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第 101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101、第 101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末世之人生赢家攻略极品明星爸爸宝贝妞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超能右手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一路凡尘盛世谋妆     景王妃看着将唐芝盖棺定论到景王头上的太子。

    她目瞪口呆。

    太子这么误会, 可是她怎么解释呢?

    难道要对太子说,这美人是给太子准备的?

    这种事,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她本想的只不过是太子遇见了唐芝, 郎情妾意, 自己功成身退也就罢了。

    可若是大刺刺地说出来唐芝是为了给太子做妾的,岂不是得罪了郑国公府。

    且以美人谄媚太子, 景王府岂不是成了朝中奸佞?

    她不能承认,又不知该如何否认, 竟一时怔住了, 看着太子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然而太子这样误会,景王妃也就罢了,唐芝到底年轻,本含羞带怯地想要往太子的跟前来,听到这里美貌的面容顿时一片发白,急忙上前含着眼泪福了福, 对太子低声哽咽地说道, “太子殿下误会了。我与景王爷怎么会有私情呢?在我的心里,王爷就如同自家长辈一般。今日进宫,也不是为了别的,而是敬慕天家尊荣威仪,因此央求王妃带我进宫见见世面, 也能见到宫中威严。”

    她说着尊荣威仪的时候,一双含情脉脉的目光落在太子的脸上,带着几分痴恋与仰慕, 显然是真心倾慕太子。太子却转头咳嗽了两声,微微抬手,扶住了一旁一个急忙上前的內侍,有些为难地问道,“这么说,你是没有得到宫中传唤,擅自进宫么?”

    他声音十分温和温煦,唐芝心里一松,想着他看见了自己这般美貌,总舍不得训斥自己,便羞涩地点了点头。

    景王妃却脸色苍白,想要拦着她的话,却没有拦住。

    虽然说唐芝否认了与景王的误会叫她很满意,可是唐芝这样承认了擅自进宫,这可是犯了皇家律令。

    连累着景王妃只怕也要受到惩罚。

    “原来是我误会了。”太子见唐芝绝色的面容绯红,羞涩柔媚地看着自己,便轻叹了一声摇头说道,“既如此,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哈?”唐芝茫然地看着太子。

    太子儒雅柔和的面容带着几分怜悯地看着她,突然转头又咳嗽几声,越发虚弱,低声说道,“既然与景王叔非亲非故,又擅自入宫,那会不会是刺客?”他低声喃喃了两句,捂着心口说道,“嗅到了不知什么味儿,心口疼。”

    他本就是多病的,眼下露出了几分衰弱来,大公主与太子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妹,太子想做什么她都一目了然,便上前也扶着虚弱咳嗽的太子看着唐芝说道,“你没有召见就暗度陈仓进了宫中,还敢只距离太子只有两步距离,太子心口疼,莫不是你身上的香味儿里藏着什么谋刺之物?不会是下毒吧?”她不怀好意地问道。

    “我没有!”

    唐芝哪里还顾得上含羞带怯,声音都尖锐起来。

    不是说太子宽容温煦么。

    怎么在太子的嘴里,她一下子变成刺客了?

    “宣平,不要没有证据胡乱定罪。”太子柔和地说道。

    唐芝用期盼的目光看着为自己说了一句公道话的太子。

    太子却笑了笑,温和地对大公主继续说道,“宫中自有法度,咱们都不是随意给人定罪的人。擅自进宫并无传召,按规矩办吧。至于刺客这件事……”他顿了顿,便对大公主继续说道,“天牢审问的时候,温和些,别用鞭子了,用夹棍吧。到底是姑娘家,别弄得血肉模糊的,坏了姑娘家的容貌。”

    他自己就是多病的身体,自然知道健康与美貌对一个姑娘家的宝贵,因此善良地建议大公主不要用鞭子这样残酷的刑罚,这样的刑罚落在柔弱的姑娘的身上,叫太子觉得都有些愧疚得晚上睡不着觉了。

    还是夹棍吧。

    夹手指的那种。

    虽说十指连心的……可好歹不会叫皮开肉绽留下伤疤呀。

    断几根手指算什么,好歹美貌保住了!

