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第 59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59、第 59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御兽灵仙[日娱韩娱]顶端盛世谋妆我知道的太多了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绣庭芳     因大闹了这一场, 虽然不知唐菀对长平侯夫人说了什么,可是长平侯夫人灰溜溜地带着晕死过去的长平侯离开了院子,竟然没有找唐菀麻烦, 还是叫唐家上下都明白, 唐菀是真的不好惹了。

    打从唐萱嫁入了二皇子府,听说这两日与二皇子新婚燕尔, 夫妻俩格外柔情蜜意,因此长平侯夫人在唐家的地位本是再一次得到巩固。无论是心怀嫉妒的唐三太太, 还是觉得长平侯夫人小人得志的唐四太太, 都对如今这位走路都骄傲地仰着脑袋的大嫂更加顾忌几分。

    毕竟,长平侯夫人如今是二皇子的生母了。

    虽然说宫中对二皇子似乎并没有多么盛宠,毕竟二皇子大婚这么喜庆之事,宫中却并未张扬,无论是太后和皇后,都对二皇子迎娶皇子妃没有半分表示, 也没有赏赐, 二皇子这娶皇子妃跟纳妾似的并未惊动宫中波澜。

    皇帝那里更是连个爵位也没有喜上加喜地赐下,叫二皇子如今也只不过个白身皇子。

    可是看在二皇子已经入朝,而且还是留在陛下的身边做事,这显然是皇帝对这个儿子的态度。

    如今太子尚未大婚,就算是大婚了, 未来只怕也膝下没有子嗣。那二皇子的前程还是颇为光明的。

    世人都知道皇帝的身体不好。

    因为皇帝是身体十分虚弱,看一看奏折都会累得晕倒,太医院已经告诫过皇帝在女色之上要节制。

    太医们的意思太明白不过了。

    皇帝如果想要老命活得长久一些, 就不要在女色上过于关注了。

    这是太医的意见。

    皇帝却十分看重。

    为了自己能多活两年,也为了自己的身体能更加健康,因此皇帝已经隐隐地放出风声去,宫中日后还是不要给皇帝选秀了。

    杜绝了后宫的美人们,皇帝才能活得长久一些。

    也就是说,皇帝不可能再广纳嫔妃,再去宠爱更多的美人,这也代表皇帝在太医院叮嘱需要长年累月地修身养性之后,怕是很难再有新宠,更加不可能再有子嗣了。

    如果是这样,那二皇子就显得弥足珍贵起来。

    若是皇帝日后再也不会有皇嗣降生,而太子又没有子嗣的话,二皇子如今年纪轻轻就经营朝中,谁敢小看了二皇子呢?

    因此,哪怕二皇子如今并未被皇帝膝下爵位,可是京都之中慢慢开始看好二皇子的也多了起来。

    长平侯夫人自然愈发春风得意。

    就连长平侯的那得宠的魏姨娘与庶长子唐逍,如今都避让了长平侯夫人几分。

    她虽然经历了清平郡王之前一状告到衙门叫她的名声扫地的侵产事件,可是到了如今因着自己出息的长女的缘故,就已经又重新抖了起来。

    就是这么春风得意,在长平侯府中无人敢和她作对的时候,唐菀却给了长平侯夫人当头一棒,甚至还叫长平侯夫人不敢说出唐菀威胁了她什么……这简直就叫侯府侧目。

    不过长平侯夫人焦头烂额,如今也顾不上唐菀了。

    长平侯冲进了唐菀的小院子,却横着出来了,头破血流昏迷不醒,虽然对外长平侯夫人说长平侯是醉酒不慎跌倒,可还是没敢对婆婆撒谎,承认是自己推了长平侯,这叫太夫人简直怒极。

    她不仅叱骂长平侯夫人是个谋害亲夫的毒妇,还责令长平侯夫人跪到小佛堂去给长平侯祈福,却把魏姨娘与唐逍母子两个送到了长平侯的病榻边上,叫这小妾和庶子照顾长平侯。

    听到这些的时候,唐菀在忙碌大婚的百忙之中都觉得太夫人这是借题发挥了。

    大概是看见长平侯夫人靠着唐萱的尊荣最近在侯府之中过于轻狂,甚至隐隐连太夫人都不放在眼里,因此太夫人觉得受到了来自于儿媳的挑衅,因此长平侯这么一出事,太夫人就迫不及待地收拾了儿媳,还把叫长平侯夫人如鲠在喉的小妾庶子给安排在了长平侯的身边。

