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 65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65、第 65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盛世谋妆[日娱韩娱]顶端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御兽灵仙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我知道的太多了一路凡尘     可是罗家怎么办?

    她当初对她说的那些话都忘记了么?

    她不是说……

    “我, 我怎么不知道?”罗嫔不由惊慌地对大公主质问道,“你怎么从来没有跟我说过?我可是你的母亲!你要嫁给谁,竟然都不和我说一声么?”

    她想质问大公主关于罗家的婚事, 可是看着皇后沉默地看过来的目光, 罗嫔一下子打了一个寒颤……关于大公主与罗家的婚事,她从不敢叫皇帝与皇后知道那是自己的主意。她本是想着把大公主先给劝服了, 叫大公主主动地对皇帝与皇后开口,不会叫帝后二人知道这件事里有自己插手的动作。

    不然, 凭着皇后的聪明劲儿还有手段, 罗嫔总是在心里觉得惶恐无比。

    她甚至不敢去看皇后那双仿佛能够洞察人心的眼睛。

    因为她心酸地知道,无论怎么样,她也只是一个嫔妃。

    而一个嫔妃,是不可能自作主张,越过皇帝和皇后就随意将大公主说嫁给谁就嫁给谁的。

    她没有资格。

    所以,她赌的是大公主的良心。

    可是如今看来, 大公主当真是没有什么良心。

    “我如今不是叫母亲知道了么?”大公主迎着罗嫔那惊怒交加的目光, 平静地笑了笑。

    她笑起来的样子叫唐菀在一旁都觉得心里冒凉气。

    她下意识地看向罗嫔,却见罗嫔似乎无知无觉。

    对于大公主那冰冷的样子,罗嫔竟然一点都没有看见大公主眼里的杀气。

    “更何况我是父皇的女儿,是父皇的公主,与南安侯之间的婚事自然得先叫父皇与母后知道。”大公主没有多看扭着帕子脸色急切又恼怒的罗嫔, 反而笑着对微微点头,显然很高兴爱女亲近自己的皇帝说道,“父皇, 我都等了这么久了,多辛苦啊。之前,因堂兄和王嫂大婚,因此我都没有跳出来闹着也要成亲,没有闹了堂兄王嫂的喜事。如今他们俩的婚事都已经尘埃落定,太子的婚事也要开始,您不如双喜临门,成全了我和南安侯吧。”

    她难得带了女孩儿家的娇嗔。

    皇帝咳嗽了两声,笑眯眯地点头。

    唐菀却有些不好意思。

    她觉得大公主叫自己王嫂有些不好意思了。

    因为她和大公主都习惯了从前的亲昵,她更喜欢大公主叫她阿菀。

    不过大公主竟然能完全没有给罗嫔半分余地,直接去求了皇帝,顿时叫唐菀觉得大公主的确还是那个泼辣强势的性子。

    她看起来应该压根就没想过跟罗嫔对质。

    一旦发现罗嫔的的确确背叛了自己的信任,大公主也完全没有含糊,甚至问都不问就凭着自己的心意做事了。

    “宣平说得对。陛下,南安侯对她的确是真心实意。他本前程似锦,可是为了宣平惹怒了陛下也在所不惜。而且,”皇后说了这么多话,顿时有些受不住,脸色越发苍白,却还是对急忙给自己轻轻拍着后背的皇帝柔和地说道,“说起来,这也是南安侯与宣平之间的缘分。若不是缘分,当初怎么会是南安侯驻守冷宫数年,与宣平结缘呢?陛下,南安侯的秉性忠诚正直。在咱们当初在冷宫的时候,都说患难见人心……南安侯当年善待咱们,那时候他可不知道咱们会重回宫中。只看这一点,我就相信南安侯与外头那些为了其他目的还有觊觎迎娶宣平的人不同。”

    她最后一句话意味深长。

    罗嫔心中又是害怕又是惊怒,听到皇后提到心怀叵测之类的,顿时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她目光游移,不敢去看皇后。

