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第 79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79、第 79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一路凡尘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日娱韩娱]顶端     “殿下。”唐萱看着凤樟小小声地叫了一声。

    然而凤樟却只是失魂落魄地看着文妤, 半点都没有听到,想要理会她的意思。

    看到凤樟竟然自己在他的面前都毫不理会,唐萱一张美丽的脸上不由露出浅浅淡淡的扭曲。

    文妤微微一愣, 下意识地看了唐菀一眼。

    她刚刚还在猜这恶心地看着自己的东西是干什么的。

    原来这就是那个混蛋二皇子。

    这眼神可比之前承恩公府那小子的恶心多了。

    承恩公府的那个小子看她的目光清澈, 全然不过是欣赏的目光,半点都没有狎昵。

    可是这个二皇子看她的眼神叫文妤恶心得想吐。

    更何况想到自家表姐曾经受到过的伤害, 文妤的眼里不由露出几分杀气。

    虽然这些年在关外从未与唐萱亲近过,可是文家其实一直都没有忘记过唐菀。

    在文老大人夫妻的口中, 在文舅舅文舅母的口中, 文妤时常听到自己表姐的名字。

    她知道她的姑母是多么可怜地在盛年病故,因为娘家失势就被夫家作践,只留下一个无依无靠的表姐。无论是祖父祖母,还是她的爹娘都告诉过她,表姐的亲人只有他们文家了,如果连文家都不记得, 不在意她的表姐, 那她的表姐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文妤一直都告诉自己,如果有一日自己能够重新回到京都,如果自己有能力,就要保护自己这个可怜的,打小儿生活在唐家这虎狼之家中的表姐。

    文家当年获罪, 因此这些年从不敢联络唐菀,唯恐叫唐家记得唐菀还有个获罪的外家,越发地作践唐菀。

    所以, 他们一家只能在心里挂念,却从不能说出口。

    可是现在并不一样了。

    文家回来了,唐菀再也不是没有娘家依靠的小可怜。

    也正是因为如此,文妤才越发地觉得日后应该为唐菀讨回公道。

    那些年唐家带给唐菀的伤害,还有二皇子带给唐菀的羞辱,都应该叫他们偿还。

    要怎么不着痕迹地,不总是提到唐菀被退婚的恶名影响她现在的生活,又能好好儿地报个仇呢?

    文妤的心里盘算着,看着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又怔怔地看了看唐菀的凤樟心里冷笑了一声,厉声指着凤樟怒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不成?恶心东西。再看本姑娘,本姑娘挖了你的眼睛!”

    她一向都这么泼辣,不然一个姑娘家当初也不可能在民风彪悍的关外站得住脚。然而这样性烈如火的性子却是凤樟难得见到的。见她一双柳眉倒竖,眼底仿佛燃烧着濯濯的火焰,那份热烈与张扬是京都女子从不能拥有的,凤樟眼底越发惊艳。

    “你,你怎么能对我家殿下这么说话。”唐萱见文妤这么泼辣,顿时眼睛一亮,细细弱弱地胆怯地说道。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和他说话?和登徒子说话还要温温柔柔的?他看了我这么久,你身为妻子竟然只在一旁看着,不知劝谏自己的丈夫安分知礼,却只指责身为女子的我,可见你也是真……”文妤探身过来,在唐萱惊呼了一声躲到了凤樟的身后,仿佛害怕了自己似的,文妤便冷笑了一声不屑地说道,“你只知道对付女人,却不知道反驳无耻的男人,是真下贱。”

    她这么不屑于顾,唐萱顿时红了眼眶,扯着凤樟的衣摆哽咽起来。

    然而凤樟却急忙对唐萱低声劝道,“别难受,不过是这位姑娘一两句随口的话罢了。本就是我行事孟浪,因此才叫这位姑娘心里生出恼火。都是我的错。阿萱,你一向善良,还是别计较这位姑娘小小的唐突了。这样自尊自重不与男子亲近的姑娘,咱们该敬重才对。”

    他竟然是在为了文妤说话,唐萱听到“自尊自重”,脸上一白,一下子瞪圆了眼睛想说什么,却见文妤不屑地看着对自己露出善意笑容的凤樟冷哼一声说道,“下贱。”

    她这下贱也不知在说谁,唐菀被表妹的大胆给吓坏了,毕竟凤樟好歹也是二皇子,文妤这么骂起来,会不会……不过文妤已经低声对担忧的唐菀说道,“表姐别担心,这小子怎么挨骂都不会嚷嚷出来的。”二皇子被一个女人骂了,难道是很有脸面的事么?

