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第 88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88、第 88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一路凡尘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日娱韩娱]顶端     长平侯看着这个刚刚被过继的侄儿目瞪口呆。

    “你, 你说什么?”他觉得自己是听错了。

    真的问他要这八千两分红?

    唐逸这是想做什么?

    “你还想要银子?做梦!”长平侯夫人却最看重银子的,见庶子刚刚过继就敢在这里大放厥词,还想要八千两, 她的心都在滴血。

    天知道,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长平侯夫人自从进门在唐家当家, 就知道唐家只是一个面上光的货色而已。虽然是勋贵,可是长平侯府其实并不怎么宽裕, 不然当初长平侯夫人也不可能那么心心念念二房的家产。

    再加上平日里如长平侯这样不管家的, 总是在外面胡天海底地花销,其实唐家的账面上总是紧巴巴的。这每年给各房在过年的时候的走动银子都叫长平侯夫人喘不过气,可是唐家从前只拿出三份儿就够了。

    如今唐逸过继到了二房,竟然也想要这八千两。

    这不是要长平侯夫人的命么?

    她去哪儿给二房寻这八千两去?

    见到长平侯夫人这么义愤填膺,唐逸不由露出了一个十分委屈的表情。

    他单薄地,无助地站在那里, 又带着几分坚强而勉强的笑容看向一旁看着长平侯夫人没吭声的二皇子低声说道, “大伯娘何必对我这隔房的侄儿这样吝啬。”

    “你一个庶子,也敢肖想八千两?”长平侯夫人赶走唐逸不是为了叫这庶子去过好日子的,见唐逸看着自己没吭声,便顺了顺气,冷笑着说道, “你伯父,叔父们用这些银子是为了走动,为了交好外头的世交权贵的。给你, 你能做什么。”

    她十分鄙夷,又冷冷地说道,“更何况二房从未领取过这份银子,如今凭什么还要给你。”

    这些年,因唐菀只是一个孤女,因此长平侯夫人从不会将每年过年的时候这八千两在外头走动的银子给她。她说得理直气壮,凤弈却微微变了脸色,霍然看向唐菀问道,“从前唐家从未给过你这笔银子?”

    说起来,这笔银子应该按房头给的,不过二房没有人,因此长平侯夫人不给,也不可能有人去讨要。唐菀点了点头说道,“没有给过。”

    长平侯夫人见唐菀也这么肯定地承认二房从未领取过银子,便带着几分得意地看向唐逸。

    唐逸却笑了笑,对长平侯夫人柔和地说道,“可是伯娘,当初二妹妹没要这份儿银子,是二妹妹体恤家中艰难,因此由着家里赊欠着罢了。二妹妹不要,并不说明这笔银子二房不能领取。”他看着长平侯夫人继续说道,“更何况,如今二房有我这个男丁……与从前不同。若说大伯父还在外头交往权贵,如今我也要在各处勋贵之家走动。大伯娘只怕还不知道,最近给我下帖子的人家并不少,银子对我来说,还是很要紧的。”

    “从前二房没有要这笔银子,不过是叫唐家赊欠,阿菀从未说过不要。”凤弈就在一旁冷着脸说道,“既然是按房头给,凭什么不给二房?这么多年,当二房无人做主么?”

    他一双狭长的凤眸冷冷地看向满头是汗的长平侯,见长平侯讷讷不敢说话,便冷笑了一声说道,“阿菀性子厚道,不爱逼迫家中,因此由着你们赊欠。只是你们倒是把阿菀的客气当做理所当然,难道觉得二房合该吃亏?从前霸占二房家产,如今赊欠阿菀每年八千两银子,怎么,你们唐家还想去衙门走一趟?”

