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 74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74、第 74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盛世谋妆[日娱韩娱]顶端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御兽灵仙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我知道的太多了一路凡尘     事到如今, 唐菀就算是再傻也觉得哪里不对了。

    太康大长公主显然不是因为喜欢她因此才喜欢唐逸。

    爱屋及乌仿佛是唐菀自作多情,想多了。

    她看着太康大长公主对唐逸十分温煦慈爱,顿了顿, 转头看向凤弈。

    凤弈看着这个笨蛋。

    总算还没有笨到底。

    “你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因为唐逸婉拒了太康大长公主的盛情,跟着唐菀和凤弈一同回了清平王府, 看着堂兄笑容满面地回了他的升平院,唐菀才好跟凤弈说话, 只坐在凤弈的怀里, 伸手揽着他的脖子小声说道,“姑祖母仿佛很喜欢二哥哥似的……难道是想要二哥哥给她做孙女婿?”

    说起来,太康大长公主府的显赫与荣耀都在大长公主一人身上。

    无论是太康驸马还是下头的子弟,大多不过是担任一些清贵闲散的差事,若是有朝一日大长公主不在了,那大长公主府的门楣就要黯淡几分。因此, 太康大长公主并不会执意要将自己的孙女嫁给豪门大户, 只看人品罢了。

    正是因为这样,唐菀便咬着嘴角想了想,之后对凤弈为难地说道,“可是我记得都有了人家。”

    她倒是记得上一世太康大长公主有个孙女姻缘不顺早逝,可这辈子的大长公主又不会未卜先知, 怎么会为孙女另选一个夫君。

    凤弈见她懒懒地靠着自己,脸颊雪一样白皙,便轻轻地碰了碰她的脸颊才说道, “姑祖母府里还有一个丫头,当亲孙女养大的。”

    “谁啊?”唐菀见太康大长公主府养着谁凤弈都知道,就猜想这姑娘大概不是没有来历的。

    不然,以凤弈的性情怎么会理会那是谁。

    “先帝膝下当年有好几个儿子,景王与安王运气好,活了下来,可是却也有死在了前朝储位之争里的皇子。姑祖母府里养着一个先帝的孙女。”凤弈便对唐菀耐心地说道,“这丫头是先帝第六子靖王的独女,靖王性情平和,在朝中并无建树,当年也并不是争夺储君之位的皇子之一。只是你也知道,当初先帝贵妃乱政,又有皇子夺嫡,朝廷乱得很,靖王就被牵连在其中,被先帝夺了王位废为庶人,抑郁而死。他的王妃跟着病故,只留下了一个独女被姑祖母收养,先帝贵妃动这丫头不得。”

    而且先帝贵妃就算是想将先帝的皇子们都赶尽杀绝,却也懒得去收拾一个没有前程没威胁的女孩儿,因此才叫这女孩儿在太康大长公主的庇护之下保住了性命。

    因为靖王死前已经被先帝给废了,这姑娘虽然是皇家血脉,可是却没有爵位,更没有根基,太康大长公主在她的婚事上就很发愁。

    若是嫁给寻常人家,那就是凤凰坠落云端,实在是叫太康大长公主有些心疼。

    可若是将这女孩儿嫁入豪族……她父母双亡,既没有兄弟姐妹可以依靠,也没有根基爵位,连母族都待她冷淡,说起来高门大户也未必能愿意娶她。

    再加上先帝与先帝贵妃尚在的时候,谁敢娶靖王家的女儿,那不是成心跟先帝过不去么。

    这一来二去就耽搁了她的年纪。

    如今这女孩儿已经十七了,还管凤弈叫一声堂兄呢,不过凤弈从前对她关注不多,仅仅知道太康大长公主府里有这么个人罢了。

    当初见太康大长公主对唐逸这么亲切,他就想到了这个堂妹。

    “可为何是二哥哥呢?二哥哥是庶子……难道姑祖母不担心委屈了金枝玉叶么?”