    哪怕皇后应该什么都不知道的。

    可是她却觉得皇后仿佛能看破了她似的。

    “你说得也有道理。”皇帝虽然也心里醋了大公主对南安侯的这份心意,不过听到皇后提到了南安侯当初在冷宫依旧对自己礼遇有加,不由轻轻点头,带着几分感慨地说道,“他的人品我一向都是信得过的。只是不甘心。谁家如花似玉的女儿不想多留几年呢?宣平才多大,一转眼就要嫁人了,我这心里头……”

    他已经笑着这么说了,心情自然是不错的。

    皇后自然只有顺着他说话的,便也笑着说道,“就算嫁了人,可是还是嫁在京都,在咱们的眼皮子底下。就算陛下每天都想见到宣平,宣平也能每天都来宫里给陛下请安,承欢膝下,对不对?”

    她这问的就是大公主。

    大公主急着嫁给南安侯急得不得了。

    见皇后询问自己,她急忙连连点头说道,“没错!只要父皇想我了,我每天进宫都行!”她这样恨嫁的样子,皇帝越发无奈地点头说道,“双喜临门也不错。”

    这显然就是答应给太子与大公主一同赐婚,大公主哪怕如今对罗嫔心怀怨恨,心情压抑得很,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倒是罗嫔听到皇帝的话,顿时大惊失色,顾不得太后和皇后两双眼睛带着疑虑与揣测地看着自己,急忙探身说道,“陛下,臣妾,臣妾不愿意!”

    她到底是大公主的生母。

    皇帝本有些不悦。

    大公主的婚事,本就应该他与皇后做主,罗嫔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叫皇帝觉得自己被冒犯了。

    不过想到罗嫔陪伴自己十几年,那日子过得那么艰难,皇帝的心里一软,便温和地问道,“怎么,你舍不得宣平?”

    “陛下,南安侯比大公主年长好些。”见皇帝微微皱眉,显然是有些不喜听这些话的样子,罗嫔美貌的面容便露出格外委屈的模样,哽咽地说道,“大公主还是花朵一样的年纪,怎么能配那样不般配的南安侯?不知道的,还以为陛下是拿大公主来奖赏南安侯这些年护持咱们的功劳,叫大公主的面子往哪儿放呢?”

    她一副真心为大公主考虑的样子,皇帝却已经露出几分怒意喝道,“胡说八道!朕还要拿自己的女儿去奖赏一个臣子不成?你怎敢这样胡言!”

    他勃然变色,罗嫔顿时吓得浑身乱颤,却还是咬着牙说道,“这话原不是臣妾说的,而是,而是担心京都有人这样猜测!毕竟南安侯年长,与大公主并不般配。贸然赐婚,自然只会叫人觉得陛下是拿大公主做奖赏!”

    “你!”皇帝却下意识地看向大公主。

    唐菀见大公主看向罗嫔的目光带着失望与怨恨,犹豫了一下便小声说道,“就算有人这么想又如何呢?”

    “你说什么?”罗嫔见唐菀刚刚嫁到皇家就敢插手大公主的事,顿时有些恼了。

    她早就看清平王妃不顺眼了。

    这个死丫头坑了二皇子不提,如今嫁到了清平王府,得到了宫中的宠爱,仿佛连她这个二皇子的生母都不放在眼里了。

    而且前不久还拜了广陵侯太夫人做干娘,与李穆兄妹相称起来。

    这简直就是和罗嫔与二皇子作对!

    世人都知道广陵侯府和罗嫔母子之间的纠葛,唐菀非要插足进去,还认了广陵侯太夫人,这不是公然为广陵侯府摇旗呐喊,给罗嫔难堪么?

    而且广陵侯府那场认亲热闹非凡,京都之中但凡有些身份的女眷全都去观礼,太康大长公主亲自驾临。

    当初罗嫔听到这件事的风声的时候,气得砸了满地的瓷器,恨不能把那个野心勃勃,依旧肖想着二皇子的广陵侯太夫人和唐菀一块儿给咬死算了!