    若是等长平侯醒来,看见身边只有爱妾庶子,可正妻却不见踪影,他心里得多么恼怒害了自己又对自己不理不睬的妻子。

    所以唐菀觉得太夫人真是恶心得没边儿了。

    “这么说,大伯父这一次伤得很严重么?”唐菀因为忙着整理要出嫁带走的一些东西,这两天都关着门没有理睬外头的动静。此刻正好歇了一会儿,便好奇地对素月问道。

    素月是个包打听,最喜欢听侯府鸡飞狗跳的事了,听到唐菀问自己,忙连连点头对唐菀说道,“姑娘是没听见前院都在说什么,侯爷这一次跌倒在地上伤得巧,听说伤了后脑,差点就没命了。虽然如今救回来了,可是连太医都说,日后侯爷怕是后些后续的问题。”

    她低声说道,“似乎日后说话不会太利索了。”

    素月这么一说,唐菀就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长平侯夫妻之间就永无宁日了。

    一个说话都不利索了的人怎么回归朝堂?

    长平侯被妻子害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前程,不恨死她才怪。

    不过长平侯活该。

    虚伪又贪婪的小人的确不应该成为朝臣。

    “别管大伯父和大伯娘的事了。”唐菀便慢吞吞地说道,“唐萱都不在意,咱们还在意什么。”

    说起来,唐萱大婚过后,也应该在新婚的时候跟二皇子回娘家省亲了吧?

    作为唐家的人,唐萱回娘家,唐菀也是要出去见一见的。

    她也想知道知道唐萱最近的心情怎么样。

    不说挨了凤弈的那么多的重棍恢复得怎么样,就是唐萱在大婚之后却没有能进宫拜见皇家长辈,也没有太后和皇后的召见,直接将她冷落在了二皇子府里,仿佛宫里完全不在意二皇子娶了二皇子妃似的,

    就这么丢脸的样子,唐菀突然也好奇唐萱还会不会用天真明媚的样子来显露在人前。

    而且之所以要去见见唐萱,也是为了警告唐萱,日后都做了皇家的媳妇,少来攀扯她。

    无论是哭哭啼啼的唐萱,还是天真明媚的唐萱,唐菀嫁给凤弈之后都不想和她有半分接触了。

    不过唐菀倒是能理解宫中的冷淡。

    若说都是为了唐菀,那唐菀就太自大了。

    太后和皇后之所以这么冷淡二皇子妃,大概不仅仅是为了顾虑唐菀与凤弈的心情,也还是为了太子。

    太子尚未大婚,二皇子凤樟竟然就抢先一步把皇子妃娶进了门……而且竟然还是皇帝登基之后第一场皇家的喜事,这简直抢足了风头。太后不给二皇子泼一盆冷水,叫他那发烫的脑袋清醒清醒就奇怪了。

    只是唐菀觉得以二皇子的脑袋大概想不通太后这么明显的意思,他如今正觉得满面春风,荣光熠熠,入朝,大婚双喜临门呢,哪里能明白这些。而且还有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罗嫔在这里头蹦跶,撺掇着凤樟出风头。

    唐菀想到了罗嫔,脸色不由多了几分复杂。

    凤樟会闹成上一世那样,罗嫔在其中真是居功至伟。

    不过也不知道大公主有没有去询问罗嫔关于罗家那大公子的事。

    唐菀想一想,不由觉得心中千头万绪,不知多少的为难的事。

    更叫她失落的是,因为就要大婚了,所以她也不好再进宫。

    就连凤弈想要来看望她,也叫太后劝住了,免得大婚之前这样张扬对唐菀的名声不太好。唐菀在多日不见凤弈之后,此刻不由小小地叹了一口气,坐在椅子里小声说道,“如今我倒是觉得,名声也是一种束缚。”

