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 33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33、第 33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盛世谋妆一路凡尘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日娱韩娱]顶端御兽灵仙     这可真是正对上了那句话。

    三十年河东, 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啊。

    更早些的时候,整个长平侯府里又有谁会想到, 翻了身荣耀至极, 得到了宫中喜爱的竟然是二房父母双亡的唐菀呢?

    曾经在侯府之中万般得意,千娇百宠的唐萱, 竟然不入宫中贵人的眼。

    唐三太太又不是个瞎子。

    太康大长公主对唐菀喜爱溢于言表,可是对唐萱竟然连面都不想见。

    虽然说太康驸马一向在朝中没什么实权, 不过是先帝还有如今的陛下看在太康大长公主给他一个虚衔尊荣养着罢了, 可是好歹太康大长公主在皇家的地位极为尊贵,她的态度也会令皇家的态度改变。

    更何况唐萱自从和二皇子订了亲,这可真是……都多久了,连唐菀都进宫去了,可是宫里竟然对唐萱连个召见的动静都没有。

    一想到这些,唐三太太回头看着长平侯夫人那张隐隐露出后悔的脸, 美眸一转, 已经到了唐菀的跟前笑着说道,“二丫头,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不如咱们好好地再乐呵一下,一块儿吃个家宴如何?”

    她笑容格外亲切。

    太夫人正叫一个战战兢兢脸色发白的丫鬟给扶着出来, 见老三媳妇这趋炎附势的,现在就讨好起了唐菀,顿时气得一个仰脖儿。

    “你给我住口!瞧见高枝儿你就飞过去了, 也不瞧瞧你配不配!丢人现眼的东西!”

    她指着唐三太太骂人,可是唐菀知道她是在指桑骂槐。

    从前唐菀可能还会因为老太太对自己这样厌恶感到难过。

    可是现在,她觉得自己半点都不难过了。

    太夫人和长平侯夫人对她越发刻薄,不正是因为她有了庇护,被她们嫉妒了么?

    “不了。”她也知道唐三太太这一向眼里没有自己的突然对自示好必然也没安什么好心,便摇头说道,“我累了。”她眉眼楚楚动人,唐三太太看着唐菀这美貌动人的模样,不由想到了自己的两个女儿,不由心里暗骂了一声长平侯夫人不是个东西。

    她自然也知道当初唐菀是为了给唐萱顶缸才被丢进了清平郡王妃遴选名册之中,当初还在暗中得意长平侯夫人不敢把她的那两个女儿给送到宫里去,也算是知道自己的厉害。可是今日清平郡王死而复生,唐三太太心里不由格外遗憾。

    如果当初……是她的女儿被送到宫里去就好了。

    若是那般,那做清平王妃的不就是她的女儿?

    不过虽然清平王妃是拿不到手中,她却还有更大的一个目光,此刻看唐菀果然面容带着几分疲惫,她急忙越过了气得发抖的太夫人对唐菀笑着说道,“那你好好儿歇着去。至于这些聘礼……我帮你清点收着。你放心,绝不叫人贪墨了你的。”

    她转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同样也开始发抖的长平侯夫人。

    因唐三太太一向是个破落户,太夫人气得翻白眼,竟然不能拿她怎么办。唐菀想了想,便点了点头直接回了自己的小院子。

    走进了院子,素月和素禾就急急忙忙地迎上来,素月便问道,“姑娘,刚刚我瞧见你和之前那位将军大人过来……莫非他就是……”她知道清平郡王上门就匆匆来通知自家姑娘,因此刚刚没见过清平郡王。

    不过唐菀刚刚陪着的人,叫素月心里有些了悟。

    “是清平郡王。”唐菀慢吞吞府说道。

    素月一愣,继而嘴角抽搐,露出大事不妙的表情。

    “那,那郡王岂不是全都知道了?”当日二皇子找到山里来,说了那么多的话,自家姑娘也说了许多乱七八糟的话,岂不是全被清平郡王听见了?这世间只怕再也没有哪位夫君,连妻子的前任未婚夫都知道得这么清楚了。

    看见唐菀无奈地点了点头,素月便露出大难临头的模样,围着唐菀转圈,小声说道,“郡王当初,当初还觉得姑娘轻浮。这可怎么办?”虽然清平郡王死而复生是极好的,可是如果清平郡王不喜她们姑娘,那就坏了呀。

    一个不被夫君喜爱的王妃,日后怎么在王府立足?