    他刚刚用那样叫人恶心的眼神看她,如果叫嚷出来,丢脸的不仅是文妤,也是二皇子自己。

    难道二皇子还能矢口否认刚刚专注地看着文妤那么久不成?

    眼下这地方站着的也不是一个人两个人,那么多人看着呢。

    若是文妤不骂这登徒子,反而跟他眉来眼去,那才会叫人看不起。

    文妤半点都不担心,见唐菀笑着点了点头,便握了握她的指尖儿转身扶着两位脸色难看的老人家说道,“该去祭拜姑姑姑丈了。”这唐家,也只她姑丈是个好人。只可惜好人不长命……文妤的心里有些伤感,只骂了凤樟一句转身与长辈们就走了。

    只是这凤樟看着她的那恶心的眼神却还是叫文妤记在了心里,觉得这恶心东西什么时候得抽他一顿才好。

    倒是凤樟怔怔地看着唐菀与文妤这一双表姐妹的背影,唐萱站在一旁,看着凤樟痴痴的眼神,再想想皇子府里那叫人不省心的有孕了的明月,还有自己的那贴身的,如今做了凤樟通房的得宠的丫鬟,还有皇帝之前赏赐下来的那个罗家战战兢兢送来的青楼女子,一时觉得几乎要窒息了似的。

    他敬重自尊自重的女子。

    那当初和他暗中定情的她,在二皇子的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

    她心里发冷,忍不住伸手拂过自己尚且没有半分动静的小腹 ,咬了咬牙,还是把头靠在了凤樟的手臂上,楚楚可怜地叫了凤樟一声。

    这样脆弱可怜的美人,凤樟自然也是怜惜的,又急忙垂头安慰唐萱。

    等唐菀陪着文家的人祭拜过自己的父亲母亲,文家的人都要离开唐家的时候,又有几个人匆匆而来。走在最前头的却是笑容满面的唐三老爷与唐四老爷,他们带着自家的女眷过来,看起来格外和睦的样子,却半句不提长平侯夫妻。

    文舅舅对唐三老爷兄弟自然十分冷淡,文舅母跟唐三太太与唐四太太也是话不投机。倒是文妤眯着眼睛看向直奔凤樟而去的那两个绝色的美人,便对唐菀小声问道,“表姐,那两个姑娘是……”

    “是唐家三房的唐芊与唐芝。”

    唐菀低声说道。

    “那个唐芊跟二皇子有一腿。”文妤干脆地说道。

    “这你都知道?”唐菀都震惊了。

    文妤便冷笑了两声挑眉说道,“她跟二皇子眉来眼去的也没有避开人啊。”她这么说的时候,眼里似乎闪过了狡黠的光,仿佛在谋算什么似的。唐菀知道文妤不是一个吃亏的性子,因此也并不在意,只是拉着一脸不怀好意,眼睛里乱转的文妤回了文家去。

    等到了家里,唐菀又和文家的人一同吃了饭,这才和一声不吭的凤弈回了王府。

    回到了王府的第一件事,唐菀就是换了衣裳,叫服侍自己的丫鬟们都出去,紧张地坐在床边看着凤弈。

    看她的样子,仿佛他想做什么坏事似的。

    凤弈心里哼了一声,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已经慢慢痊愈的伤口,这才上前。

    唐菀吓得要跳起来的样子。

    “如果你还觉得害怕,就不必说。”

