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第 69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69、第 69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盛世谋妆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日娱韩娱]顶端一路凡尘御兽灵仙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     所谓杀人诛心, 就是罗嫔此刻的心情了。

    她只觉得在南安侯一句“一个嫔”这样不屑一顾的话里,自己一身的光鲜荣耀全都被扒干净了。

    只留下了最难看的真实。

    没错。

    说到底,她也只不过是个嫔妾而已。

    “你, 你说什么?”罗嫔被这一句话打击得摇摇欲坠, 眼眶都红了,努力不叫自己露出狼狈地对南安侯质问。

    “我说找你们去见陛下。”南安侯淡淡地说道。

    他根本不看凤樟。

    显然南安侯目中无人并不是旁人的误解。

    他是根本就不把如罗嫔凤樟这样的放在眼里。

    唐菀看着南安侯, 觉得罗嫔要完了。

    南安侯的性子也就比凤弈好上一点点。

    如果是不妨碍南安侯的事,南安侯从不会在意, 从不把无关紧要的人放在眼里。

    可是谁叫罗嫔诋毁大公主呢?

    “叫人去找我家郡王过来。”唐菀一边扶着低低喘息的大公主, 一边对大公主的宫女低声吩咐说道,“叫郡王直接去陛下那儿吧,瞧瞧情况。”南安侯如果当真是要和人结怨发生争执,那很少善了,按说罗嫔应该知道南安侯的脾气,怎么会敢这么对南安侯……难道是觉得自己成了嫔妃了, 就觉得自己能踩南安侯一脚?

    可是就连曾经的那位盛宠的先帝贵妃都没有能耐彻底地把南安侯踩下去, 明知道他对冷宫之中的眼中钉善待着,却对他束手无策……这样的铁板,罗嫔为什么以为自己能撞碎了?

    难道罗嫔当真以为自己比先帝贵妃还要能耐不成?

    唐菀不由同情地看着罗嫔。

    看看罗嫔打从进宫以后招惹到的仇人吧。

    清平郡王,南安侯……还别提广陵侯太夫人与李穆了……也幸亏皇帝是个重视旧情的人,而且后宫也没有其他嫔妃, 不然就凭罗嫔这样的性子,早就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

    一边想着这些事,南安侯却已经转身大步流星地往皇帝的宫殿去了。

    见他的的确确是要去告状, 凤樟的脸色顿时变了,急忙追着上去说道,“还请侯爷看在宣平的面上!”他这么急切,然而南安侯脚下不停,却冷声说道,“你们把她的面子往地上踩的时候,可半点都没有顾忌。”

    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唐菀呆呆地扶着压住脸突然低低地笑起来的大公主,觉得这两位也是绝配,不由喃喃地问道,“咱们现在要去哪儿啊?”

    没见罗嫔都傻眼了么。

    背着皇帝,罗嫔什么都敢干。

    而且大放厥词什么的……难道不是应该大家互相争吵么?

    为什么直接闹到皇帝的面前。

    遇到南安侯这种较真的人,罗嫔浑身都冷了。

    她现在是真的害怕了。

    “咱们也去父皇面前。”大公主拉着唐菀就要走。

    “宣平!”凤樟转头看见大公主也要去皇帝的面前告状,顿时手足无措。

    看着傻眼呆呆站在一旁,此刻才知道害怕的罗嫔,凤樟只觉得满心的憋闷梗在心头。

    他才刚刚得到君父的看重与喜爱,刚刚有机会在朝堂之上崭露头角,叫朝臣们也看到自己的优秀。

    他那么努力,可是罗嫔却几乎要毁了他的一切。

    对于凤樟而言,其实叫自己的胞妹嫁给南安侯带来的好处比叫大公主下嫁一个对他的储位完全无用的罗家子更合适。

    他愿意叫大公主嫁给南安侯,与南安侯这样的实权权贵成为姻亲。

    “宣平,母亲……我不知母亲会说这样的话。”他急急忙忙地对大公主说道。

    大公主美艳无双的脸上露出几分讥讽,看着凤樟这无胆鼠辈冷冷地问道,“刚刚母亲对南安侯胡言乱语的时候,你可有过反驳?”见凤樟哑口无言,大公主一双眼睛划过了正站在一旁一脸天真善良的唐萱低声问道,“明知道母亲是诋毁我,你的好妻子又有没有为我说一句公道话?”

