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第 114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114、第 114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末世之人生赢家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日娱韩娱]顶端超能右手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御兽灵仙     唐菀觉得东山郡王一定会原谅对自己投毒的人的。

    无论是东山王妃还是唐芝。

    投毒都是因为爱他。

    东山郡王只会感到幸福的吧。

    为了爱做什么都可以被原谅。

    因为这样想, 这样爱他就要毒死他……的爱情,叫唐菀都觉得有些羡慕东山郡王了。

    只是她还是有些可惜的……本以为东山郡王如果被毒死了,她儿子就能继承王位。

    谁知道祸害遗千年, 东山郡王面对这样残酷的爱情竟然还能活着……她便垂头摸了摸儿子的小脸儿小小声地说道, “念哥儿别为你父王担心,他死不了。”这话说的……凤念急忙点头, 努力不要叫自己露出遗憾的样子,乖巧地对唐菀说道, “是啊。只是父王如果卧病在床, 那谁来照顾他呢?”

    母子俩的目光都看向东山郡王的女人们。

    至于凤念,才四岁大,还是个孩子,怎么能照顾自己生病的父亲呢?

    他自己尚且需要照顾。

    唐菀看了一眼正脸色同样遗憾,也在遗憾东山郡王没死成的凤樟,便在一旁说道, “既然郡王无事, 我们也就放心了。只是东山王府如今这么混乱,连照顾孩子的没有。同是皇家宗亲,咱们王府在这时候自然要挺身而出,帮着东山王府解决一些问题。就叫念哥儿继续留在王府,时不时过来看望他父亲。这操心费事养孩子的许多的麻烦, 我们王府暂且先帮衬着吧。”

    她声音软软的,却一副替清平王府拿主意的样子,只是这话不是应该叫凤弈这个王府主人来说么?

    东山王妃心里嫉恨交加地看着唐菀这样随意地做主的样子, 急忙去看凤弈,哀哀地说道,“只是若我们郡王卧病,这王府之中就没有做主的人呢。还是叫念哥儿回来,也好当这个家,叫王府有个主心骨啊。”

    既然已经惊动了宗亲,只怕东山郡王中毒这件事必然要彻查。如今东山王妃倒是庆幸宫中的神医没有叫东山郡王被毒死。只要东山郡王不死,她就算是被查出是下毒的主谋,那罪过也未必很大。

    若是东山郡王真的只能缠绵病榻,那子嗣上只怕也只有凤念与凤含两个儿子。

    趁着这个时候把凤念给叫回东山王府,如果凤念死了,那凤含就是王府唯一的继承人。

    至于谋害东山郡王……到时候舍出一个府中的下人背了这黑锅就是。

    东山王妃心中急转,已经趁着这个时候想到了更多的事。

    凤弈敏锐,见她竟然听说东山郡王死不了就又想要算计凤念,见这女人不知死活,他便冷冷地说道,“凤念只有四岁,做什么主心骨。他不过是中毒,又没有归西。这世上没有生父尚在,世子就要当家的道理。”他见太医已经忙着给东山郡王施针用药,只转头对几个王府侍卫说道,“去叫衙门与宗亲管事都过来,就算人没死,可毒杀郡王,罪无可赦。别以为人没死,自己就能活着。”

    他看都不看脸色微微一变的东山王妃说道,“也少拿下人顶缸。以为谁是傻子不成?从前不跟你们计较,是懒得计较。如今,本王不想放过真凶。”他凌厉的目光看了东山王妃一眼,冷笑了一声说道,“至于你,无论这件事与你有没有关系,堂堂郡王妃,竟然叫自家郡王在府中被毒杀,可见你就是个无能的废物!无论谁是歹人,你都犯了失察之罪。把她先给本王捆了。”

