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 48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48、第 48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一路凡尘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盛世谋妆[日娱韩娱]顶端     这样的嘲讽叫太夫人气得一个倒仰。

    她万万没有想到唐菀如今竟然会直接来嘲笑她窝里横。

    不过唐菀也没说错什么。

    太夫人在府中一向强势, 可是在权贵在的地方却总是一声不吭,唯唯诺诺的,这种欺软怕硬自然叫她自己也心里有数。

    可被一个一向只能看她脸色过日子的小辈这样指出来, 就叫太夫人格外受不了了。

    她气得浑身发抖, 指着唐菀,颤颤巍巍的样子, 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被唐菀气出个好歹似的。

    唐菀却没有准备背上一个气死祖母的恶名,她福了福, 转身就离开了上房, 这样干脆而且目中无人,竟然上房之中没有人敢阻拦,就算是曾经看不起唐菀的那几个太夫人身边的丫鬟,如今也不敢对唐菀指手画脚。

    她直接出了屋子,就见院子里长平侯夫人抱着已经晕过去,此刻可怜楚楚, 嘴和脸颊都已经红肿得触目惊心的唐萱在嚎啕大哭。唐菀沉默地看了一会儿, 却见长平侯夫人红着眼睛恨毒地看向她。

    唐菀觉得冤枉极了。

    又不是唐菀下令打的唐萱,为什么要来恨她?

    就算是要恨毒,也应该她去怨恨唐萱才对。

    唐萱在太康大长公主面前一句话就想把她置于死地,叫她成了一个命硬的人,坏她一辈子的幸福, 她还没来得及恨唐萱呢。

    “大伯娘是想倒打一耙么?”唐菀抿了抿嘴角,慢慢地走到了长平侯夫人的面前轻声问道,“明明是她冤枉了我, 在大长公主面前说了我的恶言,因此受到皇家的重责,可如今大伯娘是想要将她的罪过都扣到我的头上,大姐姐清清白白不成?”

    她的目光清澈如水,仿佛什么丑恶在她的眼底都无所遁形,长平侯夫人抱着女儿柔软的娇躯紧了紧手臂,死死地看着唐菀,低声狠狠地说道,“我会看着你的下场!”

    唐菀微微皱眉。

    “下场?”

    “你以为有大长公主和广陵侯太夫人撑腰就可以翻身了不成?”长平侯夫人如今每个夜晚都在懊悔,懊悔当初不该把唐菀的名字送到宫中,如今叫唐菀得了这清平郡王天大的好处。不过没关系……男人的心那么容易改变,而唐菀也只不过是仗着如今年轻新鲜因此得宠罢了。

    此刻仰头,她看着唐菀那张美丽的脸,带着几分怨毒地说道,“清平郡王从前没见过你这样的姑娘,因此觉得新鲜,对你还在兴头儿上,自然你是千般好万般好。可是你别忘了,花无百日红。皇家子弟后宅姬妾无数……你又能得郡王几日垂怜?等你没有了郡王的宠爱,你就知道什么叫做后悔,什么叫做跌落云端了。”

    失去清平郡王的宠爱,看唐菀还能怎么嚣张。

    她眯着眼睛看着唐菀继续说道,“失去夫君的宠爱,就算整个皇家都看重你,可是你也没什么好下场。”

    唐菀惊呆了。

    她大伯娘真是个明白人。

    “既然大伯娘这么了然,知道皇族子弟后宅姬妾无数,又为什么把大姐姐嫁给二皇子?二皇子也是皇族子弟。”唐菀慢吞吞地说道。

    长平侯夫人短促地一笑。

    “二皇子对我们阿萱是什么情分。清平郡王对你又是个什么情分。”她蔑视地说道。

    二皇子对唐萱是多年的求而不得,多年的深情恋慕。

    可是清平郡王和唐菀满打满算才亲近了几日,能有几日的感情。

    因此,她从不担心唐萱和二皇子。

    “既然大伯娘这么说,那就是这样吧。”唐菀觉得自己不需要在这个时候泼长平侯夫人的冷水了,毕竟,就算是她说二皇子不是一个一心一意的人,可长平侯夫人也不会相信的。

    她只会觉得唐菀是嫉妒唐萱因此才会胡说八道,绝不会相信二皇子也会做出抛弃唐萱的事。所以唐菀不准备多费口舌了,只是回头看了一眼跟着自己的唐逸,又看了看长平侯夫人,露出几分担心。

