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第 122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122、第 122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一路凡尘超能右手明星爸爸宝贝妞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盛世谋妆     不过被她骗, 他愿意。

    凤弈想通了这些,心安理得地抱着唐菀睡了回笼觉。

    等唐菀累得不得了,在丫鬟们闪烁的目光里被扶着去吃饭, 凤弈走在一旁, 觉得如今的春光都明媚了起来。

    他嘴角勾起了浅浅的笑意。

    这笑意当看到了凤念兄妹几个的时候,已经带了几分居高临下的炫耀。

    凤念就觉得今日的王叔仿佛是一个胜利者一般。

    看他们的目光都带了几分优越感。

    这是为什么呢?

    凤念歪了歪小脑袋, 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不过瞧着唐菀今日与凤弈的气色, 却隐约地觉得仿佛有什么不一样。他乖巧地没有问, 小尾巴似的跟着唐菀说话,鞍前马后地照顾自己的弟弟妹妹,十分有兄长的样子。

    一旁的凤吕见他十分喜欢凤慈与和静,便觉得凤念真是一个好兄长。再想想自己,便叹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的小身子小声说道, “以后我也要这样做兄长么?”他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呢, 不需要做可靠沉稳,照顾弟弟妹妹们的那个。

    “当然。不然我们为什么是做哥哥的呢。”

    凤念很习惯地说道。

    做兄长的自然要照顾弟弟妹妹了。

    难道这还用得着说么。

    他这样理所当然的样子,令凤吕若有所思。

    等凤吕过了几天回家去没多久,安王妃就来与唐菀说话,笑容越发真切, 拉着唐菀的手说唐菀是个贤惠的好王妃。

    唐菀一脸疑惑地问道,“王婶这是何意?”

    “是你教得好。”安王妃笑容满面地说道。

    凤吕是安王的嫡长孙,是安王府最尊贵的孩子, 受尽溺爱长大,虽然没有养歪,性子一向都很好,可是却是一副没心没肺的脾气,比他的几个堂弟还要像是弟弟的样子。

    这一次回了王府,凤吕竟然会照顾弟弟们了,而且还越发地友爱手足,家中的姐妹也越发地亲近,他小小一颗对堂弟或者姐妹们亲亲热热地关心着,安王妃看着都觉得欣慰。这一个王府,若是日后继承王府的孩子能知道维护家中的兄弟姐妹,这才是王府的福气。

    安王妃不在意那些什么京都内外的流言蜚语,只在意的是唐菀对凤吕的确有了很好的影响。

    听说唐菀的母族乃是御史出身。

    怪不得会有这样的贤惠客人。

    只是可惜了,明珠暗投,落到了唐家,差点被唐家那群不要脸的给逼死。

    一说到唐家,安王妃的脸色就格外复杂。

    她虽然不喜欢自己的妯娌景王妃,觉得景王妃看人下菜碟那一套有点过了,也见不得景王妃跟红顶白,踩着不如自己的去谄媚权贵,看不顺眼景王妃很多事,可不管怎么说,她与景王妃做了妯娌这么多年,哪怕关系不好,可是也唇亡齿寒。

    之前凤樟默许唐芝在景王府外头哭闹,嚷嚷自己与景王之前如何如何,不仅气病了景王,连景王妃的脸都被丢进了泥土里,颜面扫地。看着景王府如今大门紧闭,景王妃都不愿意出门了,安王妃从心里厌恶生出这许多事端的唐家与二皇子。

    景王无论怎样,当初对二皇子是真心辅佐。

    可是二皇子却毫不在意景王的心情还有脸面,叫那么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去景王府门前闹,没有半分阻止。

    在二皇子的心里,为他用心筹谋的景王竟然也不过如此。

    如果二皇子的性子这样凉薄,那日后二皇子一脉如果上位,还有他们这些皇族立足之地么?

    岂不是到时候二皇子想怎么羞辱他们,他们都只能默默地受着?

    只在二皇子对景王这么凉薄,安王妃就觉得不能叫二皇子当真手握权势。

    至于唐家的无耻,特别是唐家姑娘们的教养,安王妃都懒得说了。

    唐芝有胆子去景王府哭闹,这不仅是她自己不要脸。

    如果没有家中长辈的默许,她怎么敢做这样的事呢?

