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 66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66、第 66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末世之人生赢家[日娱韩娱]顶端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御兽灵仙一路凡尘我知道的太多了     大公主此刻的锋芒叫罗嫔简直不能呼吸。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你, 你怎么这么恶毒?你是想要害死罗家么?罗家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

    “如果母亲没有提及那些令人厌恶的事,我绝对不会碰罗家一根手指头。”大公主和罗家并不亲近,这来源于当初罗家对被关在冷宫的自己的不闻不问。

    不过对于趋利避害的罗家, 大公主其实并没有更多的想法……既然罗家冷漠在先, 她也只不过是将罗家当做陌路人。如果不是罗嫔在她的面前提到了婚约,罗家大公子又干出这样恶心的事, 意图骗婚尚主,大公主并不会对罗家赶尽杀绝。

    可是罗家算计她。

    联合罗嫔算计她。

    大公主怎么可能容忍。

    罗嫔气得呼哧呼哧喘气, 然而却也知道, 大公主至少还是念着她这个母亲的。

    罗家大公子这段风流故事如果只是当做一段叫人不耻的事,至多只会叫皇帝对罗家大公子生出厌恶。

    可是如果皇帝知道她曾经试图将罗家大公子婚配给大公主,那只怕引来的就是皇帝的泼天之怒。

    皇帝的确是个温和的好人。

    可是再温和,也没有温和到自己的女儿被算计,被骗婚还能原谅的地步。

    因此,罗嫔看着大公主的眼睛, 一时转头哭泣起来。

    她哭得梨花带雨, 泣不成声的,看起来伤心极了,却始终不敢再和大公主说什么。

    唐菀却已经默默地点头了。

    上一世的时候她在大公主坚决要合离的时候就知道了罗家最龌龊的事。如今大公主说到的罗家大公子把自己养着的青楼美人送给了弟弟做小妾接手还只是一半儿,等到了大公主嫁到了罗家后,过不了几年罗家大公子和弟弟的小妾藕断丝连的事才会被大公主察觉, 因此引来了大公主和驸马之间的反目。

    而罗家也正是为了本来就几乎已经没有了的名声,死命地掩盖着这幢丑事,跟大公主闹得不可开交。因此, 唐菀才觉得罗家是这世上最龌龊的一个家了,甚至比唐家还龌龊几分。

    至少长平侯府没有这种没有人伦的私通。

    如果不是那个小妾很快就被灭口没有了证据,罗家说什么都不承认这件事,大公主早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要皇帝出面了。

    一想想那些事,唐菀再看看罗嫔一副哭泣的样子,就觉得心里讨厌极了。

    “这么坏的人,一定要叫世间人都知道他的真面目。”唐菀咬了咬嘴角,转头看了凤弈一眼。她觉得自己做新媳妇儿的,今天话有些多了,不过却忍不住,因此询问地看向凤弈。

    凤弈见到了她寻求自己保护的目光,便接过了唐菀的话冷淡地说道,“罗家这小子我在京都听过一些名声,都说是翩翩如玉的佳公子,骗了不少的好名声。若是不揭穿了他,叫京都人都知道他是这么一个下作的货色,日后只怕会有人受骗,那就只怕连累了宫中。”

    他的目光厌恶地落在罗嫔的身上一瞬,便对皇帝说道,“身为嫔妃的娘家,竟然出了这种货色,日后宣平怎么在京都见人?世人都知道那是宣平的表哥,却是这样一个卑劣无耻,没有人伦的畜生。”

    凤弈这话叫本来觉得无所谓的皇帝露出了几分思索。

    “你说的没错。如果叫他继续做这些无耻的事,日后必然会连累宣平……”皇帝顿了顿,看了罗嫔一眼继续说道,“还有二皇子。”

    罗嫔突然不哭了,脸颊上挂着晶莹的泪珠看着皇帝。

    皇后看向大公主的目光隐隐带着几分怜惜,片刻之后便轻叹了一声对皇帝说道,“还是叫御史去查问这件事。如果是真的,那罗家牵扯到这件事的,就应该受到惩处。也给罗家一个教训,叫他们日后不敢在这样无法无天,做错事连累了二皇子与宣平。”

    隐隐地觉得大公主突然将刀锋指向了罗家必然事出有因,不过皇后也知道,既然大公主这么做,而罗嫔又是一副心虚的样子,必然是罗嫔做错了事。她从未想过要将罗嫔赶尽杀绝,倒是罗家叫皇后颇为不耐。

    见罗嫔还想为罗家求情,皇后咳嗽了两声便对罗嫔警告地说道,“你想叫罗家日后做更加卑劣的事,影响二皇子的清誉么?”

