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 30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30、第 30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日娱韩娱]顶端盛世谋妆明星爸爸宝贝妞御兽灵仙末世之人生赢家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我知道的太多了一路凡尘     “郡王, 这……怕是不合规矩吧。”

    见清平郡王要跟唐菀单独说话,长平侯夫人见长平侯在一旁赔笑,之后还舔着脸用疼爱的目光看着唐菀, 心里就仿佛被针扎了似的。

    在这长平侯府中十几年的生活, 长平侯夫人自然知道自己这侯爷夫君是个什么货色,虽然平日里摆出一副不理庶务, 对功名利禄也没什么兴趣的样子,可是长平侯这厮最是一个趋炎附势的人了。

    如果说从前唐菀没有好前程, 长平侯对这个侄女儿没什么感情, 那从清平郡王此刻这般看重唐菀的样子,长平侯日后就是最慈爱的伯父。

    他一副恨不能跪下来舔清平郡王靴子的样子。

    长平侯夫人看着自己的夫君如此殷勤,只觉得心里恐慌。

    如果长平侯偏心了唐菀,那她的女儿怎么办?

    唐萱才是长平侯嫡女,怎么能叫各房的旁支的女孩儿给比下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门口传来了喧哗声, 之后, 一个面容满是风尘,生得斯文俊秀的少年一头推开了拦着自己的几个下人闯了进来。

    他的脸上还满是尘埃,身上的衣裳上不知被什么刮破了,看起来狼狈不堪。

    就算是被下人们给阻拦着,可是他硬生生地闯进来, 甚至不顾及此刻正是清平郡王下聘的时候,也不顾及满堂的长辈。

    唐菀看到那少年的时候,还有他脸上的焦虑, 眼眶一红,差点落下眼泪来。

    “你!放肆!”长平侯正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不知所谓的长平侯夫人叫她闭嘴别扫兴……不就是未婚小夫妻俩单独说会话么,这算什么啊?

    对于长平侯来说,如果清平郡王当真这样喜爱唐菀,对于唐家其实是一件大好事,那日后清平郡王看在唐菀的情分上,起码也得对他们长平侯府多几分维护的吧?

    他正站起来想劝唐菀跟清平郡王单独去说说话,如果这丫头有手段的话,能狐媚住清平郡王那就更好了,却没想到这少年突然闯进来,叫今日正热热闹闹的气氛一下子变得不怎么乐呵了。

    特别是此刻太康大长公主还在,如果闹出什么笑话,岂不是长平侯府丢脸?

    长平侯定睛一看,看清楚了来人是谁,脸色不由格外难看,上前呵斥说道,“今日是郡王府下聘,满堂长辈,又有大长公主与郡王在,你竟敢冒犯大长公主!还不给我出去!”

    他这话叫那风尘仆仆,脸色焦虑急切的少年眼底露出几分恨意。他看着一本正经的长平侯,又看了看这满堂的华彩,再见正局促地站在一旁惊喜地看着自己的唐菀,便咬着牙问道,“父亲要把二妹妹嫁给谁?!”

    他的眼底赤红,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休息了,长平侯被这小子这样忤逆的样子给气得半死,上去抬手一巴掌就落在他的脸上骂道,“这是你对自己父亲的态度?!”

    “父亲要把二妹妹嫁给谁?”少年捂着脸,却仰头看着长平侯低声问道。

    他看着长平侯,那双赤红的眼睛叫长平侯下意识地避开了。

    “二,二哥哥。”唐菀犹豫了一下,走过去对那少年叫了一声。

    那少年白皙却满是风尘的脸上此刻显出一个清晰的巴掌的印记,可是他却顾不得这些,反而只看着唐菀低声说道,“你为什么不给我来信?”他看着唐菀的样子格外痛楚,唐菀看着他,不由想到上一世的时候。

    若说唐家有谁当初是真的在为她即将做寡妇而难过,大概就是眼前的少年了。

    他是长平侯的庶子,因为生母早逝,因此在长平侯夫妻的心目中并没有什么地位。

    那时候因为长平侯夫人面上做出一副慈母的样子叫他去读书,可是却克扣他的月银与分例,他过得就格外艰难,连习字的笔墨纸砚都缺少。唐菀那时候正供着凤樟读书呢,见到那时候拿着秃秃的毛笔躲在湖边的假山旁,用山石做纸,湖水为磨练字的这位堂兄,因为凤樟也是艰难求学的读书人,她心里一软,就时常在给凤樟偷偷采买笔墨纸砚的时候,也塞给他一些。

