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 49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49、第 49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一路凡尘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超能右手[日娱韩娱]顶端     不过唐菀刚刚怀疑了一下, 凤弈已经收回手。

    他的脸色淡淡。

    唐菀犹豫着收回目光,想多问一句他是不是挠了自己,又觉得这么问, 似乎有些哪里不对。

    她咬着嘴角半晌没有吭声, 却默默地往一旁蹭了蹭。

    就在这个时候,避开了他们说话的素月快步进来, 见唐菀与清平郡王之间的距离有些接近,她有些尴尬, 可是却又觉得很高兴, 毕竟做丫鬟的谁不愿意看见自家的姑娘夫妻美满恩爱呢?

    因此素月想了想,决定当做没有看见,只对唐菀急忙说道,“姑娘,侯爷带着大公子往咱们这儿来了。”她这个禀告叫唐菀没有意外,毕竟凤弈刚刚就说了长平侯肯定是会过来的, 只是她没有想到长平侯带着自己的庶长子, 唐家的大公子唐逍一同过来。

    凤弈从未说过要见唐家的大公子唐逍。

    长平侯这不是自作主张么?

    “怎么会叫大堂兄过来?”唐菀便皱眉问道。

    唐逍就是长平侯与那个得宠的,连长平侯夫人都要忌惮的魏姨娘生的庶长子。

    魏姨娘是太夫人身边早年服侍的丫鬟,对太夫人十分亲近听从。

    太夫人把她给了长平侯,长平侯自然是十分看重的,而且魏姨娘生得美貌伶俐, 又与长平侯有旧时的情分,因此一直都很得宠。

    只看她敢越过长平侯夫人生下长平侯的庶长子就知道是多么嚣张的人了。

    唐菀和魏姨娘没什么交集。这位魏姨娘一向得宠,又是太夫人的心腹, 因此对唐菀这个出身二房的姑娘是看不上的,更不要提她大堂兄唐逍是个读书不成,倒是先觉得整个唐家就是他的,因此在外章台走马,自诩名门公子,一向鼻子长在天上的性子。

    他连长平侯夫人所出的唐萱都十分排斥,更不要提唐菀这个隔房的堂妹。因此唐菀和唐逍没有什么兄妹之情,如今见唐逍竟然来了,这显然是冲着凤弈而来,因此唐菀心里有些不高兴。

    凤弈在别人的眼里都是唐僧肉,都想在他的身上得到好处。

    可是唐菀不喜欢凤弈被人利用,被人觉得他就是个冤大头。

    就算是凤弈娶了唐菀,也不能叫唐家顺杆爬。

    “大堂兄还是别见了。”

    “他对你不好?”凤弈问道。

    “家里……只有二哥哥对我很亲近。”唐菀扭了扭衣摆低声说道。

    她犹豫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还有三妹妹。”

    唐三姑娘唐艾是长平侯的庶女,与唐菀都是长平侯府的边缘人。

    她的生母尚在,不过因为老实木讷并不得长平侯的宠爱,因此在唐家过得也算不上是好日子,到了如今也只不过是个通房丫鬟而已。

    长平侯夫人那样的人,对太夫人唯唯诺诺,对魏姨娘是恨着又不敢动手,可是对唐三姑娘这样一个生母无宠无靠山的庶女就随意欺凌。更何况长房只有两女,嫡女唐萱,庶女就是她这位三妹妹唐艾,长平侯夫人自然也厌恶她几分,唯恐她夺了唐萱的光彩。

    想到唐艾上一世那短暂的人生,唐菀顿了顿,不由想到了当自己从山中回到唐家的时候,唐家的人里只有她这个三妹妹偷偷地叫人送了燕窝过来,又问了安。唐艾很胆小怕事,从不敢在大家的面前摆出和唐菀亲近的样子,可是不管怎样,唐菀记得她的这份善意。

    哪怕只是微弱的善意,可是对于唐菀来说也足够了。

    她垂着头想了一会儿,便对凤弈小声问道,“阿奕,你的军中……或者认识的人里面,有没有人品好些,会善待妻子的人呀?”

