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第 68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68、第 68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盛世谋妆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日娱韩娱]顶端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御兽灵仙一路凡尘我知道的太多了     原来凤弈答应了她的事一直都没有忘记。

    唐菀觉得这才是欢喜的事。

    他把她的事都放在心里头了。

    “各地皇族进京?”大公主微微一愣, 便将这件事放在一旁。

    皇帝登基第一年,为了昭示荣宠,也是为了安定各地皇族, 召见各地皇族进京并不算是特别的事。

    不过凤弈还提出叫皇族的子嗣进京, 这就叫大公主嘴角隐蔽地抽了抽。

    这或许会对朝堂之上释放对二皇子有些不利的信号。

    不过谁管他。

    二皇子的死活,大公主如今也不想管了。

    “这样也好。”大公主便对唐菀笑着说道, “正好也叫各地皇族都见见你。”唐菀作为清平王妃,这京都之中的皇族见过也就罢了, 分散在各地的皇族见一见也挺好的。

    见唐菀的脸红红的, 仿佛各处皇族进京这件事对唐菀来说是一件大喜事似的,大公主心里疑惑了片刻便没有在意。倒是她和唐菀约定了后日进宫去,犹豫了一下对唐菀问道,“唐萱……她最近一直进宫,你知道吧?”

    唐萱嫁给了凤樟之后,与凤樟夫妻之间十分恩爱, 柔情蜜意的。

    因为她是凤樟的妻子, 因此罗嫔最近一直都召见她。

    召见自己的儿媳这是罗嫔的自由。

    太后和皇后都没有阻拦。

    不过太后和皇后也没有召见过唐萱。

    唐菀不在意这种事,因此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公主不必在意,我说过,我对唐萱的事不会理会。”她并不在意罗嫔频繁召见唐萱, 反正罗嫔也不是她的婆婆,爱喜欢谁就喜欢谁。

    更何况罗嫔和唐萱之间也并不是没有冲突。

    唐菀也不在意在皇家撞见唐萱……在这许多事里,做错的并不是唐菀, 唐菀又为何要避开唐萱呢?所以等到了后天,唐菀便与凤弈一同进了宫去给太后与皇后请安。这当会儿就正看见了南安侯在宫中的时候。

    作为禁军统领,回归宫中南安侯自然是要在太后面前露露面的。

    他是一个高大威严的男人。

    十分沉稳,身姿挺拔,虽然不及凤弈俊美,不过却威风凛凛的了,看起来……很可靠的样子。

    唐菀也一直知道这位南安侯是个忠诚可靠的人。

    上一世的时候,她的阿念就是跟着南安侯在军中行走。

    南安侯很看顾凤念这个清平郡王府的继承人。

    此刻看见南安侯,唐菀倒是觉得怪亲切的。

    不过除了多看了两眼这位威风凛凛的大人,唐菀就把目光落在了坐在太后身边偷偷对南安侯眨眼睛的大公主的身上。

    显然,大公主很喜欢南安侯,而南安侯这位似乎格外正直的男子虽然对大公主仿佛逗弄自己的样子没看见似的,不过唐菀却敏锐地见到南安侯的耳尖儿红了。

    这看着一本正经的,不过能以冒犯了大公主就得负责进宫跟皇帝请罪作为理由顺便求亲,唐菀觉得南安侯似乎也不是十分木讷的性子。

    “阿菀,你还没见过南安侯吧?”太后便摸着大公主的手臂笑着对唐菀说道。

    唐菀便点了点头,歪头对太后说道,“虽然未见面,不过大人的名声如雷贯耳。”

    为何会如雷贯耳呢?

    大公主便觉得自己是其中的功臣。

    南安侯不动声色地站在太后身侧,目光飞快地扫过自鸣得意的大公主,抿了抿嘴角,小麦色的脸红了。

    虽然年纪不小了,是位年长沉稳的男子,不过却意外地很单纯的模样。

    唐菀心里多少有些同情南安侯了。

    遇到了强势泼辣,一言不合就要去亲亲抱抱的大公主,南安侯大人成亲以后可怎么办啊?还不天天跟被水煮了似的啊?

