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 13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13、第 13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盛世谋妆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日娱韩娱]顶端一路凡尘御兽灵仙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     唐菀不由愣了愣,忍不住多看了那少年两眼。

    广陵侯对她来说自然是熟人。

    可是唐菀记得他上一世封爵都已经是在她嫁入郡王府之后了。

    这一世怎么广陵侯提前封爵了呢?

    她正有些疑惑,觉得仿佛这一世变得不同了的时候,太后已经笑着叫她走到自己的面前,目光落在唐菀的眼睛里,见她目光清澈却孺慕,微微一愣,不由神色越发柔和了。

    “你叫唐菀?这真是个好名字。”见唐菀抿着嘴角对她笑了,怯生生仿佛一朵小花儿,太后便温和地问道,“见到我怎么还要哭了?吓着了?”

    “没有没有。只是太后娘娘慈爱,见到您,就仿佛是看到了我心底孺慕的长辈。”唐菀也知道自己失态了,只是她上一世的时候就不是多么伶俐的人,浑浑噩噩过了一辈子,靠着太后皇后还有儿子,她其实没有养出半分的能干与心机,自然也不知该如何掩饰。

    此刻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坐在一旁垂眸不语的广陵侯,飞快地收回目光对太后不好意思地小声说道,“也不知怎么,见了太后娘娘就觉得亲切,想要流眼泪。”

    如果是换了旁人说这样的话,未免有谄媚太后的嫌疑。

    毕竟这样恶俗粗鄙的讨好早就被太后听烂了。

    可是看着唐菀那双真诚清澈的眼睛,还有她怔怔地不舍地看着自己的样子,太后眉尖不由舒展了几分。

    “那你就把我当做长辈就是。”她的声音柔和了几分,叫唐菀坐在自己的身边。这本是有些僭越,不过上一世的时候唐菀时常这样依偎在太后的身边听她讲清平郡王的故事的,因此想了想便没有推辞,顺势坐在了太后手边。

    她很熟悉地捧了一旁的茶,拿手背感受了一下茶水的温度,觉得这是太后最喜欢的温度,才想递给太后,却一下子想到如今自己只是刚刚进宫的臣下之女,伸到一半的手便僵硬住了。

    “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太后却笑着接过,捧了茶喝,拍了拍唐菀的手温和地说道,“大抵是缘分,你捧的茶倒是正和我的心意。”

    她觉得有些奇异的感觉。

    就仿佛唐菀每做一件事都叫她格外觉得贴心似的。

    就仿佛是她要唐菀坐在自己的手边,寻常的臣女会诚惶诚恐地推拒,连声说什么不敢,然而唐菀却仿佛很熟悉地就坐在了她的身边。

    想到这里太后不由心生感慨。

    她到底是个老人,也希望这些被自己喜爱的年轻的晚辈对自己如同那些寻常的人家的儿孙一样亲昵亲近。只是她每一次这么说的时候,似乎在旁人的眼中不过是假意地说一说,从未有人当真过。

    此刻看见唐菀这样老实,自己说什么便认认真真地去做,太后便对唐菀生出十分的好感,

    见她的脸依旧苍白羸弱,瞧着少了几分血色,她便温和地对唐菀说道,“我听说你病了,在山中养病,因此还叫太医过去瞧瞧你,却没想到你回了侯府。如今正好我这儿有太医,就叫他过来瞧瞧。”

    不仅是青雾,连太后都说了“听说”二字,唐菀一向知道太后亲切的,便忍不住小声问道,“太后娘娘是听谁说的呢?”

    她病了还被挪到家庙之中的事,除了自家人之外,知道的大概也只有凤樟。

    可是若说太后是从凤樟的嘴里知道她病了这件事,那唐菀是不可能相信的。

    凤樟才被她打了十几个耳光,只怕眼下还不能出门呢。

    “……”太后似乎觉得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努力地想了想,对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唐菀露出一个与年纪很不相符的狡黠的目光来说道,“你来猜猜。”她还对唐菀眨了眨眼睛。

    唐菀不知怎么,看着似乎变得心情愉悦了几分的太后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这样活泼的太后娘娘,上一世的时候她没遇到过呀。

    “猜不到呀。”她有些委屈地小声说道。

    她怎么可能知道宫中还有谁会那样热心肠。

    不过下意识地,唐菀想到了昨日那个俊美强势的青年。

    只是想了想,唐菀又觉得不大可能。

    那青年把二皇子给收拾成了那样儿,莫非还敢进宫不成?那岂不是找死。

    因为这是在太后的面前,唐菀仿佛一下子就找回了上一世自己熟悉的依靠的感觉,甚至比在唐家还要自在,因此瞧着也活泼了几分。太后见她委屈得瘪了瘪嘴,不由拍着扶手笑了两声笑着说道,“那你慢慢儿猜。”

    她这样的笑容也是唐菀从未见过的。

    唐菀觉得这辈子的太后和上一世的真是太不一样了,不由弱弱地点了点头。她乖巧了起来,太后便叫太医进来给她诊脉,等太医说这是郁结于心因此连累了心脉,还有湿寒入体,唐菀便一怔。

    上一世,她的确是有心疾之症的,太医总是叫她放宽心之类的。

    不过唐菀那时候日子过得舒舒服服的,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没有放轻松的样子,如今才知道,原来她的心疾之症,或许就是从她这年少的时候开始。

