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第 98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98、第 98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攻略极品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超能右手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一路凡尘盛世谋妆     她这样说完, 又觉得自己没有办法面对唐菀。

    不仅仅是因为她这样自认丑陋的心机,还有觉得长平侯夫人既然拿她打过清平郡王的主意,自己就在唐菀的面前抬不起头了。

    唐菀却觉得这并不算什么、

    难道长平侯夫人在作恶, 还要算在唐艾这个庶女的头上去么?

    唐艾何其无辜。

    “所以, 你就想来提醒我,是么?”唐菀看着唐艾笑眯眯地说道。

    “我只是想着若是太太当真有这样的想法, 好歹得叫二姐姐知道,有个防备。”唐艾低声说道, “我没有别的能耐, 就算是想要报答二姐姐的恩德,这辈子只怕也不能了。”她不过是个唐家庶女,能怎么报恩一个皇家郡王妃呢?

    她只有拿自己唯一知道的事来回报唐菀。

    此刻看着唐菀笑眯眯,对自己毫无芥蒂,她红了眼眶,低声说道, “可我会给二姐姐求一辈子的菩萨, 求神佛保佑二姐姐这辈子能圆满安康。”她没有被嫡母操纵命运,成为一个一辈子都要低人一等的妾室,这是她这辈子都要感激唐菀的事。

    哪怕日后或许生活还有许多不开心的地方,可是她都觉得无所谓。

    她只不过是想要堂堂正正地做人。

    不要像唐芊那样,以为自己成为了二皇子的爱妾, 就觉得满天下都在羡慕,成为跳梁小丑却不自知。

    她只想做一个清清白白,干干净净的人, 哪怕只嫁给一个寻常平凡的男人,也会每日里为了柴米油盐争吵吵闹,没有皇权贵戚的富贵生活,可就算是那样,她的心也是暖和的,是安稳的,脊梁骨也是挺起来的。

    想到这里,她眼眶越发地红了又认真地给唐菀福了福低声说道,“所以我求二哥哥今天带我出来,就是想专程感激二姐姐。”她此刻的心里终于轻松了起来,天知道她心里记挂着想要将长平侯夫人的阴谋说给唐菀听的时候,是多么的焦虑,只担心自己拖延了这几日,长平侯夫人已经得逞了。

    如今唐菀有了防备,她心里自然是高兴的。

    唐菀也觉得挺高兴的,便叫唐艾坐在自己的身边,还举荐了儿子给她,看见凤念乖巧地坐在唐艾的身边喊“姨母”,唐菀眼睛不由弯了起来。

    “念哥儿真是可爱。”唐艾很少出门,哪里见过凤念这样软软嫩嫩,乖巧懂事的小家伙儿,不由想要去摸摸凤念的脸。

    只是想到凤念乃是东山郡王世子,自己不过是个侯府庶女,身份比不上贵人尊贵,她又微微犹豫了一下,纤细的手落在凤念的脸颊,却没有再落下去。

    “给姨母摸。”经历了宫中宴席之后,凤念已经很习惯被人摸脸了,把脸凑过去,在唐艾的手心蹭了蹭。

    唐艾美丽的眼睛里全都是光彩。

    “那大伯父最近有没有提三妹妹的婚事啊?”唐菀觉得唐艾对自己这么关心,自己也应该多想想唐艾。想到上一世那么年轻就过世的憔悴的堂妹,此刻摸着凤念的脸,眼里都是快活与新奇,她的心里也觉得欢喜起来,便急忙问道,“若是大伯父还没有考虑,我帮三妹妹寻一门婚事吧。”

