘟嘟的小家伙儿看见母亲在吐口水,高兴了,也噗嗤噗嗤地冲着凤樟吐泡泡。

    南安侯看见,觉得蠢儿子仿佛更蠢了。

    “心若磐石,那无论是怎样的野花都不能叫你侧目。”皇后虽然也算是见多识广,可是如今二皇子却已经叫她哑口无言了。她心里叹息了一声,对凤樟轻声说道,“愿意娶她进门,给她名分的是你,如今就算反目,又何必说伤人之言,坏了你自己的气度与品格?阿樟,无论做什么,都要先反省自己,而不是去指责旁人。且……”她看着目光闪烁的凤樟缓缓地说道,“打从一开始,就要告诫自己,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而不是……”

    “母后何必与他说这么多。想当初我就看出他不是好东西。”

    大公主见皇后还想要管教凤樟,便在一旁冷冷地说道。

    打从凤樟抛弃与唐菀的婚约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兄长不是好东西。

    既然已经抛弃过唐菀,如今抛弃唐萱又算得了什么。

    爱怎么休妻就怎么休妻去吧。

    反正也没上皇家玉碟。

    只是如果闹开了引来的后果,凤樟可别后悔。

    “那你想娶谁?”太后也叫皇后不必为凤樟费神,只对凤樟淡淡地问道。

    凤樟犹豫了片刻,见大公主鄙夷地看着自己,唐菀垂头,看自己一眼的心思都没有,心中隐隐作痛,却还是要打叠起精神对太后说道,“是罗家表妹。贤良淑德,人品端方,与唐氏完全不同的人,对我忠贞无比。”

    他一副格外感动的样子,然而唐菀却想到当日在广陵侯府听过的故事,目瞪口呆地看着被感动得不得了的凤樟。

    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蠢的人了,从唐萱这个坑跳到罗家姑娘那个更深的坑里,何苦来哉?

    那以后不是更丢人现眼了么?

    凤樟却格外振奋地对太后央求说道,“求娘娘赐婚,也叫罗家表妹体面一些。”如果能得到宫中赐婚,那罗家姑娘嫁给他做二皇子妃就风光了,也能重振二皇子府在京都的地位。太后却冷笑了一声说道,“你与唐氏如何我不管。只是我不会给你赐婚,皇帝也不会。”

    “娘娘。”

    “出去。”太后指了指门口对凤樟平静地说道。

    她似乎已经对凤樟无话可说。

    不过没有反对这门婚事,凤樟虽然对不能赐婚心有不甘,到底唯恐触怒了太后,垂着头出去了。

    见他出去了,太后这才冷哼了一声拍案说道,“真是个混账东西!”

    凤樟在京都闹出的事已经不少了。

    如今,再闹出跟曾经海誓山盟的唐萱夫妻反目,休妻另娶,那皇家脸上还有光彩么?

    见她是真的恼火了,唐菀和大公主急忙贡献出自家的小家伙儿们簇拥在太后的身边,会说话的甜言蜜语,还不会说话的咿咿呀呀,好不容易把太后哄得高兴了,又不敢出宫,陪着太后好好地吃了一顿团圆宴,又叫上了太子与太子妃,热热闹闹的,直到到了晚上的时候,才一同出宫去了。

    自然,太后的心情好多了,唐菀放了心。可是二皇子府之中却已经暴雨雷霆。

    天色暗下来,唐萱站在灯火通明的上房,看着罗家美人从凤樟的怀里抬起头,带着胜利者的笑容看着自己,她浑身颤抖,又觉得眼前发黑。

    罗家最近经常出入二皇子府,这罗家表妹她也是常见的,毕竟她时常来看望罗氏。

    她为了能够讨好罗氏这个婆婆,为了拉拢罗家在凤樟的面前说话,对这罗家表妹格外亲昵,把她当做自己亲妹妹一般看待。

    她们还相处得不错。

    本以为是姑嫂情深。

    可是唐萱却万万没有想到,罗家这姑娘竟然与二皇子有了首尾。

    不仅这样,此刻凤樟对她说出的话叫她眼前一片恍惚。

    “殿下,您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见。”她看着一脸不耐的凤樟怔怔地说道。

    “你日后不再是我的正妃。这是休书,拿好了。你行事无德,当初我一时糊涂娶了你,这已经是个错误。”凤樟沉着脸叫罗家表妹站在一旁,这才看着唐萱看冷淡地说道,“一日夫妻百日恩。虽然我休妻,不过你到底是我曾经迎娶进门,你如果愿意留在皇子府,就……”

    他见唐萱脸色苍白,沉默片刻说道,“就住在皇子府的后院就是了。我会养着你。”

    他一副自己很有良心,没有始乱终弃的样子,可是唐萱却恨不能把他给挠得满脸开花。

    看着被凤樟丢过来飘在地上的休书,她尖声质问道,“殿下怎能休我!殿下曾与我海誓山盟,决不相负!我为了殿下,什么都没有了,名声都坏了!殿下是想逼死我么?!”

