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第 83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83、第 83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一路凡尘末世之人生赢家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明星爸爸宝贝妞超能右手盛世谋妆[日娱韩娱]顶端     许是东山王妃一向被宠爱珍重生活, 因此从未见过凤弈这样不给女人面子的粗鲁的男子。

    被凤弈这样不客气地指责到脸上,而且还是在宫里,如此众目睽睽之下被训斥, 她美貌的脸顿时通红了。

    刚刚来到京都就受到宫中的召见, 东山王妃本觉得这是极大的脸面。

    更何况她早年在东山王府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受尽了东山郡王的宠爱, 在王府之中称王称霸的,哪里敢有人这样训斥她, 将她的脸面这样踩在脚底下。因此, 当凤弈说这样的冰冷的训斥之后,东山王妃一时竟然反应不过来。

    只是当她明白自己竟然在宫中被凤弈这样指责,不由一双眼中泛起了晶莹的泪光,委屈地不敢吭声。

    她这么委屈地看向东山郡王,东山郡王也愣住了。

    只是凤弈在皇族之中的名声极大,哪怕同是郡王, 可一个在京都呼风唤雨, 一个只能在属地称王,无论帝宠还是权势,东山郡王都比不上凤弈。

    他自然是不敢得罪凤弈的。

    只是东山郡王仿佛格外喜欢自己的妻子,见到妻子受了委屈,此刻求助地看着自己, 哪怕顾忌凤弈的权势,他还是忍不住为妻子辩解说道,“并不是王妃的错。是……”

    他顿了顿, 看向正跪在一旁垂着小脑袋一声不吭的长子,眼里露出几分厌恶,对沉默不语的太后赔笑说道,“实在是念哥儿性子愚钝,教不好的。他打小儿就蠢笨,不如他弟弟聪明。王妃对他和他弟弟一样的教导,可是他弟弟却学得这样快,这样好。”

    “就算是一样的教导,可见儿子没有学会,难道就放手不管?我听说你这个是继室。”凤弈便淡淡地问道,“哪怕愚蠢,难道多教几次的精力都没有?还是有意不将长子教得明白,叫他在宫中出丑?反倒显出他的弟弟?”

    他这么直接了当,东山郡王一时都呆住了,实在不知道该将这心直口快的堂弟怎么办。

    凤弈竟然还冷冷地笑了一声,看了看一旁含着几分眼泪心疼地看着儿子的唐菀,他垂了垂凤眸,对东山郡王冷声说道,“你儿子多蠢笨我是没看出来。倒是你的继室行事恶毒,为难一个不大的孩子,毫无慈母之心,倒是叫我看得分明。”

    “什么?”东山郡王匪夷所思地问道。

    “你的长子如此瘦小,你的次子却这样白胖。除非瞎了眼,或者心肠歹毒想要饿死孩子。不然做继母的为何不知给孩子补补?”

    东山王妃本来含羞带怯地进宫,此刻听到这样的话,顿时摇摇欲坠。

    她觉得自己不能呼吸,又觉得格外奇怪。

    她也是第一次见到清平郡王。

    可是为何清平郡王对她似乎格外看不上的样子?

    一口一个歹毒,这是要把她置于死地。

    可是她从未得罪过清平郡王,清平郡王为何要插手东山王府的家事?

    一个大男人,和她这么一个柔弱的女人计较?

    清平郡王不是个大英雄么?

    “阿奕,你!”东山郡王见凤弈这样不给面子,一张英俊的脸也忽青忽白起来。

    他急忙扶住了自己心爱的王妃,对凤弈半晌才艰难地说道,“后母难为。阿奕,你还是不要这样说你的嫂子吧。连累母亲被无故指责,都是念哥儿的错。是他打小儿就不爱吃饭。”