    “做什么?”凤弈警惕地问道。

    难道笨蛋要爬墙了?

    “我只是想着三妹妹只比我小了不到一岁。”唐菀垂着头有些无力地说道,“虽然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是大伯父是个贪慕权贵的性子,大伯娘又是个对打压算计庶出的,我担心她日后婚事不堪。你身边有没有那样的人?不必十分显赫,王孙公子的,可是能善待她,别看不起她庶出的身份就行了。”

    她这个堂妹上一世亡故的时候挣扎着在她的面前落下眼泪,她握着她的手不能闭上眼睛的样子,都叫唐菀觉得,既然唐艾并没有带给她过什么伤害,那若是能在力所能及的地方帮助一个无辜的女子,还是就帮帮她吧。

    她这样心软,见不得人过得坏,也见不得长平侯夫人作践一个无辜的女孩子的一生。

    凤弈安静地看了她一会儿。

    他觉得唐菀的心里埋藏着巨大的秘密。

    可是这又怎样呢?

    他不在意她的隐瞒,因为就算她隐瞒着秘密,可是她却还是相信着他,依赖着他。

    “我叫人留意着。”见唐菀仰头对他笑了,凤弈哼了一声,抬手揉了揉她的发顶,想到二房的那些铺子里的亏空,他便对一旁站着,一脸茫然,显然也不清楚她们家姑娘心里藏着秘密的素月淡淡地说道,“叫长平侯自己进来。其他的猫狗,本王懒得见。”

    长平侯脑子大概是有些病症,不然怎么会觉得自己可以做一位实权郡王的主,还敢自作主张把儿子送到他的面前来给他看?

    怪不得这种废物不能在朝中立足,如今只能带着几个清客风花雪月。

    这么想想,唐逸倒算得上是唐家的一股清流,凤弈想到这里便对唐菀说道,“唐家之中,唐逸还算是个人才。怪不得太康姑祖母夸他。”

    “大长公主在你的面前夸他了么?”唐菀见素月领命去了,不由急忙对凤弈问道。

    “不是在我的面前,是在太子的面前。说他与李穆都是极聪慧,而且沉得住气的。”宣平大长公主夸奖李穆倒是常事,毕竟她曾经把李穆当做皇帝的次子看待,打小儿的看顾的情分在里头。不过能这么夸奖唐逸,倒的确是难得。

    凤弈百思不得其解,皱眉说道,“难得他入了太康姑祖母的眼。”太康大长公主历经三朝,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从前有多少年轻俊杰也没见太康大长公主这么喜欢,这么夸奖过,仿佛是对自家孩儿一般,真是奇怪了。

    唐逸虽然出色,可是也没有出色到叫一位见惯了朝中风云的大长公主这样青睐的地步。

    难道是因为上了年纪,因此也心软了?

    唐菀却更加高兴起来。

    “我就知道二哥哥会得人喜爱。他就是这样的人。”她兴致勃勃地说道。

    凤弈就不说什么了。

    倒是此刻,长平侯灰头土脸地进来。

    他进门的时候,门口处一个穿着簇新的锦衣,面色却抑郁的高挑的锦衣青年的脸一晃而过,眼底带着几分不甘。

    不过既然是清平郡王不叫他进门,那也无人敢在这里吵闹,长平侯满怀抑郁地进来,回头看见心爱的长子被拦在门口,当他回头看去的时候,青年的脸上明明格外黯淡,可是却为了不叫他这个做父亲的为难,便急忙露出了一个笑容,仿佛是叫他不要为自己担心。

    看到长子这样贴心,长平侯心中微微一痛,不由想到魏姨娘哭着在他耳边说的那些话。她说大公子委屈,因为只有一个庶子的名分,因此在外叫人看不起,在外头永远都不能名正言顺,要低人一等。

