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第 129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129、第 129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动力之王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超能右手一路凡尘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攻略极品     河东世子妃气得不得了。

    她做嫡母的从未刻薄过庶女, 可是庶女在背后捅刀子,竟然敢对本想说给阿香的夫君下手。

    还有她的娘家侄儿……

    在阿香的面前胡说八道,简直可恶。

    这把阿香当做什么了。

    “怪不得当初表哥来跟我说与四妹妹的事。我本来还以为是表哥和我兄妹情深, 因此把自己的感情说给我听, 原来不是兄妹情深,是别叫我自作多情啊。”因对这位母族表哥并没有什么感觉, 阿香只不过大大咧咧地说了一句,便没有格外气愤了。

    她这样满不在乎, 都没觉得被羞辱了, 河东世子妃气得要命,却顾不得那该死的庶女了,只拉着阿香的手连声问道,“广陵侯是怎么回事?你和他……这么大的事,你怎么没和我说过?”

    阿香若是喜欢广陵侯,那她却茫然不知, 乱点鸳鸯谱, 如果当真叫阿香与她表哥成亲,那才是要命的事。她急切地看着阿香,阿香犹豫了一下才垂头小小声地说道,“我在偷偷地在心里喜欢他。本想慢慢儿来,也担心母亲当他是个登徒子。”

    “那广陵侯……”

    “他还未必记得我呢。只不过是惊鸿一瞥……母亲。如今我才知道这世上当真有一见钟情。”阿香眉开眼笑地说道。

    河东世子妃已经看着捧着脸十分欢喜的女儿不知该说什么了。

    她动了动嘴角, 许久之后揉了揉眉心。

    “这件事还有谁知道?”她疲惫地问道。

    “我跟大哥说了。大哥说既然我觉得广陵侯好,他就与广陵侯走动走动,先看看广陵侯的人品还有心意。若是广陵侯有了婚约, 有了心上人,那我怎么能横刀夺爱,从中插一杠子呢?大哥也是最近才与广陵侯问得详细了,知道他没有心上人,也没有婚约,才告诉了我。我才想着好好与广陵侯府走动。”

    阿香扶着沉默不语的世子妃往东宫外头走去,追上了前头的姐妹们,仿佛并没有因为这件事生出什么芥蒂。

    不过她再进宫的时候,唐菀也在,唐菀明显感觉到她和她的庶妹凤四姑娘之间的关系冷淡了下来。阿香依旧十分活泼,凤四姑娘却时不时地要去看自己的嫡姐两眼,眼底含着几分晶莹,有些委屈,又有些难过的样子。阿香却又决计不会理睬她,一句话都不多与她说。

    这样的态度叫唐菀好奇了起来。

    阿香的性子很大方的,怎么对凤四姑娘突然疏远了起来。

    她虽然不知这是怎么回事,然而对别人家姐妹的事,因阿香的口风极严,问也不会说,唐菀索性不问,只跟今日在太后的宫中奉承的几家皇家女眷一同说话。因太子妃也在,唐菀厚着脸皮把自家的几个小家伙儿与大公主的幼子都往太子妃的面前一塞,两个人就在宫里逛了起来。

    瞧见大公主还有些为阿香可惜,唐菀抿嘴劝她说道,“其实世子妃的选择也没错。咱们虽然知道哥哥是个极好的人,可是并不知根知底的,世子妃只怕更愿意选择叫她安心的娘家侄儿做女婿。”

    这也是河东世子妃的慈母心情,唐菀虽然劝着大公主,却忍不住叹气说道,“只是见过阿香,我就觉得旁人家的姑娘都少了点儿什么。”大概是都没有阿香身上那快活开朗的劲儿吧。

    她垂着头顿了顿,见大公主也唏嘘了起来,也不好叫大公主十分遗憾,急忙问道,“罗娘娘在二皇子府还好么?”

    她还能称罗氏“娘娘”就是看在大公主的面子上了。

    总不能在大公主的面前就叫“宫人罗氏”。

    大公主知道她的心意,闻言便笑了笑对唐菀说道,“好得很。一哭二闹三上吊……父皇与母后不惯着她,可是凤樟敢么?”