    可见唐家的那些长辈都不怎么样。

    如此,皇帝夺爵,将爵位给了怡和郡主的夫君唐逸,安王妃觉得皇帝很有眼光。

    凤吕也时常在家里念叨他的唐舅舅。

    那亲热的样儿,不知道的还以为唐逸是凤吕的亲舅舅呢。

    安王妃却很高兴。

    安王府虽然有亲王爵位,可是却并无权势,安王也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从前被先帝贵妃吓破了胆,只想老老实实地夹着尾巴把王府传承下去。他时常叮嘱家中儿孙的就是不要生事,什么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之类的,安王妃时常担心王府的日后。

    可是如今看见凤吕小小年纪就已经学着做兄弟姐妹的顶梁柱,又慢慢地变得出色,还交往了广陵侯长平侯这样的年少的朝中的新贵,安王妃便觉得王府的日后不必担心了。她再想想景王府如今的生活,便拉着唐菀越发慈爱起来。

    她这么慈爱,唐菀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又有些奇怪。不就是养一养凤吕么,凤吕就算再出色,可至于对她这么亲热么。

    “就算从前不这么觉得,如今瞧瞧景王府也都明白了。”大公主回头就跟唐菀说道。

    “我最近没有听说景王府的事。”唐菀好奇地问道,“景王府怎么了?”

    “听说景王叔大病了一场,如今身子还虚弱着,你没见过年那会儿宫中家宴,景王府没有人进宫么?一来是躲羞,不想去听那些乌糟糟的流言蜚语,一来就是王叔的身体不怎么好。”

    大公主脸色有些异样地对唐菀说道,“只怕王叔如今也回过味儿来了。我听说他如今对凤樟避之不及。太子……”她顿了顿,唐菀便理所当然地说道,“太子知道景王叔病成这样,应该很担心吧。”

    太子那么宽厚的人,叔叔病了,一定会很担心的。

    大公主嘴角抽搐了一下。

    坑得景王躺在床上病恹恹的每日恐惧的不就是太子么?

    正是景王明白过来了,如今才知道太子的厉害,才绝不敢再跟凤樟有什么牵扯。

    听说景王还往东宫修书呢,如今对东宫十分迫切,希望能与太子叔侄亲热起来。

    不过见唐菀拿太子当大大的好人,大公主知道自己说太子的坏话唐菀也不会在意,她觉得太子实在狡猾,撇撇嘴,便对唐菀说道,“不过没了景王叔,凤樟还有罗家当臂膀呢。我听说罗家最近与他走得很近。”

    凤樟的眼光真是不怎么样,先是景王,又是罗家,都是不叫人放在眼里的废物点心。

    只是一提到凤樟,大公主忍不住就想到凤樟竟然唆使罗家的丫头去与李穆勾勾搭搭。她脸色一沉,忍耐着心中的怒意,对唐菀说道,“父皇还不如狠狠心,把他也给废了。”

    把凤樟直接废了算了。

    唐菀没吭声。

    她只是觉得大公主的气色瞧着有些不太好,容光黯淡,便关心地问道,“你最近没休息好啊?”这关心的话叫大公主听了,竟脸红了一会儿,才靠过来对唐菀小声说道,“我前阵子不舒服,恶心,想吐,就叫太医给我看看。”

    虽然她并没有直接地说,不过这话却已经算不得是含糊的话了,唐菀顿时瞪圆了眼睛看着她,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有孕了么?”她十分惊讶的样子,大公主抽了抽嘴角问道,“我有孕是一件很叫人震惊的事么?”

