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第 51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51、第 51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一路凡尘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日娱韩娱]顶端     大公主想着想着就忍不住微笑起来。

    不过下一刻, 当看见皇后身边的几个宫女上前,手中捧着无数的衣裳,大公主笑不出来了。

    她觉得自己有些胃疼。

    然而唐菀却眼睛微微一亮。

    “这几件衣裳是才做的, 瞧着样式也新颖许多, 是宫中的人专程给我送来的。”皇后看了那几件流光溢彩的衣裳,便将目光试探地看向大公主和唐菀, 仿佛在犹豫先给谁换衣裳。

    因大公主明艳熠熠,唐菀婉转秀美, 这是决然不同的气质, 因此皇后竟一时无法选择了起来。

    趁着这个时候大公主便干笑着说道,“还是叫阿菀先来。堂兄不是在这里等着呢么?”她的目光落在微微颔首似乎并无不愿的凤弈的身上,顿了顿,便对皇后笑着说道,“您看,堂兄如今也更喜欢华美的衣裳。不若日后您多叫宫中做些男子的锦衣, 也给堂兄打扮打扮。”

    大公主的脸上隐隐露出几分不怀好意。

    她觉得皇后日后有了凤弈两口子, 就肯定没有精神想到自己了。

    “你说得也有些道理。男子怎么了?男子也应该打扮得光鲜一些。”皇后见大公主露出得意的笑容,便逗她说道,“不过阿奕还有阿菀照顾,用不上我。不若我了叫人多做些衣裳,照顾你父皇吧。”

    她的笑容里带着几分戏谑, 大公主正听着,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不由预想到了当皇帝被皇后折腾着打扮得绝望了的时候, 听说这臭主意是他这个爱女的贡献,那皇帝的心里对她这个女儿得是什么心情?

    大公主一时笑得更加僵硬。

    皇后却已经叫人扶着自己往后头的宫殿去了。

    她拉着有些期待,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唐菀去了后头换衣裳。

    唐菀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是个提线木偶。

    也不知换了多少的衣裳,用了多少的首饰,皇后在一旁一边轻轻地咳嗽着指点宫女们给她如何打扮,很多的唐菀从前想不到的漂亮的形象都在银镜之中看得分明。

    唐菀一时把目光凝固在那些美妙不同,可是却都是自己的模样的姿态之中很久都不能回神。她想不到自己也可以有这么多不同的美丽的模样,明媚的,娇俏的,浓艳的,活泼的。等唐菀终于听到了皇后说了一句“好了”的时候,她甚至有些意犹未尽。

    原来女子都喜欢梳妆打扮,是因为不同的美丽的模样总是会叫人快乐的。

    “阿菀真是个美人。”皇后摸了摸呆呆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的唐菀,微笑着说道。

    唐菀又温柔又顺从,很听话地听着她每一个吩咐地打扮,没有半分不耐烦。

    这和性子跳脱,总是在梳妆台前坐不住的大公主是完全不一样的。

    “娘娘。”唐菀回头,脸颊红红地看着皇后。

    她今日脸上的胭脂水粉更多一些,带着几分浓艳的妆容,瞧着多了几分灼灼生辉的明艳色彩。

    皇后笑着摸了摸她头上的精致的发髻,牵着她的手把她从后头的宫殿牵出来,就听见前头大公主和凤弈相对而坐,兄妹俩互相看着竟然默默无言的样子。

    也不知安静了多久。等听到了脚步声,大公主算了算唐菀被打扮了多少时间,不由吐出一口气来转头笑着问道,“怎么这么……”她的话音消失在了见到唐菀那一瞬间。

    眼前的那个妆容艳丽,眸光顾盼潋滟,穿着一件大红色的洒金宫装露出了纤细雪白的颈子的姑娘叫大公主一时说不出话。她怔怔地看了唐菀很久,看见她被自己看得羞涩地直往皇后的身后躲,不由吐出一口起来说道,“我都觉得心动了那么一下。”