    罗氏最出色的技能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了,每两天哭一场,骂凤樟不孝。每五天再哭一场,说凤樟想要逼死她这个生母,自己不如先去上吊。

    如果是在宫里,无论太后还是皇后都不会看她这么闹腾,关起来,饿几顿,罗氏也就老实了。

    可凤樟哪里有这样的胆子,如果敢关了罗氏,敢少给罗氏吃一粒米,少喝一滴水,回头一顶不孝的帽子扣在头上,凤樟的前程就完了。别说东宫之位,能不能保住自己的皇子位还是两说。

    因不能拿罗氏如何,罗氏越发知道凤樟是个软柿子,捏得开心,但凡不如意就要折腾,把二皇子府闹得叫苦不迭。说起罗氏把凤樟逼得受不住,大公主便笑着对唐菀说道,“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凤樟也有今天。”

    这……

    说自己个儿的生母是恶人不大好吧。

    唐菀拼命忍着不要笑出声来,板着脸说道,“你高兴就好。”

    “胆小鬼。口是心非的。”知道唐菀是尊重自己,才不愿去说罗氏的坏话,大公主心中大悦,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

    她们俩的关系一直都十分亲密,也不在意一些小小的玩笑,唐菀就跟大公主也说了一些长平侯府的事,如唐艾婚期已定就要成亲了,又还有她和凤弈的计划,等凤弈养好了身体,就要接班河东郡王,往关外去了。

    她柔柔弱弱地说着会带着孩子们与凤弈一同过去关外,大公主愣了愣,便对唐菀轻声说道,“听说关外十分艰难清苦,而且时常要抵御关外的人,战事也频繁。你打小就在京都,那样的环境只怕不好过。”

    其实夫君在外征战,妻子留在京都抚养儿女,这也是正常的。大公主心疼唐菀日后要去吃苦。

    “没有阿奕的地方才会叫我不好过。阿奕与我是夫妻,是我的孩子的父亲,我们怎么能离开他呢?”唐菀却很自然地对大公主说道,“而且,就算是关外的环境不好,可是我们一家人也应该一同经历。你放心就是。我外祖一家也是从关外回来。我也不会怕与阿奕一同去关外。”

    文舅母当年也是文弱的内宅女子,不也是能够千里迢迢地跟着自己的夫家往关外去?那时候还是流放呢,也没见文舅母说一句困苦。唐菀去关外好歹还是有人服侍的,又有什么不能够的呢?

    她的确很喜欢京都的奢华安逸,可是比起这些,却还是比不上凤弈。

    她就对大公主歪头问道,“若是如今侯爷要去戍边,你会愿意留在京都么?”

    “怎么会。我自然和他在一处。”大公主干脆地说道。

    她看着唐菀笑着说道,“我也是白心疼你。”她正跟唐菀说话的时候,便听见另一条被树荫遮蔽的小路上传来了女孩儿有些急切的声音。虽然说两边的人都被树荫给挡住,看不见对面的是谁,可是听着声音却是凤四姑娘。

    她似乎是与谁拉拉扯扯地往这边来了,嘴里还叫着“三姐姐,三姐姐听我解释”。之后,便又有阿香的声音由远及近问道,“你叫我做什么?”她的声音是很疏远的,凤四姑娘仿佛格外委屈,细细索索还有裙摆的声音,哽咽地说道,“三姐姐这几日怎么不理我了?我不知三姐姐对我有什么误会。可是我对三姐姐一向都很敬重,从没有想过冒犯你。”

