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第 56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56、第 56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末世之人生赢家[日娱韩娱]顶端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御兽灵仙一路凡尘我知道的太多了     大公主头昏眼花地站在一旁, 看着脸色冷冷地看着她的凤弈。

    唐菀僵僵地趴在凤弈的怀里。

    凤弈的温柔叫她觉得心里怕怕的。

    “我,我没事。”她只觉得心如擂鼓,慌张地从凤弈的怀里退出来, 上前先给太后还有太康大长公主请安。

    看她怕得跟幼崽一样可怜的样子, 那噤若寒蝉的模样,就算是太康大长公主这样严厉的性子都忍不住心生怜爱。她无奈地看了一眼起身站在唐菀的身边, 叫这可怜的小姑娘更怕得很了的样子的凤弈,这才对唐菀温和地说道, “不必多礼。想必你和大公主也吓坏了。”

    大公主那样刚强的性子, 此刻满面泪痕,还不都是为了担心皇帝么。

    因为大公主这样孝顺,太康大长公主心里不由感到满意,下意识地看了看在一旁看似低眉顺眼地扶着太后的罗嫔。

    她微微蹙了蹙眉,想说什么,可是想到皇帝尚在静养, 实在不愿叫皇帝烦心, 因此也就算了。

    不然如罗嫔这种在宫中作祟的狂妄,太康大长公主是最看不得的,早就想要训斥她。

    皇后尚且平和,可打从皇帝登基,罗嫔跳得也太高了。

    又是妄图扶持二皇子上位, 又是挑拨清平郡王小夫妻的关系。

    这简直就是个妖妃的胚子。

    “皇帝无事,你们两个不必担心。倒是阿菀,听到皇帝病了, 这么快就进宫……闹了你的好日子。”太后叫罗嫔小心翼翼地扶着,垂了垂眼,扫过了站在一旁的大公主,便对罗嫔说道,“你去守着皇帝去吧。”

    罗嫔非要跟着自己来了这儿,不就是因为之前被罚闭门思过,如今靠着皇帝身体不好出来了么。不过此刻太后的宫中来了不少的人,因皇后还守着皇帝,因此太后便不肯叫罗嫔跟着自己在宫中面见皇族这么多的人。

    罗嫔的心事,太后看出来几分。

    想趁着皇后不在的时候拉拢皇族……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身份还有脑子。

    “皇后娘娘还照顾陛下呢,就叫嫔妾服侍太后娘娘和大长公主吧。”罗嫔见太后要轰自己出去,急忙赔笑说道。

    她被关了几日,似乎也聪明了几分,一双潋滟的眼扫过站在太后身后的几个皇族的身上,便露出格外孝顺的样子,又转身招呼着说道,“阿樟,快服侍太子殿下坐,服侍你两位叔王坐。”

    她一副在宫中做主的样子,太后眯着眼睛看着她,罗嫔却顾不得这些了……二皇子已经回归皇家这么久了,连媳妇儿都要娶了,可是皇帝却始终没有答应叫二皇子入朝参政,这叫罗嫔已经心里生出了格外的埋怨还有急迫。

    特别是当罗嫔知道连李穆都已经在东宫挂职之后,她心里越发地不是滋味儿起来。

    眼瞅着连个跛脚的假皇子都有了前程,可二皇子却依旧没有人理睬,不能拥有自己的权柄,罗嫔心里急得跟火烧一样。如今皇帝晕倒,罗嫔固然担心焦急,可是叫她看来,这又是凤樟的一个大好的机会。

