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 62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62、第 62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末世之人生赢家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明星爸爸宝贝妞一路凡尘盛世谋妆[日娱韩娱]顶端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御兽灵仙     唐菀沉默了一下。

    上一世的时候有了美貌的丫鬟, 太夫人可想不到她这个孙女儿。

    长者赐不能辞……这不是这些年太夫人拼命地往几个儿子房中塞小妾的时候最喜欢说的说辞么。

    唐家几个老爷的屋儿里都有好几个这样的侍妾。

    如今都轮到她这个孙女儿了。

    “既然这样的话……”唐菀不由想到从前凤弈说过的话。

    谁敢给凤弈送美貌的丫鬟,就把美人送到军中去给士兵做媳妇儿。

    她忍不住去看凤弈。

    凤弈俊美的脸上一片冷漠,片刻之后对素月问道, “府上知道我在这里, 还敢送丫鬟过来给阿菀?”若是明知道他在还将美貌的丫鬟送来,这简直是不把他和唐菀放在眼里。

    倒是素月犹豫了一下, 却没有昧着良心说话,只对凤弈老实地说道, “老太太赏咱们姑娘美人的时候, 大概还不知道郡王在。若是知道郡王在姑娘的身边,她肯定没有这个胆子拿这样的话逼迫姑娘。”

    她倒是个聪明人,早就知道太夫人是个窝里横的,凤弈便短促地冷笑了一声。

    “美人?”

    他微微挑起了眉尖问道。

    素月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又试探地看向唐菀。

    清平郡王没有动怒,这瞧着仿佛有点叫人心里不安。

    唐菀也觉得不安, 扭着手指对凤弈纠结地说道, “你可别把人给弄死。咱们马上就要成亲了,那个……大喜的日子别见血了。”她不担心凤弈看上了太夫人赏的美人,只担心凤弈恼了,把太夫人连着美人的那几个人头给拧下来。

    倒是凤弈眯着眼睛思考了半晌,仿佛是在思考唐菀的话似的, 许久之后才有些遗憾地说道,“看在咱们即将大婚。”他似乎不能收拾了唐家的人格外遗憾似的,唐菀却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忙对凤弈乖巧地说道,“阿奕,你真是这世上最宽容的人。”

    凤弈沉着脸看她敷衍自己。

    “等大婚以后咱们再回来报这一箭之仇。”唐菀还兴致勃勃地说道。

    她半点都没有原谅太夫人,叫这件事就这么过去的打算。

    太夫人都想坑她,想要用美人来害她的幸福,她这么可能一笑而过。

    被伤害了还一笑而过,那不是缺心眼儿,就是……大概靠山不够强悍。

    唐菀靠着自己强悍的靠山的肩膀,觉得肯定不能饶了太夫人。

    不过大婚之前,她还是想安稳一些的。

    “你去问问那几个丫头。”见素月束手而立安静地听着,凤弈且见唐菀一副小心眼很记仇的模样,无声地勾了勾嘴角,对素月淡淡地吩咐说道,“问问那几个丫头,本王给她们两个选择。是嫁到军中士兵家中做平头正脸的妻子,平淡安稳度日,还是给皇族做小妾,享受荣华富贵。”

    他也并不是一个凶狠残暴的人,这些地位卑贱的女子并不能左右自己的人生与命运,被太夫人当做是棋子一般送出来,也或许并不是她们自己的选择。或许当真是大婚将至,也或许是因唐菀在安静地看着自己,凤弈并没有做过于狠毒的事,只叫素月去叫那几个丫鬟选择。

    太夫人把她们赏赐给唐菀,她们无从选择。

    可若是她们自己也选择荣华富贵,那就是自己也想要做小妾,就别怪清平郡王心狠手辣了。

    唐菀眨了眨眼。

    她莫名地觉得……凤弈似乎变得温暖了。

    并不是身体。

    而是从一开始的凛冽无情,慢慢地别的更温和了。

    素月咬了咬嘴角,迟疑地看向唐菀。

    清平郡王这是什么意思?