    她从前倒是真的与阿香姐妹之间关系不错。

    虽然是嫡女庶女的身份不同,可是阿香也不是会欺负庶妹的人,凤四姑娘与阿香之间一直相处得不错。

    如今阿香不理她了,她自然有些惶恐。

    阿香却沉默了起来。

    唐菀在这时候有些尴尬。

    她不知道该不该拨开树荫叫这两位堂妹知道自己和大公主也在。

    这显然是姐妹俩之间有了矛盾躲到无人的地方争执,她如果不出头,仿佛像是听壁脚的似的。

    还没等唐菀开口,阿香却已经认真地问道,“你当真不知为何我不理你了么?”她声音脆生生的,可是难得少了嬉笑,多了几分认真,凤四姑娘仿佛被她吓住了,支支吾吾片刻,才低声问道,“是不是因为二表哥的事?三姐姐,我,我和二表哥是情投意合,可是我从未想过要伤害三姐姐。我知道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三姐姐,可是我与三姐姐保证,只要让我嫁给二表哥,日后我一定把三姐姐当做菩萨。三姐姐,我是真心喜欢二表哥,我只对不起你这一次,好不好?”

    她十分无助的声音,又十分真诚地赔罪,阿香却依旧格外认真地问道,“你与二表哥两情相悦,为何叫二表哥来我的面前说这件事,而不是你来与我说起?你我才是亲姐妹,你如果和他好,亲口告诉我,难道我会棒打鸳鸯与你争抢?你宁愿这件事叫旁人对我提起,却不来亲自和我说,又是为了什么,你自己的心里明白。”

    那些心机,何必说得清楚明白呢?

    阿香虽然人大方,可是却并不是一个傻子。

    庶妹叫她表哥来对她说这件事,用意她如今一目了然。

    风四姑娘便忍不住惊慌了起来。

    “我不是不想与三姐姐亲口说,可我只是一个庶女,我怕母亲她……”

    “这话连你自己都骗不了,又何必来骗我。”阿香干脆地说道,“既然你做了这样的事,我日后就绝不会当你是姐妹,由着你在背后捅我刀子。十几年的姐妹情深,换来你如今对我这样耍心眼,弄手段,亏得我从前还对你那么真心相待。”

    她如今就很不客气地说道,“也别说只对不起我这一次的话。一个人如果抢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你这样的保证,我是不能相信的。与其每日里担心你还会害我,不如咱们从此两不相干。你要与谁情投意合,我管不着,也不会做阻挠这样下作的事。由着你们自己罢了。”

    她是个开朗,心宽的姑娘,可是一旦有人对自己做出伤害她的事,她也会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而不是选择原谅。

    她对庶妹没什么好说的了。

    “三姐姐!”风四姑娘却急忙拦着她说道,“求三姐姐再帮我一次吧。我和二表哥……他家里是不能答应的。求三姐姐去求求母亲,叫母亲回去说几句好话,叫我能和二表哥成亲吧!我,我一辈子都感谢三姐姐……”

    她哽咽地哭着,听那声音仿佛是要给阿香下跪,阿香却更干脆地说道,“当初你与二表哥两情相悦的时候,当真不知道母亲有意将我许给二表哥?四妹妹,你是家里最聪明的姑娘,父亲喜欢你超过喜欢我,也是因为你机灵聪明,父亲才会为了你筹谋许多。若说我眼大心空看不出母亲的意思,可你看不出,那就奇了怪了。明知我有可能嫁给二表哥,你却做了那些事,你又有什么脸面叫我与母亲舍下脸面回去为你说话?既然你一心要嫁给二表哥,你们感情这么深,也用不着母亲出面使劲儿。只叫二表哥回家里说一声只想娶你不就行了?他能跟我说你们感情好,难道就不能回家说了?更何况,还有父亲呢。四妹妹不如求父亲更快一些。他那么疼爱你,还想给你说给广陵侯,如今你喜欢二表哥,他也会为你筹谋。”

    说到这里,她便笑了笑说道,“不过我很高兴你拒婚了广陵侯。你放心,你肯定不会嫁给他。至于二表哥……你叫父亲去说亲,二表哥也回家好好央求,这婚事差不多能成。”

    她摇了摇头,脚步轻快地走了。凤四姑娘似乎又哭了好一会儿,这才也抽噎着走了。唐菀与大公主听了这么一场姐妹之间的话,咳嗽了两声,唐菀才突然小小声地说道,“这么说,阿香现在没有人家了?”