    皇帝身体不好,二皇子做儿子的,正应该辅佐他父皇,进入朝堂啊。

    可是这不仅得皇帝点头,也得有人在宫中为凤樟说一句话啊。

    因此,面对着此刻在宫中的几个皇族,罗嫔顾不得自己的身份了,依旧是想要拉拢一二的。

    “出去。”太康大长公主脸色微微一沉。

    她不像是太后尚且温和的性子,也见不得一个嫔妾在皇后不在的时候就在宫中做耗,此刻冷冷地看着罗嫔说道。

    罗嫔不敢置信地看着太康大长公主。

    她身为大公主与二皇子的生母,不管怎样都有几分体面,哪怕是被皇帝降位,太后责罚,可是起码的面子还是有的。

    太康大长公主怎能这样训斥她。

    “拖出去!”太康大长公主见罗嫔竟然还在自己的面前瞪眼睛,便转头对一旁的侍女吩咐说道。

    她这么干脆,对待罗嫔和当初对待唐三太太母女没有分别,唐菀都呆住了。

    不过想到太康大长公主性情的确是这样,她便忍住了,忙从一旁扶着太后低声说道,“您先坐会儿吧,别累着了。太后娘娘,陛下可还好么?”她虽然是赐婚了的清平王妃,可却尚未与凤弈成亲,身为一个闺阁女子,自然不好去看望皇帝,因此只能在太后的宫中等消息。

    虽然知道皇帝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不过想到罗嫔给太康大长公主这样训斥,大公主也会没有面子,因此唐菀缓和了一下气氛。不过她偷偷去看大公主的时候,却见大公主面对罗嫔的脸色格外冷漠一些。

    想到刚刚大公主跟她哭诉了什么,唐菀一时心里五味陈杂。

    只怕大公主心里是要怨恨罗嫔了。

    “都是母亲紧张父皇,因此进退失据,求姑祖母宽恕母亲这一次。”凤樟见罗嫔呆呆地站在那里,太康大长公主已经叫人要拖罗嫔下去,急忙走上前来跪在地上垂头说道,“求姑祖母看在父皇尚且需要静养,不宜心烦,饶了母亲,叫母亲可以去照顾父皇。”

    他虽然还有许多皇家规矩并未懂得,却也知道罗嫔如果被这么拖出去,那就颜面扫地了。

    因此,凤樟是决不能叫罗嫔这么给拖出去的,他跪在地上给太康大长公主磕头,低声说道,“求姑祖母开恩。”他这么丢脸地跪在地上,太康大长公主眼底藏着莫名的厌烦,然而罗嫔看着为了自己丢脸丢到几个皇族面前的儿子,不由红着眼睛哭了起来。

    “阿樟。”她哭着叫了一声。

    凤樟一声不吭地又给太康大长公主磕头。

    “姑母,算了。家和万事兴,看在二皇子孝顺,罗嫔也是……”在一旁,一个华服中年男子上前想劝一劝。

    “我在这里说话,何时有景王开口的地方?”太康大长公主冷冷地说道,“我训斥一个嫔妃,景王十分心疼不成?”她这话叫人到中年的景王脸色微微一白,急忙退后了几分,不要去看罗嫔那可怜楚楚的样子,讷讷地说道,“侄儿不敢。侄儿只是心疼二皇子。”

    他这样缩了脖子避嫌,一旁,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中年男子自然更加一声不吭。

    太康大长公主便冷冷地哼了一声,看着这两个中年男子冷声说道,“日后记住你们的‘不敢’。陛下的后宫,日后你们少来牵扯。”她这话不仅仅是不许叫他们和罗嫔内外勾结,又似乎还有一些别的深意。

    唐菀有些听不明白。这宫中一时之间的暗暗涌动的气氛叫她有些迷茫,不过她下意识地抓住了凤弈微冷的手,却又觉得自己不担心什么了。

    “母亲,您先去照顾父皇吧。”凤樟脸色微微一白。

    他能拥有的所有的心机,也只不过是刚刚想要以退为进,想要求一旁的两位王叔为自己张目罢了。

    可是当两位王叔不敢得罪了太康大长公主的时候,他一时之间只觉得无助得厉害。

    不能叫罗嫔留在太后的宫中,他也只能叫罗嫔能更体面地自己走出去。

    “阿樟?”罗嫔一双美眸瞪得圆圆的,不敢置信地看着竟然因太康大长公主的盛怒就妥协,竟然完全没有想过要与太康大长公主激烈争执,为了自己这个母亲与长辈抗争的儿子。

    她看着委顿在地上,看起来可怜又单薄,又很无奈的凤樟,又看了看强势厉害的太康大长公主,怔怔了一会儿。她从未受过这样的欺辱,竟然是叫太康大长公主直接从宫中训斥而出。明明自己的儿子在,可是他竟然不能保护自己不要受到这样的羞辱。

