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 75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75、第 75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日娱韩娱]顶端御兽灵仙盛世谋妆明星爸爸宝贝妞我知道的太多了末世之人生赢家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一路凡尘     “所以……”唐菀顿了顿, 对凤弈小声问道,“这是想对咱们示好么?”

    觉得在皇帝的面前隐约有些失宠,因此想着跟清平王府挂干戈为玉帛, 叫清平郡王夫妻在皇帝的面前帮自己说说好话?

    这种想法倒是蛮像是枭雄的做法的, 没有真正的敌人,只需要利益的捆绑。

    可是凤樟到底是怎么觉得, 当他抛弃了唐菀之后,还能叫他轻飘飘地一句话就叫唐菀跟他化干戈为玉帛的?这不是开玩笑么?

    更何况他还宠着跟唐菀有仇的唐萱。

    谁会叫一个跟自己有仇的女人做上皇后的位置。

    谁会心甘情愿地把唐萱捧上皇后的位置, 然后跪在她的面前俯首称臣?

    有这个时间, 唐菀为什么不去讨好未来太子妃,郑国公府的姑娘。

    那才是真正的未来的一国之母,才是唐菀应该去亲近的人。

    是了。

    太子不利子嗣。

    所以凤樟如今对唐菀示好,或许还是用居高临下的感觉,觉得自己给唐菀一个台阶下了吧。

    “叫他慢慢上火去吧。”唐菀便轻轻地哼了一声说道。

    就叫凤樟自己慢慢地忧虑自己不得皇帝的宠爱去吧。

    能在陛下的身边有个活儿干,哪怕是內侍的差事, 也足够便宜凤樟了。

    他不是笃定了自己是皇帝仅有的两个儿子之一, 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没有关系么?

    这种自信是罗嫔带给凤樟的。

    正是因为罗嫔觉得皇帝的儿子就只有太子和凤樟两个,觉得凤樟十分贵重,因此才会到处嚣张,甚至僭越了自己身为嫔妃的身份。

    如今罗嫔都被皇帝赶到冷宫去,唐菀抿了抿嘴角, 觉得皇帝这一世对罗嫔严厉很多,却也心里有数了,不把凤樟这件事放在心上。

    不过凤樟大概也没有时间再和唐菀生出什么瓜葛, 盖因此刻,太子突然生了一场小病,多日没有上朝,皇家里就隐隐传出了一些风声,说是太子的病是当初在冷宫之中落下的病根,就算是如今这样金尊玉贵地养着,也没有办法叫身子骨儿好起来了。

    这话在唐菀的眼里就像是废话似的。

    皇帝一家在冷宫里都落下了病根,最严重的皇后如今还病歪歪地躺在床上,一个月里头二十五天在病着,宫务都交给了大公主,可见身体的确不好。

    这是皇帝刚刚登基的时候大家就知道的。

    如今再一次提出来,也算不得什么新鲜的消息。

    可或许是因为这不怎么新鲜的消息配合着太子突然病了,因此叫人觉得更加能够联想在一块儿,一时之间,虽然罗嫔被赶去了冷宫,二皇子本隐隐有些立足不稳,可是当东宫留传话儿出来说暂时不能理事之后,景王就越发地带着一些皇族还有朝中的臣子投向了凤樟。

    短短的时间,罗嫔身居冷宫的阴影没有带给二皇子什么,二皇子依旧是格外春风得意的,不久之前心生惶恐与忧虑的心,又在太子病了以后重新自信起来。再加上景王在朝中为二皇子十分踊跃地张目,二皇子在朝中最近就十分醒目。

    哪怕依旧只是读奏折,可也是皇帝身边最亮眼的读奏折的那一个。

    因为这,连长平侯夫人都扫走了最近身上的晦气,又从病榻上爬了起来,十分得意地到处在京都走动,炫耀自己的好女婿,前程无量的二皇子了。

    唐菀知道长平侯夫人最近在京都十分风光,因唐萱重新得宠不仅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的眼光,还隐隐地抱怨说庶子唐逸只顾着巴结皇家权贵,在自己这个嫡母生病的时候竟然只知道在清平王府和太康大长公主府上往来,从不服侍嫡母的病痛,完全没有半分孝悌之心的时候,唐菀不由心里格外生气。

