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第 123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123、第 123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末世之人生赢家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一路凡尘明星爸爸宝贝妞超能右手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盛世谋妆     罗氏的样子令大公主也有些意外。

    自从上一次罗氏要大公主打着有孕的旗号在皇帝面前求情以后, 大公主就没见过罗氏。

    可是这也只不过是短短几个月的时间。

    罗氏此刻的苍老还有憔悴,大公主觉得仿佛一下子过去了很多年似的。

    她看着一脸惊慌的罗氏很久,才慢慢地问道, “母亲刚刚说什么?”

    “我说, 我想和你皇兄一起住。”罗氏头上的白发叫唐菀站在一旁觉得有些吓人,她此刻脸上越发可怜, 看着大公主央求说道,“叫我见见陛下……不, 叫我见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一定会答应的。娘娘,娘娘对我一向是好的。”

    她虽然看起来憔悴沧桑,可依旧是这样的性子,瘫坐在地上哭着说道,“叫我见见娘娘。娘娘不会对我置之不理的。”

    从前在冷宫的时候,皇后娘娘多护着她呀。她对她那么好, 那么照顾她, 在她害怕的时候经常给她打气,叫她不要害怕。

    皇后对她那么好,一定会保护她,答应她的请求的。

    也正是因为知道皇后娘娘对她一直都很宽容,她才敢在宫里放肆。

    皇帝是靠不住的人。

    可是好歹还有皇后娘娘呀。

    她只是不想再在冷宫过凄凉的生活, 想去儿子的府上做宝塔尖儿而已。

    罗氏呜呜地哭起来,嘴里叫着皇后娘娘。

    唐菀目瞪口呆。

    她没见过哪个故事里的嫔妃想要求情,不去求皇帝, 反而去求皇后的。

    “这……”其实若是罗氏真心想要出宫跟凤樟一起住,叫唐菀说也没什么不好的。

    罗氏不在宫里了,正好叫皇帝再也想不去她。而且,就算罗氏在二皇子府里重新威风起来,那倒霉的只不过是凤樟的妻妾们,跟别人也犯不着关系。不再宫中,皇后娘娘也眼不见心不烦。

    她细细地看了罗氏两眼,见她是真心想要求见皇后,真心把皇后当做救命稻草,便转头迟疑地看着大公主小声问道,“你觉得应该答应么?”她十分纠结,大公主却从不是优柔寡断的性子,沉吟片刻,摸着自己已经凸起的小腹对罗氏缓缓地说道,“嫔妃出宫被奉养,大多都是龙御归天。”见罗氏惊慌地看着自己,大公主继续说道,“这件事不合规矩。只是若是母亲一心想与凤樟住,那我也可以求母后答应。”

    日后叫凤樟头疼罗氏的事,这有什么不好。

    既然母子情深,那如今也该奉养自己的生母。

    而且大公主也想着,罗氏时不时就要在宫中这样吵闹的话,还不如直接叫她出宫去吧。

    至少在二皇子府,她还是凤樟的生母,不管是真孝顺还是假孝顺,凤樟与他的妻妾们都不敢怠慢。

    “那你叫我见见皇后娘娘,娘娘一定会帮我这件事的。”罗氏忙说道。

    看着大公主此刻冷淡的样子,她觉得心里越发委屈。

    她是很想出宫的。

    从前在冷宫里住着,日子过得倒是还算是舒服。

    可是自从她激怒了皇帝,皇帝裁减了她身边服侍的人,罗氏的日子就很不好过。

    甚至冷宫里那些侍奉的人都不与她说话,把她视若无物,短短时间,罗氏就觉得自己受不了了。

    她想离开冷宫,可也知道皇帝不能答应她重新回到从前的住处,那还不如出宫,跟儿女住。

    罗氏怕极了南安侯,不敢去跟大公主住,只能选择凤樟。

    哪怕凤樟是个混账东西。

    一想到凤樟这么久以来对她被废无动于衷,一封书信都没有往宫里来,更别提看望她安慰她,罗氏就觉得心头在滴血。她舍弃了李穆,那么一个知道维护她的儿子,却挑了凤樟这么一个白眼狼做自己的儿子,这叫罗氏心中情何以堪呢?

