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第 53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53、第 53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御兽灵仙[日娱韩娱]顶端盛世谋妆明星爸爸宝贝妞我知道的太多了末世之人生赢家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一路凡尘     不管怎样, 也要坐实了唐萱二皇子妃的名分。

    二皇子可以随意退亲,可是难道还能随意休妻不成?

    只要成了亲,木已成舟, 长平侯夫人相信以唐萱的美好, 会叫二皇子再一次坚定对她的喜爱。

    而且唐家姐妹之中,不能叫唐菀抢了风头。

    长平侯夫人秉承着这样的想法, 一下子就忙碌了起来。

    不仅是要和二皇子府那里联络唐萱的婚事,还有给唐萱预备嫁妆, 要唐萱尽快出嫁的各种需要的事。

    她命容妈妈去二皇子府跟凤樟提了这么这件事。

    凤樟正在二皇子躲羞养脸上的伤呢, 隔着屏风召见了容妈妈,知道长平侯府急着唐萱嫁人,虽然有些措手不及,也有些心里莫名的梗塞,可是到底唐萱是他心心念念的,因此犹豫了不久就答应了下来。

    只是这么着急成亲, 礼部是顾不过来他的婚事了。

    凤樟就命人给长平侯夫人传话说和唐萱的婚事不会经过礼部与皇家的布置, 可他也会认真地给唐萱筹谋盛大的婚礼,叫唐萱与京都勋贵皇族都看到他对唐萱的真心。

    至于宫中,也没有对凤樟要大婚的事做出什么反对,反而像是无所谓的样子。

    长平侯夫人虽然心里不满,可到底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二皇子答应履行婚约就叫她格外惊喜了。

    至于宫中……皇帝与太后并未表态, 一副冷眼旁观的样子,至于罗嫔如今尚且在宫中禁闭,太后不许人进宫看望她, 可是长平侯夫人却并不在意罗嫔的态度,毕竟做母亲的怎么可能倔得过自己的儿子。只要二皇子愿意迎娶唐萱,罗嫔就算心生不满,觉得这婚事上怠慢了她又能怎么样呢?

    唐萱的性子一向惹人喜爱,大不了……日后叫唐萱多多亲近罗嫔,罗嫔也就不会说什么了。

    因为这个想法,长平侯夫人张罗着唐萱嫁妆的动静难免就大了几分。

    唐菀便也知道了。

    当得知长平侯夫人已经开始张罗着为唐萱匆匆赶做嫁衣,要唐萱尽快嫁入二皇子府,唐菀抿了抿嘴角。

    她觉得这倒是没什么。

    凤樟和唐萱有情人终成眷属,这不是挺好的么?

    只要日后别出来祸害别人就行了。

    倒是素月忍不住对唐菀有些抱怨地说道,“非要抢姑娘你的风头。”

    唐菀夏末秋初的时候出嫁,这是皇家赐婚,旨意上安排的良辰吉日。

    可是唐萱却非要抢在唐菀出嫁之前成亲,这不仅仅是抢唐菀的风头,也是张罗了唐萱的婚事,府上的人都累得半死,谁还能张罗得起来唐菀的婚事?那岂不是要冷落唐菀?

    素月被长平侯夫人这样明晃晃的心机给气得要命,不过唐菀倒是心性平和地说道,“没什么关系的。”她和唐家的关系本就疏远,就算是唐萱不抢在她的前面出嫁,只怕长平侯府也未必会大张旗鼓地发嫁她。因此,就算是长平侯夫人有些小算计,又算得了什么呢?

