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第 57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57、第 57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一路凡尘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盛世谋妆[日娱韩娱]顶端御兽灵仙     因太子这样轻易地答应, 二皇子去皇帝身边辅佐的事就算是成了。

    景王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安王却缩了缩脖子,一声不吭。

    他小心翼翼地和二皇子凤樟疏远了距离。

    直到大家离宫的时候。安王还专门走到了凤弈和唐菀的面前来,笑眯眯地, 格外亲切地告辞。

    “他怎么……”唐菀看着安王转身走了, 这才对凤弈小声说道,“怎么对二皇子这门疏远?”

    “他比景王聪明多了。”凤弈盯着安王的背影淡淡地说道, “不过看在他只是明哲保身……”安王一向是个明哲保身的性子,不过这一次会这么旗帜鲜明地打着拒绝二皇子的旗号, 不过是比景王目光更敏锐一些。

    二皇子不讨宫中喜欢, 还要欢天喜地地迎娶唐萱那么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做二皇子正妃,日后必然是要与宫中不睦的。

    更何况他这个清平郡王好生生地活着,且还没死呢。

    凤樟曾经抛弃过清平王妃,只这一条就能与清平王府势同水火。

    一个名声不好的二皇子,怎么与手握兵权的清平郡王相比。

    只要凤弈活着一条,二皇子这一系就当不成皇帝。

    就算是二皇子登上皇位, 有凤弈的新仇旧恨在, 他屁股底下的龙椅都坐不稳。

    既然如此,为何不讨好凤弈与太子,把二皇子彻底地踩下去?

    凤弈眯了眯眼睛。

    安王是个聪明人。

    不过这不过是为了自保而已,显然安王已经被先帝贵妃给吓破了胆,因此有些卑躬屈膝, 这都无所谓。

    他愿意给予安王本应该享受的尊重。

    至于景王……

    凤弈垂了垂睫羽,脸色有些冰冷。

    明知道他与凤樟之间势同水火,竟然还支持凤樟入朝, 可见是想要赌一赌二皇子的未来了。

    随便他。

    只要日后别后悔。

    “安王倒是人和气得很。只是我没有想到太子也这样好,竟然就叫二皇子去陛下身边做事了。”迎着凤弈沉默的目光,唐菀小声说道,“太子殿下真是个兄友弟恭的好人。”她觉得太子真的很好,不仅为人温和,而且以后还只爱护太子妃,是个重情重义的好人。

    这份对于太子的认知叫凤弈沉默了许久,半晌才缓缓点头说道,“你说得对。他算是个好人。”他的脸色一瞬间有些奇异,不过看着唐菀真心觉得太子很好,凤弈也觉得没什么。

    看笨蛋的样子就知道,哪怕他现在说太子叫凤樟去皇帝的身边没安好心,大概唐菀也不会相信。

    站在万众瞩目的位置,站在皇帝的身边,若是见识浅薄或者行事稚嫩,只怕会叫朝中更知道二皇子是个目光短浅的草包。

    还不如踏踏实实从低微做起,慢慢经历。

    而且捧出二皇子,还能叫太子看得出朝中谁对他不忠。

    不过何必告诉唐菀这么无情的真相呢?

    他抬手揉了揉唐菀的发顶,对唐菀慢吞吞地说道,“今日是你的高兴的一天,我本想为你庆祝。只是陛下虽然平安无事,到底还在静养,不好大肆欢庆。我送你回家吧。”他便拉着唐菀准备送她回长平侯府。唐菀乖乖地点头答应了。

    然而牵着凤弈的手的时候,她又想到了大公主的事,急忙扯了扯凤弈的手小声说道,“还有一件事。阿奕,我想请你帮帮忙。”她有些紧张,担心地看着凤弈。

    她担心凤弈为大公主出头有些过于放肆,手伸的太长了。

    “什么事?”凤弈漫不经心地问道。

    见到唐菀抿着嘴角不说话,一张美丽的脸紧张地看着自己,他驻足转头,看着站在他的面前格外紧张的唐菀。

    “我是有件事。”唐菀犹豫了一会儿,先把大公主的事说给凤弈听,见他俊美的脸没有半分表情地看着自己,便小声儿说道,“我知道不该管东管西的,可是阿奕,我……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公主难过。”