    碍着广陵侯太夫人的强悍,罗氏现在不敢再去寻李穆了,不过好歹看在孝道,凤樟不能对她不管不顾,外头又还有她的娘家做臂膀。难道罗家,她最关照,为之数次忤逆皇帝,与大公主离心的罗家还会不帮衬她,反而去帮衬凤樟,为凤樟说话来挤兑她这个生母不成?

    罗氏在冷宫想了好久,才觉得出宫去是自己最应该做的选择。她十分焦虑,只觉得自己留在宫中的日子度日如年,期待地看着大公主与唐菀。

    “王妃,你也跟宣平说说好话吧。”她第一次对唐菀这么低声下气的。

    唐菀没吭声。

    就算对她再低声下气,可是她也不会为了帮助罗氏就去左右大公主的意思。

    倒是大公主沉吟片刻,点了点头说道,“这样也好。”

    “你答应了?”唐菀便问道。

    “这有什么不能答应的。母亲愿意出宫……只是若是出宫以后,母亲就不能重新回到宫中,再也不能以父皇的嫔妃自居惹人闲话,就此与皇家无关,母亲也愿意么?”一个正是风华正茂的嫔妃在皇帝活着的时候出了宫,如果还能重新往返宫中,那话不好听。

    若是罗氏出宫,那她从此只能是一个被放出宫中的宫人的身份,而不是以皇帝的身份离开后宫,不然皇帝的脸面不好看是一则,另一则……罗氏出宫去,那就能见到许多的外男,如果京都有些流言蜚语涉及皇帝头上是不是变了色儿,这也是不好的。

    宫里可以放出一个上了年纪的宫人,却不能送出一个嫔妃。

    好在罗氏本来就已经被废成宫人了。

    罗氏的眼睛微微一亮,如今哪里还顾得上回到宫中,忙问道,“那我还算是你和阿樟的母亲么?”

    大公主眼神复杂地看着她,想到罗氏刚刚回宫时的意气风发,再看看她如今的模样,垂眸说道,“您是我与凤樟的生母,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只是您不再是父皇的嫔妃罢了。”

    罗氏顿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只要大公主与凤樟还是她的儿女,她以后就还是有大把的荣华富贵的。

    名分不名分的,又算什么呢?

    “我答应。”她忙不迭地说道。

    大公主见她答应了,没说什么,转身带着她就去太后的宫中。

    唐菀跟在后头,见罗氏迫不及待的的样子,歪了歪头。

    上辈子的罗氏虽然被废,可是却并没有嚷嚷着出宫去,在冷宫的日子也没有这辈子这么可怜。

    也不知道她去了二皇子府,能和凤樟过成什么样儿。

    赶巧在皇后也在太后的宫中,大公主带了一脸畏畏缩缩的罗氏进来,罗氏急忙跪在地上给脸色淡淡的太后与露出几分诧异的皇后请安。皇后便将怀里抱着她哼哼的凤慈放在一旁,探身问道,“罗氏怎么头发都白了?”

    她咳嗽了两声,恐过了病气给孩子,忙将凤慈给了一旁的宫女抱。

    只是这普普通通的一句话,顿时叫罗氏的心里都烫了,顾不得别人,哭着扑到了皇后的脚下抱着皇后的腿哭着说道,“这世上也只有皇后娘娘才心疼我了。皇后娘娘,我的日子过得难过极了。”

    她抱着皇后放声痛哭,仿佛皇后是她的救命稻草一般。

    大公主嘴角抽搐地看着抱着皇后哭得打嗝儿的罗氏,很久之后才对微微皱眉的太后说道,“母亲说想要以年长宫人的身份离开宫廷,跟凤樟住去。”她这么简短的一句话,叫太后与皇后都十分诧异。太后自然也听懂了大公主的意思,脸色格外复杂地对大公主说道,“只怕会影响你。”