    后来他读书好,自己考进了京城外一个有名的书院,不必花销银钱,就成了唐家最出息的那个。

    他就再也不必艰难地读书了。

    这对于唐菀来说只是小小的事。

    可是却叫她堂兄唐逸记住了一辈子。

    上一世的时候,也是她得到赐婚的时候,他收到了家里人给传的信知道家里送她去守寡,因此千里迢迢从外面的书院里跑回来,想为她说句公道话。

    然而上一世他才跑回来就被长平侯夫人给瞒着全家关起来了,一直关着,直到唐菀上了花轿才知道,她的这位堂兄已经被关在柴房很多天了。

    等木已成舟,唐逸才被从柴房放出来,却直接找上了清平郡王府。

    他一直觉得对不起她……因为当她需要的时候,他却是个没有权势与能力的小小的秀才,甚至无力叫她逃脱出困顿的局面。等到了他一路高中,慢慢地爬上了更高的位置,唐菀却发现,原来为清平郡王守寡并不是一件叫人觉得难受的事。

    因此,她还是谢了唐逸想帮自己离开清平王府的意思,安安心心地留在王府里做清平郡王的未亡人。

    而唐逸就一直一直以她堂兄的身份守着她这个堂妹。

    他总是说,唐菀是他在长平侯府这冰冷又无情的家里得到的仅有的那点温暖。

    可是唐菀却一直都想告诉自己的堂兄,对于她来说,唐逸也是如此。

    他也是她在唐家得到的为数不多的那一点亲情了。

    想到上一世的事,再看看此刻唐逸焦虑地看着自己,唐菀抿了抿嘴角,对他小声说道,“二哥哥,我……”她心里怕极了清平郡王,怕他以后欺负自己。可是这种怕,却是安心的怕,更像是一种笃定了清平郡王不会真的伤害她。

    更何况此刻太康大长公主与清平郡王都在,唐菀知道唐逸焦虑的是不想叫她做寡妇……可是她现在真的不用再做寡妇了。她垂着头心里委屈地哼了一声,便抬头对唐逸认真地说道,“这婚事我是心甘情愿的。二哥哥,那位是清平郡王,他……人很好的。”

    哪怕怕极了清平郡王,可是唐菀也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很好的人。

    无论是在凤樟的那件事上,还是在宫里的时候,他对她做出的那些维护。

    唐菀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她觉得清平郡王真的是好人。

    唐逸本有些激烈的表情陡然一愣,诧异地看着堂妹,之后又忍不住去看清平郡王。

    俊美凛冽的青年慢慢地走到了唐菀的身边,与她并肩一同看着唐逸。

    他低低地哼了一声。

    唐菀心虚地抖了抖肩膀,犹豫了一下,偷偷地,迟疑地拿手扯住了清平郡王的衣摆,鼓起勇气轻轻地摇了摇。

    清平郡王冷冷垂眸,却见唐菀仰头对他露出一个怯生生,又有些讨好的笑容。

    她央求地看着他,仿佛想求他不要问罪这个破坏了下聘的气氛,冲撞了皇族的堂兄。

    清平郡王又冷哼了一声,目光落在唐逸的身上。

    然而后者的目光却看着唐菀扯住清平郡王衣摆的手。

    那小手看起来弱弱的,没有底气的样子,可是那袖摆却并未叫面容冷冽,看起来并不好接近的清平郡王从她的手里扯出来。他看起来一副冷冷的样子,对唐菀似乎并不耐烦,可是他却一直叫她牵着他的衣摆。

    这个无声又缄默,甚至在旁人眼里或许都不会引人注意的细微的举动,却叫唐逸一下子紧绷的身体放松了。

    他脸上还带着巴掌印呢,却顾不得长平侯想和清平郡王赔笑,只拱手给清平郡王请罪,躬身说道,“我向郡王赔罪。我少时离家,没想到二妹妹竟然在我不知的时候被许了人家,因此心里有些焦急失落,担心自己赶不上二妹妹下聘的喜事,因此才会匆匆而归,高声喧哗,因此冲撞了郡王。”

