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第 113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113、第 113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超能右手腾飞我的航空时代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末世之人生赢家一路凡尘明星爸爸宝贝妞     唐菀半梦半醒的时候一下子听到这个, 都吓醒了。

    她坐在床上揉着眼睛,一边去看睡在床边的两个小家伙儿。

    见两个小东西呼呼大睡,完全不为这点惊扰吵醒, 她先是松了一口气, 又急忙问在外面禀告不敢进来的下人道,“东山王府传来的消息?念哥儿呢?”她清醒过来以后顿时就感觉这件事有些不妙了。

    毕竟东山郡王是凤念的生父, 如果当真是有了什么病痛,凤念但凡耽搁了, 只凭东山王妃那狠毒的性子, 能不编排凤念么。因此,唐菀便关心地问道,“是真的不好了么?到底不好到什么程度?”

    她一边说,一边想要下床。

    “你下来做什么。”

    “如果这事儿是真的,东山王妃一定会叫念哥儿回去。我不放心叫念哥儿一个人去东山王府。”那王府跟龙潭虎穴似的,唐菀能放心叫儿子一个人回去么?

    只是东山郡王莫名其妙地就身中剧毒, 这怎么想都叫她觉得奇怪。

    如果说一个皇家郡王那么容易就会中毒, 那先帝贵妃还用是使出那么多的手段来收拾皇帝么?

    早就把皇帝一家在冷宫里给毒死了。

    可见这下毒对于皇家来说,本来就不是一件很容易达到的事。

    她如今倒是庆幸凤念跟着自己过日子,不然,东山王妃还不把这件事推到凤念的头上去?只嚷嚷一句什么世子等不及要继承王位,谁管凤念才是一个四岁大的单纯的孩子呢。也或者这东山王妃心肠狠毒, 直接毒死了凤念也说不定。

    当然,唐菀不知道凤念想毒死东山郡王很久了。

    可就算是知道,唐菀也只会说儿子做得对。

    所谓先下手为强么……

    她如今急忙下了床, 也想不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见凤弈也下床给自己穿衣裳,便抓着凤弈的手轻声说道,“我得陪着念哥儿去。东山王府咱们要去的地方必然是后宅,只怕你也不好在后宅耽搁。”

    后宅里都是女人,凤弈一个男子在里头只怕会叫人说一些闲话。

    而且跟女人争执,凤弈连给几个耳光自然是大快人心,可是一些女人的毒计之类的,还得唐菀出面。她认真地担心着凤念会吃亏,又扯着凤弈的衣摆说道,“你也跟我们俩一块儿去吧,哪怕在前院等着咱们也好。没有你在身边,我一个人怕得很。”

    这话弱弱的,仿佛离开了凤弈就不知所措了,凤弈却柔和了眉眼,先得意地看了看那两个还在呼呼大睡的小鬼,这才亲了亲唐菀的眼角说道,“我就知道你离不得我。”

    唐菀的心里,遇到大事还是先想到他。

    可见他在唐菀心中是如何重要。

    这么重要,哪里是几个小鬼能撼动的。

    虽然他们夫妻忙着换衣裳出门,可因为中毒的是东山郡王,因此倒也没有过于担心。

    唐菀先把凤念给叫了起来,凤念正睡得香喷喷的,窝在小被子里撅着小屁股说梦话流口水,被唐菀叫起来说了这件事,他呆呆了一会儿,又砸进了自己的小被子里哼哼唧唧地说道,“父王中毒也不找一个白天。”

    这……这说的是人话么?这叫东山郡王听见只怕一口气上不来就得直接归了西。

    怎么着,中毒还得挑一个叫不耽误长子睡觉的良辰吉日么?