    她之前央凤弈在军中留心,瞧瞧有没有合适唐艾的,这对于凤弈来说并不麻烦,毕竟皇后还有好几个宫女也等着他给选人,这是一波儿的事儿。

    年前的时候,凤弈已经挑了几个,说给唐菀听。只不过唐菀觉得这婚事的问题,怎么也得问问唐艾是不是喜欢军中的武将,因此今日见了唐艾就多嘴问一句。

    有的姑娘喜欢读书人,有的姑娘喜欢军中武将,这都是不一样的。

    若唐艾更喜欢斯斯文文的读书人,唐菀无能为力,不过却觉得既然是要嫁人,当然要嫁一个会叫自己喜欢的男子。

    “二姐姐也想给我说亲么?”唐艾便瞪圆了眼睛问道。

    “怎么,还有人想给你说亲么?”唐菀好奇地问道。

    “是二哥。”唐艾脸色羞红,到底是闺阁少女,提到自己的婚事很不好意思。

    不过既然生父不把自己放在心上,嫡母又刻薄,她自然也得厚着脸皮为自己的终身打算,此刻便红着脸对唐菀说道,“是二哥的同窗。二姐姐也知道,就要春闱了,二哥的几个去年中举的同窗都已经到了京都,如今正备考呢。二哥与他们都是一同读书日久的,每个人的性子都知道,而且,能嫁给读书人,我觉得很欢喜。”

    古往今来,都是读书人更高贵一些,唐艾自然也十分倾慕那些会读书,斯文儒雅的读书人的。

    而且既然都是与唐逸交好的同窗,那人品必定都会不错,唐逸绝不会坑害自己的妹妹。唐艾虽然尚且不知道唐逸会给自己说哪一个,可是心里已经十分愿意了。

    她脸红红的,可是眼里又生出了无比的期待。

    虽然说读书人就算是高中金科,却还要慢慢地在朝中打熬,不可能一下子位极人臣,也不可能如那些勋贵子弟一般显赫荣耀,或许会叫她陪着自己的夫君经历很多很多,可是比起给权贵做妾,唐艾已经觉得这是最幸福的事了。

    她的眼里满满的都是憧憬,是嫁给一个良人的憧憬,唐菀便知道了她的心意。

    既然是唐逸做媒,那自然也不担心有什么问题,因此唐菀便没有再说什么,只说道,“本想给你说一个军中的。”她这显然是求了身在军中的清平郡王帮忙了。唐艾便郑重地谢了唐菀对自己的关心。

    如果不是为了唐菀,清平郡王认识她是谁啊,怎么可能会帮一个侯门庶女在军中挑选夫君。

    因此唐艾对唐菀更感激了。

    倒是唐菀,见唐艾也婚事有了着落,便不再提这件事,反而对唐逸说道,“还有一件事儿呢。前些时候,二皇子把那十五万两银子拿给我了。我和哥哥一人一半儿如何?”唐逸如今是二房的嗣子,是唐菀的兄长,既然二皇子给了银子,唐菀就没想过独吞,总是想着如今也要分唐逸一半。

    她这话就叫唐逸笑了,一边笑眯眯地看着歪头看着自己的凤念,唐逸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那是讨还从前那十几年的亏欠,那时候我还没过继,二房只你一个。那银子自然只有你的。”

    他一摊手,见唐菀想说什么,便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不缺银子,所以今年这八千两就都归我了,如何?”虽然唐逸不肯要,可是唐菀却皱眉说道,“太太如今恨死你了,日后你要成亲,若是入朝要走动交际,用银子的地方好些呢。”

    长平侯夫人肯定是不可能支持唐逸在外头风光的。

    “没事。嫁娶的银子,她不敢不出。”唐逸便挑眉说道,“也绝不敢简陋。”

    他要迎娶的可是太康大长公主府里长大的姑娘,虽父亲已经被贬黜,可到底是皇家血脉,背后连着太康大长公主与皇家这样显赫的家族,如果长平侯夫人敢在聘礼与婚事上动手脚……借她是个胆子她也不怕。

    因此唐逸有恃无恐,知道长平侯夫人就算气得呕血也得把血咽进肚子里,不然,不说太康大长公主,就是如今战战兢兢不敢行事踏错的二皇子只怕也饶不了她。

    唐逸虽然如今孑然一身,光杆一个,没银子穷得很,却绝不会担心嫁娶银子的事儿。

    因此,与其挖妹妹的私房,为何不去挖长平侯府的家底呢?