    “母亲出不出宫也都只是宫人的身份,不会影响我。”大公主见唐菀过来搀扶她,便笑着跟唐菀坐在一旁稳稳当当地说道。

    “皇后怎么说?”太后其实是乐意叫罗氏出宫的。

    若不是罗氏曾经在冷宫与皇帝同甘共苦过,太后早就不想看见罗氏在宫里兴风作浪。

    如果罗氏愿意离开宫中,太后觉得这后宫都清净很多。

    只是皇后才是后宫之主,她虽然是太后,却也尊重皇后的意思。

    皇后垂头看着哭得满脸是泪的罗氏,见她正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便叹了一口气。

    “你是真心要出宫么?”她温和地对罗氏问道。

    这样温柔的语气,关切的目光,是罗氏打从被废以来第一次得到。

    皇帝厌恶她,大公主对她失望,凤樟更是白眼狼,如今皇后的温煦叫罗氏只觉得心里暖暖的。

    这世上,也只皇后娘娘是最好最好的人。

    罗氏便哽咽了一声,抱着皇后的腿抽噎着说道,“我愿意出宫去。皇后娘娘,您帮帮我,去求求陛下吧。我不想留在宫里,不想再在冷宫里了。”冷宫里的宫人对她越发敷衍,笃定了她是肯定失宠了,就对她不理不睬的,那样的日子太难熬。

    比起冷宫,她更乐意去二皇子府摆婆婆的谱儿,那日子岂不是过得得意些?

    见皇后点了点头,仿佛是在认同自己,罗氏越发抱着皇后的腿,把自己的脸抵在皇后的衣裙上红着眼眶说道,“我是舍不得皇后娘娘的,只是娘娘,我,我……”

    “我都明白。既然你觉得宫外更好,那就出宫去吧。好在你如今不过是宫人的身份,出了宫也无妨。”皇后理解地说道。

    这样理解她,善待她,甚至问都不问一句更多,也不为难她。

    罗氏只觉得自己的心里满满的都是对皇后的感激。

    “多谢皇后娘娘。”她又开始哭了起来,在皇后的面前委屈成了一团。

    唐菀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转头看了看太后,太后脸色平淡。再看看大公主,大公主似乎也没觉得什么,便小小声地问道,“这样哭真的好么?”罗氏为什么会把皇后当做是自己的靠山似的哭?妻与妾……不觉得尴尬的么?

    “母亲从前在冷宫的时候常这么跟母后哭。”大公主冷静地说道。

    罗氏一向不是坚强的性子,在冷宫受了委屈,感到害怕了,或者单纯想哭的时候,大多都是皇后劝慰。

    皇后虽然身体单薄,可是为人坚毅,陪伴支持皇帝,看顾罗氏,照顾孩子,都是她在努力。

    唐菀不觉得罗氏在皇后面前哭成这样有什么可爱的地方。

    她就觉得皇后有点可怜。

    叫罗氏这么黏上,天天听她哭得魔音灌耳的,还得费心劝慰她,皇后娘娘多辛苦啊。

    皇后身体又不好。

    她心里腹诽罗氏就是知道皇后好说话才敢在皇后跟前总是这么放肆,却见宫殿门口,皇帝不知何时站在那里,看着罗氏抱着皇后哭个不停,脸色似乎格外难看。

    她急忙戳了戳坐在自己身边抱着闺女给她喂羊乳的凤弈,凤弈不感兴趣地抬眼看了皇帝一眼,便垂眸,无动于衷地继续给胖闺女喂奶了。这么无视了皇帝,皇帝也顾不得被凤弈冷淡,只慢吞吞地走到了皇后的身边,坐下来,看着罗氏皱眉说道,“这是什么样子。”

    罗氏知道他对自己已经没有了珍惜,便也不敢说什么,只抱着皇后小声哽咽。

    皇后不舒服地动了动自己的腿。

    皇帝便叫人把罗氏给拉扯到一旁去。

    他摸了摸皇后的手,低声问道,“没事吧。”

    “没什么事。只是刚才罗氏跟我说了一件事。我也替陛下答应了。”皇后就把罗氏要出宫的事跟皇帝说了。皇帝微微一愣,目光复杂地看了罗氏很久,在罗氏紧张防备的目光里生出几分释然,说道,“既然皇后答应了你,那你就出宫去。只是若是你出宫,你与朕就再也没有半分瓜葛,你明白朕的意思么?”