    特别是唐菀的娘家长平侯府不拖后腿就不错了,是绝对靠不住的。

    “阿奕他……人很好的。”唐菀抿了抿嘴角,想到凤弈对自己说的那些话,便忍不住红了脸颊低声说道,“他说以后都护着我。”

    “真的么?”素月与素禾年纪都不大,听了这话不由都相信了,眼睛亮晶晶地问道。

    “是呀。所以我想……我要努力喜欢上他,好好地做郡王妃,做他的妻子。”虽然她如今并没有喜欢上清平郡王,可是他对他那么好,她也要努力地做一个很好的妻子,然后为他好好地祈福,然后和他好好地一同生活。

    一想到这些,唐菀便微笑起来……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和凤弈能够一同拥有一个温暖的家,就像是从前她所期待的那样,不是冷冰冰的长平侯府,也不是充满了刻薄还有纷争冷眼的地方,而是温暖的,互相爱惜地生活的家。

    如果凤弈对她好,她也愿意对凤弈好。

    “姑姑,为什么之前你还瞒着我。”当凤弈出现在唐家下聘的时候,唐菀就什么都明白了。

    怪不得宫中的态度是那样,也怪不得嫁衣也变成了与唐菀记忆中不同的样子。

    唐菀并不生气青雾的隐瞒,不过在青雾的怀里撒撒娇,她还是很愿意的。此刻见青雾捧着那件大红的嫁衣过来,唐菀便红着脸蹭在青雾的肩膀上小声说道,“突然他就来了,吓了我一跳。”

    她脸色娇艳绯红,一只凤钗金光流彩,华美无双。青雾看着这人比花娇的美貌姑娘,便笑着说道,“郡王叫咱们瞒着,谁敢先告诉姑娘呢?只是姑娘竟然猜不着……我以为当清平王府的东西一样一样送来的时候,姑娘就猜到了。除了郡王,谁敢做王府的主。”

    “我当初也有一点猜测。”只是上一世的记忆根深蒂固,叫她此刻都有些恍惚。

    这么说,清平郡王这一世活下来了。

    唐菀心里觉得欢喜无比。

    不是为了自己有了活生生的夫君。

    而是因为凤弈活着。

    每一次想到这,唐菀就忍不住感激神佛。

    她忍不住弯起眼睛,雪白的手轻轻地抚摸过眼前的大红的嫁衣,低声说道,“这真好看。”她的目光潋滟,青雾也笑着忍不住摸了摸她的手柔声说道,“姑娘也很好看。姑娘与郡王的婚事是郡王自己去太后娘娘跟前要求的。”

    她说到这里,目光不由带着几分伤感地对唐菀说道,“姑娘不要埋怨郡王这么晚才来见你。你不是不知道,郡王刚刚进了宫就已经伤重失血晕厥过去,可是晕过去前的第一件事,却是求太后娘娘叫太医去山里给姑娘你看病。”

    唐菀羸弱,生病耽误不得。

    可是比起清平郡王的千金之体,又算得了什么?

    然而清平郡王却没顾上自己,只先想到了唐菀。

    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当清平郡王先想到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唐菀,无论是太后还是青雾,就都知道了唐菀在他心里的分量。

    缘分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不过匆匆一面,或者惊鸿一瞥,可是却会叫人放在心底珍重。

    青雾一边说,唐菀一边捂住了嘴。

    “他伤得很重么?”

