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 38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38、第 38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我知道的太多了御兽灵仙[日娱韩娱]顶端绣庭芳盛世谋妆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     这一面大公主答应了皇后的任命, 看见罗妃晕倒了。

    她并不是一个不聪明的人,想了想就想明白罗嫔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心里叹了一口气,大公主和太后告罪, 先带着人把罗嫔送回她自己的宫中, 顺便也想和罗嫔说说……日后安分守己些,别总是挑战皇帝对她的情分。

    罗嫔有儿有女, 只要自己安分守己,日后的日子必然不会坏, 为什么要为了那些所谓的野心就把自己后半辈子的安稳都给葬送进去呢?更何况大公主没觉得在凤樟的身上看出什么帝王之相, 比起来,凤樟那优柔寡断为情所困的模样儿还不如清平郡王凤弈和广陵侯李穆呢。

    这样的一个皇子,罗嫔凭什么觉得日后皇帝会看重他?

    一个对于自己曾经患难的未婚妻子都可以舍弃的人,大公主也没有勇气和凤樟兄妹情深。

    她只担心什么时候凤樟为了美色,回头再把自己这个妹妹给卖了,

    既然能卖一次前未婚妻, 那对于从未在一同生活, 也没什么感情的妹妹自然也没什么好心软的吧。

    大公主带着复杂的心情带着罗嫔走了。

    不过罗嫔的降位的确并没有影响到大公主。

    因大公主开始总管宫务,一时在京都之中也颇有几分名号。

    唐菀之后的这些天每天都进宫去照顾凤弈,见大公主风风火火的,每天都过得神采飞扬,而且把宫中管理得很好, 也觉得为大公主感到高兴。

    她觉得这样的大公主美丽得不得了。

    凤弈看着口口声声照顾自己的唐菀又一次走神儿了,便冷哼了一声。

    “怎么啦?”唐菀见他靠在一旁冷哼,看都不看自己, 急忙回神凑过来问道。

    “没什么。”凤弈把脸转到一旁,用冷淡的语气说道,“我并不想知道你在想什么。”他的样子有些负气的样子,唐菀呆呆地瞪大了眼睛看了他一会儿,忙说道,“其实我没想别的。就是想……”

    清平郡王耳尖儿微微动了动,听见唐菀慢条斯理地说道,“我觉得大公主如今越发光彩照人了。”这话叫凤弈气得不轻,他忍了忍,又在心里记了一笔账,又默默地告诉自己大婚之后有这笨蛋好看的,忍耐着问道,“她就那么好看,值得你天天想她?”

    “公主殿下不美么?”唐菀觉得大公主是自己见过的最美貌的姑娘之一。

    或许大公主生的不及她两个堂妹唐芊唐芝绝色,可是大公主的气度还有眉眼的神采,还有开阔的心胸都叫她由里到外透着叫人不能转移目光的光彩。

    女子的美丽更多是源自于内在还有自信,唐菀也是从大公主的身上才明白这个道理。

    “她很美么?”凤弈冷冷地问道。

    “当然了。女子之美如公主殿下。”唐菀见凤弈俊美的脸透着无比的冷淡,却隐隐含着叫她背后有些发凉的惊悚,不由福至心灵,急忙对他说道,“可是男子的俊美,阿奕你是独一份呢。”

    这话是真心实意的赞美,因为清平郡王是唐菀生平仅见的俊美了,而且唐菀还是想了想继续说道,“不过容貌对我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我觉得人品才是最好的。阿奕你和大公主一样,美貌是面容,可是更美的是你们的内心呢。”