    他笑若春风。

    凤念规规矩矩地坐在唐菀唐艾的身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每一次都能在舅舅的身上学到人生的道理。

    “这样啊……那到时候我给二哥哥也添一份吧。”

    这就是唐菀做妹妹的心意了,唐逸并未拒绝。他只是对唐菀眨了眨眼睛说道,“不如你去给那头去添妆。”他这话带着几分笑意,唐菀一愣便明白了,这是想叫她也去瞧瞧那位太康大长公主府的姑娘。

    唐逸既然说得这么明白,可见这门婚事只怕科举之后就要说起来了,唐菀不知怎么,心里有些泛酸,这大概是天底下的妹妹见到兄长要成亲都会在心里又欢喜又酸酸的。

    不过唐逸这辈子竟然愿意成亲,她还是很高兴的,点了点头说道,“什么时候我去给姑祖母请个安就是了。”他们说了一会儿话,唐逸今日去了太康大长公主府,得了大长公主好慈爱的关切,已经累了一天,便带着唐艾回去了。

    唐菀却觉得长平侯夫人的想法十分稀奇古怪,后半日到了晚上之前,就时不时看凤弈两眼。

    凤弈觉得这眼神古怪得很。

    “怎么了?阿逸又跟你说什么了?”难道是觉得自己要娶不上媳妇,焦虑了?

    这不可能。

    唐逸打从过继到了唐家二房,太康大长公主就对唐逸越发慈爱,时不时就叫到太康大长公主府,比从前更慈爱百倍。

    “没什么。只是今日,三妹妹跟我说了一件事。”唐菀便将长平侯夫人那天的阴谋说给凤弈听,凤弈听了脸色微微一沉。

    “她觉得你就喜欢那些柔弱可怜,等待你拯救,离开你就活不下去的姑娘。”唐菀便对凤弈酸酸地说道,“只怕大伯娘还打着想多给你塞几个这样的美貌姑娘的主意呢。”

    她不知怎么,打从与凤弈越发和睦了,就越发地能吃醋了,从前不过是一笑而过,仿佛是个笑话一样的事,如今惦记在心里不知多么记挂。见她紧张地看着自己,凤弈沉着脸问道,“我与她有仇么?”

    “诶?”

    “我为什么要喜爱这样的女子?往我王府里塞几个这样的女人,想要累死我?”凤弈心里顿时记了长平侯夫人一笔,冷声说道,“我此生最不喜只能依附旁人才能生存的女子。就算可怜无助,身世可怜,需要拯救,又与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叫她们变得这样可怜。难道我是皇帝么?”

    他又不是皇帝,为何要拯救全天下?

    他不过是个郡王,那什么拯救可怜姑娘完全不是他应该承担的责任。

    且凤弈一向都不喜楚楚可怜的女子,此刻见唐菀呆呆地看着自己,他便冷笑了一声说道,“她真是孤陋寡闻。”当初京都权贵想要谄媚他,揣度他的喜好,不知送出多少不同性情的美人,这种柔柔弱弱,楚楚可怜,必须要他来拯救的女子,凤弈见得多了。

    对于这样的女子,他也一向是死在他的面前,他也无动于衷。

    说一句凉薄冷酷,会被人千夫所指的话……那些姑娘的可怜与伤痛又不是他造成的,为何非要他来拯救。

    因此,凤弈只觉得长平侯夫人无耻又可笑。

    “可,可我就离了你活不下去呀。”唐菀觉得自己就是凤弈最讨厌的那类姑娘了,弱弱地说道。

    她在他的面前娇软一团,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凤弈抿了抿嘴角,转头咳嗽了两声,转头面不改色地说道,“你自然不同,无论你是什么性情,我都只喜欢你。”他喜爱的是唐菀这个人,喜欢她的一切,无论她是怎样,在他的眼里,在他的心里,她都是最好的那一个。

    他只喜欢她,眼里看不进去旁人,无论旁人多么好,哪怕与她是一样的模样,一样的性情,可是他也只会喜欢眼前的这一个。且此刻看着小骗子软软地说离开他就活不下去,凤弈沉着脸放下了床幔,看着唐菀冷冷地说道,“你竟然不知我心悦于你。”

