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第 109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109、第 109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一路凡尘攻略极品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     文舅母也是气急了, 因此在长平侯府门前破口大骂,挽着袖子就进了长平侯府大门。

    长平侯一个隔房的伯父,还想左右二房的唐逸的婚事, 那是做梦。

    她不一口唾在长平侯那贱人的脸上!

    无独有偶, 凤念与凤吕也带着浩浩荡荡的皇家小家伙儿们一同去了长平侯府。

    长平侯府无人敢阻拦,看着这群狼崽呼啸而来, 长驱直入,还不小心指挥侍卫砸碎了侯府的两扇大门。

    这眼瞅着是侯府不保的样子。

    可等唐菀知道事情的时候, 这件事已经快到了尾声。

    “你说太康姑祖母去了长平侯府啊?”唐菀听着回禀的下人, 愣住了。

    听说文舅母才唾了长平侯一脸,凤吕才带着小兄弟们真真正正地上房揭瓦,太康大长公主就到了唐家。

    她一出现,大家都以她马首是瞻,不闹腾了。

    之后,唐菀又有些明白了。

    太康大长公主盯着唐逸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 又是关心又是照顾, 连学业都管上了,说起来,唐逸中了探花这件事,虽然唐菀觉得自己的哥哥的确身上有这个才气的,不过唐逸私底下兄妹说话的时候, 也在怀疑皇帝是不是看在太康驸马的面子上,因此才赏了自己一个探花。

    对于唐逸这样的说法,唐菀觉得不太认同, 毕竟上一世的唐逸也是一个读书很出色的人。

    不过唐逸能有这样的考虑,只怕是有些缘故的,太康公主府这么看顾唐逸,能眼睁睁地看着唐逸就这么被被人家的姑娘抢走?

    唐逸如今没有了糟心的嫡母生父,又成了新科探花,已经完美极了。

    太康大长公主知道长平侯夫人敢这么做,不盛怒就奇怪了。

    “那姑祖母怎么说啊?”唐菀安安分分地在家里安胎,不过却不少了八卦外头的心,好奇地问道。

    “大长公主也没说什么。只问长平侯,既然已经过继了,又有什么资格给唐逸说亲事。还说长平侯夫人自己心肠狠毒,都已经给庶子介绍了个逃婚的姑娘,还不知补救,反而还想把屎盆子往隔房的侄儿头上扣,心肠恶毒至极。有其女必有其母。”

    太康大长公主身份高贵,自然不会在意得罪不得罪一个区区侯府,在长平侯府只把长平侯夫妻训斥得狗血淋头,顺便听了文舅母的告状,知道长平侯夫人说给唐逸的那姑娘的的确确是十分不妥当的,便不客气地问长平侯夫人,是不是她娘家的姑娘都嫁不出去了。

    长平侯夫人哪里能说什么,只能请罪。

    太康大长公主就又说,二皇子府的唐萱就是一个行事下作的,能有长平侯夫人娘家那样的表姐妹,可见长平侯夫人的娘家就不是什么好的。教养不好,血脉也不好,种种言辞,就将长平侯夫人的娘家给羞辱得狗血淋头,还问长平侯夫人,既然唐萱与那逃婚的姑娘同是表姐妹,日后唐萱该不会也敢逃婚,给二皇子也来一次这样的打击吧?

    这话差点叫长平侯夫人跪下,然而太康大长公主话音一转就又说,唐萱大概不是会逃婚的姑娘,能抢婚,与二皇子暗中苟且得了二皇子的一个名分,还用得着逃婚么?

    唐菀目瞪口呆了。

    “姑祖母怎么……这是气得狠了吧。”太康大长公主的性子一向都很端肃,就算是见着了恶心的人,直接打出去不理睬的。

    可是这一次竟然训斥了长平侯夫人这么多话,可见太康大长公主是多么生气。

    想想也没错。

    辛辛苦苦培育好的小树苗,转眼就叫人家想折了去,这谁能不生气呢?