    唐菀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素月见她并未在意,虽然心里依旧为她抱不平,可到底还是听她的,没有再因这件事有什么抱怨的。

    倒是唐萱知道了自己即将嫁入二皇子府,不由格外欢喜,大抵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挨了凤弈和太康大长公主的接连教训,她竟然还能从病榻上爬起来张罗着所谓与姐妹最后的相处时光。

    这一日,唐菀正在院子里整理自己的嫁妆,又听青雾说一些宫中从前的旧事打发时间,就见院子外面进来了一个生得格外俏丽的丫鬟。这丫鬟正是唐萱身边极为得宠的,因为得唐萱的喜欢,性子自然也强势几分,素来对府里的主子也有几分不假辞色的。

    因唐萱几次被打都是因唐菀的缘故,这丫鬟心里恨极了唐菀,看见唐菀的时候就没有什么好脸色,却不敢过于嚣张,因此勉强硬邦邦地说道,“给二姑娘请安,咱们姑娘请二姑娘去坐坐。”

    她一副叫唐菀去唐萱的院子里说话是一件对唐菀很体面的事的样子,唐菀头都没抬,一边跟青雾对着自己的嫁妆,一边声音平淡地说道,“我不去。”

    “二姑娘!”这丫鬟顿时脸色一变,见唐菀手中的账本厚厚的,她又忍不住露出几分愤慨。

    因是唐萱身边的丫鬟,她自然也听长平侯夫人对唐萱说了一些私密的话,也知道若不是唐菀耍心机抢走了二房的家产,这些二房的家产本应该是唐萱嫁入二皇子府时应该带过去的嫁妆。

    想到这么厚厚的一笔嫁妆被唐菀从中作梗,再想想长平侯夫人如今拿着侯府的账册发愁的样子,这丫鬟忍不住冷笑了两声说道,“虽然二姑娘飞上枝头了,可也别忘了,姑娘不管怎么也是唐家的姑娘!”

    “这哪儿有你说话的份儿。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对主子姑娘指手画脚了?真是平日里给你太多的脸,叫你忘了尊卑了。”见唐菀懒得看着丫鬟,素月便上前一步对这丫鬟冷笑着说道,“什么飞上枝头。这话应该对大姑娘说才对!大姑娘能嫁到二皇子府里去,做了陛下的儿媳妇儿,这才是飞上枝头呢!为了飞上枝头,还拼了命地做那多厚颜无耻的勾当,二皇子自己都承认与大姑娘暗中苟且了。大姑娘做这种不要脸的事连累了家中姐妹的清誉,我们姑娘还没找大姑娘算账,用得着大姑娘倒打一耙,污蔑我们姑娘么?”

    “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我说的是人话,活该你听不懂呢!”素月性子本就厉害,如今有了清平郡王做靠山,越发地牙尖嘴利。

    她把唐菀护在身后高声说道,“与二皇子暗度陈仓的又不是我们姑娘,我们姑娘一向行的端做得正,自然什么话都敢说的!至于旁人,我就不知京都之中那些流言蜚语都是什么了。”

    唐萱抢了自己的妹夫,又是什么好名声不成?

    也亏的是如今唐家的主子姑娘里头没几个好的,不然,若是当真清白端正的好姑娘叫唐萱闹的这一出连累了清誉嫁不出去,那可就可怜了。

    因为素月的声音大得很,青雾不由抬头看了素月一眼。

    素月年轻气盛的样子倒是像极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不过经历的事多了,在宫中时间久了,青雾才明白,高声说话永远赶不上直接了当。

    她又看了看那气得浑身发抖的唐萱的这个丫鬟,见她不仅穿戴打扮与寻常的丫鬟不一样,更精致华丽,不像是个丫鬟,更像是个主子,更何况就这份不能忍气吞声的模样也不像是丫鬟才有的,倒有些心高气傲。

    一时间青雾的目光之中便多了几分若有所思,只对素月温和地说道,“何必争执吵闹,没得叫你也失了身份体统。既然冲撞了咱们姑娘,处置了就是。”

    她扬声就请了凤弈之前送的两位宫中嬷嬷过来,却见两位嬷嬷一脸严厉地来了,掏出掌嘴的竹板就把这丫鬟给拖下去掌嘴,这才对素月温和地说道,“下次直接掌嘴就是。”她年长温和,素月一向敬重她,忙对青雾福了福,这才看向唐菀有些不安地说道,“姑娘,这件事……”

    “挺好的。咱们往后不做受委屈的事。”唐菀根本没想见唐萱。

    唐萱想摆出姐妹情深的模样粉饰太平,她觉得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倒是青雾对唐菀问道,“这丫鬟是唐家给大姑娘预备的通房?”见唐菀似乎被吓了一跳,青雾便笑着说道,“长平侯府好歹是勋贵,有这样的预备情有可原。”