    从前,唐菀觉得名声大过天,一个女子有清白的清誉是最重要的,若是沾染上了污点就活不下去。因此当她的名声因凤樟退亲坏了,因为风筝的抛弃叫她受到了侮辱,唐菀一度觉得自己都快要活不下去了。

    可是直到现在为了顾虑名声因此不能见到凤弈,唐菀才发现,原来有时候名声更像是一种绊脚的事。

    她抿了抿嘴角,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嘴角。

    和凤弈最后一次见的时候,他压抑又带着叫人心慌的气息的吻落在她的嘴角。

    那时候唐菀怕极了。

    因为她总是觉得自己仿佛下一刻要被贪婪地吞吃入腹似的。

    明明凤弈是个为人冷淡的性子,可是唐菀却总是会多心,会多心地觉得凤弈是个叫人害怕的人。

    那时候她慌慌张张的,格外想要逃掉。

    可是多日不见,唐菀却想念了起来。

    她想念那样叫自己害怕得不得了的亲吻。

    “姑娘,府里都又有人说想跟着姑娘做陪嫁了。”素月便将最近侯府之中的事说给唐菀决断。因长平侯夫人在唐菀的院子里大闹了一场却没有占到便宜,还似乎被唐菀打击得不轻,因此侯府之中那些跟红顶白的下人似乎一下子打了鸡血似的十分想要攀附唐菀。

    若是能跟着唐菀做陪嫁跟着去清平王府,做郡王府的下人,那岂不是比在侯府还要厉害一层?

    而且素月犹豫了一下,见唐菀的身边只有太后派过来照顾她的青雾,便压低了声音说道,“我还听说老太太最近挑了好几个美貌的丫头,说是要分给姑娘们。姑娘,你说老太太是什么意思啊?”

    还能有什么意思。

    不就是太夫人最习惯干的那一套么。

    “不必理睬。倒是干娘那里怎么说啊?”唐菀就好奇地问道。

    她就要成亲了,所以最近和广陵侯太夫人时常彼此传信。

    说到这里,青雾便在一旁笑着说道,“李家今日早上叫人来给姑娘传话,我见姑娘忙着,便自己问了问,太夫人的意思是,姑娘虽然要在唐家出嫁,她不好过来,不过那一日会叫侯爷过来给姑娘送嫁。到时候叫侯爷送姑娘上花轿。”

    若是依广陵侯太夫人的意思,唐菀不如这两日就在广陵侯府备嫁,从广陵侯府出嫁。

    只是唐菀不管与唐家有多少龃龉,唐家带给唐菀多少的伤害,在世人眼中若是唐菀出嫁都在李家的话,难免会叫人说唐菀是个忤逆的性子,因此广陵侯太夫人不得不答应叫唐菀从唐家嫁出门。

    不过作为干娘,广陵侯太夫人决定叫李穆过来为唐菀镇场子,免得唐家在唐菀大婚那一日闹什么幺蛾子,扰了唐菀的大喜事。

    这倒不是小人之心。

    实在是广陵侯太夫人信不过唐家会这么轻轻松松地叫唐菀风光体面地嫁人。

    唐菀听了不由微微睁大了眼睛。

    “干娘不过来么?她不是康复了么?”广陵侯太夫人的心病好了,身体也好得很快。

    “太夫人说她是守寡之人,不宜在喜事上出面。”见唐菀抿了抿嘴角欲言又止,青雾便笑着说道,“而且虽然太夫人不能过来,可侯爷亲自给姑娘送嫁,姑娘也更体面些。”