    她的笑容里带着几分讥讽,凤樟动了动嘴角,片刻之后才低声说道,“宣平,母亲最近身体不好,你别和她计较。”这么一副讷讷的脾气,就算是进了朝堂也没有半分改变,甚至都没有意气风发,敢将天都捅破的气势。

    大公主鄙夷地看着凤樟,突然嗤笑了一声说道,“你们夫妻算是什么东西。”她知道凤樟是在指责自己。

    罗嫔最近口口声声身体不好,都是被她给气的。

    不仅是因为她坏了与罗家的婚事。

    还有皇帝下旨赐婚大公主与南安侯的时候,压根儿就没想过问一问罗嫔这做生母的意见。

    或许在皇帝的眼里,罗嫔的意见并不重要,毕竟南安侯是大公主喜欢的人。

    既然大公主喜欢他,皇帝愿意叫自己的女儿嫁给她真心喜爱的人。

    在婚事之中,父母的意见都不重要,皇帝只在意自己的女儿的意见。

    因此当大公主急不可待地要皇帝赐婚,皇帝就赐婚了。

    可是对于罗嫔来说,皇帝这么不理会她的意见,这大概就是皇帝对她的羞辱与冷落吧。

    因此罗嫔最近的心情很不好,也时常口口声声说胸口疼之类的。可这些都不是凤樟可以指责大公主的理由。看着凤樟怔怔地看着自己,唐萱正露出了紧张与茫然的样子安慰罗嫔,大公主便冷哼了一声与唐菀一同往皇帝的面前去了。

    才走出没多久,就见皇帝身边的几个內侍匆匆而来,看见了大公主和唐菀也就罢了,不过是急忙请安,然而当他们到了脸色微微发白的罗嫔的面前,便露出了几分严厉地说道,“陛下请娘娘与殿下去与南安侯对质。”

    这些內侍一向都是看皇帝的眼色做事,既然敢对罗嫔这么不客气,显然是因为皇帝恼了罗嫔。

    罗嫔脚下一软,几乎要跌倒,然而內侍却懒得扶她。一旁的唐萱似乎惊呆了似的,张着一双天真的眼睛问道,“南安侯为什么要对娘娘做这样狠毒的事?难道他不知道娘娘只不过是爱女情深么?”

    对于这位大名鼎鼎的二皇子妃,內侍们一声不吭。

    为何大名鼎鼎?

    实在是二皇子妃嫁到皇家的日子也不短了。

    可是太后和皇后的眼里仿佛没有这个人似的。

    或许……若不是太后实在不想再给二皇子挑一门好姑娘免得坑了人家姑娘家,眼前这位二皇子妃怕是正妃之位都保不住吧。

    这世上还没有听说过谁家的皇子妃没有宫中赐婚,没有皇家下聘,没有礼部筹备婚礼,直接叫皇子抬着花轿娶进门的呢。

    因此对于唐萱,內侍们也没有半分敬重,只转头对已经一下子跪坐在地上的罗嫔含糊地说道,“请娘娘快去。不然,下一次陛下再叫娘娘过去,就不会十分客气了。”

    这话就格外严厉,然而在罗嫔尚未回应的功夫,几个內侍重新回到了大公主和唐菀的面前恭敬地笑着说道,“公主与王妃也过去吧。郡王也已经到了,说是在陛下跟前等着呢。”他们殷切地引着大公主与唐菀就走,唐菀忍不住回头,却见唐萱委屈地抽噎着伏在脸色阴郁的凤樟的怀里,罗嫔已经战战兢兢地爬起来。