    她是知道上一世的时候长平侯夫人这么说带给了唐逸多么大的困扰的,因此也更加不能忍受这辈子长平侯夫人还想再败坏唐逸的前程。她听了这消息就去跟唐逸说了这件事,想叫唐逸有个心理准备,然而出乎她的意料,唐逸并未对长平侯夫人这么做生出愤慨,相反还笑了笑。

    “二哥哥,你……不生气啊?”世人最重孝道,如果长平侯夫人到处嚷嚷唐逸不孝,那对唐逸的未来还有婚事都是巨大的打击。

    一想到凤弈说过的那位靖王的遗孤,唐菀就觉得心里有些着急。

    若是唐逸的名声坏了,太康大长公主哪怕不相信长平侯夫人对唐逸的诋毁,可若是顾虑着长平侯府的生活环境不怎么样,不愿意叫靖王之女嫁到这样乱七八糟的人家,那可怎么办呢?

    一时之间唐菀就格外忧心起来。

    见她忧心忡忡地坐在自己的对面,唐逸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边把自己正看着的书籍放在一旁,一边对唐菀笑着说道,“嘴长在太太的身上,如今我中了举,若是来年中了进士,必然会成为太太的眼中钉,就算她现在不污蔑我,往后也不会放过我,谁叫我只是一个庶子呢。”

    身为庶子,生死都被嫡母握在手心儿里也没什么不对。

    不过唐逸并不是一个愿意认命的人,他笑眯眯地对唐菀温和地说道,“不过你别担心,她诋毁不了我多久。她有许多事要忙着呢。”这话叫唐菀有些茫然,唐逸便笑眯眯地说道,“二皇子越风光,太太越得意,就越有人心生嫉妒,想要咬二皇子这香饽饽一口。二妹妹,我以为你会明白。”迎着唐逸意味深长的眼神,唐菀一下子就明白了,瞪圆了眼睛看着唐逸问道,“二哥哥也知道,知道唐芊的事么?”

    唐逸便笑着问道,“她隐瞒过自己的心思么?”

    唐芊想要勾引二皇子这件事路人皆知。

    她从未隐瞒遮掩,相反,还很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就仿佛抢自己的姐夫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似的。

    不过或许对于唐芊来说,既然唐萱珠玉在前能出手抢夺妹夫,那如今她做妹妹的抢个姐夫不是很正常的事么?

    唐萱既然做了初一给人做了示范,又何必日后抱怨旁人得了她的提醒做个十五呢?

    “幸亏二哥哥出来了,不然乌泱泱的一团乱,可怎么读书呢。”唐逸一向是个聪明人,唐芊天天在长平侯府里做了什么勾当只怕都在他的眼中,因此唐菀也并不觉得唐逸这么说有什么不对,只是抿了抿嘴角说道,“可不管怎么样,大伯娘说出这些话,我担心会影响了二哥哥的前程还有姻缘。”

    她的样子有些难过,自然是为唐逸这被嫡母压制感到难过。

    做庶子的不容易出头就是在这儿了,但凡能干些就会被打压下去。

    只是唐逸却宽和地安慰她说道,“我的前程和姻缘跟我的名声没什么关系。就算名声不好,我依旧相信我能够在朝中爬上去。至于姻缘……”唐逸顿了顿便笑眯眯地说道,“我觉得我的姻缘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有什么困难。”

    他这么得意,显然是对太康大长公主的意思心里有数,唐菀不愿意和兄长背后谈论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儿家,那也是一种不尊重,因此便只是点头说道,“二哥哥既然都有数,那就好好儿读书吧。等咱们中了进士,就什么都有了。你放心,我和阿奕都站在你这边儿。”

    她一下子就想到自己如今也是郡王妃了,又何必对长平侯夫人构陷唐逸感到无力呢?