    还有湿寒入体,只怕是在病着的时候就被赶到了潮湿阴冷的山里,因此才会有了这样的病症。

    她是在年轻的时候落下了病根,因此才活得没那么长久。

    可是上一世的时候她并不知道自己的病根是在这个时候落下,毕竟她那个时候不过是个无依无靠,还叫长辈们不喜,甚至知道了自己可能进宫被选中做一个寡妇的恐惧还有伤心。

    她就算是回到了侯府被调养过几日,可是长平侯夫人也不可能会好心地把太医叮嘱她注意什么,诊断了她有什么病症说给她听……她巴不得她嫁给清平郡王,解除了唐家的危机之后自己一命呜呼,自然不会提醒她。

    至于她后来嫁进郡王府,也没有特别重视过身体康健,虽平日也有些不舒坦,能忍就忍了,很少请太医来给自己看病。

    “郁结于心?心脉受损?”太后脸上的笑容不见了,不由探身多了几分关切地问道,“严重么?”

    她的身边,一直垂眸没有说话的广陵侯也顺势看了太医一眼,又将目光落在神色恍惚的唐菀的身上。

    他看了唐菀少了血色的脸片刻,慢慢地收回了目光,微微抿紧了嘴角。

    “病症尚浅,只要好好调养,放松心情自然不会落下病根。只是姑娘日后不要再伤心悲戚,多想些开心的事。”这太医想了想,便对太后恭敬地说道,“娘娘不必担心,这位姑娘并无大碍。”

    他十分有信心将唐菀医治好的样子,太后便连连点头正容说道,“阿菀的身体是最要紧的。我把她交给你,你要好好地为她调养身子骨儿。”她十分郑重,那太医见太后对唐菀的态度格外看重,便知道只怕唐菀已经入了太后的眼,忙磕头说道,“臣必然不敢怠慢。”

    “需要什么药材补药,都记在慈安宫的账上。”太后便点头说道。

    这是要拿太后的私库来补贴一个臣下之女。

    那太医越发诚惶诚恐地应了。

    见他十分惶恐地点了头,太后这才露出了细微的笑意,见唐菀还有些恍惚的样子,便温和地对她说道,“你别怕,这太医是宫中的老人了,医术极好。他既然说能医治,那就必然不是假话。”

    她笑眯眯的,如同上一世那样慈爱,唐菀就不吐槽太医们最喜欢说假话这个真相了,上一世给她医治的时候,太医们对她可是没有一句实话。可是她眼下还是忍不住弯起眼睛来点头说道,“我也一定好好听太医的话,好好养病。”

    她乖巧得叫人心软。

    太后见她并不拒绝自己补贴她药材补药,便越发高兴了起来。

    “不过太医说你郁结于心。”见唐菀微微一愣,太后的目光下意识地落在端坐在下手整个人都十分安静的广陵侯的身上,片刻收回目光,眼底多了几分复杂地对唐菀说道,“我倒是听人说了些你的事。二皇子的事,是你受了委屈。”

    见唐菀看着自己愣住了,太后便摆手说道,“从前我只知道二皇子退婚,害了一个姑娘,却不知那姑娘竟然就是你。”

    她身居深宫,当日知道凤樟竟然退亲另娶,娶的还是前头那姑娘的堂姐就已经恶心透顶,因此格外震怒,对凤樟这个所谓失而复得的亲孙子也多了不喜,直到如今还格外冷淡,拒绝凤樟来她的宫中拜见她。

    只是太后却没有想到那件事里受了最大伤害与羞辱的姑娘竟然就是唐菀。

    “我本想着凤樟辜负了你,皇家到底要为你负责,想着风头过去了,旁人不再说道你的事,你能过安稳日子了就给你挑一门好婚事,不必受那孽障的祸害。”

    凤樟退婚,唐菀的名声就全完了,还成为弃妇叫人嘲笑,还有那些如今想着凤樟很有可能会成为太子之后下一任储君的人家,也不敢去理会唐菀。

    太后经历过先帝朝时的贵妃乱政,自然明白女子受到男子伤害后的艰难,不耻凤樟的所作所为,因此还想着等风头过去,那些人把唐菀给忘了,再给唐菀低调地选一门好婚事叫她不至于被害了一生。

    只是太后却没想到她和唐菀竟然还有这样的缘分。

    “太后娘娘,您别为二皇子生气。我虽然受辱,可是却很高兴没有嫁给他。嫁给一个背信弃义的人,那才是女子的大不幸不是么?”

    唐菀如今早就不去想凤樟的事了。

    给了他那十几个巴掌以后,唐菀觉得自己对凤樟最后的纠结都不存在了。

    她只是红着脸,想要毛遂自荐,又担心太后觉得她厚脸皮,因此讷讷地小声儿说道,“我,我……”

    “我明白你的心意,你放心,我不会叫你的心意落空。”太后越发笑眯眯地说道。

    唐菀却震惊了。

    “您,您知道我的心意?”唐菀忍不住地惊慌失措。

    她想嫁到清平郡王府去守寡这件事,怎么太后娘娘竟都知道了么?!

    不仅在太后面前举荐她,还仿佛夸她了,还帮她表述心意。

    到,到底是谁这么乐于助人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