    她收回了目光,跟着大公主一路去了皇帝的宫殿。

    皇帝正气得脸色铁青。

    按说皇帝一向修身养性,很少发怒,而且本性就格外温和,这样动怒的样子,唐菀也是难得一见的。

    凤弈和南安侯正站在皇帝的面前,也不知道说了什么,皇帝的面前的长桌前有一片被砸碎的瓷器,显然皇帝气得不得了,因此砸碎了什么。

    看见大公主与唐菀进门,皇帝脸色稍稍柔和了几分,忍着气对大公主与唐菀说道,“去一旁坐着吧。这件事宣平是苦主,难得南安侯护着宣平,没有叫宣平吃亏。这混账!”一想想南安侯跟自己说的事,皇帝就忍不住气血翻涌。

    女子的清誉多么重要,就算是公主也不例外,可是罗嫔做母亲的怎么敢一而再再而三地诋毁自己的女儿?

    皇帝的手微微发抖。

    见他气成这样,唐菀心里一慌,忙看向凤弈。

    皇帝的身体可不能经得住这样的怒气吧。

    凤弈一双凤眸扫过唐菀那求助的眼睛,抿了抿嘴角便上前走到皇帝的面前说道,“陛下不必动怒。这件事是非黑白,自然得与罗嫔当面对质。只是若为了罗嫔气坏了自己,陛下得不偿失。不过是一个嫔妾,何至于这样恼火。”

    他摆明了一副看不起罗嫔的样子,唐菀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样直率的她的郡王。她本以为劝慰皇帝应该和风细雨,温温柔柔地劝皇帝不要动怒,可是她忘记了,凤弈是有温柔,可是那点温柔显然没有用在皇帝身上的意思。

    皇帝本来也在动怒,可是听到凤弈这样简单粗暴的话,又看到下头唐菀目瞪口呆的样子,沉默了片刻,忍不住闷笑了一声。

    他涨红的脸慢慢地缓和了下来。

    “你们也坐吧。朕不会生气。”凤弈说得其实也没错。为了个嫔妾就这么生气,太浪费了他的怒气。或许是因为凤弈这样简单却直接的劝慰,皇帝顿了顿,叫两旁吓得不得了的內侍给自己重新上茶,喝了两口的功夫,才见罗嫔带着凤樟夫妻战战兢兢地进来。

    见了罗嫔,皇帝本就眼底一冷,然而见到凤樟身后的唐萱,皇帝越发皱眉,深深地看了凤樟一眼,却并没有说什么,只看着罗嫔愣愣地问道,“朕今日听到一些匪夷所思之言,因此要你与朕说个明白。”

    罗嫔战战兢兢地站在那里,竟不敢开口。

    皇帝也不在意她畏惧什么,只冷声问道,“今日,你在南安侯的面前口口声声说罗家子弟与宣平有青梅竹马的情意,是也不是?”

    罗嫔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在皇帝此刻严厉的目光里窒息了,垂着头低声说道,“是的。”她第一次感受到皇帝的可怕。说起来这些年在冷宫,皇帝一直都是一个性情温和体贴的好人,从不动怒,也总是会对她哭哭啼啼表示谅解,总是说对不住她……她从未想过皇帝会用此刻冰冷的目光看着她。

    当迎着皇帝冰冷的眼睛看下来,罗嫔便急忙抬头对皇帝说道,“可是我生陛下的气,生宣平的气罢了!陛下,宣平是我的女儿,为何赐婚却并未问及我的意思?陛下自说自话,就把宣平赐婚给南安侯,我当初对陛下说什么来着?我不答应这门婚事,可是陛下却将我的意见置之不理!因为这样,我才气宣平,才气陛下的呀!”她捂着脸哭起来。

    当初大公主揭穿了罗家大公子的时候,罗嫔就对大公主和南安侯的婚事表示过反对。

    可是皇帝根本不听她的,直接赐婚,这将她这个生母置于何地?