    不过唐菀却认同地点头,叹气说道,“他真是一个给大家找麻烦的人呢。”这母子俩先是嫌弃了东山郡王中毒也不知挑一个白天的时候,大晚上的这不是折腾人么,凤念滚在唐菀的怀里撒了一会儿娇,这才从小被子里爬起来对唐菀说道,“我去瞧瞧去。”

    他没有半点心疼担忧的样子。

    如果不是碍于京都物议,他真的不想去看望什么东山郡王。

    见他这么说,唐菀便摸着他的小脸说道,“我陪你去。”

    凤念愣了愣,见唐菀身上已经穿戴好了,便拧起了小眉毛对唐菀说道,“别去叫王婶看着烦心了。王婶好好地陪着弟弟妹妹就好。大晚上的不睡觉,身体不舒服。”他如今十分紧张唐菀的身子骨儿,见唐菀摇头非要跟着自己一起去,越发地觉得东山郡王这中毒的时间十分讨厌。

    为了速战速决,赶紧叫唐菀回来休息,凤念也不耽误,也没有精挑细选什么精致漂亮的衣裳,胡乱地披了一件衣裳就要下床。唐菀拦着他说道,“怎么穿得这样凌乱。”

    “凌乱才是我的好处呢。”凤念笑嘻嘻地蹭了蹭唐菀的手心。

    唐菀愣了愣,看着凤念那越来越晶亮漂亮的眼睛,不由抿嘴笑了。

    她儿子比她聪明多了。

    “那至少披一件衣裳。”到底是雪夜,外面天冷,唐菀给凤念披了一件斗篷,一起出去,便见凤弈早就等在门外。

    看见自己有事,把凤弈与唐菀都惊动了,凤念呆呆了一会儿,扑过去抱住凤弈的腿蹭了蹭他的腿,这才跟凤弈与唐菀一同去了东山王府。

    东山郡王在京都居住的这处王府是十分奢华的,不过唐菀完全没有心情去欣赏。且见东山王府的一些下人来来往往地进出着后宅,显然东山郡王如今是在后宅被放着,唐菀就握了握凤弈的手轻声说道,“我和念哥儿先去看看情况。”

    可别叫凤弈撞见什么不该撞见的,那就说不清了。

    毕竟这大晚上的,谁知道东山郡王中毒之前都在做什么呢?

    她这顾虑得很对,可凤弈是决不能答应叫她跟凤念离开自己眼前,便对一旁跟着来的一个侍卫说道,“去后宅收拾好了,我要过去。”他吩咐了一声,那侍卫便大步往东山王府的后宅去了,过了一会儿回来,便回说道,“已经架好了屏风。”

    凤弈便拉着唐菀与凤念一同去了东山郡王躺着的地方。

    唐菀见他们去的并不是王府的正院,而是去了一个十分静雅的偏院,一进了屋子就是浓艳的香气,屋子里仿佛女子的闺房一样,不由抿了抿嘴角。

    她看见一扇巨大的屏风将房间切割开,屏风后头是许多的丫鬟下人晃动的人影还有女子的哭声,外头隔开了,就是给太医诊断的地方,便叫凤弈坐在了屏风之外,不必撞见东山王府的女眷。才要抬脚去屏风后头,便听见凤弈已经对诚惶诚恐上来请安的东山王府管家冷冷地说道,“这是什么味儿,臭得要死!开窗,开门!”

    “可是我家郡王……”这么冷的天开窗开门,不是要人命么。

    “你们郡王中着毒,还弄这一屋子的熏香,熏死他还差不多。”凤弈冷冷地说道。

    也不知这话叫谁的心里不舒坦了,屏风后头的哭声更大了。

    凤弈充耳不闻。

    “可不是。父王如今中着毒,只怕需要更新鲜干净的空气。这熏香这么烈,叫人怎么喘气儿呢?冷的话,多烧些碳就是。难道王府还少了碳火不成?”凤念便对那连连点头的管家说道,“只怕父王也憋得慌。且……”

    他顿了顿,声音稚气地说道,“父王还喘气儿呢,哭得这么厉害,晦气得很。”

    他是东山王世子,这东山郡王如果今天晚上运气不好,过不去这个坎儿,明日凤念就是王府的新主人了。管家自然不敢怠慢了凤念的吩咐,急忙答应了一声,叫人小心地开了窗户与门,添了好几个炭盆,一转眼,冷冷的风进来,卷走了屋子里那熏香的味道,唐菀觉得胸口都舒服多了。