    “靖王的王爵是先帝给废了的,当初虽然是一件冤案,不过却也没有证据为他翻案,陛下也没有法子刚刚登基就把靖王平反。她虽然是皇家金枝玉叶,可谁知道靖王的事如今在陛下心里怎么想,想必京都这些世家也对她有些避忌。”

    凤弈便耐心地给唐菀整理着鬓角的一缕头发,顿了顿,修长的手忍不住摩挲着她的脸颊说道,“你堂兄虽然是庶子,可是人品好,学问……如今看也是好的。又有你这个堂妹彼此扶持,日后的前程是不必说,就算不可能平步青云,可也一定会在朝中有他一席之地。只要他果真人品好,自然会善待自己的妻子。他是庶子出身,便也不会嫌弃这丫头是个没有身份的。更何况你堂兄生得讨人喜欢。”

    唐逸生得俊俏。

    虽然世人都口口声声说不会以貌取人,可是生得好总是会叫人更加另眼相看。

    太康大长公主好歹养了这丫头这么多年,怎么会不心疼,不疼爱?

    必然是要将她嫁给一个自己觉得优秀的才俊。

    唐菀便咬了咬嘴角。

    她上一世的时候对这位靖王府里的金枝玉叶并没有印象,当初也是听别人说,说太康大长公主曾经有一桩伤心事,一手养大的孙女儿姻缘不顺抑郁早逝之类的。

    只怕说的就是这位金枝玉叶吧。

    因为并未见过这位凤弈的堂妹,唐菀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能被姑祖母养大并且操心她的婚事的姑娘,我相信是个好姑娘。若是……若是她与二哥哥有缘分,那我愿意帮着二哥哥张罗这门婚事。”太康大长公主养育了这姑娘,能跟在人品端肃的大长公主身边的姑娘,品行必然无可挑剔,只要唐逸与这姑娘能看对眼,那唐菀就觉得太高兴了。

    总比上辈子唐逸打了半辈子光棍儿强得多。

    不过前提还要她堂兄是真心喜欢这位姑娘才好结亲。

    她不想用所谓的恩情、亲情或者“为你好”来对唐逸的人生与婚事指手画脚。

    婚事随唐逸和那姑娘自己的缘分吧。

    不过太康大长公主并没有考虑如今已经是广陵侯,人品也极好的李穆,倒是叫唐菀有些疑惑。

    李穆可是比唐逸更加身份贵重,到底身上连着爵位呢。

    “阿穆在姑祖母的心里与凤家人没什么两眼,将皇家女许给阿穆,姑祖母心里觉得过不去这个坎。”凤弈便耐心地说道。

    李穆给皇帝当了十几年的儿子,一直以凤家的人自居,就算如今已经回归李家,可是在太康大长公主这样生性刻板的老人家的眼里,李穆跟亲孙儿没什么分别。

    既然如此,李穆怎么能娶皇家之女呢?

    唐菀心里默默地同情了李穆一下。

    ……就因为被皇家养了十几年,大概还要继续打光棍儿了。

    “既然是这样,我瞧着姑祖母似乎对这婚事也不着急,怕是也想瞧瞧二哥哥明年下场的结果吧?”见凤弈微微颔首,唐菀便吐出了一口气小小声地说道,“怪不得都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呢。”

    若是能金榜题名,那媳妇儿会有,前程会有,什么都会有的。唐菀一边说,一边忍不住笑着伏在了凤弈的怀里,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对凤弈笑眯眯地说道,“这事儿等二哥哥春闱后再告诉他吧。我担心他一向腼腆,再不好意思了,读书也分了心去。”

    她一脸天真懵懂。

    凤弈嘴角微微抽搐地看着这笨蛋。

    唐逸那么狡猾的性子,怎么可能看不出太康大长公主对自己的态度过于慈爱。

    若是没看出太康大长公主对自己的态度慈爱异样,唐逸还用得着今天羞答答地,仿佛若无其事地顺着太康大长公主的那几个儿媳,一脸天真懵懂地把自己的出身来历说了,还一脸羞涩地憧憬了日后成亲以后如何如何善待自己的媳妇儿,一句“不纳妾,守着妻子一个过一辈子”说了不下十遍……难道真的当唐逸是个大漏勺,那么傻,被套着套着就逃出真心话不成?