    “是啊。没想到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大公主万万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样的奇遇。

    不过凤四姑娘的的确确是个美人,素日里行事也没有大毛病,少年公子会喜欢她也并不奇怪。

    大公主眼睛转了转,对唐菀说道,“阿香真是难得。虽然为人开朗,也不爱争风头,可是却并不是一个心软的。”若是个老好人的性子,总是原谅这个原谅那个的,大公主虽然觉得那一定是个好姑娘,可是却未必合适小心眼儿的李穆。

    如今见阿香知道庶妹干了什么好事,也没有宽容她,反而直接就断了情分,这样的性子叫大公主越发地满意。只是她俩满意没用,还得李穆自己的意思,大公主沉吟了片刻,等与唐菀回了太后的宫中,笑着对太后建议说道,“今日难得您的宫里这么热闹,不如把太子大哥与阿兄都叫过来一块儿陪您吧。都是自家人,也没什么好忌讳的。”

    她想叫李穆与阿香见一面,无缘也就罢了,万一是缘分呢。

    因李穆是被皇家养大,自然也算不得外人,太后眼睛微微一亮,也觉得这主意不错,便笑着叫人去把在东宫议事的太子与李穆都叫过来。见大公主那得意的样子,凤弈便一边握着唐菀的手,一边低声说道,“只怕又有什么阴谋。”

    他一副看穿了大公主的样子。

    唐菀不好把自己偷听别人说话的坏事说给凤弈听,只见阿香已经坐在太子妃的身边说话,没见半分异色,倒是凤四姑娘的眼眶都是红的,垂着头不敢靠近,免得叫人看出端倪的样子。

    大公主提到李穆的时候,凤四姑娘顿时抖了抖单薄的肩膀,飞快抬眼露出几分惶恐地看向河东世子妃,仿佛很担心世子妃在广陵侯到了太后宫中以后就把她许给广陵侯似的。

    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凤四姑娘知道嫡母一定会震怒,从前没答应叫自己嫁给广陵侯,可如今就算是为了直接解决了她这么碍眼的人,未必不会将她的婚事给定下来。

    至于阿香说不会叫她嫁给广陵侯,可她也怕嫡母出手,因此不能安心。

    她的心里十分恐惧,脸都白了,把李穆当做洪水猛兽似的,等李穆跟着太子一同进了宫殿,她大气都不敢喘。

    “这就是阿穆了。除了你,几个丫头之前都没见过他,日后只当做是自家兄弟走动就是。”太后便叫李穆上前给河东世子妃请安。

    李穆人虽然阴沉,不过却是个对长辈十分尊重的人,上前给世子妃请安。

    世子妃一边笑着扶起他,一边细细地打量他。

    从前各地皇族汇聚京都的时候,因真假皇子的事,她关注过这广陵侯李穆,见他依旧眉眼俊秀,身姿如松,从前不过是看热闹,如今细细地看过,倒是在心里赞叹了一声,笑着对太后说道,“广陵侯是少年才俊,不知如今可成亲了?还是定了谁家姑娘?”

    她这话头叫凤四姑娘越发担心,太后却并没有在意,反正这两句话是内宅妇人最喜欢问的,摇头笑着说道,“和你家大郎一样,都没有婚约,愁得慌。”一提起孩子们的婚事,太后跟世子妃同时唏嘘了起来。

