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第 73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73、第 73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一路凡尘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日娱韩娱]顶端     唐逸中了解元, 唐菀是十分欢喜的。

    她还特意叫人去长平侯府恭喜了唐逸。

    唐逸之后就来看望唐菀。

    “二哥哥中了解元,等到来年的时候一定会金榜题名的。”对于唐逸这一次科举的成绩比上一世的好,唐菀觉得并不惊讶, 毕竟唐逸如今可是有那位十分博学的太康驸马在教导, 更上一层楼不是应该的么?

    她欢欢喜喜地对唐逸说着话,高兴得一张小脸儿都明亮起来, 显然是真心为了堂兄高兴。

    唐逸笑眯眯地听着,看着堂妹面上那快活的笑容, 不由想到当自己中了解元之后长平侯府那令人压抑的气氛, 也不说扫兴的话,只是笑着点头说道,“还得多谢二妹妹。若没有二妹妹,我怎么会得到驸马的指点。”

    他前些时候一直都在得到太康驸马的教导,对于一些世事自然也更通透,做出的文章就少了浮夸与花团锦簇, 却多了几分实在。也或许就是因为简简单单的实在二字, 叫他能够脱颖而出,一下子高中成了京都闻名的少年才子。

    年纪轻轻尚不及弱冠,就成了解元,这自然是少年俊杰。

    唐逸觉得自己如今的成绩,并不是因自己一个人的努力就能够得到的。

    没有太康驸马给他指明方向, 告诉他真正的家国之道,他做出的文章只会悬浮在半空,并不会脚踏实地。

    “二哥哥这次中了解元, 咱们应该去姑祖母那里道谢吧。”唐菀忙对一旁坐着的凤弈问道。

    凤弈往她的身边歪了歪叫她可以靠在自己的手臂上,微微点头说道,“明日咱们就过去道谢。”

    唐逸笑容温和地看着凤弈对唐菀格外体贴,看着唐菀脸上那真心的笑容,不由笑着感谢说道,“那就多谢郡王。郡王对二妹妹和我的心,我全都明白 。从前我就说,郡王与二妹妹是天作之合,如今见到二妹妹过得这么好,我心里不知多感谢郡王对二妹妹的疼爱。”他满面笑容地把凤弈给夸得跟朵花儿似的,凤弈凤眸微微眯起,看着笑得格外狡猾的唐逸,再看看羞涩地靠着自己的唐菀,不由垂眸想着,这唐家兄妹都生了一张骗人的甜甜蜜蜜的嘴。

    这真是家学渊源。

    他怕是跳进了骗子窝里了。

    “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凤弈便看着这两个骗子,一边慢慢地问道。

    “明年开春就要春闱了,我自然是要闭门读书。”唐逸便笑着说道。

    “长平侯府能给你闭门读书的安生日子么?”凤弈这话倒不危言耸听,实在是长平侯府如今的主母乃是长平侯夫人,她那样见不得人好的性子,怎么可能叫庶子出风头。

    因为这么问了一句,唐逸脸上依旧笑嘻嘻的,心里忍不住想到了当自己高中解元后,长平侯夫人一下子就“病了”,如今卧床不起,因为没有人管家,他中了解元这件事唐家也并未大张旗鼓地操办庆祝,仿佛出了一个少年解元叫唐家颇为不屑一顾似的。

    然而这些唐家对他的冷淡还有排斥,唐逸并不会对唐菀抱怨,因此笑容不变地说道,“不管怎样,谁心里嫉妒得流血,谁心里难受谁知道。”就算是不为他庆祝,摆出一副他中了解元也不过是很平常的样子,可是长平侯夫人的郁闷,他那个大哥唐逍的憋屈嫉妒都在唐逸的眼里。

    看他们故作不在意却每天都气得要死,怕是恨得夜不能寐,唐逸就觉得很满足了。

    至于能不能闭门读书,唐逸也并不在意。

    别看长平侯夫人恨他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庶子恨得牙根痒痒,可是唐家也不是都是蠢货。