    倒是南安侯,似乎对大公主偷偷对自己撅了撅嘴之中想到了什么,俯身给太后微微施礼说道,“陛下召见臣陛见,臣先告退。”他抬头看向太后的时候,目光在大公主的身上凝固了片刻,这才对笑着的太后说道,“臣还要去叩谢陛下,将公主赐婚给臣。”

    皇帝一道赐婚的旨意当真是京都震惊。

    无论是谁都没有想过,皇帝会将宫中最出色的明珠,自己的独女嫁给了南安侯。

    倒不是说南安侯不好……能在先帝朝就得到了倚重,甚至敢于在先帝贵妃权倾朝野的时候依旧善待冷宫之中的皇帝还没有受到处罚,这都说明南安侯并不是寻常的角色。可就算如此,南安侯样样儿出色,却只有一件事是与大公主不般配的。

    南安侯年长大公主十余岁。

    这样的年纪没有成亲,南安侯从前在京都就已经有颇多诟病。

    如今,他又即将迎娶娇嫩嫩的大公主。

    这不仅叫人觉得不般配,而且还叫人想到了一件事。

    监守自盗。

    如今京都有无数对南安侯的猜测,都在猜测南安侯对大公主早就有不轨之心,因此在皇帝一家困居冷宫的时候,对尚且年少的大公主嘘寒问暖,蒙骗了涉世未深的大公主,令如花似玉的大公主被年长的南安侯迷惑,对他死心塌地。

    这世上有许多人不吝啬用恶意去猜度人心,更何况在叫人看起来并不般配的姻缘之中,更多的人会去非议那个看起来得到更大的好处的那一个。南安侯本就得到皇帝的信任,如今又尚公主,成了皇帝的女婿,这太叫人眼红了。

    而且……若是没有南安侯刻意引诱,年轻轻的大公主怎么会非君不嫁呢?

    京都的流言满天飞。

    不过南安侯完全没有放在眼里。

    唐菀的印象里,南安侯本来也不是在意名誉的人。

    更何况,比起大公主引诱了持重的南安侯这样的传闻,大概南安侯更愿意叫人觉得这场不大般配的婚事之中,做错的是他才好。

    他身形高大,声音沉稳,一双眼毫不游移地落在大公主的眼睛上,分明没有说什么好听的话,可是这样掷地有声的一句,却已经叫大公主脸都绯红一片了。

    她一下子从刚刚戏弄南安侯的戏谑里挣脱出来,红着脸目光潋滟地看着南安侯。看那副样子,若不是太后尚在,大公主都要热情地扑到南安侯的怀里去了。看见他们两个对视的模样,唐菀抿了抿嘴角,转头却见凤弈在深深地看着她。

    “怎么啦?”她不敢惊动别人,忙小声问道。

    “……没什么。”凤弈收回了目光,垂了垂眼睛。

    唐菀看向南安侯的目光可不像是看见第一次见到的陌生人。

    她看向南安侯的目光与当初第一次进宫看向太后与大公主的目光很相似。

    那分明是带着熟稔与信任的目光。

    真是奇怪。

    仿佛她曾经与他们很熟悉一般。

    不过虽然奇怪,凤弈却并没有想过开口询问。对于他来说,唐菀的过去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也只不过是唐菀的如今还有未来。除此之外,哪怕唐菀隐瞒着什么,他也不会去询问她。

    若是她隐瞒,那自然是有隐瞒的理由,他自然是愿意给她隐瞒的空间。若是有一日她愿意对他倾诉,他也会去倾听她的一切,然后……安慰她。保护她。心里想着这些,凤弈一边垂眸给唐菀拍了拍裙边不知在哪里沾染上的尘埃,漫不经心地说道,“不过是瞧着他们俩迫不及待要成亲了似的。”

