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 41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41、第 41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盛世谋妆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日娱韩娱]顶端一路凡尘御兽灵仙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     因为受到这样的打击, 李家太太才会病得这么重。

    唐菀明白那种心情。

    她这么多年为了那个男人坚韧地守着,全都成了一场笑话。

    那个男人对她毫无情谊,对庶子也并没有感情, 就算是当年被先帝赐死, 也并不是为了太子,而是为了罗嫔。

    他忠心的并不是自己侍奉的主君。

    而是一个女人。

    唐菀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了。

    罗嫔的确是一个美人。

    不过如果不是上一世李家太太和她提过这件事, 她都想不到罗嫔还有能力令一个朝中的臣子这样为她赴汤蹈火,儿子, 妻子, 自己的性命全都不要了,也要为了她出力奔走。

    因为这样的一件事被李家太太在真假皇子之后察觉,因此她大病一场,几乎没熬过来这一次。也因为这样,唐菀觉得自己无论怎么也得好好劝一劝李家太太……为了那样一个男人伤心多不值得啊。

    唐菀重活一世才什么都想明白,也想叫李家太太早些想明白。

    来自于负心人的伤害还有伤痛, 都不过是过眼云烟。

    那男人已经死了, 难道还要他伤心不成?

    不如自己把日子过得开心幸福了,带着庶子颐养天年,日后叫李穆娶一个温柔贤惠的好姑娘,一同承欢膝下,这才是最好的人生。

    何必为了那样一个心都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伤心呢?

    因此唐菀今日过来, 因为不好对李家太太说自己知道她为了什么生病,因此她努力地想了想,便避开了凤弈的手坐在李家太太的床边轻声说道, “您要快些好起来,我还想要给您敬茶,叫您干娘呢。太太,等您好了,您好好地照顾我,把我当做亲女儿好不好?”

    她抿了抿嘴角,在凤弈若有所思的目光里对微微抿紧嘴角露出几分刚硬的李家太太认真地说道。“还得保护我呀。您知道的,二皇子把我退婚了,这京都之中的流言蜚语,对我的嘲笑诋毁不知多少,双拳难敌四手,若是没有广陵侯府的庇护,只靠着郡王府,我,我不知怎么办。”

    她羸弱无助地用一双泛着眼泪的眼睛看着李家太太。

    李家太太看着她愣住了。

    凤弈眯了眯眼睛,却没有反驳。

    虽然这仿佛唐菀是在担心他没有能力保护她,可是凤弈却敏锐地看得出唐菀并不是这个意思。

    她是在……给予李家太太一个希望与寄托。

    因此凤弈咳嗽了两声,坐在一旁一言不发,由着唐菀拉着李家太太的被子说话。

    “你……你如今有郡王庇护。”李家太太复杂地对唐菀说道。

    “可是我是个贪心的人,有了郡王,还希望得到更多的疼爱。太太,您多疼疼我吧。”唐菀本就是个柔顺的性子,此刻用软软的目光看着一向刚强的李家太太,竟叫她一时哑口无言。

    她动了动嘴角,看了唐菀后又去看向庶子李穆的时候,唐菀急忙说道,“侯爷自然是好的。可是后宅的纷争,郡王和侯爷都不能随时护着我,帮到我。只有您能在女眷聚集的地方为我说话,为我驳斥那些不怀好意的人,不是么?”

    李家太太承认唐菀说的有道理。

    因此她沉默起来。

    大公主觉得这一幕怪有趣的,便也坐在唐菀的身边,扶着唐菀的肩膀笑着说道,“太夫人还是听阿菀的话吧。阿菀的性子这么羸弱,若是没有长辈护着,难免吃亏。您想想看,除了您这样的长辈,若是日后阿菀受长平侯夫人的刁难,谁能为她说一句公道话呢?”都说为母则强,大公主也看明白了一些,倒是在李家太太依旧沉默下唐菀抿嘴紧张地笑了一下,这才认真地说道,“而且,我还想您看到我的幸福。”

    “你的幸福?”