    太康大长公主又不是霸王硬上弓的性子,若唐逸不是也羞答答地有愿意这门婚事的意思,她也不会表露的这么明显。

    双方都这样默契了,唐菀还觉得堂兄是个腼腆的人……

    不过眼见唐菀高兴的样子,凤弈顿了顿,便微微颔首说道,“你说得对。先瞒着他,不必叫他知道。”

    唐菀便急忙点头,又板着细细白白的手指想着自己未来有许多事要忙碌。

    过年的时候要见到她的阿念。

    过完年唐逸下场科举,若是唐逸当真答应大长公主这门婚事,只怕就要张罗堂兄的婚事。

    可是若说起了唐逸的婚事,便叫唐菀的脸色微微一僵。

    “怎么了?”见唐菀的脸色异样起来,凤弈便俯身摸了摸她的嘴角问道。

    他摩挲着摩挲着,便将薄唇探身过来,轻轻地在她的嘴角啄了两下,嘴边的话便有些含糊起来。

    有些灼热的呼吸太过接近了,唐菀觉得迷迷糊糊的,又觉得浑身酸软,不由自主地抱着他撑在自己身边的强壮的手臂,拿自己的嘴唇去触碰他的,低声说道,“我担心大伯娘使坏。坏了二哥哥的功名还有姻缘。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若是她执意要给二哥哥说一门不好的婚事可怎么办呢?”

    她十分担忧,因为她知道如今世人最重孝道,无论长平侯夫人多坏,唐逸身为长平侯的庶子,也不能忤逆嫡母。

    这可跟唐菀不同。

    唐菀能与长平侯夫人争执,是因为她是隔房的,好歹长平侯夫人只是她伯娘。

    可唐逸怎么办呢?

    就算不把自家的侄女儿说给唐逸,那长平侯夫人会不会说一个更加不堪的来打压唐逸?

    她一边有些沉迷着凤弈的亲吻,一边有些担心唐逸受了长平侯夫人的毒手。

    长平侯夫人能干的坏事儿不知多少呢。

    凤弈见她一边与自己耳鬓厮磨,竟然还因为长平侯夫人太坏的缘故不能专心,一边抱着她纤细的腰肢,一边冷哼了一声。

    “这件事交给我。”他冷冷地说道。

    见他一口答应了下来,唐菀也就放心了,赶着罗嫔已经不寻死觅活了,一边就往宫里去孝顺太后和皇后娘娘。

    她重生那会儿就一直很后悔上一世大半的时间都在自怨自艾,因此从未好好孝顺一直都很维护自己的太后与皇后。如今她重活一世,便当真把自己当做是太后与皇后面前的孩子一样,妥帖细心。

    这样的用心自然会被太后与皇后看在眼里,太后对唐菀便越发喜爱,还劝她不要总是在宫里服侍长辈,有时间的话,可以和凤弈一同出去游玩儿。

    年轻的孩子总是拘束在宫里怪叫太后心里不忍心。

    唐菀却并不是一个喜欢游玩的性子。

    她的性子安静,也更喜欢跟长辈们在一起,哪怕只是听长辈们说一说曾经的旧事也觉得格外有趣。

    凤弈也总是陪着她。

    他如今还在养伤,因为皇帝深受身体虚弱的苦楚,便十分支持凤弈好好地将伤势给养好,因此也不催促他尽快入朝,不过是时常叫凤弈一同去东宫一同将朝中的事说一说,一同商讨罢了。

    自然,皇帝与太子商讨的时候没有二皇子凤樟的份儿,唐菀就觉得凤樟越发焦虑了,时不时地就往太后的跟前来。太后哪怕对他再冷淡,凤樟依旧在太后的面前装作看不出这份冷淡。他曾经少年意气飞扬,身上充满了得意的少年皇子的春风得意,可是如今,他却越发沉稳了下来,少了许多的跳脱。

    因他如今越发沉稳,唐菀还听了有时会给太后请安的景王夸奖过他。

    太后听过几次,觉得烦了,便连景王都懒得见了。

    因太后从不帮凤樟在皇帝的面前说话夸奖他,也不提罗嫔什么时候从冷宫里放出来,凤樟自然也忍不住在心里多想了几分。这一天,当唐菀从太后的宫里出来,准备去见总是跟南安侯腻歪的大公主的时候,在御花园里就被脸色有些焦虑的凤樟拦住。