    “致命伤在脖子上,真是只差毫厘就能要了郡王的命。”青雾见唐菀捂着嘴眼泪都要流下来了,便请她回去坐下,心有余悸地说道,“脖子上那一刀差一点就砍断了他的脖子,若不是他鬼使神差地避开,只怕如今……”

    她顿了顿才在唐菀难受的目光里继续说道,“至于身上其他的伤,是郡王逃脱刺杀冲出重围的时候遭受的。不过那些都不是要紧的伤势,不会致命,也不会伤身,看起来吓人罢了。不过郡王这一次元气大伤,太医说只怕郡王五年之内都不能再领兵出征。”

    “你说刺杀?”唐菀突然瞪圆了眼睛。

    若说凤弈是征战的时候受伤,不应该用刺杀二字。

    带了刺杀二字,唐菀总是觉得凭空多了几分阴诡的味道。

    “姑娘以为郡王会在沙场上受伤么?郡王最为骁勇,那些边陲的敌人哪里是郡王的对手。只是防不胜防的危险与阴谋永远来自于自己的身后。”青雾脸色冰冷地对唐菀说道,“这也是为何郡王一路无声无息地赶回京都,甚至任由他战死,尸骨无存的消息满天飞也不出来辩解。”

    想要凤弈死的是来自朝中内部,甚至都在京都之中。

    凤弈想要活着回来,并且禀告刚刚登基的新君谁是隐藏在朝中的那些心怀不轨之徒,自然就要无声地回返京都。当青雾说到这些的时候,眼底不由露出几分痛恨来说道,“郡王在姑娘养病的山中出现就是走的山路,之后他遇见了二皇子……”

    在唐菀紧张的目光里,青雾笑了笑对唐菀说道,“郡王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如果自己突然出现在宫门处,那些心怀叵测的恶徒知道他还活着,只怕会突然对宫中动手闹得鱼死网破。因此,他绑了二皇子,钻进了二皇子的车中,坐了二皇子的车直接进了宫。世人也只以为那一日进宫的是二皇子罢了。”

    不过二皇子那一日被挟持进宫就匆匆回了皇子府躲羞,并不知道凤弈的身份。

    这其中的惊险唐菀就不知该怎么说了。

    “我都不知道。”唐菀小声说道。

    她不知道原来凤弈的云淡风轻后面,还有这么多的可怕的事。

    “那现在他活着的消息大家都知道了,会不会打草惊蛇?”

    “姑娘只在深宅大院里,怕是不知道。这几日南安侯领兵将那几家给围了,一个都没跑得了。证据确凿不说,而且虎符都搜走了,这些人也翻不了身。”

    “是什么人啊。”唐菀好奇地问道。

    她松了一口气。

    南安侯行事一向稳妥,做事不会有漏洞的。

    “是先帝贵妃余孽。”青雾缓缓地说道。

    这涉及到了先帝朝那位曾经呼风唤雨,几乎逼死了太后与皇帝的贵妃,唐菀便不说话了。

    “真是可恨。”唐菀一边为凤弈惊心动魄的经历松了一口气,一边突然想到了上一世……如果上一世凤弈也是受了来自于背后的背叛,因此才死在了边陲,那唐菀觉得想一想心里就如同刀割的一样难受。

    她又问了青雾都是哪些人家参与了这形同谋逆的刺杀大罪,得到了几个勋贵还有朝臣的名字,不由恍然想到,上一世在她嫁入清平王府后的数年后,已经在朝中站稳了脚跟的皇帝的确曾经以党附先帝贵妃,谋朝纂位的罪名将几个勋贵与朝臣诛了九族。

    那真是一场京都的流血的光景,无数的人人头落地,听说菜市口的血水流了几天都流不完。那时候唐菀不明白一向性情温和,并不是强硬的性子的皇帝为什么会做出这样斩尽杀绝的处置,可是现在唐菀想想,又觉得有些明白了。

    是为了凤弈。

    陛下是为了给英年早逝的凤弈报仇雪恨。

    “他还活着,这真的太好了。”唐菀不知第多少次地这样说。

    “是啊。打从郡王出事,太后娘娘就日日以泪洗面,听不得旁人说郡王的死。那时候偏偏那些勋贵还因为郡王死了,就火急火燎地想反悔婚事……娘娘就受不了了。”不过这或许正是缘分的开始,不然怎么会叫凤弈与唐菀有这样的缘分呢?