    因此,最近的一段时间,当有拜访的女眷上门,唐菀便笑吟吟地提到自己有一个读书十分出色的堂兄被自己留在王府闭门读书,并且隐晦地提了提曾经堂兄在嫡母生病的时候是多么的孝顺,服侍于病榻之前,累的也几乎病倒。

    一边说,一边唐菀便叹气对微笑着听着自己说这些话的几个皇家女眷说道,“我家那位二哥哥最是个老实人,见了大伯娘病了,便日日侍奉,累得自己都病了。我瞧着也觉得难受……更何况二哥哥若是还病着去侍奉大伯娘,过了病气给大伯娘岂不是叫他心中更加惶恐?我才把他接到了王府里来,叫他好生养好了再回去。”

    京都勋贵皇族女眷哪个不是人精。

    清平王妃这么说,显然是对当初长平侯夫人指责庶子只顾着功名利禄十分不孝的反驳与不满,这公然是跟长平侯夫人杠上了。

    虽然说二皇子如今在朝中颇有了几分风光,太子不在朝中的时候,大家的目光都随着他转,可是清平郡王却依旧是不能被忽略的。

    清平郡王重伤养病日久,可是手中的兵权却没有被陛下收回,不仅如此,皇帝素日里处理朝政的时候还十分重视他的意见,这是何等的帝宠与信任。

    因此,当唐菀说这些话的时候,一时便有几个女眷笑着点头说道,“王妃自然是一片体恤之心,唐家的这位二公子也是个孝顺的人。听说大长公主很是看重王妃的这位堂兄……能得到大长公主与王妃的青眼,咱们二公子的人品又何须怀疑呢?”

    她们用了一个“咱们”,自然是亲近的意思。

    唐菀莞尔一笑的时候,便又听到有人问道,“王妃最近时常进宫,不知宫中罗嫔娘娘是否已经能被放出来了。”二皇子正得宠,罗嫔作为二皇子的生母总是会被皇帝另眼相看几分的吧?

    唐菀迎着那些试探自己的眼睛想了想才娴静地微笑着说道,“这是陛下后宫之事,我只是晚辈,怎敢枉议宫中娘娘们的事呢?如今我也只不过是在太后娘娘与皇后娘娘的面前坐一坐而已。”她细声细气的,半分都不非议宫中之事,仿佛对罗嫔会不会被放出来不感兴趣,自己跟罗嫔母子没有仇怨似的。

    做客的女眷们对视了一眼,再看向上首端坐着的那美貌娴静的少年王妃的时候,不由多了几分慎重,便有人笑着说道,“王妃一向孝顺沉稳,是咱们僭越了。”

    对于这样的奉承,唐菀并没有觉得什么。

    相反,她也只不过是左耳听右耳出罢了。

    倒是等到了凤弈从东宫回来,唐菀便急急忙忙扑过去跟凤弈腻歪在一块儿。

    唐逸早就不跟他们夫妻吃饭了。

    每一次吃饭,看见他们夫妻腻歪在一起的样子,唐逸心里虽然欣慰,可是也觉得刺眼睛得很。

    在没有成亲的兄长面前和夫君恩恩爱爱,这样的妹妹真是叫人心里也格外憋闷。

    “太子的身体怎么样了?”凤弈今天去了东宫,唐菀便关心地问道。

    “还好,不过是觉得累了,因此想要保养保养罢了。”凤弈见唐菀今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就知道王府必定是来了女客,也不在意唐菀与谁交往之类的,他便一边伸手帮唐菀把她那紧绷绷的发髻散开,轻轻地抽走她头上冷硬的华丽首饰,看着微凉的长发落在自己修长的指尖,一边把乖乖地等着自己服侍她的唐菀揽在怀里,垂眸淡淡地说道,“又说了说最近朝中的一些事。”