    “为了一个不知道的,心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伤心病重,我经历了这么多才明白,这一切都是不值得的。”唐菀柔和地看着脸色异样起来的李家太太,指了指自己弯起眼睛笑起来说道,“我为二皇子浪费了那么多年的光阴,那么多的心意都付诸流水,他要辜负我的时候,我觉得天都快塌了。可是病了一场,遇到了我家郡王我才明白,那只不过是一个不值得我伤心的人,我的天也塌不下来。继续往前看,我又能够看到许许多多的风景,得到更好的人。您看,我就又可以遇到郡王了。郡王对我那么好,我觉得很幸福,再往回头看,当初为了二皇子伤心的那些事,都可笑得很。”

    她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凤弈一手成拳抵在嘴边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李穆垂头,眼角的余光扫过凤弈微微勾起的薄唇,脸色更阴郁了。

    在一个没媳妇的人面前秀什么恩爱。

    他觉得天都是阴沉沉的。

    “不值得么?”李家太太看着唐菀问道。

    “是啊。如果他不喜欢我,对我并没有真心,那我觉得为他生病,为他难过都是浪费,都是对自己的侮辱。我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心都放在同样珍惜着我的人的身上,相反,要为他缠绵病榻呢?”

    唐菀歪头对李家太太露出单纯却开朗的笑容,见李家太太无声地看着自己,一向坚强的面容带了几分悲戚,便低声说道,“不值得的人,丢在脑后就好了。如今如果我生病了,那珍惜我的郡王不是就要为我担心,为了我难过了么?他那么珍惜我,喜欢我,如果为了我费心难过,我,我……”她心虚地说道,“我舍不得。”

    她就是随便说说,希望清平郡王千万不要当真。

    她可不想再被凤弈说她骗婚了。

    大公主却在一旁默默地记住了这句话。

    她准备回头就把这样甜蜜,甜蜜得叫一向冷峻的凤弈都忍不住扭头露出笑意的甜言蜜语都复述给南安侯去听一听。

    如果南安侯这样的话都能忍住,那大公主倒是敬佩他是个比凤弈还沉得住气的大英雄了。

    “你说得对。”唐菀只不过是在说她自己的心路,可是李家太太却愣住了一般,怔怔地看了唐菀片刻,就去看一旁的李穆。

    这清秀的少年此刻脸色隐隐的疲惫,还有熬红的眼睛,都叫李家太太看起来怔住了似的。

    她都在做什么。

    为了一个无情的男人,却叫一个孩子不眠不休地照顾她,叫他为她担心。

    他孝顺她,可是她却不知体贴慈爱,只知道生病,叫他满身的疲惫。

    她为了无情无义的狗东西竟然伤害了对自己那么孝顺的孩子。

    唐家这孩子说得也对。

    她还有大把的幸福可以拥有,又何必纠结当年的那些辜负还有哄骗,为了当年的那些事伤心,甚至生出心病来,害了一心一意把她当做母亲的好孩子。

    “阿菀,你……是个好孩子。可惜了。”可惜了,唐菀被清平郡王抢先一步。李家太太泛红的眼睛看着面前对她露出一个柔美的笑容的小姑娘,忍不住地想,若是这个温柔又真诚的孩子能嫁给李穆该多好?

    如果是能够成就姻缘,他们一定会是这世上最美满恩爱的夫妻,一定会生活得很幸福。哪怕生活得波澜不惊,可是却温馨又充满了为彼此用心的快乐,甚至……她也会看着这两个善良的孩子,后半生也会很幸福。

    可惜了。

    不过没关系。

    清平郡王很好。

    只看他纵容地由着唐菀随意地说着这些乱七八糟的话就知道,他喜欢唐菀。

    而李穆……日后也会有很好的姑娘来和他共度余生。

    “你放心,我会很快地好起来。”见唐菀一愣,继而露出了高兴的笑容,李家太太便看着她说道,“你且在唐家委屈几日,日后我不会再叫你受唐家的委屈。至于唐萱。”她顿了顿才对唐菀疲惫地说道,“既然她那么想嫁给二皇子,那就叫她嫁去。”