    女孩儿成亲的时候都有娘家兄长送嫁的。因唐逸赶不回来,因此若是唐菀要出嫁的话,就只能在唐家其他的堂兄弟里选一个来送她出门子。

    不过唐家的公子之中,除了唐逸之外都不是什么好的,虽然如今乐意给唐菀送嫁,却也不是兄妹情深,反而是因为唐菀有利可图,想要趁着这个时候巴结清平郡王府罢了。

    青雾是不大喜欢唐家那几个公子哥儿的。

    如今广陵侯李穆愿意以娘家兄长的名义来送唐菀出嫁,这也是极大光彩,也能叫人都知道,广陵侯府的的确确是唐菀的靠山。

    “我不在乎吉利不吉利的。”唐菀心里感动广陵侯太夫人为自己想得这样周到,却还是忍不住说道。

    她不在意所谓的守寡不吉利。

    她喜欢广陵侯太夫人,想要在成亲的时候得到她的疼惜。

    因为她干娘其实是一位令人敬重的人。

    打从广陵侯太夫人看开了,不再纠结当年被负心人伤害欺骗的事,她就跟李穆搬进了广陵侯府,开始享受广陵侯府的好日子。

    她也进宫谢恩,谢过了太后和皇后在她生病时的那些照顾还有关心。

    虽然她瞧着不好亲近,也不大喜欢说笑,不过太后是十分喜欢这位年纪轻轻就开始守寡含辛茹苦养大了丈夫的庶子的节烈妇人的。

    因太后喜欢,因此广陵侯夫人在宫中颇有几分体面,因此也得到了不少的赏赐,这些赏赐之中有好的,广陵侯太夫人就专门挑出来送到唐菀的面前,对唐菀是处处用心了的。至于李穆,虽然做哥哥的不可能对干妹妹嘘寒问暖,可是之前唐逸给唐菀来过书信,说是李穆和唐逸也开始有书信往来,显然是看重善待唐菀的这位堂兄的。

    虽然说……有些担心李穆和唐逸互相影响着于婚姻事上更麻烦些,不过对于李穆和唐逸的亲近,唐菀觉得高兴得不得了。

    知道自己大婚的时候广陵侯太夫人不能过来,唐菀便难免觉得遗憾说道,“姑姑再叫人去广陵侯府问问,就跟干娘说,我不在乎那些乱七八糟的,如果可以,还是想请干娘来送我出嫁。如果干娘在,我会觉得幸福。”

    她想到若是自己喜欢的人都送自己出嫁,不由幸福地弯起眼睛憧憬起来,青雾温和地看着笑靥如花的唐菀,不由想到自己刚刚见到唐菀时候的模样

    那初见她时眉宇之间的哀愁还有一点落寞都不见了踪影,眼前的这位日后的清平王妃已经是个满心幸福与晴朗的姑娘。都说唐家大姑娘春光明媚,可是青雾却觉得,如今还是唐二姑娘瞧着更幸福一些。

    她便笑着点头,陪着唐菀说话。

    唐菀一边说,一边叫素月和素禾去广陵侯府传话给广陵侯太夫人。

    她忙忙碌碌的,自然也不怎么理睬唐家外头的事,只不过是知道长平侯醒了也就算了。

    然而第二天早上,她想了想,还是清早上就起来去给太夫人请安,也叫青雾跟着,便见府里头今日似乎下人们格外忙忙碌碌,不仅到处打扫院子热火朝天的,进了太夫人的屋子,还见到太夫人身边的丫鬟也在忙忙碌碌都到处打扫。

    这么一副十分紧张的样子便叫唐菀好奇地四处看了看,却见太夫人正摆出对自己一副勉强撑起的笑容,一旁,唐三姑娘唐艾垂着头小心翼翼地坐在椅子边儿上,不敢大声喧哗露出自己的表情。

    唐四姑娘唐芊那张美貌傲气的脸上却已经露出了深深的妒色,拧着帕子忍了又忍,实在忍不住了,便对太夫人说道,“老太太,二皇子又不是没有来过咱们家。不过是大姐姐带二皇子回来省亲,至于这样郑重其事么!?”

    她一想到唐萱嫁给二皇子做了正妃,如今回一趟娘家都要被唐家诚惶诚恐地大礼接待,不由嫉妒得眼红。

    二皇子如今在京都的确万众瞩目。

    而且最近景王在京都勋贵与皇族的面前时常夸奖二皇子聪明好学,在皇帝的身边做事十分得体能干之类的,就叫人发现,原来除了太康大长公主这样对二皇子颇有几分冷淡的皇族之外,皇家之中也是有人对二皇子很看重喜爱的。

    景王虽然在先帝朝的时候缩着脖子做人,并没有在朝中经营出很大的权势,甚至也不及年轻勇武的清平郡王在军中声名赫赫,权倾一时,可是他好歹也是皇帝仅剩下的两个弟弟之一,在皇家之中的影响力是有的。

    因此,景王盛赞二皇子,越发叫人觉得二皇子优秀出众起来。

    唐萱在二皇子这样春风得意的时候嫁到了二皇子府,如今连太夫人都这样看重,几乎是阖府尊崇,这能叫从前就习惯与唐萱相争的唐芊心里好过么?