    他抬了抬下颚的功夫,清平郡王府的侍卫压根就对这些皇亲国戚完全没有半分畏惧,答应了一声上前利落地把东山王妃给捆了起来。

    这样无情顿时叫东山王妃吓得惊叫起来,凤弈却眉头都没有动半点,淡淡地说道,“先捆着。”他正想要说等东山郡王醒来给他看一眼自己被捆起来的女人的时候,东山郡王突然低低地呻/吟了一声,张开了还有些茫然的眼睛。

    他只觉得浑身都剧痛无比,那是融入了血与骨的剧痛,疼痛得叫身体无力,甚至呼吸之间都泛起了血气。他的记忆还停留在与娇笑连连的爱妾打情骂俏的时候被喂了一口燕窝上,此刻茫然了片刻,他虚弱地转头,却看见自己的面前一片乱象。

    看到凤樟竟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东山郡王都惊呆了。

    他跟二皇子之间势同水火,他竟然还上了他的门?

    “堂兄,你没事吧、”凤樟见东山郡王那茫茫然的虚弱的模样,心里自然高兴,此刻做出一副关心的嘴脸便对慢慢露出了警惕的东山郡王说道,“你中了毒,我们过来看你。”虽然看起来小心翼翼的,可凤樟就把刚刚太医说的那些话说给东山郡王听。

    东山郡王此刻虽然不至于奄奄一息,可是浑身的剧痛还有心口每一次呼吸都泛起腥甜的血腥味道,还有那颤抖着想要动动手指都无力,顿时叫他惊慌起来。他听懂了,是王府之中女人争风吃醋,连累他中了毒,因这毒十分凶险,他日后只怕也只能这样躺在床上。

    这叫正是盛年的东山郡王怎么能承受?

    他还是最强壮的盛年,正是最好的年华,还有无数的野心与抱负。

    太子对他那么温和,假以时日,未必不会重用。

    哪怕被太康大长公主扣在京都,暂时没有了权势,可他依旧是身份高贵的皇家郡王。

    大好的日子都在等他过,他却以后只能以废人的姿态一直躺在床上?

    这叫心高气傲,雄心勃勃,还想享受人生的东山郡王无法承受。

    他听到这里,哪里还有心情去听唐芝的哭声,反而将不敢置信,又带着怨恨的目光看向被捆在地上,目光躲闪的东山王妃。

    如果说旁人不知道是谁下的毒,那东山郡王太知道对他下毒的可能是谁了。

    这王府上,他的女人之中,也只有东山王妃是敢于下毒的。

    当年……他早就知道她是个会下毒,手里有这样东西的。

    凤念的生母因何过世?

    有被他冷落的心力交瘁,有王府的产婆的怠慢令她血崩,也有东山王妃当年下了毒。

    东山郡王全都知道,可是却没有在意。

    她之所以下毒,都是因为太深爱他,想要拥有他,成为他的妻子。

    深爱他,这有什么罪过呢?

    为了他愿意去杀人,这是怎样的深爱与眷恋。

    甚至因为这样,东山郡王更加怜爱为了自己对凤念生母下了毒手的东山王妃,觉得她对自己是真心的。

    当年,凤念的生母死了的时候他一声不吭,娶了下毒的女人进门。

    可是如今,她再一次动手,却叫他成了受害者,感受到了凤念生母当年遭受到的一切的痛苦还有绝望。

    甚至更加绝望。

    凤念的生母死的干脆,感受不到多少痛苦。

    可是他却要从此眼看着岁月的流逝,就这么在自己年纪轻轻的时候就躺在病榻上,每一天都数着日子艰难地感受着东山王妃对自己的深爱了。

    他此刻看向东山王妃的目光再也没有了半分感情与感动,反而慢慢露出了怨恨之色。

    虚弱地动了动嘴角,他只觉得喉咙火辣辣的,一片腥甜,却一个字都无法说出来,最后只能努力地只抬起了一只手臂,无力地指了指东山王妃的方向就再一次把手臂摔在了被褥里。

    这样虚弱无力,甚至连一条手臂都不能抬起,不仅吓坏了东山郡王自己,也吓坏了正在一旁跟唐三太太抱头痛哭的唐芝。她一张刚刚还妆容精致的脸此刻一片惨白,看着形同废人的东山郡王,她顾不得这里的人看自己的眼神,扑上去抓着上了年纪的太医问道,“郡王这是怎么了!?”