    与其叫凤樟娶个好姑娘祸害了人家,还不如是唐萱。

    她便垂眸淡淡地说道,“二皇子不是我的儿子,他的婚事我管不着。他的皇子妃,更是与我无关。”她说了这样的话,显然是完全和二皇子划清界限,见她虽然依旧虚弱,可是却气势强势了起来,少了从前的那些抑郁,李穆不由霍然看向唐菀。

    他不明白唐菀为什么几句话就能叫李家太太的精神一下子就好起来。

    不过他还是要感谢唐菀。

    因此,当李家太太有些疲惫,大公主又和她说了几句话,表达了自己的亲近的态度,大家才从李家太太的屋儿里走出来。

    李穆便对唐菀道谢。

    他比之前唐菀在宫中见的时候消瘦了一些,显然最近照顾李家太太的确叫他受累了,单薄的青衣挂在身上,看起来是又单薄又青涩的少年人的姿容。

    见李穆也十分疲惫,唐菀便劝他说道,“侯爷也要好生休息,不然叫太太看见了,太太心里会愧疚的。”李家太太不是刻薄庶子,看见庶子精疲力尽却感到高兴的性子,如果李穆累坏了身体,李家太太反而会自责。

    她这样劝了一句,李穆便对她点了点头。

    他的目光从唐菀的那双清澈的眼睛上划开,这才转身对大公主和凤弈道谢说道,“今日母亲很高兴。叫阿奕哥与你一同出宫,我不知……”

    “我和阿兄之间还要说客气话不成?”大公主便干脆地打断了李穆的话。

    “你维护阿菀,我自然也会维护你。”凤弈的话同样干脆。

    李穆微微愣了愣,之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或许是唐菀的错觉。

    她觉得似乎李家太太精神起来以后,李穆脸上的阴郁都寡淡了许多。

    “今日不早了,我们先回去了。”唐菀还记得凤弈身上有伤,唯恐他在外时间久了身体受不住,便急忙说道。

    凤弈冷哼了一声。

    “我送送你们。”李穆也不挽留。

    他正要送唐菀三人出去,却见斜刺里,传来一声弱弱的声音,“二姑娘!”这称呼叫唐菀疑惑地转头,却见明月正从一旁的门里出来,咬着嘴角,一张美貌的脸上全都是犹豫地看着她。

    看到明月唐菀就觉得不自在……她的确厌恶唐萱,可是对于明月,她也并不喜欢她。因此她只是点了点头的时候,却见明月突然猝不及防地上前几步,一下子跪在了唐菀的面前,仰头含着眼泪说道,“求二姑娘帮帮我!”

    “你这是做什么!”李穆刚刚舒展起来的面容顿时重新变得阴沉起来。

    然而明月迎着李穆那双阴冷的眼睛瑟缩了一下,却还是忍不住伏在地上哭着对唐菀央求说道,“二姑娘,奴婢也是没有法子了!侯爷和哥哥要把奴婢嫁人,奴婢,奴婢……”她畏惧地看了李穆一眼,想到他在她引诱他之后露出的那叫人背后发冷的阴冷的目光,不由抖了抖,咬着牙说道,“奴婢想去服侍二皇子,求姑娘成全!”

    比起为人阴冷的广陵侯,还是她服侍了那么多年的二皇子叫她更能够把握住他的心,因此明月便在唐菀沉默的目光里仰头,泪珠儿滚滚而下,对唐菀哭着说道,“奴婢知道姑娘看不惯唐大姑娘……若是奴婢能够服侍二皇子,日后奴婢愿意为了姑娘做任何事!“

    她的意思唐菀再无能也听懂了。

    唐萱抢了她的男人,她心里一定恨极了唐萱。

    因此明月愿意做她手里去打击唐萱的枪,叫她可以报复唐萱。

    唐萱抢了唐菀的夫君,那唐菀就派明月去抢唐萱的夫君。

    “你看错了我。”唐菀看着面前这个美貌的姑娘,见明月仰头含着泪珠儿看着自己,便摇头说道,“我的确厌恶唐萱,可是给二皇子送女人来报复唐萱这种下作的事,我不做。”

