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第 54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54、第 54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盛世谋妆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日娱韩娱]顶端一路凡尘御兽灵仙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     不过这么重要的时候, 凤弈竟然不见人,唐菀心里不由觉得担心。

    她不是担心凤弈冷落她。

    而是凤弈总是那么看重她,绝对不会轻易错过今日自己的这样的大事, 只怕是有些要紧的缘故。

    会不会是旧伤复发了?

    想到这里, 唐菀的心里不由生出几分对凤弈的担心。

    她甚至觉得此刻围在自己面前奉承自己的那许多的豪族女眷们都对自己失去了吸引力。不过作为侯府长大的孩子,唐菀到底还有几分礼数, 因此脸上带着腼腆羞涩的笑容听了许多的赞美,仿佛都已经开始不认识赞美中的自己, 她却没有叫人看出自己的心不在焉。

    直到到了太康大长公主在上首叫唐菀过去说话, 才听见外面传来了禀告声说清平郡王来看望广陵侯太夫人。

    对于清平郡王对唐家二姑娘用心到这样的程度,竟然追到广陵侯府里来,这些女眷都彼此对视,露出几分哀愁。

    本以为这个被退亲,又没有靠山的唐家二姑娘是个好拿捏的,本还想将家族中的女孩儿举荐到请平王府做个侧妃, 日后或许还能再进一步。

    可算是看着清平郡王对唐二姑娘这样看重, 如今唐菀又拜了京都新贵广陵侯太夫人做干娘,靠山一下子强硬起来,这些女眷就忍不住在心中揣度起来。

    为了一个有没有可能得宠都不知道的郡王侧妃之位就去得罪如今声势极好,显然得到宫中看重的广陵侯和清平郡王,这到底值不值得。

    一下子得罪两家, 那别说是侧妃,就算是正妃也是不合算的。

    因此想来想去,这些豪门女眷脸色僵硬过后, 看到唐菀站在太康大长公主的面前笑靥如花,清平郡王远远地快步直奔她而来,就都没有了什么想法。

    唐家二姑娘如今不算是软柿子了,不好拿捏,既然如此,日后自然得真心亲近几分。

    不过若说起这京都之中比较好拿捏的,其实如今想想……唐家大姑娘倒是一个软柿子了。

    从前,唐家大姑娘风光至极的时候,大家被唐萱得到二皇子的宠爱给迷花了眼,因此从未想过,一个直到如今尚未得到皇家承认,甚至连宫门都没有进去过的二皇子妃,她的地位也并不怎么可靠。

    长平侯如今没有差事,空架子的爵位,自然也不可能与她们这些京都豪族相提并论。

    而二皇子虽然失宠于宫中,可是架不住他命好,皇帝只有两个皇子不提,太子的身体也羸弱,因此二皇子的重要性还是很值得这些豪族看重的。

    一个根基不稳,宫中不喜的二皇子正妃,又怎么与这些豪门出身的女孩儿相提并论呢?

    若是二皇子当真那么深爱唐家大姑娘,又怎么会迟迟不去为她央求宫中,求宫中给予唐家大姑娘该有的体面,反而是与唐萱不睦的唐家二姑娘唐菀得到宫中的喜爱,日日召到宫中去陪伴太后与皇后?

    因为思考到了这些,因此当凤弈走到了唐菀的面前的时候,场面一下子有些安静。

    下一刻,当凤弈对唐菀开口的时候,场面就几乎变成了死寂,都是因为凤弈看着唐菀说道,“对不住,我路上耽搁,因此来晚了。”他身为皇族郡王,竟然在公然,众目睽睽之下对自己未来的王妃很自然地赔罪。

    之所以赔罪,也只不过是因为小小的迟到。这怎么能不叫人觉得窒息。

    “没有没有,没有耽搁什么,郡王来了就好。我刚刚就是担心你。”唐菀迎着女眷们复杂的目光急忙摇头。

    她看起来有些羞涩,可是更多的却像是松了一口气,显然刚刚真的在为凤弈担心。

    凤弈的目光不由温和许多。

    他扶着唐菀的手臂,半晌才松手,之后走到太康大长公主的面前施礼说道,“叫姑祖母受累了。”他看起来礼仪端方,太康大长公主微微颔首,却没有吩咐什么。凤弈等了等,便转到了广陵侯太夫人的面前施礼说道,“见过岳母。”