    南安侯和大公主可不是一副急着成亲的样子么。

    不过……若是连大公主都早早地大婚,那只留下太子一个孤身一人听起来怪凄凉的。

    唐菀便忍不住扑哧笑了。

    “对了,二哥哥就要回京了,还有外祖父一家……”唐逸就要下场考试了,还有唐菀的外祖父一家,从关外千里迢迢回到京城,也大概就是这段时间,因此唐菀就压低了声音跟凤弈商量了起来。

    她和凤弈低声说话的时候,南安侯便告退出了太后宫中往皇帝的面前去了。大公主陪着太后说了好一会儿话,就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频频看向了大门口,仿佛是想看看南安侯为何耽搁了没有过来。

    这副坐如针毡的模样,自然叫太后想到了年少的男女互相喜爱的时候分离都觉得难过,不由笑着对唐菀和大公主说道,“你们俩出去走走,也散散心去。”她顿了顿,便对凤弈说道,“阿奕留下。我和你说说。”

    她显然是把凤弈留下,免得凤弈的性子古怪,叫唐菀和大公主说话都不自在。

    凤弈冷冷地哼了一声,警告地看着大公主说道,“别去湖边吹风,阿菀今日衣裳单薄。”

    大公主嘴角抽搐着牵着唐菀就走。

    唐菀红着脸,欢欢喜喜地跟着大公主出了宫门。

    “他怎么如今这么婆妈。”大公主便对唐菀说道。

    “阿奕么?怎么会,这是关心我呀。”唐菀高兴地说道。

    “别去湖边吹风。”大公主念叨了一句,哼了一声说道,“从前堂兄可不会对人这么仔细……”她才说到这里,就见前方匆匆地过来了一个宫女,见到她和唐菀,急忙请安说道,“拜见公主,拜见王妃。”

    这宫女是大公主跟前的,大公主一愣便笑着问道,“瞧你,怎么急匆匆的。怎么了?”

    她显然并没有在意,这宫女却飞快地看了大公主一眼才急切地说道,“奴婢正要去宫里寻公主呢。公主……罗嫔娘娘在御花园里堵住了侯爷,说了许多不着边际的话,她……”她似乎难以启齿的样子,大公主正笑着的脸突然一下子凝固了。

    “你说谁拦住了南安侯?”

    “是,是罗嫔娘娘。”显然这宫女也记得这段日子大公主和罗嫔母女之间的激烈的冲突,战战兢兢地说道。

    她看起来惊慌失措,显然罗嫔拦住了南安侯没说什么好话。

    “罗嫔娘娘说什么了?”唐菀觉得罗嫔真是招人讨厌。

    不仅讨厌,还很愚蠢。

    难道还当真是想要将大公主这个女儿推离自己的身边不成?

    在御花园,那么众目睽睽的地方拦住南安侯……这宫里得多少人看见了她对南安侯不客气呀。

    唐菀觉得罗嫔突然闹出这一出有点奇怪,却还是忙问了一句,想知道罗嫔到底又是为了什么。倒是这宫女飞快地看了一眼抬脚就走的大公主,急忙跟在唐菀的身边低声说道,“娘娘跟侯爷说,说侯爷明明年纪不小,怎么敢肖想如花似玉的公主呢?而且,公主明明跟罗家二公子青梅竹马,年貌相当,侯爷却跳出来从中作梗……”

    “你说罗家二公子?”唐菀呆呆地问道,“不是罗家大公子么?”

    “罗家大公子名声不是坏了么。”宫女低声说道。

    “可是罗家二公子的名声也没好到哪儿去啊!”罗家大公子固然是那个养花魁的无耻之徒,可是罗家二公子不就是接了兄长不要的花魁的那个傻瓜蛋么?那名声不仅没什么好的,而且更坏了一层,不仅脑袋变色儿,而且还愚蠢,被自己的兄长糊弄得团团转……

    唐菀发现自己真的看轻了罗嫔对罗家的偏袒,许久之后才一边提着裙子追着越发大步流星,头也不回的大公主,一边急切地说道,“而且赐婚的旨意都已经到了,罗嫔娘娘是想做什么?离间公主和侯爷之间的夫妻之情么?她就那么不服公主的名声还有幸福?她还触怒陛下么?”

