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第 78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78、第 78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绣庭芳我知道的太多了御兽灵仙[日娱韩娱]顶端盛世谋妆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     他这样坚决, 倒是叫唐菀想到上一世的事。

    上一世文舅舅直接把唐菀她四叔唐四老爷给弹劾到罢官的地步,气得太夫人大病了一场。

    唐四老爷是太夫人最心爱的小儿子,遭了文舅舅的“毒手”, 太夫人自然伤心欲绝。

    如今想到这件事, 虽然心里有些惊讶文舅舅这么执着地跟唐家杠上,, 可是唐菀还是觉得自己很幸福。

    她在文家吃了很快乐的一顿团圆宴,才和凤弈一同回家。

    回去之前, 文家老夫人便颤巍巍地站在门口看着唐菀被凤弈扶着上了车。

    “外祖母, 等明天我就来看你。”看见文老夫人恋恋不舍地看着自己,唐菀也趴在车子的边儿上,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外祖母。她的样子像是一个想要糖吃的小姑娘。文老夫人微笑起来,苍老的目光里满满的都是疼爱,对唐菀温和地说道,“外祖母等着你。”

    她的目光落在凤弈的身上, 看着对唐菀这么用心照顾的清平郡王, 文老夫人仿佛透过了凤弈看到了另一个笑容满面,眼神明亮的年轻人。那个年轻人信守了对她的承诺,对她的女儿很好很好,就算是死亡也和她在一起。

    他陪着她,护着她, 对她不离不弃,无论什么地方都和她在一起。

    想到这里,文老夫人的眼眶不由红了。

    她的女儿与女婿, 是这世上最好的孩子。

    他们还给她留下了一个最好的孩子。

    这么多年没有和这个孩子生活,看着她长大,对老人家来说是巨大的遗憾。

    她多想天天看见自己的外孙女,一刻都再也不和她分开啊。

    只是再不舍得,文老夫人也明白,唐菀如今的身份不同。

    作为皇家王妃,唐菀其实并不该时常回娘家,那是不符合皇家的规矩的。

    可是对于唐菀说明日要来的话,清平郡王毫无反应,仿佛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多好啊。

    两个孩子多好啊。

    忍着眼眶里浑浊的眼泪,文老夫人笑着对唐菀摆了摆手,看着清平王府的车离开了文家的宅子,这才叫文舅母扶着颤巍巍地回去见自家那个倔强地不肯出来送外孙女,其实怕是躲在屋子里咬着被子哭的老头子去了。

    她回到京都感到高兴,可是对于最充满希望的却还是唐菀的一句“明天还来”。

    对于明天,文老夫人自然多出几分期待,唐菀和凤弈回了家里还在说关于文家的事。

    因为今日见到了对门承恩公府的年轻人,唐菀就忍不住巴巴儿地追着凤弈小声儿说道,“我觉得阿妤表妹是个很好的姑娘,阿奕,你觉得呢?”

    或许会有人觉得文妤是个粗野,没有教养的野丫头,可是唐菀无论前世今生一直都很喜欢文妤这个表妹。文妤有着唐菀所没有的刚烈,也有着比唐菀更强势的性格,毕竟不是谁都敢把二皇子给鞭打得满地打滚儿,也不是谁都敢把马粪往一个侯夫人身上丢的。

    她提到了文妤,不由弯起眼睛笑了起来。

    凤弈一边换衣裳一边斜眼看这笨蛋。

    先是大公主,又是表妹的,这小骗子倒是蛮多情的。

    清平郡王心里便低低地哼了一声。

    “对了,今日承恩公府的那位……”

    “是承恩公的第九个孙子,长房嫡出。你叫他李栋就是。”凤弈顿了顿,看着唐菀挑眉问道,“你想给你表妹做媒?”

