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 47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47、第 47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一路凡尘盛世谋妆[日娱韩娱]顶端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御兽灵仙     不过这都是小两口自己的事, 太康大长公主不会对唐菀提到。

    这样的话,还是叫凤弈自己对唐菀说,小夫妻俩才能感情更好些。

    倒是对唐菀和颜悦色地安抚, 叫她不必为外头那些显然是嫉妒的流言蜚语难过了片刻, 太康大长公主便叫她去和广陵侯太夫人说话,自己却叫了唐逸再到了自己的面前, 面容露出几分温和,又和唐逸说了几句。

    不过这一次显然就不是问唐逸的读书的情况, 反而是称赞了唐逸对自己的堂妹这样用心。这些话都是称赞的好话, 充满了善意。唐逸的心里一头雾水的想不明白,可太康大长公主的慈爱却是实打实的,因此他脸上带着害羞腼腆的笑容听着太康大长公主对自己的夸奖。

    见他一副沉稳的样子,虽然被自己夸得脸色红润,然而落落大方之外,却并没有因此得意洋洋, 很有些少年清朗并不轻狂的模样, 太康大长公主便笑着点了点头。

    “好好读书,这读书才是上进的路子。”她便对唐逸温和地说道。

    “是。”唐逸给太康大长公主施礼,一抬头见太康大长公主对自己笑得和颜悦色的,心里不免犯嘀咕。

    大长公主对他这个长平侯庶子也太温煦了。

    都说大长公主是个不苟言笑的性子,对一个不过见了两面的勋贵庶子这样和颜悦色, 叫人心里头发慌。

    这是想做什么呢?

    难道是为了清平郡王?

    想到太子都因清平郡王因此对唐家另眼相看,唐逸再想想太康大长公主的态度,心里就觉得有了解释。

    想到这都是看在清平郡王, 看在唐菀的面子,唐逸又为唐菀能被太康大长公主与太子这样看重感到高兴。

    能被皇家承认,礼遇,而不像是如唐萱那样被毫不在意地拖出去打耳光,那就真的太好了。

    唐逸的脸上带着尊敬又不失乖巧的笑容,他看起来也斯文柔和,又或者是因为已经有了功名,虽然秀才的功名小小的,并不会被上位者放在眼里,可这到底是读书人开始仕途的起点,还是叫唐逸的心中与从前作为一个卑微庶子完全不同,此刻看起来就格外俊秀挺拔,是个极为出色的年轻人。

    太康大长公主又不是一个会看寻常勋贵脸色的人,对一旁脸色扭曲的太夫人视而不见,反而对唐逸用欣赏的语气问道,“我还听说你拒了太子的召唤,是么?”她见唐逸羞涩地点头,便笑着说道,“踏踏实实,又自己的一番章程,你是个极明白的孩子。”

    她这话叫已经哭着跪在门口看着唐萱哭叫的长平侯夫人霍然转头看过来。

    长平侯夫人不敢置信地看着唐逸,一时几乎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她听见什么了?

    太子曾经要宣召唐逸去东宫做属臣么?

    为什么会这样?

    唐逸只不过是个长平侯的庶子。

    为什么会得到太子的另眼相看。

    “我只是想着如今无论是功名阅历都尚且浅薄,太子殿下对我寄予厚望宣召我入东宫,我更应该谨慎,多多见识,多多经历,日后才能成为陛下与太子跟前更加有用的人。”唐逸清秀的脸微微一红,带着几分少年人的羞涩与腼腆,在一旁看着就是格外清澈的少年郎。

    他听太康大长公主这样温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肯定是清平郡王在太子面前帮他说过好话了。

    一边想着得赶紧科举,得叫自己在妹夫的面前更能干,不要给堂妹拖后腿,他一边对太康大长公主露出羞涩的笑容来说道,“太子殿下的宣召,对我来说是诧异,却也是动力。我想承为不负太子与陛下看重与期待的人。”