    凤弈知道唐菀在害怕什么。

    她在害怕自己即将对他说的那些话。

    可是凤弈觉得那些话对于他来说并不是迫切要知道的事。

    他唯一在意的不过是唐菀一个。

    只要唐菀在他的身边生活得开开心心的,凤弈觉得并不需要知道其他更多的事。

    他一边说,一边靠在了床边。

    “不,我不想隐瞒你什么了。”唐菀咬着嘴角摇了摇头,看见凤弈靠在床边,便慢慢地爬到他的怀里。当自己的脸埋进他的肩膀,唐菀才深深地感觉到了踏实,小小声地说道,“阿奕,我相信你。”

    她相信他不会嫌弃她,相信她会护着他,既然这样,她为什么要隐瞒,要藏着这样巨大的秘密叫凤弈总是觉得她有秘密呢?

    此刻抬手抱住她的腰肢,把她抱住怀里护着的是她两世的夫君呀。

    唐菀眼眶酸涩地把自己的脸蹭了蹭凤弈的肩膀,这才低声说道,“阿奕,你相信一个人死后会回到自己年少的时候,重新把自己的人生活过一次么?”

    凤弈微微一顿,看着埋头在自己的肩膀上,只露出半张紧张的侧脸的唐菀。

    她看起来紧张极了,微微垂落的睫羽在紧张地颤抖着,仿佛不能呼吸了。

    明明是这么荒谬的事。

    可是凤弈垂头看着妻子的侧脸,沉默片刻这才说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虽然听起来有些荒谬,可是我却也愿意相信。”他这样平静地说着自己相信,唐菀不知怎么,心里酸涩得不得了。

    她忍不住笑着“嗯”了一声,心里却如同大石落了地,整个人都在凤弈此刻漫不经心的态度里变得轻松了起来,接下来的话也觉得能更加容易地说出口,继续问道,“阿奕,你相信我是这样的人么?”她仰头,一双漂亮清澈的眼睛看着垂头,用凌厉的凤眸看着自己的凤弈,轻轻地问道,“你相信我已经活过这样的人生一次么?”

    “我相信。”凤弈看着她的眼睛,并没有惊讶,也没有露出震惊或者恐惧嫌恶的目光,仿佛自己相信的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你相信?你就这么相信了?”唐菀诧异地问道。

    “因为这是你说的。”凤弈淡淡地说道,“你说的话,我都会相信。”

    更何况这笨蛋除了在骗婚的时候机灵了一些,平常是很不会骗人的。

    她是他的妻子。

    那么无论唐菀告诉他什么,凤弈都会相信她。

    也会保护她。

    “可是你不觉得匪夷所思么?”

    “大概是你没见识吧。”凤弈垂头,突然皱了皱眉,看着目瞪口呆的唐菀嫌弃地说道,“只不过是重活一世,就把你紧张成这样,真是个没见识的丫头。……你上一世嫁给了谁。”比起唐菀活了几辈子,凤弈还是更想知道这笨蛋上一世嫁给谁了……

    一想想这件事,清平郡王忍不住心里有些小小的嫉妒,淡淡地说道,“只要对你好的人,我都会感激。”他又不是嫉妒得容不得唐菀嫁给别人……只不过是想要知道知道。唐菀呆呆地看着最重视的不过是自己上辈子嫁给谁的凤弈,许久之后才磕磕绊绊地说道,“嫁给你了。”

    这么说,上一世她嫁给了他?

    那她怎么对他还是这么青涩?

    凤弈突然皱了皱眉问道,“我待你不好?这不应该。”她是会叫他心动的姑娘。

    无论他有没有上一世的回忆,都会确定,若是上一世他也遇到过唐菀,娶了她,就一定会待她好。

    可是唐菀当初……就算是与他成亲之后却在和他亲热的时候青涩单纯得不得了。

    这说明上一世的时候,他们夫妻并未亲近过。

    “不。你待我很好。你庇护了我一辈子。”唐菀看着凤弈竟仿佛在生他自己的气,忍不住红着眼眶,轻轻地抱着他低声说道,“我上一世只嫁给了你的,你的……灵位。你那时候没有回来。”