    “这么明显么?”唐菀忍不住紧张地问道。

    凤弈便伸手点了点她的脸颊,也不叫素月素禾上前,伸手就帮唐菀换衣裳,平静地说道,“你的脸上都是做媒的样子。”他一眼就看破了唐菀,唐菀觉得怪不好意思的,却还是小小地点头小声说道,“我觉得李栋挺好的。不过婚事上的事,我想,应该他们自己决定。”

    既然上一世李栋和文妤有这样的缘分,唐菀就不想多管闲事地插手在他们的感情里。

    她相信既然两个人是有缘分的,而且上一世能生活得那么幸福,可见夫妻之间是有默契的,那不必她做什么,他们自己就能够发现彼此是契合自己的那个人。更何况唐菀明显地察觉到了李栋似乎对文妤一见钟情……既然这样,叫她表妹被珍惜地爱慕着难道不好么?

    她不做多管闲事的媒。

    “今天累不累?”凤弈便勾唇笑了笑。

    唐菀不会插手李栋和文妤之间的事,却叫他本能地察觉,或许那两个人之间的的确确会过得不错,因此唐菀才会不插手。

    若是如大公主……日子过得不好,那唐菀早就跳起来了。

    当初在大公主这门婚事上,这笨蛋跳起来多高啊。

    看她对罗嫔的那些气愤又咄咄逼人的样子,凤弈隐约地觉得唐菀似乎知道什么。

    他一边给唐菀把头上的发髻给散开,一边叫了素月端了水来给唐菀洗脸,这才坐在一旁喝茶对唐菀说道,“明日只怕你外祖父与外祖母会要去岳父岳母的墓去看望。……他们的墓是在唐家的祖坟么?”

    这话一下子叫唐菀回头,看着凤弈说道,“没错。父亲母亲的确是在唐家的祖坟。若是这样的话,明日如果外祖父一家去看望母亲与父亲,还要知会侯府么?”

    勋贵的祖坟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就能进去的地方,就算文家是姻亲,可是也没有不告诉一声就进去的道理。唐菀便叫素月去和侯府说一声。

    “老太太会叫王妃还有外家老大人一家进唐家的祖坟么。”素月插嘴说道。

    太夫人本来就格外厌恶二房,而且唐菀当初成亲以后,连省亲都没有回来,这件事不亚于重重地打了唐家的脸,太夫人不气个好歹就奇怪了。如今唐菀对唐家有这样的请求,素月只担心太夫人拿捏唐菀,不给唐菀这个面子。

    然而唐菀抿了抿嘴角,看了一眼坐在一旁喝茶,面容冷峻的凤弈,哼了一声对素月说道,“不过是知会一声罢了。侯府答不答应都没有关系。答应了固然是极好的,可若是不答应……咱们王府还怕了唐家不成?”

    她一副十分嚣张的样子,凤弈喝了一口茶含在嘴里顿了顿,险些没有笑喷,忍耐着看着一脸唯恐天下不乱的素月眉开眼笑地走了,这才对格外厉害的唐菀挑眉说道,“我这个靠山硬么?”

    “硬得很。你是我最大的靠山。”唐菀狐假虎威以后,甜甜蜜蜜地凑过来,靠在凤弈的怀里扭着他的衣摆欢喜地说道,“我就喜欢依靠你。”

    她十分得意的样子,仿佛靠着凤弈这个靠山格外得意似的。

    凤弈便没说什么,垂头亲了亲她的额头。

    “再多靠靠我。”他低声说道。

    “那你多疼疼我。”唐菀也要求说道。

    凤弈想了想,觉得这样的交换并不吃亏,一口答应。

    唐菀眉开眼笑地抱着他说道,“今天外祖父与外祖母都很喜欢你。舅母还背地里对我说,说我嫁对了人。这嫁人嫁的就是能珍惜自己的人。若是不珍惜自己的,嫁了也只会耽误了一辈子。”

    文舅母今天刚刚回到京都就亲眼见了长平侯夫人那一场大戏,听大戏里的那主角二皇子似乎小妾有了身孕,文舅母就格外鄙夷,觉得二皇子听着就很不是个东西似的。

    唐菀一向都喜欢听文舅母这样直截了当的话,便对凤弈笑嘻嘻地说道,“你不知道。舅母当年可是也很有名气的才女呢。如今……”如今都会叉腰骂人了。或许这就是生活的改变,可是唐菀却并不觉得文舅母如今的模样有什么不好的。

    在边关那么多年,若是女人不泼辣起来,又怎么和丈夫一块儿支撑着摇摇欲坠的门户呢?

