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 5 章

【书名: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 5、第 5 章 作者:飞翼

强烈推荐:盛世谋妆[日娱韩娱]顶端明星爸爸宝贝妞末世之人生赢家御兽灵仙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我知道的太多了一路凡尘     “你是谁?!”

    当这陌生的青年走出来,疑虑地将目光落在唐菀身上,专注地看了她许久,仿佛不能理解的时候,凤樟已经从被唐菀震慑的话语里清醒了过来,从地上起身拦在了唐菀的面前。

    虽然这青年身上不过是穿着陈旧的风尘仆仆的布衣,看起来格外狼狈,瞧着像是平民百姓似的,可是这一身凛冽的气势却叫人感觉得到他并不是一般人。

    而当这青年走得近了一些,唐菀才看到这青年露在外面的一截修长的脖颈上竟有一道宽宽长长的延伸到了衣领之中的狰狞的伤疤。这伤疤也不知延伸进去多少,鲜红翻卷的伤口虽然已经结痂,却依旧叫人看起来心生恐惧,

    就仿佛……这青年的脖子差点被一刀削断一般。

    看见这一道伤疤,唐菀下意识地将目光转移到了这青年的身上。

    他穿得就如同寻常的猎户,满身风尘狼狈,看似凌厉挺拔,实则仿佛有一种强弩之末的强撑的感觉。

    也不知怎么,他缓缓走进的时候叫唐菀隐隐感受到了沙场的硝烟与烽火。

    他露在外面的皮肤上还有许多包扎的痕迹。

    这样的气息对于唐菀来说并不陌生。

    上一世的时候,她曾经在那些朝中的强悍武将的身上同样感受过。

    就如同与上一世大公主纠葛了十几年的南安侯。

    想到这里,唐菀的目光便柔和了几分,心里也轻松了起来。

    有着这样气势与风姿的人,大多都不会是恶人。

    自然唐菀也不得不承认,这青年面容俊美,也的确看起来不像是个坏人。

    更何况最近因战事平息,因此许多武将从边陲回归京都,因此这青年大概正是从沙场上受伤退回京都的武将。唐菀想到这里,便不由对这青年生出几分好感,对他微微点头,和气地说道,“这位大人难道是迷路了么?如果是迷路,便顺着这条小路下山去,可直接抵达京都。”

    她看起来柔弱单薄,然而一双眼睛却充满了真诚与善意,看起来不傻……可是如果不傻,这样一个生得美貌的少女又怎么会愿意给一个死人守寡?

    “我听说清平郡王已经战死。你为何要嫁给一个死人?”这青年没有理会唐菀的善意,而是用不能理解的语气对她冷冷地问了一个与他并不相干的问题。

    唐菀没有想到一个陌生人竟然也会问自己这样的话。

    不过想必刚刚她和凤樟的话已经都被这青年听到。

    既然都已经被人听到,她自然要好好解释,面对叫人以为自己不守妇道,尚在闺中就敢嚷嚷着嫁给谁。

    她想要嫁给清平郡王,自然是为了安稳幸福地过日子。

    不过显然这样诚实的话不那么光明磊落,因此她想了想,扫过了魂不守舍地看着自己的凤樟,便笑了笑问道,“我为什么不想嫁给郡王?郡王的清名冠绝京都,若是他还活着,以我的身份,自然是不能攀附郡王。可如今郡王为国捐躯,众人都不愿嫁给他,我才有了能够嫁给郡王的机会。虽然要为郡王守节,不过我却已经满心欢喜。”

    做一个皇家寡妇也没什么不好的,不必和其他王府后宅似的与那么多的侧妃姬妾庶子们争宠,也不必时时担心自己会失宠,被其他的美人踩在脚下,还有安安稳稳的皇家王妃的尊荣与好日子,这有什么不好?

    唐菀重活一世都觉得自己上一世太傻了,前半生为了唐家的人熬坏了自己的身体,因此才不到四十岁就重病在身,连她儿子娶媳妇都没有看到就撒手人寰。

    如果这一世再嫁给清平郡王,她一定好好保重自己,努力熬成王太妃,看着清平王府再次兴盛,延续郡王留下的那赫赫威名。

    因此,唐菀这些话诚恳无比。

    那有着一双狭长凤眸的青年却看着她嘴角露出的浅浅的,真心欢喜的笑意,一时说不出话来。

    说起嫁给清平郡王的时候,她的目光温柔欢喜,脸上带着光彩。望着她的眼睛,他竟一时失了神。

    他皱了皱眉,许久之后对唐菀说道,“愚蠢。”

    唐菀却只是笑了笑。

    “世人眼中的愚蠢,于我来说却是欢喜。而且,这与大人又有什么相干呢?”就算她很愚蠢,也不需要旁人来点评她。

    她只是觉得累了。

    她只想过平静的日子。

    青年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似乎因她的话格外为难,格外费解,又仿佛有些动容,慢慢地说道,“你从未见过清平郡王,并不了解他。”

    他似乎想要说服唐菀的样子,似乎想叫她改主意,那一刻看见唐菀脸色苍白病弱,美貌的面容黯然褪色,然而提到清平郡王的时候那双黑色的眼睛却闪过如晨星一般的光彩,他却站在那里没有离开,而是莫名地站在那里等着唐菀的答案。

    “我的确从未见过清平郡王。”