    有那么一瞬间,罗嫔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她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李穆。

    那个总是脸色阴沉的儿子一向是不讨喜的,倔头倔脑。

    可是困居冷宫那么多年,他还是拼命护着她这个母亲的。

    就算是先帝贵妃命人来折辱她,可是李穆也总是挡在她的面前,哪怕是曾经因此被打断了腿,从此跛了脚,可是他都还是倔强地护在她的面前的。

    罗嫔那一刻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儿。

    不过下一刻,她想到李穆,又在心里生出几分嫌弃。

    李穆那样卑下的,外头抱进来的奴婢生出来的庶子,自然只知道倔头倔脑,从不知退让妥协,哪里有凤樟这样温柔讨喜呢?

    更何况,他也不是皇子。

    能带给她荣耀,还有未来无限尊荣的,只有她的儿子凤樟罢了。

    想到这些,罗嫔就觉得凤樟此刻是为了大局因此不得不委屈自己这个母亲了。

    在自己暂时的委屈还有未来更加显赫的尊荣面前,罗嫔在心里也默默念了一句退一步海阔天空,因此含泪委屈地看了看垂头不语的凤樟,便给太康大长公主福了福哽咽地说道,“都是嫔妾的错,嫔妾这就出去,不敢碍了大长公主的眼。”

    她委屈得梨花带雨的,那一副美人落泪的模样的确如同雨打娇花一般惹人怜惜。

    只是此刻太后的宫中安静了片刻,竟无人敢开口劝慰,倒是大公主走过来垂眸说道,“我送母亲回去。”她眼底藏着几分冰冷,罗嫔却并未看到。唐菀却觉得大公主的样子有点吓人。她有些担忧地看了大公主一会儿,抿了抿嘴角,不由摇了摇凤弈的手。

    凤弈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大公主。

    唐菀露出央求的模样。

    她眸光如水,信任而依赖地看着他。

    凤弈虽然不知她想央求自己什么,却还是微微点头。

    仿佛无论她求他什么,无论是任何事,他都会答应她。

    明知道凤弈只是随意点了点头,可是唐菀却觉得自己一下子安心了。

    她轻轻地松了一口气,这才去扶着太后坐下。

    等太后坐下,看着罗嫔与大公主一同出去了,太康大长公主这才指着唐菀对默默坐下的几个人说道,“这是阿奕就要过门的媳妇儿,最是个孝顺懂事的孩子。知道陛下不舒坦,因此特意进宫来看望。”

    她就指着下方的几个皇族对唐菀说道,“日后都是一家人,你也认识一下。面对日后对面不相识。这是太子。”她第一个指着的就是坐在凤弈上首的脸色格外苍白的俊秀的年轻人。

    他看起来肤色过于苍白,人也单薄,可是一双眼睛却继承了皇后的眼睛,漆黑如同点墨一般,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瞧着格外亲切。其实在座的这几位皇族唐菀都是上一世认识的,然而当太康大长公主介绍的时候,她还是起身,先给太子福了福。

    她今日本是去给广陵侯太夫人磕头,因此打扮得格外美丽娇艳,如今婀娜楚楚,美貌惊人,窈窕地给太子福了福,坐在太子对面的凤樟不由怔怔地看了唐菀一眼。

    他的脸上还带着当初被凤弈砸在脸上的遍布的伤痕,此刻看着唐菀那美貌可怜的模样,不由觉得伤口疼,怔忡了片刻,便急忙垂头不敢去看了。

    “说起来,这还是我与唐二姑娘第一次见。”太子温和的对唐菀笑着说道,“二姑娘时常进宫,只是可惜我素日里都病着,因此没有见过面。不过阿奕每天在宫中都很欢喜,每次二姑娘进宫之前,阿奕都要换许多华美的衣裳……可见阿奕是真心看重二姑娘吧。”

    他突然说起凤弈喜欢换好看的衣裳这件事,唐菀不由错愕了几分,不由呆呆地问道,“阿奕不是本就喜欢华服的么?”她每一次见到凤弈,凤弈都是华衣美服,越发华美的模样,可是似乎太子的意思是,他特意打扮给她看的么?

