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第 125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125、第 125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一路凡尘末世之人生赢家超能右手明星爸爸宝贝妞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盛世谋妆     二皇子暴跳如雷。

    长平侯但笑不语。

    只有唐萱捂着自己的脸看着凤樟, 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就算是京都皆知她已经失宠,二皇子对她已经彻底厌倦,可是她是二皇子正妃, 二皇子在外头好歹也给她保留最后的颜面。

    可是为何今日却在唐逸的面前打她的耳光?

    凤樟知道唐逸和她的关系么?

    一个是长房嫡女, 身份尊贵。一个是长房庶子,抬不起头来。

    凤樟如今在一个庶子的面前给她耳光, 这叫她情何以堪?

    只怕日后唐逸都要十分得意,把这件事挂在嘴边了。

    哪怕唐逸已经过继二房成了长平侯, 可是在唐萱的眼里, 他还是长房庶子。

    此刻看着凤樟铁青着看着自己的样子,她带了红痕的脸上已经满是泪痕地对凤樟哭着说道,“殿下为何打我?!不分青红皂白,殿下就对自己的妻子动手,这像话么?是体面的人做的事么?殿下的教养呢?传出去了,殿下还有脸么?!”她匆匆而来, 本是想抱怨罗氏的。

    那罗氏都已经宫斗落败, 被皇后赶出宫廷成了无根的浮萍,到了二皇子府还敢在她的跟前摆架子,仿佛当真要在二皇子府做说了算的人。

    而且,罗氏偏爱凤樟的庶长子,也更喜欢那小畜生的生母明月一些, 便将她这个正牌的儿媳看得可有可无。

    不仅是对她冷冷淡淡的,还抱着孙子说阴阳怪气的话,叫她别占着茅坑……说来说起都是如果不能给二皇子生儿子, 那就别拦着别人给二皇子生之类的。

    她还专门提了提清平王妃的好福气,进门才一年,龙凤双胎,清平王府人丁顿时兴旺起来。

    看着明月在一旁得意的目光,还有唐芊那嘲讽的眼神,唐萱只觉得站在罗氏的面前犹如被乱箭刺心了一般。

    这京都谁不知道她与唐菀的纠葛。

    罗氏张口闭口都是清平王妃如何如何,将她置于何地?

    罗氏不仅拿孩子与唐菀的事羞辱她,还要求这要求那,要了最好的院子,就要更多的丫鬟。要了丫鬟,还要皇子府的管家的权利。这权利如今不在唐萱的手上,在凤樟的几个小妾的手中,可是罗氏却不冲明月与唐芊为难,反而说她是个废物,明明是个正妃,本该操持家中,却叫侍妾受累,自己安享太平尊贵。

    听了罗氏的这许多的为难,还有那好些无礼的要求,再想到凤樟对罗氏本也没什么感情,她这才想过来求凤樟为自己做主。

    可是谁知道凤樟就给了她一巴掌。

    “为何打你?你说呢?”凤樟听了唐萱的建议举荐唐艾,在宫里挨了南安侯的殴打,回了府里又叫长平侯找上门,此刻心中怒极。

    他也顾不得想这件事里他也不是十分清白,如今只知道把怒火发泄在唐萱的身上,额头上青筋毕露十分骇人地怒声说道,“都是你在其中挑唆,才叫我与南安侯生出误会。还有,三妹妹明明已经有了婚事,为何你要瞒着我,叫我在阿逸的面前这样丢脸?!”

    唐萱不知道唐艾有没有许了人家,凤樟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唐大太太最近病恹恹的,唐萱已经回了唐家好几回了。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正是因为唐萱明明知道唐逸为唐艾做主许婚,却还要背地里搞事,令他在唐逸质问的时候哑口无言,凤樟被气得半死。

    他的眼睛都是红的,唐萱瑟缩了片刻,回头不敢置信地看向唐逸。

    她自然知道唐艾的婚事是唐逸做主,只是那时候只想着唐逸这人性情凉薄,对唐艾也没什么兄妹之情,比不上与唐菀之间感情深厚。哪怕是唐艾的婚事有了变故,可唐逸也未必会为了唐艾出头,才想着左右唐艾的婚事。

    谁知道唐逸竟然当真为了一个唐大老爷的庶女来跟凤樟对质了。

    她觉得心里发冷,又觉得此刻唐逸此刻嘴角浅淡的笑容叫她无力,眼下这些却不能承认,红着眼眶哽咽地说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二哥哥给三妹妹说亲,父亲母亲只怕不能答应,怎么能说三妹妹已经许了人家呢?”