    他不由瞪了跪在地上的小家伙儿一眼。

    刚刚到了京都,就连累母亲被训斥,可见的的确确不是个好的。

    凤弈却漫不经心地看着那地上瘦瘦小小的小东西。

    这小东西虽然垂着小脑袋,可是小脖子却梗梗的,显出几分倔强。

    “你过来。”凤弈微微挑眉,倒是觉得这小鬼有点儿意思。

    且见唐菀一双眼睛都落在小家伙儿的身上,不知怎么,清平郡王的心里突然生出几分引狼入室的感觉。他想了想,觉得这种危机感格外奇怪,不过到底没有放在心上,对那个跪在地上的小东西说道,“叫我看看你。”

    他权势极大,东山郡王是绝不敢和他有什么争执的。

    不过就算是这样,看见凤弈似乎对自己的长子格外在意,他本能地皱了皱眉,对凤弈笑着说道,“阿奕,不是我偏心,念哥儿是真的蠢笨木讷。含哥儿,你去给你王叔王婶请个安去。”

    他自然知道如果能交好凤弈是多么有好处的一件事,因此便将怯生生地躲在东山王妃身后的次子往前面推了推。

    那胖嘟嘟的小家伙儿歪头看着凤弈,见凤弈看过来,顿时抖了抖,转头扑进了东山郡王的怀里,指着凤弈奶声奶气地说道,“父王,他敢和父王作对,该死该死!扒了他的皮,抄了他的家。”

    这天真幼稚的话叫太后都微微挑眉,且见这胖胖的小家伙儿生得玉雪可爱,可是说的话却格外叫人觉得不悦,东山郡王顿时尴尬了起来,急忙护着次子,一边对太后与凤弈说道,“这孩子不知从哪儿学来的……他聪明,听到外头有什么就学来了。”

    “含哥儿聪明,念哥儿蠢笨。”那凤含一边奶声奶气地说着,一边在父亲的怀里去踢自己的兄长,咯咯笑了起来。

    东山王妃急忙喝止了,又急忙去抱凤念,带着几分心疼地说道,“念哥儿别害怕,弟弟跟你闹着玩儿呢。”她本想摆出一副慈母的样子,只是凤念小小的身体却微微避开了她的怀抱。

    凤弈看着这一家子的戏就很不耐烦了,看着东山郡王不屑道,“说出这样无耻的话,你不配做他的父亲。虎毒不食子,你还不如个畜生。”

    见东山郡王敢怒不敢言,他便对凤念不客气地说道,“叫你过来!”他凶巴巴的,然而凤念却在此刻仰头看了看坐在一旁的那个面容冷峻的陌生的王叔。他顿了顿,没声没息地从地上爬起来,小小的身体慢慢地走到了凤念的面前,又跪下给他磕头。

    “对王叔与王婶不必用这样的礼仪。”唐菀急忙从一旁扶住他,把他扶起来。

    她的面容格外温柔,手也是柔软温暖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喜爱与心疼。

    小小的孩子呆呆地看着她的眼睛,有些不知所措,又一副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样子了。

    他似乎并不习惯这样的亲切。

    看见他咬着嘴角有些防备地看着自己,乌溜溜的眼睛里都是深藏的小心还有畏惧,唐菀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这孩子不是不知好歹。

    而是在担心。

    他从小遭受到太多的恶意,因此不敢轻信于人,也唯恐前一刻对自己还格外慈爱,当他感觉到了温暖,随之而来的却是将他打入深渊一样更加冷酷的厌恶。他受过这样的教训,因此哪怕是善意都不敢接受。

    想当年上一世的时候,唐菀就是花了很久很久的时间才叫凤念相信她是真的不会抛弃他,不会将她的疼爱收回,会一直一直陪伴他,做他的母亲,才叫他放下心来依偎在她的身边。此刻看着带着几分戒备与小心打量自己的小家伙儿,唐菀就想,当这一层本能的保护壳褪去,真正的凤念柔软又乖巧,孝顺又听话,是这世上最好最好的孩子了。