    她知道唐菀是个美人,可是却没有想到当从皇后的手中打扮出来,本是温柔如水的女孩子竟然叫人只觉得惊艳了时光一般。

    这所谓的京都绝色的几家姑娘,在大公主的心里都赶不上此刻的唐菀了。

    “真是艳冠群芳啊。”大公主喃喃地说道。

    她忍不住起身快步走到了唐菀的面前,见她躲在皇后的身后偷偷探头偷看凤弈的方向,不由扯了扯嘴角。

    真是女为悦己者容。

    她都把唐菀夸上了天,可是唐菀第一时间就算是羞涩,也只看向凤弈的方向。

    比起她,唐菀更想听到凤弈对她的夸奖。

    见唐菀明眸皓齿,妆容艳美,却还是可怜兮兮地去看凤弈,大公主不由急忙转头对半晌都没有说话的凤弈嗔怪地说道,“阿奕哥,你也夸夸阿菀。”凤弈仿佛是个榆木脑袋,跟南安侯一样的性子,打仗打得脑子里没有半分善解人意,到了此刻竟然也不知夸夸自己的妻子。

    大公主满脸嗔怪,凤弈却只是哼了一声站起身来,走到了唐菀的面前,却见她绯红着脸,目光潋滟期盼地看着他,许久才说道,“的确是艳冠群芳,不仅衣裳华美,阿菀本也是最美的女子。”他顿了顿,见唐菀一双眼睛弯成了新月的模样,便继续说道,“一直都是。”

    大公主微微一愣。

    “这话是何意?”

    “就算没有精致妆容,华衣美服,阿菀也依旧是最美的女子。这些妆容与华服因阿菀才变得更加光彩夺目。”凤弈冷淡地说道。

    唐菀和大公主同时张大了眼睛。

    “你!”大公主没想到榆木脑袋的凤弈竟然会说出这样叫人心神摇曳的情话。

    只靠着衣裳妆容打扮出来的惊艳美人,就算称赞了也就称赞了,美丽都不过是妆容华服衬托出来的。

    可是凤弈却只说那些华衣美服因唐菀而生出无限的光彩。

    这不是在夸唐菀本就是个顶尖的美人,无论打扮不打扮在他的心里都是最美么?

    还“一直都是”……

    大公主忍不住转头,就看见唐菀已经捂着嘴角,看向凤弈的目光潋滟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她还顾不得羞涩,从皇后的身后走出来,伸出雪白的手指勾住了凤弈的衣摆。

    “阿奕。”她软软地叫他。

    凤弈只觉得这个称呼就像是个咒语。

    当唐菀每一次软软这样叫他的时候,他都挣脱动弹不得。

    看着凤弈垂头摸了摸唐菀涂抹了许多胭脂的脸颊,大公主不由心想南安侯怕是个死人……怎么他就不知道这么说这许多动听的情话呢?她心里哼了两声,却见皇后正笑着站在一旁温和地看着,忙扶着皇后坐到了一旁的软塌上,又帮她盖上了薄薄的毯子,这才低声说道,“都说透过妆容看美人,原来堂兄还有这样的能耐。”

    她的话叫皇后忍俊不禁,半晌之后,皇后才笑着拍着大公主的手背温和地说道,“并不是透过妆容才看得到美人。而是无论阿菀是怎样的模样,就算是风华不再,就算是容颜不复,可是在你堂兄的心里她也依旧是最美的女子。这世上的绝色佳人无数,然而在你堂兄的心里与眼里,阿菀永远都是最美的那一个,没有人能和她媲美。,也无人能够令你堂兄移情。”

    “母后的话我也明白。”

    “宣平,我也希望你也能遇到一个这样的男子。”皇后见大公主错愕地抬头看着她,便微笑着说道,“遇到一个会珍惜你,疼爱你,在他的眼里,任何女子都比不上你,除了你谁都不要的男子。”

    她顿了顿,便对大公主微笑着说道,“南安侯的事,我已经听你父皇说了。他宁愿被你父皇训斥,厌弃也要进宫求你父皇与你的事,好歹也算是真心。”

    见到公主咳嗽了两声,皇后便舒舒服服地靠着软塌笑着说道,“早些年在冷宫的时候,你什么泼辣样子他没见过。你和人吵架骂街的样子,你穿着旧衣裳只在头上挽一个道髻的邋遢样子……可是他却依旧觉得你是最美丽的,最叫他心动的。虽然南安侯年纪大了一些,不过却好歹有一颗真心。”