    在唐芊的眼里,唐萱不过是占了侯府嫡长的位置,除此之外,拿什么与她相比?

    偏偏却是唐萱得了这样的大好姻缘。

    若是,若是二皇子当真日后前程似锦,难道她当真要眼睁睁地看着唐萱做皇后,日后拜在唐萱的脚下么?

    唐芊想一想就觉得无法接受。

    这份对唐萱未来或许会母仪天下的嫉妒,叫她都不怎么把不过是做一个皇家旁支的郡王妃的唐菀放在眼里了。

    “你住口!”太夫人心里满是恨意地对唐菀挤出和蔼的表情,见唐菀并不回应,她心里本就窝着火儿,且见唐芊竟然敢和自己这么说话,不由拍案骂道,“反了你了!你在看不起谁?!二皇子如今这样显赫,你大姐姐也是尊荣光彩,咱们侯府在他们的眼里算什么?你以为都是外头的阿猫阿狗呢?!”

    她这话阴阳怪气的,唐菀听了也懒得理睬,倒是唐芊性子一向高傲,此刻当着姐妹们的面前这么被训斥,不由红着眼睛冷笑着说道,“不过是仗着二皇子罢了!叫我看,二皇子当初……”

    明明唐萱大婚之前,二皇子已经远着她了。

    唐萱挨了那么多的处置,而且还被长平侯夫人连累了名声,二皇子都不怎么来侯府看望她。

    若不是长平侯夫人使出手段,没准儿二皇子还能再退一次婚!

    她自负美貌,若是二皇子抛弃了唐萱,那才是她的机会。

    只是如今木已成舟,她没机会了罢了。

    唐菀坐在一旁看着唐芊那双嫉恨交加的眼睛,呆了呆,不由有些茫然地想着,是不是就是因为这样嫉妒唐萱,觉得二皇子是个有抛弃妻子这样前科的王八蛋,因此唐芊才会一直与凤樟眉来眼去的,觉得自己能对唐萱取而代之?

    都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在众人眼中背信弃义的二皇子,大概就是那个浑身都是裂缝儿的臭鸡蛋吧。

    因为他不坚决,不忠诚,不像是凤弈那样坚贞忠诚,严守自己的婚姻,因此才会有那么多前仆后继的女人与凤樟留下许多的风流传闻,也叫唐萱疲于奔命。

    这就是凤弈和凤樟的不同之处。

    而这份不同,叫唐菀想,也就是会叫女子对于姻缘的感受不同。

    嫁给一个忠诚婚姻的夫君,就会觉得安心而且幸福美满。

    可是嫁给凤樟这种货色,大概这一辈子都别想睡一天好觉了。

    大概是因为就要成亲了,所以唐菀最近胡思乱想许多,倒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这么说,唐萱今日和凤樟回娘家省亲啊?

    也不知道长平侯夫人会不会被太夫人从小佛堂里放出来。

    既然太夫人这么看重唐萱,那应该会给唐萱这么面子吧。

    她想得倒是不错。

    虽然恨死了差点害死了长平侯的长媳,可是看在唐萱的面子,太夫人到底还是咬着牙心里恨恨地把长平侯夫人给放了出来。

    长平侯夫人被放出来的时候人都瘦巴巴的了,看向婆婆的目光中充满了畏惧,再也不见半分之前的春风得意。她一副不敢再忤逆太夫人的样子,然而当看到自己美丽的女儿与二皇子手牵着手,恩恩爱爱地一同走向自己的时候,长平侯夫人的眼底还是忍不住露出几分得意。

    真是天作之合。

    作者有话要说:  抱走大家的霸王票啦,幸福脸ヾ(^▽^)ノ~

    小院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04 23:12:31

    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05 02:10:08

    山中閑雲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05 09:30:16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