    唐逸却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他和长平侯夫人闹翻了才好。

    只有发现他是一个不受到她辖制摆布的庶子,长平侯夫人才不敢随意地把她的侄女塞给他做妻子。

    不过唐逸的目光落在唐萱的脸上,许久,从那已经被责罚得看不出美貌的脸上划过。

    他垂了垂眼睛,看到唐菀并没有想到更多打击长平侯夫人与唐萱的事,想到唐菀一向良善心软,就算是他提出自己的主意,唐菀怕是也不会答应,因此他垂了垂眼角,嘴角带着少年清新的笑容,仿佛无事发生的样子,倒是一转头,趁着唐菀去整理清点那些从库房里取出来的财物的时候,唐逸就偷偷叫一个府中的下人往二皇子府去了。

    唐萱挨了重责,正是二皇子应该展现他对唐萱紧张温柔的时候。

    他必然是要来看望唐萱的。

    就是不知道满心柔情担忧着心上人的二皇子看到自己的心肝宝贝儿如今被打得面目全非的样子,还会不会心生怜爱。

    唐逸笑了笑,把自己做了这一件好事丢到一旁,又去读书去了。

    唐菀清点了库房里那些财物一番,发现和册子上留下的差不多,因此也就算了。

    她把自己能够看到的家产都清点,至于外面的,就按照太康大长公主的意思,请清平王府的账房还有大长公主身边的嬷嬷去验收,一时之间,她数着日子等着自己要成亲的日子。这段日子看起来仓促,可是对于唐菀来说,她却觉得漫长得无法等待。

    等待凤弈的这段日子里,她又觉得多日没有看到他,心里生出了无比的想念。

    从前,她从来都没有这样想念过一个人。

    凤弈是她唯一的例外。

    唐菀想叫他知道,他是自己的例外。

    因此这一日,当凤弈突然来了长平侯府,唐菀欢欢喜喜地迎出去,一时欢喜得不得了,忍不住主动牵住了凤弈的手小声说道,“我……我都想你了。”

    她难得会说这么大胆的话,脸颊都羞涩得红成了朝霞一样。

    凤弈修长的手里被塞进了一只柔软的手,就见唐菀已经害羞得手足无措。她这样坦诚对他的想念,凤弈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对唐菀说道,“我也是。”他冷峻的眉眼慢慢地温和了起来。

    看起来笨蛋是不会悔婚了。

    好得很。

    凤弈最近一直都在算着大婚的日子,并且严密地敦促着宫中筹办自己的婚事。

    他十分担心夜长梦多。

    毕竟如果他有一日没有忍住,露出真正的面目欺负她,吓得这笨蛋反悔不肯成亲,那又该怎么办呢?

    想到大婚之后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欺负她,她跑不了了的时候,凤弈勾了勾嘴角,脸上的笑意深刻了几分。

    唐菀见他这么想念自己,看到自己便忍不住满面笑容,心里也很欢喜。她忍着心里的不好意思,牵着凤弈的手把他拉到了自己的院子里,絮絮叨叨地说着自己最近的一些事,比如唐逸已经回书院去了,长平侯夫妻又厮打了一场,都是因为清平王府的账房在铺子里对账的时候发现了许多的问题。

    比如铺子里的货物不知去向,库房是空的,还有以次充好,或者铺子里的银钱短缺,还有种种的不好的事,总之,大半的铺子都是空架子,在账册上一副花团锦簇的样子,可是铺子却是空的。

    说到这里,唐菀便对凤弈心有余悸地说道。“多亏你叫人来帮我,不然,我只怕是要吃亏了的。”她其实能想得到以长平侯夫人的人品是必然不甘心叫那么多年当做长房家产经营的铺子土地最后都便宜了唐菀的。

