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第 100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100、第 100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攻略极品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末世之人生赢家超能右手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明星爸爸宝贝妞一路凡尘盛世谋妆     按说以唐芝的身份, 是没有资格进宫的。

    虽然是侯门女,可又不是长平侯的女儿。

    生父还如今被皇帝罢官,赋闲家里, 身上没有差事。

    如果这样的姑娘都能无需宫中传召随随便便进宫, 那后宫岂不是成了菜园子?

    唐菀的目光便落在了满面笑容的景王妃的身上。

    唐芝虽然是景王妃给带进宫来的,可是按说景王妃也没有资格带一个臣下之女进宫的吧?

    唐菀并未在太后的宫中听说景王妃进宫还要带着一个勋贵之家的女孩儿, 这说明景王妃带着唐芝进宫这件事连太后跟前都没有打一个招呼。这景王妃是不是突然胆子太大了?

    还是仗着自己是个长辈,因此不把如今管理宫务的大公主放在眼里, 招呼都不打一个, 觉得自己这个王婶想在宫里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带个姑娘进来就进来,大公主不能拿她这么样呢?

    一想到唐芝上辈子一心想侍奉太子,唐菀一时又觉得心气浮躁。

    她隐约地有些明白景王妃为何会迫不及待地将唐芝给带进宫了。

    只怕是着急了吧。

    太子过年那会儿对郑家大姑娘那么看重,显然是真心尊重亲近,若是郑家大姑娘入主东宫, 不管是为了不宠妾灭妻, 还是为了别的,太子都会更喜欢自己的太子妃。

    哪怕太子生育有碍,日后不可能有子嗣,可是只要太子在的时候,他的分量就是最重的, 自然他的后院谁得宠,谁也能得到风光还有惠及家族的兴荣。正是因为这样,之前唐菀就见过不少想通过自己举荐自家女孩儿去东宫的豪门贵族。只是她不喜欢那样的人, 一直都冷淡着,倒是叫唐芝巴结上了景王妃。

    这没准还是凤樟的主意呢。

    觉得自己忍不住美色,就也觉得太子是一丘之貉,也忍不住美色了么?

    “这不是阿奕媳妇儿与宣平?”景王妃迎面而来,本来笑容满面,却见到唐菀与大公主就在对面,一时脸上的笑容僵硬,有些不自在。

    她本是想遮遮掩掩地进宫,带着唐芝在东宫前头走一走,若是能遇见太子,太子若是能对唐芝一见倾心,立刻把唐芝收到东宫,哪怕她将唐芝带到宫里这件事是不规矩的,不应该的,可只要唐芝得了宠,先斩后奏的,也不会有人和她计较这件事。

    只是她却没想到被唐菀与大公主撞个正着,还没见着太子,就见到了如今管着宫中的大公主,顿了顿便笑着上前,带着眼底雾蒙蒙,容貌昳丽多情的唐芝对唐菀笑着说道,“这是你娘家妹子,能在宫里见到,你们姐妹也是很开心吧?”

    她显然是提醒唐菀,唐芝是她的堂妹。

    若是唐菀还顾念几分姐妹之情,起码在这个时候不要做妨碍唐芝的事。

    也不能计较唐芝擅自入宫的事。

    只是唐菀与唐芝之间又有什么姐妹之情呢?

    “我和五妹妹不熟。”唐菀断然地说道。

    她揉了揉胸口,觉得自己怪难受的。

    也不知是不是唐芝此刻身上那幽幽的荷香的味儿,叫她觉得有点犯恶心。

    因她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还不顾及唐芝脸面地忍不住拿帕子遮住了自己的鼻子,仿佛十分嫌弃似的,景王妃脸上的笑容微微一顿。

    “好歹是你的妹妹。”她一向都是跟红顶白的人,因清平王府得势,因此在唐菀的面前哪里敢说过分刻薄的话,脸上堆着笑容,仿佛一个慈爱的长辈一般关心地问道,“瞧着脸儿白白的,不是有什么不舒坦吧?”