    若是那些丫鬟选择给皇族做妾,难道郡王真的要把她们带回王府去不成?

    不过看见唐菀正温柔地,眼睛都不眨地看着凤弈,仿佛一眼都舍不得离开他,素月还是心里七上八下地阴沉着脸去传清平郡王的意思。片刻之后,她脸色越发阴沉地回来,对凤弈毕恭毕敬地说道,“她们都想服侍皇族。”

    她觉得这些千娇百媚的美貌丫鬟真是……贵人身边的小妾是那么好当的么?

    运气好能多得宠个一年半载的,之后在贵人身边与无数的美人勾心斗角,想想都要短命。又为何不嫁给普通寻常人家,过粗茶淡饭的安稳的生活呢?

    不过这都是人各有志的事,素月不会去居高临下地对旁人的选择点评什么,只是担心清平郡王会把这几个丫鬟给收了。然而等她禀告完了,凤弈也只不过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送去二皇子府上。”

    “啊?”素月震惊地看着她们郡王。

    唐菀也捂着嘴不敢置信地看着凤弈。

    “送去哪儿?”她呆呆地问道。

    “送去给凤樟。”凤弈垂头翻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漫不经心地说道,“凤樟是二皇子,是尊贵的皇族,自然是这几个丫头的好去处。”

    他薄唇微微勾起,带着几分冰冷地看着一脸呆滞的唐菀,缓缓地说道,“你们府上的太夫人不是最慈爱,最喜欢给孙女赏赐丫鬟?二皇子妃也是唐家女。你们府上的长辈有了好丫鬟,可别忘了她。她不是最讨长辈疼爱?那丫鬟也应该多得几个,才叫不负府上长辈的慈爱之心。”

    太夫人既然想着给孙女儿送丫鬟,怎么能忘了自己最疼爱的唐萱呢?

    既然她忘了,那凤弈就把好的转送给唐萱,务必叫唐萱能感受到太夫人对她的慈爱与温暖疼惜。

    “可是如果她闹起来……”

    “闹什么。长者赐不可辞。难道她要做个不孝的孙女?要辜负她祖母的一番慈爱?”凤弈冷冷地问道。

    这不就是长平侯府上上下下最喜欢拿捏唐菀的一句话么。

    凤弈今日全都还给她。

    “你说得对吧。”若是唐菀,她大概只会把这些美人还给太夫人,而不是送去给唐萱。

    凤樟他的性子并不是忠贞的。

    美貌的丫鬟送去二皇子府,没准儿就肉包子打狗了。

    唐菀不是一个喜欢给人送小妾的性子。

    不过动手的,给二皇子府添乱的不是她,她其实在一旁看着也觉得高兴。

    她便毫不迟疑地点头说道,“也好。也能震慑老太太,叫她老实点。”不然就是坑了唐萱了。

    她这么想想,又觉得心里欢喜得很,忍不住蹭了蹭凤弈的肩膀。

    然而她却不是最高兴的那个,素月才是最高兴的人。她几乎高兴得要跳起来了,觉得她们郡王真的是这世上最好的郡王,一边连连点头,免得自家姑娘反悔怜惜那几个美貌却野心勃勃的丫鬟,一边欢欢喜喜地看着凤弈命守在门外的侍卫带着那几个美貌的丫鬟去了二皇子府。

    二皇子府如何震动不提。

    毕竟,清平郡王将太夫人赐下的这几个美人送到二皇子府的说法跟太夫人的说辞一样儿。

    都只不过是送几个服侍的丫鬟,并没有其他意思。

    若是二皇子是个忠诚的人,那丫鬟也只是丫鬟。

    如果二皇子妃觉得这几个丫鬟叫人生气,是清平郡王要害她,清平王府的侍卫也说得明明白白,请二皇子妃自己去找府上的太夫人。

    因为清平郡王转送丫鬟的时候并未添油加醋。

    太夫人对唐菀说了什么,那清平郡王送美貌丫鬟给二皇子的时候也只说了什么。

    等清平郡王府的侍卫回到了长平侯府回话,唐菀就听说唐萱委委屈屈地哭了一场,凤樟已经心疼爱妻受了委屈心疼得不得了,急急忙忙就把这几个美貌的丫鬟给送到庄子上去了,一眼都没有多看。