    长平侯夫人从未想过把家产还给唐菀,因此这些年,那些外头的生意还是都很尽心尽力的。

    如今白做了这么多年的苦工,被唐菀这么轻轻松松地拿走,长平侯夫人会忍得下这口气才怪呢。

    “我就是为这件事来的。”凤弈见唐菀下意识地依偎在自己的身边,心里嫌弃地哼了一声,却有些不自在地伸手,如大公主那样伸手揽住了唐菀的肩膀,一双凤眸之中泛起了冰冷,冷冷地说道,“不叫他们把这些给你吐出来岂不是便宜了他们。”

    他今日气势汹汹而来就是因为知道了唐菀这件事。毕竟,账房都是清平王府的人,发现了长平侯夫人干的好事,那些账房怎么可能不告知凤弈,他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就觉得长平侯夫人简直愚蠢无比。

    明明知道清平郡王不是个好相与的,竟然直到现在还抱着当初的目光看待唐菀,想要作践她,霸占属于她的一切。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

    罗嫔撞在清平郡王的手里都是降位,更遑论一个长平侯夫人。

    “我不在意他们。我在意的是你。”唐菀见凤弈侧头看着自己,她不由关心地抓着他的衣摆小声问道,“你的身体有没有觉得不舒服啊?你还受着伤呢。”她此刻被凤弈揽着肩膀,一时小脸儿就压在他的肩膀上,这样亲密的距离与贴近叫她觉得自己的浑身都充斥着凤弈身上那凛冽中泛起淡淡药的苦涩的味道。

    她脸红得不得了,可是又舍不得从这个安全坚实的肩膀上离开,只能当做不经意地把脸颊蹭了蹭凤弈的肩膀,小声说道,“其实咱们来日方长。你先养好身体,咱们慢慢再计较别的就好了。”

    “我从不是个隐忍的人。”凤弈淡淡地说道。

    他垂头就能够看到唐菀红得剔透的耳尖儿。

    本是白生生的耳尖儿此刻殷红如血,不知怎么,凤弈鬼使神差地垂头,轻轻地咬了一下。

    唐菀一下子软在他的肩膀上。

    片刻,她又想到发生了什么,一时脸上的热气滚烫,捂着耳尖儿从凤弈的肩膀跳起来,看着凤弈一时涨红了脸,又觉得自己的腿软。

    “你,你怎么又咬人。”之前是指尖儿,如今又是耳尖儿,唐菀捂着有些细细微微的刺痛的耳尖,看着一脸不耐地看着自己的凤弈,也不知是她心思龌龊,还是过于敏感,讷讷了半晌才小心翼翼地退后了一步,对似乎有些茫然她为什么要这样激烈的凤弈小声儿说道,“不可以这样的。”

    她觉得这样做不对,更叫她感到有些怕的,是那一刻自己的心里的炸裂的感觉,还有……凤弈的有些咄咄逼人的侵略感。

    她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可是就是觉得叫她怕得很。

    她,她……嫁给凤弈,是安全的吧?

    唐菀的目光潋滟,又对凤弈露出几分怀疑。

    “我只是不小心。”凤弈一只手藏在袖摆之下握紧,面上毫无异色,对有些怕他的唐菀不耐地说道,“过来。别叫我伤口疼!”

    他一副觉得唐菀是个巨大的麻烦的样子,只是心里却记了一笔账,知道大婚之前还是要忍耐几分,不然笨蛋怕是要被吓跑。他这个样子,唐菀努力地告诉自己思无邪,慢慢地走到他的身边坐下小声说道,“殿下,你别欺负我。”

    她可怜巴巴地叫他“殿下”,脸颊红润,目若春水,凤弈心神不宁地看了她隐隐带了牙印儿的耳尖片刻,哼了一声说道,“我怎么会欺负你。你不是说我是个好人。”

    唐菀弱弱地应了一声,怀疑地看了他一会儿。

    她喜欢和凤弈亲近。

    可是她喜欢的是脉脉温情的亲近,而不是……还是不要太激烈,那会叫她害怕。

    凤弈便不动声色地说道,“我的身体无妨,如今京都已经没有你的流言蜚语。至于那些勋贵……”他冷笑了一声对唐菀说道,“你去广陵侯府认干亲时,她们自然会好好给你赔罪。”