    看见他年轻俊俏的脸上已经多了许多思虑与疲惫,整个人仿佛被沉重的东西压得透不过气,唐菀并不觉得同情他,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皱眉要走。

    “……王嫂。”凤樟快步走到唐菀的面前,深深一礼。

    他没有叫她二妹妹,也没有叫她菀菀,显然已经学透了皇家的规矩,叫人挑不出错儿。

    唐菀便皱了皱眉。

    她没有说话,然而凤樟却已经抬头,看着唐菀就算是微微蹙眉却依旧美丽的脸,他的眼神恍惚了片刻,脑海里不由想到了唐萱的美丽。然而下一刻,美丽的脸化作了狰狞的红肿,叫凤樟的眼里闪过一抹不自在。

    他却不敢露出什么,只对唐菀挤出一个笑容说道,“我听说阿逸中了解元,还没有来得及恭喜他。如今……阿逸怕是恨极了我,我与他旧年的情分怕是也都完了。”打从抛弃唐菀的那一天凤樟就知道,唐逸只怕恨毒了他,他与唐逸之间是没有可能重修旧好。

    不过当初听说唐逸中了解元,被太康驸马亲自指点,凤樟的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儿。

    大概是嫉妒,也或者是对于自己运气不好的自怨自艾。

    明明他才是最出色的那一个,身为皇子,才学出色,小小年纪就有了功名,人又健康俊俏。

    瘸了腿的李穆做了广陵侯,如今在朝中做事还有太子的体贴关照,俨然成了朝中新贵,叫人不能忽视。

    哪怕他瘸了腿,可是有皇帝与太子的照拂,谁会在意他是不是个瘸子?

    朝中人大多趋炎附势,只会越发地与广陵侯交好。

    而唐逸不过是个侯府庶子,出身卑贱,却得到了他都求而不得的太康驸马的照看教导,小小年纪高中解元轰动京都,一时成了京都豪门世家教育自家不成器子弟时口中的少年才俊,同样万分风光。

    太康驸马那么清贵的人,对唐逸这么一个庶子十分喜爱,还允许唐逸上门拜访,教导他学问。可是凤樟曾经在朝中对太康驸马示好,太康驸马却十分冷淡,虽然笑容温煦优雅,可是眼底却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叫凤樟如鲠在喉。

    他不明白,他并不逊色于李穆与唐逸,可是为何无论是皇帝太子,还是太康大长公主夫妻,喜爱的都不是他。

    他才是,才是皇帝日后的希望啊。

    “你嫉妒我二哥哥的话,就不必勉强说什么虚伪的客套。”唐菀见凤樟的脸微微扭曲,便脸色冷淡地说道,“我二哥哥没有时间恨极了你。他如今忙着读书科举呢。至于你……二皇子,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觉得世人的喜怒哀乐都围着你转。其实你做了什么,做过什么,也没有被人放在眼里。”

    唐逸又不是二皇子府上的女人,还恨极了他……唐菀不由脸色怪怪地看着凤樟诚实地说道,“二哥哥之所以对你敬而远之,不是所谓恨极了你,而是知道你人品不好,不屑与你这小人为伍罢了。”

    这话仿佛一巴掌抽在了凤樟的脸上。

    凤樟俊俏的脸顿时涨红了。

    “王嫂,你!”他迎着唐菀厌恶的眼睛,只觉得莫名地痛彻心扉。

    明明,她不该用这样厌恶的眼神看他的。

    “二皇子,有时间先去看看你的母亲,再说你是个光明磊落的人吧。”凤樟忙着前朝后宅的事,小妾都收了几个了,却唯独不去见自己的生母,这样的做法实在叫唐菀觉得恶心。

    她顿了顿,懒得再理睬凤樟,越过他就要离开,然而擦肩而过的时候,一缕淡淡的女子柔美的幽香却叫唐菀脚下一顿,疑惑地回头看了脸色惨白的凤樟一眼。这隐隐的香气有些独特,却是唐菀格外熟悉的,因为身在长平侯府,她默默地闻了女儿香十多年。