    凤弈见唐菀的脸色好看了一些,勾了勾嘴角,坐在座位里一声不吭,也不关心东山郡王的死活,摆明了只是来给唐菀与凤念撑腰。

    东山郡王的死活,跟他清平郡王有什么关系。

    他格外漠然,这些管事自然知道清平郡王的大名,也都不敢惹他,惶恐地将唐菀与凤念请到了屏风后头。

    唐菀看了床上一眼就不感兴趣地转开了眼睛。

    床榻上全都是喷溅的鲜血,东山郡王一副死人样躺在那儿,还没有清醒,她没什么好看的。

    她看的是正跪坐在床边哭着的两个女人。

    一个是哭得悲悲戚戚的东山王妃,她血红着一双眼睛,正怨毒地看着委顿在地上的一个生得姿容绝色的美貌女子,她的身边还摔着一碗燕窝,上头还有已经发黑了的血迹。

    看见那个正是自己的堂妹唐芝,唐菀动了动嘴角,看着唐芝如今大冷的天只穿着一件桃红色的抹胸,露出雪白臂膀,脸上残存的妆容也格外精致漂亮,她多少就知道,这应该就是唐芝在东山王府住的地方。

    显然东山郡王是十分宠爱唐芝的,这屋子里的陈设摆件都是极好的,只是多了几分浮华轻佻,看着有点春色满园的样子。她顿了顿,便对正看着东山郡王的凤念低声说道,“去看看你父王吧。”

    也不知道东山郡王会不会直接被毒死了。

    至于谁下的毒……

    唐菀正皱眉的时候,却见唐芝已经哭着扑到了她的跟前来想要抱她的腿,可怜兮兮地哭叫道,“二姐姐救我!有人要杀我,要杀了郡王!”她大概是嫁了人,因此声音也愈发地婉转,娇滴滴的,此刻声音可怜楚楚,叫唐菀都觉得骨头里酥酥麻麻的。

    她没有想到唐芝在经历过被凤弈挂在王府门外以后还敢来跟自己说话,下意识地抬脚,一下子把要扑到自己跟前的唐芝给踢到一旁。

    当看着唐芝惊叫了一声被自己踢开,唐菀也愣了愣,呆呆地看了看自己自动就踹了出去的脚,又心虚地急忙收回来。

    怪不得总是说近朱者赤。

    跟凤弈夫妻做久了,她竟然无师自通,也学会这一招了。

    不过唐菀觉得这一招不坏。

    对付唐芝这样的人,踹她一脚是应该的。

    不然还要她和唐芝姐妹情深不成?

    打从唐芝想要攀附凤弈的那一天,她就是唐菀的大仇人。

    “放肆。”凤念小身子拦在唐菀的面前,瞪着哭哭啼啼捂着肩膀的唐芝训斥道,“卑贱妾室,怎敢攀扯皇家王妃!”他小小一团,可是此刻板起小脸,竟然叫人觉得十分畏惧。

    唐芝却只觉得自己在东山王府要活不成了,哪里还顾得上害怕,急忙爬到了唐菀的面前说道,“二姐姐,真的有人要杀我!这碗燕窝里有毒,本是端来给我吃的。只不过是郡王想尝尝,才叫郡王替我受了这样的伤害!”

    她吓怕了,正要跟唐菀说自己是怎么被下毒的事,一旁的东山王妃却已经跳起来说道,“贱人!你还敢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别人下毒,明明就是你对郡王不满,要毒杀了郡王!你竟敢谋害郡王,国法家法都容不得你!”