    “这么说,哥哥的婚事大伯父是不能做主的了?”唐菀松了一口气,便对那下人问道。

    “大长公主的意思就是隔房的伯父少越俎代庖。二公子的婚事谁也做不了主。都说天地君亲师,太康驸马乃是二公子的老师,这做老师的给弟子说亲才是应该的。”当然,唐家还有一个宝塔尖儿太夫人。

    只是太夫人是个窝里横的性子,太康大长公主脸色冰冷严厉地问她对孙儿的婚事有没有什么意见,是不是也想插手,太夫人就一声不敢吭地摇头了。

    这下人看了长平侯府发生的事,便对唐菀恭敬地说道,“王妃安心就是。且叫我们瞧着闹一场也好。大长公主已经发话了,说二公子的婚事由她来做主。免得叫那些烂心肠的什么伯父伯娘给坑害了去。”

    唐逸的婚事落到了太康大长公主的手里,这倒是极好的。

    唐菀笑着点了点头,见儿子没有跟着回来,不由好奇地问道,“念哥儿与吕哥儿呢?”

    “世子难得与各家小公子们聚聚,说晚点送回来。”小哥俩这一次去了长平侯府是怎么作威作福的,唐菀没见到,有些遗憾。不过见凤念有了许多小朋友亲近往来,她自然也是开心的。

    她心里放心了唐逸的婚事,自然继续忙着给唐逸预备聘礼的事。等凤念回了家,难得没见着最近与他形影不离的凤吕,唐菀便好奇地问道,“吕哥儿呢?”她担心凤念一个人寂寞,凤念爬到她的怀里乖巧地坐着,仰头对她说道,“吕哥儿回家住两天。”

    “为什么呢?”唐菀好奇地问道。

    凤念一向都不会隐瞒唐菀的,歪头想了想便对唐菀诚实地说道,“吕哥儿说给公主府卖个好儿。”

    凤吕小家伙儿不大,可是机灵着呢,凤念与他最近形影不离的,倒是多少也知道他的想法,对唐菀继续说道,“他想回王府去,求安王叔祖问问姑母的事儿。”

    “姑母?”唐菀愣了愣。

    这说的就是唐逸的未婚妻子了。

    “问她什么事儿啊?”她便好奇地问道。

    “陛下都登基这么久了,姑母却依旧还是白身。”凤念见凤弈坐在自己的身边看着自己,仿佛在聆听,便凑过去亲了亲凤弈的脸,在他王叔嫌弃的目光里弯起眼睛说道,“姑母本该是王府嫡女,封一个郡主也是应该的。只是先帝的时候王府衰落被贬为庶民罢了。可是先帝的时候的事儿,谁能说得清呢?”

    他便老气横秋地说道,“他就说,长平侯府是那么一个龙潭虎穴,姑母嫁过去如果只是一个妾身未明,还不叫唐家给吃了?不如求求安王叔祖在陛下的面前问一问,如果能恢复身份,哪怕只封一个县主,有皇家爵位地位在身上也是好的呀。”他摇头晃脑的,小脸儿上都是认真,唐菀看着他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却说道,“只怕会叫陛下为难。”

    “陛下未必会为难。”凤弈便在一旁平静地说道,“靖王只是是当初先帝贵妃作孽。陛下不过是碍着先帝,因此不好主动开口为靖王平反。如果安王主动提及,也算不得是陛下将先帝从前的决断全都打破。”

    这不是安王做了急先锋么,皇帝有了安王这个台阶下,将先帝罢黜了靖王的旨意只叫重新审问决断,自然就会决断出与先帝时不同。到时候,若是能表明当初靖王乃是被先帝贵妃迫害,那不仅在先帝贵妃头上又踩了一脚,警告了贵妃余孽,还能叫人都知道皇帝对已经过世的弟弟的牵挂还有仁慈。

    安王也会叫人觉得是顾念着兄弟的人。

    唐菀想了想,觉得以安王的性子怕是不愿做这出头鸟。

    “他自己不愿意做,也得为儿孙打算。”凤弈便对唐菀说道,“凤吕这小子比他还明白。”

    安王只知道明哲保身,虽然能保住性命,也不会有什么风波牵连在自己的头上,可是这么缩着脖子做人,一旦安王府不能得到权势,就这么关着大门做老实人,不出三代,只怕安王府就当真要衰败了。

    就算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自己的儿孙考虑,安王也不能叫安王府隐没于众人。这样讨好一下皇帝与太康大长公主,于安王并没有损失。因说到了这,凤弈便看着对自己笑嘻嘻的凤念冷冷地说道,“也不知李穆都教了什么。”

    已经聪明得像是两个小妖怪,再教,只怕是要上了天去。

    唐菀虽然听得迷迷糊糊的,不过却觉得如果安王当真愿意出头,也不错。

    难道谁还嫌弃自己的哥哥娶回家的嫂子身份太高贵了不成?