    他的脸上带着冰冷的笑意,唐菀不由怔怔地看了他一会儿,放下了心里的害怕与战栗的异样,慢慢地,又带着几分试探地靠过来,等到了安全的距离,见到他并无异动,唐菀松了一口气,放心地靠在她的手臂上低声说道,“我知道阿奕你对我最好了。”

    她其实并不是一个嘴甜如蜜的人,这样的一句话,凤弈觉得自己已经听过百遍,然而不知为何,每一次听到,都会叫他打心眼里愉悦起来。

    “笨……来我就是个好人。”他摸了摸唐菀的发顶。

    他听皇后说,这是一个会叫唐菀安心的抚慰。

    显然,虽然没见过唐菀几面,可是她这么单纯的性子早就被皇后一眼看穿。

    想到皇后命人在宫中做了无数的衣裳,满怀期待地等待唐菀进宫,凤弈抿了抿嘴角,垂头对唐菀说道,“皇后这几日精神好了些,明日想叫你和大公主去过去陪她说说话。”

    想到皇后的喜好,就喜欢把姑娘家打扮得漂漂亮亮,而且总是乐此不疲,凤弈便对唐菀毫无同情心地叮嘱说道,“如果觉得受不住,就多推荐大公主。她在皇后的面前一向是习惯了。”他这番话没头没脑的,如果是普通人只会听不明白,然而唐菀心里一动,试探地问道,“是皇后娘娘要打扮我么?”

    凤弈垂眸,看着趴在他手臂上仰头,露出猫儿一样乖巧的唐菀。

    “你知道皇后的喜好?大公主对你诉苦了?”

    “没有没有。大公主怎么会提这样的事。是我在宫里听说皇后娘娘最喜欢打扮漂亮姑娘。我觉得……我愿意的。”唐菀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她喜欢被皇后打扮。

    上辈子她是个寡妇,没有办法被皇后娘娘打扮,不然就成了不安分,轻浮。

    不过她羡慕可以被皇后打扮的大公主很久很久了。

    见她提到皇后羞涩得不得了,倾慕得无以复加的样子,凤弈沉默了片刻才对她缓缓地说道,“不仅仅是简单的打扮,还会一整天的时间,为你梳十几种发髻,十几种妆容,搭配着无数的衣裳要替换,无数的首饰珠宝,就连鞋子也有无数的选择。”

    当初在冷宫的时候,冷宫艰难没有条件,皇后都能用边边角角的布料来和身边的侍女一同拼凑花样不同的衣裳偷偷打扮大公主,如今……她已经母仪天下,是后宫之主,只怕再也没有人能阻拦她这份喜好,想一想,凤弈都觉得后背都是冷汗。

    如今皇帝宠着皇后,衣裳首饰胭脂水粉又算得了什么。

    太后也时常担心皇后病弱,知道皇后有精神做一些会叫她振作精神的事,也是乐见其成。

    因此宫里最近做了不少的衣裳首饰。

    凤弈听说大公主这两日躲在自己的宫里在瑟瑟发抖。

    他本以为这是一件叫人痛苦的事。

    可是笨蛋唐菀是怎么回事?

    她觉得这是一件幸福的事么?

    唐菀已经欢欢喜喜地点头说道,“又不要自己花费,还能换许多漂亮的衣裳首饰,还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我愿意!”她眼睛亮晶晶的,欢喜无限,那一瞬间凤弈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刻薄了这笨蛋短缺了她的分例……迎着唐菀那双憧憬着的眼睛,他觉得眼熟得很,片刻才想到,这不就是这骗婚的死丫头当初嚷嚷着要嫁给他的时候的眼神么?

    想到这里,凤弈便冷笑了一声说道,“那你日后可别后悔!”