    他如此郑重其事,广陵侯太夫人微微一愣,不由露出几分柔和的表情扶住他的手臂温和地说道,“郡王不必多礼。”她也没有想到凤弈这样的天潢贵胄会为了唐菀而在她的面前折腰,因此态度格外慈祥。

    似乎是当初被唐菀开解过后,一向总是带着几分冷硬的广陵侯太夫人如今也慢慢地变得柔和慈祥了起来。她看起来精神很好,显然和儿子如今的生活过得很不错。凤弈见她这样温和,又再一次施礼之后,将目光落在脸色有些阴郁的李穆的身上。

    似乎猜得到凤弈面对自己要做什么,李穆的脸色更加阴沉。

    果然下一刻,凤弈已经微微颔首对他说道,“义兄。”

    果然不出李穆所料。

    清平郡王还真的是叫的下去。

    他如今是唐菀的干哥哥,所以凤弈越非要管他叫一声义兄。

    可是天知道,他的年纪比凤弈年少,当年叫了凤弈那么多年的堂兄,如今却成了凤弈的兄长。

    李穆觉得这个称呼听得自己胃疼,脸色阴沉沉地勉强点了点头,便看向广陵侯太夫人透出几分询问。

    凤弈不动声色地坐在唐菀的身边,看起来毫无异样,倒是太康大长公主看起来有些疲惫,撑着额头坐在一旁微微皱眉。

    见太康大长公主这般,显然是已经不耐烦广陵侯府聚着这么多的人,女眷们也都很有眼色,既然已经对唐菀示好,并且知道她不好惹,今日也算是没有白来,便一一告退了。

    当她们离开了,太康大长公主这才对凤弈问道,“宫里出了什么事?”

    凤弈不由抬了抬眉梢。

    “如果不是宫里出了事,阿菀今日这么大的事,你不可能错过。”唐菀今日拜广陵侯太夫人做干娘的事,京都皆知,无数的豪族女眷都被邀请,凤弈的性子是必然会出现在广陵侯府给唐菀撑起这么个面子的。

    可是他却来得迟了,显然就很不寻常。

    太康大长公主是个极为聪慧的人,想一想就想到了这其中的道理,自然是要多问一句。

    她还继续说道,“不过应该不是严重的事。不然你也不会赶出来。”她露出几分关切,凤弈想了想才对太康大长公主说道,“陛下今日有些不舒坦,在宫里晕了过去。不过已经叫太医看过,太医说是有些过于劳累,叫陛下静养,多滋补就是。”

    因为皇帝晕过去了,宫中一时大乱,凤弈自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宫。

    不过知道皇帝不过是劳累,并无其他,凤弈也就放心地出宫来给唐菀撑腰。

    太康大长公主听了不由叹了一口气。

    “作孽。”她低声说道。

    当年皇帝被封为太子,一则是因为他乃是中宫嫡子,另一则也是因为自幼聪慧健康,并没有身体上的妨碍。

    那时候先帝还没有遇到贵妃,还没有昏聩,自然是立了嫡子入主东宫,也曾经对嫡子格外疼爱。

    只可惜当先帝一把年纪了却遇到了美色无双的贵妃,因此被迷得晕头转向,后宫与儿子们全都不要了,还允许先帝贵妃涉足朝堂,因此引来了朝中十几年的动荡。

    想到这些,太康大长公主也忍不住露出几分痛心,对垂眸不语的凤弈说道,“陛下是这样的身子骨儿,也该好生休养着,好好调养,免得叫人担心。不过……”她犹豫了半晌,目光落在凤弈与李穆的身上,很久之后才和颜悦色地说道,“日后你们也要多辅佐陛下与太子。”