    除了太子爱搞自己能不能生的话题,大公主完全没有这个兴趣。

    她花朵儿一样的姑娘,南安侯也正是盛年,大婚都一年了,有孕当然是理所当然的事。

    唐菀急忙说道,“当然不是震惊。是惊喜呀。”她想到上辈子大公主跟南安侯之间的事,到了自己死了都没有看到大公主的孩子出生,便觉得曾经的遗憾在此刻全都化为乌有,弯起眼睛对大公主嗔怪地说道,“你之前怎么不说呢?既然太医都诊断出来,就应该往宫里报喜呀。”

    她欢欢喜喜,比自己有孕了那会儿还高兴,大公主笑着看着唐菀真心为自己感到高兴,抬手摸了摸唐菀的脸说道,“我是想着亲自进宫跟皇祖母与母后报喜。而不是通过太医的嘴。”她对自己的第一个孩子还是很重视的,唐菀想了想,也觉得这样的喜事亲口对长辈说才更欢喜,便对她问道,“那你想什么时候进宫?”

    “过两天吧。等我再稳当一些的。”大公主便对唐菀说道,“到时候,我也会去冷宫告诉母亲。”

    她有孕了,无论罗氏对她曾经做过什么,,可叫罗氏知道自己即将做外祖母,也是大公主的义务。

    哪怕罗氏并不稀罕她的外孙。

    “冷宫里可还好?”唐菀在宫里从不打听罗氏的事,此刻便好奇地问道。

    “父皇对她这样绝情,她能好过么?我过去看了她两次,她的头发都白了一半儿了。”大公主说这些的时候不见半点心疼,相反十分平静,只对唐菀勾了勾嘴角说道,“更可笑的事,她被废已经这么久了,凤樟竟然一句为她求情的话也没有在父皇的面前说。他推说养伤……可是身上受了伤,难道手也残废了不成?就算是送一份求情的书信给父皇,也是他对母亲的一点孝顺。这都没有。罢了,他对养母,生母都这样绝情,谁还敢指望他呢?不过是个没心的人罢了。”

    头也不回地回了宫里,把广陵侯太夫人丢在脑后不闻不问,一心只认罗氏了。

    可是罗氏出了事,他也头也不回,与罗氏彻底断了关系一般。

    唐菀听大公主提到凤樟便蹙眉说道,“既然你知道他没心,就别为他生气了。有孕在身,得心平气和呢。”她还把自己有孕的时候的一些经验分享给大公主,跟大公主小小声地咬耳朵说道,“阿奕那时候天天陪着我,我的心里踏实得不得了。你在屋儿里给侯爷也预备个小床吧,别叫他睡书房了。”

    她觉得女子有孕的时候丈夫的陪伴十分重要,大公主认认真真地听着,觉得唐菀这些的确是十分重要的经验。果然,等到了晚上唐菀心满意足地回了家,大公主就张罗着把库房里的一个软塌搬出来,放在自己的床边给南安侯预备着。

    这一天,南安侯惨遭抛弃,没有爬上公主的御榻,委委屈屈地缩在了软塌上。

    他彻夜难眠,心里再想自己跟清平王妃是不是前世有仇。

    不是有仇,为什么要叫他跟公主分开睡?

    睡在一起不暖和么?

    谁要睡书房了?床铺这么大,一块儿睡,他小心些不就行了。

    南安侯不是一个会和女子计较的人,他只想找清平郡王算账,只是凤弈早就对他格外警惕,唯恐儿子被南安侯的风采所迷直接拜师去,清平王府的大门对南安侯也不是十分友好。南安侯忍耐着在软塌上憋了两天,大公主觉得自己的身体安稳了很多,给他放上大床才罢了。

    这才叫南安侯觉得幸福了起来,等大公主往宫里去报信,太后与皇后毫不含糊地将宫中的许多的嬷嬷宫人送出来,与当初对唐菀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两样。这样的看重,自然叫前一阵子皇帝废了罗氏的事并不对大公主生出影响。

    倒是等大公主告诉了罗氏自己有孕的消息回来,南安侯就往清平王府来了。

    凤弈紧急把儿子们都藏好,才叫南安侯进来。

    他以为南安侯是来挖自己的儿子的,南安侯这一次却是来寻唐菀的。

    “寻我做什么?不是才从宫里出来么?”唐菀也从宫里刚回来,因出宫前已经在宫里说了好些亲密的话,如今南安侯上门要请她去侯府,她当然很奇怪。倒是南安侯,脸色有些难看,只对唐菀含糊地说道,“去了冷宫心情不好。”