    唐菀佩服文舅母这样的女子。

    不过文舅舅回到了京都,若是如上一世那样做了御史的话,文舅母似乎也一夜之间又重新变回了斯文的御史夫人。

    唐菀觉得文舅母的性格很是可爱。

    “在关外才女可吃不饱饭。”凤弈便缓缓地说道。

    “可不是。对了,当初先帝朝时,流放关外的是不是有许多朝臣啊?”唐菀便好奇地问道。

    “有的运气好,如你外祖父这般还能回到京都。有些运气不好的,不是死在流放途中,就是这些年死在了关外。关外那种地方可不是能好好生活的地方。”关外荒凉贫寒,而且最要命的是还面对着关外的许多的异族。

    那些异族大多都是逐草而居,贫瘠的生活还有苦寒叫他们就如同狼一样凶狠,若是一旦活不下去,就会劫略边关之地,抢夺边关的百姓的粮食还有女人,因此,在这样的艰难的环境之下,有的人无法承受也在所难免。也正是因为这样,因此凤弈也觉得文舅舅和文舅母格外难得……毕竟一路护着两个颤巍巍的老人还有一个年少的女孩儿在关外生活了这么多年,的确是很有能力。

    凤弈便摸了摸唐菀的头。

    唐菀便低声说道,“我听着都觉得艰难。”她在京都长平侯府的日子过得不好,可是却也不会没心没肺地说一句宁愿要关外贫瘠的生活也不要在唐家夹着尾巴做人。

    因为苦难并不是没心肝的那些猜测,她没有办法说出那么没心没肺的话,仿佛舅舅舅母们在关外过得就比自己轻松幸福了似的。

    一边抱着凤弈,唐菀垂了垂眼睛对凤弈说道,“阿奕,我能遇见你真的很幸运。”她似乎下定了决心一样抱着凤弈的手臂低声说道,“等明天若是去见过父亲母亲,我给你说一件要紧的事好不好?”

    “你的事?”

    “是。是关于我的事。”唐菀仰头看着凤弈的眼睛轻轻地说道。

    她知道就算一辈子隐瞒他,他也不会在意。

    可是不知为何,唐菀却不想再隐瞒凤弈关于自己知道上一世的事。

    他对她毫无保留。

    那她也想将自己的信任托付到他的手上。

    看着唐菀清澈的眼睛里倒映出自己的影子,凤弈抬手揉了揉唐菀的发顶,低声说道,“你放心。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护着你。”他的声音暗哑,可是唐菀却忍不住弯起眼睛笑了,重新抱住了凤弈的手臂点头说道,“我知道啊。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我什么都不想隐瞒你。阿奕,无论是好的我,还是坏的我,我都想叫你知道。也想叫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做一些事。”

    她觉得一直压在心里的沉甸甸的负担还有压抑都不见了,轻松得不得了,安心地和凤弈一同睡了。

    到了第二天,她穿了一件并不十分鲜艳的衣裳就往文家去了。

    她到的时候文家正在吃早饭,饭桌上,文老夫人正一边叹气一边吃饭,另一旁,文老大人正和一个同样胡子白花花的锦衣老头儿在为了一局棋盘扭打。

    看着两张老脸几乎要凑到一起顶牛的样子,唐菀嘴角抽了抽,觉得怪不能直视的,又忍不住看向一旁同样垂着头在吃饭的文舅舅文舅母,还有文妤与她身边的……她一下子瞪圆了眼睛看着一晚上就登堂入室的李栋,又去看了看跟文老大人为了一个棋子就扭打在一块儿的那个白胡子老人家。

    那不是太后的兄长承恩公么。

    “见过郡王,见过王妃。”李栋很有眼色地起身,又对凤弈笑嘻嘻地说道,“郡王要不然坐下吃些早饭?”