    东山郡王那么有力强壮的臂膀,怎么就抬不起来了?

    她看起来惊慌极了,一双秋水般的眼睛露出了慌张,也顾不得自己穿得清凉单薄。

    唐三太太的脸色也难看极了。

    如果东山郡王废了,那唐芝这样的美人岂不是被耽误了?

    那太医上了年纪,被唐芝摇晃得骨头都要散架,觉得东山王府不知礼数。

    他这样的年纪辛辛苦苦夜半而来救了东山郡王一条性命,东山郡王的小妾不知感激,反而还来叨扰他。

    不过是一个小妾,怎敢如此放肆呢?

    “郡王中了的毒实在厉害。虽然性命都能保全,可是日后这身子骨儿……”太医欲言又止。

    “就是说,以后都好不了了?都是现在的样子了?!”唐芝尖声质问。

    此刻她绝色姿容早就不见了踪影,露出了几分扭曲。

    那太医艰难地点了点头。

    东山郡王也竖着耳朵在听,听到这里,只觉得被命运抛弃了一般,露出深深地绝望与怨恨。

    他心中绝望,又觉得此刻凤樟这仇人站在自己面前看见自己最无力的这一面令人心都要炸裂了,或许这样的憎恨令他竟然爆发了力量,哪怕喉咙剧痛,也依旧奋力地再一次指了指东山王妃的方向,声音沙哑艰难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来,“她……对本王……下毒!”

    他这苦主亲自指认,东山王妃本还想东山郡王会顾念夫妻之情救自己于水火,却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刚刚醒来,竟然就是将下毒的罪名扣在自己的头上,顿时尖叫起来,“郡王,我没有!”

    东山郡王呕出一口血,呼吸急促死死地看着她,眼底充满了厌恶。

    太医急忙又给他用了针,好容易叫他的气息平和起来。

    “既然他已经指认,送她去天牢。”凤弈完全没有把一个郡王妃丢到天牢里会感觉同情怜惜。

    太子都能送景王妃去天牢,他为什么不能送东山王妃过去。

    “郡王,你,你不能这么狠心!”自己这般柔弱高贵的郡王妃,如果被送到天牢去,怎么可能经住那里头的风吹雨打与肮脏。东山王妃看见清平王府的侍卫领命就过来要抓捕自己,顿时哭叫了一声,哪怕是被捆着也一下子撞到了东山郡王的病床之前哭着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做错了。”

    东山郡王知道她的为人,她隐瞒也不能隐瞒过去,她如今只有痛快承认博东山郡王的怜惜,只哭着赔罪说道,“我只是嫉妒郡王不理我,嫉妒唐氏比我得宠,因此才不择手段!我只是因为太深爱郡王了。郡王只看在我的深情还有含哥儿的份儿上,饶了我这一次吧!”

    她哭得可怜极了,再也没有刚刚到了京都的春风得意,东山郡王却已经对她憎恨无比,闭着眼睛许久才艰难地说道,“毒……妇……”这话说出来,东山王妃只觉得锥心之痛,她看着显然是要追究的东山郡王,慢慢地眼里露出恨意。

    东山郡王若是执意追究,那谋害郡王的罪名之下,她只怕死无葬身之地。

    这个男人好狠的心。

    如今,他是想要她的命!

    想到这些年为了他付出那么多,给他生了儿子,为了讨好他作小服低,可是他却翻脸无情,一点原谅的机会都不给自己,旧日的夫妻恩爱弃之如敝屣,东山王妃再想想刚刚清平郡王对唐菀的纵容与宠爱,不由怒上心头,挣扎着尖叫道,“我是个毒妇?那郡王你呢?!当年,还不是你兴高采烈地爬上了我这个毒妇的床,连自己的原配都不肯要了?!不过是我把你侍候得舒服了罢了。如今才说我是毒妇?那你呢?当年,你不也是害了凤念的生母?!我是毒妇,你就是无情无义的贱人!”