    “你的确对朕说不答应这门婚事。可是宣平是朕的女儿,朕愿意这门婚事,难道还要问你的意见?”皇帝这话很无情了,罗嫔不敢置信地看着会对自己这样无情的话的皇帝,却见皇帝已经微微抿紧了嘴角看着罗嫔继续说道,“而且,你只是因为这样,因此才要坏宣平的婚事?那当初你口口声声说宣平与罗家那下作的东西有婚约,还有定情信物,要把宣平嫁给那么一个小畜生,这又怎么说?什么时候,朕的女儿成了你要奖赏娘家的道具?什么时候,朕的女儿的婚事由得你自作主张?由得你来摆弄?你把朕,把皇后当成什么?你配答应宣平的婚事给别人么?”

    这一番话如同狂风暴雨,叫罗嫔沐浴其中,惊骇莫名,竟然分不出自己此刻正惶恐悲愤于皇帝的哪一句话?

    “陛下,你,你说什么?”罗嫔觉得自己大概听错了。她的女儿的婚事,皇帝觉得她没有资格插手?

    “朕在说什么,难道你听不明白?哄骗宣平与罗家的婚事的时候,朕看你明□□明得很!可怜宣平还当你是母亲,那么护着你,你做了这样的事,她竟然还为你隐瞒,想要护你周全。可是你今日把她的一番好意全都给糟蹋了!你在看谁?!这件事不是宣平说的!”

    见罗嫔霍然怨恨地看向大公主,皇帝的心都冷了。

    倒是南安侯在一侧冷冷地说道,“这件事是我禀告了陛下。当日娘娘哄骗公主,公主伤心欲绝,却不想辜负罗家当年雪中送炭,因此要与臣断绝。只是臣不甘心,暗中调查罗家,才调查出了这样惊天之事。公主一句话都没有对陛下说过,都是臣做的。”

    唐菀听着南安侯的话,偷偷地,心虚地扭了扭手指。

    南安侯这么说,仿佛她在这件事里还蛮清白的。

    她松了一口气,便看向惊怒交加,捂着心口哭起来的罗嫔。

    “陛下,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陪伴陛下十几年,可是陛下如今说我不配,说我没有资格……陛下叫我的尊严放在哪儿?”罗嫔捂着心口哭着质问皇帝,皇帝却被她这样胡搅蛮缠给闹得受不了了。

    就在一旁,凤樟脸色忽青忽白,看着皇帝冰冷的目光,又看着罗嫔那伤心越近的模样,他犹豫着不知该怎么说,只是唐萱站在一旁看着罗嫔伤心也就,皇帝似乎有些不忍心的样子,急忙上前福了福说道,“陛下,儿媳有话想说。”

    她抬起头,用天真而且无畏的目光看着皱眉的至尊,雪白的脸上满满的都是真挚地问道,“陛下为何要这样叫娘娘伤心呢?其实娘娘也是一番好意呀。”

    皇帝冷冷地看着唐萱,许久之后看向二皇子沉声说道,“朕尚且没有儿媳。”

    这话叫唐萱的脸儿一白。

    凤樟竟在皇帝的盛怒之中不敢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说一句强势的话,只能站在一旁不吭声。

    “我知道陛下为何厌弃我,可是我与我家殿下情投意合,爱情是没有罪过的。陛下不理解我与殿下,不承认我没有关系,可是只要我和殿下之间是真挚的,我就不在意。”唐萱美丽的脸上此刻布满了伤心,看着冷笑起来的皇帝含泪说道,“可是无论如何,我今日都要为罗嫔娘娘说一句公道话。陛下对娘娘公平一点吧。娘娘陪伴了陛下十几年,她也是陛下的妻子呀!为何陛下不能对娘娘宽容一些,多给娘娘一些安慰呢?陛下可知道娘娘如今病了?她的憔悴,她的痛苦,都是来源于陛下对她的冷漠,她是需要陛下的疼惜的呀!”