    他这么有主人家的样子,唐菀噎住了一会儿,又去看承恩公。

    承恩公正在跟文老大人顶牛,眼睛成了斗鸡眼,哪里理会得了什么清平郡王。

    “不了。我们吃过了。”见文妤要起来陪自己说话,唐菀急忙说道,“我又不是外人,表妹何必这样讲究虚礼呢?”她叫文妤不用在意自己,文妤也并不是一个扭捏的人,便对唐菀一笑,转身从桌上夹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包子给唐菀说道,“我娘做的桂花糖包,好吃得很,外头都没这个味儿,表姐尝尝。”

    她完全没有理会李栋的意思,唐菀又不是第一次见到文家的人,自然也知道糖包子是文舅母最拿手的,一时也馋了,便不客气地接过来捧在嘴边一口一口地咬着。

    凤弈拿了帕子给她擦了擦嘴角。

    李栋不由多看了两眼。

    他是承恩公的嫡孙,算起来,弯弯绕绕一番也可以问太子叫一声表哥,自然也很熟悉宫中与东宫的事。

    太子信重清平郡王,太后喜爱清平王妃,这些他都是知道的。

    不过因是外男,从前就算是进宫给太后请安,他也见不着女眷,因此这还是难得这样接近地见到传闻中大名鼎鼎,叫清平郡王为了她砸了许多勋贵家大门的清平王妃。

    见唐菀一副乖乖的模样,吃个包子也这样认真乖巧,李栋沉默了一下,实在是没有想到清平郡王喜爱的竟然是这样软乎乎的姑娘。他虽然觉得这样的姑娘没什么不好,可是却觉得远远不及泼辣的,敢把马粪往看不顺眼的人身上泼的姑娘耀眼。

    想到这里,李栋便红着脸偷偷去看文妤。

    文妤已经沉着脸,心里想着要怎么套他的麻袋了。

    “不管,这局不算!”另一头儿,承恩公已经成功地耍赖,搅乱了棋盘,气得文老大人胡子翘起来,他却哈哈大笑着起身,见凤弈与唐菀都起身看着自己,便摇了摇头中气十足地说道,“用不着毕恭毕敬的,难道咱们是外人不成?文老头儿,明日我再过来跟你下两盘。”

    他显然是看出今日文家有事,因此带着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的孙子走了。

    文舅舅在一旁对唐菀无奈地说道,“你外祖父当年没有犯事的时候与承恩公关系尚可。”

    当年文家落难的时候,承恩公同样自身难保,除了给文家送上了一份路上花销的银子别无他法。这些年承恩公也在夹着尾巴做人,好不容易盼到了皇帝登基,太后翻身,承恩公府这才又有了好日子。难得的是文家也回到京城,还住在承恩公府对门儿,承恩公就找上了门来。

    “这就是再续前缘。”文妤便在一旁笑着说道。

    文舅舅捂着脸叹了一口气。

    他当年是两榜进士,文舅母也是秀外慧中的才女,可是他这女儿跟关外的人厮混得久了,越发不知她都在说什么了。

    两个老头儿有什么情缘要续么?

    唐菀忍俊不禁,笑着点了点头。

    她和文家的人说了一会儿话,便一同往唐家的祖坟去了。

    虽然说是祖坟,可其实只有长平侯府这一支是在京都附近,长平侯府在京都立足数代,经营出了极大的家业,族人也不少,因此祖坟占地不小,选了的是京都外头的一个偏僻荒凉的山头。

    她带着文老大人一家往唐家的祖坟去,越是快到目的地的时候,文家的人就越是沉默,唐菀的心情也难过起来。她知道文家的人对于她母亲的故去会十分难过,因为他们那时候远在关外,都没有见到她母亲的最后一面。

    只是想到母亲与父亲,唐菀艰难地对长辈们说道,“母亲那时候并不会感觉不幸福。因为父亲一直都陪着她,没有抛弃她。”

    在文家落魄的时候,她父亲没有抛下她的母亲,依旧护着她,为了她在争取着,是一个极好的夫君。她的母亲虽然早逝,可是作为女子,一生之中能遇到一个这样有情有义的夫君,又何尝不是幸运呢?