    他道歉得很快,毕恭毕敬地赔罪,清平郡王看着这个硬气的时候格外硬气,可是一转眼鞠躬道歉也毫无勉强的少年,深深地看了一眼眼巴巴歪头看着自己的唐菀,半晌,一只手伸出,扶起了唐逸说道,“不必惶恐。你与阿菀兄妹情深,不知她所嫁之人是谁,因此心生担忧,这是你对她用心的缘故。我很高兴阿菀有你这样的堂兄维护。”

    他的手微冷,唐逸被他扶起来,见他只用一只手扶着自己起身,另一只手依旧垂落在唐菀身边,叫她安安心心地扯着他,不由脸上慢慢露出笑容。

    这笑容就叫清平郡王微微挑眉。

    刚刚一副要闹得家宅不宁,一脸横肉的样子,一转脸,这小子又笑得格外亲切,仿佛与清平郡王已经郎舅亲近。

    单单这份变脸的功夫,清平郡王就觉得这小子日后必然是个人物。

    唐菀不知他心里所想。

    不过如果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大概也会认同的。

    她堂哥在她快要死掉了的时候,都已经在户部做了侍郎了。

    那时候谁不说一句唐家出了俊杰,说她堂兄前程似锦呢?

    唐逸自然是个出众的人物。

    只是唯独老婆运不好,先叫长平侯夫人订了个娘家的庶出女儿给他,想着辖制这个出息的庶子,谁知道那庶出的姑娘跟家里的一个清客私奔了……长平侯夫人还想厚着脸皮再给庶子换一个侄女儿嫁给他,被唐逸断然拒绝之后,就满京城地散步一些唐逸不好的话,令唐逸那段时间的名声很不好,直到后来长平侯夫人的家里又闹出了不好听的传闻,这才叫唐逸的名声清白了些。

    不过那时候年纪老大不小了的唐逸也没心娶妻子了,觉得女人都很麻烦。

    唐菀死的时候,唐逸和李穆是京城里有名的两个显赫却没媳妇的光棍汉。

    看着唐逸,再看看李穆,唐菀不由同时叹了两口气。

    “之前听说郡王出征,我心里就格外仰慕。我不过是个读书人,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最崇拜的就是郡王这般保家卫国,策马扬鞭飞驰在疆场上的英雄人物。”唐逸一转眼依旧与清平郡王格外亲密了。

    他笑着跟着清平郡王与垂着头有些蔫哒哒的唐菀往堂上去,完全没有对被丢在一旁的长平侯有什么想法。此刻他笑容真诚柔和,一副少年郎崇拜英雄的真诚的模样,清平郡王耐着性子看着这狐狸一样的少年,再看看一旁怯生生看着自己的笨蛋郡王妃,沉默片刻,对他说道,“阿菀承你照顾。”

    “我哪里照顾过二妹妹。我少年离家在外读书,二妹妹在家里过得格外辛苦。”唐逸便露出几分伤感。

    长平侯夫人看庶子要翻天了,竟然敢在清平郡王面前说唐菀在家里不受待见,简直目眦欲裂。

    她就知道,这些庶子庶女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遇到了事情,就想要祸乱家中。

    “辛苦么?”清平郡王横了一眼有些不安的唐菀,垂眸慢慢地说道,“被退婚,被送到山上等死,阿菀的确足够辛苦。”

    长平侯夫人脸都白了。

    “二妹妹被退婚的事我知道,并未想过赶回阻止。”唐逸沉了沉脸,眼底露出一份恨色,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来说道,“只是李家……不,二皇子退亲的时候,我反倒为二妹妹庆幸。那种见异思迁,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东西配不上二妹妹。他要退亲,我由着他就是。虽然二妹妹会伤心一时,也比日后被他辜负,知道他心里想的,惦记的不是她伤心一世幸运得多。而且……”他顿了顿,看了清平郡王一眼,咽下了想说的话。

    他对唐菀被退亲这件事并不如何愤怒。

    二皇子得志就翻脸,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退婚了也算是幸运。

    他本想着叫唐菀在唐家再小心翼翼地侍奉几年,反正背着被二皇子退亲的名声她也嫁不出去,等他明年科举若是能中举中了进士,那就带着唐菀离开京城,去地方上做个小官。

    到了地方上谁还认得谁啊,他把唐菀嫁到自己的身边,好好地看着她,也能叫堂妹一辈子过得舒舒服服的。

    只是唐逸万万没有想到,他都打算好了,甚至都在书院里那些同学里头帮唐菀挑中了一两个家中清白性子投缘的少年学子,却没有想到家中一封急信叫他星夜兼程赶回京都。

    唐菀被赐婚给清平郡王。

    可是清平郡王已经战死了!