    太子今日又是格外善良的一天。

    可是景王妃都惊呆了。

    怎么一转眼,自己带进宫的美人就要被送到天牢里去,还要上夹棍了?

    这不是要了人的命么?

    从天牢里出来,再如花似玉的美人也不成样子了。

    更何况一个姑娘家被太子亲自发话,以触犯宫中禁令,还有刺客的嫌疑送到天牢,哪怕是冤枉的,可是就算出来了,又怎么见人?

    那脸岂不是丢到全天下去了?

    那只怕京都都要知道,长平侯府给东宫想送美人,谁知道才进了宫就被太子发现给送到天牢里去了,这多掉价?

    更何况有了唐芝这只被宰了的鸡,以后那些蠢蠢欲动想往东宫塞美人的猴子们还不吓死,恨死了令太子因此警觉的唐芝?

    这宫中是不可能随意进出的,但凡想要给太子送美人的想要进宫,只怕都不可能得到宫中召唤,想要进宫都要收买把守宫门的禁卫,触犯一些宫中规矩才能进来。可是如今这样干的都会被惩处,那以后别人的路都被堵死了。

    景王妃只觉得这一次只怕要得罪不少人,额头冒汗,又不能叫坏了事的唐芝真的被拖到天牢去,不由上前对太子央求说道,“太子还是饶了阿芝这一次。她年少的小姑娘,还是个孩子呢,不懂事。回头命唐家好生教导就是。不过她真的没有谋害太子的心。就算不看在她年少单纯,至少太子也看在,看在阿奕媳妇儿的面子上吧。她是阿芝的堂姐,阿芝若是丢了脸,她脸上也不好看啊!”

    这时候都想到唐菀了。

    太子眉目温和地听了,便看着景王妃笑着问道,“这唐姑娘年纪小,不懂事。王婶你呢?”

    “我??”

    “王婶也是多年的皇家长辈了,莫不是忘记了宫中法度?宫中不是乱七八糟的人可以随意进出的地方。王婶却把她给带了进宫里。”太子便轻轻叹息了一声,温和地对脸色惶恐起来的景王妃柔声说道,“只怕王婶身上的罪过,形同附逆……侄儿想要为王婶说话,都心有余力不足。”

    他捂着心口,越发心口疼,一旁的一个內侍却已经带着几分阴沉地走到了扎着手一副不知所措的景王妃的面前,低声说道,“王妃也跟咱们去天牢交待交待。”

    这是一口气包圆儿了,景王妃何等身份,乃是亲王正妃,都说刑不上大夫,于景王妃这样的皇族女眷也差不多了,景王妃哪里跟答应,不由尖声叫道,“我要见太后娘娘!”

    太子笑了笑,由着她尖叫。

    唐芝捂着脸躲在景王妃的身后哭了起来,看起来柔弱可怜极了。

    东山郡王不由心生怜惜,觉得这也算不得大事,不就是没规矩进了宫么,便上前对太子说道,“太子,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太子便看着他笑着说道,“你既然如此心疼,那审问的事就交给你来办。好歹你知道怜惜人。”

    他性子的确温和宽容,也一向都愿意得饶人处且饶人。

    只是他即将大婚,景王妃就弄了个美人在他的面前花枝招展的,这又对郑家大姑娘得饶人处且饶人了么?

    太子自认是个愚钝的人,只能严谨地守着宫中的法度还有自身清白而已。

    他这话叫东山郡王微微一愣的时候,太子已经拒绝再听到景王妃的尖叫还有唐芝的哭声,摆了摆手叫內侍请她们安安静静地往天牢去,反正闹开了丢脸的也不是自己,他便叫大公主扶着追着凤弈去了。

    凤弈大步流星的,哪里是身体羸弱多病的太子能跟得上的。

    他已经三步并作两步,很快就进了太后的宫中。

    见他一阵风似的卷进来,正抱着凤念与凤吕两个小家伙儿说笑的太后一愣,且见凤弈脸色铁青地抱着脸色苍白的唐菀进来,太后顿时吃了一惊急忙问道,“这是怎么了?阿菀怎么了?”