    她这样的话叫东山郡王越发气怒交加,看着疯狂地被清平王府的侍卫拖走,远远地还在叫骂的东山王妃,他再想想刚刚她说了什么,顿时又气血翻涌。

    太医觉得太难了。

    他久在宫内宫外行走看诊,什么样的皇家反目没见过,东山郡王夫妻反目,恶语相向并没有叫他觉得开了眼界之类的。

    他犯愁的是,明明中了毒好不容易保住了性命,如果东山郡王气性这么大总是气怒,这身体就要更坏了。

    时不时地呕出血来,这是给太医添麻烦啊。

    更何况,这更不利于日后的静养。

    心里哀怨,他便与同僚就忙着把已经开始翻白眼的东山郡王好一阵地用药,见他总算又活过来了,这才抹了一把汗,犹豫了一下,见清平郡王显然对东山郡王的死活完全不在意,正垂头给自家王妃与东山王世子两个整理衣裳,免得受了外面的雪夜冷风,另一则二皇子虽然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可是嘴角微微勾起,心情愉悦,也没有为东山王妃难过的意思。

    他想来想去,便对东山郡王如今唯一的女人唐芝轻声说道,“还请夫人好生照顾郡王。郡王再也不能动怒了。若是再动怒,心力憔悴,哪怕不能要了性命去,可是体内的余毒会越发地融入身体,身体会更加败坏。”

    如今,也只有这位唐夫人能照顾东山郡王了。

    他也隐约记得这唐夫人与东山郡王那震动了京都的爱情传言,才想叮嘱唐芝如何照顾东山郡王,却见唐芝脸色苍白地又问了他一句说道,“郡王当真是没有半分希望康复了么?”

    这话问得并不算奇怪。

    毕竟家里人问问真实的情况是理所当然。

    太医便缓缓点了点头。

    唐芝怔怔了一会儿,一双哭得血红的水眸看向了东山郡王。

    如今,当被东山王妃背叛,恶语相向之后,东山郡王唯一的藉慰就是唐芝了。

    这个年少绝色的美人与他情投意合,与他生死相信。

    他们经历过那么多,承受了那么多的流言蜚语,她时常依偎在他的怀里感动地说他从景王的手中拯救了她,是她的天,是她的一切,是她愿意付出一切的人。

    而如今果然。

    东山王妃对他无情无义,可是至少他还有唐芝陪在身边,好歹也能叫日后无数的时光拥有一些快乐。

    东山郡王努力地用柔情的目光看向唐芝,却见她看了他一会儿,晶莹令人怜爱的泪珠儿从脸庞滚落,转身突然扑到了凤樟的面前,哭着说道,“姐夫救我!”在凤樟尚且没有回过味儿来的时候,她已经可怜楚楚地抱住了凤樟的腿哭着说道,“姐夫,我好冤枉啊!明明,明明我与景王爷情投意合,连太子殿下都知道,祝福了我与王爷的!可是郡王他见色起意,不服人伦将我强抢入了王府,令王爷蒙羞,也令我……从前没有人来救我,我不敢说。如今姐夫来了,求姐夫救救我吧。哪怕我已经不清白了,可是也不愿继续被郡王这样强迫。我,我还是愿意嫁给景王爷的!”

    她正是最美好的时候,容貌娇艳绝色,本该享受的是男人的宠爱还有怜惜,还有荣华富贵,日后还要生下儿子母以子贵,怎么能把自己这样珍贵的美好与美丽,浪费在一个只能缠绵病榻,再也不能拥有权势,也不可能与自己同床共枕享受男欢女爱,不可能带给自己儿子的废人身上呢?