    她眸光黯然,仿佛做错了事一样把自己对大公主都说了什么说给凤弈听,垂着头有些无力地说道,“我知道这叫做多管闲事。可是阿奕,就算是时间可以重来,我还是,还是会多管闲事的。”

    就算时间能够重来,她也不会后悔自己对大公主说的那些话。她或许不该插手大公主的婚事,坏了罗嫔的好事,因为大公主到底是罗嫔的女儿。可是唐菀还是无法忍受大公主受到这样的欺骗还有伤害。

    女子的韶华多么短暂啊,为什么要为那样不珍惜她的男子辜负?

    女子的感情与幸福就不重要了么?

    唐菀一边想,一边垂头。

    “笨蛋。”凤弈冷冷地说道。

    唐菀呜咽了一声,等待凤弈的训斥。

    她知道最近得到凤弈的纵容,叫她变得得意忘形,变得胆大包天,甚至比从前僭越了。

    或许被凤弈骂一骂也是好的……

    只要他不要不喜欢她了就好。

    “下次早点告诉我。”青年清越却冰冷的声音传来。

    “诶?”唐菀霍然抬头。

    “她是对你好的人,你想护着她并无错处。”凤弈见唐菀呆呆地仰头看着自己,哼了一声冷冷地说道,“多管闲事也没什么。这天下之中,你想插手何事就插手何事。还有我在。”他垂着眼睛看着唐菀愣了一会儿,眼底泛起了晶莹的泪光看着自己,不由皱眉说道,“哭什么。难看死了。”

    他总是见不得唐菀的眼泪,抬手想把那看不真切的眼泪擦干净,却见她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纤细柔软的手臂紧紧地保住了他的腰,抽噎着说道,“我怕你觉得不该那么宠着我,叫我变成胡作非为的人。我怕,怕你觉得我辜负了你的纵容。”

    她其实还是格外怕与不安的,凤弈一边默念笨蛋,一边左右看了看,见无人,便僵硬地垂头,拿薄唇碰了碰唐菀头上冰冷的金簪,淡淡地说道,“我宠着你,本就算是叫你可以僭越。”

    “那,那你以后还会宠着我么?”唐菀把脸埋进他的怀里,怯生生地说道。

    凤弈沉默了片刻。

    唐菀偷偷地从他的怀里抬起脸,用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睛看着他。

    “多宠宠你。”凤弈干巴巴地说道。

    之前这笨蛋不是央求他多宠宠她么?

    唐菀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看到他并未避开她的目光,心里的慌张慢慢地不见了,不由弯起眼睛笑起来。

    “阿奕,我信你。”她小声说道。

    凤弈扯了扯薄唇,看着她信任又依赖的样子。

    他还是更喜欢她信任他的样子。

    至于其他……等大婚之后,他跟她新账老账一起算。

    “我送你回去。”凤弈忍了忍心中怎么欺负她的种种,见唐菀乖乖地点头,乖乖地把手送到他的掌心,他便微微用力,把她的手握在自己修长的手中,一边淡淡地说道,“宣平的事还有什么?”

    他自然不会对大公主置于不顾,就算他只不过是旁支皇族,并不应该插手宫中之事,不过对于凤弈来说,大公主也是他看顾了十几年的堂妹,同样是他格外看重的人。因此,对于罗嫔竟敢欺骗大公主,想要用卑劣的手段拆散大公主和南安侯,凤弈只觉得厌恶透顶。

    更叫凤弈厌恶的是,罗嫔欺骗大公主的谎言,竟然还跟唐菀扯上关系。

    若不是唐菀被凤樟退亲之后那么可怜,大公主怎么会心生触动。

    “罗嫔也就算了,可是我觉得罗家更可恶。阿奕,我和公主在外面没有什么人手,这些事又不合适对长辈们说,你帮我们去查一查吧。”唐菀便念念叨叨地跟着凤弈一同上了宫车,趴在凤弈的手臂上小声说道,“罗嫔娘娘说的驸马人选是罗家的大公子。”

    罗家的那位驸马其实名声在京都一直都还不错,当年唐菀见过,远远地看过去,俊美斯文,是极漂亮的人物,而且谦恭有礼。不过这世上有一句话叫知人知面不知心呢,谁知道那么俊美斯文的大驸马竟然那么无耻呢?