    皇帝和太子的身体都不怎么好,而朝政繁忙,这样的强度不是皇帝和太子能承受得住的,自然得多些信得过的帮手。

    对于太康大长公主来说,信得过的人里,凤弈和李穆是其中翘楚。

    “您放心。”凤弈的根基是在军中,听到太康大长公主的话,便缓缓点头说道。

    李穆沉默半晌却没有说话,很久之后,才避开了太康大长公主的目光,轻轻地点头说道,“臣必定尽力而为。”他这话已经带着几分生疏,唐菀有些茫然李穆为何突然变得似乎疏远了。

    不过当太康大长公主温煦地拍了拍李穆的肩膀,急着进宫去看望皇帝,唐菀跟着太康大长公主匆匆进宫,因不是在一个车里,她便拉着凤弈的手问道,“我怎么觉得侯……阿穆哥答应得有些勉强?”她格外疑惑,凤弈揽着她坐在车子里,只觉得软玉温香满怀,心情也轻松了许多,面上平静地说道,“他如今的身份尴尬。”

    “你的意思是……阿穆哥顾忌二皇子啊?”唐菀顿时心里一动。

    她有些明白李穆的立场。

    被皇帝抚养长大,和太子兄弟情深十几年,李穆对于皇帝和太子的感情是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

    所以,他愿意为皇帝和太子奉献一切,在他们需要自己的时候贡献所有的力量和智慧。

    可是这样做,当皇帝和太子病弱,他去辅佐皇帝和太子的时候,李穆必然是要锋芒毕露,站在皇帝和太子的身边成为汇聚无数目光的最光鲜的那个人。可是他若是万众瞩目,又将真正的二皇子凤樟置于何地?

    唐菀觉得李穆自从被揭开了真假皇子的真相,就一直避免着和凤樟之间有什么牵扯,也很少进宫,不愿叫人觉得他这个假皇子比真皇子还要得得到宫中的喜爱,令凤樟在皇家处境尴尬。

    这样想想,李穆有些谨慎小心得过了头。

    他不想叫凤樟心里不舒服,觉得自己这个假皇子依旧比真皇子还要得宠。

    所以他刻意地避开更多能触犯到凤樟利益的事。

    不去争夺宫中的宠爱,干脆地从宫中退步抽身一心一意照顾广陵侯太夫人,这都是李穆不会回到皇家和凤樟争宠的表示。

    可是唐菀想了又想,窝在凤弈的怀里小声儿说道,“比起凤樟,我觉得还是阿穆哥更能干。更何况这也不算是争宠,而是能者居之。他为人能干,能作为陛下和太子殿下的帮手,又为什么要顾忌凤樟的心情避开呢?当年的偷龙转凤,做错的也不是阿穆哥。就算是被送到皇家,可是阿穆哥也没有享福,有什么好顾忌凤樟的。”

    她小小声地说,又软又暖,凤弈只觉得自己的怀里香香软软一团,忍不住垂头拿薄唇碰了碰唐菀的发顶,低声说道,“他想得太多了而已。”

    对于凤弈来说,之前李穆就是想得多。把这些年受到的委屈还有苦楚都默默地吞了,一声不吭地从皇家自己把自己扫地出门,没有半分抱怨还有怨恨,其实这有些过于懂事,可是归根到底,李穆却不是为了凤樟,而是不愿宫中为难。

    一个患难的假皇子,一个失而复得的真皇子,他不愿宫中为他为难,因此才会痛痛快快地让出二皇子的位置,然后很少和凤樟冲突。

    不过李穆对凤樟的退让是从前的事了。

    今日李穆在太康大长公主面前那番姿态,若说李穆是让着凤樟,对于凤弈来说大可不必把李穆想得这样美好单纯。

    李穆是宫中长大的孩子,太知道以退为进。

    他这样与宫中保持疏远,做出一副不与二皇子争锋的模样,不仅叫他在京都与皇家之中大受好评,甚至还叫皇帝和太子更加怜惜他。这么看的话,凤樟真是把李穆得罪得不轻……不过也对,凤樟回到宫中干的那几件事真是件件愚蠢,退婚唐菀这个未婚妻子,气病了广陵侯太夫人,只这两件事就能把一肚子坏水的李穆给惹翻了去。

    因此,李穆做出一副退让的姿态,却显得凤樟与罗嫔更加无耻,咄咄逼人,想想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