    “我,我其实一直都美美的。”

    “他第一次来冷宫,你披头散发地冲出来的样子我还记得。”大公主在冷宫为了护着皇后和罗嫔,一向泼辣强势,如水一般的女孩儿家是没有的,相反,如刀锋一样锐利强悍,瞧着就是个泼辣货。

    南安侯既然见过了大公主最强势又毫无形象的样子,还能对大公主情根深种,皇后就觉得南安侯对大公主很真挚。更何况……皇后便对大公主说道,“他还对陛下说,日后若是娶了你,就绝不纳妾,一心一意守着你过。陛下听了很生气。”

    皇帝不是气南安侯只守着自己的公主过日子。

    难道他还希望自己的女婿三妻四妾不成?

    叫皇帝生气的是,他还没答应南安侯下嫁爱女呢,南安侯就把日后的婚姻生活都安排上了,这太不把皇帝这个岳父放在眼里。

    因此皇帝决定晾晾南安侯,也想瞧瞧,若是南安侯发现迎娶大公主会触怒皇帝,连累自己的前程,还会不会坚持。

    南安侯一直都在家中闭门思过,每天皇帝都叫人去问他反悔不反悔,若是南安侯愿意说自己反悔了,皇帝就放他出来依旧君臣相得。

    若是南安侯执意要娶大公主,那就一直都在府中闭门思过好了。

    南安侯一直都没有被放出来。

    “母后,我心里也喜欢他。除了他,无论嫁给怎样的才貌仙郎,我也不会幸福了。”大公主小声说道。

    “我知道了,回头会告诉你父皇你的心意。”皇后便笑着点了点头。

    不过她心里有数。

    皇帝应该已经默认了大公主和南安侯的婚事。

    只看他前些日子突然给了大公主封号,赐号宣平公主就知道,皇帝已经预备赐婚了。

    有了封号的公主与皇子大婚的时候才会更体面贵重。

    只是叫皇后都觉得可怜的是,大公主都有了封号,可二皇子却依旧只是二皇子。

    皇后心里同情了一下二皇子,却见凤弈刚刚不知道说了什么,唐菀红着脸躲到了自己的身边,不由笑着问身边这个香软的小姑娘问道,”怎么了?阿奕惹你气恼了?”

    她的笑容微微苍白,带着几分虚弱,唐菀想到刚刚凤弈修长的手指划过自己的脸颊时的战栗,不由连连摇头说道,“没有没有。我就是,就是想陪陪娘娘。”她不好意思地依偎在皇后的手臂上,又香甜又娇软,凤弈只觉得她此刻身上的气息甜美得不可思议,半晌之后才哼了一声坐在一旁。

    “娘娘,二皇子来给您请安了。”一个宫女进来对皇后说道。

    大公主和唐菀正一边一个坐在皇后的身边,听到这话,皇后面无异状,笑了笑说道,“叫他进来。”大概是皇帝给大公主赐了封号却落下了他的事叫二皇子也急了,二皇子竟然也知道来给她这个母后请安了。

    她的脸上看不出对二皇子凤樟的喜恶,仿佛罗嫔和二皇子为了能够继承皇位,因此期盼的那些比如太子一辈子都不能有子嗣,或者太子病弱过于虚弱短命之类的想法对她都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似的。

    当凤樟快步进来恭恭敬敬请安的时候,皇后不由对他温和地说道,“不必这样多礼。这儿有没有外人。”她摆手叫凤樟起身,却见眼前的凤樟俊秀的脸上带着几分疲惫,便温和地说道,“听说你最近每天都进宫陪伴罗嫔,真是很辛苦。难得你来我的宫中请安,在我的面前就不必拘礼了,坐吧。”

    她格外温和,凤樟不由心中感动,想到了天天都抓着自己哭诉皇帝狠心的罗嫔,他便觉得皇后对自己尚且和气,不由松了一口气。

    “多谢娘娘。”他感激地说道。

    他本以为因和唐萱的婚事,会叫皇后对他不喜,可是现在看看,却觉得皇后似乎对他并没有那么多的不满与厌恶。

    既然这样,凤樟也就放心了。

    太子的身体不好,按罗嫔的意思,只怕日后是要他这个弟弟的血脉过继给太子,或者直接叫他继承太子的储君之位的。

    能得到皇后的善意,凤樟觉得自己距离皇位又近了一步。

    而且他父皇一向爱重皇后,若是能叫皇后喜爱他,在他父皇的面前说句话,至少是不是也能给他封个爵位?