    只是唐菀又不能说自己知道那人是个什么样的坏东西,因此对沉吟起来的凤弈小小声地说道,“当年陛下身在冷宫,罗家这么十几年人影都不见,可见是知道趋利避害的。这也没什么,当年的情况,不趋利避害就是要被灭门,趋利避害也无所谓。可是既然这样,又怎么好意思如今肖想公主的婚事呢?当年有没有婚约,难道罗家自己不清楚不成?罗嫔撒谎,他们也默认了,这就有些卑鄙了。”

    趋利避害是人之本能,唐菀觉得不应该用这些事去觉得罗家人品不好,因为当年满朝文武,其实大多都趋利避害过。

    唐菀觉得那没什么。

    可是大公主的婚事上罗嫔撒了谎,说是与罗家早有婚约,罗家为什么没有吭声,反而默认了这件事?

    “我觉得骗婚这种事有些卑劣。”唐菀顿了顿,急忙摆手对冷眼看着她的凤弈说道,“可是,可是你的骗婚我觉得太好了。”

    “我骗婚?”凤弈冷冷地问道。

    他还没见过倒打一耙的骗子。

    明明是这笨蛋骗婚了他,如今,她还想把这黑锅扣在他的头上?

    “你,你装死骗婚。”唐菀胆子大了,鼓起勇气小小声地说道。

    “呵……”凤弈冷笑了一声,却见面前这骗子红了一张娇媚的脸,眸光如水,怯生生地看了他一眼,又把脸埋进他的手臂之间小声说道,“可是,可是我很欢喜呀。”

    她为自己这样大胆的话羞涩得不得了,白生生的耳尖儿红彤彤的。

    凤弈微微一愣,沉默了半晌才淡淡地说道,“我们自然与罗家不一样。”他见唐菀单薄的肩膀在他的手臂上害羞地颤抖,鬼使神差一般抬手,摩挲了一下她单薄的背,见她一下子僵住了似的,顿了顿才慢慢收回手声音带着几分冷淡地说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

    罗家既然敢骗婚,可见不是什么好东西。

    罗家大公子名声不坏,可是金玉其外,谁知道内里是个什么货色。

    “别叫罗家嚷嚷公主的婚事。不然公主和南安侯大人的婚事必然要有波折的。”唐菀小声说道。

    “你让我为南安侯奔走?”凤弈想,自己什么时候成了这么一个好人?

    “不可以么?”唐菀抬头可怜巴巴地问道。

    “可以。”凤弈半晌才艰难地说道,“不过我会叫南安侯与我一同奔走。而不是叫他坐享其成。”他这话倒是叫唐菀急忙点了点头说道,“如果叫南安侯也插手就太好了。我……舍不得总是为了旁人使唤你。”

    她怯生生地重新靠过来,凤弈觉得这骗子的嘴越发甜蜜,本想垂头用力咬住她这骗人的嘴,却见宫车已经停下,长平侯府已经就在眼前了。

    因到了唐家,凤弈不由咬着牙把羞涩得不得了的唐菀送回了唐家,离开的时候对唐菀叮嘱说道,“宣平婚事这件事你做得没错。日后还有什么,尽管去做。”