    这说明日后皇帝不会承认她是自己的嫔妃了,然而罗氏如今对这些也不那么在乎了,点头,又哭着去抱皇后的腿说道,“多谢皇后娘娘替我求情。”

    皇后其实没为她求什么情。

    罗氏这么感激她,叫她倒是有些失笑了。

    对罗氏宽容,只不过是她并未造成损害。

    若罗氏当真妨碍了她的儿子,她早就收拾她了。

    少了罗氏在宫中上蹿下跳,她清净,她儿媳太子妃也清净。

    她答应罗氏,也并不是为了她。

    “都是陛下仁慈。”皇后便温和地说道。

    “没有没有。都是娘娘慈爱。”罗氏忙摇头说道。

    皇帝皱眉看着罗氏巴巴地与皇后亲近,却下意识地看向皇后。

    看着皇后对罗氏的温煦宽容,所谓母仪天下,心胸开阔,对后宫嫔妃一视同仁都十分看顾照顾,说的就是皇后吧。

    他嘴里有些发苦,又觉得罗氏此刻粘着皇后的样子叫自己十分不喜。

    “不管是谁仁慈也好,无情也罢,叫阿樟进宫把她接出去。”他对皇后说道。

    皇后沉吟片刻,才缓缓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将她从前宫中的金银细软都趁着二皇子还没进贡的时候收拾收拾。虽然是跟着儿子一同住,可也得手头宽裕,才心里不慌,能自在体面地过日子。”

    她这是为罗氏最后的考虑,很公正,也并未小气,毕竟,和一个已经不是自己对手的人有什么好斤斤计较的?

    罗氏一旦出宫,这后宫就更没有凤樟的什么事,皇后也不至于为了在最后的时候刻薄罗氏污了自己的名声,叫人觉得自己这个做皇后的小气。只是她这样大方地为罗氏着想,罗氏已经哭得止不住了,皇帝却觉得心里更是难受。

    如果皇后此刻要为难罗氏,与罗氏斤斤计较,他会觉得很欢喜。

    如今皇帝才明白,什么叫做举案齐眉却意难平。

    他与皇后举案齐眉,夫妻和睦,从未红过脸,是多年相互服侍的感情。

    可是举案齐眉,妻妾和睦了才会更叫人在有的时候明白,之所以会举案齐眉,那也说明她只是把他当做自己的夫君。

    只是夫君而已。

    却少了更多的东西。

    皇帝下意识地伸手握了握皇后的手,皇后急忙探身问道,“陛下的手怎么有些冷?”她是真心关心他,在意他,把他当做自己的夫君。

    皇帝动了动嘴角,到底说不出什么,只轻声说道,“来的时候吹了风。”

    “陛下也要小心身子骨儿啊。”皇后便将一旁的薄毯盖在皇帝的腿上柔声说道,“这已经入秋了,陛下也该小心点才对。”她又叫人上热些的茶水上来给皇帝暖着。这是她这些年一直都在做,因此浑然天成,十分自然的事。

    皇帝也一向都习惯了的,只是这一次却觉得有些憋得慌。他忙也把薄毯往皇后的身上扯了扯说道,“皇后也是,别冷着了。”这样互相关心的夫妻俩,瞧着多叫人觉得幸福啊。唐菀却觉得皇帝的脸色不太好看。

    她觉得这已经不止一次见到皇帝的脸色怪怪的了。

    上一次是罗氏被废,这一次是罗氏要离宫。

    太后是不管这些的,也不及唐菀那样在意。

    大公主看见了,觉得这是在冷宫的时候皇帝与皇后就是这样互相关心的,都习惯了,也没觉出什么,见唐菀蹙紧了小眉头似乎有些犯难的样子,便好奇地问道,“你想什么这样入神?”她似乎因为罗氏要出宫所以心情不错,唐菀怎么可能会胡乱说皇帝与皇后的八卦,忙摇头说道,“没有没有,我只是想着若是要收拾东西的话,得快着些。不然二皇子就要进宫了。”