    “大伯父早就答应这门婚事。如果皇子妃非要这么说,不如我们回唐家去问问大伯父。”唐逸可不是见了唐萱可怜就会心软的。

    早些年,他被唐大太太打压不能出头,想读书都不能的时候,唐萱也没有对他可怜过。

    他笑着看着凤樟。

    凤樟的脸忽青忽白,看着唐萱那哭得可怜兮兮的脸。

    那张不再快乐明媚的美人面,此刻总是哭哭啼啼,哭得叫人心烦。

    见凤樟眼底多了对唐萱的厌恶,唐逸便在心里唾了一口。

    唐萱固然令人恶心。

    不过凤樟这种喜欢的时候捧上天,如今后了悔又只觉得都是女人自己过错的玩意儿,也真是叫他恶心得想吐。

    若是凤樟坚持与唐萱情深义重,好歹还算是有些坚持。

    可如今……

    身为男人,唐逸觉得凤樟完全没有男子的承担,简直就是男子中的耻辱。

    “我只问你。当初你对我举荐三妹妹的时候,是不是已经知道阿逸给三妹妹说亲?”凤樟脸色铁青,因满脸是伤格外骇人,见唐萱下意识地退后一步,目光闪烁,他就什么都明白了。

    可他明白了还不够,得叫南安侯与长平侯知道他是无辜的……凤樟沉默很久才对唐萱说道,“这件事是我误了三妹妹。无论你是什么居心,可到底坏了三妹妹的事。我与你一同回侯府去,给三妹妹赔罪。”

    他如今也学聪明了许多,也知道如何退让,如何赔礼才能叫这件事揭过去。

    唐萱却不答应,含着眼泪摇头说道,“我是一心为了殿下呀。就算三妹妹有了婚事,可是也比不上殿下在我心里重要。殿下拉拢南安侯才是最重要的,为了殿下的前程,舍出三妹妹又算得了什么呢?”

    她一副为了凤樟能豁出庶妹的样子,唐逸听了一会儿,便笑着问道,“这么能豁得出去,怎么你不去侍奉南安侯。”

    唐萱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你说什么?”什么叫她去侍奉南安侯?

    唐逸便温和地说道,“既然为了殿下的前程什么都能舍出去,那自己的清白算什么。叫我说,南安侯只怕不能纳妾,他与宣平公主可是老夫少妻,紧着公主,哪里顾得上看一个残花败柳。”

    残花败柳四个字一说出来,唐萱已经摇摇欲坠了,凤樟的脸色也铁青起来,唐逸却当没有看到一般施施然地继续说道,“不过我听说殿下最近时常与朝臣一同往来,只怕这男子聚饮也十分无趣。皇子妃这么愿意为了殿下付出,不如也去侍奉侍奉来了皇子府的各位权贵大人,为了殿下的前程着想啊。”

    他十分诚恳,可是这是人话么?

    把二皇子府当什么了?秦楼楚馆么?把二皇子妃当什么了?

    那二皇子又成什么了?

    “你怎么能说出这么恶毒的话!”唐萱受到了巨大的伤害,顿时哭着说道。

    “这话难道有什么不对?难道只许你豁得出三妹妹,却豁不出你自己?那你对殿下的感情也不是很真挚啊。”

    唐逸在翰林院当差。

    都是最优秀的读书人聚集的地方,最锻炼的就是一张嘴。

    不是有人说文人的嘴如刀么。

    此刻一刀一刀仿佛切割在唐萱的身上。

    凤樟见唐逸虽然在笑,可是却还是恼火,心里叹了一口气,瞪了唐萱一眼,这才对唐逸客气地说道,“阿逸不必再与她多说。咱们这就去侯府给三妹妹赔罪。三妹妹这件事,是我们夫妻的错。我愿意给三妹妹添妆。”