    他俊美的脸一片铁青,长平侯夫人如今最听不得的就是“衙门”。她正战战兢兢的时候,却听见凤樟带着几分隐忍的怒气说道,“王兄不必动怒。唐家不会赊欠二房这点银子。”凤樟觉得丢脸得几乎颜面无存。

    当看到唐菀与唐逸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自己,凤樟觉得心口疼。

    长平侯夫人……他没有想到长平侯夫人为了每年区区八千两,就如此面目可憎。

    当初长平侯夫人侵占孤女家产闹得满城风雨,凤樟这做女婿的就已经足够丢脸。

    如今京都之中尚且这些流言没有平息,长平侯夫人竟然还要为了银子斤斤计较?

    就为了每年八千两,如果再闹得厉害了,凤樟觉得自己绝对无法承受。

    各地的皇族都在京都汇聚,如果这时候闹出丑事来,凤樟的脸就丢到全天下,风评败坏到各地,只怕日后几十年里都要在各地皇族的口中津津乐道。

    一想到那种画面,凤樟就觉得眼前发黑,哪里还在意长平侯夫人委屈的模样,只努力缓和了心里的怒意,对凤弈勉强笑着说道,“王兄放心,唐家不会亏钱了二房。今年的八千两,侯夫人马上就拿给阿逸。”他的目光落在长平侯夫人的脸上,已经对长平侯夫人露出警告的目光,长平侯夫人双手发冷的时候,却听见凤弈冷冷地问道,“过去的赊欠怎么说?”

    凤樟犹豫了片刻,斩钉截铁地说道,“自然全要补给二房!”

    长平侯夫人看着二皇子呆住了。

    二皇子知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

    唐家哪儿来的那么多的银子还给唐菀?

    这么多年所谓的赊欠的八千两,怎么也得有十万两银子了。

    就算是把长平侯府给翻过来,长平侯府也没有这么多的银子啊。

    “殿下,这不行……”

    “侯夫人难道还要与我在这里为银子计较么?”凤樟见长平侯夫人这样可恶,竟然还要败坏自己的名声,一时之间只觉得心里生出无边的厌恶。

    他不由看了身边的唐萱一眼,不知怎么,心里就少了柔情,多了几分厌倦。

    自从迎娶了唐萱,他的日子就没有一日顺心过。

    唐萱不得宫中喜爱,如今连宫里都进不去,眼睁睁地叫凤樟看着那些皇族女眷在宫中侍奉无计可施也就罢了。可是至少也不能拖他的后腿吧?

    娶了一个唐萱,却多了长平侯夫人这么一个岳母,凤樟心里自然对唐萱也不是那么喜欢了。

    “殿下,家里没有那么多的银子。”唐萱见长平侯夫人双手发抖,不由露出几分楚楚可怜,胆怯地扯了扯脸色铁青的凤樟的衣摆,微微侧头,用最美好的侧脸面对着自己的丈夫,柔柔地说道,“更何况,咱们都是一家人,难道一定要为了银子在这里斤斤计较么?咱们可是一家人呀!”

    她不由红着眼眶,扯着凤樟的衣摆扭头哀哀地看向唐菀,哽咽地说道,“二妹妹,我知道从前你在家里受了委屈。可是居家过日子,谁不会受委屈呢?我求求你,不要逼迫长辈,不要揪着从前的事不放了好不好?”

    她这样楚楚可怜地看着唐菀,唐菀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懒得理她。

    唐逸却在一旁轻笑了一声,对唐萱温煦地说道,“大妹妹,既然你这么心疼咱们唐家,知道家境艰难,那不如你把这银子出了,岂不是皆大欢喜?”他笑容十分亲切,在唐萱呆呆的目光里柔和地说道,“说起来,我记得当初大妹妹嫁入皇子府的时候,十里红妆,将唐家的家产带走了不少,都是为了大妹妹能嫁得风光。唐家在大妹妹需要银子的时候竭尽全力,如今唐家正是需要银子的时候,大妹妹为何不拿自己手中的嫁妆添补唐家呢?要知道,大妹妹,你与我们唐家可是一家人!唐家都没那么多的银子,难道你还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为了区区一些银子,就如此为难,如此癫狂愤怒不成?她可是你的亲生母亲啊!”