    他和唐萱正是新婚感情最好的时候,做这样的选择倒是并没有出人意料,凤弈也只不过是拿太夫人恶心唐菀的手段恶心恶心二皇子夫妻而已,本就没觉得凤樟会这么快移情别恋。不过太夫人当初对唐菀的险恶用心算是全都回报在了唐萱的身上。

    二皇子把长平侯太夫人送给孙女儿的几个美人送到了庄子上去。

    这说明什么?

    说明二皇子妃善妒。

    因为善妒,因此容不得美貌的丫鬟,也辖制着二皇子不近女色。

    这不是妒妇是什么呢?

    一时之间京都议论纷纷。

    唐菀一边等待即将到来的大婚,一边出了一头的冷汗。

    若不是凤弈将美人给了凤樟,那如今尚未成亲就嫉妒成性的人就是她了吧。

    因为唐菀也绝不是会屈从于太夫人的命令将几个美人给带在身边的人。

    因为想到了这些,唐菀都忍不住想知道太夫人如今在想些什么。

    然而太夫人打从凤弈来了府中,又处置了她赏给唐菀的美人,就一直都没有动静……后来唐菀才说太夫人是气病了。一想想长平侯夫人气病了,太夫人也气病了,唐菀都觉得长平侯府最近大家都肝火很旺。

    不过她倒是滋润得很,每天滋补的燕窝银耳都吃着,小脸儿白里透红,格外娇艳。等到了大婚这一日,外头再一次张灯结彩起来,虽然太夫人与长平侯夫人都病着,都没有出现,不过唐菀也并未在乎。

    她反倒高兴自己要嫁人的时候太夫人和长平侯夫人不要出现伪装慈爱。

    不然才是叫她成亲都心里憋得慌。

    她穿着大红的嫁衣安安稳稳地坐在自己的小院子里。

    小院子拥挤得很,今日灯火通明,忙忙碌碌着许多的丫鬟婆子,不是来回地送大婚的时候需要的物品,就是忙着将各种最后整理出来的嫁妆都塞到已经开始出门子的嫁妆长长的队伍里。

    这院子有点小,人一多难免就拥挤起来。

    不过唐菀看着这狭小又不怎么通透的院子,想到自己在这小院子里生活里这么多年的生活,又觉得恍然如梦一般。她怔怔地四处看了一会儿,却见虽然很热闹鲜明的侯府突然似乎变得更加明亮了,远远的还有更加热闹的喜乐与人声沸腾,已经黑了下去的夜色里,突然天空之中盛放开了无数璀璨又明亮的烟火。

    唐菀坐在屋子里,却能看见夜空里一簇簇绽放的明亮的烟火。

    那烟火映照在她的眼睛里,仿佛能将半边的天空都照亮,连黑暗都被退去了。

    唐菀忍不住用力瞪大了眼睛,惊愕地看着烟火璀璨的夜空。

    一簇簇的烟火在黑暗之中盛开,一簇接着一簇,仿佛永远都不会停下来似的。

    “郡王倒是有心。”

    广陵侯太夫人今日并未给唐菀送嫁。

    她本是寡妇的身份,并不合适来给唐菀成亲的时候送嫁,虽然凤弈与唐菀都并不在意这所谓的吉利与否,唐菀还叫了素月给她说过自己希望她来送自己出嫁,可是广陵侯太夫人思前想后,犹豫了很久到底还是没有过来。

    她不愿意唐菀的婚事有半分晦气,也不愿叫她的婚事有半分不好。

    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可能”,广陵侯太夫人也不乐意那些晦气存在。

    唐菀觉得遗憾得不得了。

    作为一个真心疼惜唐菀的长辈,广陵侯太夫人如果能过来就好了……唐菀觉得所谓的吉利与不吉利都不过是在人心罢了。她不在意所谓的吉利与否,反而更在意的是自己身边的长辈。只是她和凤弈都这么说,广陵侯太夫人到底还是没有过来,只叫了李穆过来给唐菀送嫁。