    这么笨。

    他得马上就叫她知道。

    他欺身上去。

    唐菀可怜无助地哭了一个晚上,觉得长平侯夫人把自己给害苦了。

    仿佛是要惩罚她一样,大骗子又叫自己一夜没睡。

    这一晚上没睡已经叫唐菀觉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且大清早上,太子就把神清气爽的凤弈给叫走了。因已经过了年,各地皇族纷纷要离开京都回去封地,因此都要向宫中辞行,太子是真的累得不行。

    他身子并不康健,这样繁重的招待与皇族亲切地往来安抚,展望日后也需要帮手,因此凤弈这几日都要帮着太子在忙。

    唐菀也不在意,更对凤弈这大清早上还在缠着她的骗子离开松了一口气。

    她如今才明白,男人都是骗子。

    总是说最后一次。

    可是这最后一次永远都没有尽头。

    她软软地可怜地趴在被子里哀叹自己被欺骗的可怜的命运,等外头天光大亮,这才从被子里没精打采地爬起来。

    因今日应该是没有人上门的,唐菀也没有打扮得格外贵重,只收拾齐整了,又给安王府送了请帖,请安王长孙上门来与凤念一同玩耍,又给其他几家的小家伙儿也送了请帖,便叫厨房里的下人赶紧做了许多孩子们喜欢的吃食。

    等到了第二天,她便招待了许多的小家伙儿。

    这些小孩子必然还跟着长辈,唐菀好好地招待了一番,见凤念与堂兄弟们越发亲近,一块儿打闹玩耍起来,她也觉得快活起来。

    她没有给东山王府下帖子,自然这些人里没有凤含的份儿。

    几乎是留在京都的皇家小家伙儿都请过来玩耍,却独独没有凤含,这叫东山王妃气得恨不能咬碎银牙。

    然而安王妃却觉得唐菀是个极明白事理是非的。

    安王长孙是她的命根子,当日凤含伤了爱孙的脸,安王妃恨得眼睛流血,哪怕摆出不再计较的态度,可是在心里却已经记恨。

    且凤含的性子多少有些叫人不喜,就算不是安王妃,也会有旁人担心这凤含霸道起来会伤了自家的孩子。

    若是真的伤了,也不好与凤含这么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斤斤计较。

    因此唐菀没邀请凤含,不仅安王妃,其他皇家女眷也觉得唐菀做得对。

    “这念哥儿虽然才四岁,可是却瞧着很明白事理。到底是在你跟前养着的。”安王妃难得会亲自过来清平王府,不然以赋闲在家的安王府来往炙手可热的清平王府,仿佛巴结似的,又生事端,因此安王妃很少过来与唐菀亲近。

    今日她亲自来了,自然也是因当日凤念仗义执言,唐菀第一时间就想到叫太医的缘故。

    她对唐菀这样亲近,唐菀知道她与安王都不是喜欢兜揽事的,对她这么亲近都是为了孩子,便抿嘴笑着说道,“念哥儿自己就乖巧懂事,并不是我教他的。”

    “大概随他的生母吧。”安王妃便笑了笑说道。

    这明显是说凤含不好都赖东山王妃血统不好。

    唐菀呆呆地看着看似温煦,实则拐着玩儿骂人都能把人骂得有口说不出的安王妃。

    她虽然也知道,皇族女眷之中就没有的省事的,可是安王妃这么厉害,她倒是第一次见到。

    “对了,你这几日是不是也要进宫去走走?”安王妃便笑着问道。

    “是。我想着过几日就进宫去给太后娘娘与皇后娘娘请安了。”宫里头也有许多封地上的皇家女眷这几天簇拥在太后与皇后的身边。

    这是她们能留在京都的最后一点时间,唐菀自然不会在之前去争风头。

    她这样退让,并不是一个要强非要跟人争夺荣耀的性子,落在一向都老实安分的安王妃的眼里却觉得顺眼极了,笑着点头说道,“我倒是没看错。你的性子果然是极好的。”她便与唐菀走动得频繁了几分。