    他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羞答答的,可是回答却掷地有声,展露出几分刚强。太康大长公主看着他越发柔和地说道,“那我等着那一天。”

    她便对唐逸指了指李穆笑着说道,“日后你与阿穆一同历练。阿穆虽然在东宫挂职,不过却还是听了陛下的吩咐要去六部做事,也是从低位而起,你们一样的性子,都要从最低微开始历练,正好也做个伴。”

    她便拿帕子擦了擦眼角缓缓地说道,“左右日后你们也是一家人。”

    广陵侯太夫人认了唐菀做干女儿的话,那李穆自然和唐逸也算得上是一家人了,这话也没有什么问题,李穆对这位唐菀曾经提过的照顾她的堂兄印象不坏,便缓缓起身,努力用不那么阴郁的脸色对唐逸客气地点头。

    唐逸便也对李穆施礼一笑。

    唐菀一边和李家太太说话,一边看着唐逸和李穆有说不出的复杂的感觉。

    上一世两个老大不小还不娶亲的老大难,这一世又聚首了。

    希望这辈子,他们都快点成亲,免得叫宫中和家中都头疼万分。

    只是她都担心唐逸和李穆会不会拖彼此的后腿呀。

    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个影响一个的话,也千万别跟上一世那样最后又都拖成了婚事上的难题。

    “等过几日,我回了广陵侯府,便给你热热闹闹地办一场认亲,到时候叫京都里的各家各府都过来,叫这京都里的人都知道,你如今也不是没有依靠的人。”都说为母则强,这大概也有些道理。

    之前广陵侯太夫人为了死去的那个混账男人活都不想活了,觉得自己被骗的这一辈子活得像是个笑话。

    可是当她知道外头有外头唐菀的坏话,她气恼之后,竟然身体都慢慢地好起来。

    此刻看着唐菀有些恍惚的目光,她便对唐菀带着几分慈爱地说道,“往后你有我,有你哥哥,这京都谁都不能欺负你。”她得好好儿地活着,不然,留下唐菀这样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姑娘家家,怎么面对那些来自于京都的恶意?

    京都里的那些人对唐菀的那些流言蜚语,不正是因为她没有人庇护,因此才会如此肆无忌惮么?

    想到这里,广陵侯太夫人不免觉得唐菀小小年纪的叫人怜惜。

    她的目光满满地落在唐菀的身上,对旁人都不屑一顾的样子。

    唐菀听了,见到她的目光只落在自己的身上,不由心里酸酸涩涩的。

    她喜欢这样独一无二的目光。

    凤弈看向她的目光是这样。

    广陵侯太夫人的目光也是这样。

    或许……她是格外贪心的人吧。

    她喜欢这样泾渭分明的疼爱与宠疼。

    只喜欢她一个,或者是……喜欢着她就不去喜爱那些曾经伤害过她的人,这样的或许会叫人觉得不公平的疼爱叫唐菀心里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就比如对待唐萱还有两个堂妹。

    当太康大长公主和广陵侯夫人对她们不屑一顾,只喜欢唐菀一个人的时候,唐菀觉得心里欢喜得不得了。

    她是个自私的人,做不来把这样的疼爱给其他人分享的大方。

    所以当堂姐妹们都被太康大长公主与广陵侯太夫人厌弃的时候,她一句好话都不肯为她们说。

    又自私又小气,可是唐菀想,这或许就是真实的唐菀吧。

    什么时候,她如果能心里更加踏实安稳的时候,她想对凤弈说出自己的心情。

    她想叫他只看着她,维护她,宠着她,不要去看重别的人。

    从前这样的话她是绝不敢说的。

    可是当今日,当太康大长公主告诉她,这几日凤弈都在京都为她出头的时候,唐菀觉得自己的心里慢慢地生出了更多的勇气。

    “日子能不能快一些。我想早点拜您做干娘。”唐菀鼓起勇气,第一次主动地说道。

    太康大长公主和广陵侯太夫人都听到了这弱弱的话,不由都看着唐菀。

    “好。”许久之后,广陵侯太夫人那已经风华不再的脸上露出了细微的笑意。她抬手拍了拍羞涩的唐菀的手,见她很不好意思的样子,便柔和地说道,“我也希望快一点叫你做我的女儿。”她眉目之间都带着几分柔和,可是到底身子还没有完全康复,因此一时有些疲惫。