    唐逸连连叹息,十分伤痛。

    唐菀怀里抱着瞪圆乌溜溜的眼睛默默观察学习的凤念,目瞪口呆。

    她转头看了看凤弈,又看了看唐逸,觉得自己还是在一旁闭嘴吧。

    英雄这么多,越发叫她成了一个没用的人。

    凤念还点头说道,“对!别不孝。亲娘啊!”

    他漂亮的小脸上满满地都是郑重还有对孝道的敬重。

    打小儿就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唐菀忍不住垂头亲了亲小家伙儿的大脑门儿。

    凤弈横着眼睛看着红着脸的小鬼往自家王妃的怀里蹭了蹭,心里冷笑了两声。

    等把小鬼的身体养好,看他怎么收拾他。

    “既然唐氏心存孝道,那就将二房的帐给还了。”他脸色不耐地对哑口无言,疯狂摇头却不知该说什么的长平侯夫人冷冷地说道,“阿菀养在唐家十五年,每年八千两,这就是十二万两银子。还有这些年赊账的利息,算在一起,本王不多要你的,一共十五万两也就罢了。”他一副完全不计较的样子,看着双股颤抖的长平侯沉声说道,“这十五万两,过年之前本王就要在王府见到。如果长平侯府不送到本王的府上,本王只好带兵往二皇子府上讨要。”

    “别!”凤樟急了。

    若是凤弈去二皇子府声势浩大地讨债,他还有脸么?

    只是他的话凤弈懒得理会,不过是通知了一声也就算了。

    倒是唐逸,先把长平侯手中还没有十分热乎起来的两千两银票拿出来,又见外头一个小厮脸色慌张地拿了八千两银子。

    他是个诚实的人,不过是笑了笑,拿了其中的六千两,摆明了是一个并不贪婪的人,只拿着这八千两对面如土色站在一旁的唐逍轻轻道谢说道,“多谢大哥劝说伯父过继了我。若没有大哥,我又怎么拿得到八千两银子呢?”他笑容十分可爱,唐逍却已经不知该如何回应。

    倒是长平侯已经捂着头踉跄地退后坐在了椅子里,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他觉得过继了唐逸之后,似乎有什么不对。

    唐逸却已经笑眯眯地回了座位,把银票往怀里一塞,低声对唐菀说道,“回头我去……父亲母亲的坟前磕头,再去外祖父与外祖母的面前磕头。”既然过继了,那文家就是唐逸的正经的外家了。

    唐逸本来就很喜欢慈爱的文老大人夫妻,还有斯文儒雅的文舅舅与彪悍却和善的文舅母,因此如今双手都还惊喜地微微颤抖。

    他真是没有想到,在过年之前,唐家竟然送了自己这么一份大礼,竟然叫自己过继到了二房成为嗣子……这不仅仅是叫他彻底地摆脱了长平侯夫妻的掌控,也叫他有了一个真正的家,还有真正的亲人。

    阿菀是他的嫡亲的妹妹了。

    不是隔房的堂妹。

    而是亲妹妹。

    他还有了外祖,有了亲妹夫,日后还有很多的小外甥外甥女。

    唐逸想到这里,就觉得眼眶酸涩起来。

    他喉咙里仿佛被哽咽住了,却见唐菀也眼眶泛红地连连点头,显然也是十分高兴此刻他们兄妹能够真正地成为一家人了。

    凤弈也没有吭声,只看着长平侯夫人虚弱地坐在那里喘息着,目光呆滞,便伸手把坐在唐菀怀里的小鬼挖出来提到自己的身边坐下,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一边说道,“既然过继之事已经了结,本王就等着你们的十五万两。”

    他的声音冷冰冰的,长平侯夫人觉得肺腑都冷了下来。然而或许是被逼到了绝地,此刻长平侯夫人心境空明,顿时又想到今日好不容易清平郡王到了侯府以后自己想要做的事,忙抬头对凤弈央求说道,“郡王好不容易来唐家一次,不如再坐坐,喝杯茶吧。三丫头……”

    她突然看向角落里那个不敢吭声的人影,笑了笑说道,“还不给郡王端茶?”