    若是不知上一世她是怎么欺负过自己的,没准还会叫人觉得她是真的十分关心唐菀似的。

    唐菀脸色发白地摇了摇头,见唐芝潋滟妩媚的眸光扫过自己,上前给自己请安,便摆手说道,“不过是隔房堂妹罢了。五妹妹自然有亲姐姐姐妹情深。”

    她亲姐姐如今做着二皇子爱妾呢。

    唐芝顿了顿,声音仿佛在唱歌一般地蹙眉,带着几分哀愁地问道,“二姐姐竟对我这样冷淡不成?”

    “你今日进宫,是得了太后娘娘或者皇后娘娘的召见么?”唐菀没空和她分辨,干脆地问道。

    她这话叫唐芝哑口无言。

    太后与皇后知道她是谁啊。

    “虽然没有被太后娘娘与皇后娘娘召见,可是我瞧见了阿芝,只觉得生得极美,是难得的美人,见猎心喜,这才哪怕知道不规矩,也想带着她进宫给娘娘们瞧瞧。”

    景王妃便对唐菀与大公主解释说道。然而这解释唐菀微微皱眉,大公主却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性子,便冷笑着说道,“这天底下的美人儿多了去了,王婶也该明白宫中的规矩。一声不吭,就带着这么一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丫头进了宫,若是刺客,王婶担当得起么?”

    唐菀目瞪口呆。

    她突然发现,凤弈与大公主这对兄妹还真是不弄死人不罢休。

    怎么都喜欢把美人当做刺客呢?

    “什,什么?!”景王妃磕磕绊绊,仿佛没想到大公主这么不给她这个王婶面子。

    她不是二皇子的亲妹子么?

    怎么还对于二皇子联合的景王府这么不客气?

    只是想到大公主即将下嫁南安侯,南安侯素有权势,如今深得皇帝信任,是景王府惹不起的,景王妃忍气吞声,默默地忍了这口气,不去计较大公主对自己的无礼。

    “世上的美人这么多,你见了喜欢送进宫一个,来日旁人见了喜欢,又送宫里来一个,这像话么?皇宫是什么地方,由得她们在宫中乱窜?没有半分规矩!”

    大公主后头的话像是在训斥唐芝,然而景王妃却觉得自己的脸都被大公主给打烂了。

    想到大公主打小就是这么一个厉害泼辣的脾气,从前在冷宫就倔强得很,景王妃闭了闭眼,只恨自己运气不好,先撞上了唐菀与大公主。这撞见了的是女人,自然对生得绝色的唐芝心生敌意,因此不依不饶。

    若是撞见了男人,就是另一番光景了。

    如唐芝此刻楚楚动人,明眸皓齿,谁见了不心动几分呢?

    她便忍了忍,也不与大公主冲突,只勉强笑着说道,“宣平到底是管着宫中的,说话都十分重规矩。”她这话有些阴阳怪气的,唐菀觉得不好听,只是却拉着大公主的手对景王妃说道,“既然王婶都知道自己今日没什么规矩,那就把她送出宫去吧。在宫里走动,像什么话呢?”

    她虽然没有大公主的咄咄逼人,只是这柔声细气儿的也叫景王妃觉得有些她不给自己面子,只皱眉说道,“可她是唐家姑娘。若是这么出宫,你的面子也不好看啊。”就算是看在是清平王妃的娘家堂妹,这么灰溜溜地被赶出宫去,那也丢人。

    清平王妃难得不觉得自己也跟着丢人么?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的面子只跟清平王府有关。至于五妹妹,就算丢了脸,丢的是长平侯府的脸,跟我清平王府又有什么关系呢?”唐菀弱弱地说道。

    景王妃看着细声细气说话的唐菀,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你!”