    “这些年,你过得都不好。”文老夫人便对唐菀含泪说道,“唐家的人对你不好,是不是?”

    若是唐家的人好,又怎么会默许唐家大姑娘抢了唐菀的婚事?

    唐家大姑娘抢了妹妹夫君的时候可没有想过二皇子是个混账东西。

    “除了老太太讨厌我,大伯娘刻薄我,其实我在唐家像是隐形人。”唐菀沉默了一会儿,对文老夫人一笑,笑眯眯地说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既然是受了苦,就何必再回头去看自己受过的苦楚呢?往后外祖父与外祖母多疼爱我就好了。”

    她已经对过去的一切都释然了,文妤坐在一旁沉默地听着,目光从窗外看过去,见凤弈策马走在远处,并不能听到车厢里的话,这才对唐菀压低了声音问道,“那个二皇子是真的纳了妾?新婚的时候纳妾?”

    “是啊。怎么了?”唐菀疑惑地问道。

    “只是想一想,费尽心机抢到手的男人转头就纳了妾……表姐的那个堂姐的日子过得不开心,我就开心了。”文妤心满意足地说道。

    唐菀嘴角抽了抽。

    “我也是。”她神神秘秘地跟文妤头碰头地说道。

    文妤看着唐菀的眼睛顿时明亮起来。

    她觉得这位嫁入皇家的表姐格外与自己投缘。

    文老夫人便笑眯眯地看着两个孩子在自己的面前这样要好。

    等唐菀这一路上和文妤说了许多话,到了唐家的祖坟,她先和文妤下了车,转身忙着扶了文老大人夫妻下车,这才见到有唐家看管祖坟的下人过来。对于这位曾经在长平侯府闹出不少事端的清平王妃,这些下人也不敢怠慢了,点头哈腰地引着唐菀与文家的人往唐菀父母的墓而去。

    唐菀走在后头,与凤弈走在一块儿,看着文老夫人看到了墓,哭得老泪纵横,不由也落下眼泪。好不容易劝住了老人家的伤心,唐菀要扶着已经格外憔悴的老人家回去的时候,便叫远处匆匆地走过来了一个不怎么明媚了的美貌的女子。

    唐菀定睛一看,见是唐萱,便皱了皱眉。

    唐萱此刻的脸色可不怎么好,瞧着黯淡了许多,人又有些思虑过后的疲惫的样子。

    只是看到唐菀,她还是露出了一个如小鸟一样轻快天真的笑容,上前来对唐菀说道,“二妹妹既然请了外家老爷子与老夫人来看望二叔二婶,怎么还要就这么走了不成?”她一边对唐菀笑,一边上前轻快地给沉着脸看着自己的文家人福了福。

    歪头看着冷笑着的文妤,她便亲近地问道,“这就是阿妤表妹么?”她的笑容就像是娇媚的花朵,文妤冷眼看了两眼,不由转头看向沉默不语的唐菀疑惑地问道,“表姐,这就是唐家大姑娘么?我听承恩公说她行事不检点,挨了陛下的嘴板子,怎么没什么受伤的样子?难道脸皮这么厚,陛下掌嘴都打不烂你的脸么?”

    她对呆住了的唐萱挑眉一笑,眼神放肆又泼辣,却听见不远处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

    唐菀顺着声音看过去,却见凤樟手上虚虚地抬起,脚下落着一些看起来装模作样的供品。

    他看着文妤似乎呆滞了。

    唐萱也看了过来,见到凤樟这个模样,再看了看正一脸不屑的文妤,一张明媚的脸一下子苍白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大年初一,大家新春快乐,翅膀给大家拜年啦~

    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阖家美满欢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大吉大利,财源滚滚!~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幸福蹭蹭大家(づ ̄ 3 ̄)づ~

    圆圆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23 21:53:44

    暖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24 03:26:25

    千往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20-01-24 06:58:29

    小院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24 07:39:27

    椚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24 12:33:56

    calbe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24 14:09:56

    calbe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24 14:09:59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