    “大伯娘最近在京都走动得越发频繁了,只怕是因为二皇子的风头极盛吧?”唐菀便忧心地问道,“太子不会有事么?太子为人太好了,总是相信凤樟……我担心太子殿下吃亏呢。”

    她很喜欢太子这位国之储君,因为太子仁厚,未来的太子妃也是极好的,若是太子日后登基,凤弈也不会被新君猜忌,对凤弈来说也是极好的。因此唐菀对于如今太子养病,二皇子显赫风光,虽然知道凤樟不会成功,可依旧会觉得忧心忡忡的。

    她重生之后已经有许多事改变了。

    唐菀不知道储君这件事会不会有什么变故。

    “他不会吃亏。唐家想出一个皇后,也得问问郑国公府答不答应。”见唐菀还在忧心善良的太子,凤弈真是想告诉告诉怀里的笨蛋,这位她心目中善良又厚道的太子殿下正趴在床上把如今簇拥在二皇子身边的皇族和朝臣的名儿一个一个地舔着笔尖儿认认真真地记在了一个小本子上,还笑容满面地对冷眼旁观的凤弈说什么“多多益善”……

    那上头头一个名字就是景王。

    他顿了顿,便听到唐菀咬着嘴角小小声地说道,“可是为什么二皇子这么得到拥戴呢?我听说有许多朝臣最近都对二皇子格外交口称赞的。他才站在陛下身边多久啊?也没有做出什么贤德能干的事呀。”

    二皇子打从被皇帝带入了朝廷,身边就开始慢慢地多了许多的朝臣,这总不可能是虎躯一震八方来投。

    唐菀一直都觉得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当凤樟第一次踏入朝堂之后,就仿佛一下子簇拥过来了很多的人。

    皇族,勋贵,朝臣……这和选择相信凤樟会成为皇帝还有些不同,甚至有些人连观望都没有的样子。

    她十分好奇。

    若是换了一个人,或许只会叫她少操心朝廷里的事。

    不过凤弈却很耐心地对她说道,“这些人里泰半在先帝朝的时候就和先帝贵妃有瓜葛。”

    “和先帝贵妃有瓜葛?可是不是说先帝贵妃的附庸都已经被铲除了么?”唐菀不由诧异地问道。

    这是她上一世的时候不知道的。

    上一世她当了那么多年寡妇,对外面的事自然毫不清楚。

    凤弈见她呆呆地看着自己,便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温和地说道,“那女人当年权倾朝野,背地里跟她勾结的更是不计其数。她虽然死了,可是当初曾经和她有过往来的却并不是少数。陛下刚刚登基还有我遇刺的时候虽然铲除了许多人,可也绝对不是全部。这些人心里有鬼,自然怕当年的事日后被人揭发败露。”

    他垂眸抓着唐菀柔软的手指轻轻地抚弄着,声音有些冰冷地说道,“太子是受过先帝贵妃伤害的人,必然无法原谅与先帝贵妃勾结的党羽。可是凤樟不一样。他从未受过先帝贵妃的欺辱,对先帝贵妃并没有那么大的仇恨,因此,若是日后他能够登基,就算是那些贵妃余党败露,凤樟或许也只会对他们既往不咎。”因此,当发现皇帝对凤樟不坏,这些人就迫不及待地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对凤樟示好,以求日后凤樟能看在她们的投靠原谅他们曾经做过的事。

    唐菀有些晕晕地听了。

    虽然有些听不明白,可是她还是听懂了凤樟为什么会得到这样多的人的簇拥。

    不仅是为了那些有野心,愿意押宝凤樟日后可以登基。

    更多的是因为想要靠着凤樟活命。

    “怪不得……可是如果这样,放任着他们这些贵妃余党可以么?我担心陛下和太子得很呢。”

    “没关系。他们自己心里有数。”凤弈自己还在养病,哪里有那么多闲工夫去考虑皇帝和太子。见唐菀心里的疑惑被解开之后一下子就变得轻松了,他到底忍不住,垂头轻轻地咬了咬唐菀的指尖儿含糊地说道,“说了这么多都是别的男人,你怎么不问问我的事。”