    她就很高兴,叫人打听着最近京都朝廷里的事。

    这也没需要等多长时间。

    凤吕回家的第二天,安王难得在早朝上开了口,为在先帝朝时过世的几个兄弟开口。

    对于其他争夺皇位自相残杀的兄弟,安王自然表示死有余辜。可是无辜被牵连,本老老实实却祸从天降的靖王,安王表示这个兄弟死得屈得慌,若不是先帝贵妃忌惮先帝所有的皇子,一个都不肯放过,靖王其实老实得很,对先帝忠心得很。

    他这话一说出来,自然叫人惊讶,不过皇帝却在朝堂上并没有反驳安王的话,反而叫大理寺与皇族宗亲一同彻查靖王当年被废黜的那些罪过的证据。

    这样查证了一番,靖王自然是十分冤枉的,皇帝伤心了一番靖王的无辜,只是靖王已经全家只剩下了一个孤女了,王府的爵位算是断了,倒是这靖王唯一的女儿皇帝表示依旧是自己的侄女,感激了太康大长公主对这孩子这些年的维护,又封了她为怡和郡主,将靖王府当年被查没的王府财产连同王府全都还给了她。

    又听说她已经是花嫁之年,应该成亲,皇帝想了想,说是要给这个可怜的侄女儿一个好夫君,挑来挑去,便将今科探花,头上的簪花还没有除去,正水嫩嫩刚出来的唐探花赐婚给了怡和郡主。

    赐婚的旨意直接到了长平侯府。

    整个长平侯府阖府震动。

    长平侯傻眼了,长平侯夫人几乎要晕过去,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

    “你说什么?赐婚?是赐婚给怡和郡主?不可能!我不相信!”长平侯夫人已经濒临疯狂。

    唐逸不过是个长平侯府的庶子。

    当年在她的打压之下,他连大气都不敢出的,怎么可能会有资格迎娶皇家郡主?

    不仅这样,而且是皇帝亲自赐婚。

    唐萱尚且都没有得到赐婚,为何唐逸一个低贱的庶子却得到了皇家的赐婚?

    而且这样的赐婚,外头谁不称一句郎才女貌?

    年少俊秀的探花郎,身份高贵的王府郡主,这样的婚事,这样的婚事……

    长平侯夫人猛地呕出一口血来。

    她摇摇欲坠,面若金纸,几乎只剩下了一口气,然而更加震怒的却是长平侯。

    “你,你这个败家的女人。我的前程都被你给祸害了!”好好儿的一个出息的庶子,本应该是他可以出门吹嘘的最大的骄傲,可是却被长平侯夫人撺掇着太夫人给过继给了他那死鬼弟弟。

    如今又是探花,又是赐婚郡主,这无数的荣耀,无数的荣光,明明近在咫尺,全都该是他的,却与他毫无关系了。

    一想想自己本该有一个郡主儿媳,且瞧着皇帝对怡和郡主这样看顾,显然是对她十分疼爱的,若是能叫怡和郡主在皇帝的面前说两句好话……现在好话是必然不会有了。他之前才被长平侯夫人说动,还想夺怡和郡主的婚事,怡和郡主能不记恨么?

    想到自己受到的一切的挫折都是因长平侯夫人,长平侯此刻浑身都在颤抖。

    “不可能,陛下一定不知唐逸为人。他连生父都不敬,嫡母都不孝顺,是一个品德败坏的人。我要去宫里告他!”长平侯夫人已经气得失去了理智。

    她的眼睛通红一片,身形摇摇欲坠,又觉得心生惶恐。

    二房……就这么起来了?

    出了一个郡王妃,又出了一个迎娶了皇家郡主的探花郎?

    那她这么多年打压二房,岂不是全都白费了?