    她乖乖地坐在凤弈的身边,用憧憬的目光看着他。

    清平郡王顿了顿,僵硬地转过头去不叫她看见脸上无法忍住的笑意。

    “笨蛋。”他的声音柔和了起来。

    唐菀偷偷吐出一口气。

    她觉得郡王像是个总是跟自己要糖吃的孩子。

    比……她儿子凤念还要幼稚。

    不过这话不敢说的。

    不然郡王只怕是真的要气得再吐血了。

    “其实我还想着,我这么时常进宫也挺好的。”唐菀扭了扭帕子,因为凤弈已经见过了自己最卑微的模样,便不吝啬和凤弈说自己的心里话,坐在他的身边小声说道,“我愿意在宫里侍奉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还有照顾你,也不想回到家里去看老太太厌恶我的脸,还有家中姐妹与长辈的阴阳怪气。”

    自从凤弈亲自请太康大长公主下聘之后,唐家的气氛就说不出的古怪,不说长平侯突然对她露出了慈爱的样子,仿佛一个疼爱她的伯父,仿佛一下子就想到了要给她换一个住的地方,说是小院子实在太委屈她了。

    只说长平侯夫人那气急败坏的样子,还有唐萱每日里都在家里伤心哭泣,令老太太越发诅咒唐菀这个没有姐妹之情的无耻的白眼狼,甚至还有唐三太太与唐四太太突如其来的热情,唐菀都觉得怪没趣的。

    她觉得那样的唐家虚伪又可笑。

    她是不想在那样的家里的。

    “你那个堂兄在做什么?”凤弈突然问道。

    “二哥哥么?”唐菀想到了唐逸,不由露出浅浅的笑容,老实地对凤弈说道,“他准备回去书院了。大伯娘容不得他,觉得他碍眼又不听话。大伯父对他也只不过是那样儿。大伯父更喜欢他的庶长子,没怎么把二哥哥放在心里。”

    如果不是唐逸自己年纪轻轻就有了功名,他的死活长平侯是不会在意的。因此唐菀希望唐逸能如同前世那样心无旁骛地科举,等有了更好的功名做了官,就能左右自己的生活,不会被长平侯夫妻摆布。

    “我还想什么时候提醒一下二哥哥,叫他离大伯娘的几个侄女儿远点儿,免得日后为难。”唐菀便对凤弈说道。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连这些都对凤弈说。

    或许是因为在她的心里,凤弈是值得相信的人。

    她什么都可以告诉他。

    而他什么都会倾听,并且信任她,保护她。

    唐娃安一边想,一边忍不住轻轻地捏住了凤弈的衣摆,怯生生地摇了摇小声说道,“只怕二哥哥是赶不上你我大婚了,他也很抱歉,不过我觉得还是功名最重要了。”

    她弱弱地摇了摇他的衣摆,凤弈垂眸,嫌弃地看了看那怯怯地勾着他衣摆的手,这才慢慢地说道,“男子自然是功名最重。虽然并未赶上你的大婚,不过当日下聘,他千里迢迢赶回京都为你出头,我承他这个人情。”他的面容冷淡,唐菀一愣忙说道,“不用你承二哥哥的人情,他……”

    “难道你不是我的王妃?”凤弈眯着眼睛问道。

    仿佛唐菀敢否认,他就……再捏捏她的脸颊。

    “我是。”唐菀小声说道。

    凤弈这才满意地勾了勾嘴角。

    “既然你是我的王妃,就与我休戚相关,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他愿意为你出头,就是为我张目,你我夫妻一体,他对你好,我自然会承他这个人情。“凤弈考虑了片刻这才对唐菀说道,“太子之前还暗中问我,问问我要不要照顾你娘家人……”

    因凤弈对自己的王妃另眼相看,之前为了唐菀连二皇子的生母都被他在皇帝的面前骂得狗血淋头,罗嫔还因此降位,因此太子虽然眼下不好来看一看自家堂兄未过门的王妃,却还是愿意对唐菀示好,觉得自己可以提拔一下唐家的人。

    凤弈自打在宫中因美人的事杠上了罗嫔,如今也算是恶名在外了。

    太子已经入住东宫,已经开始筹备东宫属臣的班底,自然他很愿意把自己身边属臣的位置留给“自家人”。

    在太子的眼里,清平郡王的王妃自然就是自己的自家人。

    能成为东宫属臣,就可以与太子一同经历朝政,与太子荣辱与共,培养好了君臣之间的感情,日后太子登基,这些东宫属臣必然会得到很好的前程。

    因为唐菀微微瞪大了眼睛。

    她迟疑了一下,却没有替唐逸答应。

    她觉得唐逸的未来还是交给唐逸自己做出选择才对。

    不过唐菀觉得很好奇。

    “太子殿下不知道唐家的事么?”她和唐家并不亲近,唐萱还抢过她的未婚夫,太子难道都不知道么?