    她这么问的时候,凤念已经一下子从她的怀里跳出来直奔唐菀,眼睛里都是关切地扑到了凤弈的面前。凤弈没有回答太后的话,只先将越发害臊的唐菀小心地放在一旁的榻上,压着她的手臂说道,“别动。”

    “王婶?”凤念的声音弱弱的,紧张得乌溜溜的眼睛里带着惶恐。

    他看起来怕极了。

    就算是当初第一次进宫,被东山郡王当众训斥他蠢笨的时候,凤念也没有这样恐惧。

    他的小手急慌慌地去抓住了唐菀的手。

    “我没事。”唐菀见外头好几个太医满头是汗地进来,一副大动干戈的样子,凤弈和凤念都围着自己,眼睛都看着自己,这样叫她越发觉得过于兴师动众了,也恐叫太后忧虑,急忙弱弱地撑起手臂对太后说道,“不过是觉得身上有些不舒坦,是阿奕太紧张了。我觉得没事儿。”

    她瞧着脸色果然不好,太后细细地看了两眼,从座位里走过来更亲近地看着唐菀,叫太医过来说道,“给清平王妃好好诊诊身体。”

    当初唐菀第一次见太后的时候,太医就给唐菀诊脉,说唐菀的底子差,不大康健,若是不好好调养很容易会落下病根,影响寿元。因记得这件事,太后越发地紧张起来,直接坐到了唐菀的身边。

    凤弈与凤念只能让开一些。

    凤念可怜巴巴地扒着软塌的边缘在一旁看着唐菀。

    凤弈脸色难看地在一旁快快地踱步兜圈子。

    在这样紧张的气氛里,太医们哪里敢怠慢,好几个太医上前各自给唐菀诊脉,之后脸色都有些异样。

    “怎么了?难道真的有什么妨碍?”太后见这几个太医凑在一块儿低声讨论的样子,心里一惊急忙问道。

    她这么一开口,打头的那个便忙过来,先给太后施礼,这才看了一眼在一旁脸色越发难看,仿佛要把地底给踱穿的清平郡王,瞧着他一副要杀人放火的样子,太医急忙对太后说道,“王妃身体还好,娘娘与王妃都不必担心。”

    才说到这里,凤弈已经在一旁烦躁地说道,“她的脸色成了这样,还不必担心?”他俊美的脸此刻冷冽成了冰,太医只恨清平郡王过于关心妻子,话都来不及全听到,只是在凤弈杀气腾腾地目光里,一边在心里抱怨这些讨厌的皇族叫太医们越发生活艰难,一边挤出笑容来说道,“王妃真的身体没事。只是还要恭喜太后娘娘,恭喜郡王。王妃这是喜脉。”

    “喜脉?”太后愣了愣,突然大声问道。

    她的脸上在最初的茫然之后,骤然化作了惊喜。

    唐菀也愣住了,却一时反应不过来,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

    她是喜脉?

    意思是说,她有孩子了么?

    “可是,可是我之前月信……”她想到这事,顾不得羞涩地说道。

    “王妃月份尚浅,摸着这喜脉还不是十分清晰,不过我们几个都好好地诊断过,的确是喜脉。”在宫中的太医什么最拿手?大部分都得诊断孕中妇人最拿手了,毕竟宫里头最看重这个,因此这太医便对唐菀耐心地说道,“至于月信……只怕是有些小产的征兆,胎像不稳。不过没有关系,王妃虽然有些这样的问题,可只要好生静养,好生滋补就不碍事。”

    他这么耐心地对唐菀说完,见这位叫清平郡王紧张得不得了的少年王妃已经呆呆地捂着小腹红了脸,便又去给太后贺喜说道,“王妃年轻,只要好生调养,年前年后时就会诞下小世子。”

    “喜脉?”凤弈到了如今才从这晴天霹雳清醒过来,却不敢置信地问道,“怎么这么快!”

    家里都养了两个小的。

    更小的竟然这么快就要有了?