    她这话提醒大公主了,大公主因有孕不方便,太后就叫罗氏回了她从前居住的宫所去,整理从前做嫔妃的时候得到的无数的金银细软。

    唐菀觉得光是这些,就足够罗氏在宫外过得很好很好了。

    宫里少了一个娘娘,她也觉得更为皇后感到高兴。

    太子妃也管理宫务的时候也少了几分顾忌,也会更轻松的。

    她觉得罗氏出宫是好事,然而对于凤樟来说,罗氏出宫却并不是一件好事。

    当宫里的內侍来传召他进宫,凤樟本为了皇帝终于重新宽恕他,叫他进宫感到十分喜悦,进了宫就挨了皇帝一闷棍。

    “父,父皇,您说什么?”凤樟没想到皇帝叫自己进宫是为了叫他把罗氏给接走,一时磕磕绊绊地问道。

    內侍都是宫中最有眼色,跟红顶白的人,知道凤樟不得宠,就乐得看他的笑话来讨好与他有仇的清平郡王。罗氏出宫这样的大事,內侍能不知道么?可是到了二皇子府,到这一路上,內侍一声不吭,完全没说皇帝为什么叫凤樟进宫,就是为了叫凤樟欢天喜地地进宫,再被一棍子敲下来。

    这叫凤樟完全没有心里准备,心中暗恨,连拒绝的话都一时想不出来,只看着皇帝许久才艰难地说道,“儿臣担心母亲舍不得离开父皇。”罗氏如果离开后宫,那他这个罗氏生的皇子成了什么了?

    罗氏在冷宫里待着,好歹也是皇帝的嫔妃,好歹是有身份的。

    可一旦罗氏出宫,皇家就不会再承认罗氏的身份,那他这个皇子的分量就越发地尴尬了。

    “恰恰相反,是她主动要求离开宫中,跟你住。”皇帝见凤樟满脸错愕,因一时突然,脸上难掩不情愿,不由皱了皱眉。

    罗氏好歹也是凤樟的生母,凤樟这一脸不愿意养他母亲的什么意思?

    怎么,不想养养母,如今连生母也不想养了?

    皇帝一时对凤樟的人品都生出几分怀疑。

    “你不愿意?”皇帝冷了声音问道。

    “儿臣怎么会不愿意奉养母亲。只是想着母亲与父皇夫妻多年……”

    “她不是朕的妻子。从前不过是妃妾,如今更只是宫人。就算曾经有过几分情分,这些情分也被她自己作践没了。”皇帝淡淡地说道。

    他又觉得对凤樟格外失望。

    连后宅女眷都知道妻妾之分,怎么凤樟总是张嘴就是他与罗氏夫妻多年。

    他为凤樟的话十分不快,脸上自然也沉了下来,凤樟心生惶恐,忙不敢吭声了。

    他还能说什么?总不能说自己不愿意奉养罗氏。

    一个皇子如果沾上不孝的名声,那就真的翻不了身了。

    如今他正是要紧的时候,罗家已经很卖力地给他拉拢了不少朝臣,都以他马首是瞻,他还想回到朝中影响朝堂,自然不能触怒皇帝,只能忍着心中的郁闷答应了。

    想想这是罗氏自己主动出宫,主动坏了他的地位与尊荣,那一刻,凤樟只觉得自己是不是时运不佳。

    他抛弃了对他一心一意,贫贱时不离不弃的唐菀,娶了唐萱,被唐萱坏了容貌,失了入主东宫的大好前程。

    他抛弃了含辛茹苦抚养他长大的广陵侯太夫人,认回了罗氏的膝下,却被罗氏坏了自己的位置,还要奉养她。

    这生母与妻子,难道都前世与他有仇不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么么哒(づ ̄ 3 ̄)づ~

    刘欣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20-03-08 22:57:18

    小院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09 00:53:10

    慕慕慕慕琉筝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09 13:41:21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洪荒拆迁队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没出息的庄先生我被大佬诱婚了[七零]天地白驹深情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