    若当真是这样的话,唐菀觉得心里欢喜得不得了。

    “阿奕怎么可能喜欢华服。他从前最不在意这些。”太子便笑着说道。

    “太子。”凤弈警告地看着太子。

    太子便笑着撑着额头靠在了椅子里。

    显然,因皇帝并无大碍,不过是累着了,因此太子此刻的心情也并不焦虑了。

    不过他的善意唐菀还是感受到了。

    她不由抿嘴对哼了一声微微扭头的凤弈笑了。

    “好了,你再说这样的话,阿奕怕就要恼羞成怒了。”太康大长公主脸色微微温煦了几分看了太子片刻,见他尚且精神还不错,便对唐菀指着那下方的两个中年华服男子说道,“这是景王与安王,日后叫王叔就是。”

    她说的这两个王叔唐菀自然也知道,是先帝除了皇帝之外唯二剩下的两个儿子了。

    因为当年缩着脖子做人,老实得很,因此当初没有被先帝贵妃给弄死,好不容易活到了皇帝登基的时候。不过安王倒是还好,是真的老实,平时只享受皇帝给他的荣华富贵,是个没什么主意的人。

    不过景王……唐菀下意识地看了景王与凤樟此刻亲近的样子,不由在心里哼了一声,眉眼娴静地福了福,叫了一声“王叔“也就算了。

    上一世她刚刚嫁到清平王府守寡,因为她是个无依无靠的寡妇,景王妃觉得她好欺负,因此当初在皇家给了唐菀好些委屈。

    还是皇后出面训斥了景王妃,景王妃日后才不敢再对唐菀有半分的折辱了。

    虽然这都是上一世的事,不过唐菀还是跟不喜欢景王一家。

    倒是景王笑着看了唐菀两眼,这才对正坐在太子下首的凤弈笑着说道,“瞧着是个乖巧懂事的,难得的是,能讨咱们阿奕喜欢。”他这话说得叫人心里怪怪的,仿佛凤弈高高在上,唐菀要在凤弈的面前卑躬屈膝似的。

    而且这话语之中对凤弈这个堂侄的莫名其妙的讨好的样子,叫唐菀不由咬了咬嘴角。倒是凤弈,脸色冷峻地看向景王冷冷地说道,“王叔说得没错。我在阿菀面前的确贴心讨喜。不讨阿菀喜爱,怎么叫她答应嫁给我。”

    这话叫景王一下子惊住了。

    安王默默地把胖胖的身体缩进椅子里,躲在椅子里对一脸目瞪口呆的唐菀慈爱地笑。

    “阿奕,你,你……你可是郡王……”景王磕磕巴巴地说道。

    “在阿菀面前,我只是想博她真心一笑的寻常男子而已。”凤弈冷淡地说道。

    他似乎很不高兴。

    景王顿了顿,突然脸色微微一白,想到了什么。

    他奉承错了对象。

    本以为应该奉承凤弈,可是他想错了。

    他应该奉承清平王妃!

    安王默默地用怜悯的目光看了景王片刻。

    “好了。陛下这次并无大碍,我的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见凤弈显然没有要给景王面子,太后勾唇微微笑了笑,却并没有训斥凤弈身为晚辈对长辈无礼,只是对太康大长公主笑着说道,“还劳动皇姐跟着悬心奔波。”

    她的脸色显然已经缓和,没有一开始知道皇帝晕倒了的时候的惊骇与担心。太康大长公主便微微点头对她说道,“陛下是真龙天子,如今既然已经登基,自然万事否极泰来。太后不必过于担忧陛下。只是陛下也要好生静养,不要叫人过于担心。”她这话叫太后也微微颔首,叹息了一声说道,“如今皇帝才登基不久,要操心的事多得很。”