    罗嫔左右为难。

    她顾着娘家,可是二皇子是她日后荣华富贵的保证,她自然舍不得的。

    “我,我……”

    “好了,你先回去歇着。你放心,若这件事是冤枉了你娘家的孩子,宫中一定会为他们洗雪冤屈。可若是当真做过这样没人伦的事,这样下作,就叫御史弹劾,给他们个教训日后约束族中子弟也是极好的。”

    皇后说到此刻已经觉得不大舒坦了,脸捎儿都是白的,虚扶着急忙探身过来的皇帝,专注地看着罗嫔许久才缓缓地说道,“罗家固然是你的娘家。可是罗嫔,你也要顾着你自己的儿女。”她虽然什么都不清楚,可是一双眼却仿佛能够看破人心,罗嫔心里一凉,又拿帕子哭哭啼啼起来。

    大公主沉默地坐在一旁,眼眶发红,却还是对唐菀努力地笑了笑。

    她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叫罗嫔遭到皇帝的重责。

    如果皇帝知道她对自己说了罗家的婚约的事,只怕罗嫔从此被关到冷宫去也说不定。

    她恨罗嫔至深。

    可是罗嫔是她的生母。

    唐菀却觉得大公主对罗嫔心慈手软也挺好的。

    反正罗嫔也没法儿作妖了,大公主何必背负一辈子坑害生母的包袱生活呢?

    她也急忙对大公主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

    凤弈坐在一旁看着,见大公主看着唐菀笑了,便冷哼了一声,到底没说什么。等太后方才叹了一口气,叫人传了膳食来吃了一顿饭,皇帝扶着今日精神不好的皇后走了,罗嫔才也难堪地走了。

    等她走了,太后也没有多问大公主什么,只叫大公主去和唐菀说私房话,等只有凤弈坐在自己的跟前,太后才突然问道,“罗嫔是不是打算把罗家那小子说给宣平做驸马?”

    她上了年纪,什么没有见过,大公主和罗嫔的异样全都落在她的眼里,刚刚没有开口,只不过是为了大公主罢了。凤弈想了想,便点头无所谓地说道,“罗嫔还编了个婚约的谎言,信物的话都说出来了。”

    他跟罗嫔之间有没有什么关系,怎么可能为罗嫔隐瞒,因此半分都没有遮掩。

    太后眼底不由生出几分怒意。

    “真是混账!”她拍案说道,“祸害了阿穆还不够,还来祸害宣平!又愚蠢又歹毒,日后只怕她是个祸害!”

    “她早就是个祸害。”凤弈便冷淡地说道,“当初我不在京都,因此真假皇子之事并不清楚。只是您不该纵容她那样轻易认回二皇子。”

    “……当初也不知二皇子是这样的性子。”太后便揉了揉眉心叹气说道,“当初我和陛下都说好了,虽然把他认回来,可是阿穆也不会放回李家。皇家子嗣单薄,叫阿穆留在皇家,哪怕只是皇家养子也叫他留下来。只是你也知道阿穆的脾气……”