    “你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自己才坏了名声,你自己心里知道。”凤樟厌恶地说道。

    唐萱对他的一切都是谎言,都不过是看中了他带来的利益,这叫凤樟感觉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许久之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唐萱道,“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

    “殿下不能休妻。”唐萱此刻已经痛入心扉,也顾不得与凤樟争执,只想保住自己的正妻的位置。

    是了,男人的宠爱又算得了什么?

    她的母亲就算是没有她父亲的宠爱,没有儿子,也稳稳当当地做了那么多年的长平侯夫人。

    什么男人的宠爱,什么儿女,只要她是他明媒正娶迎进门的,她就是堂堂正正的二皇子妃,就是能一辈子踩在这些下贱的女人的头顶上。至于庶女庶子,她如今也不在乎,哪怕日后养一个庶子在膝下充作嫡子也就罢了。

    可二皇子妃的名分,她一定要紧紧地抓住,绝不会交给任何一个人。

    流着眼泪看着曾经对自己海誓山盟,如今却冰冷无情的凤樟,唐萱许久之后才对脸色微微变色的凤樟轻声说道,“我是皇家妇,不是寻常的没名分的人。殿下要休了我,有没有想过会叫世人嘲笑,看二皇子府的笑话?我是皇家八抬大轿抬进二皇子府的,除非我死了,不然,任何人都不可能撼动我的地位。至于休书……皇子休妻,可由不得殿下的一纸休书。”

    她此刻句句在理,哪怕太后摆出一副不管的样子,可凤樟却依旧被她威胁到,脸色变色。倒是一旁罗家姑娘听到这里,便巧笑吟吟地对唐萱说道,“表嫂何必这样往脸上贴金。什么被皇家八抬大轿抬进门……表嫂从未得到过皇家的承认,又怎么敢口口声声自己是皇家妇呢?”

    她笑得仿佛一个胜利者,用高高在上的目光看着唐萱。

    她站在凤樟的身边,无所畏惧,看唐萱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落魄者,充满了能左右她一切的傲慢。

    看着她的脸,唐萱恍惚了一下,眼前闪过的却是曾经的一幕。

    她站在二皇子的身边笑得春光明媚,也曾经靠着二皇子,在脸色惨白的堂妹的面前仿佛一个胜利者。

    她把唐菀踩下去了。

    如今,罗家姑娘又来踩她来了。

    “你胡说!”她凶狠地说道。

    “表嫂已经不是长平侯嫡女,没有能力做殿下的臂膀,为何不退位让贤呢?”罗家姑娘靠在凤樟的肩膀上对唐萱叹气说道,“本还想给表嫂留一些颜面,可怜可怜表嫂,叫表嫂能有个好名分留在府中养老,谁知道表嫂却不知殿下最后的怜惜。既然这样,我就来告诉表嫂……八抬大轿,那是殿下自己给表嫂的荣光,可表嫂从未得到皇家与宫中的承认。表嫂以为为何宫中从不召见你?都说奔者为妾,虽然表嫂与殿下并未私奔,可是也算得上是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怎么可能会是殿下明这样顺的妻子呢?”

    她倒是聪明,将这件事想通了,就会知道皇家极为不待见唐萱,因此有恃无恐地笑着说道,“因此,所谓的二皇子妃,不过是表嫂自己封了你自己。你的身份,若是不要殿下的休书,那也就罢了。”

    她叫丫鬟将休书拿来,两下撕碎,这才看着摇摇欲坠的唐萱鄙夷地说道,“给你休书是给你面子。既然你不要休书,那你就留在殿下的府中做一个失宠的妾室吧。也不对……你还比不得寻常妾室。明月好歹上了皇家玉碟是名正言顺的侧妃,你的身份还比不上明月呢。论起来,只配和你那个与殿下暗通款曲的堂妹做一个最卑下的小妾。反正你们也姐妹情深,那就住一块儿去吧。反正殿下也烦了你们俩,眼不见心不烦。”

    她转头对凤樟娇滴滴地问道,“殿下觉得这样可好?殿下对她还有良心,想要叫她不至于后半辈子回到娘家被人嘲笑。那就叫她与唐芊一同住到后头的小院去吧。”她还没进门就已经开始处置凤樟的女人,凤樟却并不在意,点头说道,“都随你。”

    他对唐家的任何一个女人都无话可说。

    见他含笑看着罗家姑娘,唐萱眼泪从苍白的脸上流下来。

    那笑容曾经是给她的。

    那纵容与宠爱也曾经属于她。

    可是现在,她怎么就成了妾了?

    还是一个连明月那下贱丫鬟出身都不如的小妾?

    奔者为妾?

    唐萱纤细婀娜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浑身冰冷地看着凤樟。

    她嫁给二皇子这几年,宫中对她的冷淡,难道不仅仅是排斥,而是因为她并不是真正的二皇子妃?

    是了,二皇子迎娶她,可是宫中毫无表示,也并无赏赐,她春风得意那会儿以为尘埃落定,却从未想过自己没有上过玉碟。

    所以到了现在,她其实无名无分,还不如明月那么一个有名分的侧妃。

    “殿下,你怎能这样对我。”她是长平侯嫡女,可是却沦落成了二皇子府的一个小妾,这叫被太夫人养大,一直都告诉自己会成为人上人的唐萱如何承受?