    罗嫔听着这么暖心的话,顿时哭得更大声了。

    皇帝目瞪口呆地看着唐萱。

    唐萱看他被自己说服了,便微微拧紧了优美的眉梢儿,忧愁地说道,“就算娘娘哄骗了公主,可是本心却是疼爱公主,是好心的呀。”

    她对冷眼看过来,仿佛是在看臭虫一样的南安侯福了福才难过地说道,“娘娘也是不忍公主所嫁非人。侯爷固然很好,可与公主并不匹配。娘娘做母亲的,怎么会愿意自己的爱女嫁给侯爷,而不是品貌相当的勋贵子弟呢?别人家的子弟娘娘不放心,可自家的子弟品行都是了解的,自古姑表做亲亲上加亲,公主下嫁回到母族,表哥做夫君,舅母做婆婆,大家都会把公主当做掌上明珠,这难道不是公主一生的幸福么?”

    她真诚地看着大公主,仿佛要得到大公主的赞同。

    这样颠倒黑白,完全是唐萱最擅长的。

    唐菀早就知道她是个什么人了,便在一旁轻声问道,“知道自家子弟的品行?什么品行?偷偷养一个花魁的品行?还是把这花魁丢给弟弟的品行?”

    这话叫唐萱忍不住看着唐菀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说道,“二妹妹,为何你如今变成这样丑陋的嘴脸?祖母与母亲教导我们的话你都忘记了不成?宽恕是一种美德,女子也应该不嫉妒,要懂得原谅的伟大呀。”

    她用失望的模样看着唐菀低声说道,“不过是一个外头的花魁,那也是个可怜女子,为何不能给她一个容身之地,而是要赶尽杀绝,要独占自己的夫君呢?难道日后郡王要纳妾,二妹妹也要嫉妒不成?”

    她此刻又美丽又圣洁,见唐菀看着她不吭声,便轻声说道,“而且,那也只不过是一个卑贱的女子。难道公主连这样的一个女子都容不下么?娘娘并未将这样的一个女子放在心上,而罗家公子除了这件事之外,人品还是无暇的。罗家二公子愿意替兄长收留那花魁,也是兄弟情深啊。”

    大公主沉默地看着用最天真善良的语气说出这一番话的唐萱。

    她这些话太动听,太深明大义,仿佛反驳一句,就是大公主并不善良。

    这一刻,大公主突然一下子明白了唐菀曾经提到唐萱时的评价。

    天真又残忍,用善良的面孔做着所有伤害别人的事。

    而此刻,唐萱说的每一句话都叫人无从反驳,甚至传扬出去,都是二皇子妃善良平和,二皇子妃心胸开阔。

    对于这样的人,大公主发现还得叫她尝尝这些事落在自己身上时的感觉。

    就比如那个……广陵侯府的明月?

    大公主眯着眼睛看着唐萱,一时没有开口说话。

    唐萱如果以为她如同唐菀那么好欺负,只给她两个耳光就能结束,那就太天真了。

    在她冰冷的目光里,罗嫔和凤樟都被唐萱这份美好感动了。

    罗嫔也就罢了,更多的是逃出生天的庆幸,而凤樟只觉得自己见到了天上的天女一般。他痴痴地看着这样美好的妻子,只觉得心中柔情万种,然而皇帝却已经平静地开口。

    皇帝似乎从未见过唐萱这样的女子,因此在惊骇过后,便开口说道,“既然你这样同情那花魁,今日,朕就做主,叫罗家将那花魁转送给二皇子。二皇子与罗家子弟乃是表兄弟,接手一个可怜的女人不仅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是兄弟情深的表现。唐氏,你的话朕已经全都明白。你这么善良宽容,会好好对待这个女子,在二皇子府给她容身之处的,是不是?”

    皇帝说到这里,重新靠进了龙椅里,居高临下地看着一脸震惊,不敢置信抬头看着自己的二皇子。

    凤樟的脸色仿佛被雷劈过一般。

    皇帝却看着他,缓缓地说道,“二皇子,你说的没错。唐氏的的确确是个特殊的女子。你愿意娶她……”他皱了皱眉,沉默很久才慢慢地说道,“朕开始相信你们是真爱了。”

    不是真爱,怎么会瞎了二皇子的狗眼,娶了这么一个匪夷所思的女人。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叶小妖妖、暖暖、璇、追寻的小宇宙、会蹦会跳的橙子、緋羽☆和秋茫的地雷啦么么哒^w^~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