    竟果然如此。

    没见因他是庶子,因此清平郡王都嫌弃他身份低微,不肯叫他上前拜见。

    一想到魏姨娘这么多年温柔体贴,一向是他的解语花,却为了这件事哭得梨花带雨,长平侯心里莫名不是滋味儿。

    因……长子是庶子的缘故,如今侯府之中还没有继承人。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会叫魏姨娘母子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

    如果能定下世子的名分就好了。

    心里想着这些事,长平侯脸色便有些阴晴不定。

    他走进了唐菀这狭小的院子,一抬头就看见清平郡王正和自己的侄女坐在院子里,眉目冷冷地看过来。

    见到他们这未婚的小夫妻格外亲近的模样,长平侯目光闪了闪……他今日刻意带着庶长子唐逍过来拜见清平郡王,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因为他已经从府中下人的口中听到太康大长公主和唐逸的那几句交谈。

    太康大长公主说,太子曾经宣召唐逸去东宫当值,却被唐逸拒绝。

    长平侯如今想想都觉得痛心疾首。

    唐逸自己脑子不清楚,简直就是坏了他的好事。

    太子既然通过清平郡王宣召唐家子弟,这说明太子十分看重清平郡王与唐家的姻亲。

    唐逸自己不愿意去东宫,为什么不把这差事举荐给他的兄长?

    也就是唐逸跑得快,如今已经回了书院,不然长平侯恨不能打死这么败家的逆子。

    如果唐逍能顶替唐逸在太子的面前得了倚重,那他这个父亲返回朝堂也指日可待了。

    只是如今这前程被唐逸推掉,却并未打消长平侯心中的渴望。

    在他看来,既然太子因清平郡王的缘故连唐逸都看得上,那比唐逸更出色几分的唐逍应该更会被太子看重。不过这都得先入了清平郡王的法眼,正是因为有这样的顾虑,他才带着庶长子来了,却被清平郡王因长子庶出因此拒之门外。

    因为这样的态度,长平侯忍了忍,到底忍不住对冷眼看着自己的凤弈勉强笑着说道,“小儿就在门外,本是想给郡王请安的。”

    “呵……”凤弈冷笑了一声。

    他懒得说话,可是只有一个笑声,却令长平侯面红耳赤了。

    “郡王。”他鼓起勇气想要和清平郡王亲近亲近,日后姻亲也好走动。更何况如今唐菀在宫中正是个小红人,而且清平郡王瞧着也格外喜欢唐菀,这就比那个在得知长女唐萱受了太康大长公主责罚,如今躲着不肯见人,这样难堪正需要有人撑腰的时候却人影都不见的二皇子瞧着真心实意多了。

    想到长女唐萱因太康大长公主的惩治,如今在京都之中落下一个“长舌妇”的名声,长平侯就觉得恼火得厉害。

    他最近但凡出门,必然会有人过来好奇地问他是怎么养出一个长舌妇的。

    寻常的长舌妇,可招惹不到叫太康大长公主勃然大怒,下令掌嘴的地步。

    因为唐萱受了惩戒,长平侯丢脸丢得京都侧目,这比当初唐萱强抢妹婿更叫他觉得丢脸。

    更叫他气恼的是,二皇子明明知道京都里最近都在流传着什么关于唐萱的传闻,却不见个踪影,听说连日进宫,也不知在宫中折腾什么,忙得连见唐萱一面都不肯。

    明明……只要他上门来看望唐萱,表示无论唐萱怎样他都不会在意,都深爱着她,那长平侯府都不会这么丢脸。

    “你闭上嘴。本王有话要告诉你。”凤弈叫他进来不是为了听他的殷勤奉承还有委屈的,打断了长平侯的话,便更加冷淡地说道,“二房留下的家产。”

    “这些我已经归还了。”长平侯忙说道。

    凤弈却只当听不见,继续说道,“本王王府的账房清点二房在外家产时,遇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财物不翼而飞,被人盗窃走了。”看着长平侯一下子震惊了的样子,他便冷淡地说道,“你也不必摆出一副无辜的模样。没有你的吩咐,那些下人怎么敢这么欺凌我的王妃。”

    长平侯也别摆出一副坏事都是被人做他毫不知情的白莲花的模样。

    不然,长平侯夫人霸占二房家产那么多年,长平侯怎么全然没有想过归还这份家产给唐菀?