    他的声音含含糊糊,唐菀只觉得指尖儿微微刺痛,顿时瑟缩了一下,顾不得心里生出的惊慌,急忙分辨说道,“没有没有。我最关心阿奕你了。”她扑到了凤弈的怀里腻腻歪歪,顺便不叫他咬自己。

    说来奇怪……也不知凤弈是怎么了,最近总是喜欢咬人。

    唐菀一想到每晚睡觉的时候,凤弈虽然是个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没有对她做更过分的事。可是却总是喜欢把她推进锦被里,压在她的背上咬她的脖子……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纤细的脖子,唐菀抿了抿嘴角,忍不住想到了自己每天白天在银镜里看到的颈子上的一片片细密的红痕,便趴在凤弈的怀里讨好地说道,“别的男人我也只是嘴上问两句罢了。可是阿奕却在我的心里啊。”

    她这么讨好他了,今天晚上就不要再咬他了吧。

    凤弈抱着这甜甜软软的骗子,薄唇微微抽搐了一下。

    他哼了一声。

    “对了,外祖父与外祖母快要到京都了,到时候你会去见见老人家么?”唐菀想到一件事,便急忙问道。

    凤弈微微点头说道,“那是自然。那是你的长辈,自然也是我的长辈。”

    唐菀便算着日子,等着自己的外祖一家回到京都。

    凤弈给她外祖家准备的宅子,唐菀也过去看了,大大的宅子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而且也已经有了下人还有丫鬟们在打理照顾,就连厨房都是满满的,只要进了人住,就能直接开火儿。

    这样细心的安排叫唐菀心里感激得不得了,她也将自己的外祖一家要回到京都的事闲聊的时候说给太后与广陵侯夫人听,太后倒是对她那位不走寻常路,十分懂得变通,又在夫君落难的时候不离不弃的舅母十分好奇,便也叫唐菀最近不必进宫,安心在外头忙外祖家的事就是。

    唐菀感激地应了。

    她默默地等着,等到了外祖家回来的那一天的前夜,唐菀便张罗着一些琐碎的事,心里格外欢喜激动。

    凤弈靠在床边看着她在自己的面前忙忙碌碌的,便对她问道,“明日我和你去城门口接人?”

    “你是郡王身份高贵,亲自去接人好么?”唐菀便犹豫着问道。

    她本是想叫凤弈去外祖家里看望老人家就足够了。

    “无妨。既然是你的外祖,那也是我的长辈。家礼面前只有长幼,没有尊卑。”凤弈见唐菀看着自己弯起眼睛笑了,纤弱的小丫头穿着大红的寝衣站在烛光之下歪头看着自己笑。

    他垂了垂眼睛,遗憾地看着这小骗子纤细雪白的小脖子……既然明日要去接长辈,自然就不能咬她,免得叫人看出端倪,这笨蛋只怕又要不好意思了。因此凤弈只是对唐菀招了招手,叫她跟自己躺在一块儿伸手把她困在怀里一同睡了。

    到了第二天,凤弈忍耐着只不过是亲了亲她的嘴角就起身,早早地跟唐菀一同梳洗过后,正要和唐菀一道出门去城门口接人,便见外头几个丫鬟正和青雾站在一处说话,似乎在说着什么,青雾的脸色有些奇怪。

    “怎么了?”唐菀见青雾瞧着脸色怪怪的,便好奇地问道。

    见正要出门的唐菀垂问,青雾一愣,便笑着说道,“回王妃的话,不是什么要紧事。只不过是……”她便对唐菀笑着说道,“听说二皇子的一个妾室有孕了,昨天晚上被二皇子欢天喜地地禀告了宫中,如今京都大概都在说这件事吧。”

    作者有话要说:  抱走大家的霸王票啦,幸福蹭蹭ヾ(^▽^)ノ~

    罹澨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20 19:44:58

    罹澨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20 19:45:35

    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21 02:52:35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