    她都不知如今京都之中该怎么议论广陵侯太夫人与她之间的事呢,如今见唐菀还敢开口,哪里还能忍耐得住,顿时便冷笑着质问道,“怎么,清平王妃还想管教本宫不成?!你可才嫁入皇家,就敢对宫中指手画脚了不成?晚辈就该有晚辈的样子!”

    她的样子有些气势汹汹的,不过唐菀却更生气……她从未见过这样不把自己的女儿的幸福还有人生放在心里,一心只顾着娘家的荣耀,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的女人。

    此刻握了握凤弈的手,唐菀便正容说道,“我既然已经嫁入皇家,就是皇家的人了。见到看不过去的若是因新妇腼腆就闭口不言,那才是错的,是对皇家不忠不义。而且刚刚公主唤我一声王嫂,那如今这件事就是咱们凤家的家事。我做嫂子的为什么不能在家事上开口?难道罗嫔娘娘觉得我还不是凤家的媳妇,当我是个外人不成?”

    她素来在宫里温温柔柔的。

    虽然罗嫔曾经听人说过唐菀在长平侯府格外嚣张,可是却从未见过唐菀嚣张的样子。

    此刻看着唐菀这么牙尖嘴利,她一时目瞪口呆。

    “既然娘娘闭口不言,那就说明承认我是凤家的媳妇,因此我才得说一两句公道话。”唐菀见罗嫔不吭声了,便对一旁脸色阴晴不定的大公主笑了笑。

    她知道大公主是为了她好,因此一直告诫她不要参合这件事,免得得罪了罗嫔,还叫人非议她许多闲话。可是看着大公主刚刚那浑身凛然惨烈的样子,唐菀却想,她和大公主是朋友。难道当看到自己的朋友陷入到那样紧迫的境地,她还要明哲保身,还要做所谓正确的选择么?

    如果这个时候不为自己的朋友说话,那她这个朋友还有什么意义呢?

    “阿菀这话说得极好。凤家的媳妇儿……这倒是把自己真心当做是咱们家的媳妇儿了。”太后便在一旁笑着说道。

    她这么一说,唐菀便脸红了,起身给太后福了福。

    “母后说得没错。阿菀倒是个实在姑娘。”皇帝也微微颔首。

    “今日的妆容也很得体,行事举止已经有咱们凤家人的风范。”这自然是皇后说的。

    唐菀受了一圈的夸奖,这才红着脸看向罗嫔说道,“娘娘刚刚说担心旁人非议,可是娘娘也要知道,嘴长在别人的身上。难道就为了一两句别人心怀叵测的言语,就要牺牲自己的幸福了么?就为了旁人的眼光,为了旁人的几句话,就要屈服,然后妥协么?恕我直言,咱们这是皇家,又不是没有来历的人家,自古只有叫人向皇家妥协,却没有皇家为了外头的一两句酸言酸语,为了少数人的不堪的目的,就去妥协,就去退缩。如果为了这些少数人的恶言就去委屈自己的孩子,那生做皇族又有什么意义?”