    见唐菀的小脸儿惨白,还在为凤弈感到后怕,青雾便拍了拍唐菀的手背对她温和地说道,“姑娘别怕。其实郡王这一次受伤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不仅是他能成亲了。”一向性子古怪的凤弈竟然答应成亲,还是自己主动提出成亲的要求与人选,太后现在还在宫里拜佛呢。见唐菀不好意思地垂了头,青雾便继续笑着说道,“而且郡王起码五年之内都不必出征令娘娘担惊受怕,也能好好地陪着姑娘你了。”

    凤弈的伤并没有要了他的命。

    不过失血过多,而且挺着重伤赶回京城,这一路上没敢耽搁,也不敢寻好的大夫,这都是亏空。

    太医说凤弈元气大伤得静养并不是在吓唬人。

    唐菀轻轻地点了点头,又问青雾,“那怎么为郡王调养呢?”

    “仿佛太医留了许多要注意的事,比如如何养生,如何进补,又是如何恢复……”

    “那能不能教教我。”见青雾微微一愣,唐菀紧张地揉了揉帕子,认真地说道,“我想学着照顾他。”她想要好好地学怎样照顾他,叫他更健康,能够……能够长命百岁,平平安安。

    这样认真的眼神令青雾的目光柔和许多,她迎着唐菀那清澈的眼睛,便对她说道,“姑娘今日下聘之后就是皇家妇了。太后娘娘只怕很快还会召见姑娘。到时候姑娘就去问娘娘要一份太医留下来的处方,娘娘会高兴的。”

    唐菀一下子明白了青雾的意思。

    她觉得青雾对自己真的很用心,也很关心她。

    “姑姑,你真好。”她低声说道。

    如果说素月与素禾与她共患难,就像是她的姐妹,那青雾对她来说,就像是温柔又处处关照她的大姐姐一样。

    唐菀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

    “这是我应该做的。”青雾见唐菀并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明白的姑娘,想到她在唐家的艰难,还有之前清平郡王来下聘,唐家下人对她们这个院子前倨后恭的嘴脸,便在心里暗叹了一声对唐菀说道,“只怕如今姑娘在唐家人的眼中,也要成为有利可图的那个了。”

    她正觉得唐家人不会再对唐菀这样无视,唐菀会被叨扰得烦恼,却没想到到了快晚上的时候,唐三太太才刚刚笑容满面地带着两个生得闭月羞花的美貌姑娘赶到唐菀的院子,后脚,长平侯府里就来了两个嬷嬷。

    这两位嬷嬷面容严肃,虽看起来并不高大,不过往唐菀的屋子门口一站,却无端叫人噤若寒蝉,不敢吭声。

    就连青雾看到那两位嬷嬷都忍不住愣住了片刻,之后上前招呼。

    “李嬷嬷,王嬷嬷,你们这是……宫里……”

    “郡王的意思,叫我们这段时间为二姑娘看门。”脸色更刻板一些,脸上连点笑模样都没有的王嬷嬷对青雾还算客气,却用一双苍老却目光如电的眼睛扫过了坐立不安,不知怎么就额头冒汗,脸上笑容都要撑不下去的唐三太太与身边那两个娇滴滴的姑娘冷冷地说道,“郡王说了,二姑娘如今身子弱,正在养病。别叫一些不知身份的阿猫阿狗来叨扰二姑娘静养。不然,叫二姑娘休息不好,累坏了未来王妃的身子骨儿,抄家灭族也不够赔的。”

    唐菀觉得,这话像是凤弈能说得出来的话。

    她装作没听见,自然也不去看唐三太太那张微微扭曲的脸。

    当初她生不如死的时候,唐三太太并未救她于水火。

    如今唐三太太想要拉拢她,她也不会忘记从前的冷淡,与唐三太太仿佛一切伤害都没有发生。

    更何况唐菀知道唐三太太想求自己什么。

    因为上一世的时候,唐三太太同样也求过她。

    一想到这里,唐菀不由把目光落在了唐三太太身边那两个生得如花似玉的美貌少女的身上。

    那是她的两个堂妹,是唐三太太嫡出,真真正正的美人坯子,生得如娇花照水一般,若说唐菀与唐萱就已经是极出色的美人,那唐三太太生的这两个女儿,唐家的四姑娘唐芊与五姑娘唐芝就是美人中的美人儿,是极为难得的美貌秀色。