    唐三老爷和唐四老爷如今正预备拉拢他呢。

    显然太康驸马的名头很好使,因唐逸最近跟着太康驸马在读书,他的那两位叔父对他的态度都不一样了。

    话里话外都是一家人要同舟共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还跟他讲起了亲情。

    唐逸说着说着就笑了。

    唐家的人最喜欢讲的就是“亲情”。

    “二哥哥一定要好好读书,然后考出来。”唐菀顿了顿,便仿佛若无其事地问道,“大伯娘给二哥哥你说亲了么?”她之前就提醒过唐逸不能答应长平侯夫人给他说的娘家的婚事,唐逸便笑着说道,“你忘了?太太心里正恨着我呢,怎么可能给我说亲。”

    之前他在宣平大长公主面前告了长平侯夫人一状,那次的仇恨叫长平侯夫人直到如今还念念不忘,只把唐逸当做一个不服管教的小狼崽子,怎么愿意把自己的娘家侄女儿说给唐逸,叫唐逸跟自己成了姻亲。

    因为如此,唐逸便对唐菀眨了眨眼睛说道,“倒是大哥最近时常往太太的面前去。”他那大哥唐逍从前自负是长平侯最宠爱的庶长子,一直把自己当做侯府世子自居,谁知道突然唐逸中了举,不仅仅是举人,而且还是解元,这一下子风头就起来了。

    特别是唐逸和唐菀兄妹感情极好,若是唐菀支持唐逸的话,那侯府的爵位还是说不定的事。

    唐逍与魏姨娘一直把侯府世子之位当做自己的囊中之物,瞧见唐逸成了自己的威胁,自然得拉拢属于自己的助力。

    因此唐逍如今还成了长平侯夫人面前十分贴心的乖巧的儿子了。

    “大堂兄愿意怎样就怎样吧。”只要长平侯夫人不来祸害唐逸,唐菀才不管长平侯府的其他人呢,犹豫了一下便对唐逸问道,“大伯父没说要为二哥哥庆祝一下么?”

    长平侯是唐逸的生父。

    唐逸虽然是庶子,可总是长平侯的亲儿子。亲儿子中了解元,长平侯难道不高兴么?

    这是光耀门楣的事。就算当年唐三老爷与唐四老爷也是科举入仕,也没有唐逸中了解元这么厉害。

    她觉得心里有些气愤。

    唐逸便摇头说道,“父亲最近身体不大好。是真的不怎么好,时常头疼。”见唐菀一愣,唐逸便温和地说道,“你已经很久没有回侯府,自然不知道父亲如今的身体。他时常头疼,仿佛是之前摔倒在地,因此摔伤了脑袋,因此迟迟不能完全康复,头疼的劲儿上来的时候,瞧着也不怎么好。”

    他接连提了几次“不怎么好”,那唐菀就知道,只怕长平侯这头疼得真的蛮厉害的。

    不过想到长平侯这头疼是谁害的,唐菀不由扯了扯嘴角小声儿问道,“怕是大伯父头疼的时候会骂人吧?”好端端的一个人在盛年的侯爷,却因为妻子与自己厮打因此落下了毛病,长平侯怕是恨死了长平侯夫人了。

    若说从前跟长平侯夫妻还能勉强保持彼此之间的和睦,那如今长平侯夫妻就真的没法转圜了。

    “你怎么知道?他骂太太的时候骂了许多难听的话。这又是为了什么?”

    因为当初长平侯夫人与太夫人一同隐瞒,只说长平侯是爱女大婚过于高兴多喝了酒摔了,因此唐逸刚刚回到京都,自然也不知道这是长平侯夫人给推的。

    唐菀完全没有为长平侯夫人隐瞒的意思,便将当日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

    唐逸笑着的脸微微抽搐了一下。

    “父亲……”怎么听着听着,长平侯显得更活该了呢?