    更叫她感到震惊的是,凤樟此刻对唐家的厌恶溢于言表,不仅是在厌恶她,甚至连唐芊都已经厌恶了起来。

    她不禁仇恨地看向罗家姑娘,咬牙说道,“都是你勾引殿下!”

    如果不是罗家姑娘刻意勾引,凤樟怎么会这样决绝?

    然而那罗家美人却笑吟吟地看着不知所措的唐萱挑眉笑着说道,“什么勾引,明明是我与殿下两情相悦,我与殿下是真心相爱。冲着尊重,我叫你一声表嫂,表嫂也听我一句真心话吧。殿下对表嫂不过是一时被迷惑了,可是如果殿下对表嫂真的那么真心,又怎么会想要娶我呢?”

    她得意洋洋。

    唐萱看着她,红唇颤抖,只知道流泪。

    二皇子要娶别的女人做自己的妻子,把她置于何地?

    真的只把她当做一个小妾么?

    如今她才明白当初唐菀看到她与凤樟在一起手牵着手的时候,那无力又悲痛的心情。

    “殿下,我们经历了那么多。”唐萱央求地看着凤樟。

    她在二皇子府春风得意,与凤樟的小妾们关系都不好。

    如果被打落成为小妾,那明月,罗氏,还有凤樟其他的小妾会怎么羞辱她?

    她在二皇子府还有活路么?

    哪怕是为了活命,唐萱也想求凤樟不要对自己这么残忍。

    “我,我不在意殿下与罗家表妹的事了。殿下,咱们以后还是像现在这样好不好?”

    “你既然只是小妾,就该做好小妾的本分。”凤樟却冷冷地对一下子瘫坐在地上的唐萱说道,“不要霸占不属于你的位置。我与你经历过什么?什么都没有罢了。”更何况他要迎娶真正的二皇子妃是为了生嫡子的,唐萱名义上霸占这个位置也叫他不能接受。

    他此刻这样决绝,唐萱见他对自己没有半分情分,冷酷得仿佛要逼死自己,为了罗家的姑娘,甚至对自己没有半分怜惜,不由哭着说道,“殿下想要像抛弃二妹妹一样抛弃我么?”

    当初凤樟抛弃唐菀的时候,就没有在意过她的死活。

    为了能和唐萱成亲,他几乎逼死了唐菀,甚至完全不顾她的名声还有她的人生。

    唐萱那时候多得意啊。

    可是现在她才明白一个男人的狠心永远不会只有一次。

    曾经凤樟对唐菀狠心,那如今,有了新欢,当然舍弃她的时候也还不手软,冷酷又决绝,只为了给新欢腾地方。

    她跟当初的唐菀一样,碍了他新欢的事了,所以就得跟唐菀一样被挪开。

    可是唐菀能被清平郡王扶着爬起来。

    她却只能抓住凤樟这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你怎么还敢提到她。”凤樟本想叫阿菀的名字,只是如今提一句唐菀的名字都叫他心痛莫名,见唐萱捂着脸哭着伏在地上,他一边拉住罗家姑娘的手,一边威严地说道,“好好在府里,看清楚你的地位。既然我纳了你进门,就不会始乱终弃。”他转头对含羞带怯的罗家表妹笑了笑,轻声说道,“等日后你我大婚,我们一同去宫里给娘娘们请安,你好好侍奉娘娘们。”

    “是。”罗家姑娘柔顺地说道。

    她只觉得二皇子的的确确比广陵侯温柔体贴多了。

    广陵侯的眼睛令人恐惧,仿佛能看透一切,叫人浑身冰冷,阴郁如同不散的乌云。

    可是二皇子这么温柔,而且还好糊弄,多好啊。

    她抬头对凤樟露出柔情蜜意的笑靥,凤樟迎着她的笑,才越发地觉得唐萱曾经的笑容那么虚伪。

    他们越过了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哭泣的唐萱,高高兴兴地走了。

    等到了第二天,京都就传遍了二皇子府的传闻。

    本以为是二皇子妃的唐氏,竟然从未上皇家玉碟,不过是二皇子自己弄出了一个荒谬的大婚,却完全没有得到过承认罢了。

    没有上皇家玉碟,原来唐氏这几年不过是妾身未明,哪里是什么二皇子妃,充其量也只是二皇子的一个小妾。

    如今唐氏已经被重新打回原形,搬到小院儿去做她的二皇子的小妾了。

    这件事在京都闹得沸沸扬扬。

    这成亲娶妻的事,难道是家家酒么?成亲这么多年,上没上玉碟竟然完全不清楚,如今才揭破?

    二皇子的脑子是不是太不靠谱了些?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合爪蹭蹭大家(づ ̄ 3 ̄)づ~

    饕餮大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18 03:12:41

    秋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18 05:27:13

    水母阿姨-更噶拉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18 06:34:40

    41001133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18 08:45:47

    可可的小糖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18 11:03:27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洪荒拆迁队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没出息的庄先生我被大佬诱婚了[七零]天地白驹深情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