    唐菀急忙扶着她……她觉得先帝贵妃带给这个京都的伤痛太大了,无论是如今宫中身体都不太好的皇帝一家,还是广陵侯母子。他们都是先帝贵妃的时候的受害者。广陵侯太夫人经历了十几年生活的磨难,李穆甚至还断了腿。

    她心里有些难过,可是又觉得心生希望。

    因为新君登基,日后就全都是光明了。

    “您今日亲自来提这件事,还有大长公主的见证,我已经满心欢喜。可是请您也保重身体,别叫我心里更加愧疚了吧。”唐菀捧茶给广陵侯太夫人喝了两口,见她的脸色好多了,便急忙看向李穆。

    果然,李穆已经走过来,扶着嫡母的手臂低声说道,“母亲,来日方长,妹妹说的话很有道理。”

    他已经叫了唐菀一声妹妹,唐菀一愣,却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倒是广陵侯太夫人拍了拍儿子的胳膊说道,“你说的对。就算是为了你和阿菀,我也得来日方长。”她似乎一下子就振作了,因此毫不在意唐家人此刻内心复杂的心情,询问似的看向太康大长公主。

    这段时间说着话的时候,太康大长公主正听唐逸羞答答地告状。

    似乎发现自己也有了堂妹夫这个大靠山,唐逸就十分嚣张起来,不仅放肆,而且深深地明白告状才是不吃亏最好的选择。

    太康大长公主问他最近在做什么的时候,唐逸便诚惶诚恐地说道,“正帮着二妹妹整理二叔二婶给她留下的二房家产还有陪嫁之物呢。”他一副好兄长的样子,又十分单纯可爱,然而长平侯夫人却一下子明白了庶子的险恶用心。

    她目眦欲裂,想不到在长房之中不仅庶长子是个心腹大患,如今这个庶出的次子竟然也是一个心里藏奸的,哪里还顾得上外面已经哭叫渐渐弱了下去的唐萱,急忙快步过来慌张地说道,“殿下……”

    然而少年悦耳清亮的声音已经在太康大长公主跟前响起。

    “只可惜我家太太最近病得起不来身,连命人拿钥匙开库房的力气都没有。因此大家都没有精神顾着二妹妹的事,家产的事就耽搁了,都在照顾孝顺太太呢。今日我与二妹妹不过是抽出一些空闲,虽然看库房的管事婆子没有太太的吩咐不给二妹妹开库房,不过好歹二妹妹也想着不要劳烦病中的太太,叫太太再为她费心,叫我陪着一同自己把二房的家产都给取了出来。”

    他看起来满满的都是对长平侯夫人的孝顺,然而太康大长公主若有所思的目光却扫过了双腿发软的长平侯夫人,许久之后慢慢地问道,“不过是一句吩咐的事,你病成了哑巴不成?阿菀好歹是唐家二姑娘,是主子姑娘,一个管事婆子竟然连她的话都敢违抗?”

