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第 55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55、第 55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御兽灵仙[日娱韩娱]顶端盛世谋妆我知道的太多了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绣庭芳     唐菀一时被大公主的话给弄得愣住了。

    她大概知道大公主为什么这样难过了。

    大公主的性格高傲, 可是却是一个真诚,重诺言的人。

    她的性子和二皇子完全不一样。

    正是因为大公主和二皇子凤樟的性格不一样,唐菀才明白为什么罗嫔的话给大公主造成了那么大的困扰。

    只是所谓的婚约……

    她不免犹豫着想到了上一世。

    大公主曾经在上一世的时候说过, 她的婚事都是因罗嫔的欺骗。

    虽然唐菀不知道那时候罗嫔到底用什么话蒙蔽了大公主, 可那哄骗一定是击中了大公主心中最看重的地方。

    就或许比如如今……所谓的承诺。

    因为罗嫔的人品一向不好,因此唐菀觉得这个婚事莫名格外蹊跷, 还有一些说不出的古怪。

    她看着面前脸色憔悴,整个人看起来都很虚弱的大公主, 不免想到上一世大公主伤心的样子, 咬了咬嘴角便小声儿说道,“婚事……公主,我觉得这婚事……”“她想说这婚事有点蹊跷,毕竟她重活一世,太知道罗嫔的娘家,那个罗家的人都是什么货色了。

    然而大公主却似乎以为唐菀在为自己可惜她与南安侯之间的事, 不由勉强笑了笑。

    “阿菀,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她知道,唐菀或许是劝她不要听罗嫔的话,而是顺从自己的心选择南安侯。

    那所谓的婚约,她从前完全都不知道,罗嫔从未和她提起过。

    因此, 就算她理直气壮地要求婚事不算数,其实也不算什么。

    “可是我不能那么做。”大公主恍恍惚惚地看着一脸茫然的唐菀,看着唐菀无辜又单纯的模样, 不由想到第一眼见到唐菀的时候,她战战兢兢地坐在太后的身边忍受着心中的惶恐还有悲愤,还有被退亲闹得名声与一生都被毁掉的可怜的模样。

    她的脸上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可是眼底却又有泪光,愧疚地看着唐菀低声说道,“我不能做一个忘却承诺的人。不然,我和凤樟又有什么分别?”凤樟一朝显赫,就辜负了唐菀,伤害了一个无辜的女子,就为了他所谓的“爱情”。

    如果她为了南安侯也将婚约弃于不顾,那又和凤樟有什么分别?

    “罗家当年愿意答应迎娶我,也是承担了风险的。”大公主美艳的面容带着几分伤感,试图说给唐菀听,也仿佛是在说服她自己的心要坚定一些,缓缓地说道,“阿菀,你也知道那时候先帝尚在,贵妃权倾朝野,父皇与我们身在冷宫,没有人敢和我们扯上关系。”

    那时候都以为他们一家在冷宫算是完了,毕竟这世上哪里有被圈禁了十几年的太子呢?

    先帝与先帝贵妃对他们一家的百般的厌弃,随时都可能会叫他们遭到灭顶之灾。可是正是最落魄的时候,罗家却依旧不顾先帝与先帝贵妃的威胁还有可怕,宁愿背负着被迁怒获罪的风险,也愿意接纳收留大公主,愿意承担婚约。

    这份雪中送炭,与唐菀对二皇子的那些不离不弃比起来,并没有什么分别。

    唐菀看着大公主难过的样子,欲言又止。

    此刻太后的宫中,大家全都去看望皇帝去了,因此有些安静,她没有拦着大公主露出痛苦与伤心的样子。

    “公主……”她低低地唤了一声。

    大公主却已经泪流满面了。

    “既然当年罗家对我不离不弃,没有嫌弃我是一个会牵连他们一家的不祥人,那我现在也不能舍弃罗家。至于南安侯……”大公主顿了顿,想到了为了自己老老实实地被皇帝关在家里闭门思过的南安侯,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和他心意相通,不由哽咽地说道,“他位高权重,得父皇倚重信任。我相信会有更多的豪族贵女愿意嫁给他。”