    等各地皇族陆续离开京城,唐菀已经与安王妃的关系很不错了。

    凤念也与安王长孙感情越发地好了。

    因为安王长孙格外亲近凤念这个比自己不过大了几个月的堂兄,离不得,因此唐菀还给小家伙儿专门在凤念房间的隔壁收拾了一间屋子出来。

    安王长孙在清平王府住下了。

    凤弈见到自己引狼入室,引了一只小狼崽,又勾引来了一只小狼崽,清平王府越发没有自己的立锥之地,气得眼前发黑。

    他很担心哪一天回家一看,自己的家里已经成了崽山崽海,满满地住着狼崽子。

    只是看着唐菀高高兴兴地带着两个小鬼在玩,他又哼了一声,没有叫围着自己叫王叔的两个小鬼去罚站。

    这样过了几日,唐菀算了算日子,觉得封地上的皇族已经离开京都的都差不多了,也该去宫里帮忙,不管是看望太后与皇后,就算忙着太子大婚的事,或许也有自己能力所能及的地方,因此便带着凤念与安王长孙凤吕一同往宫中去了。

    她浩浩荡荡地带着两个白嫩嫩的小东西进宫,太后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笑了,叫唐菀坐在自己的跟前,看着两个孩子一本正经地给自己施礼,便笑着问道,“你怎么如今还养着吕哥儿?”

    “他们兄弟感情好。”唐菀抿嘴笑。

    其实凤吕也邀请凤念去安王府住两日。

    只是总是笑眯眯十分大方的凤念却拒绝了他。

    他舍不得离开他的王婶。

    “怪不得堂兄这几日进宫,都仿佛被人欠了几万两似的。”大公主压低了声音不叫小家伙儿们听到,见唐菀脸色绯红,便低声问道,“念哥儿生母的嫁妆,东山王府还了没有?这都过了年了,不能总是拖着吧?”

    她比凤念还关心这件事,唐菀觉得有趣儿,抿嘴笑着说道,“快了。说是往京都运,在路上呢。”她这么说,大公主便提醒说道,“可别叫他口口声声一句在路上被打劫了,这些银钱就都飞了。”

    “那不能。我们阿奕说了,丢了也是东山王府弄丢的,叫他们原数赔偿就是。”

    唐菀这话叫大公主觉得,只怕东山郡王要被逼死。

    想赖账也没法子呀。

    如今东山郡王被太康大长公主压在了京都,哪里敢与凤弈作对。

    “那就好。”她顿了顿,便对唐菀说道,“还有一件事。我母亲要出冷宫了。”

    唐菀一愣,见大公主脸色平静,便试探地问道,“你担心你的婚事有波折么?”

    “那倒是没有。”大公主便笑着说道,“被父皇这样惩罚,母亲不敢再插手我的婚事。我明白为何母亲要放出来。若我大婚,母亲却被关在冷宫,只怕我的脸上不好看。父皇也是心疼我。”

    她见凤念与凤吕已经开心地拱在太后的身边讨好了,都跟小奶狗儿似的与太后挨挨蹭蹭,忍不住笑了起来。唐菀也觉得皇帝是用心良苦,是真的很给大公主面子,不想叫大公主大婚的时候生母却落在冷宫不能送她出嫁留下遗憾,因此也没在意什么。

    反正罗嫔已经尝过苦头了,她早就知道,皇帝不可能总是把她关在冷宫。

    然而就算是这样,当唐菀再一次看见来给太后谢恩请安的罗嫔,揉了揉眼睛,都呆住了。

    那个形容憔悴,瘦成一把骨头,一副低头做人的女人,当真是曾经娇艳娇美又意气风发的罗嫔娘娘么?

    喝粥真的有用。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抱走啦o(n_n)o~

    熊雪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3 02:00:17

    爱猫成痴的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3 06:43:04

    小院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3 09:23:02

    小西瓜大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3 09:35:29

    岩海苔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20-02-13 09:51:25

    可可的小糖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13 12:41:31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洪荒拆迁队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没出息的庄先生我被大佬诱婚了[七零]天地白驹深情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