    因为唐芊与唐芝生得美貌过人,小小年纪就在京都难有敌手,因此唐三太太一直对两个女孩儿有着很高的期盼,一直希望她们给为自己带来荣耀。

    她希望唐芊与唐芝能像先帝朝的贵妃那样,得到无上的荣宠,能够在这天下呼风唤雨。

    ……只要别像先帝朝的贵妃一样那么倒霉,出师未捷身先死就好了。

    不过唐菀知道唐三太太的雄心壮志,却没有想过要成全她。

    唐三太太自己愿意折腾就折腾去,反正唐芊与唐芝也一向眼高于顶,妄图与唐萱这长房嫡女相争的,说起来也不算是唐三太太自己剃头挑子一头热。

    不过唐菀就敬谢不敏了。

    “二丫头,既然你要养病,那就好好儿歇着吧。过几日我再来看你。”唐三太太见自己的小女儿,生得最为美貌,堪称绝色的唐芝正咬着嘴角看着唐菀手腕儿上一只十分精致的羊脂玉镯子,咳嗽了一声,瞪了唐芝一眼,这才叫目光高傲,微微抬着下颚的唐芊扶着起身对唐菀笑着说道,“你好好养着,如果在家中无聊,就叫你妹妹们来陪你说说话儿。”

    她一边说,一边把一份清平王府今日下聘的礼单给唐菀放在桌上。

    唐菀起身谢了她今日的帮忙,却没有答应叫唐芊与唐芝来陪伴自己。

    她还得防着没下限的两个堂妹些呢。

    亏了上辈子她是个寡妇。

    上一世的时候,唐芊还在唐萱嫁给凤樟之后,给凤樟眉目传情,想要给凤樟做了侧妃来的呢。

    这样一个没下限的姑娘,唐菀可不敢叫她跟自己亲近起来,免得日后……

    免得日后唐芊被凤弈一巴掌把脸给打飞了。

    虽然与凤弈不过是三面之缘,不过唐菀莫名地觉得如凤弈那般眼里不揉沙子的性子,是绝对不能轻饶了唐芊那种做法的。

    她虽然呵和和气气地道了谢,却似乎又多了几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唐三太太还想说什么,然而宫里派出的两个嬷嬷虎视眈眈地看着她。

    仿佛她跟唐菀多说一句话就是有意谋害郡王妃似的。

    唐三太太最怕这样浑身严肃又绝不会通融的厉害角色,对唐菀勉强笑了笑,带着两个都有些不高兴的女儿出了唐菀这破破烂烂的小院子,不由回头看了院子一眼。

    院子门已经被王嬷嬷面无表情,碰地一声给关上了。

    几乎拍到唐三太太的脸上!

    唐三太太万万没想到宫里两个嬷嬷就敢拿鸡毛当令箭对自己这长平侯府三太太不敬,想发火儿,却到底没敢,最后只能盯着关得紧紧的院子门叹了一口气。

    “二丫头这有了靠山,顿时就不一样了。”

    有了男人的维护,果然脾气就大了,就与从前那夹着尾巴做人不同了。

    如今有了清平郡王的撑腰,唐菀竟然也抖了起来。

    不过想到清平郡王竟然对唐菀这样上心,生怕她受委屈似的,还派了两个铁面无私的嬷嬷出来守着她,唐三太太又忍不住感慨地看了看自己两个貌美如花的女儿。

    唐菀那般姿色尚且能令清平郡王倾心。

    她的这如花似玉的两个女儿,日后也不知能配怎样的勋贵皇族。

    还是得多多讨好唐菀这丫头。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开心蹭蹭ヾ(^▽^)ノ~

    谢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09 21:45:48

    谢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09 21:46:07

    醉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09 22:55:05

    醉影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9-12-09 22:55:33

    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10 03:15:20

    哼哼爱决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10 06:29:28

    哼哼爱决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10 06:29:38

    哼哼爱决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10 06:29:49

    千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10 07:58:37

    岩海苔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9-12-10 08:32:34

    liliant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10 12:58:07

    liliant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10 13:12:04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