    凤弈行事喜欢大开大合,看人不顺眼直接就是一巴掌。

    而李穆,这小子阴恻恻的,更喜欢背后捅人软刀子。

    只怕李穆在太康大长公主面前的那一犹豫,这软刀子得把凤樟捅得不轻。

    不过听着怀里唐菀那软软又天真懵懂的话,凤弈心里哼了一声,觉得笨蛋把李穆给形容成一个不争不抢的真善美的化身真是太笨了。可是不知怎么,听着这丫头柔软又天真的话,凤弈却觉得还是这样天真的话更加他心中柔软欢喜。

    他安静地听着,并没有反驳唐菀对于李穆的那些称赞还有抱不平,很久之后才对唐菀说道,“你说得都对。李穆的确是个好人。”他带着几分不怀好意地想,也不知李穆听到唐菀说他是个“好人”,会不会羞愧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却垂头就对上了唐菀有些羞涩的笑容。

    她羞涩地伸手,抱住他的脖子,把脸埋进他的颈窝小声说道,“可是在我的心里,你才是最好最好的好人。”

    这是多么贫瘠的形容。

    凤弈心里嫌弃得不得了。

    可是抱着满心依恋自己的唐菀,他又觉得嘴角不由自主地勾了勾。

    “你今天把我吓坏了。”唐菀抱着凤弈的脖子,小小声地撒娇说道,“我一直都等你,可是你一直都没有来。你不在我的身边,那些人的奉承讨好,还有我的风光荣耀全都不值一提了。阿奕,比起那些,我还是更想要你在我的身边。”

    她鼓足了勇气,动了动嘴角,许久之后才艰难地,却满怀着期盼地小声说道,“阿奕,你以后多陪陪我,多,多……”她的声音微弱,有些害怕拒绝,又有说不出的惶恐,心都在激烈地跳动着,轻声说道,“多疼疼我吧。”

    凤弈突然僵住了。

    许久之后,他才垂头看着脸红得如同朝霞,躲进了他的怀里不探头的唐菀低声问道,“你说什么?你叫我对你怎样?”

    “多疼疼我。”似乎说出一次之后,余下的话就不那么艰难,唐菀声音却不再那么微弱了。

    凤弈看着唐菀那等待自己的回应,紧张又羞涩地埋进他的怀里的样子,冷哼了一声。

    天知道,他等这句话有多久。

    这笨蛋总算是开始慢慢地信赖他,愿意对他迈出这样重要的一步。

    能说出这句话才说明唐菀的心里把他慢慢地当做了全心信赖,坚信他会善待,会对她好的夫君。

    “我日后只疼你一个。”凤弈想到遇到唐菀这些日子,见这又呆又胆小的笨蛋总算是把头探出了自己的保护壳,愿意真心地依恋他,对他提出她想要的,一时之间觉得两军对垒都比占据唐菀的心轻松些。

    一时之间,清平郡王颇有苦尽甘来的滋味。

    他垂头,见唐菀怯生生地仰头,听到他的话微微愣住了一下,之后羞涩又满足地对他笑了起来。

    她要得从来不多,只要这一点点的温柔就已经足够,足够她欢喜快乐。这样的一个女孩子,叫凤弈下意识地紧了紧揽着她的手,垂头,薄唇慢慢地俯下来。

    唐菀看着他,想到青雾对自己说过的未婚夫妻之间相处的那些话,哪怕心里慌张羞涩,却没有避开。

    车子突然停了下来,外面传来侍卫的声音,禀告道,“郡王,已经到了宫中。大长公主已经下了车。”

    这突如其来的打断叫凤弈脸色阴沉半晌,他放开唐菀舍不得,可是又不能叫唐菀在太康大长公主面前失礼,片刻之后,他沉着脸给急忙从他怀里起身的唐菀整理好了衣裳,这才从车中出来,又扶着唐菀的手臂把她扶下了车。