    “他知道你和唐家的恩怨。不过太康姑祖母曾经去看望他,提起当日给你下聘的事,顺口提及唐家还是有人为你出头,因此太子就想,或许唐家还是有与你亲近之人。”清平郡王见唐菀抿着嘴角轻轻点头,便问道,“你想问什么?”

    他直截了当地提问,唐菀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只是觉得太子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太子的确是个心性平和仁孝的好人,作为储君,他也算是严于律己宽于待人了,甚至他日后大婚之后,东宫也只有太子妃一个妻子,并无姬妾。

    那些觊觎东宫侧妃之位的朝臣们进言,希望太子开枝散叶的时候,太子就说过,太医曾经说他不利于子嗣。

    既然这样,何必还要广纳侧室来浪费了这些豪族贵女们的人生呢?

    如果他不能令女子有孕,那广纳侧室也只会膝下空空,还害了那些侧室也要独孤终老。

    可若是他能令女子有孕,那有太子妃为他开枝散叶不是就已经足够。

    他是病人,得静养,心平气和,弄一院子女人,难道是生怕他不累死在床上不成?

    因为太子的这些话,朝臣们都不吭声了,甚至因为没有子嗣是太子的问题,因此也没有人把目光都责怪地落在太子妃没有动静的肚子上。

    唐菀觉得太子妃的日子过得就很舒心,而这或许就是因为太子是个与凤弈一样有承担,知道护着妻子的好男子的原因吧。

    因太子对太子妃一向维护,因此虽然上一世的时候唐菀和太子接触不多,毕竟做大伯子的总不好总是和寡居的堂弟妹多么亲近,不过她对太子的印象一向都很好。此刻看见凤弈垂眸靠在一旁,唐菀忍不住把手臂放在凤弈的手臂上歪头问道,“阿奕,你和太子真的那么要好么?”虽然她听多了太子与清平郡王关系很好,太子很信任凤弈这样的话,可是当她真情实感地感受到太子的爱屋及乌,惠及到她的家人,她才有了深刻的认识。

    因为凤弈,所以太子连她娘家的人都愿意照顾。

    “还好。”先有了一个“最美”的大公主,又来了一个“好人”太子殿下,凤弈垂眸看着目光清澈的唐菀,心里很气。

    这死丫头爬墙真的太快了。

    “那你先不要回绝太子殿下,我回去问问我二哥哥。”唐菀完全没有发觉在清平郡王此刻的心里,已经深深地给她又记了一笔,因此快活地靠在凤弈的身边小声说道,“到时候只怕大伯父要气坏了。”

    长平侯又不是真的视功名利禄如粪土,他只不过自己不中用,因此在朝中无法立足,只能摆出一副淡泊名利的模样,每天谈谈古董谈谈字画什么的。可是长平侯的心里是很想要拥有权势的,不然,他巴结唐菀做什么,把唐萱不顾廉耻送给二皇子做妻子做什么?