    他一向都对罗氏不怎么尊重,不客气地说道,“说了些混账话。”

    一说起罗氏跟大公主说了什么,南安侯就觉得恼火。

    唐菀哪里顾得上去埋怨在冷宫还能作祟的罗氏,忙着去了南安侯府,便见大公主脸色淡淡地靠在榻上,眉目有些清冷。

    见了唐菀匆匆而来,她有些诧异,之后眼里露出了然。

    “我就知道他肯定得去找你。”

    “你心情不好啊?”唐菀便跟她一起靠在榻上关心地问道。

    “也不是。只不过是……我觉得好歹自己在母亲的心里算是有些地位,还想去告诉她要做外祖母,却原来我是自作多情而已。”大公主便嘲讽地笑了笑,对唐菀轻声说道,“知道我有孕,皇祖母,母后还有太子妃都为我高兴,赏赐了那么多的补品珍品,堆了外头满满的一院子,更不要说服侍的人。”她枕着身后软软的垫子对抿嘴看着自己的唐菀笑着说道,“就算是为了关心我的长辈,我也不会叫自己的身体坏了去。只是母亲叫我心寒。”

    唐菀便握住大公主的手。

    她不知自己怎么安慰大公主。

    大公主在冷宫大概受到罗氏的冷淡了吧。

    欢欢喜喜去告诉罗氏自己有孕,哪怕对罗氏再失望,可看到罗氏对自己有孕无动于衷也会觉得伤感吧。

    她不好说离间母女的话,只小小声地说道,“心再寒,可看见侯爷忙着去王府把我给请过来,心也暖和了吧。”

    大公主噗嗤一笑。

    南安侯见她心情不好,就忙着亲自往清平王府去请他最近恨得咬牙的清平王妃,这当然是真心关心她了。

    “是啊。所以以后母亲的事我都不会再在意了。这一回是真的。如今我才明白父皇的心情。失望透顶以后,就真的不再期待什么,就真的放下了。”大公主心气平和地对唐菀说道,“去了冷宫,知道我有了身孕,却只叫我趁着父皇知道我有孕龙颜大悦,一定会重赏我,看重我,不忍心驳斥我的机会给她求求情,把她给放出来……不仅我是工具,连我的孩子都成了她能利用的工具。”

    她平静地说着这话的时候,唐菀觉得自己的心都疼了。

    大公主那时候得是什么心情啊。

    果然,皇帝把罗氏给废了真的是太好了。

    罗氏那样的母亲,就应该永远被关在冷宫里不见天日才好呢。

    “她说完这一句,我就出来了。”大公主摊手对唐菀笑了笑说道。

    她怕留在冷宫,就要对罗氏出言不逊了。

    她慢慢地吐出一口气,见唐菀没说话,便叫外头的人给自己端两碗银耳羹来,推给唐菀一碗含含糊糊地说道,“今天留在这儿吃饭吧。咱们吃点好的,也庆祝一下。”她可不会为了罗氏的那点事去叫自己的心情坏了,伤了自己的孩子,倒是兴致勃勃地对唐菀说道,“我倒是羡慕你的龙凤胎。如果这一次只生一个,那我就接着生。”她心胸一向开阔,郁闷了一下就不再计较这件事了。

    唐菀见她跟当初自己似的雄心勃勃地想多生孩子,脸突然红了。

    凤弈如今时常闹她。

    夫妻之间的事,叫她觉得十分不好意思。

    “你说得对。”她到底跟凤弈留在府里吃了饭,等吃过饭想要回家去,出了南安侯府的门,便听到车外面传来了人声说是二皇子府上的。

    她十分好奇地挑开车帘往外看,见送他们夫妻出来的南安侯正脸色冷淡地将一封拜帖丢到地上去,看都不看面前赔笑的一个小厮转身就回了侯府,咣当一声关上了大门。那小厮垂头丧气地捡起拜帖走了,唐菀看了两眼,便不再在意了。