    她这么一下子跳出来,唐芝仿佛是与她素日里也经常这样吵闹的,转头便说道,“我得郡王宠爱,荣华富贵还享受不过来,有什么理由谋害郡王?倒是姐姐你,如今失了宠,容颜憔悴跟怨妇一般,在郡王的心里比不得我,早就不承宠了。心中怨恨郡王,怨恨我,要毒死我夺了郡王的宠爱,我看都是你做的好事!”她生得美,用讥讽的样子说东山王妃早就不承宠的时候,雪白的胸脯都骄傲地挺了起来,顿时把东山王妃气得吐血。

    唐菀却懒得在意这些妻妾争锋,反正狗咬狗都不是好东西。她只垂头把凤念的眼睛遮起来,免得看见这两个女人难看的一面。

    凤念乖乖地叫她遮着眼睛。

    “二姐姐,你要为我做主啊!”唐芝见东山王妃被气得脸色惨白,转头便对唐菀叫道。

    东山王妃的脸色越发惨白,可是唐菀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因为失宠就想毒死东山郡王的样子。

    如今东山王府已经有了世子,如果唐菀是东山王妃,为了自己与凤含的荣华富贵,只会叫东山郡王长命百岁。

    不然,一旦东山郡王死了,凤念袭爵,他们母子就要在继子凤念的手里讨生活。

    那日子过得必然不会如眼下这么舒服。

    至于唐芝更不会下毒。

    她连个子嗣都没有,东山郡王死了,她就要妙龄守寡,还没有儿女,傻子也不可能下毒啊。

    不过东山郡王中毒这种事,唐菀觉得为他去想这么多事实在无聊,跟儿子一样板着脸说道,“你们也不必在我的面前哭闹。我管不着什么国法家法。断案是衙门的事。叫衙门的人来办就是。”

    她的目光落在魂不守舍的东山王妃,还有眼底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唐芝,看着这妻妾刚刚在东山郡王中毒的时候还在相争的丑态,唐菀心里不由唏嘘了一声。

    这男人啊,好好儿的时候贤妻美妾,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可是遇到了这样的事,妻妾大概心里更在乎的只有自己的前程还有未来。

    凤念站在唐菀的身边,没有过去看东山郡王一眼的意思。

    他知道,为了表示自己是孝顺的儿子,为了叫人都知道自己并不无情,与东山郡王父子和睦,应该过去,哪怕是伪装也要挤出两滴眼泪,哭着叫两声父王。

    明明这是最应该做的事。

    从前,凤念也不是没有在外人的面前伪装过对东山郡王的亲昵孝顺。

    可是当东山郡王当真此刻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凤念却觉得自己做不出那虚伪的样子了。

    他哭不出来。

    也不想装作哭出来,为这个男人流一滴哪怕是骗人的眼泪。

    他也不想做出一副父不慈子却孝的样子来。

    他安静得过分,甚至有些无动于衷,仿佛过来看望东山郡王一眼就已经是最大的退让了。

    这样冷漠的样子,自然叫东山王妃想说什么。然而唐菀却觉得既然凤念不愿意关心东山郡王也无所谓。东山郡王早些年没有关心过凤念和他的母亲,那有什么资格被凤念真正地关心呢?

    她揽着凤念看着东山王妃问道,“你们郡王中毒这件事,是你自己去报与宫中与衙门彻查,还是叫宫里发话?”

    这才是最重要的,什么父子之情,都赶不上谁是下毒的凶手。东山王妃的脸微微扭曲,看着唐菀艰难地说道,“必然是唐芝这贱人。”她一心一意要把这件事推到唐芝的头上。唐菀才懒得管呢,便撇嘴说道,“这话你也跟衙门里的人说去。”

    “二姐姐,你不管我了么?”唐芝见唐菀对自己无动于衷,不由慌了。

    “我管不着你。”唐菀抬脚就准备出去。

    唐芝一双妩媚多情的眼里多了几分怨恨,正想扑上来扯着唐菀嚎哭,却听外头又传来女人的哭声“我可怜的阿芝,是谁要害你,谁要害了郡王啊!”。

    一转眼,唐菀就透过屏风看见外面乌泱泱许多人进来,头一个冲进来的妇人一下子就撞倒了屏风,看见唐芝眼睛一亮,爬过去抱住了唐芝相拥而泣。这屏风一倒下来,东山王妃吓了一跳,却见外头当头就是凤樟与唐萱,还有唐三老爷与唐芊。

    见长平侯府来了这么多人,都是来给唐芝撑腰,东山王妃再一次感觉到了自己在京都的势单力薄,脸色却微微发沉地看着凤樟问道,“殿下来做什么?”二皇子纳了唐芝的亲姐姐做妾,这不是来给唐芝撑腰又是什么?