    “不管怎样,为了怕二皇子知道这事儿会觉得唐萱也是一个敢谋害亲夫的毒妇,也不误了洞房花烛,因此侯府上上下下隐瞒,都没有人知道是大伯娘干的。”唐菀想了想便说道,“只怕如今也不需要隐瞒了吧。大伯娘病了,唐萱回侯府看望了么?”

    如今罗嫔被关在冷宫,因为一天就给一顿白粥,听说饿得连哭都哭不出来了,果然没劲儿去死了,老实得很。

    因为罗嫔老实了,又深居冷宫鞭长莫及,没有人再有资格叫唐萱进宫,因此唐菀的日子过得好生悠闲,每天只专注在二皇子府里养脸上的伤,外加跟二皇子如今宠着的两个侍妾斗法。

    唐菀突然就愣了愣。

    “两个小妾?不是只有一个明月么?”难道凤樟还当真宠了那个罗家两个公子送过来的青楼女子?那可太荤素不忌了呀。唐菀不免十分疑惑。

    “她身边有个丫鬟,是个心比天高的,瞧见二皇子对唐萱没有那么一心一意,便跳了出来,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就做了二皇子的通房。虽然不及另一个那么得宠,不过她曾经是唐萱身边最得宠的心腹丫鬟,唐萱的那点儿能耐,她也学会了七八分,二皇子既然喜欢唐萱,那自然也会喜欢她。”唐逸见唐菀并不疑惑之后又没有十分意外,便更笑着说道,“不然你以为太太是因为什么病了?难道只是因为我中了举?”

    长平侯夫人躺下了,是因为双重打击,是万万没有想到女儿的身边还有敢于勾引二皇子的狐狸精。

    唐菀想想也知道是哪个了。

    不就是唐萱最喜欢的丫鬟,那个曾经在她的面前也很傲气的丫鬟么。

    不过凤樟可真是……三个女人了,他吃得消么?

    “下作东西。”凤弈便冷笑了一声。

    唐菀见他这样鄙夷凤樟,俨然看不上凤樟,便扯着他的手说道,“这世上哪儿有那么多如你一样的正人君子呢?正是因为凤樟这样的人多了,才叫我知道你是这么珍贵。”她不由心有余悸。

    若说两辈子她最庆幸什么,那或许就是二皇子打了她的脸,给她退婚的屈辱了。

    那被抛弃的屈辱不过是短暂的,可是如凤樟这样见一个爱一个,有了新人还不忘旧人,仿佛自己是个天大的情种,唐菀就觉得受不了了。

    她说起凤樟的时候心里十分庆幸,凤弈便皱眉说道,“香的臭的都往他床上拉扯,说起这种东西就脏了我的嘴。”其实说起来皇族大多妻妾成群,行事更荒诞的也不是没有,不过一想到凤樟才被认回来没有一年就已经学会了皇家那些不好的东西,凤弈便十分厌恶。

    他不过是提了凤樟一句便不肯再提这恶心东西,唐逸略安静了一会儿,便也笑着说道,“二妹妹说得极是。这世上如郡王这般人品才是凤毛麟角。”他脸上笑得格外亲热,凤弈看着他,四目相对片刻,这才说道,“我只喜欢阿菀夸我。”

    唐逸沉默了。

    哦。

    清平郡王不吃拍马屁这一套。

    他默默地记住了,不过心情倒是不错地对唐菀说道,“唐萱给府里传话儿过来,说是这两天与二皇子一同回侯府看望太太。想必与二皇子夫妻之间的感情也和睦了许多。”

    唐萱养了一段时间,美丽明媚的脸回来了,那二皇子的宠爱自然也就回来了。她又是一贯都会妩媚可爱的,凤樟被她重新挽回了心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因此,当听说长平侯夫人病了,唐萱便要回府里看望,也想叫世人都看到,她依旧是二皇子宠爱的女人。

    唐菀不感兴趣地应了一声。

    她对唐萱会不会回侯府去并不在意。

    不过带着刚刚纳了两个小妾的二皇子回娘家……不怕肉包子打狗啊?