    等大婚之后,他也如皇后一般,做无数的衣裳首饰,叫她天天换着穿,看她还会不会觉得这是一件幸福的事。

    唐菀便摇头说道,“我才不会后悔。”

    她弯起眼睛笑,还摸着自己的脸颊小声说道,“皇后娘娘会觉得什么妆容合适我呢?娘娘一向慧眼独具。”她见凤弈转头不想理她的样子,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却还是慢慢地把脸蹭在他的肩膀,仰头看着他的侧脸小声说道,“我想打扮成这世上最好看的女子,然后,然后打扮给你看。”

    她想自己最美丽的那一面都给凤弈看。

    这句话软软的,娇娇的,却动听极了。

    凤弈心里默念不能再上了这小骗子的当,切记不能再心软,嘴上却已经不由自主地说道,“我陪你明日去拜见皇后。”

    唐菀弯起眼睛对凤弈笑了起来。

    她的眼底泛起了璀璨的光彩。

    凤弈仿若不经意地垂眸,抬了抬手,还是揽住她纤细的腰肢往怀里带了带,这才对她说道,“长平侯知道我来了侯府,应该会过来迎我。余下的事,用不着你和他对质,我来说就是。”

    他一向都是护着她,不叫她落一个跋扈轻狂,连长辈都不放在眼里的名声的。唐菀低低地应了一声,又问道,“那铺子里的那些人呢?”既然铺子都已经被搬空,或者里面的财物被替换了,那铺子里那些长平侯夫人的人难道凤弈也都押过来了?

    不过也对。

    得把那些人押过来,才好跟长平侯夫人对质呀。

    “送去衙门了。”凤弈漫不经心地说道。

    唐菀柔软的身体依偎过来,她的身上带着甜甜的香气,仿佛是……苦涩的汤药之后的甜甜软软的蜜饯糕点,叫凤弈欲罢不能。

    他哪里有功夫和长平侯夫人对质。

    不过是几个下人罢了,用得着他兴师动众去带来长平侯府,跟一个下作的女人对质。

    长平侯夫人可不配和他争执对质。

    铺子里那些人直接送到衙门,就按照盗窃主人财物的罪名,几板子下去就什么都招了。

    “如果是那样的话……”如果过了衙门,然后签字画押的话,若是长平侯夫人被供了出来,那岂不是叫她也成了众目睽睽衙门里被嚷嚷出来的一员?

    虽然说长平侯夫人做伯娘的,就算被人招供出来也算不上盗窃,只可能会被在京都衙门之中已经历练圆滑的人当做是家事给轻轻揭过去,可是就算是这样,做伯母的侵占隔房晚辈孤女家产这种事,哪怕不是罪名,那也是会被人非议,被人耻笑诟病的呀。

    甚至这都不需要长平侯夫人在长平侯和凤弈面前怎么辩解了。

    因为衙门把这件事坐实,她就无法再辩解什么。

    唐菀想一想,觉得凤弈真的是杀人不见血呀。

    不过她怎么这么高兴呢?

    这件事如果不闹到衙门,长平侯夫人永远有办法在唐家自家中把自己洗白得清白无辜。

    可是现在用不着她给她自己洗白了,因为凤弈根本就不会按着她想象中那样去简单地关起门来解决。

    他是非要闹个满城风雨不可。

    “我心里有点高兴。”唐菀眼睛亮晶晶地靠过来,亲昵地蹭了蹭凤弈的肩膀,仰头看着他的侧脸,仿佛眼底都倒映着星光与对他的崇拜恋慕。

    甜软的气息又萦绕在凤弈的呼吸之间,她柔软的腰软软地贴在他的手臂上。

    不能咬她,不然她就被他吓得悔婚。

    凤弈垂了垂,修长的手指下意识地,轻轻地挠了挠她的腰侧。

    微妙的触感从腰间传来,酥酥麻麻的,唐菀僵住了。

    她一双眼睛瞪圆了,惊疑不定地看着依旧面色平静的清平郡王。

    她……要嫁的确定是个正人君子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幸福抱走啦ヾ(^▽^)ノ~

    鲸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5 01:55:36

    暖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5 03:11:19

    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5 04:56:05

    肥包子的饲养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5 05:53:01

    清香的小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5 09:06:14

    ? ?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5 14:32:58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