    她的目光就落在了那个垂着头不敢吭声的唐艾的身上。

    唐菀微微一愣,却见唐艾站在角落里,巴掌大的小脸垂得低低的,听到长平侯夫人的声音颤抖着单薄的身躯,却不知怎么,一动不动没有答应一声。

    她一向在长平侯夫人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从不敢违抗的,因此,此刻竟然只是害怕得颤抖,却没有听从长平侯夫人的话,叫唐菀不仅有些疑惑,长平侯夫人的脸色也格外难看起来。

    她看着这个打小在自己的面前瑟缩胆小的庶女,眯着眼睛看着她那娇弱可怜的模样,心里生出几分恼怒,声音也严厉了几分说道,“怎么见了自家姐夫,竟然还是这么一副没出息的生疏样子!过来,端茶!”

    如果是从前,她这样严厉的声音之下,唐艾这庶女早就跪下来请罪了。然而唐艾也不知怎么了,只缩在墙角,也不抬头看人,一声不吭的。

    长平侯夫人不由沉了脸。

    唐菀自然越发诧异起来。

    因为唐艾的生母不过是长平侯身边一个通房,身契还在长平侯夫人的手上,母女的性命都被捏在长平侯夫人这个主母的手上,因此唐艾一向都不敢忤逆长平侯夫人的。

    虽然对于长平侯夫人此刻非要叫唐艾给凤弈端茶觉得古怪,唐菀眯了眯眼……她觉得长平侯夫人不会那么愚蠢,还妄图把唐艾塞给凤弈做小妾吧?那不是等着被凤弈把长平侯府给砸了么?只是想到唐艾上一世的婚事,唐菀又觉得凭着长平侯夫人的那份狠心,没准还真的有可能这么做。

    上一世的唐艾被长平侯夫人送给凤樟做了侧室。

    因上一世唐萱在二皇子府失了宠,又总是没有身孕,因此长平侯夫人就想要为女儿寻一个得力又能掌控的帮手。

    寻常的丫鬟,出身卑微,就算是得宠了,有了身孕,那生下的孩子的血脉也卑微,不可能得到二皇子的看重,因此长平侯夫人挑来挑去,就将唐艾这个庶女送去了二皇子府,叫唐艾做了二皇子的侧室。

    她拿唐艾的生母做为威胁,唐艾为了生母,自然不敢反抗她与唐萱,就算是得到了凤樟的喜爱,可是却依旧得在二皇子府上对唐萱俯首帖耳。她曾经很得凤樟的宠爱,还有了身孕,只是当她的生母因为不愿拖累她在长平侯府上了吊,她也悲痛亡故。

    她过世前,唐菀曾经去见过她,她流着眼泪拉着唐菀的手死去,一尸两命。

    她说她不想做二皇子的小妾。

    她说她是想跟她姨娘过平凡的生活,嫁给寻常人家,做一个正头夫妻,不要再做不如人的小妾,不要再叫自己的孩子一辈子做不如人的庶子庶女。

    唐菀想到这里,垂了垂眼睛,却没有说什么。

    若是……唐艾当真如同上一世那样不想做权贵妾室的话,唐菀想要看一看唐艾如今的选择。

    若是唐艾听从长平侯夫人的话,来给凤弈端茶,哪怕她是有苦衷的,唐菀也不会对她再那么亲近了。

    就算是有苦衷,可如果不来求助她这个堂姐,反而逆来顺受……唐菀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宽心去善意对待一个要跟自己分享夫君的姐妹。

    哪怕是有苦衷……可是这世上有苦衷的可怜人那么多,唐菀也没法同情一个明明知道她有能力帮助她,却依旧选择听从长平侯夫人的人。

    因此,她握了握凤弈的手,对他露出了一个请求的表情。

    凤弈本想把手边的小案拍在长平侯夫人的脸上,见唐菀央求地看着自己,不由想到从前唐菀似乎还求他给堂妹寻个好人家……他到底是聪明人,心中了然,便没有再说什么,反手握紧了唐菀低声说道,“我就在你身边。”