    幸亏南安侯跟大公主是认识了这么多年,彼此都明白彼此的人品。

    不然如果换一个人,那不是得怀疑自己的妻子和罗家表哥之间有点什么,进而夫妻生出嫌隙?唐菀一边说,一边气得有些双手发抖,看了大公主一眼,小声说道,“罗嫔娘娘这大概就是仗着公主心软吧。”

    大公主这才脚下微微一顿。

    不过她还是没有说话。

    唐菀觉得自己嘴快了,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却见一旁的宫女连连点头,仿佛是在同意自己的话似的。

    显然大公主身边的宫女都要受不了罗嫔了。

    叫唐菀说,罗嫔这么坑大公主,大公主就应该直接一状告到皇帝的面前,把罗嫔算计她的婚事还有谎言都告诉皇帝。不过做女儿的,大概都不可能会一时下这样的狠心,唐菀没有多劝,却见跟着大公主一路匆匆地往前去了,果然就见御花园里一处开阔的地方,四下没有什么宫人,显然是早就看见了这里的冲突,因此无人敢过来凑热闹。

    这地方罗嫔正扶着一脸顾虑的凤樟,另一侧站着天真明媚,此刻一双美眸频频看向南安侯的唐萱,这三个人的对面,站着脸色冷淡的南安侯。

    南安侯的手里捧着一件薄薄的披风,瞧着那样式是女子用的。

    大公主直奔南安侯而去。

    唐菀犹豫了片刻,也跟了上去,却见自己刚刚走到他们面前,南安侯理都没理已经气得发抖的罗嫔,只把披风披在大公主的肩膀上淡淡地说道,“我从陛下面前出来,听说你跟王妃在宫中走动,因此给你送件披风。如今秋天了,别吹病了。”

    他这话叫大公主一愣,脸色缓和了很多,一边接过了披风,一边在唐菀默默退后了一步之中冷眼看向罗嫔,冷笑着问道,“母亲拦住南安侯做什么。有什么话,难道不能直接来与我说?”

    “你,你知不知道他刚刚是怎么冒犯我的?!”罗嫔却似乎刚刚被南安侯给气着了,颤抖着手指着南安侯问道。

    南安侯脸色依旧寡淡,显然完全没有把罗嫔这位大公主的生母放在眼里。

    看到他那副目中无人的样子,罗嫔就更生气了。

    早年她被困在冷宫无依无靠的时候,南安侯就狗眼看人低看不起她。

    如今,她已经是后宫嫔妃,于陛下有功,南安侯竟然还敢这样看不起她。

    他看不起她,还勾引她的女儿!

    “怎么冒犯?是冒犯了母亲,还是冒犯了母亲心心念念惦记牵挂的罗家?”大公主冷漠地问道,“什么时候我和罗家的人青梅竹马了?一群没有胆子的窝囊废,哪个敢来冷宫看过我?母亲,你这样侮辱我的清誉,在我的驸马面前编排我,这一次我不会善罢甘休。咱们去见父皇。我有事要禀告父皇。”

    她这样直接干脆,唐菀一愣的功夫,却见大公主转头对南安侯说道,“走吧。咱们去见父皇。”她突然说出这样的话,罗嫔本就心中有鬼,又有些不敢置信大公主会把自己置于死地,又一时自觉亡魂皆冒,忙尖叫着说道,“你敢!”

    “母亲为了罗家,一而再再而三地败坏我,我如今没有什么不敢的!”大公主本就是性子激烈之人,想到罗嫔都跟南安侯说了什么,便霍然转头大声说道,“我忍了母亲无数次,可是母亲却依旧要诋毁我,坏我的一生,我为什么还要容忍母亲?就因为你是我的生母么?”