    唐菀笑了笑,心里却一下子释然了,看着一脸不敢置信的明月轻声说道,“你也看错了二皇子在我心里的位置。他什么都不算,所以我也不会为了报复,或者其他的情绪就为了他费尽心思。可就算是报复,我也是要光明正大,而不是用这样卑劣又无耻,叫我都变得可耻的手段。”

    她报复二皇子,就会在太后的面前告状,令太后厌恶凤樟。

    会在凤弈的面前哭诉,叫凤弈拿拳头为她报仇。

    会亲手打烂凤樟的脸。

    可是用塞女人的方式去报复唐萱,唐菀想,她是不屑去做的。

    如果她这样做,那和长平侯夫人有什么分别。

    如果明月自己有能耐,自己去攀附了二皇子的话,那唐菀无话可说。

    可如果想走她这条路,想要叫唐菀和她同仇敌忾,那唐菀还是想劝明月别做梦了。

    她不会做这样的事。

    永远都不会。

    因为她不想看不起自己。

    “侯爷,还是别给她找人家了。”不然明月心里惦记二皇子,往后再祸害了无辜的人家。

    唐菀这样说的时候,小江已经从院子外面气急败坏地跑过来。他看见明月跪在唐菀的面前的时候脸都白了,因为年纪也不大,小江的脸惨白惨白的,又急忙给唐菀磕头说道,“小的求二姑娘别听她的疯言疯语。”

    他也知道明月自负美貌,因此不甘心只做一个丫鬟,可是他不明白,难道依附广陵侯府,日后做个平凡人家的妻子,夫妻和美不好么?侯爷是个好人,会好好庇护他们兄妹,日后在侯府的羽翼之下,他们都会过得比李家过去那十几年还要平安安稳。

    吃穿不愁,儿女绕膝,烟火人家,这有什么不好?

    难道做权贵小妾比做平凡人家的妻子还要舒服么?

    小江心里埋怨妹妹,可是却不能扭转妹妹的心意,此刻眼眶跟着红了。

    “人各有志,何必强求。”李穆便对脸色发白的小江说道,“你好生约束就是。”他也不是那种给凤樟送女人的。而且凤樟如今连李家的门都不进,明月就算是想要攀附凤樟也没有这个机会,因此李穆并未放在心上,只叫小江把明月给带走,继续说道,“她已经放了身契,你把她送出府,叫她不必再在李家侍候。”

    他这就是叫明月离开李家了。

    虽然是驱逐,然而却并未苛待,小江心里感激无比,便给李穆磕头说道,“多谢侯爷开恩,二姑娘开恩。”他心里打定了主意把明月给约束在家里好生看管,此刻明月见唐菀竟然断然拒绝了自己的央求,不由不敢置信地看着唐菀,尖锐地问道,“二姑娘不恨唐大姑娘么?!我,我可以为二姑娘报仇!”

    唐菀摇了摇头,不想和她说话。

    “少拿阿菀当枪使。”因这不是要给自己做妾,因此凤弈懒得收拾这种没身份的丫鬟,却警告地看着明月冷冷地说道,“本王不管你日后去服侍谁,不过若是日后你还敢攀扯阿菀,从你的嘴里吐出阿菀的一个字,本王就割了你的舌头。”

    他声音冰冷地说到这里,明月被他身上肃杀的气息惊骇得不敢动作,只觉得心脏都要冻结了一般。倒是唐菀不会把这样的事放在心上,急忙扯了扯凤弈的衣摆低声说道,“快送我回家,你也可以早点回去。”

    “阿兄,那我也先回宫了。”大公主便对李穆说道。

    李穆阴沉的目光扫过了哭闹起来的明月,微微点头。

    他没有再送他们出去,倒是当大公主跟唐菀一同坐在了车上,这才对唐菀问道,“这丫鬟从前服侍过凤樟?”