    李穆就站在院子里,仰头也同样看着那连绵不断盛放在夜空的烟火。他仰着头看了一会儿,又回头去见唐菀,看到唐菀脸上不容错辨的欢喜还有幸福,他总是阴郁的脸上慢慢露出一个温情的笑意。

    他笑了笑,又抬头去看夜空的烟火。

    唐三太太脸上堆着笑过来,对唐菀更加热切了。

    清平郡王好大的手笔。

    虽然烟火易得,可是这么热闹得京都震动可真是太难得了。

    这样的心意倒是仿佛在告诉京都所有人,唐菀是清平郡王真心相待,愿意为了讨她的欢心什么都愿意去做的心尖子。

    而且外头无数的灯火还有喜乐簇拥在长平侯府门里门外,一下子把长平侯府在夜色的京都之中骤然点亮。

    这一刻,长平侯府万众瞩目。

    这样的荣光,就算是二皇子大婚的时候也是绝对没有过的。

    不仅盛大,而且用了真心,处处妥帖,处处都叫人看得见清平郡王为了自己的王妃是花了心思的。

    而不是看似盛大却按着循规蹈矩的规矩,没什么真心地应付了事。

    有清平郡王这样用心的大婚,一下子叫人对比出了二皇子大婚的时候的干巴巴的感觉。

    唐三太太觉得她那位大嫂大概要在病榻上再病个一年半载的了。

    她心里对长平侯夫人幸灾乐祸,也隐隐对唐菀得到了清平郡王这样的宠爱而感到嫉妒,不过如今她哪里敢得罪唐菀,便越发忙前忙后地照顾着唐菀大婚的各处的礼仪规矩,一边围着唐菀奉承着。

    她既然来了,那唐家的女孩儿们自然是都来了,都陪着唐菀等着良辰吉日。

    李穆因是外男,因此不好在屋子里,便越发地往院子外头避开了去。

    他最近虽然不及凤樟在京都大出风头,可是却已经听从皇帝的吩咐在外书房打杂,做给各处奏折先行分类整理的工作。虽然没有如凤樟一般站在皇帝的身边万众瞩目,却踏踏实实地做事,默默学习。

    他身上又连着爵位还有宫中的宠爱,因此唐三太太好生遗憾地看了李穆两眼。

    若不是唐芊更愿意嫁到皇家去,其实她觉得李穆是个不错的成亲对象。

    一边想,唐三太太一边看着李穆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不过既然唐芊有更远大的抱负,唐三太太也不愿爱女受委屈,因此也就默许了唐芊如今的一点点小心思。她想着这些的时候自然有些魂不守舍的,只是在茫然了一会儿之后,就见李穆已经看了看天色,又听了听外面的动静,之后慢慢地走到了屋子里对唐菀说道,“快到吉时了,你把珠帘戴上,我送你出门。”

    他今日也穿得喜庆了几分,阴郁的脸色也舒展了起来,冷眼瞧着,却是一个十分俊秀的少年郎,站在那里,也看不出是跛了脚的。

    可是唐芊却冷哼了一声,嫌弃地把头扭了过去。

    李穆懒得看她。

    唐菀却已经有些恼了。

    她没有把摇曳晃动的红晶珠帘戴在头上,只拿着它,冷冷地看着唐芊问道,“四妹妹是在哼谁?是在给谁脸色看?”她今日大婚,即将嫁到清平王府,本该是最应该息事宁人免得出了岔子的一天,然而此刻却柳眉倒竖,一定要跟唐芊问个明白的样子。

    唐三太太一看有些不好,忙过来打圆场说道,“二丫头,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妹妹,性子就是这么高傲,她只不过是……”

    “我为什么要忍受她的高傲,忍受她的脸色?她配么?”唐菀不客气地打断了唐三太太的话冷冷地问道,“她以为她是谁?在我的面前,她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嫌弃人?”