    她将凤弈上一世战死的事对凤弈说了,见他垂头摸了摸自己的脸,便仰头对他笑着说道,“可是你依旧庇护了我。如果没有你,我想,我早就死了。”她一直一直都很感激凤弈,因为凤弈死后的遗泽,叫她可以那样安稳地度过了她简单却太平的一生。

    看着此刻活生生在自己面前的凤弈,唐菀把脸埋进他的胸膛里低声说道,“你一直一直都是这样好的人。”他此刻的温度叫她心里暖暖的,心生欢喜。那微微起伏的胸膛叫她对满天神佛都心生感激,叫她觉得幸福。

    唐菀蹭着凤弈的胸口,凤弈抱着软软地依赖着自己的丫头,慢吞吞地突然问道,“所以你才会想要重新嫁给我。”他突然想到了曾经唐菀在发现自己活着的时候是那么的违和惊讶,仿佛完全不敢相信他竟然活着……怨不得。

    如果上一世她经历过自己的战死,那想必这一世,她也没有想过他会活着回来。

    也就是说,当初她嚷嚷着要嫁给清平郡王,宁愿给自己守寡也不嫁给别人,竟然是真心实意。

    凤弈眯着眼睛思考起来。

    如果她当初笃定了自己战死却还是要嫁给自己,那么当初求宫中赐婚之前,这笨蛋对太后说的每一句话竟然都是发自真心。

    她是真心要给他当寡妇。

    真心愿意嫁给他,为他守着王府。

    所以……这么说来的话……

    骗婚的不是她。

    而是死而复生的他?

    凤弈微微抿嘴凉薄的嘴角,将自己的发现隐藏在内心的深处,唯恐自己骗婚被这笨蛋发现,咳嗽了两声做出虚弱的模样倒在锦被里。

    他看起来一下子就衰弱了起来,唐菀被吓了一跳,急忙从他的怀里要爬出来,却被手里的手臂用力地禁锢,只能陪着他一同倒在柔软的锦被里,小心翼翼地不要压到他的伤口,软软地问道,“阿奕,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了?”她十分紧张他的样子,清平郡王眼下心虚着,又咳嗽了两声,把她往怀里带了带低声说道,“别动,伤口疼。”

    不过就算是骗婚,他也不后悔骗了她。

    凤弈不由勾了勾嘴角。

    若是当真有前世今生,或许是他此生做了太多的好事,叫他能够活着回来,活着拥有她。

    若是上辈子没有陪着她一同生活是遗憾,那这辈子,他不想叫这样的遗憾再存在于他们之间。

    “阿菀,日后我会对你更好。”他咬着唐菀的耳朵低声说道,“多谢你两辈子都嫁给我。”她愿意嫁给他,愿意相信他,愿意在这样的时候依偎在他的怀里,眼睛里只存在他的影子,这真的太好了。

    凤弈不在意唐菀的怪异,也不在意唐菀曾经隐瞒了自己什么,他只庆幸,当她重活一辈子,依旧选择了他。她选择了他,承认他是她的夫君,愿意将她的一生都托付给他,把自己的信任还有幸福都交付,这已经足够。

    至于其他的,凤弈不想在意。

    “我当然愿意嫁给你。你是那么好的人。”唐菀觉得耳尖儿痒痒的,充斥着凤弈带着微微苦涩的药材的香气,不由羞涩地说道,“因为我只喜欢过你一个。”

    凤弈忍不住把她推到锦被里,倾身而下,用力地咬住她的嘴唇。

    唐菀觉得自己的呼吸在这一刻全都被夺走了似的。

    她觉得压在自己身上的这个人一下子变得凶狠得叫自己害怕,又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叫他变得这么吓人。

    “阿奕。”她在他微微放开她的时候,嘴边发出了一声破碎的声音。

    看着她乖乖地,信任地,仿佛自己做什么都没关系的眼睛,还有细微破碎的呼吸,凤弈觉得自己浑身都热得厉害,却还是忍耐着把脸红得不得了的这笨蛋抱起来圈在怀里,嘴角勾了勾问道,“只喜欢过我一个?怪不得你哭着喊着也要嫁给我。”