    “我只是想着二房的家产不少,二丫头是个年轻的姑娘家,难免有照看不到的地方,因此想等我病好了帮帮她。”

    “帮她什么?二房的家产,就算照看不到又跟你有什么关系?什么时候你倒成了慈爱的伯娘?”广陵侯太夫人在一旁冷冷地问道。

    对于这个早年落魄,如今仗着抚养了二皇子有功竟然一跃成为侯爵太夫人,比她还显赫几分的李家寡妇,长平侯夫人恨得要死,却不敢在太康大长公主的面前说什么。

    “你既然病得起不来身,可见身子是坏了。可怎么今日还能来我的跟前侍奉?难道你的病还挑人不成?知道侄女等着清点家产,知道庶子准备出门读书,你就病了?等权贵上门,知道有利可图,你的病就暂且好了?莫不是等我与广陵侯太夫人今日离开侯府,明日你就又病了?怪不得还得阿菀与阿逸自己去讨要家产才行。”

    太康大长公主板着脸看着脸色惨白的长平侯太夫人,顿了顿,便淡淡地说道,“巧了,清平郡王还对我说,唯恐阿菀需要人手帮衬清点二房私产,那时候我还觉得没有必要。可是如今看见了你这做派,我倒是觉得很有些必要。”

    她并未露出讥讽的表情,然而这话却已经露出了叫长平侯夫人浑身发软的含义。

    这不是明明白白地在说她贪墨了二房的家产,不愿将二房私产归还么?

    而且这话还是从太康大长公主嘴里说出来的。

    “清平郡王只央我带来了十个王府账房。”太康大长公主便对唐菀温煦地说道,“你身在内院后宅,身边的丫鬟婆子虽然能干,却不知道外头的经营之道。这十个王府账房都是服侍了清平王府十几年的老人,细心可靠,你用着就是。”

    虽然那些良田铺子的账册是给了唐菀,可是只账册在的话却并没有完全的用处。外头的铺子谁知道有什么猫腻?无论是铺子中的库存,还是现银,如果长平侯夫人心思歹毒一些,把铺子良田里的那些东西都抽走,只留给唐菀一个空架子,唐菀想哭都没地方哭去。

    还有经营着铺子的管事是谁的人?

    是长平侯夫人的人。

    日后这些人自然也要撤换回到长平侯府。

    这么多的事,唐菀发现凤弈都为自己想到了。

    她一时觉得自己似乎又成了上一世那个什么都不需要做,就已经什么都被安排好的轻轻松松的清平王妃了。

    “我把身边的这两个给你留着,这段时间只监管你铺子良田之中的清点之事。”太康大长公主把身边两个看起来年岁不小了的嬷嬷指给唐菀。

    这摆明了是信不过长平侯夫人。

    长平侯夫人都要晕过去了。

    太夫人脸色忽青忽白,眼神阴冷地看着唐菀,显然也已经怒极了。

    不过唐菀现在不怕她怒极。

    她谢了太康大长公主,又忍不住弯起眼睛笑了。

    太康大长公主便笑着扫过了一旁笑若春风的唐逸,越发满意地点头说道,“你是个极好的。”又聪明又心正,又不是个吃亏的,要紧的是……跟嫡母的感情坏得很。

    长平侯夫妻都不是什么好样儿的,因唐萱这件事在京都之中的名声也不怎么好听,唐逸作为庶子,能与长平侯夫妻渐行渐远也是好的。

    太康大长公主夸得慈祥,然而唐逸却羞涩地说道,“不过是仗着您慈爱罢了。”他看事清楚明白,看得出太康大长公主今日过来就是为唐菀做主,因此才敢说出那么些的话,堵死了太夫人与长平侯夫人的路。

    有了太康大长公主这几句话,长平侯夫人一下子成了贪墨二房家产的贪婪的人。

    世人只会说唐菀可怜,一介孤女,家产被长房伯母霸占都无计可施。

    哪怕长平侯夫人把今日唐菀在库房那里踹门取走了二房家产,过于跋扈放肆,没有把长辈放在眼里的话嚷嚷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了。

    而且……嫡母再也不能用“生病”作为将他扣在府中不返回书院读书的理由。

    他心里格外感激对自己十分维护的太康大长公主。

    太康大长公主紧绷的眉目不由微微舒展。

    她什么都不再说,也不在意长平侯夫人此刻额头都是冷汗的模样,安静地喝茶,等到外面的人进来复命说唐萱的嘴板子打完了,她这才起身对广陵侯太夫人说道,“走吧。你还得搬家呢,忙得很。”