    长平侯夫人用唐菀的名字顶替了唐萱,叫唐菀代替唐萱去守寡。

    知道这件事唐逸就受不住了,也知道若是慢一些叫木已成舟的话,唐菀就不可能逃得过了,因此他匆匆地回来,却没想到几日的奔波,正赶上了清平郡王下聘。更没想到的是,他这听了一路的清平郡王尸骨无存的传闻,一回来,清平郡王好好生生的呢!

    都说传言害人,唐逸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

    他见清平郡王对唐菀拥有着无比的耐心,而且唐菀似乎下意识地依恋着这位清平郡王,堂妹既能做郡王妃,又没有被郡王嫌弃,这样的婚事他怎么可能会闹事,相反,唐逸希望清平郡王赶紧把自己刚刚那扭曲的样子都忘掉。

    他们重头来过啊。

    唐逸对清平郡王露出温情的笑容。

    唐菀抖了抖肩膀,觉得没眼看了。

    清平郡王却微微点头说道,“你说得很有道理。凤樟的确配不上我的阿菀。”

    唐逸对清平郡王笑得更温情脉脉了。

    他看清平郡王的目光仿佛是最真心的舅兄。

    “你这个逆子,谁叫你赶回来差点坏了你妹妹的婚事的?!”长平侯夫人都已经气得浑身发抖了,不过长平侯夫人一向很在意自己在外的嫡母的形象,庶子竟敢这样无耻,可是她颤抖着嘴角竟不敢在太康大长公主的面前训斥庶子。

    倒是长平侯气急败坏地上前指着一脸孝顺地转身给他赔罪的唐逸数落着说道,“孽障!你看看你刚刚狂悖的样子,你想做什么?要翻天不成?!”他想要多骂儿子两句,清平郡王便冷冷地问道,“本王今日下聘,侯爷是想要扫兴么?”

    “郡王,我怎么会如此……”清平郡王之前在边陲是立了极大的功勋的,之前传言说他战死了,那些功勋就不提了。

    可是如今清平郡王活着回来了,那平定了边陲的功勋,足够叫他成为朝中的定海神针一般的人物。

    如今都不知陛下会如何封赏清平郡王呢,长平侯自然不敢在此刻与清平郡王为难。

    “那侯爷在本王的面前教训自己的儿子,怎么,给本王的下马威?”清平郡王薄唇微微勾起了一个凛冽的冷笑。

    长平侯目瞪口呆。

    “而且,本王觉得他没错。兄妹情深,珍惜本王的王妃,本王与他很投缘。”唐逸刚刚为什么一脸愤恨地冲进来?

    不就是不愿意堂妹去守寡么?

    这满侯府,清平郡王就觉得只有唐逸勉强能叫自己看的顺眼了,此刻他目光微微偏开一些,却见太康大长公主并未动怒,虽然面容依旧不苟言笑,可是却似乎很感兴趣地在打量着唐逸的样子。清平郡王便垂了垂眼,想了想,侧头对唐菀说道,“你与你兄长之间的感情不错。”

    “二哥哥是个很好的人,很有才华的人,读书可好了。”明年,唐逸就会连中两元,中举人,中进士,之后一路入了仕途。

    唐菀的话叫清平郡王沉默了片刻。

    “……你夸人是不是只会这一句?”从前夸他是个好人,现在夸自己的堂兄也是好人。

    清平郡王觉得唐菀不仅笨,而且大概读书也不行,夸赞旁人的话过于贫乏。

    他怎么能仅仅只是和唐逸一般呢?