    凤弈觉得自己的眼前有些微微发黑。

    来了第一个,那第二个第三个还会远么?

    他觉得自己的心口也疼。

    这话脱口而出,太后与唐菀都呆呆地看着他。

    太医们看着清平郡王也目瞪口呆。

    凤弈没有想到一时激愤,难得浮躁,竟然将心里话说了这么一句,见唐菀疑惑地看着自己,顿了顿,方才继续说道,“我真是没想到。这真是……惊喜。我太过欢喜,仿佛是在做梦。”可不是在做梦么,还是噩梦。

    他努力地在铁青的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

    这年轻的皇族骤然第一次做了父亲,的确会惊喜地来一句“这么快?!太好了!”这样的话,太医们便也都明白了清平郡王想要一个继承人的迫切而惊喜无比的心情,纷纷露出笑容,越发在清平郡王的跟前讨好贺喜起来。

    凤弈忍着心中想要把这些围着自己刺得自己的心鲜血淋漓,许愿自己三年抱俩的太医们都给砍了的冲动,唯恐叫人觉得自己并不期待这个孩子,叫唐菀母子受了委屈,还要在脸上露出笑容,还重赏了这些太医,细细叮嘱他们要好好照顾唐菀,憋的心里格外烦闷。

    唐菀见凤弈这样欢喜,也弯起眼睛笑了起来。

    她觉得自己幸福得不得了。

    当看到所有人都围着自己夫妻说祝福的话,就要给心爱的丈夫生儿育女,她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

    可就算是再幸福,唐菀也不会忘记了凤念。

    她一边笑眯眯地看着凤弈紧张地在一旁询问太医做孕妇的要小心什么,要如何照看,一副傻父亲的样子,一边便对扒着软塌瞪圆了眼睛,歪头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凤念伸手笑眯眯地说道,“念哥儿快过来呀。”

    她在许多人围着她的时候对他伸出了手,凤念呆了呆,小心地不要碰了唐菀,慢慢地走到了她的身旁,敬畏地看着唐菀没有半分起伏的小腹小小声地问道,“王婶要生小弟弟小妹妹了么?”

    “是呀。”唐菀垂头亲了亲凤念的脸颊,见他露出欢喜的笑容,便好奇地问道,“念哥儿这么开心么?”

    她其实是担心凤念心里怕自己有了自己的孩子就冷落了他的。

    可是看见凤念这么高兴的样子,唐菀又觉得自己是多虑了。

    “开心!念哥儿能做哥哥了,要有小弟弟小妹妹要保护了。王叔说,有了想要保护的人,就会更加努力,心里有了顾念,就会成为更好的人,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凤念蹭了蹭唐菀的手,乌溜溜的眼睛里带着憧憬说道,“念哥儿要变得很强大的人。要保护王婶,保护弟弟妹妹,哎呀……可忙。”

    他之前觉得自己要养王叔王婶,以后还得给王叔王婶养老呢。

    如今王婶有身孕了,他以后还要养弟弟妹妹,真的需要成为更加强大的人,才能把这个家给撑起来呀。

    小小年纪就自觉身负重任,已经操心要撑起家门的东山王世子,今天也可忙了。

    “王婶要静养了。外面的事,都交给念哥儿……和王叔!”凤念对唐菀念念有词,卖力地围着她转。

    太后微笑着看着小家伙儿围着他王婶团团转。

    凤吕也在一旁扒着软塌,很有经验地说道,“王婶只管放心,念哥儿还有我帮衬呢。”

    “好兄弟!”凤念拿拳头跟凤吕对了一下,特别有男子汉的样子。

    凤吕最喜欢叫人知道自己已经是个四岁的男子汉了,眼睛一亮,挺胸抬头,决定成为保护王婶的人。

    太后哈哈大笑起来。

    打发了太医回头看过来的凤弈见到这两个小鬼,脸都黑了。

    他的王妃还用得着他们两个小鬼来保护?