    可虽然他的脸色阴沉,可唐菀脸上却依旧带着春光,娇艳无双。

    太康大长公主看见了,却只当做没有看到,叫唐菀扶着自己先去太后的宫中。

    姑嫂两个见了面自然会寒暄一阵子,之后就带着凤弈一同去看望皇帝。

    唐菀尚未嫁进皇家,因此不好过去,便坐在安静下来的宫里,见大公主失魂落魄地坐在她身边陪着她,不由眨了眨眼睛。

    今日她都忘记了,大公主也没有过去广陵侯府。

    这对于一向亲近广陵侯府的大公主来说也是一件有些奇怪的事。

    不过想到这只怕是因为皇帝晕过去了的缘故,唐菀看着大公主那张憔悴苍白的脸低声劝说道,“公主别为陛下担心。陛下乃是真龙天子,承上天庇佑,不会有事的。”

    而且皇帝本也只是劳累引起的不舒坦,并无大碍,唐菀希望大公主别那么担心。可是她的话却似乎并没有叫恍惚中的大公主回神。她目光散乱怔忡,似乎没有听到唐菀的话,这样子叫唐菀不由十分担心地去摸了摸大公主的手。

    唐菀微微变了脸色。

    大公主的手冰冷得很,唐菀觉得她的手比凤弈的还冷。

    此刻大公主的样子也不知怎么,叫唐菀有些担心与害怕。

    她觉得似乎不知何时,爽朗与明艳的阳光从大公主的脸上消失了,此刻大公主的样子更像是上一世的时候……

    唐菀突然浑身一个激灵。

    对了。

    前些时候她进宫陪皇后换衣裳的时候,皇后不是和大公主提过南安侯的事,说是陛下已经默许了南安侯和大公主的婚事?

    可是怎么怎么久了,皇帝赐婚的旨意还没有下达?

    按理说以大公主的性子,既然知道自己能够嫁给南安侯,必然会催促皇帝快些赐婚,争取早日嫁给南安侯的。可这么多天宫中没有动静,这一下子就叫唐菀警醒了起来。

    她太知道罗嫔为了达到目的什么都干得出来了,急忙压低了声音对大公主紧张地问道,“公主,是……婚事有什么变故么?”她这话小心翼翼,又带着几分关切与柔软,大公主本来浑浑噩噩地坐在一旁,听到这句贴心的关切,她不由垂头,一滴眼泪落在唐菀的手背上。

    她的手是冷的。

    可是那一滴眼泪却滚烫。

    烫得叫唐菀心里顿时难受得厉害。

    她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因想到上一世大公主与南安侯那么艰难地各自孤单,唐菀觉得自己不想再做一个置身事外的人,急忙低声问道,“到底怎么了?公主,你别伤心,也不要害怕,一切都有我,我……还有郡王呢。”

    她柔软温暖的手握紧了大公主冰冷的手,大公主只觉得这些天冰冷的心才慢慢地暖和了起来。她又落了一滴眼泪,对唐菀哽咽地说道,“母妃说早年在冷宫的时候,罗家曾经给过我与罗家表哥定亲的信物。母亲说我早就有了罗氏的婚约。”

    唐菀一下子愣住了。

    “冷宫的时候定的亲?”她试探地问道。

    上一世和大公主那么亲近,唐菀自然是知道罗氏上上下下都是什么货色,因此她觉得和身在冷宫前程不明,一个不好就要被先帝贵妃株连的大公主结亲这种雪中送炭的事,不像是罗氏那样品德败坏的人家能做得出来的。

    大公主却苦涩地轻声说道,“母亲拿了信物给我看。阿菀,我……我不能嫁给南安侯。罗氏若当真在我落难时也愿意冒着风险收留我这个有可能给罗氏带来灾祸之人,那如今我显赫以后,就也不能辜负罗家。”

    哪怕她并不喜爱罗家的表哥,可是当年罗氏曾经对冷宫中的她们母女伸出过手……她不能做忘恩负义的人。

    不然,她和背信弃义抛弃唐菀另娶唐萱的凤樟,又有什么分别。

    作者有话要说:  2020年啦,新年第一天,祝大家新年快乐!o(n_n)o~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么么哒(づ ̄ 3 ̄)づ~

    五音不全的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31 08:09:25

    清香的小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31 08:53:56

    南海有鸢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31 13:39:56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31 14:14:33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9-12-31 14:15:13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31 14:17:30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9-12-31 14:17:44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