    豪族贵女出嫁的时候大多都带通房丫鬟,是为了自己不方便的时候笼络丈夫的,这样的丫鬟大多都是从娘家带过来,是信得过的,免得日后成为自己的心腹大患。

    不过青雾见唐菀迟疑着看着自己,便笑着对唐菀说道,“这丫头心高气傲,不是个省事儿的,如果唐家是想她做通房的人选,只怕日后会成为祸患。”她见多了各处王府家宅不宁的样子,自然也知道怎样的女子是不安分的。

    唐菀心有所感,不由轻轻点头说道,“姑姑说得有理。她瞧着是个通房的人选。”这丫鬟日后还真是凤樟的通房,不过她没有想到青雾竟然一眼就看得出来。

    素月素禾却在一旁变了脸色。

    她们也是唐菀贴身的丫鬟,可是她们却并不想做清平郡王的通房。

    “姑娘,我,我……”素月和素禾对视了一眼,脸色紧张,见唐菀笑着看过来,很耐心地等着她们说话,不由涨红了脸,却不知怎么说。

    她们对唐菀忠心耿耿,自然也明白唐菀身边没有几个可以信任的服侍的人。她们本想说不想做清平郡王的通房丫鬟,可是如果她们两个不做,日后唐菀提拔了一个跟她不是一条心的去服侍清平郡王,离间了他们夫妻可怎么办?

    虽然说清平郡王说日后不会纳妾,可是通房……也不算是妾室呀。

    素月和素禾顿时手足无措起来。

    她们知道自己是最忠心的,这样忠心的丫鬟做了通房才能护着唐菀,跟她们姑娘一条心。

    可是若是做了通房丫鬟,却又是跟唐菀抢了夫君,这叫她们心里无法接受。

    和姑娘抢同一个男人,又算什么忠诚?

    左右为难,就是如今素月和素禾的心情。

    见她们俩急得不得了,唐菀愣了愣,不由弯起眼睛笑了起来,对她们柔和地说道,“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你们放心,不叫你们做我们郡王的通房。往后我给你们挑两个好人家,叫你们也能好好过日子。”

    她这话叫素月和素禾松了一口气,素月不由关切地问道,“可是通房人选……”

    她怕极了唐菀会把不安分的人提拔上来,日后叫唐菀过不上安心的日子,毕竟这院子里的丫鬟,因唐菀是个不得宠的主子姑娘,大多数的丫鬟都服侍得并不用心,还更喜欢往其他几个姑娘的院子里钻,走门路想要调走。

    当初清平郡王的赐婚旨意到了唐家,因以为唐菀是去守寡,因此她院子里的丫鬟们人心浮动,大部分都已经找了好去处,不准备继续服侍唐菀了。

    可是等清平郡王活着回来,这些丫鬟又厚着脸皮想留下来。

    当然,这些人唐菀一个都没留,如今小院子里的除了素月素禾之外,几乎都是宫里的宫人。

    唐菀便柔和地对忧心忡忡的素月说道,“没有通房。我与阿奕……”她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不会再有别人了。”她认真地相信着凤弈给她的承诺,也相信凤弈不会做伤害她的事……如果是对通房丫鬟觉得无所谓的话,那凤弈之前不会对罗嫔送来的宫女发那么大的火,甚至一状告到皇帝的面前,令罗嫔都被降位。

    她垂了垂眼睛,低声说道,“他答应了我。我相信他。”

    凤弈说他不会做那种口口声声只喜欢她,对于别人都不过是身体上的新鲜,当做小猫小狗的玩意儿那样的事。

    他对于她一心一意,就是无论身体还是心里,都是一心一意。

    唐菀相信他。

    所以唐菀根本就没想过预备通房丫鬟。

    听到她这么说,素月和素禾顿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那姑娘要出嫁的时候,咱们院子里服侍的人怎么办?”素禾便好奇地问道。

    “你没发现啊?如今服侍姑娘的大多都是宫里的姑姑了,这也挺好的。”素月便精神一振对唐菀说道,“咱们侯府那些趋炎附势到处钻营的,还是别带去祸害郡王府了。”她高兴得不得了样子说道,“有好的,先紧着咱们大姑娘吧!大姑娘不是先出嫁那一个么?”