    一想到当年的妯娌文氏,想到她虽然死了,可是留下的孩子却这般荣耀,日后必定会惠及她这个母亲,长平侯夫人的眼睛就都是红的。她也不去看在一旁呆滞,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打击的庶长子唐逍,怔怔地说道,“我不信我的运气不如她。”

    凭什么文氏都已经死了,她的儿女却依旧过得这么好,依旧不能被她辖制?

    凭什么她到死都能得到丈夫全部的疼爱,夫妻生死都在一处,可是她却过得这么艰难?

    呼吸急促的时候,长平侯夫人便觉得呼吸之间有淡淡的血腥味儿,一时觉得不好,她急忙勉强收敛,咬着牙说道,“可是我娘家的侄女又怎么说?!”

    她本来已经被太康大长公主给训斥不敢再有这样的想法,可是如今,看着唐逸过得这么得意,她又觉得决不能答应这样的事,便含泪捂着心口说道,“就算是赐婚郡主,有大长公主出面,可是我的侄女要嫁给阿逸的话已经传遍了京都。不能嫁给他,还能嫁给谁?!她的名声都因为阿逸坏了去了。”

    她便垂泪,仿佛十分心疼自己的侄女似的。

    显然,不管怎样,她都要把侄女塞给唐逸。

    哪怕不是正室,也要做个妾室。

    这话如今已经是长平侯夫人破釜沉舟一般,还一叠声的叫人赶紧去娘家把自己这可怜的侄女儿给接过来,既然不过是做妾,那直接塞到唐逸的屋儿里。若是唐逸不肯答应,那就是对一个女子的终身不管不顾,为了讨好皇家无情无义,冷酷刻薄。

    唐逸到底是读书人,是清流,如果有一个为了权贵逼死有婚约的女子的话传出去,唐逸也讨不到好去。

    至于唐逸如果答应了……那也是他自己答应的,与长平侯夫人无关。

    她打着算盘叫人直接去吹吹打打接侄女过门,如今也不说是做正室,只做出退让示弱的姿态来要退而求其次做个妾也就罢了。这样退让自然是叫人觉得可怜。唐逸出来接了赐婚的旨意,便见唐菀与凤弈匆匆地也来了侯府。

    对于别的事,唐菀自然不回来也无所谓。只是这是皇帝赐婚,又是赐婚了一位郡主,二房人口本就只剩下她与唐逸,她自然得上门来的。

    见唐逸接了圣旨微笑着看着自己,唐菀觉得眼眶红了。

    “我都没有想到陛下竟然会赐婚。”她也没想到皇帝竟然当真将靖王给恢复了身份。

    只是若是皇帝这么轻松,安王一提就恢复了靖王的身份,又何必等了这么久呢?

    难道是皇帝也想看一看,安王与景王还有没有顾念当年的兄弟情深,愿意为靖王说一句话?

    如果是这样的话,安王自然会叫皇帝对他的印象更好。

    景王落后了一步,倒是有点儿……不过这也不能怪景王慢了一步,实在是因为唐芝之前闹出的事,景王正气得卧病在床呢。

    不过靖王恢复了身份,唐逸迎娶的姑娘顿时摇身一变成了真正的皇家郡主,唐菀觉得唐逸的运气不错。

    至少有郡主的身份压制,长平侯夫人还敢欺负唐逸夫妻不成?

    她竟还不知道长平侯夫人已经张罗着把自己那声名狼藉的侄女塞给唐逸做小妾了,唐逸知道,却并没有放在心里,相反,对正阴冷地看着自己的长平侯夫人微微一笑,全然没有顾念什么。只对唐菀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今天过来。巧得很。”

    皇帝既然赐婚,他自然就要赶紧请人去大长公主府去说亲,免得叫人觉得自己不愿意这门婚事似的。这件事当初他托付给了文舅母,如今倒是关心唐菀问道,“你之前说也要去下聘。你的身体能撑得住么?”