    唐菀不舍地拉着他的手。

    素月和素禾笑着越过她先进了院子。

    远远的,仿佛婀娜而行地走过来了一双姐妹。

    看到凤弈与唐菀在她的小院子前面,那一双姐妹便袅袅而来。

    唐菀一眼就看出来那是三房的两个堂妹唐芊和唐芝。

    她眨了眨眼睛,抿着嘴角攥住了凤弈的手。

    她知道凤弈不是三心二意的人,也知道凤弈从不会多看其他美人一眼,甚至会叫她们从眼前滚开,可是唐菀却突然完全不想叫他哪怕都对别人有片刻的关注。

    “你回去吧。”唐菀便对凤弈低声说道,“我不想叫她们在你的面前矫揉造作的。”

    “给两顿板子就知道老实了。”凤弈冷冷地说道。

    “我知道。可是我不喜欢叫你为了她们分心。你只看着我,想着我多好啊。”

    唐菀的话醋得厉害。

    哪怕是他的厌恶都不想叫旁人得到。

    凤弈微微一愣,看着面前面颊飞红的笨蛋,却无声地勾了勾薄唇。

    “妒妇。”见唐菀抖了抖肩膀,他难得听话地转身,一边抬脚离开,一边平淡地说道,“再嫉妒点。”他并没有觉得她的嫉妒是不对的,相反,还乐见其成的样子。

    唐菀呆了呆,捂着嘴角半晌说不出话来,却急忙追着凤弈的背影走了几步,欢欢喜喜地说道,“阿奕,你放心。往后我一定努力,最这天下最嫉妒的妒妇!”

    她这话叫警惕地走过来的素月吓了一跳,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家姑娘竟然在郡王的面前表示要当一个世上最嫉妒的妒妇。那一刻,看着清平郡王的背影素月都担心郡王是要悔婚了,然而他一下子停下脚步,转头,却分分秒秒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意。

    那俊美逼人的青年在阳光下露出了一个真切的笑,哪怕再浅淡,却依旧叫人觉得惊心动魄。

    仿佛自己的王妃要成为妒妇是一件叫人感到很高兴的事似的。

    他还抬手,揉了揉唐菀的发顶,这才直接走了。

    “姑娘,这,这是……”素月语无伦次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清平郡王这么怪的男子。

    怎么会希望自己的妻子是个妒妇。

    她不免有些惶恐,然而唐菀却弯起眼睛看着凤弈挺拔的背影露出了快乐的笑容。她看着凤弈的背影,不知怎么,就觉得自己大婚的时间变得那么慢,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唐芊和唐芝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唐芊依旧是一副高傲的样子,然而眼底却带着几分隐隐地嫉妒。她想到那么俊美年轻的清平郡王竟然会对唐菀这样唯唯诺诺的丫头露出那么宠溺的笑容,心里就跟被捅了一剑似的。

    想想年纪轻轻就权势赫赫的清平郡王,再想想已经成了瘸子的广陵侯还有唐三太太的期待,唐芊心里不由生出几分怨恨。

    如果当初长平侯夫人是把她的名字送到宫中参选清平郡王妃,那如今得到清平郡王宠爱的就是她了。

    唐菀固然狡猾。

    可是妨碍了她前程的长平侯夫人却更加可恶。

    唐芊一想到长平侯夫人为了不叫自己掩盖了唐萱的风光,竟然就伸手拦住她的前程就觉得心中无限地怨恨。

    凭什么唐萱和唐菀能得嫁入皇家,风风光光地做皇家妇,她却只能去嫁给一个瘸了腿的假皇子?

    “大姐姐就要大婚了,我看你还很高兴么。”她便傲然地对唐菀说道。

    唐芝的目光朦胧,仿佛氤氲着雾气一般看着唐菀。

    唐菀懒得理她们。

    “我和你说话呢!”

    “你想挨打么?”唐菀看着气急败坏的唐芊问道。

    “你,你说什么?!”

    “唐萱冲撞皇族,坏了皇家的规矩这都在床上躺了很久了。如果你也想被按在地上掌嘴,打板子,欢迎你来冲撞我这个未来清平王妃。”唐菀看着瞪圆了美眸看着自己,美貌的脸都微微扭曲了的唐芊,平静地说道,“四妹妹,五妹妹,我不管你们心里有怎样的野心,想要嫁给谁,过怎样的荣华富贵的日子。我只是要告诉你们,想过好日子,就别来招惹我。不然,不管你们想嫁给谁,信不信我的一句话就能叫你们的美梦做不成?”