    “哎呀,有些难过。”唐菀懒得为了一个唐芝在这里斤斤计较,且她是真的觉得也不知是景王妃身上的熏香还是唐芝身上的熏香,就是叫自己觉得胸口一阵阵的难受,便伏在了大公主的肩膀上。

    她的脸都白了,眉梢都微微地拧着,带着几分羸弱脆弱,大公主急忙扶住了她说道,“咱们去那头歇一会儿。”

    好在后宫之中五步一回廊,七步一亭台的,不远处就是一个小小的石亭,大公主便扶着唐菀去那里休息,又十分自责地说道,“都是我的不是。知道你今日不舒坦,还叫你跟着我奔波。”如果不是她非要带着唐菀去东宫忙碌张罗太子大婚的事,能把唐菀给累成这样么?

    大公主觉得十分愧疚。

    唐菀却急忙摇头说道,“这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出来的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不舒坦。只不过是刚刚那一会儿的事儿。”

    这岂不是说是因为撞见了她们俩才难受成这样么?

    景王妃气坏了。

    她觉得清平王妃这瞧着羸弱单纯,可是指桑骂槐真是高深着呢。

    “那咱们歇一会儿就回去。”大公主便对唐菀温柔地说道。

    唐菀笑眯眯地点了点头,见景王妃带着唐芝竟然跟到了凉亭里来,便微微皱眉说道,“王婶不必牵挂我与公主。只带着五妹妹尽快退出宫中,别乱了宫中的法度规矩就是。”她这话叫景王妃有些为难,本就是想要去东宫,却如今瞧着没有机会了,便干笑着把唐芝推到了唐菀的面前说道,“阿芝做妹妹的关心你,叫她照顾你吧。”

    她这也是尽了最后的一点努力了,对唐芝用力地使了一个眼神,唐芝心领神会,忙要上前给脸色苍白的唐菀摩挲后背,莺声说道,“我照顾二姐姐。”

    “走开!”大公主顿时恼了。

    她觉得唐家的女人也太不要脸了。

    从前是怎么对待唐菀的?

    若是当真心疼唐菀这个堂姐,那当初二皇子退婚的时候,这什么唐家五姑娘怎么人影都不见,不为唐菀说一句公道话?

    那时候死哪儿去了?

    她上前便将柔柔弱弱的唐芝给推得踉跄了一步。

    唐芝本就是个婀娜如弱柳的纤纤美人,哪里受得住大公主这用力的一下子,且也不知是有意无意的,她惊叫了一声,脚下退后了几步便往一旁倒去。

    这倒下去的身影也十分优美动人,景王妃见了唯恐这石亭的棱角碰坏了唐芝最要紧的花容月貌的脸,也急忙伸手去搀扶,却见说时迟那时快,当唐芝优美地向着一旁倒去的时候,从远处几步上前了一个相貌堂堂的锦衣男子,一把将唐芝揽在怀中。

    柔弱动人的绝色美人花容失色地摔进了一个强壮的臂弯,惊恐潋滟的眸光看向救了自己的大英雄。

    那一刻四目相对,也不知是电闪雷鸣,还是雷霆暴雨,他和她都微微一愣。

    “没事吧?”那男子停留在唐芝脸上的目光有片刻失神,回过神来,忙放开了唐芝,见她婀娜地站在一旁,便露出几分关切。

    唐菀看着他,又看了看身后跟着进来的笑容满面的太子与快步走向自己的凤弈,不由呆了呆。

    东山郡王竟然还会英雄救美?

    “多谢这位大人。”唐芝柔弱地,带着几分惊魂未定地给东山郡王福了福,眸光潋滟,带着几分羞涩,十分娇羞可人。

    “不必道谢。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东山郡王见她垂着头十分羞涩,仿佛怕生,不由心里生出几分好感,笑了笑便说道。

    景王妃却脸都白了。

    ……唐芝怎么摔进东山郡王的怀里去了?

    不是,不是说好了,若是在东宫门前见到太子,就装作跌倒,摔进太子的怀里去么?

    且想到刚刚唐芝故作跌倒的模样,难道她早就见到了太子一行人往这头来了,因此才会顺着大公主的这一推,想要瞧着这英雄救美事出偶然?

    可为什么出手相救的不是太子,反而是东山郡王?