    唐菀的眼睛泛红。

    打从嫁给凤弈,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难过了。

    看着她的心疼与慈爱的眼睛,小家伙儿顿了顿,虽然面无表情,可是且不由自主地往唐菀的面前蹭了蹭。

    他犹豫着,又似乎有些抗拒,可是还是抬起了手,小小的,软乎乎的手抬起,摸了摸唐菀的眼角。

    他碰了碰唐菀的眼角,就一下子缩回手,仿佛很怕被责骂似的。

    “别……别哭。”他小小声地垂着头说道。

    他还是很怕,很防备她,可是那么柔软的孩子,在见到一个人在对他流泪的时候,还是想要叫她不要难过。

    唐菀带着哽咽地应了一声。

    “念哥儿真是个好孩子。又聪明又乖巧,怎么这么好啊。”她便笑着称赞说道。

    她的声音软软的,充满了发自内心的喜爱,美貌的面容上全都是真诚。凤念顿了顿,又忍不住抬起头看向这个对自己露出善意的漂亮的少年美人。她微笑着含着眼泪坐在那里,身上穿着那么华贵,当她说话的时候,仿佛天下的光彩都汇聚到她的身上,叫凤念看不见别人,只能看到她的眼里的疼爱还有真心的温柔。

    她的样子那么高高在上,因为当她说话的时候,这个温暖的宫殿里鸦雀无声,无论是太后娘娘还是一旁那个冷峻的王叔都在侧目带着温和的目光看着她说话。

    她是被珍重宠爱的人。

    可是这样的人,却在夸奖她是个聪明又乖巧的好孩子。

    小小的孩子动了动嘴角。

    这是他人生里第一次听到被人夸奖。

    原来被人夸奖的滋味儿这样好。

    他看着唐菀,怯生生地,又僵硬地露出了一个生涩的羞怯的笑容。

    “阿菀说得是。的确是个乖巧的孩子。”太后见唐菀喜欢凤念喜欢得不得了的样子,虽然奇怪唐菀为何对一个初见的孩子这样放在心上,不过想到凤弈刚刚对东山郡王夫妻的训斥,便猜着只怕是凤弈知道了东山王府的一些事,这性子强势又乖僻的人看不过去,因此在唐菀的面前说了什么。

    唐菀的性子又温柔又善良,听了凤弈的话怎么可能不心疼孩子呢?

    刚刚东山王府的那些事都被太后看在眼里,太后多少也能明白几分东山王府的形势。

    想到凤念的身份,她心里也不由叹了一口气,这才对凤弈笑着说道,“你瞧瞧,还是阿菀温柔,叫孩子喜欢亲近。你横眉立目的,真是不着孩子喜欢。”

    凤弈冷哼了一声。

    凤念却一边盯着唐菀,一边动了动嘴角。

    他小小的孩子就已经生得格外俊秀,动了动嘴角,从嘴边低声说了一句,“王叔……也好。”

    他说完这句话,又似乎觉得不该这样轻易地放松对凤弈的戒备,不由拿小小的手捏了捏自己的衣角。

    “呵……”凤弈见这小家伙儿嘴里说着自己是个好人,一边还往唐菀的面前又蹭了蹭,不知怎么,突然觉得很不顺眼。

    只是此刻东山郡王已经傻眼了。

    他不能明白,一个倔强又蠢笨的孩子怎么会得到了宫中的喜爱,连太后都夸了他。而这一切,仿佛是那位似乎格外被太后喜欢的清平王妃开口之后的改变。

    对于凤念得到宫中的喜爱,甚至宫中因此忽略了他的爱子凤含,东山郡王敢怒而不敢言,片刻之后才挤出了一个笑容,不由自主地看向身边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的妻子。

    东山王妃此刻抬起头,露出一张楚楚动人的脸,含着几分埋怨看了东山郡王一眼,又对唐菀笑着问道,“这位就是弟妹了么?”她脸上带着笑,看着这一下子把凤念高高捧起的清平王妃,心里充满了忌惮。

    与粗枝大叶的东山郡王不同,东山王妃来京都这一路上很是与人询问了一些京都的形势,想知道如今京都之中谁在宫中能说得上话好去巴结。毕竟,她也要交好京都中的实权皇族,那些能够左右宫中的帮手,好在日后争夺爵位的时候成为自己的助力。