    长平侯夫人固然令人厌恶,不过长平侯也不是清清白白,因此当看到长平侯想要反驳,凤弈便冷冷地说道,“这件事,本王不和你分辨,本王正在养病,没有那么多闲工夫和你掰扯。我已经将唐家犯事的下人送去了衙门,是非黑白,经官吧。”

    “什么?!”

    长平侯骤然听到这样的晴天霹雳,只觉得双耳嗡嗡作响,看着目光冰冷的清平郡王顿时膝盖一软,顿时跪在了地上。

    他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为长子委屈。

    长平侯此刻只觉得五雷轰顶一般。

    清平郡王太狠了,太狠了!

    不过是一件家事,关起门来解决难道不成么?

    非要经官。

    这样走了官司,唐家的脸还要不要?

    侵占孤女家产这样的名声,以后唐家的人怎么出去见人?

    这京都世家之中多少不堪的事,大多自家门里遮遮掩掩地含糊过去也就算了。如清平郡王这样直接掀桌子的还是头一份儿。

    长平侯不由趴在地上嚎叫起来,“郡王,看在,看在唐家百年的门楣,看在阿菀的份上,您不能这样啊!”若说来的时候还是兴冲冲的,希望能为自己与长子求一个前程,那如今长平侯是什么都不想了。

    他只要想一想这件事如果通过衙门闹得满城风雨就觉得浑身发冷,更何况这件事衙门或许不过是秉公办理,责令长平侯夫人或者那些下人退还唐菀的财物,可这不是伤筋动骨的。最伤筋动骨的,是长平侯府这百年世族的名望,还有……还有唐家男人们的前程。

    家中出了这样的事,御史怎么可能不会弹劾?

    长平侯自己是废物,没有朝中的差事。

    可是他的两个弟弟都在朝为官,这件事简直是给御史们送上门来的呀。

    虽然三房与四房看上去跟长房做的事没有瓜葛,可是唐家尚未分家,这么多年,同住在一个屋檐下,难道唐三老爷与唐四老爷全然没有察觉二房的窘迫?

    他们难道没想过给二房孤女做主?

    若是对眼皮子底下发生的这些无耻之事没有察觉,那就是鼠目寸光,就是昏聩无能,那怎么做官?

    可如果是察觉了却并没有理会,由着长房作践二房孤女,那这样卑劣的为人就更不能叫他们继续为官了。

    长平侯一下子知道清平郡王的厉害了。

    当初,清平郡王警告他的那句“敢欺负王妃就弄死你全家”,原来并不是随便说说。

    这真的是想叫唐家全都一同去死啊!

    心里恨贪婪愚蠢的长平侯夫人得恨不能咬碎了她,可是长平侯此刻还是得先求清平郡王高抬贵手,从衙门里把这案子给消了。

    然而凤弈本就不是一个温和的性子,他只是看着长平侯冷淡地说道,“当初本王就警告过你,只是你们唐家把本王的话当做耳边风,以为本王是个好性子。不叫你们知道厉害,你们还由着性子欺凌本王的王妃。”他慢慢地起身,在长平侯颤抖的身形里走到他的跟前,俯身看着他,眼底冰冷地说道,“本王尚且待她如掌上珠,你有什么资格和你的混账老婆欺负她。”

    长平侯的嚎叫一下子噎在了嗓子里,不敢置信地看着坦然就是要护着自己的王妃的凤弈。

    他不敢相信他听到了什么。

    清平郡王不觉得羞耻么?

    宠爱自己的王妃,口口声声“掌上珠”,为她出气,这哪里还有半分英雄气概。

    这可是清平郡王啊!