    “这是大喜事。我心里高兴着呢,怎么会撑不住呢?”唐菀如今已经稳当了,笑眯眯地说道。

    她见无论是太夫人还是长平侯夫妻都脸色扭曲,显然是很不开心,她的心情就开心极了。

    这样每天都很开心的心情,能不胎相稳固么。

    所以,唐菀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没关系。

    凤弈坐在唐菀的身边,身边坐着一个不久之前带着一群皇家小家伙儿在长平侯府兴风作浪的凤念,对唐逸说道,“恭喜。”

    “恭喜舅舅,”凤念乖巧地说道。

    唐逸微笑着摸了摸凤念的小脑袋。

    这小东西不得了的。

    之前带了一群小家伙儿在长平侯府看了唐家的热闹,转过一天来,几乎整个京都连猫猫狗狗都知道长平侯夫人被太康大长公主给骂得抬不起头,那所谓二皇子妃是个性情高洁的人,私奔是不屑一顾的,只会与二皇子无媒苟合,翻脸挠花二皇子的脸之类的话了。

    这迎风就变的各种传闻唐逸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做的好事,见凤念乌溜溜的眼睛乖巧懵懂地看着自己,一副乖巧儿子的样子,唐逸便觉得凤念不错。日后若是唐菀生了孩子,就交给凤念带着。

    “怎么还没别人来?”唐菀便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不知怎么,今天这么热闹惊喜,竟然只有唐家长房的人来。

    唐家三房与四房却没有个动静,热闹了这么久也没有见到一个人出来,叫人觉得怪奇怪的。

    她正往外看,没见着唐三老爷与唐四老爷过来拉拢唐逸的时候,便听外头传来热热闹闹的声音,片刻之后,就有说是长平侯夫人娘家的一位表姑娘被家里送了过来。

    长平侯夫人听了眼睛一亮,急急忙忙说道,“快叫人进来!”

    她心里得意了几分,转头带着几分得意地去看唐逸,却见这卑贱的庶子竟然也对自己微微一笑,仿佛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似的。见他这样的一个态度,长平侯夫人已经在心里大怒,就算是要得罪怡和郡主也在所不惜了。

    反正太康大长公主并不待见唐萱,那她还怕什么太康大长公主?

    咬着牙瞪着唐逸,长平侯夫人便见外头两个脸色发白的管事送了一个千娇百媚的少女进来。

    这少女穿着一件桃红色的华美衣裳,十分年轻美貌,进了上房,先是看了长平侯夫人两眼,在她已经容颜老去的面容上略过,脸上便堆了笑,上前娇滴滴地说道,“侄女儿给姑母请安。”

    “你来了。”长平侯夫人并不能看得上这些庶出的侄女,不过想到这丫头是给唐逸做妾,日后还有用得着她的地方,便也多了几分笑意微微点头。

    “是。”娇滴滴的声音传来。

    “去见过你二表哥吧。日后跟着你二表哥,要好好听话,好好服侍你表哥与郡主。”长平侯夫人心里忍着得意,板着脸说道。

    唐菀听了一愣,脸色顿时变了。

    长平侯夫人这不要脸的还想把娘家侄女给唐逸做妾不成?

    她变了脸色,就要开口说话,却叫唐逸拍了拍手。

    唐逸垂头吹了吹手上的茶,对她笑了笑说道,“就不给你喝茶了。”唐菀有孕,他可不愿意叫唐菀在长平侯府吃什么乱七八糟的。

    见他如此淡定,唐菀心下茫然,却见那娇滴滴的美貌少女给长平侯夫人福了福,娇滴滴地说道,“姑姑在说什么话呀。父亲把我送过来,是命我服侍侯爷的呀。姑姑放心,侄女儿日后好好跟着侯爷,好好听话,一定好好服侍姑姑与侯爷,绵延子嗣。”

    她仰头,对站在一旁听得呆住了的长平侯嫣然一笑。

    长平侯神晕颠倒。

    长平侯夫人不敢置信地张大了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幸福抱走啦mua! (*╯3╰)~

    悠悠我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24 00:13:01

    五音不全的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24 02:30:21

    可可的小糖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24 02:36:19

    方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24 03:10:12

    方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24 03:10:25

    握瑾怀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24 07:12:56

    20437991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24 07:57:04

    圆圆楠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20-02-24 08:00:21

    圆圆楠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20-02-24 08:00:26

    那只鸡仔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24 08:18:52

    孑小雨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24 09:01:53

    孑小雨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24 09:01:54

    42117296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24 09:08:27

    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24 13:17:31

    阿禾扔了1个浅水炸弹投掷时间:2020-02-24 13:58:32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洪荒拆迁队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没出息的庄先生我被大佬诱婚了[七零]天地白驹深情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