    她对寡居十几年咬着牙把凤樟养大,还叫他读书读得不错,又给说了一门好媳妇的广陵侯太夫人印象很好,看她也像是看晚辈一般,见她叫李穆扶着起身,便说道,“既然你已经请了我,这件事我会照看到底。阿菀去广陵侯府给你磕头那一日,我也会过去。”

    她说完这话,便与郑重道谢的广陵侯夫人一同走了。

    等这浩浩荡荡的人簇拥着她们走了,长平侯夫人顿时顾不得别的,放声痛哭出去看自己的女儿。

    唐菀和唐逸一脸无辜地站在屋子里,看着已经气得浑身发抖的太夫人,一时都没有说什么。

    “你们,你们真是好狠的心,豺狼之心,豺狼之心!”见唐菀低眉顺眼地站在那里,看似老实,可是狠毒的事儿她都做尽了,不仅叫三房的唐芊唐芝丢了脸,还叫唐萱挨了太康大长公主的重责,尚未嫁入皇家,却已经成了太康大长公主训斥责罚的晚辈,成了皇家的笑柄。

    太夫人不由苍老的脸扭曲,颤抖地指着唐菀含恨说道,“你这个白眼狼,你这个没良心的!是谁把你给养大的?!你就是这么报答唐家对你的养育之恩的?!”

    “为了报答家中对我的养育之恩,我连二皇子都给了大姐姐,我觉得这已经完全报答了家族了。”唐菀柔和地说道。

    “你,你说什么?!”

    “大姐姐和二皇子能有今日顺遂的良缘,都是因为我让出了婚事的缘故,令大姐姐能嫁入皇家做皇家妇,这比起养育之恩来说,自然是大姐姐的婚事才更要紧。所以我觉得我对家中已经不再亏欠。”

    说起亏欠,唐菀顿了顿,便对太夫人轻声说道,“若非当年父亲母亲离开京都去了黔南因此亡故,我也不必家族养育,而是能在父亲母亲承欢膝下。老太太,您觉得呢?”若不是当年太夫人苦苦相逼,逼着她父亲休妻,她父亲怎么会离开京都,带着妻女去了黔南,夫妻病死在黔南。

    如果没有太夫人的逼迫,她现在父母双全,哪里会受唐家的养育之恩。

    因此唐菀觉得自己没什么好对唐家感谢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太夫人的脸猛地一沉!

    她没想到一向都弱弱的,从不敢顶撞自己的唐菀竟然有一天敢对自己这么说话。

    从前,她总是把“养育之恩”四个字挂在嘴边,可是唐菀从不敢反驳。

    “你以为你要做郡王妃了,所以就……”

    “这些陈词滥调,老太太还是别重复了,这段时间我听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了。”唐菀挺直了脊背站在上房,远远地看过去,就仿佛一枝秀丽娇艳的花朵。

    见太夫人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她抿了抿嘴角,又觉得这样的话如今在太夫人的面前多说几次,看见太夫人那惊怒交加却拿自己无计可施的模样,心里痛快得不得了。

    她看着气得脸色发白的太夫人,弯起眼睛笑起来,柔和地说道,“更何况这番指责怎么您只在我的面前说?方才大长公主与广陵侯太夫人俱在,您却仿佛噤若寒蝉,一声不吭。老太太,您既然这样痛心疾首,怎么到了大长公主的面前却话都说不出一句指责我的话?您看着有点可怜。”

    作者有话要说:  收到大家的霸王票啦,幸福蹭蹭大家mua! (*╯3╰)~

    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4 03:32:37

    岩海苔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24 04:45:46

    游手好闲妞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9-12-24 11:17:25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