    凤樟与东山郡王有仇,又是她的姐夫,唐芝不敢去央求唐菀,唯恐再被这变得凶残的堂姐踹开,便直接求助与凤樟。

    她说什么都不要给东山郡王守活寡。

    作为绝色美人,怎么能糟蹋了自己的美丽。

    她宁愿嫁给景王去争宠,也不要在东山王府服侍一个活死人。

    唐菀这一回看着这突变的情况,惊呆了。

    她抱着儿子,呆呆地看着唐芝一转身就成了被强抢的可怜民女,一时不知该怎么反应。

    是同情被这样毫不犹豫抛弃的东山郡王呢,还是……同情一下跟她情投意合的景王呢?

    景王……可才病好了些。

    可别再被气到病床上去。

    凤樟也呆呆地看着抱着自己哭诉起来的唐芝,抬头,看了看猛地瞪圆了眼睛的东山郡王。

    东山郡王已经没有别的反应了。

    妻子下毒好歹也能说一句想要得到他的独宠,可是爱妾这反戈一击,顿时叫东山郡王无力承受。

    柔情蜜意尚且在眼前,他就成了横刀夺爱的了。

    她还哭着喊着要回去和景王在一起。

    东山郡王如今已经如血泉一般,大口大口地吐血,那几个太医虽然见识过了不少皇家王府与宫中的稀奇古怪的事,却也没有见过唐芝这等匪夷所思的事。竟也都呆滞了片刻,才匆匆忙忙地去挽救东山郡王的性命去了。

    这兵荒马乱的,大概只有凤弈最为镇定。

    他撑着脸颊不耐地看着唐芝哭诉着自己与景王之间那得到景王妃认可的关系,看着唐三太太愣了一下就也哭着去求凤樟为自己可怜的女儿做主,再看见唐家的那几个女人围着凤樟作态的样子,他便起身,没有多关注东山郡王的意思,只垂头对凤念说道,“你还小,把自己好生照顾长大就是对你父亲最大的孝顺。至于你父亲,还有王府下人在。”

    他如今说凤念还小了,可不是说他是个大孩子的时候了,凤念看了两眼吐血的东山郡王,不感兴趣地收回目光,半分不觉得心疼,反而凑过去蹭了蹭凤弈的腿说道,“念哥儿知道。以后也要叫王叔和王婶费心替父王照顾念哥儿了。”

    虽然说东山郡王活着自己没法继承王爵,不过凤念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的。

    相反,看见东山郡王如今被下毒,妻子反目,小妾嫌弃,他觉得心里很解气。

    他那么嫌弃他的母亲,巴巴儿地把毒妇给娶进门。

    如今,遭了东山王妃的毒手,这不是活该么。

    当年他嫌弃他的母亲,如今,全都回报在他自己的身上。

    他便认真地披上了斗篷,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免得生了病叫凤弈和唐菀担心,且见这王府里乱七八糟的,他急忙催促唐菀说道,“咱们快回去吧。王婶累了一天,又奔波了半晚上,多累啊。”

    比起东山郡王如今的样子,他自然更心疼唐菀因为这些破事一晚上没睡。

    这样乖巧孝顺,唐菀心里感动极了,急忙摸了摸凤念的小脸儿说道,“念哥儿今天也受惊了。”

    一件披风落在她的肩膀上。

    凤弈给她披上了暖暖的披风,转过来,修长的手指将她身前的披风带子系好。

    他俊美的脸板起来,目光专注地给唐菀系披风,仿佛在他的眼里,这是世上最重要的事。

    唐菀牵着儿子,笑眯眯地站在那里,只由着凤弈这样照顾自己。

    这世间也只有一个她的郡王罢了。

    作者有话要说:  抱走大家的霸王票啦,感谢大家mua! (*╯3╰)~

    可可的小糖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29 08:03:35

    yoki酱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20-02-29 10:15:01

    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29 18:46:40

    小院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29 19:14:30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洪荒拆迁队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没出息的庄先生我被大佬诱婚了[七零]天地白驹深情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