    “郡王,唐家,唐家的荣辱……”他许久之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唐家的荣辱与本王夫妻有什么关系。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唐家的荣辱牵连不到阿菀的身上。”见长平侯赤红着眼睛看着自己,凤弈便冷笑一声支起身体,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说道,“废物。”

    不过是这点能耐,怪不得唐家已经渐渐衰落,早就不复当年的荣耀与兴盛。

    他不在意地回到唐菀的身边,这一次见到唐菀已经习惯了一般抬手和他双手交握,微微用力握了握她的手,这才看向委顿在地的长平侯冷冷地说道,“而且本王已经看在阿菀的情分,饶了你们性命。不然,敢盗取本王王府产业,若按本王的性子,你们唐家满门现在已经在大狱里等死。”

    他眉目冰冷。

    长平侯却已经顾不得看了。

    他只觉得惶恐。

    如果背上侵占二房家产的罪名,他,他日后还能重回朝堂么?

    长平侯夫人这是断了他的仕途啊!

    哪怕如今已经远离朝堂,可是他一直心心念念想要返回朝中,成为手握权柄的显赫的那一个。

    如今,却都被妻子给毁了。

    “出去。”和长平侯说完了这些话,凤弈对他已经没有在意,冷冷地说道。

    长平侯摇摇晃晃地起来,他本是一个保养得还很年轻的人。

    可是如今却一下子苍老了十岁的模样,人也变得恍恍惚惚的。

    “记住本王的每一句话。”凤弈声音冰冷地说道,“还有,管好你家的长舌妇,下次再敢污蔑阿菀,就不是几记重棍能够了结。”

    他这话有些叫人迷惑,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却传来了长平侯身边小厮的的呼喊。这小厮似乎被吓得不轻,明知清平郡王在里面,却还是惊慌地大声叫嚷起来,“侯爷,不,不好了!清平王府的人闯到了大姑娘的房里,大姑娘被,被拖出来,现在被打了十几棍了!”

    这小厮已经吓得快要语无伦次了。

    唐萱因为诽谤唐菀被太康大长公主责罚,这虽然叫他们惶恐,可是却又觉得可以接受。

    毕竟,太康大长公主身为皇家公主,责罚晚辈也算没什么。

    可是清平郡王今日又命人专门把养伤的唐大姑娘拖出来,丢在院子里打。十几重棍下去,羸弱单薄的少女已经人事不知,这就叫人快要恐惧了。

    清平郡王是什么人?

    是男子汉,是天下万众瞩目的英雄。

    可是身为大英雄,大豪杰,不是应该爱惜羽毛么?

    身为男子,竟然和一个弱女子依依不饶,还叫手下的人重棍殴打弱女子,这,这也太可怕了。

    哪怕是为了自己的王妃出头,可是这也太过分了。

    难道身为男子,不是应该对弱女子的冒犯一笑而过才显得心胸开阔,才显得是一个君子么?

    为什么和弱女子计较?难道不怕这天下的悠悠众口么?

    长平侯和唐菀都不敢置信地看向凤弈。

    “阿奕,你什么时候……”凤弈打从见了她,就一直在平静地说着各种闲话,可是他却一直都没有说,他叫人去给了唐萱十几棍。

    长平侯也不能相信。

    唐萱……她不是没有身份的人。

    她可是二皇子还没进门的正妃,是皇家妇。

    可就这么叫清平郡王给打了?

    那一刻,长平侯觉得自己的头上被泼了一桶冰水一般,明明是炎热的天气,可是他浑身比身处寒冬都凉。

    然而凤弈却只是一脸冷淡,微微抬了抬下颚,对怔怔地看着他的唐菀平静地说道,“我说过,下次她再敢生事,就打烂她的脸。”

    只可惜被太康大长公主捷足先登,先打烂了唐萱的脸。

    清平郡王来晚一步,心中十分遗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开心抱走o(n_n)o~

    谢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6 00:11:33

    谢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6 00:25:03

    谢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6 00:35:11

    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6 02:00:01

    鲸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6 05:55:28

    chenwe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6 06:22:27

    追寻的小宇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6 07:45:15

    圆圆楠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9-12-26 08:33:10

    圆圆楠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9-12-26 08:33:20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6 13:22:14

    会蹦会跳的橙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6 13:22:29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