    这虽然说事急从权,唐芝被东山郡王揽了这一把未必算什么,可若太子心里忌讳,唐芝岂不是前程都没了?

    “不知大人出身何处,日后小女与家父也好报答。”唐芝便羞答答地说道。

    她带着少女的青涩可爱,又容貌绝美,站在男子的面前,谁又能拒绝她这样的话呢?

    “阿芝,这位是东山郡王。”景王妃见太子笑着走过来,只恨唐芝这一副多情羞涩的模样……落在太子的眼里,太子怎么想呢?

    她忙提醒了一句,唐芝却一愣,霍然抬头看向对自己微微一笑的东山郡王,眼底也多出几分惊愕……虽然她知道东山郡王留在京都,可是京都内外不都说东山郡王被太康大长公主夺了权柄成了闲人一个么?她本以为这宫中这般年纪,身份高贵的男子只有太子一个,谁知道救了她的不是太子,而仅仅只是东山郡王?

    那太子是哪一个?

    唐芝从未见过太子,然而此刻,看见了一个一边轻轻咳嗽,一边信步而来面容温煦的青年,不由愣住了。

    她手足无措,也知道自己认错了人,只是此刻再想对东山郡王冷若冰霜翻脸不认人,又有些像是白眼狼,因此只能忍着心头的懊恼给东山郡王又福了福,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多谢郡王相救,小女……”

    她才想说几句疏远一些的话,免得叫随之而来的太子误会,一时又有些幽怨太子为何对自己这样一个柔弱的绝色佳人跌倒都不来拯救,又有些埋怨东山郡王出手太快,明知道太子身体不好,难道不能等等太子,叫太子来英雄救美么?

    她正心中哀怨,之后的话却猛地被杀气腾腾的声音给打断。

    “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不好?”凤弈跟着太子而来,直奔唐菀面前,见唐菀捂着胸口十分难过,脸都苍白一片,哪里还顾得上旁人,只顾着摸着唐菀发冷的手低声问道。

    “我没事。就是有点恶心。大概是……”

    唐菀还没有说完,凤弈却已经转头看着也在石亭之中的唐芝与景王妃。

    景王妃看见他的脸色,就知道只怕要大事不好。

    “阿奕,你听我说。”她勉强笑着说道。

    “出去。”

    “什么?!”

    “你们熏到阿菀了。”凤弈看着景王妃冷冷地说道。

    景王妃没有想到凤弈当真这么半分面子都不给自己,站在那里半晌没有回神。

    “二姐夫,我刚刚只是关心二姐姐。”唐芝急忙转身给凤弈请罪,垂泪说道,“叫二姐姐难受了,都是我的不是。”

    “自然是你的罪过。阿菀身份贵重,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叫她难受,叫她不舒服?杀了你也赔不起我的阿菀。”凤弈见她矫揉造作地给自己请安,那模样跟曾经那什么唐萱唐芊都是一样的货色,便冷冷地说道,“滚出去,这笔账,本王会去问唐家讨要。”

    他满脸厌恶,柔弱的少女哪里见过这样的事,一时摇摇欲坠了。

    东山郡王骤然知道眼前这绝色的姑娘竟然是清平王妃的堂妹,且见她们姐妹之间十分敌对的样子,心里倒是有些奇异,到底看见唐芝可怜得不知如何是好,心生怜爱,忙在一旁说道,“阿奕,她到底只是个姑娘家。你还是不要……”

    “你又是谁?也配在这里与我分辨?”凤弈冷笑着问道。

    东山郡王看着跟疯狗一样乱咬的清平郡王。

    “我为何要对一个意图伤害我的阿菀的女人和颜悦色。”凤弈顿了顿,突然看向唐芝问道,“谁叫这么一个丫头进宫的?”

    长平侯府如今可没有能耐送一个姑娘进宫。

    “是我。”景王妃硬着头皮说道。

    “你也敢做宫里的主?”凤弈此刻见唐菀虚弱地靠着大公主,一向的精神气儿都没有了,病恹恹的,心里越发惊怒,哪里还在意是谁的面子,看见谁都想发火。

    他这话叫景王妃也面红耳赤了,唐菀看见凤弈紧张自己,紧张得什么都顾不得了的样子,又觉得心里欢喜起来,只弱弱地说了一句说道,“是王婶自作主张。”她这一句话显然是在告状,景王妃瞪着她!