    只是他是万万没有想到,才刚刚圆房没多久,唐菀竟然就有了身孕。

    想到太医隐晦地对自己说唐菀之前误认自己是月信,实则是有些累着了,这个累着两个字有些意味深长,凤弈便垂头摸了摸自己的脸。

    他得做一年的和尚,又要苍老一岁。

    也不知唐菀生了孩子做了月子回来,回头看见了又容色黯淡了一岁的自己,还愿不愿意眷顾自己。

    本就有了儿子就会忘了夫君的骗子……

    他心里生出几分危机,不过想到太医们说,只要夫妻俩这段时间不同房,他还是可以睡在唐菀的身边,这朝夕相对的倒是也还好,便轻轻是松了一口气上前来,挤开了两个叽叽喳喳围着唐菀转,一个说弟弟好一个说还是妹妹可爱,最后还对唐菀出主意说不如一次生俩的混蛋小鬼们,侧坐在了满面欢喜,虽然脸色还是有些苍白,却一下子容光焕发了的唐菀的身边握了握手,低声说道,“孩子不重要。只要你保重身体才好。”

    这是他发自真心的话,唐菀自然听得出来。

    太后也听出来了。

    凤弈显然对子嗣并不怎么在意。

    他不过是只在意唐菀罢了。

    “保重了阿菀的身体骨儿,就是保重了你的孩子。”太后便笑着对凤弈说道,“别紧张。”

    凤弈与唐菀是第一次为人父,为人母,眼下凤弈的样儿紧张得俊美的脸都绷紧了。

    “王叔,还有我照顾王婶。”凤念挣扎着把小脑袋从凤弈的手臂下头钻出来。

    凤弈垂头沉着脸看着小鬼,哼了一声,把他与凤吕都抱起来坐在自己的腿上,摸了摸小家伙儿的头。

    “以后你是要做哥哥的大孩子,明天开始努力习武。”他淡淡地说道。

    “是!”凤念精神抖擞,跟凤吕小兄弟两个都露出神圣而坚定的表情。

    才走进门的太子与大公主瞧见这两个小家伙儿一副要承担整个天下的小模样儿,不由一头雾水。

    “怎么了?”大公主便走过来好奇地问道。

    显然他们兄妹回来的时候没有撞见那几个太医,太后已经忍不住脸上欢喜的笑容,见唐菀一头躲进了凤弈的怀里十分不好意思,便笑着对大公主说道,“是喜事儿,阿菀有身孕了。”

    她养育大了凤弈,在她的心里,风雨就跟她的亲孙儿没什么两样,唐菀有孕太后自然是欢喜的。且听太医说唐菀的身体没有妨碍,是健康的,生这个孩子不会有什么危险,太后自然更放心了。

    她话音刚落,大公主已经瞪大了眼睛问道,“有孕了?!这么快?!”

    之前看堂兄与阿菀的言行模样儿,夫妻俩是刚圆房不久吧?

    这么快唐菀就有了身孕?

    这叫大公主觉得,自己也得加把劲儿了。

    她还想着以后跟唐菀做亲家呢。

    一时,大公主也开始默默地考虑,大婚以后得多缠着南安侯,也争取早点有孕。

    她□□叨的时候,唐菀便见太子也来了,却不见景王妃与唐芊,虽然知道太子对未来太子妃心如磐石,只是唐菀却还是有些顾虑。

    太子那么善良仁厚,可别因为唐芊是个姑娘家家的,就宽容地放过了她呀。

    一想到太子前世今生是那样一个厚道的好人,唐菀就深深地担心极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抱走啦(づ ̄ 3 ̄)づ~

    柯基不是飞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6 01:30:00

    悠悠我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6 02:10:41

    暖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6 03:43:16

    yuejiahuli04615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6 05:10:51

    素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6 08:56:59

    萌萌萌萌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6 09:29:50

    水母阿姨-更噶拉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6 10:23:17

    锦鲤少女火火啊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6 10:41:59

    可可的小糖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6 14:34:33

    秋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6 16:09:13

    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6 16:51:14

    握瑾怀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6 19:09:18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洪荒拆迁队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没出息的庄先生我被大佬诱婚了[七零]天地白驹深情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