    李穆那时候还不知道二皇子是个没良心的王八蛋,为了不叫自己的存在令二皇子为难,叫二皇子觉得不舒坦,因此自己就从皇家离开,回到了李家去。

    刚刚回到皇家的二皇子也并没有做出抛弃未婚妻子这么无耻的事,因此太后刚刚的时候还是疼爱过凤樟的。

    凤樟是她的亲孙子,太后这么可能没有疼爱过。

    也为了补偿这么多年对凤樟的亏欠,因此无论是太后还是皇帝,对凤樟都格外地疼惜,无所不应。

    也或许是这份宠爱叫凤樟晕了头,觉得自己做什么都能被原谅,因此竟然敢干出退婚另娶这种事。

    而这件事也仿佛一盆冷水一下子把对凤樟疼爱入骨的太后泼得透心凉。

    当这件事发生,她重新审视凤樟,才发现凤樟或许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模样。

    太后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对凤弈说道,“日后你要多疼爱阿菀。这孩子吃了不少的苦,可难得……”她顿了顿,方才对凤弈缓缓地说道,“难得的是受到了伤害与苦楚却并没有偏激了性子,依旧是个好孩子。”

    她提到唐菀,不由想到唐菀刚刚对罗嫔说的那些话,笑着对凤弈说道,“我还记得她第一次进宫的时候,惊惶不安,看人都怯生生的,又可怜又病弱。可是这才多久……你说的对。阿菀的骨头是硬的。”她摇了摇头,想到了凤樟迎娶的唐萱,想到太康大长公主几次对自己说不喜唐萱,便无奈地说道,“唐家难得出了一个阿菀。”

    凤弈便静静地听着。

    太后见他虽然看起来沉默,然而眉目柔和,便笑着说道,“你们是天生一对。只是日后你可不能欺负她。”

    “我怎么会欺负她。”凤弈皱眉说道。

    “你这种话也只能骗骗阿菀……若是叫她知道你是什么样的性子,只怕阿菀不敢嫁给你。你算不算骗婚?”太后便戏谑地问道。

    “我是什么性子。她说我是正人君子。我没有骗婚。”凤弈冷冷地说道。

    “正人君子?你想要的,恨不能咬碎了吞到肚子里,要霸占就彻彻底底地霸占,给人看一眼都不答应。阿菀都知道么?”太后见凤弈面容冷峻,眼底闪烁,便笑了笑说道,“阿菀如今还不怕你,可见你还……”

    觉得做长辈说这样的嘲笑的话会叫晚辈觉得不自在,见太子已经在一旁捂着嘴尴尬地咳嗽,太后便摆手说道,“我只担心哪天阿菀哭着进宫来控诉。”控诉什么呢?自然是控诉凤弈骗婚了。

    明明要嫁的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大英雄,实则却仿佛嫁给了恨不能把她吞下去的贪婪的饿狼,想一想太后都觉得唐菀有些可怜。

    也不知那么羸弱的单薄美人能不能吃得消。

    还是趁着这段时间多给补补吧。

    因此,当唐菀看见今日进宫之后太后赏赐给自己的许多的补品,一时有些茫然地对大公主问道,“太后娘娘怎么赏了我这么多的补品啊?”

    好几箱子的补品,叫唐菀看见了就后背一冷,觉得自己回到了当初被清平郡王大肆塞了无数箱子金子的时候。她觉得太后不愧是养大了凤弈的长辈,凤弈恨不能填鸭一样的作风大概都是跟太后娘娘学的。

    不过瞧着皇帝还有皇后赏给自己的都是正常的东西,太子送给自己的也是很正常的,唐菀歪头想了想便将这件事放在一旁,只拉着大公主说道,“今日的事我一开始还为你担心呢。不过说开了也好。罗家大公子的坏事如果传出去了,日后罗家想宣扬什么定亲的信物也不会有人支持他们了。”

    “正是为了这件事,我才会在父皇面前提及。”大公主想到罗嫔看向自己的怨恨的目光,便脸色冷淡地说道,“母亲只怕心里恨死我了。”

    “说起来,罗家大公子是这样的坏人,罗嫔娘娘却想要你下嫁给他,这岂不是要坏了你一辈子的幸福么?你不去恨她就已经很好了。”唐菀老实地说道。

    她这样说的时候,大公主不由露出苦涩的表情。

    “有的时候我真的在想,在母亲的眼里我是什么?是有血有肉的活人,还是只是她争夺宠爱与荣耀的工具。”她垂了垂眼睛,对唐菀说道,“只是这一次,我是绝不可能听从她的话嫁到罗家。父皇已经答应了我和南安侯的婚事,母亲不敢忤逆父皇。”