    李穆做了广陵侯,大公主封了宣平公主,只有他……半个爵位都没有。

    这叫世人怎么看他?

    太丢脸了。

    哪怕只封一个郡王,也能叫天下知道皇帝对他这个二皇子依旧是疼爱的。

    他心烦意乱地想着,然而大公主的脸色却有些异样。

    皇后先点出凤樟日日都进宫,之后又说他“难得”来给皇后请安,这话中的深意完全显示出了皇后的不悦。不过看着凤樟那张真心感激皇后的样子,大公主真是觉得她不如回头劝劝罗嫔,把那些野心都给收了吧。

    放弃那些叫人觉得可笑的野心,赶紧收拾收拾好生低调地过日子,或许日后还能混个闲王当当,享受一辈子安安稳稳的荣华富贵也没什么不好。

    皇后这样浅显的话都听不出来,怎么去前朝朝堂上和朝臣们往来?

    那些朝廷里的人还不把凤樟给糊弄得团团转么?

    “罗嫔最近心情不好,你能时常来宫里看看她,她也能更安慰一些。”罗嫔丢人丢得京都皆知,又降位又被训斥,还要每天背诵宫规,这对于一位皇子生母自然是丢人的,因此皇后也没有对罗嫔进一步地处置,毕竟还得看在大公主的面子。

    此刻见凤樟恭敬地点头,她便问道,“难得你会过来,莫不是还有什么要紧的事不成?”她已经是第二次提到“难得”了,大公主不由有些坐立不安,却也知道皇后这也是在提点凤樟。

    凤樟天天进宫,不来拜见皇后这个嫡母也就罢了,总是不去给太后这个祖母请安又是什么道理。

    皇后总不能对凤樟直接说,叫他去给太后请安。

    不过显然这样晦涩的话,凤樟还是听不明白,此刻抬头便为难地说道,“母亲身体有些不舒坦,我想求娘娘给母亲多派遣几个太医一同给看看。”他之前听到了一些京都的风言风语,都说他忘恩负义,说他不孝,说他在进宫之后就把从前的养母广陵侯太夫人的死活置于不顾。

    广陵侯太夫人之前都要病死了,他却一直都没有过去看望,因此京都有些隐隐的传言都说二皇子行事凉薄无情,一朝得势,那是养母与未婚妻都不要了,奔着富贵荣华就过去了。

    说起这些,凤樟心里全都是苦水,毕竟他不是不想去看望养母,可是明明是养母不叫他进李家的大门,摆明了厌恶排斥他,他又有什么办法?

    可是这些辩解就算他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只会叫京都这些豪族与朝臣都以为他是在狡辩。

    为了证明自己是个孝顺的人,凤樟最近是什么都顾不上了。

    当日叫大公主夹枪带棒地给骂了一顿,凤樟最近都不敢提起唐萱,他觉得这是来日方长的事,等他好好孝顺孝顺罗嫔,叫京都的人们都看看他其实是一个孝顺的人,把这场危机安安稳稳地过去,得到皇帝的原谅给他一个爵位,再求罗嫔宣召唐萱也不晚。

    因此,哪怕是长平侯府频频传信给他说唐萱受了唐菀的欺负,还被太康大长公主与清平郡王打了脸,凤樟也都顾不得了。他甚至觉得有些头疼……他如今忙着扭转自己的风评与前程,哪里还敢去得罪身为皇族大长辈的太康大长公主和清平郡王。

    凤樟不得不承认,有那么一瞬间,他心里是埋怨唐萱的。

    为什么非要去捅太康大长公主这个马蜂窝?

    身为他的皇子妃,难道不是应该好生服侍太康大长公主,叫太康大长公主对他改观么?