    只是没过两天,宫中就传来消息说冷宫中的罗氏不知怎么惹怒了皇帝,被皇帝裁了冷宫中服侍的人。

    说起来罗氏虽然被废为宫人,可是皇帝看在最后的旧情,冷宫里已经是有好些宫人服侍罗氏。

    除了不能离开冷宫,罗氏的日子依旧是十分舒服的。

    可是这一次,皇帝动了怒,连罗氏身边的人都给裁减了。

    唐菀没进宫只窝在凤弈的怀里小声嘀咕说道,“莫不是她跟陛下提了公主有孕,应该宽恕她的事了吧?”罗氏的脑子,叫唐菀说也并不精明,连她这样的笨蛋都知道她会做什么。

    罗氏在大公主的面前碰了钉子,不屈不挠地要去给皇帝添堵,皇帝能不生气么?

    只是罗氏被关在冷宫,难道皇帝又去冷宫见罗氏去了?那皇帝对罗氏莫非还是不能割舍的真爱不成?

    唐菀心里腹诽的时候,凤弈便对唐菀说道,“陛下裁减她身边的宫人,只怕就是因这些宫人给她传话了。”罗氏出不来冷宫,可是她身边的宫人却总是会有些法子的。或者是修书,或者是传话,总之罗氏的话传到皇帝的耳朵里,皇帝就恼了。

    宫中不仅是裁减了罗氏身边的宫人,而且如今冷宫里的宫人都不许放出来了。

    甚至外头的宫人也不许与冷宫里的人说半句话。

    可见皇帝这一次真的被罗氏气得不轻。

    想想也不奇怪。

    正常的人对罗氏这种行为都不会觉得理所当然。

    唐菀伏在凤弈的怀里听着,安静了一会儿,听说冷宫已经被封起来了,便哼了一声说道,“这样也好,省的她总是闹得人心里难受。那这回二皇子求情了么?”

    大公主是肯定不给罗嫔求情了,那凤樟呢?

    当然还是没有。

    凤樟见罗氏彻底失宠,已经被皇帝厌恶,哪里还敢出头引得皇帝迁怒。

    他巴不得皇帝不要想起来自己是罗氏生的皇子。

    因此二皇子府最近十分低调,唯一的不低调就是罗家族长时常来往二皇子府上,为二皇子积极奔走,拉拢一些京都之中零散的朝臣。他这动作并不十分严密,凤弈没过几天就已经听到了风声,见凤樟这是一心往死路上走,凤弈也懒得去把他拉回来,因天气渐渐炎热,就拉着唐菀带着几个小家伙儿往京都外头的避暑山庄去避暑。

    去年唐菀有孕,山庄里过于阴凉,他们一家没过去。

    今年倒是赶着去了。

    等夏天快过去,天气凉快起来,凤弈才又带着家人一同回来,唐菀当然高高兴兴地去宫里。

    虽然他们一家住在山庄上,可是也时常回京都给宫里请安,这一次进宫跟从前一样儿熟悉地往太后的宫中去了。

    热闹了一场,又把几个孩子往太后的面前一塞,唐菀便跟着已经渐渐显怀的大公主在宫里慢慢地走动散散心。

    见大公主康健,就算有孕也闲不住,能自己遛弯,唐菀羡慕极了。

    当初她可是在床上躺了好些时候。

    “太医说我这是一个,自然跟你当初怀了两个不一样。”大公主正对唐菀笑着说道,目光落在前头,脸上的笑容慢慢冷淡了起来。

    唐菀好奇地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顿时吓了一跳。

    对面一个畏畏缩缩,脸上都是细细密密的纹路的女人从灌木后头怯怯地出来。

    唐菀当然认得她。

    那是罗氏。

    可是曾经娇艳美艳的美人,怎么成了如今满头白发,面容衰败了的模样了?

    更叫她吓了一跳的不是罗氏的衰老,而是罗氏哭着对大公主说了一句话。

    “宣平,我,我想出宫,和你皇兄一块儿住。你帮我说句话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蹭蹭大家mua! (*╯3╰)~

    20437991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20-03-08 01:34:12

    20437991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08 01:35:01

    可可的小糖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3-08 04:58:44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洪荒拆迁队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没出息的庄先生我被大佬诱婚了[七零]天地白驹深情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