    他摆出对唐艾的歉意,也是为了叫南安侯与大公主夫妻俩知道自己的的确确是无心的,也是为了给妹妹妹夫赔罪。所以他忙着叫人预备了一箱子的珠宝首饰就准备跟唐逸去侯府,然而还没出门,就见哭哭啼啼的罗氏冲了进来,一头撞进了凤樟的怀里。

    巨大的力量撞得凤樟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听罗氏抓着他的衣裳哭着说道,“我原是没用的人,可也轮不到阿猫阿狗来羞辱!我如今还活着干什么!儿媳都不孝顺我,儿子也不管我的死活,这皇子府里都看不起我,我白生了你一场啊!”

    唐萱竟然只给她预备了四个丫鬟,这是在看不起谁?

    听明月添油加醋地说唐萱自己使奴唤婢不知多少服侍的人,却只给她这一个婆婆四个丫鬟,这是下马威,意思是叫她以后老实点,不然饿死她,罗氏觉得心寒。

    她的儿子儿媳都这么不孝顺,她如果不哭闹起来,日后谁还把她放在眼里?

    “就算是在冷宫,皇后娘娘和太子妃也没有这么委屈过我!四个丫鬟,你打发要饭的呢?!”

    罗氏出了宫,顿时觉得天都蓝了,不必再战战兢兢的了,人也厉害起来,扯着头昏脑涨的凤樟用力地抓他的脸。

    凤樟只觉得这辈子都没见过如此泼妇。

    在宫中的时候好歹还是个端庄体面的娘娘。

    怎么一出了宫,竟然成了这种泼妇?

    一想想这种哭闹得叫人眼前发黑的泼妇就要跟自己一辈子生活,自己还要小心翼翼地孝顺,凤樟是真的一口气没上来,眼前一黑。

    他忍耐着没有摔倒,罗氏又是他的生母,不能反抗,只能连声说道,“母亲听我说。若是母亲觉得服侍的人不够用,只管……”

    “我是只因为四个丫鬟的事么?我是见不得你对我没有孝心!我可是你的母亲,你怎能不孝顺我?你的命都是我给你的!”罗氏如今才知道在儿子府上过日子是比在宫里舒服的,只是若是不一口气压住凤樟的气焰,她也唯恐日后晚景凄凉,见凤樟不敢忤逆自己,便越发凶神恶煞起来对他叫道,“堂堂皇子府,你们夫妻锦衣玉食,却要我过可怜凄苦的生活,你以为我要忍气吞声么?你敢薄待了我,我就去宫里告你!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一定会为我做主的!”

    她理直气壮的。

    唐逸看着此刻二皇子府一团乱,再聪明的人此刻也惊呆了。

    他竟不知是不是应该笑出声儿来。

    “母亲仓促出宫,我难免侍奉得不周到。母亲只管提自己想要什么,我一定满足母亲。”凤樟忍着心中的郁闷与恼火对罗氏说道。

    他觉得二皇子府不能待了。

    又是唐萱又是罗氏,这二皇子府还能住人么?

    只是他不由又想,若是性子良善温柔的唐菀,一定会帮自己把罗氏照顾得很好吧。

    他眼神恍惚的时候,唐萱已经躲在一旁不吭声了,倒是罗氏看着凤樟对自己退让了,方才一边抹眼泪一边松开手,挽了挽自己散落的花白的头发小声说道,“还不如阿穆呢。怪不得广陵侯太夫人那么喜欢阿穆,却不喜欢你。阿穆比你孝顺无数倍!”