    三房的唐芊可对二皇子还虎视眈眈的呢。

    不过唐菀也不会去多事提醒唐萱,倒是兴高采烈地留了唐逸在王府吃了一顿饭,还对唐逸建议说道,“侯府只怕乱起来的日子还在后头呢。”唐芊不是个省油的灯,如果真的想要嫁给二皇子,那三房和长房之间的矛盾只怕能把长平侯府都给掀飞了,那只怕会影响唐逸这段时间读书备考。

    更何况唐逸虽然没说,不过唐菀也知道,唐逸中了举,长平侯夫人眼红着呢,最近她病倒了,只怕打着侍奉嫡母的旗号不知怎么使唤为难唐逸呢,因此,唐菀就对唐逸说道,“二哥哥要不然就搬到王府来,关起门好好儿读书,清清静静地读书吧。”

    唐逸一脸无奈地看着这出了嫁还帮着娘家多吃多占夫君的败家妹妹。

    他正要拒绝,免得清平郡王不悦,便听到凤弈一边拿手里的筷子给唐菀夹了几样她喜欢的菜色,一边对唐逸说道,“王府宽敞得很。你如果要过来,我给你单独开一个院子。”

    “阿菀对我只不过是关心则乱,并不是……”唐逸斟酌着,希望凤弈明白唐菀这样没有得到他的允许就开口留娘家哥哥只是因为关心则乱。然而凤弈却不以为然地说道,“你想多了。王府里本就是阿菀做主。她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当然,等日后能圆房了,能欺负她了,那她的意思就不大能是他的意思了,到时候她就得听他的。

    想一想,凤弈倒是觉得这样极好……卧房之外听唐菀的,卧房之内听他的,想想还是赚到了。

    因此凤弈便对嘴角抽搐起来,没想到这个妹夫这么大方地由着娘家吃他的用他的唐逸干脆地说道,“就把升平院给你开了,再预备几个服侍的人……宫里的宫人行么?”皇后赏了唐菀好些上了年岁的宫女,如今凤弈正忙着给她们在军中挑选归宿,这段时间不如来服侍唐逸。

    “行。”唐逸恍恍惚惚地说道。

    他没有想到今日上门,竟然连家似乎都不用回了。

    “升平院,这名儿吉利得很。二哥哥来年必然金榜题名,步步高升。”唐菀眼睛一亮。

    “王府还有不少书,你也可以翻看。”凤弈见唐逸有些晕晕地看着自己,想到唐菀最看重这个堂兄,便对唐逸说道,“衣食住行你都不必操心。好好读书。”他希望与唐菀亲近的人都拥有更好的前程。

    更何况唐逸的人品不坏,凤弈并不讨厌他,此刻见唐逸想说什么,他便傲慢地抬了抬下巴说道,“若是将我与阿菀当做一家人,就免开尊口。”唐逸想说什么,凤弈心里有数,无非是不想占妹妹妹夫家的便宜,要出住在王府生活的银子,不过清平王府最不缺的就是银子。

    凤弈只缺与他一般爱重珍惜唐菀的人。

    唐逸喉咙哽住了片刻,只觉得在嗓子里的话竟然没法说出来了,片刻之后,他便一笑,洒脱地说道,“妹夫说得对,既然是一家人,我就不客气了。”他仰头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他叫了凤弈一声“妹夫”。

    凤弈无声地勾了勾嘴角,也将自己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作为一个性情霸道的皇家郡王,说不叫大舅哥儿回家就不叫他回家,因此唐逸当天就留在了郡王府没有回侯府去。等到了第二天,凤弈便亲自挑选了几本王府库房里收着的孤本善本作为对姑祖父的孝敬,与唐菀和唐逸一同去了太康大长公主府上。