    她必须要尊重承诺,不要做跟凤樟一样忘恩负义的事。

    她会把南安侯慢慢地放下,全心全意地对待自己未来的驸马,好好地和他生活,哪怕他并不是自己最深爱的人。

    她告诉自己这样做是正确的。

    可是她却忍不住哭了起来。

    她的额头抵在唐菀的肩膀上,把眼泪都落在唐菀今日格外华美的衣裙上。

    唐菀垂头看着大公主痛苦的样子,咬着嘴角低声说道,“公主对我说的话,我都明白了。我明白公主的不舍,也明白公主选择这门婚事是为了什么原因了。你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

    如果这就是上一世大公主下嫁罗家的理由,那想到上一世大公主婚姻的不幸,还有罗家并未给予大公主这份尊重承诺的回报,唐菀心里忍不住对罗嫔生出了几分厌恶。

    她并不是一个总是喜欢讨厌厌恶谁的性子,可是唐菀现在觉得罗嫔真是这世上她最厌恶讨厌的人。

    她就是用这样的谎言毁灭了大公主半生的幸福,叫南安侯困守了半生,两两相望却不能相守么?

    唐菀并不会厌弃一个人的谎言,她厌恶的是欺骗却不珍惜。

    罗家没有珍惜过大公主,给大公主带来了很多的伤害,令她对自己的婚姻彻底绝望恶心,这才是最叫唐菀不能接受,也最厌恶罗嫔的地方。

    非要迎娶大公主,知道大公主会给罗家带来什么荣耀,那不是应该好好珍惜大公主么?

    可是罗家却并没有这么做。

    大公主受到的羞辱还有伤害,都是来自于这个可耻的罗家。

    “可是公主也听我一句话吧。”唐菀虽然不知这是不是罗嫔上一世哄骗大公主的真相,可是她却并不愿意叫大公主嫁到罗家去受到伤害。她并没有因为罗嫔的那些话感同身受,觉得大公主应该遵守那所谓的承诺。

    她只是想到了那位看起来光风霁月的罗家的宣平驸马,又垂头看了看这么难过的大公主,低声说道,“公主真的相信罗家和罗嫔娘娘有过这样的一个婚约么?公主,若是当真有这样的婚约,为何罗嫔娘娘要对你这个当事人隐瞒这么多年呢?所谓婚约的信物,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的,除了婚约的信物,罗家或者罗嫔娘娘曾经在公主的面前提及过任何关于婚事的事么?如果从未提及,突兀地在此刻提到,这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么?”

    大公主听着唐菀软软的话,不由愣了一下,抬头,透过泪眼看着唐菀。

    “可是这是母亲亲口对我说的。”

    唐菀一时没有吭声。

    显然无论最近为了凤樟,大公主和罗嫔母女之间生出多少争执,大公主都对罗嫔依旧当做信任的母亲看待。

    可是她信任罗嫔,相信罗嫔不会欺骗她。罗嫔却辜负了这份信任。

    唐菀觉得之后的话就格外难以启齿。

    她觉得自己说的话仿佛是要挑拨罗嫔和大公主之间的母女关系似的。

    她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如果换了一个人,唐菀不知自己有没有勇气会说出这样僭越,并且可能败坏自己形象的话。

    可是大公主是唐菀的朋友。

    唐菀心里没有纠结,只是下意识地有些紧张地拿手飞快地抚摸着头上华美璀璨的首饰,左右看了看,见附近没有宫女服侍,便压低了声音低声说道,“我知道这是罗嫔娘娘对公主说的。可是公主,我对罗家不熟悉,可公主这些年与罗家往来,不知道罗家一家的为人不成?”