    这是唐芊身上的香气。

    唐菀顿了顿,觉得更恶心了,快步走了。

    等到了大公主的宫里,唐菀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走进了大公主的宫殿,就见大公主正在笑眯眯地翻看礼部给送过来的公主大婚的嫁衣。这嫁衣迎着天光,大红之上仿佛泛起了淡淡的金色,唐菀也不由眼睛一亮,凑趣儿跟大公主一同看着这嫁衣,眼睛亮晶晶的。

    大公主见她格外喜爱这嫁衣,便有些得意地说道,“这次送来的倒是极好。还有风冠,回头我拿出来给你瞧瞧。”她的心情显然不错的样子,唐菀便也不提凤樟的扫兴的事,只和大公主说婚礼的事,倒是没过多久,凤弈就匆匆地来了。

    他进了宫中,见了唐菀与大公主在说话,便坐在唐菀的身边撑着脸颊脸色冷淡地听着。

    大公主见了他就觉得十分无奈,便问道,“堂兄,难道你就离不得阿菀不成?”她实在曾经没看得出来,一向性子冷淡的堂兄竟然是个黏人的性子。

    打从与唐菀大婚之后,凤弈几乎与唐菀形影不离。

    哪怕是与皇帝太子商讨朝政,凤弈也会很快地结束商讨,很快地回到唐菀的身边。

    甚至大公主怀疑,就算皇帝如今叫凤弈回归朝堂,凤弈也未必会答应。

    “嗯。”凤弈凤眸微微垂落,漫不经心地点头。

    他竟然这么理直气壮地承认了,大公主都忍不住为他的厚脸皮感到惊讶。

    “那你如今陪着阿菀是……”

    “我等她一同出宫。”凤弈有些不耐地看着大公主,见她格外八卦,便抬了抬下颚说道,“管好你自己和南安侯的事。”他一脸拒绝大公主嘲笑他的样子,大公主因唐菀在一旁抿嘴笑,便也不怕他,只笑着对唐菀说道,“只怕这就是恼羞成怒了。”

    她神采飞扬,完全没有受到罗嫔还有凤樟的影响,唐菀心里放心了几分,又对大公主说道,“不过阿奕说得没错,你本来就应该更牵挂南安侯大人。我在宫里最近时常见到侯爷,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都夸奖他,说侯爷禁卫宫中十分辛苦呢。”她就把太后和皇后的夸奖说给大公主听,大公主嘴角微微勾起,柔和地说道,“他本来就是一个尽责的人。”

    唐菀觉得如今自己在大公主的心里肯定远远比不上南安侯了。

    她不由格外失落,出宫的时候很矫情地说给凤弈听,凤弈却轻轻地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无妨。在我的心里,你永远是最重要的那个。”凤弈便对唐菀说道。

    “那……日后若是有了孩子呢?”唐菀便紧张地问道。

    “孩子也永远赶不上你在我心里的位置。”因为尚未圆房,这媳妇还得哄着免得她反悔休了他,因此清平郡王忍辱负重地说道。

    等日后圆了房……不,等生他七八个,他就可以欺负她也不怕她悔婚了。

    “那阿奕你也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唐菀甜甜蜜蜜地蹭过来,跟凤弈凑在一块儿。

    凤弈抿紧的薄唇飞快地勾起又飞快地落下,不叫小骗子看到,免得她过于得意,只是一只手臂却揽住她的肩膀轻轻地哼了一声。

    “对了,今天我看见凤樟了。”唐菀便将今日见到凤樟的事说给凤弈听,有些疑惑地问道,“他怎么突然拦着我?”凤樟因为曾经挨了凤弈的打,对唐菀一向避之不及的。

    “大概是……”凤弈顿了顿,迎着唐菀疑惑的眼睛冷笑了一声说道,“读奏折读得受不了了,觉得自己陛下骗了吧。”

    说好的入朝,说好的站在皇帝的身边,可是皇帝除了叫二皇子读奏折,别的都不叫他做,这太叫二皇子失望了。

    读奏折……这不就是內侍干的活儿么?

    在皇帝的心里,他这个儿子就跟内侍一个样儿?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岩海苔的手榴弹以及demeter、糖糖可可、璇和熊雪秋的地雷啦亲亲o(≧v≦)o~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