    最起码,他也应该是个很好,很好,很好的人才对。

    “我没有时常夸过别人。”唐菀有些害羞,唐逸正躬身给脸色难看的长平侯请安,不知说了什么,叫长平侯脸色慢慢地回转了过来,似乎不是那么生气了的时候,唐菀就见清平郡王看了她一眼说道,“我和你有话要说。我们出去说话。”

    他顿了顿看向微微竖起耳朵仿佛在侧耳倾听的唐逸说道,“你兄长作陪,你不必担心僭越礼数。”都说男女不好私下往来,不过有兄长在就不算什么了,清平郡王一边说,一边对唐逸说道,“去拜见太康大长公主。”

    唐逸并不认识太康大长公主,不过也见到一位威仪与太夫人完全不同,严厉又不喜说笑的老妇人端坐在上首。他没想到这位竟然是名动京都的太康大长公主,急忙上前请安,之后赔罪说道,“刚刚一时情急,冲撞了大长公主,都是我的不是。”

    他此刻又是一副少年青涩,十分羞愧的样子,又带着几分少年的莽撞之后的害羞,好一副翩翩如玉少年鲁莽热血之后惭愧不好意思,太康大长公主端详了他片刻,便微微点头,竟然又挤出了一个细微的,不容易叫人察觉的笑容来对他温和地说道,“不知者不怪,而且你又是担心你妹妹。少年情真,你倒是个极好的。”

    太康大长公主顿了顿,就问唐逸如今读书如何。

    唐逸羞涩又腼腆地说道,“已中了秀才。”

    太康大长公主便微微颔首,又问了他几句四书五经之中的典故,唐逸凝神细细地回答,太康大长公主脸上的笑意就更明显了。

    唐菀看唐逸这副很讨老人家喜欢的样子,抿了抿嘴角,还是跟清平郡王站起来,见太康大长公主放了唐逸跟着自己,便跟着清平郡王一同出去了。

    走到无人的地方,唐逸远远站住不去听未婚夫妻的话,清平郡王这才转身看着局促不安的唐菀问道,“今日下聘,你似乎并不欢喜?为什么?”

    “我没有不欢喜。”唐菀急忙瞪大了眼睛说道。

    清平郡王锐利的眼睛盯着她,看得唐菀心虚地转头,这才慢慢地问道,“你欢喜的是我平安回到京都,却并不欢喜我来娶你,是也不是?”

    他这般敏锐,目光如炬,唐菀能说什么?

    她说不出虚情假意的话,讷讷半晌,才垂头小声儿说道,“我,我是真的高兴郡王平安回来。郡王,可是我,我觉得我们的婚事……其实我配不上郡王。这京都名门贵女可多了,要不然,您再去看看遴选的名册?都是才貌双全的豪族贵女……”

    她磕磕绊绊地说到这里,清平郡王俊美的脸一下子变得黑沉了下来。

    他一向敏锐,哪里听不出唐菀的意思。

    “你想悔婚?”他凤眸微微眯起,声音凛冽仿佛入骨的寒风。

    唐菀被说中了心事,已经吓得瑟瑟发抖了,惊慌地看着清平郡王说道,“我,我愿意为郡王去皇寺一辈子给郡王祈福,所以,所以……”

    清平郡王却冷笑了一声,看着这胆小如鼠的笨蛋,冷冷地问道,“花了本王那么多金子,你还想悔婚?”

    “那我还给你……”

    “本王不缺金子。只缺人。只缺王妃。”清平郡王冷冷地说道。

    骗了婚还想悔婚,想的美。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一下大家的霸王票啦,幸福搓爪~捧脸ヾ(^▽^)ノ~

    黄小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07 03:28:08

    黄小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07 03:28:17

    黄小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07 03:30:29

    暖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07 03:57:59

    哼哼爱决大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9-12-07 04:29:36

    岩海苔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9-12-07 04:38:00

    追寻的小宇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07 07:04:25

    yun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07 07:04:29

    追寻的小宇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07 07:05:19

    五音不全的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07 08:02:12

    花香结果圆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9-12-07 08:04:25

    花香结果圆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9-12-07 08:05:13

    花香结果圆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9-12-07 08:05:57

    花香结果圆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9-12-07 08:08:50

    檄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07 08:10:44

    淡抹曾经回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07 08:22:04

    24565858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07 08:23:34

    所染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07 10:09:50

    伤净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07 12:52:02

    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07 13:00:30

    cutehu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07 17:58:14

    轻社恐的深井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07 19:30:47

    张君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07 21:48:22

    张君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07 21:48:31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