    她的脸上露出笑容,唐菀也忍不住弯起眼睛欢喜地点头说道,“没错。有情人终成眷属,我觉得太好了。”她欢欢喜喜的,大公主见她一副高兴的样子,想到一件事便急忙对唐菀说道,“还有一件事。我听母亲这几日都在念叨叫唐萱进宫孝顺她。阿菀,只怕日后唐萱……”

    唐萱再不被宫中待见也是二皇子娶进门的妻子,哪怕宫中对她冷淡,可是如果罗嫔这做婆婆的要她进宫,太后和皇后也不会阻拦。

    唐菀和唐萱虽是姐妹,可是却仇怨很深,大公主觉得有些为唐菀委屈。

    “这没什么,公主也别放在心上。唐萱是二皇子妃,进宫服侍罗嫔娘娘本就是应该的。”唐菀并不为唐萱可以进宫感到生气。

    反正太后和皇后都是不会见她的。

    唐萱愿意和罗嫔婆媳情深那有什么不好的。

    等唐萱知道罗嫔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婆婆,也不知她还能不能天真地笑得出来。

    “我也不会理睬她。”大公主顿了顿,见唐菀感动地看着自己,便笑了笑说道,“也不光为了你,而是我见不得抢人夫君的贱人。”她本就是个眼里不揉沙子的性子,唐菀便连连点头。

    等约定好了什么时候皇帝赐婚,她就去见见大公主的心上人,这一整天在宫中时间久了,唐菀才跟凤弈一同拉着许多的宫中赏赐出了宫。她在宫中转了一整天,收获颇丰,甚至连大公主都有见面礼给她这个堂嫂。

    不过罗嫔却没有给唐菀什么,唐菀也不在乎。

    罗嫔一个嫔妾,也没有资格赏赐她这堂堂的郡王妃。

    “我跟公主说了,叫她日后还叫我阿菀就是。”唐菀跟着凤弈说一些闲话,又想到太后赏赐自己的那许多的补品,不由急忙抱着凤弈的手臂问道,“是给你养伤用的么?太后娘娘真是慈爱。”

    她天真地看着凤弈,凤弈想到补品里大多都是给滋养女子的,沉默片刻,垂头拿薄唇轻轻地咬了咬唐菀的嘴角说道,“是娘娘赏给你的。”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唐菀迎着他冷静的俊美的脸,有些沉迷,可是又有些迷惑的感觉。

    似乎成亲之后,他越来越喜欢咬她。

    这种奇怪的感觉一闪而过,唐菀便已经忍不住凑过去,闭上眼睛亲了亲凤弈的嘴角。

    她还是喜欢被他亲吻的感觉的。

    等这一路上夫妻两个耳鬓厮磨着回到了清平王府,唐菀从车上被凤弈扶着下来,凤弈便一边牵着她的手往上房去,一边对她说道,“你刚刚进门,这王府还不熟悉。有时间我带你四处走走,熟悉王府的环境还有各处的管事。”

    他过了几日,等皇家女眷陆续上门与唐菀这个新妇亲近过,唐菀有了空闲,便带着唐菀逛王府。

    唐菀牵着他的手悠然地走在王府中,将目光留恋地扫过了各处。

    这个熟悉的清平王府,她曾经在这里生活了那么多年,其实对于唐菀来说,这世上再也没有哪个地方叫她比清平王府更感觉到熟悉的了。

    甚至在唐菀的眼里,这本就是她的家。是她躲避风雨的地方。

    她叫凤弈牵着四处走动的时候,便也四处看着,低低地应着凤弈的话,然而之后,又忍不住眼眶有些湿润。

    她又回到了这个王府,又回到了重新属于她的这个家里。

    除了……她的阿念不在她的身边了。

    她的儿子。

    唐菀忍不住泛红了眼眶,吸了吸鼻子,跟着凤弈往上房走,穿过王府那许多的美景的时候,忍不住看着凤弈的侧脸想,如果她说想要把她的阿念再一次抢回来,凤弈会不会答应呢?