    当她羞涩地告诉她只喜欢他一个的时候,凤弈冷硬的心都柔软了起来,那一刻,只想彻彻底底地拥有怀里的这个女孩子。

    只是若是上一世他当真没有活着回来,那或许对于唐菀来说,他依旧陌生,接纳他自然需要更长久的时间。

    凤弈并不介意等待,此刻看着唐菀蜷缩在自己的怀里,他垂头亲了亲她的额头,声音沙哑地问道,“上一世没有我,是太后与皇后庇护了你?”所以,唐菀才会那么亲近太后还有皇后?

    唐菀觉得凤弈的身体滚烫,又硬得厉害,这叫她有些心慌,却又舍不得离开他的怀抱,便缩在他的怀里轻轻地点了点头。

    她雪白的后颈就在他的面前,凤弈忍不住垂头轻轻地咬住。

    唐菀一下子瞪圆了眼睛,僵住了。

    凤弈咬着她雪白后颈,片刻之后又放开,这才仿佛刚刚一切都没有发生地问道,“王府里的人对你很好么?”他相信自己王府里这些管事与下人会善待自己的妻子,哪怕他死了,可是他们也依旧会忠诚他的王妃。

    因此,对于唐菀嫁入王府之后依旧善待亲近着自己王府的管事,凤弈又有些恍然……其实早在唐菀没有告诉他这一切的时候,早就有各种端倪。无论是唐菀对太后与皇后的亲近,还是对景王妃的冷淡疏远,还是对大公主的婚事,甚至她对王府里的管事……因为这都是上一世她曾经熟悉地生活过的一切,除了没有他之外。

    凤弈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在唐菀僵僵地伏在自己的怀里的时候问道,“所以,你说的那个孩子是……”

    “是过继给王府的孩子。他叫阿念,出身东山郡王府,又乖又孝顺。”唐菀乖乖地说道。

    凤弈便把唐菀推开了一些,看着她的眼睛轻声问道,“他对你很孝顺么?”

    “是啊。我一直都是没用的人,从前靠着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等阿念长大了,我就开始靠着他了。他很努力,文武双全,跟着南安侯大人在军中行走,小小年纪就已经立足在军中,连王府里的人都说,他没有堕了清平王府的威名。”

    唐菀顿了顿,这才犹豫着对凤弈说道,“可是阿奕,我没想这辈子把阿念过继过来。你还活着,日后你的血脉才会继承王府的王爵,那是名正言顺的。我只是……只是不想阿念再在他父亲继母的身边生活,想要救救他。”

    “他们对他那么不好?”凤弈挑眉问道。

    “我担心若是不把阿念救出来,他会受更多的苦吧。他继母也生了儿子,可是他是嫡长子……你说的对。他挡了他弟弟的路了。”

    若是她不把凤念救出来,凤念会活到长大么?

    一个孤零零的孩子若是想要在继母一手遮天的王府里夭折,是多么简单的事情啊。

    可是唐菀却也知道,她不能要求凤弈把凤念再一次过继为清平王府的子嗣,若是那样,对凤弈是不公平的。

    因为这涉及到爵位的问题。

    “他依旧可以留在我们的身边养育。”凤弈却突然开口说道。

    “可是你的爵位……”

    “叫他寄养在我们王府,不必过继玉碟。我的爵位留给我的儿子。他是他父亲的嫡长子,自然要继承他父亲的王爵。”

    笨蛋才要做选择。凤弈可不是眼前的笨蛋。

    儿子他要。

    东山王府的王爵,凤弈也要。

    作者有话要说:  收到大家的霸王票啦,幸福抱走ヾ(^▽^)ノ~

    19395548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20-01-25 03:13:11

    19395548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20-01-25 03:13:12

    追寻的小宇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25 07:26:51

    兜兜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25 14:52:21

    秋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25 16:59:03

    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25 17:19:31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