    “阿菀这话说得好!”在罗嫔脸色忽青忽白之中,皇帝不由击节赞叹。

    他看向唐菀的目光格外欣赏了起来。

    明明唐菀不过是个弱质纤纤的羸弱美人。

    可是此刻说出的话却叫皇帝刮目相看。

    生做皇族却还要畏畏缩缩,夹着尾巴听别人的言论过日子,那白糟蹋了皇族的身份。

    只要不会伤害到无辜的人,皇族本就该肆意张扬,无所顾忌。

    皇后便也微笑着看向唐菀,露出几分赞叹。

    “到底是母后有眼光。阿菀的品格的确配得上咱们皇家的尊荣。”她便笑着对太后说道。

    太后自然是十分得意的。

    当初唐菀与凤弈这门婚事,虽然说是凤弈回宫的时候求来的,不过若是没有她对唐菀印象极好,赐婚的旨意也不可能那么顺遂。

    只是看着唐菀挺拔着脊背说着皇族尊荣,说着决不屈服与妥协,太后不由在心里微微摇头。

    二皇子……竟然抛弃了这样的一个姑娘。

    不……也或者说就算二皇子没有抛弃唐菀,唐菀在他身边也无法绽放出如此刻那般灼灼生辉的光彩。

    唐菀的光彩还有风骨,是需要一个男人用心去纵容,去维护才能养出来的。

    而以凤樟的德行,大概无法叫唐菀这样放心地绽放出本就属于她的风采。

    “清平王妃,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太后对唐菀的喜爱,罗嫔却是绝对感受不到的,她不由尖声质问。

    “我倒是想知道罗嫔娘娘知不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唐菀不客气地反驳说道,“娘娘口口声声自己是公主的母亲,可是当公主有了心上人,为何不高兴地成全,相反还在百般阻挠?难道南安侯的人品娘娘在冷宫那些年没有知道么?更何况,就算是娘娘知道外面有人会那一些不好听的话去猜测公主与陛下,娘娘也不该回来抱怨自己的夫君和女儿。遇到了嘲笑,讥讽自己夫君还有女儿的小人,娘娘应该做的难道不是应该直接几个耳光把他们打出去么?”

    她失望地看着哑口无言的罗嫔说道,“无论是陛下还是公主的名誉,娘娘不知维护也就罢了,咱们还能反过来指责呢?您到底是向着谁的?”

    向着谁的?

    自然是向着罗家的。

    可是罗嫔却不敢说。

    不然,皇帝皇后也就罢了,太后是绝对饶不了她的。

    她一直都知道太后对罗家颇为冷淡。

    当年他们被圈禁在冷宫之中,皇后的娘家还算是对皇帝忠心耿耿,时不时偷偷叫人送金银打点,也偷偷来问安,带新衣被褥的不叫他们过于受苦。可是罗家却没有半分动静,远远地避开了冷宫。

    虽然这也是人之常情,可是却叫人心里过不去这个坎儿。

    等到了皇帝登基,太后对皇后的娘家十分看重,敦促着皇帝封赏了皇后的娘家,可是对罗家却从来都没有召见过。

    罗嫔怎么敢在太后的面前提到罗家呢?

    她此刻看着理直气壮的唐菀,气得浑身发抖。

    “阿菀这话深得我心。”太后便微微颔首说道,“夫君与孩儿受了外头人的不怀好意的猜测,本应该与夫君孩儿同仇敌忾才对。阿菀有这样的心意,日后我是不操心清平王府了。”

    她笑眯眯地看着说了这么多话,此刻勇气都已经退去了,一下子红了脸,急急忙忙坐到了凤弈的身边,恨不能把自己躲到凤弈身后的唐菀。对于太后的满意,凤弈却只是勾了勾嘴角,冷冷地扫过了脸色惨白的罗嫔,抬手给唐菀倒了一杯茶,吹了两口递给唐菀。

    “喝口水。”他对唐菀越发温和地说道。

    看见他显然是维护自己的王妃,罗嫔险些厥过去。

    她只觉得无论是大公主还是唐菀都在跟自己作对。

    “阿菀如今愈发有皇家王妃的威仪了。”皇后便笑着点头,又对皇帝温和地说道,“陛下,阿菀说的话正是我想对陛下说的。外头的流言蜚语算什么?咱们的孩子自个儿过得幸福才是最要紧的。宣平与南安侯两情相悦,既然如此,谁还管外头的那些事。为了那些小人,却要坏了宣平的感情还有幸福么?陛下,你是宣平的父亲,要护着她,要叫她幸福才是父亲的责任,不是么?”

    她苍白消瘦的手轻轻地握住皇帝的手,皇帝的目光柔和起来,也轻轻握住她的手说道,“那是自然。我登基为皇,就是为了叫自己的儿女,叫你们都不再受委屈,受人欺辱。”

    他这话叫罗嫔摇摇欲坠,不由哽咽地说道,“陛下既然要护着咱们,可清平王妃这样羞辱臣妾,陛下又为何视而不见?!”