    凤念虽然不得东山郡王的喜爱,可到底是原配嫡长子,这样的身份,如果不是犯了大过错,或者被京都厌弃,那是名正言顺的王府继承人。

    如果想要把他从世子位上踩下去,她必须要拉拢京都的皇族。

    想到这里,东山王妃忍不住在心里越发忌惮唐菀。

    她既然知道京都的一些动向,那自然不会忽略了不久之前的京都的一连串的大戏,也不会忽略了长平侯府唐家姐妹的争端。

    对于这一位能在二皇子退亲之后转身就攀附上了更加显赫的清平郡王,一跃成为清平王妃,听说受到独宠的唐菀,东山王妃也独宠于王府,自然不相信她是个简单的人物。

    她心存忌惮,又见唐菀对凤念这样喜爱的样子,自然会更加防备。然而她这样亲热,唐菀却只是冷淡地点了点头,半点和她亲近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把凤念拉到自己的面前,伸手把他弱弱小小的身体给圈在了怀里。

    温暖的怀抱之下,凤念的小身子僵硬了,他一双黑黝黝的眼睛呆滞着,想要动一动,却舍不得离开唐菀的怀抱。

    太后便笑着看着唐菀。

    她喜欢看到唐菀这样温柔又善良的模样。

    东山王妃的那点小心思,她都看在眼里,在宫中久了,这点儿事儿她有什么不明白的。

    凤念如今还活着没有夭折,也不过是东山王妃顾忌着自己贤惠的名声,唯恐被人非议说做继母的弄死了儿子,因此才叫他活着。

    只是见凤念瘦弱单薄,于礼仪上不通,太后也看得出,东山王妃就算是要凤念活着,也打着把他给养废了的主意。若是日后儿子们长大,东山郡王看到一个行事粗鄙又无能的嫡长子,那自然更有理由向京都申请将爵位给了自己更加贤能的次子吧。

    只是小小年纪耳濡目染,尚且还懵懂时就已经学会了“扒了皮”,太后心里摇头,便对正站在自己面前的东山郡王夫妻说道,“你们匆匆到了京都,只怕已经十分疲惫,我这儿就不多留你们。你们回去歇着吧。”

    她格外慈爱。

    坐在她这个位置上,就算心里不喜,可是也不会在东山王府的家事上评价什么,万事不是还有凤弈么。

    因此太后便笑容温煦地叫东山郡王告退。

    东山郡王见太后并没有被凤弈影响,犹豫了片刻,到底觉得今日丢脸,便讪讪地带着王妃和次子告退,临走的时候又皱眉看向默默地,一动不动地躲在唐菀的怀里的长子。

    “凤念去我的王府小住几日。”凤弈冷淡地说道。

    他看见凤念在唐菀的怀里动一动都舍不得的样子,就深深地看着小子不顺眼。

    等把这小子弄到他的王府,看他怎么收拾他!

    凤弈冷冷地勾了勾嘴角。

    “什,什么?”东山郡王都惊呆了,看着凤弈说不出话来,一时不敢置信地问道,“阿奕,你要念哥儿去你的王府小住?”虽然十分讨厌凤念这个长子,可是叫他住到堂弟的府上去,这叫如今汇聚京都的皇族们怎么议论他?

    东山郡王觉得这样不行,然而太后却已经笑着说道,“叫念哥儿去清平王府吧。阿奕与阿菀才大婚没多久,王府空得很,平日里也没有孩子,这小两口也寂寞。你是做堂兄的,也叫他们带着念哥儿高兴高兴,知道怎么和孩子相处。”这话格外偏心了,然而东山郡王却无从拒绝,一时沉默了一会儿,才强笑着说道,“我只担心念哥儿顽劣。”

    “我瞧着他倒是乖巧得很。”太后便笑着摆手说道,“再去给皇帝请个安,你们就回去歇着吧。”

    见太后偏心清平王府,东山郡王不敢与太后顶撞,只能带着眼底露出几分若有所思的东山王妃回去了。

    他们一家子才出了宫中,太后的脸色便冷淡了下来,目光落在已经被唐菀拉着坐在她的身边吃东西的凤念的身上。看见这小家伙儿小小一只,瞧着比本来的年纪要小一些,太后便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对凤弈说道,“你啊,只怕是得罪了东山王府。”

    凤弈今日这么不给东山郡王面子,还训斥了东山王妃,只怕东山王府都要因此恨上凤弈了。

    太后便皱眉说道,“只怕东山王府在皇族之中说你的闲话。”这件事,是凤弈没有道理地与东山郡王有了争执,如果东山郡王在外头抱怨,那只怕有些皇族会觉得凤弈过于强势,咄咄逼人,因此对他心怀不满。

    “得罪就得罪。更何况,我也不想交好那么多皇族。”在皇族混个好人缘是想做什么?又有什么用?