    李穆眼底露出几分痛苦。

    没想到会被逼婚到了宫里。

    只是下头一双不能忽视的炯炯的目光叫他下意识看过去。

    见河东世子妃身边坐着一个生得娇憨美貌的小姑娘,呆呆地看着他,见他看过来红了脸,对他露出大大的笑容,仿佛叫他见到了自家外甥凤慈见到自己的讨好的小狗脸。

    李穆面无表情地把目光转移。

    黏在他脸上的目光越发亮晶晶的了。

    “这是你的几个妹妹。”太后便指着河东王府的几个女孩儿对李穆说道。

    李穆与几个女孩儿彼此见过,便坐在太后的身边,拎起一旁探头探脑的凤念问他的功课了。

    他并不是圆滑的性子,太后也不在意,河东世子妃觉得李穆仿佛有些不解风情,不由看了正偷偷偷看李穆的爱女两眼。

    这么一个为人冷淡,不知怜香惜玉的人,阿香到底看中了他什么。

    阿香却已经顾不得世子妃了,几次想与李穆说话,却叫凤念的小脑袋挡住,只能失败又羡慕地看着李穆面前的凤念。

    唐菀与大公主正十分关心地看着,看到这里目瞪口呆。

    她觉得李穆这辈子大概是娶不上媳妇了。

    “难啊。”大公主也叹气说道。

    她们两个十分忧愁的样子,李穆眯着眼睛看过来,阴沉着脸考虑这两个妹妹又在算计他什么,一时凤念想到自己偷听到大公主之前说看中了阿香的事,缩了缩小脖子,偷偷去看阿香,却见阿香更羡慕地看着自己。

    不过更下头,凤四姑娘那紧张得透不过气,时时关注着世子妃,仿佛很担心世子妃会把自己许给李穆的样子,却叫凤念更看不顺眼一些。

    他并不觉得自家舅舅有什么值得被人这样避之不及的地方,就算是拒婚,也别把嫌弃人家显露得这么明白是不是?凤念坚定地把小脑袋拦在李穆的面前,意图叫河东王府知道,他舅舅还有他呢。

    “舅舅,念哥儿最喜欢你啦。”他甜甜蜜蜜地对李穆说道。

    龙凤胎已经会开口说话了,咿咿呀呀地在一旁叫道,“最喜欢,舅舅!”

    这甜甜蜜蜜的三个小东西叫李穆的脸上露出细微的笑意。

    他抬手揉了揉凤念的小脑袋,龙凤胎本在另一侧,见了,瞪着小胖腿飞快爬来,仰着小脑袋叫舅舅摸他俩。

    凤弈坐在一旁看着两个小鬼,冷哼了一声说道,“小骗子。”

    昨天晚上还窝在他的怀里亲他,说最喜欢父王。

    不过是一个晚上,就变了心。

    他冷哼了一声,小家伙儿们仿佛听到了,同时扭了扭,转头乖巧地看他。

    “瞧瞧,怎么这么机灵。”河东世子妃羡慕得眼睛都红了。

    这么伶俐可爱的孩子,如果是她的孙子孙女该多好。

    想想家里那个没成亲的长子,世子妃觉得如今的年轻人真的太叫人头疼了。

    广陵侯对女孩儿冷冷淡淡,她那个儿子也是一副不着急成亲的样子。

    “他们就是喜欢与哥哥亲近。哥哥也是真心宠着他们俩。”唐菀便对世子妃笑着说道,“哥哥对家里的孩子都十分耐心。念哥儿如今跟着哥哥读书呢。”

    她一副十分骄傲的样子,河东世子妃也笑着点头,又真心地夸了李穆两句。太后自然十分高兴,等招待了她们一整个下午,这才放她们离开。等李穆与唐菀夫妻一同出宫的时候,却听见后头脆生生的声音由远及近,“侯爷请留步。”

    唐菀一转头,便见阿香从后头追了过来。

    她眼睛晶亮,看向李穆的眼睛带着光,唐菀看了看李穆,又看了看阿香,突然恍然大悟了。

    阿香不是心仪李穆吧?

    她忙拉着家人站在一旁不去给人碍事,却见阿香小跑过来,脸颊红扑扑的,眼底璀璨生辉,对李穆问道,“侯爷可能不记得我了。不过我还记得你。我……”她红着脸看向李穆,张了张嘴角说道,“我叫阿香,今年……”

    后头不用听都知道。

    又一个想嫁给他的。

    阿香话音未落,却见李穆已经脸色痛苦地转身,脚底生风地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小可爱的地雷啦么么哒(づ ̄ 3 ̄)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洪荒拆迁队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没出息的庄先生我被大佬诱婚了[七零]天地白驹深情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