    她今日看起来格外强势,唐芊因她这样的威胁心里莫名慌张,然而到底平日里在唐菀的面前作威作福惯了,不由冷笑着问道,“怎么,刚刚认了广陵侯太夫人做干娘,你就觉得自己有了大靠山是不是?!”

    “是啊。”唐菀点了点头,诚实得不得了。

    “你!”

    “提到我干娘,我就得叫你给三婶透个话儿。别在我那位干哥哥的面前讨好了。广陵侯府不可能会娶四妹妹你进门。”唐菀看着唐芊郑重地说道。

    她一点都不想叫唐芊在李穆的面前一边嫌弃他鄙视他,一边贪图广陵侯府的荣光。

    那对于李穆来说简直就是侮辱。

    “你!”

    “我敢对你说这样的话,就不怕你到处说我多管闲事。”反正她的郡王说了,喜欢多管闲事就多管闲事,因此唐菀的底气足足的,在唐芊被自己说穿了唐三太太的目的之后格外气急败坏的样子里,又看了看一脸事不关己的唐芝,想了想才说道,“而且我都是为了你好。广陵侯的性子,那天他在唐家的时候你应该就该知道了。不想声名狼藉,被广陵侯骂得声名败坏,你还是离他远点儿,免得日后连累了你的大好前程。”

    她这话仿佛是看透了唐芊的心,唐芊顿时脸色微微一变,连一直都没有开口的唐芝都凝重了面色。看着她们惊疑不定地看着自己,唐菀没有再说什么,丢下她们就回了自己的小院子。

    她不想听堂妹们满是嫉妒的酸话怪话。

    也不想看到唐三太太纠缠着广陵侯府不放。

    明明唐芊……更喜欢凤樟呢。

    唐菀觉得自己也算是解除了唐芊的为难,不过接下来的时间里,不仅唐三太太,就连唐三老爷与唐四老爷都想要和唐菀谈谈。唐菀都没有理睬,只专注在广陵侯太夫人这几日来不断地往唐家送各种女孩子喜欢的有趣的小玩意儿上,还有自己做了一些针线孝敬给广陵侯太夫人。

    她这么忙忙碌碌的时候,前朝二皇子入朝,一下子就成为了皇帝身边侧立的人,万众瞩目才更叫人在意。

    因二皇子一入朝就被皇帝放在身边,虽暂时只是帮忙读奏折,可也是开始重用的前兆。

    长平侯夫人最近顶着唐三太太嫉恨交加的目光都要在长平侯府里飞起来了。

    她容光焕发,精神奕奕。

    她果然想得没错。

    当太子病弱注定无嗣,二皇子必然会得到皇帝的看重还有宽容。

    无论二皇子做什么,皇帝都会原谅,都会给予二皇子无上的荣光与地位。

    哪怕做了会被人诟病的事,可是皇家依旧会原谅他,也依旧会接纳他所选择的妻子。

    她的女儿会成为皇后,这毫无疑问!

    心里生出无限的期待还有坚定,长平侯夫人咬着牙给唐萱预备了丰厚的嫁妆,甚至不顾唐三太太与唐四太太的反对,将唐家公中的产业塞进了唐萱的陪嫁之中。

    唐三太太顿时闹起来了。

    然而这一回太夫人依旧护着唐萱,答应了长平侯夫人的做法。

    唐家便闹得更不成样子了。

    唐三太太还想拉着唐菀一同反对唐萱侵占公中产业的事,然而公中的产业跟唐菀没有半分关系,唐菀闭门谢客,压根就没有跟唐三太太联手的打算。

    她只是冷眼旁观而已。

    就在这吵吵闹闹之中,这一日天光晴朗,长平侯府十里红妆,她看着自己的堂姐含羞带怯地盖上了大红的盖头上了花轿,嫁到了二皇子府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祗骨的火箭炮和璇的地雷啦么么哒(づ ̄ 3 ̄)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