    长平侯夫人为人这么阴险,凤弈希望妻子记得他一直都在她的身边作为她的支撑。

    唐菀一愣,继而抿嘴对凤弈小小地笑了一下小声儿说道,“我知道。”

    正是因为有凤弈在,因此唐菀才能这么镇定地等待,而不是惊怒或者忧虑自己的夫君会不会被别人迷惑了去。

    长平侯夫人却见凤弈没有吭声,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她猜中了。

    清平郡王喜爱的果然是那些无助可怜,无依无靠的姑娘。

    或许是身为大英雄怜贫惜弱,因此清平郡王会喜爱的女子,都会如唐菀一样胆怯可怜。

    从前,唐菀被二皇子退亲,几乎被逼死,举目无亲,因此得到了清平郡王的爱怜。

    如今的唐艾,卑微的庶女,在嫡母的手中无助地上火,没有依靠,而且也是这么柔弱,清平郡王这么会不喜欢。

    长平侯夫人早就想过唐菀为何会得到清平郡王独宠,只觉得唐菀压过了京都满城的贵女得到独宠,这真是太奇怪了。

    如今想通了,长平侯夫人便心里生出几分得意。

    既然知道清平郡王喜欢什么样的女子,日后她就把清平王府用这样的女子填满!

    唐菀失去宠爱,还能剩下什么?

    她还怎么嚣张?

    因为见到凤弈的沉默,因此长平侯夫人越发看向唐艾。见此刻那柔弱可怜的庶女已经慢慢地,战战兢兢地走过来,便满意地说道,“过去给郡王端茶吧。”唐艾果然是不敢忤逆她这个嫡母的,因此长平侯夫人不由万分得意,脸上的笑容也在那十五万两之后变得红润了起来。

    若是唐菀失了宠,那清平郡王怎么可能还会为了所谓到十五万两与唐家依依不饶呢?她脸上带着笑容,看着唐艾慢慢地转身,往唐菀与凤弈的面前慢慢地走过去。

    那一刻,唐菀看着迎面走来的脸色惨白的女孩儿,呆了呆。

    唐艾总是弱弱的眼睛此刻对上唐菀的,那双眼睛里仿佛燃烧着一团濯濯的火焰。

    “三妹妹……”唐菀试探地唤了一声,却见这个今日被刻意打扮得十分婀娜可怜的堂妹顿了顿,突然一下子扑倒在了她的面前,对一旁的凤弈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哭着说道,“二姐姐帮我求求父亲,叫父亲与太太说,不要把我嫁给二皇子!”

    她突然大哭起来,在唐菀震惊的目光里哭着转身爬到了呆滞的长平侯的面前,拼命地给长平侯磕头,在长平侯不敢置信的目光里,唐艾一连磕了十几个头,头破血流,仰头,鲜血在雪白的脸上流淌,眼底却闪过了几分疯狂之色,声音尖锐起来,尖声哭着说道,“求父亲不要把我送去二皇子府!太太说了,大姐姐生不出孩子,压不过那有孕的明月,恐殿下变心,因此要把女儿送去二皇子府上做小妾!父亲!二殿下已经有了大姐姐,四妹妹,再送女儿过去,岂不是叫人非议父亲巴结皇子不顾人伦?女儿,女儿不想败坏了父亲的清名!”

    她头上的鲜血滴落在长平侯的袍子上。

    长平侯看着抓着自己的袍子哭得绝望的庶女,傻住了。

    “胡说八道!”长平侯夫人惊怒交加,又觉得心生惶恐。

    明明是要叫庶女勾引清平郡王。

    这么庶女嘴里嚷嚷的怎么会是二皇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幸福蹭蹭大家ヾ(^▽^)ノ~

    糖糖可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03 03:24:00

    柠檬和艾比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20-02-03 04:22:56

    暖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03 06:05:10

    咔式温柔(▼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03 09:35:16

    喵小喵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03 11:07:33

    北月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2-03 11:35:40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洪荒拆迁队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没出息的庄先生我被大佬诱婚了[七零]天地白驹深情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