    她心里乱跳,觉得扑通扑通的,可是又觉得自己的话必须要告诉大公主。她不想再看到大公主痛苦的半生,也不想拿那些所谓的好听话去劝大公主重新经历上一世的伤痛。

    盯着大公主晶莹的满是泪水与难过的眼睛,唐菀想了想,觉得自己没什么好怕的。

    她曾经那么胆小瑟缩地做人,唯恐得罪了谁,被谁记恨。

    可是就算得罪罗家,她现在也不怕了。

    因为她现在有凤弈。

    她是有靠山的人了。

    “在陛下被圈禁在冷宫的时候,罗家对陛下还有公主亲近么?”唐菀太知道罗家都是什么货色了。

    “罗家当年与我并不亲近。阿菀,你也知道,先帝贵妃的手段……罗家不敢亲近我们。不过我并不怨他们。”当先帝贵妃乱政的时候,他们一家是贵妃的眼中钉,罗家恐惧于贵妃不敢与他们亲近,唯恐连累了家族,这是人之常情,因此大公主虽然心里不怎么舒坦,可是却并没有因此埋怨过罗家。

    她犹豫着低声说道,“虽然我们在冷宫的时候,罗家对我们避之不及,可是我想,若是我在那个位置,我也会保重自己吧。”

    “既然罗家在那时候与公主并不亲近,唯恐会连累家族,又为什么要顶着贵妃的震怒还有自家会被株连的风险,和公主约定婚事?这不是很奇怪么?”唐菀眨了眨眼睛,歪头看着微微一愣,不知该怎么回答自己的大公主说道,“如果罗家的人为了罗嫔娘娘和公主是这样有勇气的人,都愿意约定婚事,那又何必惧怕平常的时候的一些往来呢?对于先帝贵妃来说,愿意与公主定亲不是比平日里寻常往来要可恶一万倍么?”

    她的话叫大公主一时之间哑口无言,竟然无法反驳,因为唐菀说得很有道理。

    如果罗家都愿意顶着一家子可能去死的风险也要接纳大公主,把大公主娶回家,那又何必惶恐平常的往来,对冷宫中的他们不闻不问?

    “可能是……他们觉得婚约这种事怎么也要等我长大,那时候皇祖父或许……”

    “他们怎么会知道先帝何时驾崩?”唐菀明白大公主的意思。

    如果是罗家之所以愿意定亲是因为觉得等大公主长大可以嫁人的时候先帝都已经驾崩,他们罗家不会再畏惧先帝贵妃的话,那这种想法太可笑了。

    先帝何时驾崩又不是罗家说了算的。

    如果先帝一直都没有驾崩,先帝贵妃一直权倾朝野,大公主长大可以嫁人,那罗家迎娶大公主的风险不是依旧在么?

    唐菀的目光郑重地落在大公主的眼睛上。

    大公主一瞬间福至心灵,完全明白了唐菀的意思,可是她却不敢相信这样的事。

    她吞吞吐吐地看着唐菀,许久之后才低声说道,“你的意思是……”她突然闭嘴不说了,因为大公主突然发现,唐菀对她说的这些话,她不能叫人知道这是唐菀的意思。

    若是叫人知道罗家的婚事都是唐菀在背后挑拨,那罗嫔一定认为是唐菀在败坏罗家,也在挑唆她们的母女之情。一想到“母女之情”,大公主眼底恍惚了一下,不知怎么心里生出了惶恐。她知道唐菀对她说的疑惑的地方都是什么意思,可是正是因为这样,大公主才更觉得痛苦。

    如果罗嫔没有骗她,的确是有婚约的存在,大公主就失去了自己心爱的男人。

    可是如果罗嫔骗了她,拿她一辈子的幸福作为成全罗家荣耀的工具,那大公主想,她或许就失去了自己的生母。

    因为这样,大公主一时之间都不知自己应不应该觉得这婚约是个谎言。

    “今日这些话,入得我耳,出得你口,不要再和别人提到。”大公主的手指冰冷,却一下子紧紧地握住了唐菀的手,颤抖着对她低声说道,“堂兄那里,你告诉他一些也没什么。可是别叫别人知道了。不然只怕会有人因此诟病你。阿菀,你是真心待我,我明白。”

    唐菀顶着多大的风险会对她说这些话,大公主全都明白。

    如果不是真正在意她,关心着她,甚至不顾及自己,唐菀不会有可能说这样的话。毕竟,唐菀自己的婚事好得不得了,就算是明哲保身,又或者事不关己,大公主的婚事幸与不幸又和唐菀有什么关系?