    她的话叫唐三太太一张脸涨得通红,看着唐菀那恼火的脸色,还有那么鄙视唐芊的态度,唐三太太一下子明白了长平侯夫人与太夫人为什么遇到了唐菀被气得在床上起不来……这丫头打从攀上了清平郡王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太不给人留面子了。

    “二丫头,今日是你大喜,给你妹妹几分薄面吧。”唐三太太压着心头的火气说道。

    “三婶既然知道今日是我大喜,为何叫她出来给我脸色看?想踩着我的脸爬到天上去,那就打错了主意!我对四妹妹一向温煦,可是四妹妹却给脸不要脸。”唐菀冷冷地说道。

    唐芊在她这么羞辱自己,竟然说她不要脸的时候已经气愤地站起来了。

    她想骂人,想要骂唐菀小人得志,然而唐三太太却急忙捂住了她的嘴,唯恐唐芊再闹出什么。

    唐芊的性子高傲,一向都是受不得气的,若是闹了起来,坏了清平郡王的大婚,只怕清平郡王能把唐家三房上上下下都给砍了。

    “我这里不欢迎四妹妹,请你出去。”唐菀认真地看着唐芊郑重地说道,“而且无论是谁,都由不得四妹妹你来看不上。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有什么资格看不上别人。要知道,如今我这屋子里,身份最低微,最应该被人看不起,最被人嫌弃的,就是你了。”

    唐芊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对李穆这样嫌弃地翻白眼了。唐菀能忍一次两次,却没法忍受唐芊总是这么看不起李穆。更何况她说得没错,李穆可是广陵侯,是少年侯爵,身份显贵前程似锦,唐芊又算哪根葱?

    她的身份远远比不上李穆,又怎敢这么放肆。

    而且唐芊从未约束自己的言行。

    哪怕是在她这个郡王妃的面前,在李穆这样的少年侯爵面前,她竟然还觉得自己高贵得不得了。

    “谁稀罕!”唐芊见她认认真真地要把自己赶走,只觉得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把甩开唐三太太,尖叫了一声气得流着眼泪走了。

    唐三太太又是要讨好安抚此刻慢慢地把珠帘戴在头上仿佛刚刚的争执没有发生的唐菀,又忍不住揪心自己的女儿,瞧着也脸色十分难看。

    李穆只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唐菀。

    许久之后,他露出了柔和的笑意。

    那双总是阴郁的眼睛里,也慢慢渲染上了暖色。

    他慢慢地走到了唐菀的面前,伸出手叫唐菀扶着自己的手臂。

    “妹妹。”他唤了一声。

    唐菀为这声音里的温情愣了一下,却见习惯了阴沉着脸的俊秀少年,此刻对她展颜露出了一个毫无阴霾的浅笑。

    唐菀透过摇曳的红晶珠帘,都被李穆这一个浅笑给吓住了。

    这个笑可太不像广陵侯了。

    “……哥哥?”她也试探地叫了一声。

    李穆平和地应了一声。

    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安静地牵着唐菀慢慢地走过已经亮如白昼的长平侯府的宅院,走到了前头热闹至极的大门之前,就见此刻长平侯府中门大开,凤弈一身修长的华服站在灯火通明的大门前,一双凤眸在大红的灯火的映照之下熠熠生辉,无双的俊美扑面而来。

    他被很多人簇拥着看过来,当看到了唐菀缓缓地叫人搀扶着走过来,那一瞬间,那双锐利的凤眸一下子变得柔和缱绻。

    那么多人簇拥着,可是他只能看得到她。

    而她也只能看得见他的身影。

    甚至凤弈还顾不得大婚的规矩,忍不住快步走向迎面而来的妻子。

    李穆看着颇有些迫不及待的清平郡王,觉得他多少有些失态了。

    不大清贵矜持,也不那么皇族了。

    这么着急做什么。

    他妹妹难道还会悔婚不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幸福蹭蹭大家o(n_n)o~

    暖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08 05:46:22

    追寻的小宇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08 07:38:15

    秋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08 09:01:5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