    她眉飞色舞的,越发在心里庆幸唐菀当初没有嫁给凤樟。毕竟,就如凤樟口口声声和唐萱情深义重不顾一切,那相爱的心多么真挚,都轰动京都了。

    可是唐萱大婚,却还要预备通房丫鬟。

    素月宁愿唐菀嫁给发起火儿来可怕得叫人畏惧却连通房丫鬟都不要的清平郡王,也不要那个对唐萱爱慕痴狂却心安理得享用通房的二皇子。

    “姑娘往后要发嫁我们,就给我们寻郡王府里的人吧。我和素月想一辈子都服侍姑娘。”素月也欢欢喜喜地说道。

    “若是缘分到了,不管是不是郡王府里的人,我都把你们嫁出去。”上辈子素月和素禾过得就挺幸福的,平凡却安稳的婚姻,生活得虽然不奢华,可是却很富足,还有儿女也很乖巧可爱,唐菀觉得她并不想叫她们失去这样的幸福的婚姻,因此便含糊了一声。

    主仆三个人悠闲地说话的时候,青雾便微笑着坐在一旁,看着素月和素月对唐菀亲近关切的模样,不由心情也格外地好起来。

    她对唐菀不给凤弈预备女人服侍这种做法并不觉得惊世骇俗,也不觉得唐菀善妒,相反,其实在经历过了先帝贵妃弄权乱政之后,青雾也觉得一个男人配一个妻子就行了。女人太多,必然会引起祸患,甚至会祸害了自己。

    就如先帝,膝下本有儿女众多,可是当先帝贵妃进宫,得到先帝的专宠之后,这些儿女除了被关去了冷宫的太子一家之外,余下的先帝的儿女已经凋零得所剩无几。

    虽然这也是因东宫不稳,因此先帝的皇子们各自为政争夺下一任储君彼此争斗夺嫡,因此才这样血流成河,并不无辜。可是若没有先帝贵妃的野心还有贪婪,如果东宫的位置稳稳的,那先帝又怎么会死了那么多的皇子和公主,一口气连后宫嫔妃都因此死了大半?

    如今先帝的皇子,也就是陛下的弟弟只剩下了两个,都已经成了惊弓之鸟,老老实实连朝堂都不敢涉及,而先帝的公主死得一个都不剩下。

    这就是宠妾灭妻,忽视正统,贪图女色的结果。

    也是因为这样,当清平郡王想要一心一意守着一个王妃生活,青雾觉得挺好的。

    家中安稳和平,夫妻和睦,这才是最大的幸福。

    “姑姑,姑姑?”见青雾微笑着失神,唐菀和素月素禾说笑了一会儿唯恐冷落她,便唤了两声好奇地问道,“姑姑在想什么?”

    她天真烂漫的,小脸儿因为今日欢喜红扑扑的,青雾便收回目光笑着对她说道,“在想长平侯夫人这样仓促要发嫁大姑娘,这并未经过太后娘娘与宫中的允许,有些过于自以为是了。”

    长平侯夫人不被允许进宫,因此见不着太后和皇后,不能商讨唐萱和二皇子的婚事,因此只能自作主张倒是情有可原。可是既然得不到宫中谅解,难道不能推辞婚事两年,先叫太后与皇后对唐萱转圜态度,然后再提婚事么?