    太康大长公主与驸马住在太康公主府上,这公主府当年修建的时候就因先帝看重自己唯一的姐姐,因此修建得格外宽阔华美,比寻常的公主府要恢弘许多。不过唐菀来了太康大长公主府上就知道,太康大长公主并不是一个生活奢靡的性子。

    大长公主府上的服侍的人并没有很多,看起来行事也并没有因为是出身大长公主府上因此傲慢无礼。

    唐菀早就知道太康大长公主不是一个喜欢享受奢侈的性子,更何况她从前也不是没有来过太康大长公主府,便跟着公主府的下人一同去了待客之处。

    说是待客的上房,其实修建得跟宫殿也差不多了,唐菀进了大门,便见太康大长公主夫妻都在,一旁还坐着几个面色温煦的女眷,多大年岁的都有,都是太康大长公主的儿媳与孙媳妇。因太康驸马与他的儿子们都没有在朝中居于显赫的位置,也无心所谓的联姻,因此娶进门的媳妇都更重人品与自家子弟的心情,太康大长公主的儿媳与孙媳也并不都出身显贵豪族。

    见到唐菀进门,太康大长公主目光便落在了跟着凤弈一同进门的唐逸的身上,严肃的脸上多了几分满意之色,颔首说道,“就知道你们会过来。”

    “一则给您与姑祖父请安,另一则就是多谢您与姑祖父对二哥哥的教导。若没有两位长辈,二哥哥如何能高中解元呢。”唐菀便感激地说道。

    唐逸已经上前给太康大长公主磕头了。

    “这说的什么话。都说朽木不可雕,若是个榆木脑袋,怎么教导也是无用。”太康大长公主便将唐逸扶起来,看着他笑着问道,“明年春闱可有信心没有?”

    唐菀就觉得……若说爱屋及乌,因她的缘故她的哥哥才得了太康大长公主的看重,可如今怎么叫她觉得她还不如唐逸在太康大长公主面前得宠呢?

    唐逸依旧羞答答地垂头,一副青涩少年郎的模样,然而张嘴却很不客气地说道,“有。”

    “少年意气飞扬才好。你如此自信极好。若过于稳重谦逊多了暮气,反倒有些没意思了。”太康大长公主便对坐在一旁笑得优雅温煦的驸马说道,“陛下在宫中也称赞了你,说是听说你今年指点了一个孩子,这孩子竟然中了解元,说你难得是个会教人读书的,因此还想着叫你去国子监做个国子监祭酒。”

    这位置又清贵又地位尊崇,太康驸马却只是笑了笑,一只手拂过了飘逸雪白的长须对太康大长公主说道,“我已经老迈。教导教导家中的子弟已经足够了。”他摆明了不愿意做官,唐菀觉得这位老人家就算是抚过银白长须的样子也带着翩翩的风流雍容气度,那是青涩的唐逸,还有锋芒毕露的凤弈所没有的经历岁月沉淀之后的优美翩然。

    唐菀觉得这才叫闲云野鹤的生活。

    太康大长公主显然是知道他的回答的,并没有露出意外,目光温和地说道,“我已经替你婉拒了。”

    “还是公主懂我。”太康驸马温情脉脉地对妻子说道。

    唐菀呆呆地看着这两位皇家大长辈,一瞬间突然明白了大公主在自己和凤弈面前的心情。

    在她愣神儿的时候,太康大长公主已经转头用更加温和的表情对依旧羞答答的唐逸问道,“你既然明年要下场春闱,那唐家可不是什么安生地方。要春闱,没有个清净的环境怎么行。不然……你就留在公主府,给你开个院子,我拨几个人服侍你,你好好闭门读书。公主府里什么都有,不仅有书,还有驸马指点你,你觉得如何?”

    她的话格外慈爱,唐菀听着颇为耳熟,觉得怎么这话仿佛自己说过呢?

    下一刻,她又瞪圆了眼睛看着太康大长公主。

    大长公主这是在跟郡王府抢人么?

    她二哥哥竟成了香饽饽?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宓果和那只鸡仔的地雷啦么么哒^w^~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