    生病了还不忘了告状,清平王妃这也太缺德了些。

    她急忙看向太子,却见太子正拿着帕子站在一旁轻轻咳嗽,哪里见到她的眼神了。

    凤弈已经冷声说道,“看宫门的侍卫是吃干饭的?!这么一个大活人进了宫,竟然不知阻拦,不知通传,活生生地把人给放进宫?你们是想谋反?”他一顶帽子扣在了景王妃的头上,景王妃大惊失色,怎么一转眼,她就成了要谋反的刺客了?

    她哪里敢承认,这要是承认了,下一刻凤弈就敢把她拖到大牢里去,忙说道,“我没想做大逆不道的事。”她面对大公主与唐菀的时候没有什么畏惧,此刻看见了凤弈却觉得真的害怕了。

    凤弈便冷笑着说道,“刺客都说自己是良民。”

    唐菀弱弱地笑了一下,从大公主的肩膀上起来,把自己栽进站在自己面前的凤弈的怀里。

    “阿奕。”她软软地叫了一声。

    下一刻,她已经被凤弈拦腰抱起。

    凤弈一边抱着唐菀,一边看了景王妃一眼,冷笑了一声。

    笨蛋现在身体不舒服,他懒得与景王妃在这里斤斤计较。

    总是唐菀的身体更要紧。

    因第一次见到唐菀这么难受的样子,凤弈心里自然什么都顾不得,就要抱着唐菀去太后的宫中叫太医看看。

    太子便叫一旁的內侍去把素日里太医院几个最好的太医给叫着在太后宫中等候,一边走到了景王妃的面前笑了笑。

    他一向都是十分宽容温和的君子,景王妃面对太子的时候觉得自己都被拯救了。

    “太子,我没有坏心。只是唐家五丫头生得好看,我瞧见了格外喜欢,因此才想着带着她进宫给太后娘娘与皇后娘娘见一见。“

    “这么说,景王叔是想要再纳一个侧妃了么?”太子温和地,带着温煦的笑容笑着说道,“王婶这般大度贤良,真是叫人心生感动。景王叔真是好福气。”

    正落泪希望得到太子庇护一二的景王妃愣住了,觉得自己与太子仿佛鸡同鸭讲。

    太子仿佛误会了什么。

    她呆呆地看了笑容柔和的太子片刻,又霍然看向还是一脸茫然显然不什么都没有听出来的唐芝,心中大惊,急忙说道,“太子误会了……”

    “王婶不必紧张。王叔正在盛年,纳个年少姑娘虽然年纪上……也无妨。”太子宽容地对脸红耳赤想要解释的景王妃露出理解的笑容,回头看了看面容绝色的唐芝,便笑着说道,“难怪会叫王婶这样迫不及待带进宫中给皇祖母与母后瞧瞧……出身唐家么?虽然差了辈分,不过只要王叔喜欢,王婶也如此喜欢她,她们姐妹又都不是正妃,也就算了吧。”

    若不是要给景王纳妾,景王妃把一个非亲非故的姑娘家带到宫里来给太后与皇后相看做什么。

    古往今来,皇族纳妾,正妻带着小妾进宫报备宫中是很正常的。

    “不是……”

    “有花堪折直须折。景王叔见猎心喜么。”太子便理解地对十分贤惠,带着丈夫未来小妾进宫介绍给宫中的景王妃笑了笑,“我明白景王叔的心情。”

    老夫聊发少年狂么。

    郎情妾意。

    很般配。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么么哒mua! (*╯3╰)~

    可可的小糖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5 08:40:16

    椚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5 10:39:42

    小院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5 19:14:0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洪荒拆迁队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没出息的庄先生我被大佬诱婚了[七零]天地白驹深情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