    长平侯夫人这么着急,太后只怕是要恼了。

    宫中至今对二皇子马上要成亲的事都没有个动静,就已经看得出宫中的态度。

    长平侯夫人大概还觉得庆幸宫中并未阻挠这门婚事。

    可是哪里有她想得那么简单。

    如今宫中不仅恼怒长平侯府与二皇子自作主张,而且只怕太后和皇帝对二皇子急着大婚还要更多心了。

    唐菀微微一愣。

    “是啊,为什么这样着急呢?”她呆呆地问道。

    上一世的时候,唐萱也是很快地就嫁给了凤樟,夫妻俩刚刚成亲的时候柔情蜜意的,不知多恩爱,因此唐菀没有想过,为什么长平侯夫人这么着急。

    “大概是为了陛下嫡长孙的身份吧。”青雾悠然地说道。

    太子不太可能有子嗣了,长平侯夫人这是想叫唐萱赶紧嫁给凤樟为凤樟生下嫡长子。

    到时候,唐萱就是皇家的功臣,就算嫁给二皇子的手段有些不光彩,可是看在这个名分最重要的嫡长孙的份儿上,皇家会对唐萱这个嫡长孙的生母改变态度的。

    青雾的话不由叫唐菀恍然大悟。

    不过她想了想才摇头说道,“孩子不应该是争权夺利,巩固自己地位的工具。”可爱的孩子们就算不是所谓的嫡长孙又怎样呢?对于唐菀而言,那依旧是应该被疼爱,被全心全意宠疼的孩子,而不是满满地背负了各种强加在他身上的期待的道具。

    她这样说话未免站着说话不腰疼,不过青雾却并不觉得唐菀这样有些天真的话叫人嗤之以鼻。她笑了笑,对唐菀说道,“每个人的选择不一样罢了。”

    有如唐菀一般对这些不在意的,自然也有很多在意这些名分以及名分带来的利益的人。

    唐菀也并未刻薄地批判,不过因唐萱在她的院子里碰了钉子,连身边最得宠的丫鬟都挨了宫里嬷嬷的嘴板子,一时怕了唐菀,不敢再叫人来叨扰她。

    唐菀趁着这个时候给广陵侯太夫人敬了茶,叫了一声干娘。

    她去广陵侯府给太夫人磕头敬茶的那一天,京都有名有姓的勋贵豪族都有女眷参加。

    不仅仅是因广陵侯太夫人第一次下了帖子遍请京都豪族女眷参加,而广陵侯李穆最近在京都正被太子倚重,一时成为朝中新贵,无人敢于轻视广陵侯府的缘故。

    也不仅仅是太康大长公主亲自坐镇广陵侯府,作为见证唐菀拜认干亲的缘故。

    更多的反倒是清平郡王凤弈之前将各处曾经传扬了些唐菀不怎么好听的言论因此差点砸了各家府邸的缘故。

    这些人家是怕了唐菀了。

    这些女眷们想不明白,唐家这二姑娘到底有什么法力,能叫性子乖僻冷酷的清平郡王这么维护她,为了她连天都可以捅个窟窿出来的样子。

    之前二皇子退亲的时候,明明是个无依无靠的倒霉蛋。

    可是一转眼,怎么就叫清平郡王这么喜欢?

    甚至为了她,简直是什么都顾不得,伤势未愈就在京都到处奔走为她张目。

    据说二皇子已经被清平郡王殴打了很多次了。

    因为这些复杂的心情,也不想再触怒清平郡王这个性子强势的皇族,因此今日这些豪族女眷们来参加广陵侯府的盛事,自然是为了对唐菀示好,也是为了从此与唐菀越发亲近几分。

    唐菀拜了广陵侯太夫人做干娘之后,被这些素日里高高在上的贵妇人们围在中间,听着无数的亲切中隐隐带着讨好与央求原谅的话,那一刻,她被簇拥在无数的繁花似锦中间,荣光无限,荣耀满身,成为众人瞩目的人。

    可是不知怎么,唐菀却在那么多的讨好与殷切的目光里,脸上带着笑容,却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她今天没有见到她的郡王。

    她被繁华簇拥,可是他却不见踪影。

    这样的日子,他没有在。

    那一刻,繁花似锦都褪去了颜色,一切都没有滋味了起来。

    他在的时候,哪怕只是身处平凡她都依旧欢喜无限。

    可是他不在的时候,就算再多的荣光却都已经失去了意义。

    她想他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蚊蚊的火箭炮和秋茫、山中閑雲、陌上幽蘭香、会蹦会跳的橙子和璇的地雷啦么么哒^w^~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