    “那就叫太子帮着些。”太康大长公主便说道。

    凤樟下意识地看向太子。

    太子病弱单薄,看起来比皇帝似乎身体还坏的样子。

    看着太子那苍白的脸色,凤樟不由攥紧了自己的掌心。

    “还有阿奕呢。”太后笑着指了指凤弈说道。

    “阿奕也在养病啊。”景王的目光与凤樟对上了片刻,仿若无事地分开,之后便赔笑对太后说道,“更何况文武不同。阿奕更擅长稳定军中,可是这朝堂上的政务,只怕阿奕也有许多不了解的地方。太后娘娘,这都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二皇子年少康健,虽然见识眼界尚且稚嫩,不过万事都是需要磨砺经历过才慢慢成熟。他又是太子唯一的弟弟,此刻太子与陛下正需要帮扶的时候,正应该为陛下与太子出力啊。”

    他这话倒是也有理有据,毕竟皇帝如果健康,倒也不需要尚且年少的二皇子涉足朝中政务。

    可是如今皇帝不能过于劳累,太子又时常病上一病,这朝中的事总是要有人帮衬着。

    皇帝病倒,正是凤樟入朝的最好的时候。

    太后深深地看了笑着的景王一眼。

    “安王,你的意思呢?”

    她便看着坐在景王身边的安王问道。

    凤樟听到太后询问安王,到底年轻,心机不深,已经露出了紧张的样子。

    安王在太后温煦的目光里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他的目光只是在凤樟那急切的脸上扫过,又似乎一瞬间扫过了唐菀,这才僵硬着脸上的笑容说道,“叫我说,二皇子还应该再先闭门读一读书。”

    他这话就是不赞同凤樟入朝了,景王不由用惊讶的目光这这个王弟,仿佛不认识他了似的。甚至连唐菀都没有想到,上一世的时候一向最喜欢和稀泥,从不得罪人的安王竟然旗帜鲜明地反对凤樟入朝……这可这明哲保身的安王的性子不同啊。

    如今都说太子的身体不好,二皇子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任储君,安王就算不愿在此刻得罪太子,也不该得罪了二皇子呀。

    毕竟,安王又不知日后的事。

    在唐菀也格外惊讶的目光里,安王僵硬地笑着,慢慢地转头,避开了对面凤弈那双充满了压迫的眼,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安王说得也有些道理。”太后便缓缓地说道。

    “安王叔的话很有道理,孙儿的确见识浅薄。可是孙儿还是想入朝,就算只做一个为父皇与太子读奏折的侍从,也想要为父皇与太子分忧。”这涉及到自己的未来还有前程,凤樟不由起身。

    他看起来文秀文雅,给太后施礼之后低声说道,“求您叫孙儿也能为父皇与太子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吧。”他转头对微笑着的太子央求着说道,“求太子能答应我的这一片真心。”他这么一番真挚的模样,愿意为太子肝脑涂地似的,若太子还要拒绝,仿佛是在警惕排斥他这个对自己有威胁的弟弟似的。

    太康大长公主嘴角越发严厉地抿紧了。

    “阿樟既然对父皇有这样的孝心,父皇知道也会欣慰。皇祖母,还是叫阿樟侍奉父皇左右,为父皇分忧吧。”太子便微笑着对太后说道。

    他总是这么善良温和,心胸开阔的。

    上一世,也是凤樟在太子面前央求,最后得以令太子在皇帝面前谏言,留在皇帝的身边崭露头角。

    唐菀觉得自己都要被太子感动了。

    兄弟情深莫过如此吧。

    比起急切入朝姿态格外难看的二皇子,太子这样宽厚才叫人心生敬佩。

    作者有话要说:  抱走大家的霸王票啦,幸福蹭蹭大家mua! (*╯3╰)~

    小院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01 23:42:26

    岩海苔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02 02:38:06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02 07:44:12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02 07:45:57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02 07:46:06

    秋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02 16:35:38

    圆圆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02 16:42:24

    圆圆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02 16:42:27

    圆圆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20-01-02 16:42:31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