    可是唐菀还是告诉了她这些话。

    “你真心待我,我也不能辜负你。我心里明白你的话了,也不会做糊涂事。只是阿菀,这些劝说往后别再提,就算是与我也别提了。”今日好在是在太后的宫中,而且此刻宫殿里没有别人,因此大公主并不担心自己和唐菀的话会被别人听到,会叫人诟病唐菀在宫中嚼舌根或者挑唆天家亲情。

    想到这里,大公主便握了握弱弱点头,一下子又羞涩起来的唐菀的手臂,勉强对她笑着说道,“至于我……你放心。若当真是母亲骗了我,我也不会再顾及她。”大公主是个聪明人,其实在最开始的震惊之后,已经开始慢慢地明白,这或许真的是罗嫔的谎言。

    她也清楚地知道罗嫔为什么要骗她。

    罗嫔一向惦记着自己的娘家,就算是这些年他们身在冷宫,罗家并没有照顾或者亲近他们,可是罗嫔依旧坚定地想要帮扶罗家。

    她身为皇帝膝下唯一的公主,一向得到皇帝还有皇后的宠爱,打从皇帝登基,她得到的就是比凤樟还要耀眼的荣宠。

    如果她能嫁入罗家,那罗家必定万众瞩目。

    不仅如此,而且罗家也会因大公主的缘故,被皇帝还有太子看重,大好的前程就在眼前。

    大公主垂了垂眼睛。

    她本该在这个时候生出无边的愤怒还有怨恨,怨恨罗嫔或许是为了罗家的荣耀与显赫因此不顾及自己这个亲生女儿的幸福,妄图哄骗她,欺骗她,甚至不惜令她与心上人分离。或者愤怒于罗嫔不顾及自己的名誉……如果大公主不顾及这所谓的“婚约”,一心要嫁给南安侯,那下一刻声名狼藉的就不再是退亲另娶的凤樟,而是她这个凤樟的亲妹妹了。

    只要一想到自己几乎被罗嫔断了后路,甚至罗嫔过于了解她,知道她的性格刚烈,厌恶凤樟的背信弃义才拿一个所谓的“婚约”来欺骗她,大公主的手心冰冷。

    她怔忡了一会儿。

    大公主活了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是亲生母亲拿她的人生,名誉,爱情,还有她所有的一切来伤害她,妄图左右她的人生,埋葬她的幸福。

    而为了的,却只不过是为了一个罗家。

    她对自己的孩子的幸福喜乐完全不在意,在意的竟然是一个在落魄的时候避之不及从未对他们伸出手的罗家。

    大公主突然嗤笑了一声。

    她重新把额头埋进了唐菀的肩膀,低声说道,“阿菀,我只是想靠靠你。”她并不是一个软弱的,被伤害之后只想问一个“为什么”之后默默妥协或者哭泣的性子。

    就算是罗嫔的欺骗的真的,大公主其实也并不怎么在意自己的名誉还有罗嫔其他的威胁。

    大不了同归于尽。

    她许久之后才靠着唐菀单薄羸弱的肩膀轻声说道,“我会去问母亲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你放心,我不会被蒙骗了。”她最初被罗嫔蒙骗,只不过是因为她信任罗嫔。