    他又不是要做皇帝,为什么要与同族之间的每一个人都交好?

    凤弈便冷哼了一声,又去看此刻默默地捧着小茶杯,犹豫着往唐菀的面前送了送,又羞涩地扭头,紧张地抖着睫羽的小家伙儿。

    他的确有些木讷,又笨拙,可是却格外亲近唐菀。

    才多久啊。

    刚刚不是还一副戒备得不得了的样子么?

    凤弈心里苦闷。

    他心里冷哼了两声,脸色微微冷了下来,太后一挑眉,且见凤念那小家伙儿正和眉开眼笑的唐菀僵硬地腻歪在一块儿的样子,也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看着唐菀那真心的笑意,太后也忍不住心里柔软了起来,不在意地说道,“得罪也就得罪了吧。”她还是更喜欢看到唐菀这样良善,就算得罪了皇族郡王也在所不惜也要守护一个无辜的孩子的样子。

    想到东山王妃那美貌的脸,太后心里摇头,便对凤弈说道,“那念哥儿就交给你们夫妻,你们这段时间好好教养他。只是……”太后又皱了皱眉。

    唐菀一边揽着儿子软软小小的小身子心里满足得不得了,一边见太后格外为难,便好奇地问道,“娘娘还有什么顾虑么?”

    她十分疑惑。

    太后见她不安地看着自己,便温和地说道,“倒是你们这一次得罪了东山郡王这两口子。我瞧着东山王妃不是个贤良的,这笔账怕是也要算到念哥儿的身上。他们留在京都这段时间也就罢了,可若是他们离开京都,带着念哥儿回去……我担心你们这一时的兴致与不平之后,受苦的还是念哥儿。”

    凤念到底也是东山郡王的儿子,等年后皇族们离开京都,凤念跟着回去,到了那个时候没有凤弈夫妻护着,那东山王妃一定会将这段时间在京都受的清平王府的气全都撒在凤念的身上。

    那对凤念只怕就是更可怕的伤害了。

    太后年纪大了,自然心软,便担心凤念的日后。

    唐菀见她担忧的是这个,不由小小地松了一口气。

    哪个还要把她的阿念还给东山郡王了。

    “既然今日把他留下,我就没打算还回去。”凤弈便对露出几分震惊的太后冷冷地说道,“他以后都不必回东山王府。”

    凤念正偷偷地把小身子靠在唐菀的怀里,见她没有把自己推开,便垂了垂眼睛,越发地依偎过去,听到这话,呆了呆,霍然转头,用乌黑的眼睛呆呆地看着凤弈。

    他的眼底那一瞬间,绽放了一簇明亮的光。

    太后却震惊地看着凤弈。

    “你说什么?留下?”又以什么名义呢?这可是郡王嫡长子。

    “这小子瞧着精气神不错,如今我身负重伤在京都养病,倒是有精力再教养个军中弟子。这小子才三岁,正是习武的好时候,叫他跟着我习武,日后也好为皇家与军中添一个后继之人。”他的儿子上辈子竟然叫南安侯教养,他不答应。

    他的儿子,他自己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全都抱走啦ヾ(^▽^)ノ~

    李子的李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0-01-29 01:26:36

    19922085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0-01-29 02:17:46

    暖暖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0-01-29 03:08:02

    碧叶素花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0-01-29 06:23:59

    岩海苔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0-01-29 09:59:29

    镜子2009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0-01-29 12:59:37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洪荒拆迁队篡位将军的白月光(重生)没出息的庄先生我被大佬诱婚了[七零]天地白驹深情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