    如果叫长平侯知道庶子走通了太子的门路,太子却没想到他这个二皇子的岳父,还不知得这么生气呢。

    因此唐菀就忍不住高兴起来。

    她这么高兴,甚至为了一点小小的坏水就得意成这个样子,凤弈看在眼里,却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拍了拍她的脸颊。

    她愿意在他的面前露出这样真实的一面,或许已经开始慢慢地熟悉他,亲近他了。

    这自然是极好的。

    因此凤弈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等到了唐菀要离开宫中,蔫蔫地跟他告别要回去的时候,他沉吟片刻,便叫人拿了外衫来说道,“我送你回去。”

    他虽然经过这些天精心的调养身体好多了,可是到底是受过严重的伤,唐菀哪里舍得叫他送自己奔波,忙摆手说道,“不用了,宫中的车送我回去就好了。而且还有青雾在,没什么好担心的。”她慌慌地摆手,小脸儿涨得红红的,凤弈却只是叫一旁的侍卫给自己穿上了外衫,冷冷地说道,“啰嗦。”

    唐菀垂了头,不吭声了。

    “我自己的身体,自己心里有数。”凤弈见唐菀犹豫着点了点头,便对她说道,“太医也叫我可以四处走走。你不必担心。”他并不是一个不珍重自己身体的,不然若是没有养好身体,真的叫这笨蛋做了寡妇,凤弈真是想想都觉得睡不着觉……这笨蛋还不得叫人欺负死?

    他微微动了动自己的肩膀淡淡地说道,“养了这么久,骨头都僵了。”他从前在军中又不是没有受过伤,身体的情况自己心里有数,因此掐了掐唐菀的脸颊说道,“送你回唐家以后,我要去一趟李家。”

    “李家?”

    “广陵侯太夫人还病着,我过去看望她,再看看她到底是生了什么病。”

    广陵侯太夫人,也就是李穆的那位嫡母已经病了这么久,依旧没有好转。

    为了照顾广陵侯太夫人,李穆打从那一日在宫中谢恩之后就再也没进过宫,一直都留在家中照顾嫡母,甚至连皇帝赐下的广陵侯府都没有来得及搬过去。

    广陵侯太夫人因为病得沉重,因此李穆也不敢挪动她,只能留在还狭小的的李家宅子里照顾她。

    皇后之前就知道广陵侯太夫人病了的事,因此这些日子一直都在命太医们过去会诊,然而太医们回来说,广陵侯太夫人病得这样沉重一则是因为这些年的日子过得不好,操劳过度因此损伤了身体,另一则却是因为心病。

    心病难医。

    这件事唐菀也知道,不过是因为她如今身份尴尬,之前和李家闹出那么多的事,便对凤弈说道,“前两日我还想去看望李家太太,只是叫素月去请安的时候,李家太太不叫我过去看望,说我的定亲的人,没有给她磕头认做干娘,有了这层干亲之前,不好上门。”

    她知道李家太太在避讳什么。

    不过是担心如今凤弈活着回来,再叫人把唐菀从前和李家结亲的事翻出来,叫唐菀被人诟病。

    唐菀觉得自己不在意这些,可是她却知道李家太太最在意的就是这些了。

    她不由有些难过。

    凤弈看着她有些黯淡的脸,片刻之后问道,“你愿不愿意去看望广陵侯太夫人?”

    “我当然愿意。”

    “那我陪你去。我在你的身边,旁人想因此诟病你也找不到理由。”凤弈平静地说道。

    他似乎永远都并不会在意这些的样子。

    唐菀怔怔地看了他很久。

    很久之后,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点头说道,“好。”她忍了忍羞涩,伸手握住了凤弈的手低声说道,“阿奕,谢谢你。”她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的心情,可是似乎凤弈总是在迁就她,总是在纵容她。

    他对她这样好,叫唐菀恍惚地觉得自己似乎是在做一个很美很美的美梦,这样的美梦里,她得到了这个虽然看起来性情冷冽,可是却总是很温柔的青年全部的纵容还有疼惜。他总是会陪着她,然后护着她,叫她不会经受伤害。

    她不在意旁人的艳羡。

    可是她却对这样的纵容上了瘾。

    “阿奕,你对我真好。”唐菀喃喃地说道。

    “你想多了。别忘了,刚刚我本就是要去看望广陵侯太夫人。至于你……顺带的罢了。”凤弈冷哼了一声,却反手握住唐菀柔软的手淡淡地说道,“既然这样,那便先去李家。”