    可是如今当她发现罗嫔作为她的母亲竟然都不值得相信的时候,大公主觉得自己清醒了很多。

    她的声音冷冷的,唐菀一下子就想到上一世的时候大公主那冷冷的目光,急忙对她又劝着说道,“公主,你,你再去查一查罗家那位要娶你的大公子吧。我觉得……”她想起来自己还没见过罗家的大公子,自然不好说自己知道那是一个什么坏东西,因此讷讷了一会儿,只能小声儿说道,“我和那位罗家大公子的情况不一样。公主,你也不是二皇子。”

    或许是因为见到了唐菀被退亲之后的屈辱还有艰难,因此大公主才不愿意背弃所谓的婚约。

    可是唐菀当初对凤樟做的事,是罗家的人永远都没有对大公主做到过的。

    “而且公主别露出什么马脚。不然,罗家抢先一步大肆宣扬婚事,坏了公主清誉的话,那或许还会连累南安侯。”

    唐菀便小心翼翼地说道。

    罗家都是很不要脸的。

    如果发现大公主怀疑这门婚事,抢先在外面乱嚷嚷一些婚约的话,那大公主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到时候,就算大公主可以嫁给南安侯,那落在天下人的眼中,南安侯的名誉也会因此受累。

    虽然唐菀觉得南安侯大概不会在乎什么名声。

    因为上一世大公主刚刚合离南安侯就欢天喜地地去求亲了,说起来……叫人看在眼里也不是那么清白的事。

    不过如果可以好好解决罗家的事的话,又何必闹成那样呢?

    唐菀想看到大公主和南安侯幸福而且安稳地生活。

    “我知道了。你怎么这么聪明啊?”从唯唯诺诺哦,柔弱得在自己的面前都不敢高声说话,到了现在还知道给自己出主意,还敢说许多大逆不道的话。

    唐菀的转变叫大公主觉得有趣。她亲昵地一边笑,一边舒服地把脸埋进唐菀泛着甜美香气的颈窝,感觉她瑟缩了一下,似乎有些怕痒,不由低声笑着说道,“是不是堂兄宠的?”

    凤弈这段时间折腾了京都那些权贵之家那么久,都是为了为唐菀撑腰。

    大公主一样一样都是看在眼中的,自然知道凤弈这么做都是为了什么。如今看到唐菀越发有底气起来,她便拿脸颊蹭了蹭唐菀纤细的颈子低声说道,“堂兄这么宠着你,叫你觉得自己的靠山稳稳当当的,是不是?”

    唐菀觉得大公主与自己这样亲昵,并没有跳起来骂她离间她和罗嫔之间的母女之情,真的很宽容。

    她又觉得这样与大公主亲近着有些叫她不好意思。

    说起来,除了与凤弈这样亲近过,如今也只有大公主喜欢和她这么亲近了。

    “我……其实……”她觉得自己和大公主太亲近了些,因此瑟缩了一下,小小声地说道,“我喜欢被他这么宠着,也喜欢现在的放肆。”她不好意思的样子叫大公主莞尔一笑,正想说什么,却陡然听到宫门口许多人的脚步声还有说话声传来。

    之后,就见几个锦衣华服的男子簇拥着脸色有些倦怠的太后还有太康大长公主一同进来。

    见到了正在宫殿里依偎在一块儿的两个美貌如花的女孩子,众人的声音一静,片刻之后,在一片寂静与好奇的打量之中,凤弈快步走到了唐菀和大公主的面前。

    他的目光阴沉,仿佛在看一个要爬墙的王妃,在唐菀一头雾水里扯着大公主的衣领把她丢到了一旁,随即坐在了唐菀的身边。

    下一刻,一只大手压在唐菀的头上,一下子把她压进了一个泛着淡淡的苦涩药香的怀里。

    看似激烈,可是却轻柔得不可思议。

    她心里不知怎么,莫名感受到了小心翼翼的温柔与疼惜。

    然而之后的一句话,却叫正想安心闭上眼睛享受凤弈这份温柔的唐菀一下子僵硬了。

    “别担心陛下,陛下无事,别怕。哭什么。真是可怜见的。”凤弈冷冷地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会蹦会跳的橙子的地雷啦么么哒mua! (*╯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