    那才是贤内助应该做的事。

    而不是如唐萱这样,把皇族里不能得罪的都给得罪了一遍。

    不过这一瞬间的埋怨很快就淹没在他对唐萱炙热的爱意里。

    他心里更加怜惜唐萱为了嫁给自己因此才受到了皇家这么多的磋磨,还有为了嫁给自己,唐萱付出了那么多的牺牲,甚至连姐妹之情都抛弃了。他想到唐萱为了他不顾一切,不顾堂妹的怨恨还有世人的指指点点也要嫁给他,就觉得心里暖暖的。

    在这样的时候,他心里念着唐萱的好,才想对皇后说一些罗嫔病了的事,却在抬头看向皇后的时候突然怔住了。

    皇后的身边依偎着两个美人。

    一个自然是他的妹妹大公主,可是另一个明眸皓齿,妆容精致,容貌绝色的华服美人,一下子惊艳了他的眼睛。

    片刻的惊艳之后,凤樟看着这个面容仿佛有些熟悉的美貌女子,突然只觉得心里漏了一拍。

    是……唐菀?

    这个姿容明艳逼人,整个人灼灼生辉的绝色佳人,竟然是唐菀?!

    一时之间,凤樟怔怔地看着唐菀竟然僵住了。

    他的目光失魂落魄地落在唐菀的那张妆容精致的美貌无匹的脸上,在她眉心冶艳的梅花妆上流连不去。

    唐菀是这样的美人么?

    他记忆里的唐菀,有这般美貌么?

    那一刻,凤樟只觉得自己的心里空荡荡的,似乎眼前划过了的永远都是那个对他安安静静地笑,鼓励他,可是永远穿着的却只不过是不那么光鲜的衣裳的小心翼翼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的面容在他的记忆里慢慢地和此刻眼前这个光艳无双的美人联系在一起。

    几乎是一瞬间,凤樟觉得自己的心口剧痛,甚至空空的,仿佛自己失去了最珍贵的珍宝一般。

    他怔怔地看着唐菀,一时惊呆了的样子,皇后本是微笑着,此刻却微微皱眉,推了推唐菀温和地说道,“去和阿奕坐。你们小两口坐在一块儿才赏心悦目。”

    她不喜欢凤樟这种对着自己堂嫂露出惊艳与痴痴的模样,觉得龌龊。不过这样的话如果训斥开了,反倒是叫唐菀的脸上不好看,因此顿了顿,皇后才对一下子回神,又失魂落魄地回头看向唐菀的凤樟问道,“除了太医,二皇子来我宫中就没有旁的事么?”

    凤樟却听不见她的话。

    他回头,看着唐菀裙边荡起了华美的涟漪,目光欢喜地走到了凤弈的身边,和他双手交握。

    她的眼里看不见别的人,自然也看不见他。

    凤樟动了动嘴角,想说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就在这一刻,凤弈一手握着娇娇怯怯地看着他的唐菀,一手眉目冷淡地提起了桌边的白瓷茶壶,颠了巅,抬手就将这茶壶砸了出去。

    一道白光闪过,白瓷茶壶重重地砸中凤樟的面门,清脆的碎裂声还有惊呼声后,一地白瓷碎片混杂着鲜血与茶水流淌了满地。

    “啊!”

    凤樟俊秀的脸上全都是狰狞的血水还有茶水,他痛得下意识捂住了自己满是血水与伤口的脸,在椅子里瑟缩成一团。

    凤弈收回手,冷笑了一声。

    大公主揉着眼角,觉得头疼万分。

    她觉得凤樟这是脑子坏掉了。

    身为堂弟,用惊艳倾慕的目光去看自己的未来堂嫂,这不是找死么?

    挨了打真是不冤。

    还是……

    大公主突然微微皱眉,若有所思地看向了疼得忍不住呻/吟的凤樟。

    她这个二哥不会是……想吃回头草吧?

    作者有话要说:  抱走大家的霸王票啦,幸福捧脸mua! (*╯3╰)~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8 01:10:52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8 01:11:05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8 01:11:56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8 01:12:01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8 01:12:13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8 01:12:21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8 01:12:27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8 01:13:54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8 01:14:05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8 01:14:16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8 09:08:49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8 09:08:57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8 09:09:02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8 09:09:07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9-12-28 09:22:41

    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8 15:11:12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