    那青年短促地皱了皱眉,眉宇之间闪过一抹失望。

    “可是我却知道他许多事。知道他十四岁投身军伍,十五岁打了第一场胜仗,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独自掌管精锐的前锋营,每一次打仗,他都策马在前。我还知道他很孝顺,对抚养自己长大的太后事事关心。他也很正直,先帝想要废了如今的陛下的储位的时候,他年纪尚小,却已经敢于在先帝的面前忠言逆耳,训斥乱政的贵妃,为陛下守住了储位。”

    这些都是太后当初告诉她的,那个时候太后用怀念伤感的语气对唐菀说着清平郡王的一切,唐菀就安静地听着。

    可是她没有想到,那时候不过是静静地听着,可是重活一世,那些关于清平郡王的一切都那么清晰。

    “这样的人,我为什么不去仰慕?难道要仰慕我身边这位殿下反口覆舌,背信弃义么?”唐菀柔和地问道。

    她面前那个似乎受了很重的伤却依旧面不改色的俊美青年,此刻冷峻的面容都散去几分,看着她似乎僵住了。

    “菀菀,你,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清平郡王的事?”

    凤樟也瞠目结舌,之后心里不知怎么,格外刺痛,扎心的感觉叫他透不过气。

    不久之前唐菀还是他的未婚妻子。

    可是看她对清平郡王的熟稔程度,这显然不是短短时间就能对清平郡王这么了解。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在他退婚之前,在她还是他的未婚妻子的时候,唐菀就已经深深地仰慕着清平郡王,仰慕着另一个男人。

    那他算什么?

    他成什么了?

    凤樟到底年轻气盛,此刻在唐菀抬头对他勾起了浅浅的笑容的时候,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头顶。

    他觉得自己的头上有些发绿。

    “你说呢?”唐菀对觉得凤樟的样子有些可笑。

    难道他抛弃了她,还指望她对他一往情深不成?

    她虽然懦弱无能,却从不下贱。

    唐菀有些想要建议凤樟好好去照照镜子。

    她自然也不担心自己的这一席话日后被凤樟传到长平侯夫人的耳朵里,叫长平侯夫人知道她对自己被陷害代替唐萱参选清平郡王妃的遴选乐见其成,因此会从中作梗,叫她不能进宫去。

    毕竟唐菀太知道长平侯夫人的为人,她心性多疑又自以为是,只会以为这是唐菀不想嫁给清平郡王因此在说反话。更何况长平侯夫人已经在遴选名单上动过一次手脚,她再也没法子再动第二次,叫唐菀的名字从名单上被抹掉。

    她也不敢阻拦唐菀进宫。

    如果唐菀不进宫,那如今正在为清平郡王伤心的太后只会以为唐家失信,到时候迁怒的也是整个唐家,而不是唐菀一个人。

    因此唐菀看着凤樟此刻失魂落魄,又恍惚地看着自己,觉得他的样子格外有趣。

    凤樟仿佛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似的,一开始还能在她的面前哭诉自己所谓的不得已,可是此刻却已经哭不出来了。

    看见他这样被打击得恍恍惚惚,唐菀觉得这勉强也算是自己贫瘠的养病生活中的一点乐趣了。

    “你曾经和他定亲?定了亲的女子还另有所爱,仰慕清平郡王?”俊美的青年看见唐菀看向凤樟的平淡,不由想到她刚刚提到清平郡王时明亮的眼睛。那样明亮璀璨的眼睛,仿佛提到了清平郡王的时候,这个苍白惨淡的小姑娘整个人都变得充满了光彩一般。

    他有些不自在,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脖颈上那道狰狞的伤疤,又有些被冒犯的不悦,又仿佛在努力压制什么,声音也冷了下来说道,“不守妇道!”

    “如果嫁给的是郡王,那我就守了。”唐菀笑眯眯地说道。

    凤樟的脸越发地惨白,一脸怀疑人生的模样。

    唐菀的言下之意就是,嫁给清平郡王她就守着,可如果当初嫁给的是他,她就不守了么?

    他觉得有些透不过气,又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地疼。

    他在上山之前,本以为面对的是唐菀的可怜的哭泣还有哀怨,还有对他的背叛的伤心欲绝,还有对他的不舍与痛苦。

    那时候他甚至都想好了。

    本就是他对不起菀菀,如果,如果她真的无处可去,真的不能离开他,他还是愿意对她负责的。

    他可以娶她做侧妃,给她除了自己的心之外的一切,给她她想要的安稳的生活还有荣华富贵,除了名分还有他的心,他什么都可以给她。

    可是今日唐菀的话,却仿佛将他从云端打落尘埃。

    她从来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因此退婚对她来说也并不伤心,甚至她一转头,高高兴兴地要嫁给她的心上人去了!

    她还愿意为清平郡王守节。

    那他呢?他又算什么?

    就在凤樟的脸忽青忽白之后涨得通红,那俊美的青年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唐菀许久,冷峻的脸彻底化作了怒意。

    虽然不知为何像是恼羞成怒,可是他这突如其来的怒意却叫气息衰败却刻意冷漠的他变得鲜活起来。

    他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你要嫁便嫁。日后你可别后悔!”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后成了前夫的掌上珠相邻的书: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深藏不露巨星影后她超甜猎户的娇妻农门商女种田忙既暖时光又暖你