    “是啊。”唐菀点了点头说道。

    “这丫头看似鲁莽,实则胆大包天,而且还知道拉拢你,是个精明的人。”这个叫明月的丫鬟的确精明,甚至拿捏住了人心。

    毕竟,一个女子被堂姐抢走了丈夫,怎么可能会忍气吞声不报复回去,不希望自己的堂姐遭受到和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一样的耻辱。明月直接跳出来求唐菀帮忙,正说明了她的的确确是个聪明人。

    只可惜这明月有点倒霉,自己是个聪明人,却撞上了天下头一号儿的傻姑娘。

    唐菀傻得送上门来的枪都不用。

    再聪明的人撞上唐菀这种傻乎乎的实心眼都没辙。

    想到这里,大公主忍不住哼笑了一声。

    “你拒绝就拒绝了吧。不过我看着姑娘不是一个会遇到挫折就偃旗息鼓的性子,日后她和凤樟还有的闹。”大公主便感慨了一声说道,“他自己不是个东西,身边的丫鬟也是这种货色。得亏你没有嫁给凤樟,不然撞上这样的一个打小服侍他的丫鬟,往后有你的苦日子过。”

    这么精明的丫鬟,唐菀如果真的嫁给了凤樟肯定不是这明月的对手,因此当唐菀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大公主便捏了捏唐菀的脸颊说道,“心慈手软。”

    唐菀这样的姑娘,在旁人的后院怎么活得下去。

    她的心是干净的,手也是干净的。

    她明明也知道女子为了争宠会不择手段,明明也知道肮脏的伎俩,看得透那些人的心,却不肯同流合污。

    如果不是撞上了冤大头清平郡王,大公主想,唐菀只怕嫁到谁家去都未必会有很好的下场。

    想到这里,大公主便叹了一口气,看了凤弈一眼。

    唐菀只是羞涩地笑了一下。

    凤弈坐在一旁安静地看着唐菀。

    “心慈手软也无妨。”他片刻之后淡淡地说道,“郡王府没有其他女人。”

    “那以后呢?”大公主喜欢唐菀,此刻就想为唐菀问一个承诺。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

    “阿奕下聘那天就和我说过,以后,以后也不会有。”见凤弈差点又和大公主杠上了,唐菀急忙打圆场,这一路闹着闹着就到了长平侯府门前。凤弈要送唐菀进侯府,大公主垂了垂眼眸便对唐菀笑着说道,“我就不进侯府见他们了,懒得见。”

    她不想见唐萱,也不想叫长平侯夫人去宣扬自己对唐萱这个亲嫂子有什么期待,因此她便没有下宫车,只看着唐菀与凤弈一同进了侯府。

    等进了侯府,阖府轰动,甚至惊动了长平侯也来迎接凤弈。

    凤弈对于唐家的人并未理会,直接将唐菀送到了她的小院子。

    等唐菀回了小院子,她才催着凤弈快点回宫休养。

    俊美的青年站在小院子的门口,看着唐菀亦步亦趋又跟着自己走过来,似乎要送他出唐家的门,不由垂头,看着急促地撞在了自己身上的唐菀,一双修长的手扣在她单薄的肩膀上。

    唐菀突然瑟缩了一下。

    她突然惊恐地发现,自己又有些无力了。

    或许造成她这样双腿发软的,并不是她的身体有什么问题,而是……眼前这个青年的触碰。

    “你,你……”

    “这么舍不得我?”凤弈垂头,薄唇在她的眼前近在咫尺,低声问道。

    唐菀看着他慢慢俯下来的薄唇,紧张得几乎要窒息了,想要逃离,可是却无力挣脱。

    然而就在他几乎要触碰到她的嘴角的时候,却听到院子关着的门外传来长平侯殷勤的笑声。

    “郡王,是郡王驾临么?有失远迎,还请郡王宽恕。”

    暧昧与窒息的气氛全都破碎。

    俊美的青年在唐菀无辜的目光里霍然抬头。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緋月渺渺的手榴弹和小院子、璇、暖暖、煮蛋叽、谢云和黑富姐姐的地雷啦蹭蹭o(≧v≦)o~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