    她明明得了自己的孝顺,却还要在他的面前说李穆更好,凤樟气得呕血,终于知道为何皇帝要把这女人给赶出宫了。

    他气得双手都在哆嗦,可是却又不能跟打唐萱一般给罗氏一耳光,许久之后才忍着心口隐隐作痛僵硬地说道,“母亲教训得对。”

    唐逸看他打落牙齿和血吞的样子,转头噗嗤笑了一声。

    他觉得有点可惜了。

    唐菀如今最喜欢八卦,如果叫她看见二皇子府里这一幕,那起码一个月都能过得十分高兴了。

    到底他是个厚道人,只笑了一声,这才对铁青着脸的凤樟温和地说道,“今日殿下这样繁忙,若是不能与我回侯府,那也就罢了。”

    “不用。”凤樟急忙说道。

    只有今日就将这件事补救,才能叫大公主夫妻与唐逸都看到自己的真诚。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下意识地捂住心口片刻,这才对瞪着自己的罗氏轻声说道,“我今日在宫中说错了些话,得去唐家赔罪。母亲先想想自己想要什么,只管去与明月和阿芊说去。”唐萱就在身边,可是凤樟却对她这个正妃置之不理,叫罗氏去跟两个小妾提要求。

    唐萱的脸苍白一片,觉得自己的脸都是冷的,忙叫了一声凤樟。凤樟却没有时间理睬她,见罗氏这才心满意足地仰着头走了,看着罗氏的背影,他心里有很不好的感觉。只是此刻也顾不得这些了,他叫人拿了厚礼就去了长平侯府。

    巧的是唐菀与怡和郡主也到了长平侯府。

    唐菀觉得唐逸去了二皇子府压住凤樟也就罢了,却也不能叫唐大太太这心如蛇蝎的在这时候对唐艾做什么,便直接到了唐家。

    凤弈叫凤念这个做哥哥的在家里看小孩儿,自己便轻松地与唐菀出来。

    有个懂事的儿子倒是也不坏。

    虽然也与他争宠,却会照看弟弟妹妹,很能干。

    他理直气壮地使唤大孩子。

    等唐菀一路进了唐家,便见两个诚惶诚恐的丫鬟上前请她去太夫人的院子。

    她和怡和郡主也不在意这件事在哪里解决,顺路去了太夫人的面前,太夫人此刻已经苍老很多了。

    唐菀已经很久没见过太夫人了。

    记忆里凶巴巴,总是高高在上的太夫人,竟然变得格外苍老,坐在上头看起来老迈了许多。

    唐菀心里有些疑惑,觉得太夫人这老得也太快了,只是她又不是什么孝子贤孙,便也没有多问。

    太夫人看起来气色恹恹的,虽然不像是生病,可是脸色却有些难看,看着唐菀的时候虽然依然很厌烦,可是却多了几分无力的样子。

    唐菀便问道,“老太太叫我与嫂子过来做什么?”

    “我有事与你说。”太夫人扶着一个急忙上前的丫鬟,振作了些精神,之后用锐利的目光看着唐菀说道,“侯府……我可以叫阿逸回来!只是你们要答应我两个条件。”

    见唐菀看向脸色奇异的怡和郡主呆住了似的,太夫人冷哼了一声,这才沉着脸说道,“第一,你要叫你三叔与四叔重新回到朝廷里去。第二,你叫阿逸回归长房,这样继承侯府也能更名正言顺。”

    她这又是要求又是施舍的,唐菀呆了半晌,才惊讶地发现,原来这世上真的有比她还笨的人。

    “老太太最近没看过太医么?”

    “你这话何意?”太夫人脸色不好看地问道。

    “我担心您病坏了脑子。”唐菀看着太夫人说道,“哥哥继承爵位是陛下的旨意,老太太答应不答应的不重要。难道你不承认,我哥哥就不是长平侯了不成?换句话说,陛下旨意都在,老太太却抗旨不尊,这是要杀头的呀。”

    而且,谁想回侯府跟这群无耻的人一起住了?

    哪怕是唐家跪着求唐逸夫妻回来住,他们都不可能答应,又怎么会答应什么莫名其妙的条件。

    唐三老爷兄弟重新做官,还有唐逸回归长房这种事,太夫人莫不是在发梦。

    她声音软软的,可是太夫人这听出她话中的鄙夷与轻视,一时指着唐菀许久脸色苍白起来。

    “你要忤逆我?”