    可那或许就不仅仅是凤弈一个人的事了……上一世,她能够把儿子抢到手里,母子相依为命顺顺利利地生活,是因为凤弈没有回到京都。可是如今凤弈已经活着回来和她成亲,就算凤弈愿意点头,宫中也不会答应一个才娶了王妃的正值盛年的郡王把别家王府的嫡长子过继到自己的膝下。

    唐菀知道,如上一世那样是不可能的。

    可是她还是忍不住心里生出了几分期望。

    她看着儿子一点点在这个家里长大。

    若是没有她,没有清平王府,她的阿念的日子该会多么可怜。

    “怎么了?”凤弈突然回头,对上了唐菀泛着晶莹的泪光的眼睛问道。

    “阿奕,我……”唐菀此刻有些犹豫。她刚刚嫁给凤弈,在旁人的眼中大概就是脚跟还没有站稳呢,这样还想要贪心地提起皇家的另一个跟凤弈已经血缘疏远了的孩子,这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毕竟,她仗着凤弈的宠爱还有纵容的确做了很多从前不敢做的事,可是……可是她如果恃宠而骄,去做令凤弈为难的事,那算不算是辜负了凤弈的这份对她的维护?

    因为想到了这些,唐菀便吞吞吐吐起来,讷讷地说道,“其实……”她想念她的儿子,可是她却舍不得叫凤弈为难。

    她喜欢凤弈,不想看到凤弈因为自己再做一些会叫皇族内部非议诟病的事。

    比如……抢走另一家王府的嫡长子。

    她垂着头,露出几分沮丧。

    凤弈凛冽的凤眸微微垂落,看着唐菀片刻,带着她往一个精致的亭子里去了,看见几个唐菀陪嫁带来的宫中的宫女给上了茶,他叫这几个宫女往远处站了,这才看着一脸不安的唐菀问道,“你想做什么坏事?”

    “诶?”唐菀呆呆地看着凤弈。

    “要悔婚么?”凤弈缓缓地问道。

    “怎么会!你是我唯一想要嫁的人!”唐菀顿时吓坏了。

    她怎么会悔婚呢?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悔婚的。

    她一直都想要嫁给他的!

    “那就好。除了悔婚我不答应,其他的事我都会为你做到。”凤弈想到太后的骗婚论,心里冷哼了一声。

    太后以为骗婚很容易么?

    “阿奕,我只是一件事……有些为难。”唐菀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咬了咬嘴角,起身坐在凤弈的身边,抱着他的手臂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小声说道,“之前我听来看望我的一家皇家女眷说,她提到过有一家如今住在在封地上的王府。那家有一个嫡长子,小小的孩子,又乖又孝顺,可是却不受他父亲喜爱,家中的继母也欺负他。他小小的,却总是挨打,继母还总是把他关到黑屋子里惩罚他,不许家里的人和他说话,不教他习字,还……”

    “我知道了。”凤弈见唐菀一边说一边红着眼眶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便突然开口说道。

    唐菀一双泛起了泪光的眼睛怔怔地看着凤弈。

    “阿奕,你知道什么了?”

    “他挡了他继母的路而已。这小子谁家的?在封地?不是京都王族?无妨,交给我来办就是。”凤弈漫不经心地说道。

    他强大到仿佛无所不能。

    唐菀觉得自己心里的纠结在凤弈的面前什么都算不上。

    突如其来的惊喜叫她泛着泪光的眼睛一下子明亮潋滟起来。

    她忍不住欢喜起来,抱着凤弈的手臂,凑过去欢欢喜喜地亲了亲她的郡王的脸颊。

    “阿奕,你真好。”她软软地看着他,仿佛在看惊天的英雄。

    凤弈面无表情地拿修长的手指拂过俊美的脸上属于她的甜美气息,心里啧了一声。

    美人计!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圆圆楠的两个地雷和秋茫、39521987数字君、莲姬心文和璇的地雷啦么么哒^w^~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