    口口声声叫她们不受委屈,可是为什么却眼看着清平王妃冒犯她。

    皇帝沉默了片刻。

    “是非黑白更重要。你做错了事,清平王妃指出来,这不叫羞辱,这叫正直。”

    他评价唐菀的话是“正直”二字。

    这真是很高的夸赞了。

    有了皇帝这样的称赞,日后唐菀在皇族之中也算是有了自己的地位。

    罗嫔却已经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前些时候罗嫔背诵宫规,之后又要照顾陛下的身体,忙忙碌碌的难免疲惫,怪不得今日精神不好,脸也苍白。不然就叫她先回去歇着吧。”皇后便温和地说道。

    她也算是给了罗嫔一个台阶下。

    罗嫔只要起身说自己累了,要回去歇着了,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罗嫔愣了愣,想到皇后对自己一向都是照顾的,如今却要护着唐菀撵走自己,不由红着眼睛委屈万分地起身说道,“臣妾的确是累了。”她才说了这么一句,大公主却在一旁凉凉地说道,“母亲其实并不是累了。而是气的。”

    她这话叫皇后微微一愣,罗嫔的脸色一下子光彩起来。毕竟,所谓“气的”,那刚刚这宫殿里自然也只有唐菀气着她了不是么?想到大公主竟然会为了自己出头,罗嫔的脸都亮了起来,期待地看着大公主。

    大公主脸上却已经露出讥讽的笑意。

    她便叹了一口气对皇帝说道,“说起来,这都是罗家的罪过,都是罗家的大表哥做了无耻之事,把母亲给气得好几天都睡不着觉了。”

    罗嫔脸上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你在胡说什么!你大表哥什么时候气到我了?他清清白白,你怎敢构陷他!”她大声训斥道。

    她没有想到大公主不是收拾唐菀,而是想要构陷罗家大公子。

    难道是因为她告诉大公主罗家大公子跟她的婚约,因此大公主迫不及待要将她这个最出色的侄儿置于死地?

    罗嫔只觉得大公主是这世上最蛇蝎心肠的人。

    不过是想要娶她,爱慕她而已。她就想要诬陷一个清白无辜的人,要将人置于死地。

    “清清白白?”大公主便转头看着罗嫔,露出一个锋利艳美的笑容,挑眉轻声说道,“母亲如今还要为他隐瞒不成?他做了那么下作的勾当,没人伦没王法了,母亲却还要装作天下太平不成?父皇。”

    她转头就对有些疑惑,似乎对罗家并不感兴趣,不大明白她为何要提到罗家子的皇帝说道,“我那位大表哥早年在京都养着一个青楼美人,养了好几年了,前些日子却把这美人替我那罗家二表哥给赎身了回来,这青楼美人已经做了二表哥的小妾了。虽然说青楼美人本就是有银子谁都能一亲芳泽,不过把一个自己养了多年的买回来塞给弟弟接手,这种下作无耻的卑劣小人,实在算不上是清清白白了吧?”

    至于为什么突然跟着青楼美人撇清关系……不就是想要尚主么?

    尚主的人,怎么可以在外头沾花惹草,身边有姬妾通房呢?

    可就算是野心勃勃想要尚主,却依旧舍不得这美人,送到弟弟的房里去。打的什么龌龊主意傻子都能猜得到。

    这就是她母亲要说给她的大好姻缘。

    大公主看着一脸惊愕的皇帝,便冷笑了两声。

    罗家既然敢拿谎言哄骗逼迫她,那为了自保,为了叫自己和南安侯的名声不会被罗家先发制人给坏了去,她也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搞死了罗家,也是罗家自己自作自受,怨不得她。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幸福蹭蹭大家ヾ(^▽^)ノ~

    熊雪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11 02:03:29

    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11 05:26:58

    岩海苔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11 10:20:56

    小院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11 19:52:08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