    “是啊。”唐菀干脆地说道,“我可是清平王妃。”

    她靠山稳稳的。

    凤弈可不是会尊老的人。

    凤弈顺着她的话,在一旁冷笑了一声。

    太夫人顿时不敢说话了。

    她想到清平郡王几次在侯府的凶神恶煞,自然是畏惧的。

    只是想到被御史弹劾不得不辞官,如今为了京都那些嘲笑自己的人整日里酗酒在家的唐四老爷,太夫人到底忍不住对唐菀说道,“那可是你的亲叔叔啊。”

    唐菀脸色漠然。

    想当初她受苦的时候,叔叔们可没有想到她也是他们的亲侄女儿呢。

    她的脸色冷淡,怡和郡主便在一旁温和地说道,“我不答应。”

    她用温柔的语气说着强硬的话,太夫人看着这个靖王府的遗孤,一时说不出话来。

    怡和郡主便笑着说道,“行事无德因此被罢官辞官的无耻之徒,怎么还能入朝为官呢?别说阿菀性情正直不能答应,不愿叫朝中与这等人同朝为官牵连清名,就是我身为长平侯夫人,哪怕都是唐家人,可也不能叫唐家惹人笑柄。”

    她还记得那时候唐家还想把唐大太太的庶女许给唐逸的时候,自己心里的伤心还有难过。

    如果唐家看得起她,把她当做一回事,怎么敢厚颜无耻地提出把那庶女给唐逸做妾?

    既然唐家对她这样狠毒,她当然不会对唐家和气。看见太夫人怔怔地看着自己,怡和郡主便笑了笑,柔声说道,“至于这侯府,本就稀烂。我也不稀罕回来住。难道我的靖王府不华丽阔气么?”

    唐菀转头闷在凤弈的肩膀上笑了。

    “你,你怎么能这样……”太夫人哪里被这么忤逆过。

    嫁进唐家的女人,从唐大太太开始,就没有人敢对她这样忤逆,不给她面子。

    “你这是什么教养……”

    “要问我的教养,你只能去大长公主府了。”怡和郡主悠然地说道。

    提到太康大长公主,太夫人一声不吭了。

    她当然不敢去质问大长公主。

    就是这样难耐的寂静里,唐菀叫人去叫唐艾与唐家长房的人都过来,才见唐艾脸色茫然地进来,后脚唐逸与凤樟夫妻就到了。

    虽然不知道为何凤樟与唐萱也回来了,不过唐菀最不畏惧的就是当面对质,也不客气,当着唐艾的面,把凤樟今天在宫里干了什么好事说给唐艾听。

    唐艾本笑着,听到这里,脸色慢慢地苍白起来。

    她本来最近觉得很欢喜幸福,因为知道自己要嫁人,而且嫁的是令人喜爱的人,能去做堂堂正正的正妻。

    可是今日晴天霹雳,才知道凤樟竟然在她毫不知情的时候,把她给卖了。

    也就是人家南安侯是个正人君子。

    不然,她这一辈子不是都毁了么?

    唐艾急促地呼吸,眼睛里慢慢变红,只觉得自己的心都疯狂了起来。

    她只想老老实实做人,嫁个愿意善待自己的夫君,过简单安稳的生活,可是为什么凤樟却敢左右她的人生?

    他是在要她的命,要她姨娘的命。

    “三妹妹你听我说,这件事都是误会。都是阿萱的错,是她建议我……”凤樟见唐艾用赤红的眼睛仇恨地看着他,只觉得那眼神令人发寒,忙说了一声。

    可唐萱是贱人,二皇子难道就不是贱人么?

    唐艾突然尖叫了一声,毫不理会唐萱,葱管一样的手指用力地挠向凤樟的脸。

    “你不想叫我活,那就大家都别活了!”

    谨小慎微如果都不能活着,那就跟二皇子同归于尽。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么么哒(づ ̄ 3 ̄)づ~

    水母阿姨-更噶拉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11 02:22:40

    那只鸡仔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11 07:48:29

    清香的小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11 08:52:26

    惊云九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11 09:36:46

    demet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11 09:37:38

    demet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11 09:43:02

    小虎牙很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11 14:12:42

    可可的小糖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11 14:33:20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洪荒拆迁队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没出息的庄先生我被大佬诱婚了[七零]天地白驹深情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