    他一向都是那个做主的人,唐菀乖乖地听话点头,又温顺地被他拉着往宫门口去。只是才走到了宫门口,唐菀就见远处一处宫车前竟然有一对少年男女在争执什么,她走进了些看,却见竟然是横眉立目的大公主与脸色暗淡的二皇子凤樟。

    大公主已经恨得粉面带煞,看着凤樟的目光充满了厌恶还有排斥。

    “你还有没有心?母亲刚刚被降位,你就该知道,太后娘娘与父皇正恼着母亲,你还想叫母亲为了你粉身碎骨不成?”大公主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看着依旧脸色伤感,又带着几分深有苦衷的模样的凤樟冷冷地说道,“当日你执意退婚另娶,本就令父皇心生恼怒。你难道没听见那几日父皇总是在嘴里念叨着糟糠之妻不下堂?你以为那是说给谁听的?那就是说给你听的,你这个蠢货!”

    凤樟当日闹着退亲,闹得京都轰动的时候,皇帝天天挂在嘴边的就是糟糠之妻不下堂。大公主都听明白了,那是皇帝在叫凤樟少拿什么真爱当幌子做下作无耻的勾当。

    可是凤樟根本没听出皇帝的意思,还以为皇帝在说自己和皇后之间的患难与共。

    从那个时候起,大公主就对凤樟彻底失望了。

    连这种话都听不出来,蠢成这样还敢肖想皇位?

    “我也是没有法子。皇妹,你没有见到阿萱如今的模样,宫中迟迟不肯召见,太康姑祖母又说了那些严厉的话,阿萱那样善良的性子怎么受得了?她日日以泪洗面,人都瘦成一把骨头了,你就当做可怜可怜阿萱,叫阿萱进宫来看望母妃。母妃如今心里正难受,有阿萱陪着说说话,解解闷儿,或许心情也能好起来,是不是?”

    凤樟这几日天天去长平侯府哄着自己的心上人,也哄得心力交瘁,此刻浑身都觉得疲惫无比,对咬牙冷笑的大公主无力地说道,“其实你们都想错了阿萱。她真的是很好很好的姑娘,做错事的是我,这些罪过不该叫阿萱来承受。”他不由红了眼眶喃喃地说道,“而且相爱有错么?我只是和阿萱互相爱慕,想要结为夫妻,这样也是错的么?”

    除了唐菀,他和唐萱伤害谁了?

    为什么那些不相干的人,没有受到这件事伤害的人如今一个一个地跳出来指责他。

    就比如太康大长公主……他和唐萱的婚事碍着太康大长公主什么了?

    为什么那一日,她要在众目睽睽之下给唐萱那样没脸,令唐萱颜面扫地。

    “因为你们无耻不要脸,叫人都看不下去。”大公主真是觉得够了。

    她每一次见到凤樟都要被恶心一次,实在不想再看见凤樟这张黯然神伤的脸了。

    只是她才一转身,就看见不远处凤弈正和唐菀手牵着手看着她。

    大公主想到凤樟刚刚那些下作的言论,几乎不敢去看唐菀,忙撇下凤樟上前笑着揽住了唐菀单薄的肩膀低声说道,“别理他这种无耻小人。”

    罗嫔还在禁足,每天都要背诵宫规,丢脸丢得恨不能上吊自尽。

    她还听说李家那位夫人还在生病,严重到了连皇后都惊动了。

    无论是生母还是养母都需要照顾的时候,凤樟还一心一意只念着一个唐萱。

    大公主气愤得要骂人了,可是唐菀看着凤樟这样深情的情种的模样,却觉得凤樟只念着唐萱这也挺好的。

    只是罗嫔正是需要儿子安慰照顾的时候,凤樟却只心心念念未来的二皇子妃。

    扔掉了孝顺的李穆,认回来了一个生母的死活抵不过心上人一滴眼泪的凤樟。

    这个儿子认回来太亏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合爪感谢一下大家o(n_n)o~

    黑富姐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14 22:42:10

    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15 02:40:06

    暖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15 03:09:22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15 11:27:08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