    她为了个男人突然翻了脸,罗嫔顿时目瞪口呆,正要说些什么,却落在了大公主那双冰冷与再也没有半分温情的眼睛里。

    那双眼睛叫罗嫔浑身一颤,仿佛在这一刻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即将失去大公主这个女儿,急忙甩开了扶着自己不知要说什么的凤樟快步过来说道,“你还知道我是你的生母?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宣平,你也少说两句。”凤樟急忙在一旁说道。

    他斯文俊秀,大概是最近在皇帝的身边经历了许多,因此多了几分稳重。

    此刻,他摆出一副好兄长的样子来想要拦着大公主和罗嫔的冲突,并且对南安侯歉意地说道,“母亲是关心宣平,因此才会说了些放肆的话,侯爷看在母亲是爱女情深,不要和她计较了。”

    他心里其实并不想得罪南安侯。虽然说知道罗嫔挂念罗家,也想叫罗家得到与皇族联姻的荣光,不过对于凤樟来说,得到皇帝信任并且掌管着宫中禁卫的南安侯是他一直都想拉拢的对象。

    如今二皇子得到景王的教导,也明白了许多关于皇位的事,就比如想要成为太子,想要成为皇帝,不仅仅得有名正言顺的地位,还得得到朝臣还有军中的支持。他……愿意耐心地等待太子先成为皇帝,可是不管怎么样,他也希望能够得到朝臣与军中的支持。

    清平郡王因唐菀的缘故,是不可能支持他了。

    想到这里,凤樟眸光微微黯淡,下意识地看向站在大公主身边美貌动人的唐菀,又忍不住回头看向自己明媚多情的妻子。

    想到唐萱与他大婚回门的时候又大大地得罪过了唐菀,凤樟觉得心里有些憋屈得慌。

    若不是长平侯夫人再三和唐菀作对,清平郡王怎么会那么厌恶他,排挤他。

    因清平郡王是真真正正拥有军功,得到军中仰慕敬重的武将,因此他不待见二皇子,军中跟随他的态度排斥二皇子的更多了。

    如今南安侯能成为自己的妹婿,凤樟其实心里是很高兴的。

    可是显然罗嫔却不怎么想,还在刚刚一张嘴就得罪了南安侯。

    这叫凤樟措手不及。

    他自然要忙着转圜南安侯与罗嫔之间的关系,也不想疏远了南安侯,对南安侯继续斯文地说道,“侯爷,看在咱们日后是一家人……”

    “臣与殿下不是一家人。”南安侯突然淡淡地说道。

    “什,什么?”凤樟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仿佛想不到南安侯这么不给面子。

    “我与公主是一家人。罗嫔娘娘与殿下既然诋毁公主,就是我的仇人。所谓一家人这样的话,笑掉我的大牙。”南安侯显然不是一个客气的人,见罗嫔和凤樟都震惊地看着自己,他便平静地说道,“叫公主伤心的人,天王老子在我的面前也是仇人。殿下,你和罗嫔娘娘成功地激怒了我。日后记住了,咱们是仇人。”

    他又看着罗嫔冷冷地说道,“娘娘方才说了许多。指责我年长,引诱公主这些话,姑且看在你是心疼公主年纪轻轻便下嫁给我,我不会理会。可娘娘公然胡说八道,敢构陷公主与罗家子弟有私情,这件事我绝不会退让。公主不必开口,我要去陛下面前与罗嫔娘娘对质。若是罗嫔娘娘当真是信口开河,诋毁公主……不仅娘娘,罗家的那几个小子,我也要他们的命。”

    他的声音冰冷,随手把大公主一把推到了唐菀的怀里去。

    大公主一向泼辣,却被南安侯给推得软软地倒在唐菀的怀里,一时觉得自己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你怎么敢!我是你的岳母!”

    “我的岳母是皇后娘娘,与罗嫔娘娘有什么干系。”南安侯嗤笑了一声,上上下下打量着罗嫔,勾了勾嘴角问道,“就凭你一个嫔?”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璇和会蹦会跳的橙子的地雷啦亲亲(づ ̄ 3 ̄)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