    见凤樟也在,凤弈就更不需要出去等着什么了。

    他坐在一旁对唐菀招手。

    唐菀便拉着凤念一同过去。

    她倒是好奇地看了唐萱一眼。

    不是说唐萱在二皇子府失宠了么。

    怎么又蹦跶出来了。

    难道是凤樟还想要一个嫡子?

    “听说堂兄中了毒,我过来看看。”凤樟跟东山郡王的关系最近一向都很紧张。别看纳了唐家三房的一对姐妹花,也算是连襟,可因东山郡王如今在太子的跟前十分得宠,时不时就出入东宫,明摆着还打着过继的主意,凤樟对东山郡王早就心中越发痛恨。

    对他中毒,凤樟并没有觉得多么焦虑,反而像是来看看……这家伙到底会不会直接被毒死叫他放心的样子。

    他面容俊秀,眼睛上的伤疤却狰狞,瞧着叫人有些畏惧,东山王妃下意识地把目光略过他的眼睛,看着唐家这群人只觉得喘不过气,又觉得心生惶恐。

    为什么……明明东山郡王是一向都不喜欢吃燕窝的,可却吃了唐芝的燕窝。

    她只想毒死唐芝罢了。

    反正只要唐芝死了,她跟随东山郡王这么多年也知道,只要这人死了,东山郡王性情凉薄,哪怕一开始伤心,会怨恨她毒死了唐芝,可是时间久了,他也会把唐芝丢到脑后去。

    就如同当年……明明知道她在凤念生母生产的时候动了手脚,才叫凤念的生母生产的时候亡故,可是东山郡王之后不也是没说什么么。

    女人之间的争斗哪怕是你死我活,他也不会在意。

    他要的只不过是自己的风流快活,自己的开心罢了。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东山郡王竟然吃了唐芝的燕窝,如今代替唐芝躺在了病榻上,奄奄一息。

    那毒……也不知会不会要了东山郡王的命。

    如果叫人彻查到这毒是她下的,那她只怕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她如今,也只能拼命地把这件事嫁祸到唐芝的头上才行。

    唐芝是服侍东山郡王的贴心人,燕窝也是她给了东山郡王的,只要自己咬死了她,她绝对不会轻易脱身。

    心里想着这些,东山王妃已经准备破釜沉舟,便对唐三太太抱着唐芝哭视而不见。

    倒是一旁的几个太医,看着这母女二人哭得泪人儿似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本想跟凤弈禀告,见凤弈不感兴趣的样子,便只能对看过来的凤樟说道,“郡王这毒有些厉害,剂量不小,只怕打着要人毙命的主意。”

    这话叫东山王妃身上一抖的时候,太医又说道,“不过好在叫人及时,郡王的命保得住。只是……”他顿了顿才犹犹豫豫地说道,“只是只怕是要缠绵病榻了。”这缠绵病榻是十分委婉的说法,唐菀听着这话,应该是这人被毒伤害了身体,以后就不能从病榻上爬起来,成了废人的意思。

    她想了想,看着正无知无觉地躺在床上的东山郡王,都想知道知道东山郡王心里会怎么想了。

    无论是妻还是妾干的这事儿,反正是妻妾争宠不小心祸害了他。

    宠爱了这么久的心肝儿下的毒毒翻了他,他会原谅的吧?

    不管怎么说,都是因为深爱着他,是因为爱才会下了毒。

    这样的真心,又都是他心尖儿上的人,东山郡王应该能明白,能原谅的,是不是?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可可的小糖糖和佳的地雷啦么么哒(づ ̄ 3 ̄)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洪荒拆迁队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没出息的庄先生我被大佬诱婚了[七零]天地白驹深情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